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家有良夫Ⅱ(簡體書)
家有良夫Ⅱ(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24.8元
  • 定  價:NT$149元
  • 優惠價: 6597
  •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人氣作者金大繼《家有良夫》火熱暢銷後又一重生文

    重生後的盧秀秀髮現,身邊的男人都渣了。
    被人當前世的替身養,重生後竟然活得不如從前。

    盧秀秀意外死亡,重生為唐然,並遇到了小時候一起長大的“弟弟”廖岸清。從好友的口中得知原來廖岸清一直喜歡著她,甚至連她死後的屍體也捨不得火化,還瘋狂的與她長相相似的人交往。為了開導一片癡心的廖岸清,她以唐然的身份接近他。一開始,廖岸清把她當成盧秀秀的“替身”對她寵愛有加,就在她快要被他的一片癡心感動時廖岸清竟然想要和她撇清關係,廖岸清給了她錢就要她離開自己的世界,甚至還屢次撮合她和別的男生在一起。當她一氣之下想要告訴他自己就是重生的盧秀秀時,卻發現廖岸清已經和別人訂婚了,而這個時候廖岸清病小叔廖涵的出現更是讓盧秀秀陷入了掙扎之中,原來她的重生,是有人給她續命……

  • 金大,82年生。愛做夢的雙魚座,文風輕鬆詼諧,文字樸實感情細膩,如同身邊發生的故事。已出版《家有良夫》
  • 第一章
    我能對他沒興趣嗎,我跟他可是一起長大的,唯一不同的是,我現在成了唐然了。

    第二章
    看我不明白似的,那人依舊好
    脾氣地解釋:“希望你能儘快忘了這事,廖總那已經不需要你了。”
    這什麼意思,我、我被踢出局了,我連七天都沒熬過去?

    第三章
    他面無表情地低垂著眼睛。
    我眼睛又酸了,想起之前看到的那幕,想著他抱著盧秀秀的表情,我的呼吸都是沉的。

    第四章
    我原本還有點亂呢,可被他這麼認真地盯著看後,我忽然又心軟了。其實想開了這也不是壞事,一方面我可以毫無顧慮地照顧廖岸清了,另一方面我又有了一個可以當男朋友的人選……

    第五章
    不行,我要是真喜歡上廖岸清的話,我……我一把抓起自己的包,對沈語嫣說著:“語嫣,我得去見見廖岸清……我腦子好亂,我得見到他……”

    第六章
    我趕緊低下頭去,我知道我心態很扭曲。我從沒考慮過陳嬌的心情,我甚至覺得廖岸清跟她分手跟我在一起才是對的,可現在面對面後,我才發現我之前的想法太齷齪了……

    第七章
    “我知道是你,我跟你在一起七年了……看到你的瞬間,我就知道一定是你變成唐然活了過來。只是,我沒料到你會去找廖岸清。”他轉過臉去,語帶哀怨地說,“你傷透了我的心。”

    第八章
    我心虛得很,其實我不該心平氣和地跟廖涵聊天的,我該一巴掌打過去,把廖涵打得滿臉開花,不管怎麼說,廖涵都是對我動手動腳的人……

    第九章
    我躲在走廊裡,不敢去看他的臉,每次看到都想哭,整個人都是恍惚的。可是我得堅強,我不能這個時候自己先垮了,再說這個病又不是絕症,總可以治療的。


    第十章
    等走了一段路後,他終於放棄了掙扎,就跟認命一樣閉上了眼睛,只是胸口還在急促地起伏著。他肯定接受不了,在這種時刻,背後捅自己一刀的會是自己的親媽。


    第十一章
    “小綿羊是坐不到今天的位置的。”沈思哲話裡有話,“他才在廖家多久,就已經把廖家的人都吃得死死的了,再看廖涵的處境,你還覺得廖岸清簡單嗎。”


    第十二章
    我長長地“哦”了一聲,剛才一直懸著的心終於是落了下來。不過,我把事情順了順後,我覺得他大概還是不想讓我知道他做過結紮的事……

    第十三章
    我竟然長久以來一直當他是硬漢,看來不管外表多麼強悍的男人,心裡都可以軟得跟海綿一樣。

    第十四章
    我一想也是,我跟廖涵雖然現在相處得很自然了,可畢竟有那麼一段過往,我也就忙打消了為廖涵做媒人的打算。

    第十五章
    我明白,他能做到這一步都是因為他相信我。我反握住他的手,過了許久才說道:“岸清,
    幸好咱們在一起……”

    尾 聲

  •   我的視線就一直沒停過,可找了半天我也沒看見廖岸清的身影。
      倒是我身邊的沈語嫣發現我的不對勁了,在那問我:“唐然,你在幹嗎呢?”
      我忙壓低了聲音問她:“廖岸清呢,廖岸清怎麼沒來?”
      “他啊……”沈語嫣一副厭惡的樣子。她那麼溫和的人,難得對什麼人露出這種表情。我心裡就很奇怪,按說廖岸清那人挺好的,怎麼就會惹得沈語嫣這麼不高興呢。
      不過我還沒說什麼呢,倒是沈語嫣忽然狐疑起來,忍不住上下打量我說:“喂,唐然,你最近怎麼了,我記得你以前對廖岸清沒這麼多興趣的,現在簡直十句有九句都在說他。喂,你不會是對他有興趣了吧?”
      這話說得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我能對他沒興趣嗎,我跟他可是一起長大的,唯一不同的是,我現在成了唐然了……
      唉,要不怎麼說人生就是一盆接著一盆的狗血呢。
      這話說起來可就長了,當初我奶奶也是老糊塗了,非要我們盧家有個兒子。在我們家已經有了我後,奶奶死活不幹,最後結果是折騰得我媽懷了個二胎,我媽生下孩子後,嘿,按我奶奶的話說又是個丫頭片子……
      不過當時除了我奶奶外,誰都不知道我媽二胎生的是女兒。
      而且別看我奶奶沒文化,可那心眼多著呢,在我媽還沒生孩子前她就做好準備了,當時我二姑在我們市最好的那家婦幼醫院裡當護士。
      那時候也不知道我奶奶是怎麼說動我二姑的,反正就是攛掇著我二姑一看情況不好就幫著換個男孩。
      而且二十年前也不像現在,醫院也是管理鬆散,再加上我奶奶跟我二姑那兩人膽子又大。
      所以等我媽一生完,那兩人就騙著我父母說我媽生的是男孩,再加上那孩子又是我奶奶親自接過去的,也就讓她們給瞞了過去。
      本來換孩子那事挺懸的,一般來說,那個醫院就算管理得再鬆散,生孩子的時候也得同時有兩個醫護人員在場。
      但那天偏偏就有人請假,又趕上生孩子的多,弄得人手不足。
      最後我二姑真就趁亂換了一個男孩。
      其實這事到這兒還不算複雜,可是我奶奶那人事多,那男孩子一換到手裡,她就不高興了,嫌那孩子耳垂小,外帶長得黑,腦門還皺巴巴的一團,反正就是覺得不合心意。
      我二姑最後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又帶著我奶奶親自去保育室選了廖岸清過來。
      兩個男孩之間換起來就簡單多了,不過就是換個腳環什麼的。
      可是十七年過去了,換了廖岸清的那個耳垂小長得難看的傢伙,不知道怎的就給長成混世魔王了。然後那混世魔王在一次車禍後,又被廖家人發現這倒楣孩子的血型跟自己家的對不上。
      然後一來二去就查到我們這兒來了,不過那時候誰也不知道這事能蹊蹺成這樣。再來任人把腦袋想破了,也絕對想不到一個沒文化的老太太能攛掇著自己的姑娘幹出這種事來。
      大家就以為這是當初護士出了錯,把孩子搞混了,反正那一陣這種事挺多的,再來廖家家大業大的,十七年後廖家已經風生水起了,自然這種跟醜聞似的事也不願意多張揚。最後也就是當初的幾個管事的醫生護士受了牽連,然後就是我弟弟盧岸清成了廖岸清,那個混世魔王廖思哲成了我弟弟盧思哲。
      我們這種平民百姓跟廖家不一樣,見孩子弄錯了,換了也就換了,也沒說多留個心眼,鑒定個DNA什麼的。倒是跟我一起長大的廖岸清被廖家帶去好好地檢查了一番,見沒問題才算是入到了廖家的戶籍裡。
      我們家則是稀裡糊塗地就把混世魔王盧思哲接收了。
      反正從那時起,人品不怎麼樣的盧思哲就成了我弟弟。
      那段時間我媽跟我爸都在外地打工,家裡就我跟這個混世魔王在一起。自從盧思哲住到我家裡後,我算是倒了黴了,沒被他給活活氣死。
      我都不知道這倒楣孩子是怎麼被教育出來的,在好不容易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教育得稍微像個人的時候,忽然有一天,另一盆狗血來了……
      我奶奶當初攛掇著我二姑換了一個又一個孩子的事終是暴露了,沈家不知道怎麼的也查了過來,然後一來二去的,我們也都知道了當初的荒唐事。
      可是事情都發生了,我奶奶那個人老眼昏花的,說不好聽點,就是不打都要散架的老太太。廖家跟沈家雖然氣得夠嗆,可看在我們從小養大的廖岸清,還有我親妹妹的份上,最後廖家跟沈家也就吃了這個啞巴虧。
      只是沈家到了這個時候,說什麼都不肯把我妹妹還回來,主要是我親妹妹在沈家還挺得人心的,那簡直就是心尖上的寶貝。所以最後就是我們盧家竹籃打水一場空,又白養了混世魔王好幾年,那傢伙一看又有更高的高枝了,立馬就跟我們家脫離了關係,改了戶籍……
      不過經歷了這麼一遭後,倒是我又多了個妹妹,從那以後我跟我親妹妹沈語嫣走動不少,而且我親妹妹沈語嫣這孩子被教育得很好,知書達理的,一點都沒嫌棄我們。
      另外,跟我一起長大的廖岸清也沒跟我斷了聯繫,我們經常會打個電話見個面什麼的。他知道我大學畢業了要找工作,還托人給我安排了一份工作清閒收入又高的工作。
      在我正式工作前,他還邀請我去海邊度假,本來是萬事順心,誰想到就因為我在海邊無意間管了次閒事,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世上就再也沒有盧秀秀這個人了。
      倒是我糊裡糊塗地成了唐然。
      這個唐然我當年倒是知道一點,我跟沈語嫣剛熟悉起來的時候,沈語嫣給我說起過她這個朋友,胖乎乎的,人很溫柔,就是身體不好。後來,唐然做血管瘤手術的時候,我還跟著沈語嫣一起去看過她,知道唐然手術失敗後,我還陪了沈語嫣兩天。
      只是當時做夢都沒有想到,以後的我會作為唐然醒過來。
      剛醒過來的時候,我也挺鬱悶的,我特別想恢復以前的生活。那時候,我神神道道就總想跟以前的人聯繫,廖岸清的電話、我媽的電話我都打過了,可惜我媽用的是小靈通,那東西前年就退市了,而廖岸清的手機號碼也都停號了。最後把我急得百爪撓心的時候,沈語嫣才姍姍來遲。
      只是真讓我對著以前熟人的面說自己是誰的時候,我反倒是蔫了。
      我總覺得那種話說出去就跟神經病似的,何況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我就算是盧秀秀又怎麼樣,不管是跟我一起長大的廖岸清,還是現在盧秀秀的家人,早已經習慣了沒有盧秀秀的人生。
      而且就我後來打聽到的,我父母已經離婚各自組建了家庭,說真的,我跟他們相認又能怎麼樣?
      再說,唐然的家人對我也蠻好的,這麼一想,事情也就過去了。
      雖然我不再糾結於以前的事,不過我跟沈語嫣還是跟以前似的,唯一不同的是上一次我是她姐姐,這一次我是她同齡的朋友。
      偶爾我們也會說起之前的盧秀秀,只是每次沈語嫣都不願意多提,而且我發現除了盧秀秀外,她連廖岸清都不願意多說。
      我在出事前,沈語嫣跟廖岸清可是男女朋友,當初兩人門當戶對的,可以說是眾望所歸。我就很奇怪,也不知道這兩人當初是為什麼分的手,最主要的是這兩人就算分手了,也不該鬧得跟仇人似的吧?
      我心裡很納悶,忍不住猜著是不是他們當年分手分得很痛苦,要不然當年那麼純情的兩人,怎麼現在就成了這個樣子。
      可在我記憶裡不管是沈語嫣還是廖岸清都不像是那種會傷害別人的人。
      
      就是廖岸清怎麼回事,怎麼現在還沒來?
      我左右看著,今天這個場合按說廖岸清應該會來的。
      這可是沈語嫣的爺爺七十大壽,廖家按說不應該不派個人過來的。
      我一邊等一邊喝茶水,最後宴會還沒開始,我就想上廁所了。我忙給沈語嫣說了一聲。
      結果剛到洗手間,我就看見一個男的站在女洗手間門口。
      我當時還納悶呢,一個大男人跑這兒來幹嗎。
      結果我剛往前走了兩步,就愣住了。
      我猛地想起他是誰了!我太激動了,廖岸清變化可真大,我剛才差點沒認出他來。
      我忙停下腳步,高興地說:“嘿……”
      結果嘿完,我才忽然意識到自己的表情太激動了,我忙冷靜下來,努力裝著淡定的樣子:“廖……先生……你還記得我嗎,我是唐然……沈語嫣的朋友。”
      廖岸清還是跟以前一樣,斯斯文文的,見到我這麼唐突,也沒說什麼,非常紳士地笑了笑,跟我寒暄。
      我卻是忍不住激動起來,對他來說盧秀秀已經死了很多年了。可在我的記憶裡,我跟他分開也不過才一個多月,上一次見面,他還跟我在海邊遛彎……
      明明也就眨眼的工夫,他就變成了另一個人,成熟穩重,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我也不知道自己心裡是什麼感覺,反正酸酸的,可還是很開心,我知道他一直很好,沒想到他比我想像中還要好。
      就在這個時候,洗手間的門一開,從裡面走出一個女孩來。
      那女孩看著歲數倒是不大,就是特別眼熟,好像我在哪兒見過她,可一時間又不大想得起來。
      不過看廖岸清的樣子,似乎蠻寶貝那個女孩,見那女孩出來就主動牽著她的手。
      我目送著兩人離開,直到廖岸清在拐彎的地方消失,我才回過神來。
      在沒見到廖岸清前,我幾次想過重新開始生活,把以前的事都忘了,可現在見到他,我卻有無數的話想對他說。
      如果我的人生該有一個例外的話,那麼就只能是廖岸清。
      這麼一想,我也就打定主意,一會兒一定要找機會接近他,把我的事告訴他,就算我經歷的事很聳人聽聞,不過他肯定能理解我,也不會把我當怪物看。
      只是等我回去把遇到廖岸清的事,跟沈語嫣說的時候,沈語嫣臉色很不好看。
      尤其是當我說到我看到廖岸清跟一個很眼熟的女孩在一起的時候,沈語嫣的表情簡直都可以說是吃了蒼蠅一樣。
      我也是說完後,才想起來沈語嫣估計是蠻在意的,我忙寬慰她說:“其實……你怎麼也是廖岸清的初戀,如果你還有想法的話……”
      “千萬別。”沈語嫣臉色都白了,忙打斷我說,“別在我面前提這個人了,唐然……”
      沈語嫣歎了口氣,語重心長地對我說:“那種人,我對他真是一點點餘情都沒有,而且當初……”
      她大概是有什麼難言之隱,過了片刻她才繼續說道:“反正那個人你千萬離他遠點……”
      這個沈語嫣啊,怎麼又誤會了,我忙擺手:“不是你想的那樣。”
      沈語嫣狐疑地看著我,隨後又跟我開玩笑說:“不過說真的,你要喜歡廖岸清的話,還不如喜歡我哥哥呢……”
      我想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她說的應該是那個人渣沈思哲。
      我當下差點沒把嘴裡的茶噴出來:“你開玩笑吧,你哥哥……”
      就那個高考那年數學只考了十一分的沈思哲……
      饒了我吧,那種人……我一想起來都頭疼。
      倒是沈語嫣一點都沒開玩笑的意思:“我哥哥怎麼了,他人不錯的,你知道現在多少女孩喜歡他嗎。”
      我嘴巴都要合不攏了,忍不住想起那個耳朵上紮著耳釘,泡在網吧玩遊戲,然後左擁右抱到處找女朋友,又滿嘴跑火車,闖了禍就跑的沈思哲,他還總愛摸我口袋偷我錢……
      我捏著鼻子說:“別了,那麼優秀的男人你還是留著吧,反正你跟他沒血緣關係……”
      “別開玩笑了。”沈語嫣低頭笑著說,“就算沒血緣關係,也怪怪的,我們都姓沈嘛,感覺就跟亂倫一樣,我才不要……”
      我們正說著話呢,上面的活動終於開始了。
      沈語嫣因為是沈家的嫡系女兒,就算沒血緣關係,可做了這麼多年的沈家小姐了,等宴會一開始就要到處應酬。
      我也就忙找了個角落,跟著吃點喝點。
      不過很快我就又看到廖岸清了,不知道他是不是跟剛才那個女孩鬧了彆扭,兩人似乎是有點爭執,那個女孩似乎是想走,然後還拿著小手包甩了廖岸清一下。
      不過廖岸清居然沒生氣,就那麼若無其事地坐在原位。
      他所在的位置倒是隱蔽,如果不是我特意留意他的話,一般人都不會注意到。
      我在旁邊又吃了幾塊火龍果,終於忍不住了。他在那兒一副落寞的樣子,就好像需要人過去安慰一聲似的。
      我也就小心翼翼地走過去,忍不住琢磨著,我這樣是不是太唐突了,畢竟對他來說我只是個陌生人。
      可等我過去的時候,他卻對我很溫和地笑了下。
      他一向都是個溫和的孩子,我一下就放下心來,忙找了把椅子坐到他身邊,也不好上來就問你跟你女朋友吵架了,不過隨便閒聊幾句,讓他分散分散心情還是不錯的。
      我也就隨口跟他聊了幾句。
      只是我空當期太久,中間有七年的時間對我都是空白的。
      說了幾句,我也就找不出話題了,何況他現在那副精英模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去接觸他。
      我也就把手拄在椅子上,傻乎乎地看著他。
      他倒是一直很有耐心,居然連我們冷場的時候,他也沒有露出不耐煩的樣子。
      就是說話的時候,他忽然站起來問了我一句:“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這話把我給問愣住了,我一下就愣在那兒了。
      太奇怪了,他幹嗎好好的要我去他家,難道是因為他覺得我很親切?
      不過我正想找機會跟他說我是誰呢,見機會來了,我也就答應著:“好啊。”
      就是在路上的時候,我覺得我得提前給他打點埋伏,我也就跟他說:“那個廖先生……其實我這個人怪怪的……因為我前幾年一直在昏迷中,就是做手術的時候出了點意外,當時說是腦死亡了,不過我父母堅持不肯放棄我,最近一段時間我又醒了過來,他們都說這是醫學奇跡……”
      我拿眼睛望著他,想著他先明白我的來歷,然後我再往後講就容易多了。
      他倒是沒說什麼,我感覺他好像比以前要沉默許多,以前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有說不完的話。
      不過人在成熟後,估計都會這樣吧。
      我懵懵懂懂的,帶著點興奮跟他到了家裡。
      他的住處倒是沒想像中的豪華,至少比沈語嫣的房子看起來還要小一些。
      就是看著平淡無奇的房間裡,居然擺了一個特別漂亮的魚缸。
      我忍不住笑了,低頭看著那魚缸說:“這是小孔雀吧。”
      我想起我小時候跟他也養過的,不過用這麼漂亮的一個魚缸養這些東西還真是蠻浪費的。
      我也就提議說:“小孔雀太普通了,你可以養些高檔的熱帶魚啊,不然這麼大的魚缸多可惜。”
      他不置可否,只從冰箱裡拿出一瓶飲料給我。
      我笑著喝了一口,也不知道這飲料是什麼,不過喝著還真蠻好喝的,有點水果味。
      我一直在看他,他變化可真是大,以前還只是個細胳膊細腿的少年,現在居然都長成男人樣了,幸好他臉上的表情很柔和,不然就那張臉繃起來可真夠嚇人的。
      我對他充滿了好奇,我想知道他最近在做什麼,之前的那個女孩是什麼來歷,他們感情好嗎,那個女孩對他好嗎?
      不過我得慢慢地來,我努力裝著不經意的樣子問他說:“對了,你現在在做什麼啊?”
      他說了一個基金的名字,好像蠻厲害的樣子。我也就笑了笑,誇讚道:“你可真厲害。”
      他話很少,中間只是一直在看我,還用手指托著下巴。
      我也在琢磨著,該怎麼開口說他才能不太驚訝,一個已經死去七年的人,要是猛地出現不讓人嚇一跳才怪呢。
      我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的口吻顯得輕鬆些,可發出的聲音還是緊張得帶出了顫音。
      “我……”我斷斷續續地說,“那個,廖岸清……我有事要跟你說……”
      “噓——”他忽然湊了過來,帶著一點若有似無的笑意,“你笑起來很好看。”
      他說完就低頭吻住我的嘴。
      我一下就蒙住了!
      吃帶毛的生豬肉,都不至於讓我噁心成這樣!我頭皮都在發麻,等我一反應過來,忙掙扎著要起來,可他沒有停手,居然順手就摟住了我的腰。
      我嚇得一手捂住嘴巴,一手往外推他,同時扭頭就往門口的位置跑。
      他住的地方看著倒是不大,可我偏偏驚慌失措,給開錯門了。那門裡不是什麼樓道的過道,而是一間四四方方的房子。
      只是那房間特別奇怪,裡面空空的,就擺了個水族箱似的東西。
      我猛地看見還以為他在這裡也養了魚呢,原本要關上門繼續跑,哪知道下一刻我就跟水族箱裡的東西給臉對臉了。
      介於白色跟黃色的皮膚,還有幾縷頭髮在液體中懸浮著,那張嚇人的臉在發黃的頭髮後忽隱忽現……
      我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那張臉如此熟悉——曾經的盧秀秀……
      我定定地看著那具屍體懸浮在透明的液體中,之前沒察覺到的氣味也撲到了鼻子裡。
      那氣味讓我隱約想起上生物課聞到過的福馬林的味道……
      我整個人都愣在那兒了,我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嚇得一動不敢動,就跟好好地走在路上,忽然一腳踏到恐怖片裡搞客串一樣……
      偏偏就在這個瘮得人頭皮發麻的時刻,廖岸清忽然從身後靠了過來,居然還摸了我後背一下。
      我整個人都僵了一下,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做到的,幾乎是靠著本能,我捏著手裡的手提包就砸了過去,對著他的腦袋狠砸了幾下。然後我才反應過來似的,“啊”的一聲,邊叫邊往外跑。
      我都忘記要乘坐電梯了,一直順著樓梯往下跑,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到樓下,我才反應過來,再往回看廖岸清的住處時,我手腳都是冰的,跟進鬼屋似的那麼嚇人。
      我不敢耽擱,跌跌撞撞地就往家跑。
      到了家裡,唐然的父母因為知道我出去參加沈語嫣家的宴會了,倒也沒說什麼,就是看我臉色不好,還以為我身體哪裡不舒服呢,忙問我怎麼了。
      我胡亂應著,一到了臥室,就整個人都撲到床上,拿被子蓋住了頭。
      我迷迷瞪瞪的,跟過電影似的,腦海裡不斷地回憶著剛才那一幕。
      可我又在疑心是不是自己出現了幻覺,不然的話,廖岸清怎麼會做那種事?
      他不是那樣的人,他從來都是溫柔善良的。我跟他又沒怨沒仇的,他也沒必要把我做成標本擺起來,再說了,他那種人,也不是會做那種事的,對,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他那麼敏感,別說是對我了,當初我們一起養的狗,因為生病死了,他都難過了好久。後來我同學說再送我一隻狗養,他不肯,還說什麼看到狗就會傷心。那麼心軟的一個男孩子,就算七年過去了,也不至於心理不正常吧?
      難道是因為他學醫了?需要用我的身體做試驗?
      ……
      我胡亂地想著,可總覺得不管我怎麼想,還是有些東西說不過去。
      我腦袋都要想暈了,這個時候,電話鈴聲忽然響了起來,嚇了我一跳,忙看了眼手機號碼,是沈語嫣打來的。
      我忙接起電話。
      那頭沈語嫣估計是剛應酬完,一看我走了,特意給我來個電話問候一聲。
      她做事一向都是這麼妥帖,不過她這個電話來得倒正是時候,廖家跟沈家走得蠻近的,我要問她的話,沒准能知道答案。
      我也就小心翼翼地提了一句。
      哪知道沈語嫣立刻說道:“然然,你在哪兒?我過去找你。”
      我忙告訴她我在家呢。
      掛了電話後,我總覺得她很緊張,我原本就怕怕的,現在被她搞得更緊張了。
      她速度倒是很快,也就一刻鐘的工夫就到了。
      她涵養非常好,即便一副著急的樣子,可還是斯斯文文地跟我父母打了個招呼。一進到我的臥室裡,她就一屁股坐在我身邊,掀開我身上的被子,那表情就有些窮凶極惡了。
      她壓低聲音質問我:“你怎麼知道的?”
      我忙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沈語嫣氣得就拿手指頭點我的頭。
      “你沒點常識啊,跟一個大男人跑去他家……”
      我被她說得無地自容,我也是沒腦子,光想著對方是廖岸清了……
      可是人怎麼也不能變化那麼大吧,那個跟我躺在一張床上都會純蓋被聊天的廖岸清啊,他怎麼能變成那樣……
      沈語嫣半天沒吭聲,看她臉色那麼難看,我也不敢問她了。
      倒是過了好一會兒,她才說:“你都認出來了……”
      我點點頭,我自己的身體我能認不出來嘛。
      沈語嫣也跟著感慨起來:“你記性蠻好的,當年我就帶秀秀姐看過你兩次,沒想到你還記得她呢。”
      我“哦”了一聲,又驚又怕的,拿眼睛直望著她。
      “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也就不瞞你了。”沈語嫣歎了口氣,“其實這事過了蠻久了,還記得我跟廖岸清談戀愛的事嗎?”
      我趕緊點了點頭。
      “其實我們當時也就談了不到一個月,然後我就發現我沒辦法跟廖岸清在一起。他那個人,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就是你看著他,會覺得他蠻陽光的,可真接觸下來,就會發現他那個人特別冷,他高興不高興、生氣不生氣你壓根猜不出來……可是那時候,不管是我家還是他家,都很看好我們,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反正我們也就拖拖拉拉又湊合了半年。中間他倒是對我跟秀秀姐的事特別感興趣,偶爾我跟秀秀姐出去玩啊逛街啊什麼的,他都會問得特別清楚,就連秀秀姐臉上的表情是什麼樣的,他都要問清楚。我隱約就覺得他跟秀秀姐大概是有些問題……”
      我聽得腦袋都轉不動了,廖岸清那人是靦腆點,不怎麼愛跟人說話,可是要說他古怪,喜怒無常啥的,就不對了吧。
      沈語嫣繼續說:“我當時年輕啊,也不懂那些,就旁敲側擊地問他,後來他終於跟我承認,他對秀秀姐的感情已經從姐弟轉變成了對戀人的喜歡……”
      沈語嫣忽然停頓了下,她的表情看上去不是很自然,過了片刻她才繼續說道:“我很吃驚,不過那是我姐姐……他們從小感情就好,如果他們真相愛了的話,也是……蠻好的……所以我就鼓勵他,讓他找機會跟秀秀姐說……偏偏就是那次秀秀姐出了意外……”
      我跟著她的話,腦子也終於轉到了我出事的那天晚上。我說廖岸清那天怎麼那麼神神道道非要帶我去看什麼星星月亮的,我當時還納悶呢,現在想起來當初自己覺得怪怪的,還真是有原因的。
      “那時候大家都很傷心,你不知道秀秀姐那個人多好,開朗樂觀,對誰都好,那麼好的一個人,說沒就沒了。我當時也很難過,壓根沒留意到廖岸清有什麼不一樣的……結果等喪事都準備妥當的時候,我們才發現秀秀姐的遺體不知道哪兒去了……”
      說完,沈語嫣看了我一眼。
      我馬上就想起福馬林裡泡著的東西,我噁心得五官皺在了一起。
      “廖岸清做那種事,你們就不管嗎?”
      “能說什麼……”沈語嫣歎了一口氣,“我當年為這個跟廖家談過多少次都沒要回來,後來找人半夜過去偷,過去搶。可你知道廖岸清那個人多絕嗎,他爸不是有警衛嘛,他居然就摸了警衛的槍,對著自己肚子就來了一槍,揚言說誰敢動一下秀秀姐的身體,他就跟著一起死,這下大家都嚇壞了……再往後廖家給了盧家一筆錢,盧家也就不管這事了,就剩下我跟沈思哲……後來廖家找到我們沈家談了談,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談的,最後我的養父母就把沈思哲送國外留學去了……”
      沈語嫣望著我的眼睛,警告我說:“然然,我說真的,廖岸清那個人神經絕對不正常,你一定離他遠點。”
      我嚇得直點頭,嘴裡也跟著嘀咕著:“借我膽子我也不敢了……我頭皮現在還在發麻呢。”
      沈語嫣一臉同情地看著我,不過隨後她就跟想到什麼好笑的事似的,又對我說著:“不過沈思哲也沒便宜他,知道嗎,只要是秀秀姐的生辰死祭,沈思哲就會跑去他家門口燒紙錢……”
      沈語嫣的話讓我挺意外的,我沒想到當年的沈思哲會做這事,我多少有些觸動。
      倒是沈語嫣說完後,還是不放心我,忍不住又叮囑:“你一定要小心,你別傻乎乎的光知道點頭,我說的話你一定要往心裡去,他要是找你,不管他表現得多麼可憐,你都不能同情他,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了,我都被人泡福馬林裡了,我能不小心嘛。
      就是,廖岸清還會找我嗎?
      我的心都要蹦出來了,他還要找我幹嗎?
      沈語嫣忙給我解釋:“這種事說不準的,他又不是做了一次兩次了,有時候腦袋一閃,就會糾纏你一陣,什麼說話的聲音跟秀秀姐像了,什麼笑起來跟秀秀姐像了,還有什麼背影看起來像的那些,簡直數不勝數。最近有一個在街邊賣衣服的,據說就是因為長得跟秀秀姐蠻像的,就被他帶在身邊寵得無法無天……”
      我猛地想起之前在洗手間見到的那個女孩,我說怎麼感覺那個女孩挺面熟的呢,不就是跟我長得像嘛……
      沈語嫣倒是對著我這個正牌,一臉不能理解地嘀咕著:“不過你也不用太緊張,你跟秀秀姐差很多的,估計他是喝太多弄錯了,你到時候努力躲著他點就行了。”
      這話真讓我無語了,我只能鬱悶地點頭應著:“我知道了,語嫣,你放心吧。”
      等沈語嫣走後,我腦袋就炸開鍋了,一會兒是靦腆的廖岸清,一會兒是恐怖片似的福馬林。
      我想了好半天,才終於慢慢地接受了一個事實,沈語嫣大概是對的,這個廖岸清應該是喜歡過以前的盧秀秀,然後因為盧秀秀死了,所以變態了?!
      這種想法讓我很難過。我真不想接受,一想到那個廖岸清變成這樣,我就心疼得不得了,那個會微笑著跟我打招呼,會在電話裡輕輕地叫我一聲姐的傢伙……
      我唯一能想到的蛛絲馬跡,也就是高考的時候,他忽然就不叫我姐姐了,我為這個還跟他生氣。後來倒是他一直若無其事地叫我秀秀什麼的,終於把我叫得沒脾氣了,我就自我安慰說,男孩子長到一定歲數都是這樣的……
      現在想起來從那時候起他對我的感覺就變了吧?
      我煩得睡不著,心裡總跟壓著一塊石頭似的。
      雖然我能對著沈語嫣點頭,說再也不理廖岸清了,可是廖岸清對我來說卻不是什麼可以漠視的陌生人,他是對我最重要的弟弟。
      即便我們沒有血緣關係,可是那麼多年的感情放在那兒,我總不能看他再這麼下去。
      可是,我又能怎麼辦?
      之前我還想給他說我是盧秀秀的事,現在就算借我一萬個膽子我也不敢直白地說出來了。
      到那時候估計就不是簡簡單單泡在福馬林裡的事了。
      我一直長籲短歎,熬到了早上。
      我掙扎著看了眼床頭的表,今天是我上班的日子,我還在實習期呢,就算天上掉石頭,我也不能遲到,我趕緊洗漱換衣服。
      現如今唐家不比以前了,前幾年,唐家為了交唐然的醫療費把房子都給賣了。
      雖說自從我醒了,醫療費這塊算是省下了,可要緩過來,怎麼也得再熬幾年呢。
      再加上唐然從小身體就不好,等我調養好身體想出去工作掙錢的時候,我才知道唐然這倒楣孩子,居然連高中都沒畢業。
      一想起自己熬過高中,上完大學,剛有了份稱心的工作,就遭到亡命的下場,我就覺得很鬱悶。
      最後沒辦法,還是沈語嫣靠著家裡的關係,幫我這個老同學安排了一份工作,讓我先在他們沈家開的購物中心裡做個導購。
      我自然是求之不得,何況沈語嫣很照顧我,怕我累到,特意把我安排到賣女士包的賣場。
      那地方比別處清閒一些。
      我到了工作地點,換了統一的制服,就低頭開始整理貨架,我們主賣LeSportsac的包包,這個品牌在我們購物中心也就是中檔貨,更高檔一些的在頂樓,不過賣那種高檔品的導購都要身高一米七的,像我這種只有一米六三的人,也就只能在走廊的位置賣這些不起眼的東西。
      饒是沈語嫣是我的朋友,我還是覺得她家開的這個購物中心各種宰人,就這麼個簡單的帆布包乾嗎要賣那麼貴嘛,簡直瘋了,除了做工看著好一些外,誇上天也就是一個帆布包嘛……這種東西在路邊攤,也就幾十塊錢……
      我正想著呢,感覺有人走了過來。我因為低著頭,先是看到了一雙鋥亮的皮鞋,我當下的反應就是有男顧客要給女朋友挑個包什麼的。
      我趕緊抬起頭來,熱情地招呼:“歡迎光臨,先生……”
      可下一句我就再也說不出來了。
      我做夢都沒想到我會這麼快又看到廖岸清。
      不過讓我意外的是,他居然都沒看我,而是低頭拿起貨架上的一個包挑選著。
      他那個樣子,讓我沒來由地就心驚肉跳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說:“除了這個,其他的都幫我包起來。”
      “什麼?”我以為自己聽錯了呢,趕緊問了他一句,“你剛才說除了這個……你是……”
      “買包。”他終於轉過頭來,對我微微頷首。
      那副雲淡風輕的款爺樣子,說真的如果他不是廖岸清,如果他沒把我泡在福馬林裡,我一定會被他晃得眼前一花,心慌意亂什麼的。
      可惜這瞎孩子穿開襠褲的時候,我就認識他了。
      我心情特別複雜,心說這瞎孩子還學了敗家玩意兒了,在這兒臭顯擺啥啊。
      他以為我被鎮住了,忙語氣和緩地跟我說:“昨天讓你受驚了,這些就算是我向你賠禮的好嗎?”
      看著他那副情種的樣子,我腦子裡浮現的卻是上小學的時候,他感冒了流著鼻涕,對我抱怨著:“姐,你輕點,我鼻子疼……”
      那時的我不耐煩地用衛生紙給他擦著鼻子,一邊擦一邊警告他:“別蹭衣服上啊,蹭上了小心我打你。”
      唉,我鬱悶地撓了撓頭,我是該沉默地接受他的調戲呢,還是該義正詞嚴地教育他小子不要亂勾搭呢?
      還是有話直說吧,我也就說道:“廖先生……您太客氣了,您買那麼多包送我,我也沒地方放啊……而且我也沒生你的氣……其實昨天回去的時候,我跟語嫣聊過那個的……我也知道了一些你的事,關於你姐姐,我也蠻同情你的……可是我覺得追憶什麼的,可以有更莊嚴更符合社會倫理且不那麼嚇人的方式……而且我這個人膽小……我昨晚上嚇得一宿都沒睡好,你看我眼圈現在還黑著呢……那個你要是再對我有個什麼想法,我估計我都能直接嚇暈過去……”
      “我明白。”他無所謂地對我說著,“其實你不用太緊張,我對你沒興趣。”
      啥?沒興趣?
      他剛對我說他對我沒興趣?
      那他大早清跑這兒堵我來幹嗎,他要是沒興趣,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找到我吧?
      看著我納悶的樣子,他忙解釋:“我只是想請你陪我幾天而已。”
      這我就不明白了,我忙壓低了聲音問他:“那你是什麼意思,讓我陪著你,你又對我沒興趣?”
      他倒是忽然靦腆起來:“你說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跟我姐姐很像,我只是想看著你的臉。”
      我原本該生氣的,可不知道怎麼的,被他那麼看過後,我忽然就一點點生氣的感覺都沒有了,反倒是心裡酸酸的。
      我趕忙把頭低了下來,裝著要整理包包的樣子,可腦袋裡亂哄哄的。
      過了好半天,我才終於鼓起了勇氣,就當是為了盧秀秀吧。我抬起頭來看著他說:“真就幾天?”
      “嗯。”他非常肯定地告訴我,“我一般都不會超過七天。”
      我還是有些擔心,總覺得自己答應得太欠考慮了,可是我又狠不下心來拒絕他。我也就又問了一句:“那個中間你要不規矩怎麼辦?”
      這話真是怎麼聽怎麼彆扭,我居然會有對廖岸清說這句話的時候……
      “這你可以放心,不信的話你可以去問沈語嫣,她知道我的情況。”他倒是自信滿滿的。
      看著他的樣子,我都不知道是該同情自己還是該同情他了。
      被自己的弟弟當作自己的替身啥的,而且自己還不敢承認,還生怕自己的弟弟認出來……這事說出去連我自己都覺得誇張死了,可偏偏還就是發生了……

    相關商品

      • 家有兒女之:營養師的試驗(簡體書)
      • 優惠價:52元
      • 殘夢:蔣介石在大陸的最后日子(簡體書)
      • 優惠價:208元
      • 手機(簡體書)
      • 優惠價:131元
      • 美手(簡體書)
      • 優惠價:183元
      • 驢背上的兵工廠(抗日小說) (簡體書)
      • 優惠價:208元

    本週66折

      • 創意水彩-畫藝百科系列
      • 優惠價:165元
      • 領導與管理5大祕密:如何創造一支勝利的團隊(修訂二版)
      • 優惠價:205元
      • 雪梨‧烏魯魯(艾爾斯岩)
      • 優惠價:211元
      • 抗暖化,我也可以:氣候變遷與永續發展
      • 優惠價:251元
      • 韓星狂練!打造零贅肉S曲線的芭蕾伸展操:腰臀腿全都瘦,視覺減少7公斤!
      • 優惠價:257元
      • 英語大考驗
      • 優惠價:86元
      • 圖解NLP擺脫大腦控制,改變心態立刻行動!
      • 優惠價:185元
      • 海客述奇:中國人眼中的維多利亞科學
      • 優惠價:92元
      • 我有預感,明日陽光燦爛(簡體書)
      • 優惠價:139元
      • 心理學辭典
      • 優惠價:495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