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員毛澤東
國民黨員毛澤東
  • ISBN13:9789575101398
  • 出版社:印刻
  • 作者:李戡
  • 裝訂/頁數:平裝/416頁
  • 規格:21cm*15cm*2.6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4/10/28
  • 中國圖書分類:分傳
  • 定  價:NT$399元
  • 優惠價: 9359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國民黨員毛澤東」曾幫國民黨打下天下
    「共產黨員毛澤東」聯合農工搶走江山
    「共產黨員毛澤東」徒子徒孫又勾結國民黨
    「國民黨員毛澤東」僵屍復活把「共產黨員毛澤東」徒子徒孫揍一頓

    《國民黨員毛澤東》是以第一次國共合作為背景,探討毛澤東在國民黨內的故事。毛澤東的一生,反映了錯綜複雜的中國近代史。求學期間,趕上五四運動高峰:加入中共,碰上農民運動的興起;進入國民黨,見證了軍閥混戰和國民黨內鬥。不論世人對其評價如何,毛澤東無疑是近代中國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研究毛澤東是了解中國近代史的關鍵,探析「國民黨員毛澤東」,尤為重要。
    本書原本是作者暑假寫成的一篇論文,本來,打算淺嘗輒止,但無意間又發現不少珍貴史料,使他繼續研究下去。文章從最初的七頁,一路寫到一百多頁,到後來,出版成書,這點是作者始料未及的。

    本書的精彩之處,在於披露了大量第一手文獻,其中絕大多數是首次問世。舉例來說,有國民黨黨史館現存,和「國民黨員」毛澤東相關的信函、公文、便條共三十七件,以及作者父親收藏的國民黨中執會會議記錄原件其中十五次有毛澤東出席。這些資料,不僅共產黨沒見過,連國民黨也早忘得一乾二淨,極史料價值。

  • 李戡
    一九九二年八月三日生於台灣台北,二○一四年七月畢業於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同年九月入讀西雅圖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國際關係研究所。作為李敖之子,他對國共關係和兩岸局勢有着獨到見解。二○一○年,出版《李戡戡亂記》,評論台灣歷史教育的「去中國化」現象,引起海峽兩岸關注。時隔四年,出版新作《國民黨員毛澤東》,以客觀立場,研究第一次國共合作的成敗得失。
  • 自序 中國近代史,是人民的歷史,不是黨史。 這本書的精彩之處,在於披露了大量第一手文獻,其中絕大多數是首次問世。舉例來說,有國民黨黨史館現存,和「國民黨員」毛澤東相關的信函、公文、便條共三十七件,以及我父親收藏的國民黨中執會會議記錄原件1,其中十五次有毛澤東出席。這些資料,不僅共產黨沒見過,連國民黨也早忘得一乾二淨。我們學文科的人,最苦惱的一點,就是想做的題目,早有人做了,而且做得還特別全面。這回,我運氣不錯,發現這麼一個好題目,乃搶先一步,寫下此書,以正視聽。 中國人的歷史,不應該由任意黨派撰寫,也不應該受任何意識型態左右。以本書探討的「國共合作」為例,國民黨的研究,大都與蔣介石《蘇俄在中國》的立場一脈相承。反觀共產黨,作為勝利者的驕傲,對「國共關係」始終興趣濃厚。然而,其研究都是東抄西抄,了無新意,讓人看得想睡覺。最可悲的一點,就是始終脫離不出馬克思教條框架。不僅歷史,幾乎所有人文社會學科,包含經濟學、文學、哲學和社會學,都採用了馬克思的研究模式。諷刺的是,習近平鼓吹「中國夢」,難道不該先改革治學態度,剔除空話連篇、奇形怪狀的馬克思,恢復中國該有的求學方式嗎? 本書取名《國民黨員毛澤東》,顧名思義,就是以第一次國共合作為背景,探討毛澤東在國民黨內的故事。毛澤東的一生,反映了錯綜複雜的中國近代史。求學期間,趕上五四運動高峰:加入中共,碰上農民運動的興起;進入國民黨,見證了軍閥混戰和國民黨內鬥。不論世人對其評價如何,毛澤東無疑是近代中國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研究毛澤東是了解中國近代史的關鍵,探析「國民黨員毛澤東」,尤為重要。 可惜的是,如此重要的題目,卻讓對岸的黨史學者研究壞了,以致大陸的年輕人,對毛澤東有愈來愈反感的趨勢。追究原因,就是研究方法的老套和迂腐,如果這幫人關著門自己研究也就算了,但教育部非要強迫青年學子,按他們的思路學習毛澤東思想。這種死板板的教育方法,終會招致反效果。 學生對毛澤東的反感情緒,「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概論」這門課程必須負起主要責任。該門課程,和「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2」、「中國近現代史綱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3」與「軍事理論4」,為全大陸所有大學生的必修課程。這四門課程,我都旁聽了幾次,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軍理課,授課者是國防大學的教授,說是教授,稱其為「牛逼大王」更為貼切。這位教授,在課堂上不時喊著「如果我們要打台灣」,他每喊一句,我同學就朝我看一眼,下課後,還有人跑來安慰我,要我不要生氣,我說我一點也不生氣,反而覺得好笑。我父親說國民黨「意淫大陸、手淫台灣」,而這幫小軍官是「意淫台灣、手淫大學」,意淫打仗是他們的強項,只可惜他們的頂頭上司,連釣魚台都不敢打,只敢派巡邏艦和日本人玩捉迷藏。軍人無用武之地,只能跑來大學吹吹牛、過過乾癮了。 回到這本書,它的起源,是我在去年暑假寫成的一篇論文,英語題目是Mao Zedong's Significant Role in the First United Front between the Chinese Communists and the Nationalists,中文名稱為《從國民黨中執會未公開會議記錄看毛澤東在第一次國共合作中的貢獻5》,我將它作為申請國外研究所的寫作樣本(Writing Sample)。汪榮祖教授不辭辛勞地修訂我的英語文章,並提供我許多寶貴意見,我非常感激。汪教授與夫人陸善儀女士,看著我從小長大,過去我喊他們汪叔叔和汪媽媽。如今,汪教授是我的導師,我得喊他汪老師了。 本來,我打算淺嘗輒止,但無意間又發現不少珍貴史料,使我繼續研究下去。文章從最初的七頁,一路寫到一百多頁,到後來,都出版成書了,這點我倒是始料未及。在此,我要感謝明報出版社總經理蘇惠良對這本書的大力支持,以及陳文威先生不辭辛勞的校對和編輯,沒有他們,這本書也不可能這麼快問世。 最後,感謝我父親獨具慧眼,收藏大量珍貴文獻供我研究。他和汪榮祖教授合寫的《蔣介石評傳》,是最權威的近代史研究材料,欲了解歷史真相的讀者,請參閱這本書。


    1經詳細比對,確認中國國民黨黨史館收藏的會議記錄為手抄本。 2參閱:《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二○一○)。 3參閱:《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二○一○)。
    4參閱:《普通高等學校軍事理論教程》(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二○一二)。       5文章約八千餘字,但內容僅限於毛澤東任國民黨代理宣傳部長的事蹟,故未將該文收錄進本書。

    導讀:兩岸對國共合作的定位 國共合作,是中國近代史的關鍵課題。當下,第三次國共合作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打著兩岸統一旗號,國民黨大員們爭先恐後至大陸,經商發財、收取台商關稅費和仲介費,共產黨也甘願配合,仍憑台商壓榨貧苦工人,卻從不為兩岸統一貢獻心力1。追尋歷史,第二次國共合作發生在抗日戰爭時,儘管共產黨無法與國民黨平起平坐,但至少還維持著黨對黨的合作。至於第一次合作,則是共產黨員「寄生」在國民黨內,相較於北方軍閥,國共兩黨勢力甚微。 若要排序三次合作的重要性,第一次合作當屬首位。對共產黨而言,若沒有這次合作,實力根本無法壯大,遑論奪取中國江山。對國民黨來說,沒有這次合作,更無蔣介石的崛起,北伐亦無勝算。 毛澤東作為新中國開國領袖,全程參與了前兩次的國共合作。他是參加共產黨一大的十三人中,唯一一位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導人。最重要的是,在國共合作期間,毛澤東對國民黨有了非常深刻的認識,尤其看清了軍事力量的重要性,而非如共產國際堅持的「軟弱」合作路線。第一次合作破滅後,毛澤東提出「槍桿子出政權」的理論,逐漸成為中國共產黨奉行的策略。直到今天,中國共產黨對軍隊的控制仍十分謹慎,總政治部的作用至關重要,而「總政」地位的確立,正是在第一次國共合作期間,由蘇聯顧問引入黃埔軍校。 讓我們來看看兩岸的歷史教育是如何談論這段歷史的。台灣的初中歷史教科書,對毛澤東有如下敘述:   民國十年,參與中國共產黨的籌組和成立,成為激進派。其後加入中國國民黨,當過代理宣傳部長,這時開始熱中於農民運動。毛澤東喜歡讀《資治通鑑》,也喜歡讀舊小說,例如《水滸傳》、《三國演義》;用心觀察了湖南農村的社會變動和影響,因此他懂得運用農民來打天下2。 國立編譯館出版的教科書,能提到毛澤東當過代理宣傳部長,實屬難得。不過自民進黨上台後,大幅刪減中國史篇幅(詳情可參閱我另一著作《李戡戡亂記》),因此對國共合作的歷史三言兩語帶過。不得不承認,就這段內容來言,國民黨教科書還是比較中肯的。 反觀對岸的大學教科書,對國共合作中的毛澤東隻字未提3,因為不知道從何說起。在毛澤東思想體系中,和國共合作相關的思想,就是「新民主主義」。然而,這套理論在中共被國民黨清除出黨後,才逐漸完善,重點包括「農村包圍城市」和「武裝奪取政權」等概念。事實上,毛澤東絕非在「清黨」後,才幡然醒悟,認識槍桿子的重要性。 中共不會掩飾第一次國共合作的存在,因為在他們眼裡,國共合作的功勞是他們的,而錯誤全是別人的,一方面,痛斥國民黨背叛革命,另一方面,又責怪共產國際誤導了中共,認為「幼年的中國共產黨還難以擺脫共產國際的那些錯誤的指導思想4」。試看二○一四年考研政治題目中的第十題:   一九二四年一月,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召開,大會通過的宣言對三民主義做出了新的解釋,新三民主義成為第一次國共合作的政治基礎,究其原因,是由於新三民主義的政綱 A. 同中國共產黨在民主革命階段的綱領基本一致 B. 把鬥爭的矛頭直接指向北洋軍閥 C. 體現了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革命政策 D. 把民主主義概括為「平均地權」 這題的答案是(A)同中國共產黨在民主革命階段的綱領基本一致,肯定很多人納悶,答案為什麼不是(C)體現了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革命政策呢?共產黨不是一再強調,國民黨一大重新解釋了三民主義嗎?答案揭曉,因為這是政治科目考試,而政治課的核心要領,就是論證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的正統性與必然性。換句話說,照他們獨特的邏輯,任何歷史事件,都是配合中國共產黨而發生。 若讀者還是摸不著頭緒,來看看共產黨權威著作是怎麼解釋的吧!黃修榮的《國共關係史》對此解釋道:「孫中山對三民主義的解釋,使三民主義在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等主要內容上,與中國共產黨在新民主主義革命階段的綱領基本符合。這表明孫中山已經放棄了舊民主主義資產階級共和國的綱領,在一些問題上接受了人民民主共和國的思想。這樣,孫中山重新解釋的三民主義就成了國共第一次合作的共同綱領5。」 在共產黨看來,是他們「幫助」孫中山改進了過去的思想,因此功勞是他們的。有了這點思想準備,我們再回頭看題目時,就恍然大悟了!題目的正確答案,必須證明共產黨的偉大和先見之明,所以只能選擇(A)同中國共產黨在民主革命階段的綱領基本一致。 可悲的是,任憑共產黨如何搞小動作扭曲歷史,真相永遠只有一個。孫中山從未「重新解釋三民主義」、更沒有提出「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新三民主義,哪來的新三民主義的政綱?按照共產黨的邏輯,國共合作的基礎,在於國民黨的「新三民主義政綱」和共產黨「民主革命階段」的綱領基本一致,完全是胡說八道。難不成國民黨和共產黨合作,是因為兩黨理念相同、情投意合? 再說,國民黨一大的會議記錄逐字逐句記錄了每個人的發言,包括共產黨員的言論。共產黨堅信,是他們幫助孫中山「重新解釋」了三民主義。但奇怪的是,我們翻遍記錄,找不到半條共產黨員的發言,能和「重新解釋三民主義」沾上半點聯繫,更找不到共產黨員論證、遊說、辯論「重新解釋政綱」的橋段。這樣看來,共產黨員在國民黨會上半聲不吭,孫中山就自動轉向共產黨提倡的「新政綱」了?難不成國民黨一大會場鬧鬼了? 換成今天,共產黨開十八大,若「台灣代表團」自行發明了習近平「重新解釋的共產主義」,共產黨能接受嗎?「台灣代表團」作為裝飾品,就該安分的開開會、鼓鼓掌,就如同共產黨在國民黨一大上。說難聽點,中共作為國民黨的「共產黨代表團」,能參會就不錯了,還有什麼臉曲解主人的學說? 真相只有一個,國共兩黨合作,就是順從蘇聯老大哥的意思,其他的種種理由,都是謊話。在此基礎上,本書重點探討毛澤東在這段時期的事蹟。 遍尋兩岸學術研究,我們找不到專著,論述毛澤東在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的事蹟。許多研究與回憶錄甚至忽略了這段歷史,如鄒魯回憶「宣傳部長戴傳賢先生,以後繼任的都是本黨人,可說共產黨沒有把持的可能6」,有些則弄錯了毛澤東的職務和就職年份,如毛澤東口述、愛德格•斯諾整理的《毛澤東自傳》將其職務誤認為宣傳部長(Not long after my arrival in Canton I became chief of the Agitprop Department of the Kuomintang.)。 就連毛澤東本人,對這段往事亦鮮少提及。如同蔣介石,毛澤東對於過去較不光彩的歷史,始終視若無睹。舉一例子,毛澤東在北京大學圖書館任職時,薪水只有八塊大洋,多數人都看不起他。新中國成立後,他從未踏入北京大學校園半步,甚至形容北大「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在「文革」期間,又大肆迫害知識分子,凡此種種,或與他早年經歷有些關聯。 總之,共產黨不願正視這段歷史,因為還原真相,就給了黨史研究一大難題。近年來,隨著學術風氣逐步放寬,大陸學者逐漸關注這段歷史。許多論文相繼誕生,多數探討毛澤東在國民黨上海執行部的歷史,少有對代理宣傳部長和農民講習所所長的研究。中央文獻出版社編纂的《毛澤東年譜》,列出了毛澤東在國民黨任職期間的數項事蹟,但資料不足,亦未深究其貢獻。 根本原因,始終是缺乏史料。研究國民黨的毛澤東,一定要看這本《國民黨員毛澤東》!  1見本書結尾〈你不知道的學運內幕〉一文。 2台灣國立編譯館,《國民中學歷史教科書》(台北:國立編譯館,一九九九),第二冊,頁一二六。 3參閱:《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概論》(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二○一○),頁六八。文中提到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敗後」,毛澤東「新民主主義」思想的建立,卻對「大革命」期間,毛澤東的思想和事蹟隻字未提。 4「中國近現代史綱要」編寫組,《中國近現代史綱要》(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二○一○),頁一二一。 5黃修榮,《國共關係史》(廣州:廣東教育出版社,二○○二),上卷,頁三○一。 6鄒魯,〈與共產黨奮鬥和北上侍疾〉,《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史料專輯》(台北:中華民國史料研究中心),頁五六五。

  • 自序 
    導讀:兩岸對國共合作的定位 
    第一章 聯俄容共新解 
     第一節 孫中山獲取蘇援 
     第二節 共產黨的困境 
     第三節 聯俄容共的確立 
    第二章 國民黨一大 
     第一節 毛澤東眼中的國民黨 
     第二節 從此天涯孤旅 
     第三節 來自湖南的「鄉巴佬」
    第三章 上海執行部 
     第一節 國共群英會 
     第二節 上海內鬥加劇 
     第三節 檔案中的毛澤東 
    第四章 代理宣傳部長 
     第一節 穗中無大將 
     第二節 宣傳幹將毛澤東 
     第三節 國民黨二大 
    第五章 槍桿子出政權 
     第一節 轉向農民工作 
     第二節 血腥清黨 •
     第三節 高層的支持 •
    結論
     附錄一 中共元老在國民黨內職務一覽 •
     附錄二 毛澤東在國民黨內大事年表 •
     附錄三 「共產國際」今猶在,只是名字改? •
    參考書目
  • 第五章  槍桿子出政權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作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
    ——毛澤東〈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

    第二節 血腥清黨
    孫中山過世後,國民黨內左右兩派內鬥加劇,廖仲愷被刺,迫使胡漢民淡出權力核心,又為蔣介石的崛起提供絕佳機會。他的首要任務,便是擠下汪精衛,接著,還得清除在國民黨內已具規模的中共黨員。為此,蔣介石展開為期一年的奪權計劃。
    一九二六年三月十八日,蔣介石策劃了「中山艦事變」,以排擠汪精衛。茅盾的回憶錄詳細記載了毛澤東在這段時間的作為,摘錄如下:
     三月十七日上午從黃埔軍校傳來了謠言:「共產黨策動海軍局的中山艦密謀發動武裝政變。」十八日下午中山艦果然準備開往黃埔。毛澤東問過海軍局長李之龍。李回答:這是校長(蔣介石)的命令。本來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以後,市內謠言很多。後來據報第一軍第二師師長王柏齡部隊內也流傳這個武裝政變的謠言,而王柏齡不但不查禁,反而在對部隊的連長以上各級軍官訓話時,要他們「枕戈待旦」,消滅共產黨的陰謀。王柏齡師駐廣州城內,他的訓話由第二師的士兵傳到全市,人心開始不安。毛澤東問過陳延年。陳說:「事出有因,查無實據,只能提高警惕,靜觀其變。」毛澤東這時預感到要出事了,他和我談起這些事,皺著眉頭說:莫非再來個廖仲愷事件。   
    十九日深夜十一點半鐘光景,宣傳部圖書館的工友慌慌張張來到廟前西街三十八號,那時毛澤東和我都還沒有睡,正在談論廣州的形勢。毛澤東說:鮑羅廷回去了,加倫將軍也回去了,代理蘇聯軍事顧問團長的季山嘉對廣州各軍情況不了解。正說到這裡,那位工友來了,見了毛澤東,就用廣東腔的半熟不熟的官話說,海軍局長李之龍被捕了,李之龍新婚不久,被王柏齡部下的士兵從床上拉下,打了一頓,然後帶走。毛澤東聽說李之龍被捕,就說,現在是查有實據了。他吩咐那個工友去找陳延年。工友去後,毛澤東默然沉思,顯然是在考慮問題。我不敢打擾,也默坐相陪。楊開慧在樓上給小的孩子餵奶後早已睡熟了。   
    那個工友終於又來了,他說街上已戒嚴,但夜市未收,士兵們在趕走夜市上的人,十分混亂,所以他沒有受到盤問。毛澤東有點不耐煩地問道,陳延年同志呢,見到沒有?工友說,他在文德樓附近看見他帶著他的秘書,據秘書說,是往蘇聯軍事顧問代表團的宿舍。於是毛澤東不再多問那愛嘮叨的工友,揮手叫他回去睡覺,對我說,他要到蘇聯軍事顧問團的宿舍去。我說:「路上已戒嚴,怕不安全,我陪你去。」毛澤東點頭。蘇聯軍事顧問團宿舍離毛澤東的寓所不過一箭之遙,路上沒有碰到戒嚴的崗哨。但到軍事顧問團宿舍時,卻見士兵甚多,簡直把宿舍包圍起來了。毛澤東和我走到宿舍大門前就有兩個士兵上前盤問。毛澤東坦然答道:「中央委員、宣傳部長。」又指著我說:「這是我的秘書。」士兵聽說是中央委員,就陪笑道:「請進去。」我們進了大門,是個傳達室,毛澤東叫我留在傳達室,獨自進裡邊的會議室。我在傳達室先聽得講話的聲音,像是毛澤東的。後來是多人講話的聲音,最後是高聲爭吵,其中有毛澤東的聲音。又過一會兒,毛澤東出來了,滿臉怒容。我們回到家中坐定,毛澤東臉色平靜了。我問:「究竟是怎麼回事?」毛澤東回答:「據陳延年說,蔣介石不僅逮捕了李之龍,還把第一軍中的共產黨員統統逮捕,關在一間屋子裡,揚言第一軍中不要共產黨員。據蘇聯軍事顧問代表團的代理團長季山嘉說:蔣介石還要趕走蘇聯軍事顧問團。」   
    我有點驚異,問:「那怎麼辦呢?」毛澤東回答:「這幾天我都在思考。我們對蔣介石要強硬。蔣介石本來是陳其美的部下,雖然在日本學過一點軍事,卻在上海進交易所當經紀人搞投機,當時戴季陶和蔣介石是一夥,穿的是連襠褲子。蔣介石此番也是投機。我們示弱,他就得步進步;我們強硬,他就縮回去。」我對陳延年和季山嘉說,我們應當動員所有在廣州的國民黨中央執、監委員,秘密到肇慶集中,駐防肇慶的是葉挺的獨立團。目前就廣州一隅而言,蔣介石的武力佔優勢,他有王柏齡一個師的兵力,再加上吳鐵城手下的武裝警察,就有一個師和一個營了。然而就兩廣而言,蔣介石這點兵力就居於劣勢。第一軍的士兵和中下級軍官都是要革命的,蔣介石的反革命面目一旦暴露,第一軍就會反對他。況且,第二軍譚延闓,第三軍朱培德,第四軍李濟深,第五軍李福林,都與蔣介石面和心不和,李濟深與蔣還有宿怨。二大以後的新中央執委會,又升蔣介石為軍事總監,憑空在各軍之上又來一個人管制他們,他們更加不服氣。因此,我們可以爭取他們,至少可以使他們中立。我對陳延年他們說,中央執、監委員到了肇慶以後,就開會通電討蔣,指責他違反黨紀國法,必須嚴辦,削其兵權,開除黨籍。廣西的軍事首領李宗仁本來和蔣有矛盾,加上李濟深,這兩股力量很大,可能為我所用。擺好這陣勢對付蔣,蔣便無能為力。」
    國民黨內的中共黨員,多數和毛澤東立場一致,聶榮臻回憶道,「把蔣介石搞掉是完全可能的」。即便非中共黨員,也對蔣介石心懷不滿,如周恩來回憶道「譚延闓、程潛、李濟深都對蔣不滿」、「各軍都想同蔣介石幹一下」,一時之間,反蔣聲勢高漲,卻又迅速沉寂,其中的關鍵,正是蘇俄。
    在史達林的既定方針下,蘇俄決定支持蔣介石,「將他從陷入的深淵中拔出來」。正因如此,季山嘉否決了毛澤東的意見。事後事態的發展,完全超出史達林的預料,也證明毛澤東判斷正確,蘇聯評估錯誤。
    中共黨員和共產國際意見不同,早有案例可循,「加入國民黨」便是一例,若說當時中共黨員「懵懂無知」,應聽由蘇聯安排,尚屬有理。然而,毛澤東等中共黨員在國民黨工作已有一段時間,由旁觀者變成親歷者,在「制裁蔣介石」一事上,有充分的觀察和見解,但蘇聯仍不採納,最終導致「清黨」悲劇。
    在「制蔣」一事上,毛澤東首次提出和蘇聯截然相反的觀點,可視為其「路線」的開端——他不盲從蘇聯,不信任「國際派」,只相信「槍桿子出政權」。
    列寧在位時,孫中山對他言聽計從,甚至在列寧死後,「中華民國國父」還為他展開半年的膜拜式弔唁。久經沙場的孫中山,都逃不過列寧的駕馭,諷刺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蔣介石,竟能把蘇俄耍得團團轉,「中山艦事變」確實令蘇俄大為不解,他們始終以為蔣介石是「左派」人物,後來查明,他不過是想擴大個人權力,乃繼續和蔣合作。俄國軍事顧問切烈潘諾夫也說,「無論蔣之為人如何,必須用之以完成國民革命」,由此可見,蔣介石成了史達林錯誤政策的受惠人。
    中山艦事變後,汪精衛負氣出走,蔣介石「排汪」目的達成,他本人也在四月當上軍委主席,下一波整肅計劃,就輪到中共黨員了。 五月十五日,在國民黨二屆二中全會上,蔣介石提出「整理黨務案」,並在十七日獲得大會通過,其要點如下:   
    (一)凡他黨黨員加入本黨者,各該黨應訓令其黨員,明瞭國民黨之基礎為總理之三民主義,對於總理及三民主義不得加以懷疑及批評。   
    (二)凡他黨黨員之加入本黨者,各該黨應將其加入本黨黨員之名冊交本黨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保存。   
    (三)凡他黨黨員之加入本黨者,在高級黨部(中央黨部、省黨部、特別市黨部)任執行委員時,其數額不得超過各該黨部執行委員總額的三分之一。   
    (四)凡他黨黨員之加入本黨者,不得充任本黨中央機關之部長。
     (五)凡屬於國民黨籍者,不許在黨部許可以外,有任何以國民黨名義召集之黨務會議。   
    (六)凡屬於國民黨籍者,非得有最高級黨部之許可,不得別有政治關係之組織及行動。   
    (七)對於加入本黨之他黨黨員,各該黨所發之一切訓令,應先交聯席會議通過;如有特別緊急事故,不及提出通過時,應將此項訓令請求聯席會議追認。   
    (八)本黨黨員未受准予脫離黨籍以前,不得加入其他黨籍,如既脫本黨黨籍而加入他黨者,不得再入本黨。   
    (九)黨員違反以上各項時,應即取消其黨籍,或依所犯之程度,加以懲處。   
    為處理此項問題,設一聯席會議,由國民黨五人、共產黨三人參加。

    蔣介石提出「整理黨務案」的目的,就是要削弱黨內共產派的權力,如此一來,毛澤東等佔據要職的中共黨員,都得遠離權力核心。因此,毛澤東大力反對這份提案,在中共黨團會議內,他主張「堅決頂住」,在國民黨二屆二中全會表決「整理黨務案」時,他也沒舉手,但終究徒勞無功。隨後,在國民黨內任職部長的共產黨員全部離職,毛澤東卸下了代理宣傳部長,由顧孟餘繼任。
    儘管蔣介石通過「整理黨務案」,將中共黨員踢出權力核心,進一步獨攬大權。但他深知,北伐要成功,還得靠蘇俄和中共的協助,於是他也狠狠整了「右派」一把,先後取消孫文主義學會、免去吳鐵城公安局長職務,又送走胡漢民,以贏得蘇俄好感。
    六月一日,蔣介石兼任組織部長,指派陳果夫為秘書,陳果夫「很快地發現,國民黨實際上已經完全被共黨篡奪過去了,即如組織部內工作人員二十九人中,竟有二十六人是共黨跨黨分子!」後知後覺的國民黨,在這時也把組織部的共產黨員清得一乾二淨。
    七月,張靜江請辭國民黨主席,蔣介石繼任,自此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年底,北伐軍攻克武漢,國民黨中央也隨之遷往。在北伐過程中,中共亦出力不少,如在一九二七年二月,領導上海總工會發動全市罷工,武裝工人糾察隊,建立市民政府,使北伐軍順利進佔上海。然而,共產黨在民間的巨大力量,又引起蔣介石的猜忌,遂決意要清除共黨分子。
    一九二七年四月二日,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會在上海召開緊急會議,吳敬恆提出共產黨謀叛的證據,中央執行委員會乃決定採取「緊急處置」,將各地共產黨危險分子由軍警看管監視,十二日,蔣介石在上海實行清黨。緊接著,夏斗寅部隊鎮壓毛澤東在兩湖地區領導的農民運動,遂發生了五月二十一日的「馬日事變」。七月,汪精衛的武漢政府同樣執行「分共」,四年的國共合作,到此正式畫下句點。  中共檢討路線
    在國共分裂的過程中,毛澤東未起到重要作用。事實上,在這段時間內,毛澤東不僅在國民黨內無影響力,在共產黨內亦無話語權。蔣介石在四月十二日發動清黨後,共產黨於四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六日在漢口召開第四屆中央執行委員會全體會議,討論五大的議事議程、大會主席團與各委員會名單。毛澤東未進入大會主席團,更沒入選十三人的大會政治委員會(委員有陳獨秀、譚平山、張國燾、瞿秋白、蔡和森、李維漢、彭述之、張太雷、蘇兆徵、陳喬年)。
    倒是毛澤東在國民黨任農民講習所的經歷,使他成為了中共五大會議農民土地委員會委員,並兼任秘書,一同獲選的還有「農民講習所」前所長彭湃,以及瞿秋白、譚平山、易禮容、陳延年、蔡和森和陸沉。
    中執會閉幕後,隔天立即召開五大,陳獨秀提出擴大中央領導成員,認為「九個中央委員是不夠的」,故擴充為三十一名中央委員(中共五大始取消「執行」兩字),儘管如此,毛澤東還是當不了中央委員,再一次,他又成了候補中央委員,外加一個中央農民運動委員會委員(中央農民部長是譚平山)。值得一提的是,毛澤東的弟弟毛澤民,當上了漢口《國民日報》的總經理,主筆是茅盾,社長是董必武。從一九二四年國民黨一大,到一九二七年的中共五大,毛澤東當的都是候補委員,但他很爭氣,一碰上機會,又升官了。
    這個機會,就是共產黨在武漢召開的「八七會議」。五月二十一日,發生了「馬日事變」,國民黨許克祥一個團的兵力便消滅了共產黨,這下陳獨秀成了眾矢之的,他被冠上「右傾投降主義」的稱號,國共合作失敗的責任,全由他來承擔。 在八七會議上,毛澤東發言,總結了他對第一次國共合作的心得:   
    國際代表報告的全部是很重要的。第一,國民黨問題在吾黨是很長久的問題,直到現在還未解決。首先是加入的問題,繼又發生什麼人加入,即產業工人不應加入的問題。實際上不僅產業工人,即農民都無決心令其加入。當時大家的根本觀念都以為國民黨是人家的,不知它是一架空房子等人去住。其後像新姑娘上花轎一樣勉強挪到此空房子去了,但始終無當此房子主人的決心。我認為這是一大錯誤。其後有一部分人主張產業工人也加入,聞湖北亦有此決定,但僅是紙上空文,未能執行。過去群眾中有偶然不聽中央命令的抓住了國民黨的下級黨部,當了此房子的主人翁,但這是違反中央意思的。直到現在,才改變了策略,使工農群眾進國民黨去當主人。
     第二,農民問題。農民要革命,接近農民的黨也要革命,但上層的黨部則不同了。當我未到長沙之先,對黨完全站在地主方面的決議無由反對,及到長沙後仍無法答覆此問題,直到在湖南住了三十多天,才完全改變了我的態度。我曾將我的意見在湖南做了一個報告,同時向中央也做了一個報告,但此報告在湖南生了影響,對中央則毫無影響。廣大的黨內黨外的群眾要革命,黨的指導卻不革命,實在有點反革命的嫌疑。這個意見是農民指揮著我成立的。我素以為領袖同志的意見是對的,所以結果我未十分堅持我的意見。我的意見因他們說是不通,於是也就沒有成立,於是黨的意見跟著許克祥走了。甚可怪的,唐軍還僅承認只有八處軍官家庭被毀,我黨反似乎承認不知有多少軍官家庭被毀。總之,過去群眾對於黨的領導的影響太少。   
    第三,對軍事方面,從前我們罵中山專做軍事運動,我們則恰恰相反,不做軍事運動專做民眾運動。蔣、唐都是拿槍桿子起家的,我們獨不管。現在雖已注意,但仍無堅決的概念。比如秋收暴動非軍事不可,此次會議應重視此問題,新政治局的常委要更加堅強起來注意此問題。湖南這次失敗,可說完全由於書生主觀的錯誤,以後要非常注意軍事。須知政權是由槍桿子中取得的。   
    第四,組織問題。以後上級機關應盡心聽下級的報告,然後才能由不革命的轉入革命的。
    毛澤東認為,國民黨是「一架空房子等人去住」,不但要搬進去,還要當起房子的主人!關於這點,他本人確實做到了。接著,毛澤東說「黨的指導卻不革命」,批評陳獨秀不搞農民革命,說得準確點,就是陳獨秀「不了解農民在革命中的作用,並大大低估了這種作用在當時的潛在價值」。最後,毛澤東又批評陳獨秀犯了「書生主觀的錯誤」,接著說出了「槍桿子出政權」的名言。
    陳獨秀就這麼垮台了,他並非不知道軍事力量的重要,事實上,他在一九二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的文章〈革命與武力〉中,開頭便寫道:「反對『革命要有武力』,這種人不是糊塗蛋便是反革命者」,結論又說「革命是不能沒有武力的」。他並非不敢和蔣介石硬幹,而是得奉行共產國際的指示,到頭來卻得背上所有罪名。陳獨秀的了不起,在於他被趕下台後,依然關心黨的發展,而不是去做漢奸,他是真正的共產主義者。
    「八七會議」的出席成員有瞿秋白、向忠發、蘇兆徵、毛澤東、方志敏、鄧中夏、羅邁、張太雷等人,儘管到會的中央委員人數不足,不應改選中央政治局,但因情況緊急,會議被視為合法的。毛澤東在會上獲選為「臨時候補政治局委員」,在隔年的中共六大上,毛澤東獲選為中央委員。
    隨著蔣介石發動清黨,第一次國共合作跟著破滅,作為國民黨員的毛澤東,也離開了國民黨。毛本人對這四年的「合作」,總結道:「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七年的革命戰爭,基本地說,是在國際無產階級和中國無產階級及其政黨對於中國民族資產階級及其政黨的政治影響和政治合作之下進行的」。在另一篇文章中,他說:「中國的革命,自從一九二四年開始,就由國共兩黨的情況起著決定的作用」,這兩篇抗日時期寫的文章,為了要公開發表,寫得比較含蓄一些,未能反映他的真實想法。毛澤東在「八七會議」上的發言,是如此地深刻和準確,超過任何中共領導人,包括鮑羅廷。儘管鮑羅廷主導了國共合作的進行,但終究是功虧一簣,毛澤東則從中汲取教訓,等待良機。
    至於蔣介石,他絕沒想到,這位不起眼的「湖南鄉巴佬」,會在二十年後出現在談判桌的另一頭,代表中國共產黨和他談判,最後把他趕到台灣島上,遺憾終身。
    毛澤東在共產黨地位的確立,還得等到一九三五年遵義會議的召開,他之所以能成為共產黨領袖,除了認清了「槍桿子出政權」這一鐵律,還有他對「敵我關係」精準的判斷,這些經驗的形成,與他在國民黨內的經歷,是脫不了關係的。 

    相關商品

      • 鐵路巨擘:詹天佑
      • 優惠價:95元
      • 一代奇人戴笠將軍(二版)
      • 優惠價:213元
      • 吳鐵城回憶錄(三版)─三民叢刊305
      • 優惠價:221元
      • 我的回憶(三版)─三民叢刊284
      • 優惠價:162元
      • 留俄回憶錄(二版)
      • 優惠價:255元

    本週66折

      • 幻影恐懼:政治妄想與現代國家的創建1789-1848(簡體書)
      • 優惠價:352元
      • 佛家哲理通析(二版)
      • 優惠價:191元
      • 樹媽媽
      • 優惠價:185元
      • 話筒裡的台灣:從摩斯電報到智慧型手機
      • 優惠價:284元
      • 輕井澤
      • 優惠價:238元
      • 楚狂人投資致富SOP2
      • 優惠價:310元
      • 甘地(平)
      • 優惠價:169元
      • 石頭裡的巨人:米開蘭基羅傳奇(二版)
      • 優惠價:139元
      • 馬上就能動手做!Cosplay道具實作攻略:從劍、槍等武器~王冠,靠自己做出低成本、外型精良的Cosplay道具!
      • 優惠價:211元
      • 現代實用日本語文法
      • 優惠價:205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