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君心蕩漾(簡體書)
君心蕩漾(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26.8元
  • 定  價:NT$161元
  • 優惠價: 87140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她是後宮不受寵的妃子,見皇上的次數屈指可數。
    雙雙穿越現代,卻變身為青梅竹馬的同學,日日朝夕相對。
    但學習、考試、補習,皇上都親自監督,會不會隆寵過盛了點?
    飛言情火爆連載熱文,呆萌妃子也能讓悶騷皇帝——君心蕩漾!

    趙嬋只是後宮一個不受寵的妃子,一次意外,與皇帝李圳雙雙穿越到現代,兩人從帝妃關係變成了門當戶對的青梅竹馬,並成為了千萬學子中的成員。李圳身為一國之君,自然是聰慧無比,就算到了現代,門門功課也都是滿分;而趙嬋……卻仍是那個蠢笨的趙嬋,奮鬥在及格線邊緣,垂死掙扎。無奈之下,李圳只好親自調教,日日幫她補習功課。瞬間變天子門生的趙嬋,受寵若驚。但李圳卻越來越覺得這個學生,笨得無可救藥。可一看到她那雙水汪汪的眼睛瞅著他,低聲喊“皇上……”時,他又覺得這個資質蠢笨的妃子或許還可以拯救拯救。

     

  • 隨侯珠:雙子女,型血,半宅屬性,五月出生,生性樂天,其貌不揚,中等偏土,生活平凡,偶爾小資,喜歡看書聊天和聚會,熱愛一切美食美景和美人,總的來說,是一個九十年代的人,喜歡八十年代的音樂,愛聽七十年代的故事,期待一份五十年代的愛情。

     

  • 第一章
    李父離去之後,李圳把兩張到海濱C城的火車票換成了去古鎮的,三年前,她和李圳就是在古鎮上的集體病房醒來,因為遊湖翻了船,十幾個旅客全都掉到了湖裡。

    第二章
    “一鳴我知道你的鋼琴已經過了十級,趙嬋呢,你是我們班裡唯一個才藝生,所以我的想法是給你們兩個組合起來排個節目。”

    第三章
    趙嬋的從看到顧幼容後便處於呆滯狀態,空白的大腦只有一個問號——顧幼容也來了嗎?

    第四章
    趙嬋對顧一鳴是越看越不順眼,雖然她和他是同桌,但她恨不得將他當成後宮裡的太監,一種比空氣還沒有存在感的人,不過趙嬋忘了,即使是太監也有找事的太監。

    第五章
    趙嬋專門跑到李圳教室給他送筆的時候心想,秦子琳一定沒有看過《對付大男人三十六計》這本書,只有笨女人才會找情敵下手。

    第六章
    李圳是真的生氣了,寒假已經過去了三天了,她和他也已經三天沒見面說話了,這讓趙母都很奇怪,晚上做好飯,對趙嬋說:“你跟李圳怎麼了?”

    第七章
    她其實很嚮往這裡的獨立女性,有家庭,有事業,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張楠說了男人都渴望有一個後宮,李圳即使可以捨棄掉他的後宮,也捨棄不掉他的天下。

    第八章
    趙嬋越來越想要跟李圳留在現代過老百姓的日子,一塊兒畢業,一塊兒找工作,一塊兒結婚生子,在天朝的萬千燈火裡,也有她和李圳那麼一盞。

    第九章
    趙嬋心裡是愧對李父李母,就像李圳帶她來果園偷桃子,結果被人發現後,李圳就突然消失了,徒留下她一個人面對這刺手的情況。

    第十章
    趙嬋也不確定李圳會不會回來,他是個大騙子,他留下的“三年之約”是沒有可信價值的,但是趙嬋還是謹記三年後的日期,不管如何,至少有一個期盼。

    第十一章
    趙嬋話音落下,李圳就冷嗤了一聲:“四級還沒有過還有心思看電影。”雖然語氣有點冷,卻格外熟稔,三年的時間在李圳這裡好像就一天,沒有任何差異。

    第十二章
    李圳清淺一笑,然後往趙嬋那邊挪了挪:“靠近些就不冷了。”李圳的話就像一團熱氣突然在耳邊噴灑,讓趙嬋耳根子猛地紅了起來。

    第十三章
    趙嬋是在S大的情人坡看見顧一鳴和黃心蟬的,月上柳梢頭,地上好多雙。S大最出名的是情人坡的景點,鶯鶯燕燕,你儂我儂。

    第十四章
    李圳回到家後便上網搜索這邊迎親嫁娶的一些習俗,比如聘金要多少,比如下聘禮的時候有什麼講究,比如見丈母娘岳父買些什麼好。

    第十五章
    如果顧一鳴要跟她繼續做朋友,她肯定還是他的朋友,如果顧一鳴不想了,她如果還勉強他,只會更招顧一鳴的討厭,就像李圳說的,緣聚緣散,勉強不來。

    第十六章
    新郎京州李家長子李圳,謹占吉期,迎娶涼州趙家之女趙嬋,盛舉婚慶大典,喜結鳳鸞之禧,所願夫婦偕老,琴瑟和鳴。

    番外
    第一次見面,趙嬋四歲,李圳十二歲,年齡差8歲,大祈的皇太后極喜歡趙嬋,常常跟他說8歲是最好的年齡差。

  • 趙嬋在大祈後宮其實一直都沒什麼建樹,不過入宮五年,還是從五品良媛升到了從一品的妃位上。單純從妃位上來說,因為後位還懸著,除了上頭壓著的一位貴妃,她在這個後宮是可以橫著走了。
    可事實上,如果她不好好走路,她明天就要被人橫著給抬出去。
    跟趙嬋一塊升上來的還有顧幼容。顧幼容同樣也是從五品良娣升到了妃位,與趙嬋同年入宮,從良娣到婕妤再到容嬪。去年又因為給皇帝生了一位小公主,直接升了兩級,從容嬪變成了容妃。
    因為年齡相仿,入宮時間相近,加上每次晉升的等級都差不多,趙嬋和顧幼容常常被後宮裡的人偷偷比較。
    有個詞叫殊途同歸。趙嬋和顧幼容雖然每次晉升的情況不一樣,不過都站在了妃位上。從這點上來說,趙嬋其實混得還不錯,至少她可以被拿來跟顧幼容這位寵妃相提並論。
    相比容妃的晉升路子,趙嬋能升到妃位全因為“我爹是趙剛”這句話。趙嬋進宮第二年,父親趙剛駐守涼州有功,趙嬋從良媛升到了婕妤。第三年,趙家軍大勝倭寇,皇帝又將她從婕妤升到嬪位。第四年開春戰起,三位哥哥在沙場上英勇殉職,趙家忠烈多,一榮俱榮。立春過後,皇帝過來看了她,在她的西禾宮坐了一會兒。第二天聖旨到,趙嬋也成了從一品的趙妃。
    升為趙妃的那一天,趙嬋趴在雕花大床上哭了整整一天,一雙眼睛哭得通紅通紅的。
    聖旨上寫她“溫良敦厚、端莊淑睿、性資敏慧”,跪在地上接過聖旨的時候趙嬋覺得自己的心情實在難以形容,直至後來她覺得有句話特別貼近她那時的心情——“矮油媽呀,太蛋疼了有木有!”
    趙嬋因為入宮之前跟著父親在涼州軍營裡廝混,溫良敦厚、端莊淑睿、性資敏慧壓根跟她沒有關係。有一次皇帝在她宮裡發了脾氣,還指著她額頭訓斥她又驕縱又無知來著,訓完之後大概覺得傷了趙家的面子,冷著臉哼了哼:“朕姑且當你年少無知。”
    趙嬋想起皇帝跟她為數不多的對話,而且基本都是訓斥。
    “趙嬋,這事好好反省吧。”
    “趙嬋,你好自為之吧。”
    “趙嬋,朕不覺有虧待了你的地方,但是你們趙家也太目中無人了!”
    ……
    “若兮!朕命令你,不准離開朕……朕不准,不准!”
    “皇上,就讓臣妾隨風而去吧……”
    “不要啊,朕不要!”
    三十寸液晶電視裡,一位元身穿龍袍的男子正抱著一位宮裝佳人仰天咆哮起來。
    趙嬋哢嚓哢嚓地咬著薯片,轉頭看了眼哭得一塌糊塗的趙母:“娘,不……媽,要不要吃點薯片?”
    趙母對她的薯片視若無睹,抽了一把紙巾擤著鼻涕,邊哭邊說:“怎麼可以這樣子,如果若兮死了,皇上怎麼辦呢?他一定會難過死的。”
    趙嬋忍不住開口:“皇帝怎麼會死,他還有後宮佳麗三千呢。媽,不要信這些。”
    “但是皇帝只愛若兮一個啊。”趙母反駁她,說著說著,又開始掉眼淚了。
    趙嬋咬咬牙,站起來說道:“這些都是假的,皇帝根本不是這樣的。媽媽,我告訴你,皇帝老婆很多的,死了一個還有一個呢……”
    啪——就在這時,客廳的門猛地被推開,趙嬋慢慢轉過頭,李圳噙著一抹冷笑立在玄關口,手裡拿著一個裝滿餃子的盤子。
    媽,皇帝真來了。
    “趙阿姨,我媽今天包了餃子,讓我給你們送一些過來。”李圳笑著開口。
    哭得稀裡嘩啦的趙母終於收住了眼淚,然後笑容滿面地招李圳進屋,接過他手裡的餃子,一邊放進冰箱裡,一邊對李圳說:“謝謝你啊,真是太客氣了。”
    李圳收起笑說了一句:“沒什麼。”頓了下,瞟了眼裝作看不到他的趙嬋,不鹹不淡地開口,“蟬兒,你昨天有本作業本落在我房間裡了,你過來拿下。”李圳叫她名字都會拖一下,多發了一個“兒”音,聽著就多了一份親昵。相反,在大祈後宮的時候,他通常都是“趙嬋、趙嬋”地喊她。每次他喊她的名字,趙嬋都要膽戰心驚一下。
    趙嬋不厚道地想,物以稀為貴,以前娘娘滿天飛的時候他不稀罕她,現在只有她在他眼前晃蕩,總算有了那麼點存在感了。
    趙嬋捧著薯片,站起來跟趙母說:“媽媽,我去下李阿姨家。”
    趙母對著電視劇的悲情演繹又是一陣唏噓,根本聽不到趙嬋的話。趙嬋在玄關處換好鞋,跟著李圳來到了李家。
    李家和趙家是對門鄰居,就是有事喊一聲便可以聽見的那種對門。
    來到李圳家,李母還在包餃子。趙嬋和李母打了聲招呼,然後手癢包了一個餃子。李母看了眼她包的餃子:“嬋兒這包法倒是新奇啊。”
    趙嬋笑,不新奇,這種包法只不過是她和李圳那裡的包法而已。
    “趙嬋,進來。”李圳立在自己的臥室門口喊她。
    “快去吧,估計圳兒有學業問題找你商量呢。”李母善解人意地笑。
    有學業問題和她商量?啊哈哈哈——真的是一點也不好笑。

    趙嬋來到李圳房間,李圳已經冷著臉坐在電腦椅上,右手放在腿上,左手隨意地放在椅子扶手上。現在的李圳明明穿著簡單的短袖長褲,趙嬋總當李圳還是那個身穿莊嚴明黃色龍袍,坐在高高的龍椅上手拿奏章的大祈皇帝。
    然後趙嬋腿腳有些本能地發軟,局促地立在李圳跟前,聽候發落了。
    結果李圳根本不理她,轉椅一扭,轉過身背對著她。
    趙嬋戰戰兢兢地喚了一聲:“皇上……”
    李圳還是沒有理她。
    趙嬋又喚了一聲:“皇上……”
    李圳指了指邊上的一張凳子,示意她坐下。
    趙嬋糾結要不要說一聲“謝主隆恩”的時候,李圳嗖地轉到她眼前。趙嬋不敢直視龍顏,趕緊垂下頭。
    “抬起頭來。”頭頂飄來李圳清冷的聲線。
    趙嬋抬起頭,然後稍微別過臉,出於私心,她把自認為好看些的左臉對上李圳的視線,心臟撲通地跳得很歡樂。
    “脖子歪了嗎?”李圳又開口了。
    趙嬋挫敗地搖搖頭,然後直視李圳那張漂亮臉蛋。這張臉真的跟大祈的皇帝一模一樣,不過更年輕、更青蔥、更水嫩,也更討喜些。
    李圳轉過身,一聲不響地從一本《考前大衝刺》裡拿出一份試卷,上面十七分的成績讓趙嬋好奇地抻長了脖子,然後發現這張試卷就是她的。
    初三數學模擬卷子,除了選擇題、判斷題、填空題做滿了,其他都是空白。不,解答題和證明題下面寫了一個“解”,不過也真的只有一個“解”字而已。
    所以十七分基本上是選擇題和判斷題的得分。趙嬋探頭瞧著自己的試卷,嘴角忍不住上揚:“皇上,我比上次進步了兩分呢……”
    然而李圳對她的兩分進步沒有表揚,而是又一輪冷嘲熱諷:“趙嬋,你自己想想吧,你這個成績哪所高中會要你?”
    趙嬋羞愧地低下頭,然後想到今天看到的電視廣告,臉上閃過一絲興奮之色。她抬起頭看向李圳,明亮的眼裡閃過一絲期待:“你覺得新東方烹飪學校怎麼樣?”
    李圳嘴角微微輕顫。
    “還有一個……”趙嬋又想到了一個,“北大青鳥,職業技術學校首選電腦學校,還包分配工作呢。學費只要九千九百九十九……你覺得怎麼樣?”
    李圳眼尾輕抬,然後將書桌上的《考前大衝刺》扔給她:“每天做十頁,我會檢查。”
    趙嬋捧著李圳扔給她的書,差點要哭了:“皇上,老師佈置的作業已經很多了。”
    李圳明顯不想再理她,揮了下手:“下去吧。”
    趙嬋反駁無能,只能捧著書,輕輕說了一句:“那……那……臣妾先行告退了。”

    深夜十一點,趙嬋還趴在書桌上抗戰這本《考前大衝刺》。她翻到最後一頁想對對答案,不出所料,後面的答案早已經被李圳給扯了。
    趙嬋揉揉發疼的眼睛,如果還在大祈,這個時候她早已經在宮女小蘭小綠的伺候下入睡了。
    趙嬋伸手關掉小太郎學習檯燈,爬上了粉色的席夢思小床,然後拉好被子,開始胡思亂想。
    其實李圳說得沒錯,她必須跟他考上一樣的學校。她離不開他的,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離開他,她寸步難行,即使她來了已經快有兩年了。
    不公平啊,這不公平,明明一起過來的,李圳混得比她好太多了。雖然剛開始他也考過不及格的分數,不過當李圳能考到八十分的時候,她還是十幾分,他考到九十多分,她也還是十幾分。她的進步,比烏龜還要慢。
    趙嬋悲哀地將頭埋進被子裡,根本沒有人能理解她的悲哀。她本以為李圳是瞭解的,結果他也罵她笨。
    幾何、代數、二元一次二三次四次五次方程式、硫酸、鹽酸、氨基酸、氫、氦、鋰、鈹、硼、碳、電路、電阻、加速度,還有每天要念的“how are you”,這都是一些什麼東西啊!
    ——How are you?
    ——Fine.
    Fine個頭啊,Very Bad有沒有?!

    晚上趙嬋做了一個夢,夢裡出現了富麗堂皇的大祈宮殿,裡面有高高翹起的紅瓦簷角、迴旋盤繞在紅色圓柱上的金龍、精緻的亭台水榭,還有百花齊放的禦花園。
    夢裡大家正在給皇帝過萬壽節。璀璨星光的夜晚,整個後宮高高掛起了大紅燈籠,禦花園裡擺起了長長的壽宴,樂師歌姬大展才藝,後宮嬪妃們紛紛送上賀禮。
    趙嬋跪在高高的龍椅下方,大氣不敢多出。小太監拿起一張全是紅色叉叉的試卷,扯著嗓子念道:“趙妃送上十七分試卷一張。”
    小太監念完後,坐在龍椅上的李圳蹙眉頭:“拖下去。”
    就在這時……
    “容妃娘娘駕到——”
    身穿一身月日緞繡雲鳳朝袍的顧幼容施施然走上前來,對著李圳行了一個禮,笑語嫣然道:“臣妾也送上試卷一張以作壽禮,祝願皇上萬壽無疆,聖體康泰。”
    龍椅上的李圳眯了眯眼:“幾分啊?”
    顧幼容抬起頭,神色驕傲:“八十九分。”
    李圳滿意地笑了笑:“賞玉如意一對!”
    趙嬋猛地從夢中驚醒,額上早已經佈滿了細細的汗,真的是陰魂不散的十七分。

    趙嬋起床的時候連連打著哈欠,立在洗手間的鏡子前刷牙的時候發現自己的眼圈烏黑烏黑的。刷了牙,洗了臉,塗了些SOD蜜,然後拍完臉直至吸收,對著鏡子眨了眨眼睛。裡面的女孩真的像極了大祈的趙妃,就像這裡的李圳跟皇帝長得一模一樣。
    所以她和李圳會來這裡,是機緣嗎?
    趙嬋吸著早餐奶出門的時候,在門口遇上了也是剛出門的李圳。趙嬋壓低聲音喚了一句:“皇上……”
    李圳揚了揚他那漂亮的臉蛋,將黑色的背包挎在左肩,頭也不回地先走了。
    “皇……李圳……等等我……”趙嬋匆匆追上李圳,然後亦步亦趨地跟著他的腳步,一路跟著他走到公車站,一起上了602路公車。
    公車在S市實驗初中停下,學生背著書包各自下車。趙嬋亦步亦趨地跟著李圳,路上有人跟李圳打招呼,遇上熟人,李圳也會微微點個頭。
    李圳是學校出了名的“架子大”,所以他的同學情誼一般就是點頭之交。不過也有一個不怕死的——張楠跑上來鉤住他的肩膀:“嗨,早啊。”
    一張燦爛的笑臉對上李圳的冷臉,張楠撇嘴收起笑臉,又轉過頭跟趙嬋打招呼:“跟屁蟲,你也起得很早嘛。”
    趙嬋轉過臉,她雖然沒有李圳那麼有架子,不過還是要有一點姿態的,抬抬頭,跟上了李圳的腳步。
    走到教室門口,裡頭已經有了讀書聲。李圳推開教室的門走進去,三三兩兩的腦袋轉過來看他,然後一臉敬畏地轉過頭,繼續念書。
    李圳走到教室最左邊倒數第二排的位子,椅子一拉,然後挺著後背拂袖而坐。
    趙嬋跟著李圳,趕緊坐到了他邊上的位子上。
    沒錯,他們就是同桌,而且已經同桌兩年多了。
    趙嬋屁股剛接觸板凳,坐在她前頭的慕青便轉過頭來,趴在趙嬋的桌子上問她:“昨晚的《大清若兮傳》有沒有看?真的哭死我了,女主角居然死了!”
    有時候趙嬋真覺得這裡挺好的,比如薯片很好吃。但是這裡為什麼有那麼多坑爹的穿越劇?
    “看了。”趙嬋拿了一本初三英語課本出來,隨便翻了一頁擱在眼前。
    慕青激動地抓住她的手:“皇帝好深情有沒有?”
    就在這時,坐在李圳前頭的張楠轉過頭,開始潑慕青的冷水:“你們女孩子就是腦回路存在問題,皇帝怎麼會深情呢,是吧,李圳?”
    李圳對張楠的問話置若罔聞。
    每次張楠在李圳這裡踢到冷板凳都會將陣線轉移到趙嬋身上。他開始對著趙嬋發表自己的看法:“我勸你們女孩子還是少看一些這樣的電視劇,不靠譜啊,看多了以後很難找到老公的。”
    慕青不服氣地白了一眼張楠。
    “別不信我的話。跟你們說啊,其實每個男人都渴望有一個後宮,裡面最好住滿佳麗三千五千六千的……”說到這兒,張楠又忍不住跟李圳搭腔,“是吧,李圳?”
    趙嬋默默將頭埋到英語書裡,他是真的已經有過一個後宮了。
    想到這裡,趙嬋偷偷瞟了眼李圳,有點想看看他聽到這樣的話會有什麼表情。可惜李圳依舊是面無表情。他抬起頭,雙手拿起書本在桌子上輕輕一拍:“可以轉回去了嗎?”
    張楠慕青對視了一眼,悻悻地轉過頭。
    距離中考還有三十天。趙嬋抬頭看了眼掛在黑板上方的勵志標語,每看到這一排朱紅色大字一次便會膽戰心驚一次——“秣馬厲兵迎中考,枕戈待旦獲全勝。”
    李圳給她解釋過:“這是這裡選拔人才的一種方式,跟我們那裡的科考差不多。”
    趙嬋頭疼地看著英語書上的字母表,怎麼會差不多呢?是差太多了。
    趙嬋開始念自己的英語摘抄:
    Unit 1
    ——used to do sth 過去常常做某事
    ——be used to doing sth 習慣做某事
    左邊突然飄來一聲輕笑,趙嬋轉過頭,李圳依然一臉正經地低頭看書,模樣嚴謹專注得仿佛在批閱奏摺。
    人人都怕李圳,趙嬋更怕。她怕哪天突然回去了,試想如果在這裡得罪了他,回去後他一定會秋後算帳的。李圳的小心眼,她又不是沒有見識過。
    所以不管是慣性,還是出於各種考慮,趙嬋對待李圳的態度是小心翼翼外加小心翼翼。李圳對她好,那是“皇恩浩蕩”,李圳如果不滿意她了,她最好第一時間說一聲“皇上,臣妾知錯了”。

    上學的時間總是過得很慢,所以趙嬋特別容易走神。第一二節課還好一點,等到第三第四節課,又餓又困,整個人差不多趴在桌子上了。
    趙嬋側頭看李圳,他依舊挺著個背,遇到不解的地方,皺個眉頭,然後拿筆記錄下來。
    因為李圳怎麼說也當了那麼多年的皇帝,所以養成很好的帝王坐姿。加上這個身體也快有一米八的個子,嚴重導致坐在他後頭的一位同學每次都側著身子才能看到黑板。
    有一次後頭的這位倒楣同學針對這事提過一次意見,結果被李圳一個眼神嚇得乖乖閉了嘴。
    坐在一旁的趙嬋也很想開口說一句:“皇上,咱們不能那麼橫的,這兒可是他們的地盤。”
    中午趙嬋和李圳都在學校食堂吃飯。趙嬋先去小賣鋪買了一瓶汽水。
    趙嬋是真的很喜歡這裡的零食,薯片、奶茶、冰激淩,還有那種酸酸甜甜會冒氣泡的汽水。雖然每次喝完汽水都會打嗝,不過喝完後就像電視裡說的那樣,“冰冰涼,透心涼”,三個字,太爽了!
    趙嬋買好汽水,便去打菜,然後將打好的飯菜端到一個靠近視窗位置的桌子上,那裡已經坐著等她的李圳。
    趙嬋放下飯菜後,又跑到角落的消毒櫃拿餐具。
    唉,這些事情是安公公、小順子、小易子,還有寵妃顧幼容他們做的,現在全輪到她頭上了。
    趙嬋把餐具遞給李圳的時候,小聲開口:“皇上,以後我打菜的時候你可以先去拿餐具的。”
    李圳抬眸看了她一眼,放下筷子。
    趙嬋惴惴不安地看著李圳,差點哭出來了:“皇上,臣妾說著玩的……”
    然後李圳才勉強地拿起筷子吃飯,過了會兒,給了句肯定:“今天打的菜還算不錯。”
    趙嬋:“……”
    在這裡的學習生涯,也只有吃飯的時候幸福感稍微強一些。第一天上學趙嬋以為吃了午飯便可以回家了,NO,午飯後下午還有四節課,晚飯後也還有三節晚自習等著她。

    坐在回家的公車上,雖然已經習慣了S市的高樓大廈車水馬龍,不過趙嬋每次都是用新奇的眼神看車外頭。
    大廈牆上掛著的女人圖片好漂亮,趙嬋偷偷將她跟寵妃顧幼容比較了下,還真是難分勝負。
    “每天都看,看不厭嗎?”李圳突然冒了一句。她轉頭看向他,李圳又是一副蕭然物外的表情。
    趙嬋解釋:“臣妾就是覺得怪好看……”
    李圳哼了一聲,不再說話了。
    相比她,李圳對這個地方的新奇事物都表示不屑一顧的態度。趙嬋不厚道地猜想,李圳在大祈是被百姓稱讚的好皇帝,被誇多了,估計真覺得自己治理出了一個太平盛世。結果來到這裡後見識到了真正的安居樂業景象,心氣高的他,難免有些失衡。她還是很理解他的。
    公車到站,李圳難得叫了她一聲。趙嬋趕緊拿著書包站起來,站起來的時候面對摩肩接踵的乘客,李圳又低頭對她交代了句:“人多,小心點。”
    一瞬間,就像一道溫水猛地澆上趙嬋的心頭,將她一顆心淋得像一隻小兔亂跳,有點濕,又有點躁動。
    在大祈後宮的時候,有一次逛禦花園,趙嬋無意聽到顧幼容跟她的姐妹們說了一句“皇上,其實很溫柔的”。
    趙嬋睜著烏黑的眼睛看著李圳,剛剛那句“小心點”,莫非難道可能Maybe就是皇上的溫柔?在大祈後宮五年,她還真沒有感受過這樣子的“溫柔”。

    下公車的時候李圳牽了一下趙嬋的手。以前李圳也牽過她的手,那時她剛入宮,李圳拉著她的手逛了半圈皇宮,逛完後還對她說:“嬋兒,朕希望你能喜歡這裡。”
    不到半個月,顧幼容進宮了,然後趙嬋就看見李圳牽著顧幼容逛皇宮了。而且一逛,就是好多年。
    趙嬋其實很清楚明白,李圳帶她逛皇宮是因為她是趙家的女兒。他帶顧幼容逛皇宮,是因為喜歡。
    她和李圳前後走在公寓的樓梯上,來到樓梯拐角處的時候,趙嬋對走在前面的李圳開口:“皇……李圳,你的鞋帶散了……”
    李圳本能地低下頭看。就在這時,趙嬋像是一隻兔子,嗖地躥到了李圳的前頭,然後跨著大步走到了家門口。
    憑什麼每次都要跟在他的後面走路!趙嬋用鑰匙打開了門,要踏進屋的時候轉過頭看還立在拐角處的李圳,樓道燈明晃晃地打在他臉上,襯得他一雙眼眸格外亮晶晶的。
    一絲狐疑之色閃過李圳的眼眸,就在他要開口說話的時候,趙嬋猛地將門關掉了。
    關上門,趙嬋摸上自己亂撲騰的心,完蛋了,她居然敢走在皇上前頭,其罪當誅啊!

    相關商品

      • 柳宗元資料匯編(簡體書)
      • 優惠價:251元
      • 達拉斯驚魂(簡體書)
      • 優惠價:115元
      • 家有兒女之:營養師的試驗(簡體書)
      • 優惠價:52元
      • 輪迴情緣(簡體書)
      • 優惠價:157元
      • 平原槍聲(簡體書)
      • 優惠價:157元

    本週66折

      • 跟誰聊天都盡興:不失言、不失禮、不失落的魅力說話術
      • 優惠價:158元
      • 創意水彩-畫藝百科系列
      • 優惠價:165元
      • 領導與管理5大祕密:如何創造一支勝利的團隊(修訂二版)
      • 優惠價:205元
      • 韓星狂練!打造零贅肉S曲線的芭蕾伸展操:腰臀腿全都瘦,視覺減少7公斤!
      • 優惠價:257元
      • 大業風雲:隋唐之際的英雄們
      • 優惠價:297元
      • 心理學辭典
      • 優惠價:495元
      • 與時間賽跑:擺脫瞎忙的40個法則
      • 優惠價:158元
      • 海客述奇:中國人眼中的維多利亞科學
      • 優惠價:92元
      • 我有預感,明日陽光燦爛(簡體書)
      • 優惠價:139元
      • 圖解NLP擺脫大腦控制,改變心態立刻行動!
      • 優惠價:185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