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法老的寵妃I:時空黃金鐲(簡體書)
法老的寵妃I:時空黃金鐲(簡體書)
  • ISBN13:9787549232789
  • 出版社:長江出版社
  • 作者:悠世
  • 裝訂/頁數:平裝/342頁
  • 版次:1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出版日:2015/06/01
  • 人民幣定價:32元
  • 定  價:NT$192元
  • 優惠價:87167
  • 庫存: 絕版無法訂購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本書以古埃及為背景,講述了從現代社會穿越到古埃及的女孩艾薇與法老拉美西斯二世之間發生的感人愛情故事。故事中的女孩被捲入到拉美西斯時期有名的戰役和宮廷政變中,在這個過程中,她與法老心意相通,彼此愛戀,後來又因被詛咒而被強行送回現代。當艾薇再次借助黃金鐲的神奇力量回到過去時,距離法老登基已經過去了五年,在經歷舉世聞名的卡迭石之戰時,拉美西斯為保護艾薇而中箭,命懸一線。艾薇為了讓他繼續存活下去,決定放棄這個自己存在過的時空回到現代……發生在金色沙漠上的這個驚世愛情故事,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 悠世,讚賞金色國度的輝煌,親吻赤色夕暮的蒼茫。我積累飛行的旅程,我收集住處的匙卡。我將所見沉澱心底,卻將思緒飛馭其上。我將時間寫進文字,而將現實融入夢想。我崇尚純淨與永恆,只因這世界的真實,令人哀傷。悠然尋求心靈的寧靜,但一生太短,一世太長。
    代表作:《七日約》等。
  • 序章 轉生之書
    第一章 初見底比斯
    第二章 法老之子
    第三章 尼羅河祭典
    第四章 回到未來
    第五章 艾氏兄妹
    第六章 歷史偏移
    第七章 吉薩之亂
    第八章 穆萊之戰
    第九章 蓮花紋章
    第十章 金幼獅像
    第十一章 神前的謊言
    第十二章 危機暗湧
    第十三章 圖窮匕現
    第十四章 信仰
    第十五章 崩塌的一角
    第十六章 背叛者
    第十七章 後知後覺
    第十八章 出征之前
    第十九章 雙方的攻防
    第二十章 法老寵妃
    第二十一章 在孟斐斯
    第二十二章 埃及公主
    第二十三章 她的詛咒
    第二十四章 時空樞紐
    第二十五章 龜裂的黃金鐲
    第二十六章 一晃十年
    第二十七章 賭約
    第二十八章 王后不再
    第二十九章 久別重逢
    第三十章 守護之師
    第三十一章 卡迭石之戰
    第三十二章 結束與開始
    番外篇 另一個結局——拉美西斯
  • 太陽神阿蒙•拉漸漸沉入了河底,晴朗的天空染上了悲壯的深紅。
        氾濫中的尼羅河用她寬厚雄渾的波瀾,深情地擁抱著每一寸土地,為埃及帶來無限的生機。大海與沙漠將守護著這片神聖的國土,讓那黃金一般的聖地永遠地存在於諸神的庇佑之下。
        埃及的眾神,請聽到我的祈求——
        歐西裏斯神啊,請您庇佑我,讓我再次擁有來生。
        赫拉斯神啊,請您賜予我勇氣和戰鬥力,讓我再次為保護我的疆土而戰。
        阿蒙神啊,請您保護我的靈魂,飛渡到遙遠的來世。
        哈比女神啊,請您再次眷顧我,把我帶到她的身旁。
        尼羅河,我的母親,我和她一同飲下這生命之水,約定再會亦不忘卻往生……
        2012年。
        倫敦近郊寶貴的空地上,佇立著一座年代久遠的城堡。嚴格對稱的建築風格外是略受時間侵蝕的牆壁,手持長劍的銅質騎士驕傲地站在院子中央,注視著眼前厚重的鐵門和結實的鐵欄,將院子與外面的世界隔離開來。
        大名鼎鼎的莫迪埃特侯爵世家代代住在這裏。侯爵最初受封已是數百年前的事情,時光荏苒,家勢沉浮,然而到了這一代的莫迪埃特,侯爵家的實力和名氣都達到了頂峰。侯爵不僅與皇室的交往異常密切,同時擁有高超的資本運作手腕,掌控了歐洲第三大商業實體。但令他在民眾間最為出名的,卻是他的離經叛道。
        莫迪埃特剛過六十歲,身為英國人,卻有著法國人的浪漫和多情。他的一生,一直沉浸於不同的戀愛當中,他的情人有歐洲的貴族、南美熱辣的混血姑娘,也有東方血統的大家閨秀。莫迪埃特侯爵的子嗣,加在一起少說也有幾十個,其中不乏十分優秀的人,遍及了商業、學術界、藝術界等各個不同的領域。
        到現在,在倫敦名流的社交場合,只要看到拉?莫迪埃特的尾碼,人們多半都會感歎,“啊,您就是侯爵家族的……”
        最近幾年,備受眾人矚目的莫過於侯爵的兩個亞洲混血後裔。四年前,莫迪埃特侯爵力排眾議,指定了一個非常年輕的兒子為集團的執行總裁。自那之後,他便徹底撒手,再未出席過任何一次董事會或股東大會,宛若遊離於集團之外,將罷免執行總裁的權力和公司的重要決策權全交授他人。然而出乎人們意料的是,這名年輕的執行總裁並沒有被其他董事會的人罷免,不僅如此,他對集團生意的經營從未遭到任何詬病,反而如魚得水,每次報表下來,都可以讓董事們樂得合不攏嘴。
        年輕的繼承人名為艾弦,這一年僅二十六歲。
        弦有著來自父親的水藍色雙眼和來自母親的黑髮。這種基於基因學很難出現的相貌,似乎也從側面佐證著他本人的與眾不同。在剛接任公司執行總裁的時候,他的年齡和身份曾招來無數非議。然而短短四年,他就充分展露出自己的商業天分,並迅速地建立起他在這個帝國中無可取代的地位。
        曾有財經小報八卦,認為弦是這些後代中雖然沒有名正言順的地位、但卻最受重視的存在。然而與侯爵家交往密切的人都知道,在侯爵心裏,艾弦是得力的左右手,可他的掌上明珠,則非最小的女兒艾薇莫屬。艾薇尚未成年,名下就已經有數個侯爵為她設立的信託基金。謠傳在侯爵的遺囑裏,家產的三分之二都是她的,其中包括艾弦所經營企業的一半股份。
        艾薇才剛剛回到莫迪埃特身邊不到兩年,卻驟然獲得了大半家產的繼承權。因為這件事情,艾薇一直備受親戚、甚至異母手足們的嫉恨。
        但這其中並不包括艾弦。
        艾弦與艾薇同母。艾弦很小的時候就隨著侯爵在英國生活,但他們的母親卻一直在竭力隱瞞著艾薇的存在,直到她因病去世,艾薇的存在才被侯爵和艾弦知曉。艾薇在十幾歲的時候就一個人度過了大半年的時光,從這一點上,年長數歲的艾弦一直對她心懷愧疚。他曾經對艾薇如此說,如果她選擇了商科,那麼集團裏的職位任她挑選,他會不遺餘力地滿足她所有的野心和願望。艾弦想,這或許是他能承諾給她最多的東西了,但艾薇似乎對這些不屑一顧。
        後來,他發現她似乎對理論研究更有興趣,並很快嶄露出自己在學術界耀眼的光芒。數日前,她撰寫了一篇名為《關於古埃及經濟結構和奴隸制的思考》,在雜誌上發表後很快獲獎,也立即引起了劍橋大學的注意,並安排了提前入學的特別面試。
        遠離了商界的紛繁,選擇了較為純淨的學術界,在艾弦眼裏,這對年僅十七歲的艾薇或許是一件好事。他希望她永遠生活在這樣無憂無慮的環境裏。
        “可以睜眼了嗎?”
        “還沒好。”
        “還要等多久?”
        “唔……好了,可以看了。”
        艾弦捂著艾薇的眼睛,小心地護著她向前行去。經歷了曲折的走廊後,他終於鬆開了她的雙眼,艾薇怔了一會兒,然後略帶驚訝地叫了起來:“這是給我的?”
        室溫略低的房間裏亮著橘色的光芒,在房間正中央有一個設計精美的玻璃櫃子。裏面靜靜地放著跨越時空的紙莎草書,書卷上繪著古老的圖樣,淺黃色的紙底,上面的色彩卻依然栩栩如生。
        艾薇上前幾步,趴到了櫃子前面:“這是古埃及的文書,竟然保存得這麼好,簡直難以置信!”
        柔和的光線落到艾薇身上,讓她看起來就好像一個白瓷製成的娃娃,精緻而純潔。純淨的金髮,筆直的發線,清澈的水藍色雙眸,深邃的眼窩,濃密捲曲的睫毛,小巧的鼻子,玲瓏的櫻唇。她的相貌看起來如此脆弱,但她的內心卻極度的堅強。或者應該說是母親的去世,在她內心四周築起了一層堅硬的外殼。
        艾弦用雪茄剪剪掉了一小截雪茄,然後點燃了它,“古埃及木乃伊埋葬時,都會伴隨一本這樣的死亡之書。不僅對盜墓者充滿詛咒,同時也對人們安享後半生有著一些忠告和建議。”
        艾薇目不轉睛地看著文書栩栩如生的色彩:“這份看起來比大英博物館裏的還要完整。”
        “那當然。作為你的生日禮物,這樣才算基本可以。”
        艾薇頓了頓,然後轉過頭來,有點不爽地說:“哥哥,你有點搞錯了。雖然我寫了那篇東西,但那可不是關於埃及歷史的探索,我對歷史一點兒也沒有興趣。我真正想要研究的,其實是奴隸社會的經濟制度。也是為了讓那群老學究更容易發現,我才選擇了一個所謂有‘地域性’特色的題材。”
        艾弦一愣,然後笑了起來:“真是個驕傲的小姑娘。”
        “說起埃及歷史……”艾薇調皮地笑了笑,“我對歷史的瞭解,最多也就停留在拉美西斯二世這種的水準。不過,哥哥,你可能連他是誰都不知道。”
        艾弦將手中的雪茄放到一邊,小心地不讓煙霧飄到她那一邊:“反正都是埃及古人。”
        “哈哈,你就別嘴硬了。”
        “別小看你哥哥,他是新王國時期第十九王朝非常有名的君主,十分驍勇善戰。”
        “哦?不得了哦。”
        見艾薇有些驚訝,艾弦翻出口袋裏一個小冊子,放在玻璃櫃上:“沒什麼了不起的,古董店的人給我介紹過。”
        “哈,我就說嘛。雖然我對歷史不感興趣,但為了這個論文,還是特意去研究了研究。”
        艾弦輕輕地拍了拍艾薇的頭。
        她就是這樣,一旦目標明確了,就會竭盡全力。
        不屑於自己家庭顯赫的背景,也不願意接受他們費盡心思給她鋪好的一切道路。
        艾弦伸手摸了摸口袋中另一件打算送給艾薇的禮物,轉換了話題:“那麼,剛才說到拉美西斯二世,你再給我講講他的事吧。”
        “怎麼開始對歷史有興趣了?”艾薇皺著眉頭思考了一會兒,“雖然我瞭解得也不算多……這個人殘暴、兇狠,殘殺外國人,迫使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走的就是他,古埃及王朝最後一個繁盛時期的統領者;他善於征戰,善於統治,壓制北方的赫梯和周邊諸國,成就和中國的康熙大帝差不多;他有幾百個老婆,一百來個兒子,是古埃及難得的高夀者;他喜歡講排場,什麼都要求大,大宮殿、大寺廟、大塑像、大祭祀……”
        雖然不是最偉大的法老,但他卻是最喜歡搞場面的人。到底是出於什麼樣的初衷,他非要留下這麼多東西到後世呢?——艾薇忍不住在心裏想著。
        “我來考考你,他有數百個老婆,但是與他並肩站立在神廟的只有一位,你知道是誰嗎?”
        “我怎麼會知道一個三千年前的君王那數百名老婆其中的一位叫什麼名字……”
        艾弦的表情依舊是那麼溫和:“奈菲爾塔利,最美麗的人,最好的人。”
        “奈菲爾……塔利?好長的名字!”艾薇笑著,背對著死亡之書調皮地問,“奈菲爾塔利,我記住了!有沒有什麼獎勵呀?”
        艾弦又摸了摸她的頭,隨即從口袋裏拿出一件製作精美的首飾。那是一隻看起來年代久遠的手鐲,時間在它的身上留下了殘舊的印記,但是卻絲毫不影響它高貴的形態。那手鐲就好像一條美麗優雅的蛇,而蛇的眼睛則是一塊色澤異常漂亮的紅色寶石。這並不是艾薇收到的最昂貴的禮物,但卻是最神秘的一份。僅僅是看著它,艾薇的視線就仿佛被吸住一樣,難以從鐲子上移開。
        艾弦趁她發呆的時候,拉過她的手,給她戴上了手鐲:“和死亡之書一起,來自特殊管道。薇薇,十七歲生日快樂。”
        黃金手鐲服帖地環繞在她瘦小白皙的手腕上,仿佛具有生命一般。
        艾薇看著自己手腕上美麗的鐲子,不由得發出嘖嘖讚歎。她偷偷抬眼看了一下艾弦,黑如濃墨的頭髮柔順地搭在額前,冰藍色的雙眼帶著溫和的笑意,秀氣的臉龐卻不失幾分英氣。弦實在是太英俊了,她認識的女孩子們都說,若是能被艾弦帶著參加成人禮舞會,再和他跳上一曲,真是死而無憾。
        哈,死而無憾。
        想到這裏,艾薇心裏低低地歎了一口氣。突然,她感到手腕上的鐲子似乎緊了一緊,她垂首,那由紅寶石製成的蛇的眼睛,就好像具有靈魂一般,直直地看著她,讓她的心底莫名地泛起絲絲不安。
        就在這時,艾弦在一旁說:“你總像個小孩子一樣,隨著我的婚期將近,照顧你的時間也會變少,你這樣真是讓我放心不下。
        艾薇的表情突然僵住了,頓了好一會兒,她才問:“你什麼時候要結婚了?”
        “三個月後。你之前一直忙著寫論文,我就沒特意告訴你。”艾弦吸了一口雪茄,“米娜喜歡南歐,我們訂了義大利的一個酒莊。狄倫家族在那邊也會給予很多方便,到時候正逢好時節,你一直喜歡義大利的菜系,到時候我也帶你……”
        “是米娜。”
        她的聲音聽起來很平穩,卻又帶著幾分疏離。艾弦看了艾薇一眼,移開了視線。
        說要結婚,他總覺得愧對艾薇。她從小的時候就沒有父親在身旁,後來母親又留下她一個人與世長辭。他初次知道自己還有一個同父同母的妹妹時,母親已經去世了大半年。他親自到中國去尋找她,第一次見到艾薇的時候,她渾身都帶著防備和不信任。
        是他將她帶到了英國,而此時,他卻不得不離開莫迪埃特侯爵家。
        這是為了自己在家族裏的地位,也是為了艾薇以後的生活能更加穩固。但想起來,仍是感覺自己要拋下她,或者這種愧疚裏還有其他?
        艾弦垂眼,好像自言自語一般說著:“我已經二十六歲了,父親那邊也給了我很大的壓力。”
        “嗯。”艾薇茫然地應和著。
        米娜是艾弦交往了兩年的未婚妻。她是美國石油大亨的女兒,自從見到艾弦的那一天,就對他糾纏不休。家族的生意要擴張到美國,米娜的家族可以幫上很大忙。雖然有了莫迪埃特侯爵的寵溺,艾薇什麼都不缺,也不在乎家族人如何看待她。但對於艾弦而言,企業的成敗非常重要。這是證明他能力的方式,也是讓他在家族內屹立不倒的最大籌碼。
        她的聲音聽起來怪怪的,艾弦忍不住看向她,卻驟然發現,她平日調皮的笑容都已經消失,嘴角抿得緊緊的,好像一鬆勁就會有什麼情緒迸發出來一般。
        “薇薇?”
        “和米娜結婚,你就會搬去美國了吧?”
        “最初的幾年,可能去那邊會頻繁些。但我會有很多時間在倫敦,紐約離這裏並不遠……”
        “雖然如此,弦哥哥,你不要結婚。”
        她像個小女孩般說出這種撒嬌的話,可她的眼神卻異常堅定。說到底,她就是個小女孩啊。艾弦於是安慰道:“就算我結婚了,我還是會像現在這樣照顧你的,我不會離開你的,永遠不會。”
        “不一樣的。”
        “有什麼不一樣呢?”
        “就是不一樣的!”
        艾薇喊了出來。隨著聲音消逝,她發現自己的淚水已從眼角爭先恐後地淌下,滑過她白皙的臉龐,滴落在手腕上那只古老的手鐲之上。心中仿佛有什麼東西碎掉了,情緒就此決堤。弦不會明白的,他只會覺得她在無理取鬧,就好像心愛的玩具被別人搶走了,以後如果有人買一個其他的給她,她就會忘記了。
        但是哥哥,這是不一樣的啊。
        只是這種“不一樣”,她說不出口……
        就在這一刻,艾薇左手腕上的古老手鐲仿佛與她的情緒發生了共鳴,驟然間發出了耀眼的光芒,整個屋子裏頓時金光四射。奇異的光芒將艾薇緊緊包圍了起來,她立於其中,不可自抑地抽泣著,視線被淚水模糊了起來,她全然沉浸在難以抑制的傷痛之中。
        “艾薇!艾薇!張開眼睛,看看我!”在一片紛亂中,艾弦焦急地呼喚著艾薇的名字,難以置信地看著她的身體隨著那神秘的光芒變得若隱若現起來。她就好像被一張由光織成的幕布層層包裹住,逐漸變得看不清楚了。他慌忙沖上去,想拉住艾薇,但是卻撲了個空,差點撞到牆上。
        “艾薇!快把手鐲摘下!”艾弦大聲地喊著,但這聲音仿佛在半途中就被光芒吞噬了,到達不了站在光芒中央的艾薇那裏。她的身體很快就被逐漸變強的光芒包圍起來,手鐲上蛇的眼睛冰冷地注視著艾弦,仿佛帶有些許警告的意味,但是很快,這一切又都隨著那些光芒從他視線中隱去了。
        死亡之書跟隨著發出了金色的光芒,一行文字跳躍出來卻又轉瞬消逝。
        “遺棄,使你迷失在時空裏。承諾,讓你回到他的身旁。”
        一分鐘後,房間恢復了平時的樣子。
        古老的死亡之書在柔和的燈光下散發出淡淡的金色,空氣的溫度變得更加寒冷。
        艾弦一個人站在那裏,好像艾薇和那只手鐲從未存在過一般。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