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穹英雌傳卷三:蒼生之海
海穹英雌傳卷三:蒼生之海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 9288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本書特色】

    海洋生態奇幻鉅作《海穹英雌傳》堂堂進入卷三!
    這次,故事主題將從博爾兀的旅途,轉入浩大而壯烈的『戰爭』!
    藉此引領您完全進入游獵民的靈魂、呈現更深層的海洋游獵文化!

    籌備十年、全台空前!
    首創16P豪華彩頁,忠實呈現角色、生物設定!
    海穹世界完整具象化!

    ˙熱血沸騰的海上戰爭 ―――
     海上游牧民族獨特部隊編裝
     游獵民三寶:蛟龍、巨魷魚、海穹廬徹底解說

    ˙風格獨特的世界觀 ―――
     全球首創、海上遊牧生活方式
     母系社會 × 「尾巴崇拜」文化 × 壯闊海戰
     「生態幻想」伍薰流創作魅力!!

    【關於本書】

    因為妳背叛蒼生海所見證的托答友情,做的都是逆著海風和洋流的事情,所以蒼生海讓我把災禍降在妳和黃頷部頭頂。旗勒忽蘭,鼓起身為勇士最後的力量,在海洋母親面前輝煌地流盡鮮血吧!

    成為浪客與否,正義不是唯一的選擇。
    博爾兀成為浪客後,光陰邁過了五個漫長的年頭,
    從前的孤女,而今已成了紫鯛部的族母。
    然而來自敵對部族的威脅信函、正策動著一場驅鯛吞鮪的毒計!
    亞熱帶小島、溫暖的洋流、豐饒的漁場,
    殘酷的戰役,已在汪洋上吹響了菊石號角……

    ※內文試讀

    第九章 「馭風襲浪」

    第三節 飛馳雷電


    是個難得的夏季夜晚。舉頭仰望天際,滿天星斗就像固定在島嶼清流裡的石頭,一陣陣捉不著形影的氣流就像河水湧過一樣,讓晨夜星光更為明明滅滅、閃閃爍爍,還以為滿天都飛滿了螢火蟲似的。
    海鳥都回到懸崖孤嶺歇息了,蛟龍偶爾的鳴嘯伴隨著巡哨海騎手上的火把,篷船一艘艘都圍成圈形,偶爾傳來游獵民稀疏的呼喚、以及海面翻騰的水花聲。
    旗勒忽蘭翹著腿,慵懶地將尾巴橫放在篷船甲板上,把蜥蜴頭顱面向外享受著難得的風。幾個女兒為了誰該繼承族母的位置,從正午一直吵到剛剛,海穹廬裡實在悶得發荒,年邁的她再也受不了,索性將女兒們一個個轟出海穹廬,兀自到海面上貪個清涼。
    真是!這些女兒們可真是了得、可真有雌心壯志啊!一百二十歲應該是把族母交給女兒們,好安渡餘生的年紀了,可蒼生海怎都給我生下些早該餵鯊魚的笨女兒?唉~ 偏偏連屬下和部眾也都被貪心迷惑而分成了幾派,簡直成了分逐不同潮流的稚齡魚群,唯一知曉蒼生海旨意的巫醫也給大伙兒拿匕首指著,連下眼瞼也不敢睜開,更不可能張嘴好好說句話。真是!真是!
    「真是!」旗勒忽蘭又情不自禁咒罵一聲。
    幾個女兒們不團結,成天只知道為了族母的地位吵!吵!吵!吵個不停,還打不歇手,要不是憑著咱們黃頷部與藍帝汗交情不錯,黃頷部還能維持到今天嗎?尤其黑鮪部的欒緹哥那日漸壯盛,本族以往與這隻小雌蜥結怨已久,這藍鱗片、橘眼睛的蠻狠後輩就像一尾孤獨的蒼鯊,隨時都等著咱們沒有防備,便要從深海竄上來咬一大口……真是,女兒們一個個都看不清這點,只知道爭權奪位,這族母的位置,怎麼交得出去啊?
    旗勒忽蘭瞥見海面下青綠螢光閃爍的海穹廬聚落,又想起一陣子前做的事情:當時拿那兩個陸上來的歌瓦和那個難養的人類去要脅,不知道紫鯛部的族母上不上當?到底她就像當日使者表明的一樣根本沒有這三個朋友、還是正在尋找機會對欒緹哥那下手呢?
    要是有下手、又成功的話就好了,這樣,把欒緹哥那的腦袋瓜兒交給赤瑁部的話,老娘的黃頷部下次又能分得更多征服的部眾,不論是哪個女兒當了族母也都讓我放心;可是,紫鯛部的族母究竟是接受那條件了沒?
    黃頷部的老族母左思右想,想著之前由闊出臺所抓回來的兩個歌瓦一個人,到底能不能發揮效用?還是就乾脆叫闊出臺把他們砍了算了?兩個歌瓦倒還能當作奴隸,那個人類不能喝海水、還得天天弄淡水來養活他,實在是夠煩了!夠煩了!
    那到底,紫鯛部的族母接受了條件沒有?還是……
    正當旗勒忽蘭的思緒還徘徊在那模糊的可能性之時,她無意識地抬起頭,遠方海面上列的一線火紅映入眼簾,在夜裡,並排的火炬更令她注目。
    「合勒,不是要妳吩咐下去了:在這個海域,入夜以後,不許再大規模出外圍獵嗎?這個海域多是幼魚和魚苗,現在捕光了將來咱們吃什麼?今天吃多少,日後蒼生海就要咱們挨多少餓……」
    話還沒說完,身旁的雄蜥便驚叫到:「旗勒忽蘭!不,族母!那不是本族的圍獵隊伍啊~ 那是……」
    「夜襲!」這個念頭飛快閃過旗勒忽蘭腦海,她連忙撐起笨拙的身軀,喊道:「有敵族夜襲啦!快拿我的弓箭和鱟甲來!」
    「夜襲啦~ 夜襲啦~ 遭到夜襲啦~ 快拿起武器應戰啊!」雄歌瓦合勒連忙扯開尖銳的嗓門大叫,這則消息很快便瀰漫著整個海面,篷船裡的雌雄歌瓦們立即背上弓箭、一刀斬斷蛟龍的繫繩,跟著跨上龍頸,雙腿一夾就望外集結了。
    篷船裡留下的雄歌瓦立刻持起長矛向外,順著篷船的停擺方式圍成一圈防禦陣勢(註)。慌亂中,一名游獵民奔向一艘特殊的篷船,大吸一口氣,朝著篷船上一個管子猛吹,銅管延伸到海中一個形狀類似抹香鯨頭顱的巨大囊器中,登時整個海面以下振響著有若雷鳴的聲波。位於海穹廬內的大部分游獵民先是感觸到海穹廬的震動,跟著雷響傳來,二話不說全都拾起身旁兵器竄出海穹廬。
    有的抄起魚叉召集夥伴,有些則拉著拴在巨魷頭部的繩索綁在自己右臂上、藉由巨魷魚拖動身軀快速在水中穿梭;更多的游獵民則直往海面上衝,要騎著蛟龍去支援水面上的夥伴。
    水花聲四起,黃頷部盡是游獵民的呼喊聲,她們也點起了火把,海騎迅速集結著,雌的持彎刀、雄的拿長矛,嚴陣以待。
    旗勒忽蘭騎在蛟龍頸上,左手接過象徵族母地位的棘鱗槍,雄歌瓦合勒與另一名奴隸則熟練地幫她穿戴鱟甲。她年事已高、體衰力竭,對於陣仗之事卻從不畏懼,一柄剽悍的棘鱗槍在手,即使老鱗殘澀,一股凜凜蒼瑟的氣迫卻分毫不減。
    「母親。」
    「母親!」
    「祖母。」
    旗勒忽蘭正值壯年的五個女兒先後騎著蛟龍,帶著自己的子孫來到她周圍,待她發號施令。女兒們多是七、八十歲年紀,雖不再少壯,渾身的蠻力和武藝卻也都還沒被蒼生海的時間靈給取走。
    「阿媽,我來了。」又一名海騎上前。
    「跟妳說過多少次了!打仗的時候不要叫我阿媽,叫母親!妳這個笨女兒!」旗勒忽蘭氣得七竅生煙,面對最小的女兒毫不留情面地訓斥。
    「是,阿媽……母親。」
    「窩里、忽森、阿百答、牙冽兒。」旗勒忽蘭指喚年長的四名女兒的名字:「妳們瞧瞧,那來襲敵軍有多少?」
    「約有五百!」
    「好,這五百。」旗勒忽蘭望著來襲敵軍,忽然心生一計:「妳們各領自己的女兒和部屬,這一仗誰能砍翻最多的敵軍,往後我這把棘鱗槍就是她的了!」眼前夜襲的敵軍僅有五百,要應付應不是問題,也可順道看看四個女兒和孫女們的才量。
    「旗勒忽蘭族母,新的『海刃』才剛組裝完畢,要叫奇格爾下海去?」一名歌瓦從後方喊問著。
    「不用!叫奇格爾做好準備就行了,對付這一小群沙丁魚,用不著動用海刃!留著往後再說。」旗勒忽蘭眨了眨眼,又喝令著:「闊出臺!在不在?」
    闊出臺應聲上前喊道:「我在,族母有何吩咐?」
    「妳用不著出陣抗敵,夜襲有我對付已經足夠了!妳還是把那三個要脅紫鯛部的籌碼看緊一點兒!這一仗,妳就專心守著他們吧。」
    「可是族母……」
    「叫妳看著就看著!囉唆!」旗勒忽蘭不耐地喝了幾聲,而後把視線轉回正前方,對著逼近中的火把,手中棘鱗槍望前一指,喊道:「殺出去!給我殺乾淨!」
    說罷,她勒著韁繩,一龍當先便衝向來襲的不知名敵軍,一時之間黃頷部眾海騎紛紛拔出彎刀、挺直長矛,個個奮勇爭先,尤其是四個族母的年長女兒更在慾望驅使下,毫不猶豫地拔出彎刀。
    首先是一陣弓矢交錯,箭如雨下,許多來襲者的火把熄滅,但也有許多黃頷部士兵應聲落水。緊接著在還沒辦法射出第二箭的時候,雙方的距離已經近到能在火光照耀下看清敵方身份,兵刃的交戰也幾乎同時展開。
    旗勒忽蘭注視著敵軍陣中的領導者,對方也不斷地吼出命令,她只聽得:「黑鮪部的彎刀!劃破黃頷部的喉嚨!」跟著領導者身後一片吶喊呼應、震耳欲聾!
    「黑鮪部!那不是欒緹哥那?」旗勒忽蘭心中一凜,再度向對方領導者望去,只見其領導者雙腿跨著蛟龍、寬額方頭顱,顱後長滿棘刺,她右手撐弓、左手搭箭,就對著自己這邊衝鋒而來。
    這不正是欒緹哥那嗎!就在旗勒忽蘭看出敵方身份的同時,欒緹哥那卻將弓瞄準她喊道:「黃頷部!旗勒忽蘭!欒緹哥那在此,今日就要妳們把命交出來!」
    在旗勒忽蘭兀才剛意識到欒緹哥那話語裡的涵義時,一聲淒厲的悲鳴已然馳過自己週遭,跟著身邊便有歌瓦中箭的哀嚎。那的確是欒緹哥那,響箭取性命的特徵曾讓她的名聲傳遍眾多部族。
    跟著欒緹哥那拔出腰間彎刀,怒聲大喝,正面砍倒一個黃頷部海騎,這時雙方游獵民早已陷入熾熱的格鬥,彎刀與長矛揮舞著,不斷地截斷肢體、奪取性命。
    「黃頷部的!殺!給我殺!一個也不許留!」旗勒忽蘭有些疲累了,但她仍聲嘶力竭地大喊,幾個精兵立刻將她保護在陣中,受不得絲毫侵襲。而這個同時,海面以下為數較少,卻至為關鍵的衝突也同時爆發開來,雙方歌瓦拿著兵刃互相戳刺,哪一方能掌控整個海面底下、戰局便對哪一方更有利。
    黑鮪部的進攻的確猛烈、她們的彎刀銳利而迅速,但是黃頷部的海騎數量遠在她們之上。激戰很快便有了結局,黑鮪部終究支持不住,紛紛丟下火把,轉身逃走,她們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海面上。
    「追!快追!千萬別讓欒緹哥那這條黑鮪魚溜掉!給我追!」
    「給我追上去,一定要逮到欒緹哥那!快追!」
    旗勒忽蘭累了,但是她的四個女兒精力還十分旺盛,她們方才也都聽見了欒緹哥那的名號;而她們也都知道、欒緹哥那的頭顱,不僅僅能讓她們進入黃頷部族母的海穹廬、更能與赤瑁部的藍帝汗攀上交情。於是,在單純而狂熱的野心驅使下,旗勒忽蘭的女兒們不顧一切,甚至完全忽略他們母親的命令,紛紛率著各自的海騎朝著敵軍窮追猛打。
    黑鮪部逃命時全都丟了火把,想乘著黑夜的掩護溜走,黃頷部當然不肯輕易放過這個大好機會,於是她們高舉著火把,雙腿夾緊蛟龍的頸子,以最快的速度奔馳在海面上,試圖以火光探查黑鮪部的逃離方向,再追上予以殲滅!


    旗勒忽蘭大口喘著氣,四周只剩下二十多名衛士保護著。在戰鬥的最後一刻,她的女兒們眼裡只看得見欒緹哥那逃離的背影,不經她令下便紛紛驅龍追趕,就連旗勒忽蘭的直屬士兵們也殺到眼紅,一看見自軍往前衝,便唯恐落後地全都追起敵軍去了。
    「呼~」旗勒忽蘭又喘了口氣,默默地低下頭,黯然對著身邊的衛士們下令道:「走罷,咱們回去罷。」
    她感到有些無奈,但也感到解脫。戰局已經不是她所能控制住的了;她的四個女兒率著四千海騎離去的時候,連自己麾下的兩千海騎也全都管受不住,跟著一起去了。
    族民們的反應是殘酷的現實,沒有誰說出什麼話,而是以最直接的行動剝奪了旗勒忽蘭的戰場指揮權。到這一刻,旗勒忽蘭再也明白不過:該是把棘鱗槍交出去的時候了。自己的時代與生命都已經游到了尾端,而四個女兒之中,能夠割下欒緹哥那腦袋的那一個,大概就是黃頷部的新族母了吧!她心想。
    軍隊都傾巢而出了,現在就只有等著她們凱旋歸來罷!然後,也就是這老朽的身軀從族母地位上被趕下來的時候了。是啊~ 多虧了這四個好女兒們,知女莫若母啊!
    等等……傾巢而出?
    一股寒意襲遍旗勒忽蘭的全身,她即時領悟,無法言喻的震驚卻也同時癱瘓了她的知覺。
    撲通!
    衛士們聽見了落水聲,趕緊回過頭,卻發現旗勒忽蘭幾乎癱在蛟龍背上,無神地搖晃著;而她顫抖的手,卻早已握不住沉重的棘鱗槍,而使得棘鱗槍落入海中。
    「快撿回棘鱗槍!」衛士長忙喝令道,兩名衛士立刻從蛟龍頸上躍了下水。
    「罷了!不用撿了,用不著了……」旗勒忽蘭掩著雙眼,以幾近哀嚎的絕望口吻嘆道:「不用撿了。」
    「什麼?」衛士長聽不明白她的話。
    「用不著了,棘鱗槍用不著了……」旗勒忽蘭無力地望著海面,喃喃自語:「是餌啊……上好的、精選的餌啊,無論哪種魚看了都會毫不猶豫,一口吞下的餌啊……」
    「餌?」
    「這,這就是蒼生海的旨意嗎?……」
    旗勒忽蘭沒有再說什麼,一癱軟便昏厥過去、栽入海中。
    「族母!」
    「族母,族母,妳醒醒啊!」
    幾個衛士們連忙騎著蛟龍靠向旗勒忽蘭,一起將這年邁老族母的身軀從海中拖上蛟龍。
    「族母,旗勒忽蘭族母,妳沒事吧?」
    衛士們凝神照料著,火炬的亮光照在旗勒忽蘭的頭顱上,瞧她滿臉都是殘老舊鱗、顱頸上的鬣棘稀稀疏疏脫落了大半,彷彿蓄積了數十年份的波折滄桑。眼眶旁的細鱗也乾澀澀地沒能反射出焰光,但卻在眾衛士們的吶喊之下逐漸抽動,跟著下眼瞼褪了回去,旗勒忽蘭無神地睜開眼。
    「快!快去,不然來不及了……」
    才一睜眼,她左手便立即攀住眼前衛士長的蜥蜴頭顱,勉強舉起抽搐著的右手指著方才女兒與族民們追擊的方向,衛士順著望去,暗夜中還依稀能看見黃頷部大軍的火炬。旗勒忽蘭氣若遊絲地說道:
    「快叫……海面上的熄掉手上的火把,海裡游的捏死掌中的……螢燭烏賊,收兵……回來。快去……遲了就來不及了……」
    對旗勒忽蘭的話,衛士長起初尚不明就裡,但一回想起方才旗勒忽蘭所提到的「餌」這個詞,也隱約會了意,於是她趕忙領著兩名海騎,拼命朝著遠處明滅不定的淡淡紅光游去。
    「快啊!快!」衛士長咬牙切齒、不住勒著韁繩,巴不得這蛟龍能游得像旗魚那麼快,阻止族民們的追擊。
    然而,無論這匹蛟龍如何拼命的擺尾、衛士如何地急切,遠在前方的追擊軍隊,卻早因搶功與瘋狂的殺意而無法遏止。聚集的火炬將附近海面照耀得有若白晝,漆黑海面上的一動一靜都無從遁形,自從黑鮪部的夜襲者們熄滅火把潰逃之後,黃頷部大軍便必須靠著火炬照耀海面,不斷地前進搜索,才能發現到黑鮪部遁逃的方向。
    「看那邊!」有個歌瓦喊。火把照耀範圍的邊界上,一群海騎的黑色身影正模糊地竄逃著:「在那裡!」
    「別讓黑鮪部的賊蜥兒溜掉了,快追!」
    旗勒忽蘭的二女兒忽森,挺起彎刀便率領部屬們追了過去,她們眼裡只有黑鮪部的殘兵敗族瘦蛟龍,野心在心眼裡燃燒著,因此只要發現敵蹤、就毫不猶豫地前進;她們的進襲就像暴風一樣猛烈,有如雷霆一樣迅速,以至於陸續有跟不上的游獵民被甩在追擊隊伍後頭。
    陸陸續續,體力不堪的、注意力不集中的,以及那些原本就位在後方、看不清前頭狀況的後列士兵們,在領軍者窮凶極惡、毫無節制的追擊之下,一個又一個脫隊了。
    不只忽森的麾下如此,窩里、阿百答、牙冽兒,旗勒忽蘭的其它女兒和孫女兒、曾孫女兒們也是如此,領在最前端的還在衝,只要發現了敵軍的身影,她們就一刻也不停留。
    追擊初期還勉強能維持的弧形前進戰線逐漸崩散,變成一條凹凸不平的波折線,其中的幾個波峰更是毫無節制地飛竄,而逐漸把大部分的兵力拋在後頭;部隊與部隊之間開始離散開來,海騎與海騎之間不再保持緊密連接,甚至遠落在後頭的幾乎已散成一掬散沙,全然喪失組織,黃頷部的大軍冗冗長長地拖曳、延伸、散佈在整個海面上。
    旗勒忽蘭的衛士長終於見到了第一批零散友軍,接近問了問,卻察覺那是被拋在最後方的單兵。即使再加緊擺尾往前追,每遭遇一支友軍,她們總是告訴衛士長:「前方還有友軍。」
    衛士長一再衝刺,卻始終抵達不了追擊隊伍的最前端,她張眼望去:前方、後方、左方、右方,每一處都是鬆散前進的友軍,不知道敵族在哪裡、也不知道友軍首領在哪裡。她彷彿是陷失在一張迷惑的漁網裡頭,找不到真正的出口。
    怎麼會這樣?心在劇烈跳動著、拿著弓箭的手臂卻在發顫,衛士長侷促不安地大口喘氣,恐懼就像深海裡的幽暗與海面上的颶風,逐步地侵占衛士長的心思與理智,但她知道自己責任重大,因此只有一咬牙,勒著韁繩拼命地望前衝……
  • 作者 伍薰
    熱愛生命科學,對演化著迷!
    曾在動物園與百獸為伍。雖然不是Superhero,不過也曾經幹過拯救地球的事情
    致力於科幻奇幻創作,要寫出好看又獨特的故事!
    堅˙持˙原˙創!

    繪者 鏡漟
    喜愛龍、形形色色的科幻怪獸,與各種怪物
    外表雖然是苦命上班族,但是私底下是個熱愛遊戲美術的自由創作者
    手執畫筆,以強烈的情感,描繪出幻想世界的綺麗生態!

    設計 柏斯
    在紙上、畫布上、人皮上塗鴉、四處打零工的傢伙!
    相關商品

      • 龍戰士正傳10
      • 優惠價:144元
      • 封神雙龍傳7
      • 優惠價:198元
      • 獸血沸騰13
      • 優惠價:144元
      • 九流術士06
      • 優惠價:144元
      • 東方雲夢譚22
      • 優惠價:144元

    本週66折

      • 佛家哲理通析(二版)
      • 優惠價:191元
      • 甘地(平)
      • 優惠價:169元
      • Still Stuck
      • 優惠價:299元
      • 火病:不可輕忽火氣,長期累積將會燒掉健康 現代人都應該知道的舒壓、降火療法
      • 優惠價:185元
      • 現代實用日本語文法
      • 優惠價:205元
      • 劉伯溫:燒餅歌與推背圖
      • 優惠價:211元
      • 樹媽媽
      • 優惠價:185元
      • 石頭裡的巨人:米開蘭基羅傳奇(二版)
      • 優惠價:139元
      • 紅學六十年-三民叢刊15
      • 優惠價:117元
      • 任性與優雅:解密法國女人令全世界憧憬的法式魅力
      • 優惠價:198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