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袖玉環(一)
翠袖玉環(一)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 9216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聞名江湖的“江東第一家”家主藍天義為江湖上人人稱道的一代大俠,誰知他卻包藏禍心,面善心惡,為江湖上百年難遇的一代奸雄。
    藍天義先從其夫人手中騙得武林正道寶典《金頂丹書》和魔道秘複「天魔令」,苦心經營二十年,秘密培植一股邪惡力量,利用自己的六十大壽設局下毒,網羅武林人物為其所用,僅有「笑語追魂」方秀梅和江曉峰兩人不畏其淫威,奮力脫出其魔掌。
    雄踞江淮,威名卓著,其府邸被江湖豪傑共尊為「江東第一家」的大俠藍天義面臨危機,其女藍家鳳似在外招惹了詭異兇悍的強敵,以致多起神秘莫測的事件發生在藍府左近,而藍天義的夫人又似有難言之隱,無法與藍天義開誠布公,反而隱隱形成禍起蕭牆的氣氛。於是,平素與藍天義結為盟友的眾多黑白兩道豪傑之士,紛紛趕來藍府,準備助藍大俠一臂之力。
    其中,甫才出道江湖的少年劍客江曉峰則是因對藍家鳳「驚艷」,知悉藍女遭逢外力威脅,好奇心作祟,亦來到藍府一探究竟。然而,藍府果真遇到了危機嗎?

    本書特色
    ◎《翠袖玉環》為臥龍生創作成熟期的作品,將他長期醞釀與經營的創作主題加以「聚焦化」和「凝固化」,風格鮮明、情節多變,可讀性不在話下。
    ◎臥龍生為台灣最著名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被喻為「台灣武俠泰斗」,是深受讀者歡迎的武俠小說作家。
  • 臥龍生

    為台灣最著名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被譽為「武俠泰斗」。本名牛鶴亭,一九三○年的端午節出生於河南省鎮平縣。幼年從軍失學,但自幼喜讀武俠小說,頗有才思。一九五五年自軍中退役,在友人慫恿下開始學寫武俠小說。一九五七年以祖居南陽臥龍崗取筆名「臥龍生」一炮打響。一九五九年《飛燕驚龍》出世,奠定了他的地位。
    據說當年臥龍生的小說《玉釵盟》在中央日報連載時,他不幸遇上小車禍而無法續稿,不料居然驚動蔣介石親自過問此事,由此可見臥龍生當年知名度之高。

  • 霸業雄圖,何如翠袖玉環?                  秦懷冰
    ──臥龍生成熟時期代表作所凸顯的理念與技法

    在當年台港武俠小說創作的全盛時期,夠份量引領風騷、聳動讀者的諸位名家中,臥龍生顯然最喜歡揄揚女性的才慧與能耐,甚至不惜一再以俠女力挽武林浩劫作為故事的主軸,而眾多出身名門或肩負重任的年輕俠士則只能淪為才女或俠女的陪襯。這一點幽微的心思,從臥龍生為他那些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所取的書名來看,即可以一目了然,例如:飛燕驚龍、玉釵盟、天香飆、絳雪玄霜、飄花令、雙鳳旗…可謂無一而非以女性的象徵符號作為他構思和發揮的樞紐。

    詭秘與殺機
    而臥龍生在創作武俠故事時這一彰明昭著的偏好,在〈翠袖玉環〉中表現得格外強烈。他一方面將武俠世界中女性可能展露的神秘、恐怖、凌厲、殘酷,抒寫得淋漓盡致,另方面卻又將顛覆一代梟雄的霸業雄圖、扭轉無數白道英雄的悲慘命運之關鍵重任,付託於紅顏麗人的纖纖玉手。故而,〈翠袖玉環〉大抵可視為臥龍生在創作的成熟期,將他長期醞釀與經營的創作主題加以「聚焦化」和「凝固化」的一部作品,風格鮮明,但情節多變,就通俗小說而言,可讀性不在話下。
    序幕如此展開:雄踞江淮,威名卓著,其府邸被江湖豪傑共尊為「江東第一家」的大俠藍天義面臨危機,其女藍家鳳似在外招惹了詭異兇悍的強敵,以致多起神秘莫測的事件發生在藍府左近,而藍天義的夫人又似有難言之隱,無法與藍天義開誠布公,反而隱隱形成禍起蕭牆的氣氛。於是,平素與藍天義結為盟友的眾多黑白兩道豪傑之士,紛紛趕來藍府,準備助藍大俠一臂之力。其中,甫才出道江湖的少年劍客江曉峰則是因對藍家鳳「驚艷」,知悉藍女遭逢外力威脅,好奇心作祟,亦來到藍府一探究竟。然而,藍府果真遇到了危機嗎?
    隨著情節推展,藍府的詭秘與殺機一層層地透顯。眾多趕來助陣的豪傑逐漸發覺,藍府的老僕人藍福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功力之精深迥非他們所能想像,接著,又發現藍大俠言不由衷,行止詭異,似在有意無意地將他們玩弄於股掌之間。但要直到功力深湛兼且守正不阿的少林高僧無缺大師、武當耆宿玄真道人出面,抽絲剝繭,當場揭露藍天義秘密擁有武林盛傳習之可以無敵於天下的「金頂丹書」及「天魔令」,卻一直藏斂鋒芒,佯裝武功並非絕高以避免引起矚目,故必定暗中有所圖謀。至此,藍天義圖窮匕現,終承認要將在場眾人一網打盡。

    雄圖與野心
    風雲乍變,藍天義由大俠搖身一變而成為魔頭,自是武俠小說常見的套路,臥龍生尤其擅於鋪陳此等詭變。而被困藍府的眾豪傑或降或逃,無人敢對身懷丹書、魔令的藍天義直攖其鋒,亦是意料中事。但初出場時只是次要角色的江曉峰面臨生死關頭,卻不卑不亢,表現出「臨大節而不可奪也」的昂然氣概,以致贏得同樣不願受藍天義支配的江河人物如「神算子」王修、才女方秀梅等人傾心,願與他並肩作戰,對藍天義所網羅的勢力周旋到底。情節推進至此,仍屬臥龍生所擅長的「兩陣對圓,各顯神通」模式,只不過更加緊湊熾烈而已。
    藍天義多年蟄伏,不動聲色,暗自修煉丹書、魔令上所載的奇功,如今氣候已成,想要恃暴力懾服武林各大門派,一統江湖;在武俠小說的寫作傳統中,這般霸業雄圖的野心,為自古以來所有的梟雄人物所常有,丹書、魔令的取得,不過是促使藍天義的野心驟然膨脹而提前發難而已。當然,以江曉峰為首的抗爭派,與以藍天義、藍福二人為首的當權派展開鬥智鬥力,千里爭鋒,各逞機謀,乃是必然要濃墨重彩加以鋪陳的情節,也正是臥龍生信筆拈來即可扣人心弦的技法,在此書中,他自有不少突破先前那些作品的大膽展演,逐步推向最後的高潮。

    丹書與魔令
    本書的畫龍點睛之筆,落在丹書、魔令的來源問題上。所謂「天魔令」,
    原來是早年武林中正邪兩大勢力相爭之際,由於魔道中人受挫,為求捲土重來,由一些殘存的魔道首領各將平生所諳絕技書寫出來,編為一冊,準備培植一名絕世無雙的魔道高手,俾與白道勢力再爭天下。結果卻因此而養成了三個驚才絕艷的邪派頂尖人物,造成少林、武當等名門正派高手的大敗。於是,各大門派也在峨眉金頂集合菁英人物各獻平生藝業,編成「金頂丹書」以資抗衡。但在正邪決戰前夕,丹書、魔令竟均被一位來歷不明的奇人盜走,以致貽下禍根。
    歲遠年淹,久無丹書、魔令的訊息,如今不幸落入野心家藍天義之手,成為啟動眼前這場災劫的觸媒。其實,明眼人應可看出,本書中關於丹書、魔令的設計,是融合了金庸作品〈笑傲江湖〉中有關「葵花寶典」突兀問世的傳奇,與司馬翎〈劍神傳〉中有關黑白兩道碩果僅存的耆宿各自集合群力,培植年輕一代頂級高手準備再決勝負的情節;但值得強調的是,臥龍生雖巧取並世武俠名家的創意,卻只點到為止,並能自出機杼,將其崁入層層轉折的情節布局中,就通俗文學常見的「遞相祖述」現象而言,亦誠屬取法乎上了。
    但本書之所以被視為臥龍生創作成熟期的代表作,主要原因還在於著力抒寫女性作為主導全局的樞紐,翠袖玉環的女性形象確定性地顛覆了霸業雄圖的男性野心,從而將他在此前諸部名著中婉轉陳示的「崇她」心思,坦然呈現。藍天義掌握了丹書、魔令,並不足以威懾天下,他的真正「必殺」利器,竟是秘密訓練的十二個所向無敵的美女殺手;江曉峰等人為了遏制藍天義的勢力,出生入死,歷盡艱險,眼看已是勝券在握;詎料,十二金釵倏然現身,整個形勢又告逆轉。

    美女與殺手
    以絕世美女為必殺利器,臥龍生在早年作品〈素手劫〉中曾設計過同類的情節;但以多達十二名美女殺手這般浩浩蕩蕩的陣容,來凸顯決定江湖爭霸勝負誰屬的關鍵因素,乃是某種特定的「女性力量」(female power), 畢竟是令人目眩神搖的另類寫法。而更值得玩味的是,臥龍生安排破解十二金釵的必殺威力,是靠人性覺醒的藍家鳳藉由同為女性的「軟實力」,摧毀了十二金釵所向無敵的「硬實力」。女性的力量,決定了兩大勢力殊死戰的最終結果。
    十二金釵所留下的形象,是翠袖玉環;藍家鳳覺醒後的妝束,也是翠袖玉環。從而,「翠袖玉環」遂成為書中不言而喻的女性表徵,而且兼含了女性強悍的一面與柔情的一面。再進而剖析,則藍家鳳從懵懵懂懂地追隨其父爭逐武林霸業,到後來徹底叛離藍天義集團,毅然加入分明屬於弱勢的抗爭派,固然是緣於她因種種實際相處的機遇而逐漸認同了江曉峰的立場,甚至心裡不自覺地愛上了江曉峰;但更直接而深沉的肇因則是受到母親藍夫人的影響。原來,藍府之所以一直呈現陰鬱詭異的氣氛,真正的秘密是藍夫人根本反對其丈夫企圖宰制武林、君區天下的野心,並早已預見若藍天義一意孤行,以權謀與暴力交相運作的手段來尋求其霸業雄圖,最終必然眾叛親離,難逃慘敗的命運。

    諷世的寓言
    藍夫人的武功與才智其實猶高於自命不可一世的藍天義,因她信守夫妻情誼,寧願隱忍自苦,而不肯先發制人,出手懾服藍天義,以致反而死於後者的圈套。但她才慧過人,早已預見其夫一旦得勢,可能荼毒武林各派,造成浩劫,故而暗中點醒女兒,並安排由藍家鳳在她死後出面消弭十二金釵之禍的方案。因此,書中真正堪為才慧雙全的女性典型,亦即臥龍生所要刻畫的真正「翠袖玉環」,其實乃是極少正面出場、只以暗筆從側面提到的藍夫人!準此而言,則臥龍生心目中的「翠袖玉環」毋寧有一更基本的價值:她是家庭的支柱與核心,正因藍天義摧毀了這個支柱與核心,所以注定了天理難容的下場。
    霸業雄圖,何如翠袖玉環?臥龍生以一環扣一環的緊湊情節,敘述了一個引人入勝的奇詭故事,乍看是武俠小說的技法展演,深層看去,卻像是隱含著濃郁倫理意涵的諷世寓言。

  • 第 一 章 江東第一嬌 
    第 二 章 情惹慈母劫 
    第 三 章 再現金蟬步
  • 這一座建築很別致的碉樓,用青石砌成了一丈七、八尺一座高台,四面都有石階,石台上用松木建築成一座廳房,四面垂簾,捲開垂簾,八方通風,因樓台高過圍牆,登樓四顧,可見江流滾滾,一面是假山花樹,一面是荷池飄香。
    雖是六月暑天,登樓小坐,江風徐來,頓使人感覺到暑氣全消。
    藍福帶著周振方登上望江樓,只見樓內打掃得十分乾淨,纖塵不染,兩個青衣童子早已恭候門外。
    藍福舉步入室,一面吩附兩個青衣童子,道:「周爺遠道而來,快些沏茶奉客。」青衣童子應了一聲,自去張羅。
    藍福卻把周振方讓在一處靠北窗籐椅上坐下,道:「周爺說我家大姑娘的名氣,已經遠播到開封府了?」
    周振方道:「不錯,在下確在開封府聽人說過,其實又何只開封府呢,只怕大江南北,都已經傳出了玉燕子的名氣。」
    沉吟了一陣,接道:「老管家,咱們相識多年,在下一向是有話直說,如果說錯了,老管家可不要見怪。」
    藍福道:「老奴十六歲追隨主人,四十年主僕情深,老主人確也未把我當外人看待,周爺若有什麼事,只管請說,老奴斗膽也不敢怪到周爺頭上。」
    這時,兩個青衣童子,分別獻上香茗、美點之後,又悄然而退。
    周振方輕輕咳了一聲,道:「藍姑娘俠名大著,但江湖上傳說最烈的,卻是她的美麗,兄弟聽得傳言,江湖上送了她一個『江東第一嬌』的雅號,老管家想必早已知曉了。」
    藍福搖搖頭,道:「這『江東第一嬌』的雅號,老奴倒是不知,不過,我家大姑娘的確是美,這江東第一嬌的雅號,應該是當之無愧?」
    似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大事,一皺眉頭,道:「近月來情形卻似有些不對。」
    周振方道:「什麼事?」
    藍福道:「過去,我家老主人一直不太管大姑娘,她有足夠的聰明,和足以保身的武功,常常任她出遊,近半年來,卻是一直未再見我家大姑娘離開過家。」
    周振方道:「大約是藍大俠聽到了風聲,不願她以清白女兒之身,在江湖之上混跡,不許她出去闖,也許是覺到了她的名氣太大,怕她招惹來麻煩。」
    藍福輕輕歎息一聲,道:「周爺和我們老主人交非泛泛,老奴心中有什麼,也就說什麼。」
    周振方看藍福神色凝重,不禁一怔,說道:「老管家有什麼事嗎?」
    藍福道:「老奴這把年紀,生死都已看開,還會有什麼大事,自然是關於我家老主人的事了。」
    周振方道:「藍大俠實至名歸,百年來,江東武林道上,從無人能夠比擬,還會有什麼不開心的事了?」
    藍福道:「老奴也是覺著奇怪,這兩、三個月來,始終未見我家老主人有過笑容,唉!在老奴記憶之中,數十年來,從未有著此等事情,我家老主人也有過盛怒的時候,但怒火過去,就平靜無事,我從未見過我家老主人,有過近數月來的憂慮,終日裏愁眉不展,若似有無限心事?」
    周振方道:「藍大俠沒有和老管家談過麼?」
    藍福道:「沒有,所以老奴才覺著十分不安,往常發生什麼事,我家老主人都招老奴去商談一下,但這次,卻是大反常情,一直未和老奴說過。」
    周振方道:「有這等事?」
    藍福神情嚴肅地說道:「不錯,老奴說的句句實言,老奴也曾盼望著老主人六月十五大壽之日,諸位來此時,暗裏和諸位商量一下,查明個中內情。」
    周振方道:「今晚六月十二日,在下早來了三日,原本是希望能和藍大俠、老管家多談談,以受教益,想不到,以藍大俠的武功聲望,竟然也會遇上煩惱的事。」
    周振方已然警覺到事情嚴重,神情肅然地接道:「老管家,近數月來,可曾發現過有什麼可疑的人物出入藍府中呢?」
    藍福搖搖頭,道:「沒有,府中大小諸事,都由老奴管理,如是有生人來過藍府,老奴斷無不知之理。」
    周振方凝目沉思了一陣,道:「那麼,藍大俠,近月之中,可曾離開過藍府一步?」
    藍福想了一陣,道:「三月個前吧!有一次,老主人夫婦同往外面進山玩耍,日出而去,日落時分回府,除此之外,這半年來,未再離開過藍府一步。」
    周振方道:「老管家,可曾留神到藍大俠那日回來的神色,那憂苦之容,是否自那日開始呢?」
    藍福道:「那天老主人夫婦歸來時,老奴正好被府中一些瑣事纏身,未能親身相迎,所以,未見到老主人的神情如何?」
    這時,那青衣童子突然輕步行了過來,道:「啟稟老管家,金旗秀士商玉朗求見。」
    藍福道:「人在何處?」
    青衣童子道:「已被招待之人,帶在望江樓下。」
    藍福急急行出了門外,只見一個黑髯垂胸,劍眉星目,身著青衫,手中提著一把似傘非傘的中年文士,緩緩行了進來。
    來人正是金旗秀士商玉朗。
    藍福一抱拳,道:「商爺,別來無恙,老奴藍福,未能遠迎商爺,還望恕罪。」
    商玉朗笑道:「老管家言重了。」一面還禮,一面緩步行入望江樓。
    周振方起身抱拳,道:「商兄,久違了。」
    商玉朗哈哈一笑,道:「周兄早到了。」
    藍福道:「兩位請聊聊,老奴告退了。」
    周振方道:「老管家請便,不用招呼我等了。」
    藍福欠身一禮,逕自下樓而去。
    商玉朗在周振方對面坐下,說道:「周兄的生意越來越發達了。」
    周振方道:「這都是朋友們捧場,藍大俠的照顧,日後還望商兄能夠多多支持。」
    商玉朗笑道:「周兄如能看得起兄弟,只要四指寬一個帖子,兄弟無不應命。」
    周振方一抱拳,道:「兄弟這裏先謝過了。」
    商玉朗微笑道:「不敢當,聽說周兄近年來,極力羅致人才,永興鏢局中,已有不少後起之秀的高手。」
    周振方道:「吃鏢局這行飯,雖是要交往廣闊、朋友幫忙,但本身也得有些實力才行,為了夥計們的生活,兄弟不得不擴充店面。」
    他措詞雖然說得婉轉,但語氣中隱隱透出春風得意的滿足。
    這時一個青衣童子,手托木盤而至,送上來香茗、細點,放在兩人之間的木案上,然後又悄然而退。
    商玉朗端起茶杯,道:「周兄,兄弟以茶代酒,祝周兄宏圖大展。」
    周振方道:「借商兄的金口玉言,兄弟生受了。」說完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周振方目光轉動,只見整個的望江樓中,除了自己和商玉朗外再無他人,兩個待客的童子,都已退避樓外,當下低聲說道:「商兄和藍大俠的交情如何?」
    商玉朗略一沉吟,道:「周兄問此是何用心?」
    周振方道:「兄弟聽到一些傳言,如是商兄和藍大俠沒有這份交情,兄弟就不用談了。」
    商玉朗道:「藍大俠救過兄弟一次危難,相互論交,在下倒有些慚愧,事實上在下身受了藍大俠很深的恩情。」
    周振方微微一笑道:「兄弟這永興鏢局,能有今日這等局面,亦是藍大俠所賜,兄弟承受藍大俠的恩情,比商兄只重不輕。」
    商玉朗眉頭連聳,緩緩說道:「周兄之言,弦外有音,可否明白見告兄弟呢?」
    周振方道:「兄弟適才和藍福交談,得知藍大俠這數月以來,一直愁眉不展,似是有著很沉重的心事。」
    商玉朗道:「在下也聽到一個傳言,以周兄耳目之眾,想必早已聽說了?」
    周振方道:「也是關於藍大俠麼?」
    商玉朗道:「不錯,而且還牽扯到玉燕子藍家鳳的身上。」
    周振方道:「有這等事,在下倒未聽過。」
    商玉朗道:「那傳說是藍大俠要在六十大壽後金盆洗手,從此退隱林泉,此後不再問江湖中事,但他放心不下愛女,要借這場壽筵中,選一位乘龍快婿,了他心願。」
    周振方怔了一怔,道:「這個,兄弟怎麼沒有聽人說過呢?」
    商玉朗道:「也許是礙於那藍大俠在武林中的威望,這樁傳言,並非流播於街頭巷尾,但它卻流傳得很廣,而且能夠知曉此事的,都是武林中人。」
    周振方道:「商兄如何聽到的?」
    商玉朗道:「說來,也是一樁巧合,兄弟在一處酒樓上進餐,有兩位武林道上人,多喝了兩杯,談論此事時,聲音大了一些,被兄弟聽了來。」
    周振方道:「果有此事?兩日後,不難證明。」
    商玉朗道:「就兄弟觀察所得,此事可不會假,因為兄弟一路行來,遇上不少武林人物,行向大都集中於此,其中大部份人,兄弟都未見過,往年亦未參與過藍大俠的壽筵。」
    周振方道:「如果此事當真,咱們應該先去見見藍大俠,問明真相。」
    商玉朗沉吟了一陣,道:「在下也曾想到應該先見藍大俠說個明白,但又覺著此事來自道聽塗說,不便啟齒。」
    周振方道:「此事關係重大,不能掉以輕心。」
    只聽見一個清亮的聲音,接道:「什麼事這麼嚴重?」
    兩人同時轉頭看去,只見一個身著天藍長衫,面貌清瘦的中年人,緩步而入。
    周振方道:「余兄來得正好,你號稱袖裏日月,智謀過人,咱們正有樁疑難之事,要煩余兄評斷評斷。」
    來人正是袖裏日月余三省。
    余三省微微一笑道:「周兄和商兄解不了的難題,兄弟豈有此能?但請兩位先說出來,咱們研商一下。」
    周振方道:「商兄可聽過一樁傳說?」
    余三省接道:「可是說藍大俠要在六十壽筵中金盆洗手,退出武林,而且還有玉燕子藍姑娘,也要在藍大俠六十壽筵中,選擇一位佳婿,藍大俠了去心願,即將飄然而去,息隱於深山大澤之中。」
    周振方道:「余兄相信麼?」
    余三省神色鄭重地說道:「目前,已有很多人擁向藍府,老管家藍福正守在大門口處擋駕,只怕要鬧出不歡之局。」
    周振方霍然起身道:「咱們也該去瞧瞧才是。」
    余三省道:「暫時還不用去,兄弟已然留心瞧過那些聚於藍府門外的人,大都是三、四流的腳色,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準備來此撿便宜。」
    周振方冷哼一聲,道:「這些人膽子不小。」
    余三省道:「問題在以後,也許真有高手混跡其間,咱們不知藍大俠的心意,很難處理。」
    商玉朗突然說道:「這幾年來,藍姑娘一直未在藍大俠壽筵中出現過,兄弟已記不起那藍姑娘長什麼樣子了?」
    余三省道:「在下倒見過一面,的確是美豔得很。」
    商玉朗道:「余兄在何處見過藍姑娘?」
    余三省道:「無錫縣城。不過,兄弟未和她打招呼,稱她江東第一嬌,並非虛言。」
    周振方道:「她一個人麼?」
    余三省道:「有一個五十上下的老嬤隨行。」
    周振方歎息一聲,道:「藍大俠如早約束她一下,也不會有今日之事了。」
    余三省搖搖頭,道:「周兄,你認為這是一件偶發事件麼?」
    周振方道:「難道這其間還有什麼陰謀不成?」
    余三省肅容說道:「以藍大俠在江湖的聲望,這些武林道上的無名小卒,豈敢太歲頭上動土,老虎口裏拔牙,幕後自然是有人策動了。」
    周振方道:「這話說來,那藍福的話,並非是無的之矢了。」
    余三省道:「藍福說什麼?」
    周振方道:「藍福說,藍大俠近數月來,一直是愁眉不展,若有心事。」
    余三省左手輕輕在右手上擊了一掌,道:「這就是了,藍大俠憂必有因,也許就是為今日之事,兄弟之見,這些人膽敢如是,必有所傳,至少是有人在幕後推動。」
    周振方道:「事已如此,余兄有何應付之策?」
    余三省道:「咱們先得了然藍大俠的心意,才能有所施展。」
    商玉朗道:「咱們先到門口瞧瞧,順便要藍福去通報一聲。」
    周振方道:「就憑咱們三人,江東道人物,也該賣咱們幾分面子。」說完站起身子,當先行去。
    余三省快行兩步,追在周振方的身後,低聲說道:「周兄,藍大俠比你我如何?」
    周振方道:「聲望、武功無不高過我等。」
    余三省道:「這就是了,他們敢來藍大俠的府上,難道還會怕咱們不成?」
    商玉朗冷哼一聲,道:「如是真有人在幕後推動,在下倒是想見識一下那位幕後人物。」
    余三省道:「如若那人是衝著藍大俠來的,那咱們都有一份,不論對方是何等厲害人物,也是義無反顧。不過,咱們應先知道藍大俠的心意?」
    商玉朗道:「這話倒也有理,咱們先瞧瞧前面情形,再去見藍大俠,請教內情。」
    余三省道:「小心一些沒有錯。咱們好意出頭,卻不能替藍大俠幫個倒忙。」
    談話之間,已然行到大門口處。
    相關商品

      • 笑傲至尊03:法力無邊
      • 優惠價:207元
      • 仙劫05:真傳弟子
      • 優惠價:153元
      • 色膽撐天10:踐踏天才
      • 優惠價:162元
      • 都市至尊07:巫門傳承
      • 優惠價:153元
      • 凌絕九霄05:捨我其誰
      • 優惠價:153元

    本週66折

      • 醜小鴨變天鵝:童話大師安徒生(二版)
      • 優惠價:231元
      • 幻影恐懼:政治妄想與現代國家的創建1789-1848(簡體書)
      • 優惠價:352元
      • 雜談力:不管跟誰都聊得來
      • 優惠價:185元
      • 劉伯溫:燒餅歌與推背圖
      • 優惠價:211元
      • 紅學六十年-三民叢刊15
      • 優惠價:117元
      • 話筒裡的台灣:從摩斯電報到智慧型手機
      • 優惠價:284元
      • 火病:不可輕忽火氣,長期累積將會燒掉健康 現代人都應該知道的舒壓、降火療法
      • 優惠價:185元
      • 甘地(平)
      • 優惠價:169元
      • 樹媽媽
      • 優惠價:185元
      • 馬上就能動手做!Cosplay道具實作攻略:從劍、槍等武器~王冠,靠自己做出低成本、外型精良的Cosplay道具!
      • 優惠價:211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