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活動專區
守護母親之河:筆記濁水溪
守護母親之河:筆記濁水溪
  • 定  價:NT$360元
  • 優惠價: 9324
  • 庫存: 缺貨無法訂購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為了守護母親之河,詩人必須實際行動

    請來和農作物站在一起
    和農民並肩作戰
    和河流母親同一陣線
    因為農鄉是我們
    大家共同擁有的島嶼糧倉

    濁水溪,是台灣最重要的動脈。十多年前,吳晟充滿土地情懷和悲憫之心寫下《濁水溪筆記》,從濁水溪源頭——奇萊山北峰與合歡山東峰間的佐久間鞍部開始,沿著萬大、曲冰、萬豐、武界等部落,親身從事自然與人文的考察。環境正義的深度思考,以及行動在字句中堅毅存在。

    二○一一年四月開始,反中科搶水農民,一、二十場北上抗爭、控告,及水圳現場舉辦活動。二○一二年五月,吳音寧坐在挖土機前,擋下開挖工程,農民展開紮營護水行動的第98天,終於暫時劃下句點。作家因為深愛母親之河,只好展開行動。

    十年,推出增訂版,不只是書的價值,更是對台灣環境保護歷程,呈現永恆的價值。吳晟往日的踏查、詰問和思辨,到現在讀來不僅歷歷如新,更提供了前瞻性的反省。新版增補〈大圳悲嘆〉、〈誰可以決定一條水圳的命運?──守護水圳札記〉等篇,展現他從年輕到年老,始終如一的人格態度和行動,從濁水溪的上游到下游,完整記錄一條母親之河,亦等同微縮影地「看見台灣」大地。
  • 吳 晟   

    臺灣彰化人,一九四四年生,屏東農業專科學校畢業,任彰化溪州國中生物科教師以迄退休,同時務農躬耕,服務桑梓,並從事詩及散文的創作,曾應邀參加美國愛荷華大學(Iowa)國際作家工作室;著有詩集《飄搖裡》、《吾鄉印象》、《向孩子說》、《吳晟詩選》,散文集《農婦》、《店仔頭》、《無悔》、《不如相忘》、《一首詩一個故事》、《筆記濁水溪》等。
  • 序:貼近南投
    台灣第一大河濁水溪,發源於何處?諸多水系承載多少恩澤和災難而奔流?整個河域有多長多遼闊?
    我的家鄉,緊鄰濁水溪下游北岸,父母親承繼祖父母,依靠肥美的濁水溪沖積土,在廣闊的溪埔地從事農耕,撫養一家人。我也和多數鄉親一樣,在濁水溪平原上成長,繼續在這片土地上耕作收成。
    的確,半世紀以來,就像入土扎根的作物,溪州農鄉一直是我安身立命的居所。
    農家子弟從小就必須到田裡幫忙農事,所有的農事都是勞力與汗水的粗活,不過,對於尚未體會生活艱辛的孩童,農田的勞作與嬉戲常是混雜分不清,更多時候我們都在濁水溪河床玩耍。
    赤腳踩在柔軟又堅實的田地,腳底下輕微刺痛的感覺,至今依稀仍在;炎夏的午後,成群玩伴縱身躍入圳溝,赤裸的身軀,隨著溪水漂浮,那沁透肌膚的清涼,每每化做往後美好記憶的寫作動能。
    即使出外求學的青少年階段,寒暑假正逢農忙時節,大都回家協助農事。而我大專聯考選擇農科就讀,應該和濃厚的農民本質、農村情感有很深的淵源吧。
    農專畢業後,隨即返鄉任教國中,教職之餘親身從事農耕,至今未曾間斷。翠綠的田野、潺潺的流水聲,滋潤了我的創作性靈;清甜的菜蔬,香又Q的濁水米,則養育了我們,濁水溪的水土可說提供了我生命所需的一切。
    而我只知道灌溉農鄉的水引自濁水溪,濁水溪的源頭,來自日出東方的高山峻嶺,然則那山是怎樣的形貌?那水如何奔流?卻一直未曾仔細探究。
    每當遙望矗立在家鄉東邊的連綿山峰,始終籠罩在濃濃淡淡雲霧間,總會引發我不少神祕的玄想和嚮往。
    走訪山的那一邊、探溯水的源頭故鄉及流域,長年以來成為我的生命中經常湧現的願望。
    翻看地圖,很容易得知矗立家鄉東邊的連綿山峰,屬於八卦山脈,是彰化與南投的縣界;更遠處的濁水溪源頭山峰,屬於南投縣境。然而水流自有不受人為設限的特性,順著地表曲折起伏的趨勢漫流,千年萬年水與岩的沖刷撫觸,雕鑿出今日的地理風貌。若拉長地球的年歲來看,行政機構為了某種區隔上的必要所劃定的疆界,何等侷促。
    一條大河有多少支流匯集?或者說多少支流匯集而成一條大河?流域有多長多遼闊?
    從南投縣北境雲霧深處出發的溪流,挾廬山的溫泉水、奧萬大的紅葉,一路向南,最後受囿於日月潭;迴繞台灣頂峰玉山的沙里仙溪,入陳有蘭溪,過梅鄉信義、水里、集集、名間的茶園……。
    濁水、清水滾滾交匯,進入彰化、雲林縣境的平原,再呈扇形展開,分別以東螺、西螺、虎尾三條主要支流奔入大海洋。
    沿岸平原上我們賴以維生的稻米、甘蔗、瓜果、菜蔬等豐美作物,以及攀附溪流兩岸,嘩然群居的野生動植物,都是濁水溪千百年來繁衍的子民。
    只可惜映過楓紅、孕育稻香,滋養無數生靈的濁水溪,一再受到河岸各部落、鄉里、都會等地居民的傷害,一路挾帶了人世的殘屑卑污直下,行走水源上游還冷冷歌唱的美麗河川,越到下游越令人觸景傷情。
    最不可置信的是,我曾在課堂上偶然談起濁水溪的發源及流域,才愕然發現大多數學生,竟都茫然無所知,確實大為驚異。我的學生都是居住濁水溪畔的家鄉子弟呀!真正體會到台灣數十年來的國民教育課程,是多麼多麼疏離現實。
  • 請站出來(詩)
    與自然修好╱莊芳華(守護母親之河版序)....................................
    水啊水啊╱吳晟(詩,新版代序)....................................
    貼近南投╱吳晟(自序)....................................
    濁水溪,台灣的動脈——展讀吳晟《筆記濁水溪》有感(推薦序)╱羊子喬..............
    ■濁水溪水系
    引言......................................
    水的歸屬..................................
    丹大之行..................................
    陳有蘭溪行腳..............................
    清水溪....................................
    清水溝溪..................................
    武界行腳..................................
    水力、水利................................
    集集攔河堰................................
    ■走訪山水
    家園滄桑..................................
    廬山山水..................................
    刨開水根「拉」溫泉........................
    深入奧萬大................................
    車埕小站..................................
    台地上的種作..............................
    ■日月潭畔
    水沙浮嶼..................................
    親水戲波..................................
    浮水明珠..................................
    蝶之舞....................................
    自然步道..................................
    威權遺跡..................................
    誰的日月潭................................
    ■濁水溪下游記事
    溪埔良田..................................
    良田作物..................................
    河床天地..................................
    河川整治..................................
    出海口....................................
    ■守護水圳行動
    大圳悲嘆....................................
    幫浦(詩)....................................
    誰可以決定一條水圳的命運?——守護水圳札記....................................
    我心憂懷(詩)....................................

    【附錄】
    發表年月..................................
  • 請站出來

    上天恩賜的水源
    滾滾濁水陽光下閃著銀光
    奔流河川,灌注遼闊田地
    恩養世代子民
    是島嶼農鄉的血脈

    血脈正被搶奪
    一部部金權集團的怪手
    挾開發之名、開膛破肚
    沿著水圳路
    埋下利益糾纏輸送的暗管
    直逼圳頭

    水稻瑟縮著
    蔬菜恐慌探問命運
    果樹大力搖動枝椏爭生存
    農民齊聚圳頭守護
    手中沒有任何武器
    不懂什麼關說與人際
    只有握緊各式農具
    喝叱怪手撤離

    請站出來
    年輕的、年長的
    有筆、有攝影機、有編輯台
    有機會建言的行政幕僚
    請來和農作物站在一起
    和農民並肩作戰
    和河流母親同一陣線
    因為農鄉是我們
    大家共同擁有的島嶼糧倉

    請站出來呀
    決策中的官員、委員、學者專家們
    請面對歷史報告
    請面對天地良心自我評估
    請面對後代子孫誠實坦白

    說說看學術可以包裝多少貪婪
    可以為多少工程利益護航
    說說看短暫的權位
    做了哪些選擇?哪些決定
    是在戀棧之中、推拖之中
    造了多少孽?
    或是符合公義的承擔

    親愛的鄉親朋友
    不甘願水源命脈被搶奪的人們
    不甘願良田荒蕪的人們
    不甘願家園被毀的人們
    不甘願離棄土地的人們
    請堅定站出來啊

    與自然修好(守護母親之河版序) 文◎莊芳華
    1
    [內文]攝影家齊柏林,以十年生命熱情,從高空辛苦俯攝台灣大地的紀錄片「看見台灣」,在二○一三年製作完成,市場上賣座節節上升,刷新台灣紀錄片史上的票房紀錄,受到政府官員與社會大眾的肯定,已成為二○一三年台灣社會的年度大事。
    當我們坐在戲院,從影像上看見土地災難的畫面,感覺既熟悉又疏離。熟悉的是這些影像並不是最近才出現、才被看見的。二○○一年七月至二○○二年=六月,吳晟擔任南投駐縣作家期間,為了完成《筆記濁水溪》的書寫計畫,我們奔走南投縣境,那時被民宿瓜分的清境農場、被土石流威脅的廬山溫泉區、崩橋走山現象,一幕幕驚悚的畫面,早已是隨處可遇的場景了。十年後透過立體大銀幕,加上聲光顯影,賦予感性解說,反而有一種接觸不到真實面向的疏離感。
    前些日子,電視影像,還看見水庫見底、草木枯萎的場景,這一刻卻換成土石泥流、崩橋走山。一幕幕驚悚的畫面,已經是台灣天候的常態了。記起二○○一年,我為了陪伴吳晟書寫《筆記濁水溪》,在桃芝颱風過境後第三天,兩人就急沖沖的開著一部古舊老車,逆著土石泥流,往濁水溪中游鹿谷、水里、竹山、信義等災區而去。當時為了親身貼近受災地,忽略還在流動的土石,於今回想起來,真是不顧危險的急切啊!
    那年,國道三號公路竹山段,正值興建期間,遇颱風施工暫停。我們爬上工地裡高聳矗立的橋墩,眼下濁水溪、方圓數十公里河床地,滿滿堆疊著大大小小樹頭、樹幹、樹枝……;水慢慢退去,河床的創傷赤裸裸,森林的遺骸、山壁滾落的石塊相互推擠,從上游緩緩往河口而去。往東北方向眺望,東埔蚋溪(濁水溪支流)潰堤的泥流,把「木屐寮村」,連同十九位鄉民、四十三戶人家,全淹埋在土石下方;曾經趕著開發的怪手,這一刻卻趕著在營救,大鐵杓一鏟一鏟往地底挖,尋找被埋葬的生命;位處地勢較高的少數房舍,遠望還露出紅屋頂,彷彿述說著那些曾經歡愉生活過,而今已然消逝的村莊生息。
    桃芝風災過後,經濟部水利署第四河川局(專職管理濁水溪流域)投入十五億元經費整治東埔蚋溪,開闢了三十公頃木屐寮滯洪區,以九千萬元,設置面積七公頃的木屐寮事件紀念公園。後續大筆金錢投入整治工程,木屐寮災難事件的紀念與河川修復,經過十年歲月,似乎已經妥善完成了。
    二○一三年三月,我從新聞報導當中,看見「精心」打造的木屐寮紀念公園木棧道已全然腐朽崩壞、水泥砌造的親水池無法蓄水而乾涸、胡亂種下外來品種的「山櫻花」,水土不服快死光了。顯然,大地又增添了一片昂貴廢墟。
    我們曾經站在橋墩高處,遠眺國道三號竹山路段,早已完工通車,車流鼎沸。但是濁水溪河床繼續下切,橋墩基樁裸露超過二公尺,土石泥流順河道一再鞭笞,越來越嚴重。每天行經上頭的數萬輛車流,難道不會擔心嗎?
    東埔蚋溪、木屐寮村的整治工程,只是全台灣眾多水利工程當中的一個小案例,請進入行政院主計總處網站查詢,二○○四年以來,以治水為名目,政府投入地方的總經費已經超過三○○○億,這麼多的金錢,卻換來每況愈下的大地環境。
    2
    「水」是生命元素,古老水文與古老土地同時出世。《聖經》古籍〈創世紀〉開場白:「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印證了水比上帝的靈存在更早。上帝將水分為上、下,才有了天地,才有接續而來的生命,萬能如上帝,也不能沒水。
    「水權」就是「生命權」。古往今來生物群聚,依傍水域生活。漫漫水流、撫觸田野、滋養眾生、萬物同享,多麼天經地義。台灣原本是水水大地,人們生活周遭,總有清清小溪流動,像親切的鄰家玩伴;可戲水、垂釣、浣洗衣物;水域邊坡,芳草萋萋,是魚蝦產卵護佑的棲地;草根、樹根,是守坡護岸的堅實力量。
    然而,人為的介入或流蕩變化的自然因素,正在一點一滴搖撼著環境的平衡點,細微的小差錯,點滴毒素的滲漏,被遮掩、被輕忽的小惡行,長年累積成大地無法挽救的沉痾。更多霸權外力的橫行、強奪介入,激起整個環境翻天覆地大變動;總之數十年來,台灣整體大環境,正以非常明顯、非常火速,往破敗崩毀的方向傾斜。
    二○○二年,集集攔河堰,水泥巨壩建造完工;行政院、經濟部第四河川局,控管濁水溪水流,每天賣出三十五萬公噸水給台塑石化公司使用。濁水溪中游地表水被截斷,造成下游雲彰平原缺水、導致地層嚴重下陷;下游溪床及其周邊河川沖積農園飛沙揚塵、逐漸漠化。十年前集集攔河堰才完工啟動,但是橫亙溪流上的水泥巨霸,還是餵不飽石化業的吃水量。
    二○○一年,政府再度通過湖山水庫興建案,在竹山鎮桶頭鄉築起攔砂壩,截引濁水溪支流清水溪水,築六.五公里引水道,淹入斗六鎮的幽情谷──台灣八色鳥的故鄉,成為湖山水庫,繼續供應還在擴廠的六輕石化工業。二○一三年三月,造價二○四億元的湖山水庫,竟然被發現壩體出現八十六公分裂縫。
    直到今天,我仍然記得二○○一年與吳晟走近濁水溪源頭的心境。台灣山水,億萬年歲月建構起來的風貌,如此豐美迷人,晚近才短短一百多年時間,我們在她身軀上不斷蹂躪、切割,所留下的傷痕如此歷歷在目,強烈刺痛我們的心靈。吳晟當年寫作這本《筆記濁水溪》時,筆力所觸及,充滿詩人強烈庇山護林、忍抑不住的急切呼喚。時間經過十多年,大地的傷口不但不曾回復,甚至被撕裂得更嚴重。我們曾經滿懷深情貼近的美麗濁水溪,旱季時幾乎已是一條乾渴的礫石河道了。苦命濁水溪,你卻不是台灣唯一的不幸,全台灣哪一條河川不都和你面臨相似命運呢?
    3
    社會利益的流動,牽動政治政策的走向,只顧眼前即刻性利益、不計後果。每一項為了「經濟發展」的開發行為,總讓人質疑其背後是否又銜接了一波又一波炒熱地產、炒高房價的生意考量?眾生依存的大地之水,成為政商間,隨便買來賣去的熱門商品。一紙土地徵收令,連弱勢者的生活家園也一一流失。
    所謂弱勢者,指的是反彈力道最小、最容易下手的族群聚落。不只是非利益主流的人民,還包括最終可能被撲殺、導致滅絕的獨特生態群,以及被主流觀點所輕視、再也回不去的在地文化記憶和土地原生風貌。
    賣棉花糖的人,把甜甜的小糖粒放進機器,加熱迴轉之後,可以膨脹成體積數百倍的棉花糖、價值暴漲。台灣政客深諳棉花糖原理,數十年來不斷啟動開發機器,吞掉土地、吸噬水源,翻轉成財團商賈們膨脹虛誇的財富。聯袂運轉的歷程當中,眾多國營農地、私人良田、保安林地、生態保育地、地表水資源,像原生大地的甘美糖粒,一一被襲捲吞沒。
    齊柏林的「看見台灣」紀錄片終於上市公演。多少人,包括主掌台灣發展決策的政府官員們,在戲院中感動到熱淚盈眶。我們寧願相信,這些政府官員的眼淚是真情,我們也寧願信賴主政者對台灣土地,願意善盡守護責任。然而,看看台灣土地上,長年循環不已的禍害,就能了解導因於誰?
    4
    森林的樹根本是大地最安穩的水庫;當台灣原生千年巨木群,幾乎開採殆盡後,汨汨潺潺源頭水已不再,然而為了開發需求,用水量卻越來越大。行政院經濟部水利署以下設有十大河川局,專職控管全台灣各大小河流水資源的探勘與分配。政府年年大筆預算,由水資源單位進行水源探勘,開發水庫、建造壩堤、攔水、截水、引流,供水給工業園區;更多工業區像鬆軟的棉花糖一樣膨脹起來,水量當然左支右絀,只好埋入大量引水涵管來應付。
    橫來豎去的水泥大涵管,挖開山林肚腹,穿越數十公里山脈取水;為了搶地,縮小河道行水區、截斷蜿蜒曲流取直通;地表水不夠,那就得抽沙鑿井、裝設高壓沯浦,寅吃卯糧汲取深層地下水。千千萬萬冷硬水泥渠道,彷如惡魔伸出枯骨嶙峋手指,勒緊河川脖子,涓滴吞噬河川水。福爾摩沙大地,從高山、平原到出海口,水泥溝渠從地底連結到地表,形成網絡狀水泥長城,那是空中俯拍,也無法看見的地底真相。苦心大營造的「水利」建設,讓台灣每年百分之九十的淡水,沿水泥渠道入海流失,加劇「水害」。終於,河道不再天然,曾經迤邐的清清溪流,已經成為夢中不可得的奢侈想望。
    請上水利署網站的年度預算支出網頁看看,八年來,經濟部水利署一共花費一一六○億元進行河川整治。近日行政院再度通過,繼續編列六年六百億元特別預算,直接授權「地方政府」、「農田水利會」來執行。
    地方政府「治理地方」的素質如何?是另一個可研究的議題。至於農田水利會是什麼單位?恐怕比較少人清楚。
    5
    日治時代,由民間組織形成的農田水利會,職掌農田灌溉、埤圳維修之管理,終戰後,繼續以民間自治團體而存在,法律授權得以向農民收水租。早年的農田水利會按土地面積比率,向農民徵收水租,去建築「水利工程」。有些農民的農作遇到天災收成太差,沒有錢繳交水租時,水利會亦可透過地方法院向農民催討。直到一九九一年,農民的水租改由農委會專款補助農田水利會,農田水利會成為政府的公法人機構。
    全台灣農田水利會資產究竟有多少?網路上我只能查到農委會於一九九二年的調查報告:「全台灣有十七個農田水利會,擁有土地面積多達二萬五千九百七十九公頃。土地價格總值(那是一九九二年時的估算)超過數千億元。尤其台北市的七星、瑠公農田水利會,位在都會區,土地價值最高,台中農田水利會的土地價值也相當可觀」。
    「除了土地資產驚人,農田水利會所儲存的基金高達一百七十九億元,若再計入地上建物價格,總值也達一百八十一億元。」農田水利會掌管各大水路,包括導水路、幹線、支線、分線、中小給水路及排水路約六萬七千條,總長約六千七百萬公尺;重要設施諸如攔水壩、渠首工、水門、渡槽、水橋、跌水工、暗渠及量水設備等,共計有約十八萬座,灌溉轄區約371233公頃,私設埤圳約十萬公頃。(資料引述一九九五年四月號《遠見雜誌》的統計,將近二十年來加速開發的建設,更難以估算。)
    農田水利會掌管著地方水源,二○一一年,彰化農田水利會與中科局協商,動念繼續出售農用水給中科園區,引發荊仔埤圳沿岸溪州、竹塘、埤頭、二林等鄉鎮農民長達兩年的護水抗爭行動。
    今天濁水溪河床嚴重漠化,地表水不足,農田水利會鑿深井、抽取大量「深層」地下水;農民無水灌溉也跟進,抽取小量「淺層」地下水,解農作之渴;大地荒漠,究竟誰是元兇?
    一九○一年,日本政府將莿仔埤圳歸入公共埤圳管理,成為全台第一條官設埤圳,主渠道與網絡狀的分支相當完整,一百多年來灌溉了南彰化平原一萬八千八百五十公頃農田,生產出優質濁水米、蔬果,讓南彰化平原成為得天獨厚的富庶糧倉。目前台灣人民所需求的糧食,有百分之七十仰賴進口而來,彰南平原的肥沃農園,是讓台灣糧食自給率守在百分之三十的大功臣。日治時期興建的莿仔埤圳,是以河床溪石、靠人力一塊接一塊,交錯相坎、砌合而成的石壠斜坡。圳溝內曾經有多少魚蝦、貝類、乃至水蛇,在石頭的隙縫間產卵繁殖,然而,一次又一次的水利工程,早已讓圳溝成為生命無法存活的水泥渠道了。現在他們繼續在切割百年古圳的V型斜坡狀護堤、繼續把圳底挖深、圳堤升高、把行水道寬度縮減,用鋼筋混凝土,拱建出三面封鎖、兩壁垂直的U型圳堤!
    6.
    數十年歲月當中,我們的生活習性,也都在不知不覺中,尾隨著社會開發趨勢,或鯨吞、或蠶食,將原生大地無法計量的價值,當作可以交易的貨品。二○○一年我和吳晟沿著濁水溪,超過一年的奔走,不單只是以文字記述了濁水溪流域山林變遷的實境。行走的體會,更是內在性靈自省的鍛鍊。儘管台灣山水萬千嫵媚,是永遠書寫不盡的,但是身為不斷消耗自然資源的我們,豈能不承擔起護衛的責任?
    吳晟在二○○一年書寫的《筆記濁水溪》,文字透露出心境的憂傷感懷、語氣諄諄卻難掩其焦慮的激進情緒,風格迥異於中國文學傳統當中的所謂「山林文學」。
    當今多少書寫山林的文學作品,憑藉文學人特有的生花妙筆,將自然景觀,描摹出令人馳騁、多面想像的空間,確實是一種美學境界的提升。但是文學難道不能撥開美美框架的表象,進入通俗社會的真實面目嗎?《筆記濁水溪》的書寫經驗,更激湧出詩人護衛台灣環境,絕不甘願袖手旁觀的強烈意志。於是,案頭書寫的文學人吳晟,忍不住變成了一個街頭奔走、高聲呼號的環保運動者。那是因為我們的生命歷程,曾經有機會這麼貼近山川林野,為了一種絕美的堅持,甘願奔走在抗爭的俗務當中。
    親身投入對抗戰役的人,真的都是天性好鬥嗎?把文學書寫暫時擱在書桌角落,用身體和心靈,去衝撞這個僵梏社會的既定體制,是一種偏激行動嗎?有時我看見一些社會名士,對社會上諸多價值偏差的衝突事件,也能保持超然,不輕易介入是非判別、不做價值選擇,那真是一種優雅的修養嗎?
    執筆書寫的知識人,也是務實的生活人,豈會不明白,世間萬事萬物的變遷,皆無法脫離政治力。而整個人類社會,最擁有移山改水力量者、不外乎金元集團與政治勢力的結合;一日在朝為官,若不能心懷眾生,那麼其所擁有摧毀山林的決定性權柄,比之普通百姓更甚千百倍,文人書寫的千鈞筆力,豈可悄悄迴避?當我們看著漸趨淪落的大地,忍抑不住的憂心,難道不能從一個觀察者轉變為行動者嗎?如果我們放任一片又一片河川山岳,在我們的手上死去,又如何只仰賴虛擬的美學來陶醉,只尋找意識流的安慰呢?
    《筆記濁水溪》出版滿十年,是吳晟融合報導與抒情,最具主題性的散文書寫,充滿土地情懷和悲憫之心,亦代表他環境正義的深度思考,以及行動。
    十年,推出增訂版,不只對吳晟本人的意義重大,更是對台灣環境保護歷程,呈現永恆的價值。吳晟往日的踏查、詰問和思辨,到現在讀來不僅歷歷如新,更提供了前瞻性的反省。新版增補〈大圳悲嘆〉、〈誰可以決定一條水圳的命運?──守護水圳札記〉等名篇,展現他從年輕到年老,始終如一的人格態度和行動,從濁水溪的上游到下游,完整記錄一條母親之河,亦等同微縮影地「看見台灣」大地。
    感謝聯合文學出版社看重這本書對台灣這塊土地的意義,正好讓我這個一同走過那段歷程的人,有機會說說心情。

    水啊水啊
    水啊水啊給我們水啊
    吾鄉的廣大農田
    隨處張開龜裂的嘴巴
    向圳溝呼喊

    水啊水啊給我們水啊
    吾鄉的大小圳溝
    一一袒現枯竭的河床
    向水庫呼喊

    水啊水啊給我們水啊
    山區的龐大水庫
    流露掩藏不住的焦灼眼色
    向天空呼喊

    灰濛濛的天空,滿臉無辜
    苦著聲音沉重抗議
    我依四時降雨
    島國雨量豐沛不減
    未曾虧待你們啊

    是你們 狠狠砍伐
    盤根錯結的涵水命脈
    是你們 放肆挖掘
    牢牢護持的山坡土石
    是你們 縱容水泥柏油佔據綠野
    阻斷水源的循環不息

    我不願設想這種景象
    島國子民每一張口
    貼緊乾渴的水龍頭
    連接空洞的水管、泥砂淤積的水庫
    齊聲向天空急促呼喊
    水啊水啊給我們水啊
    相關商品

      • 一夜新娘:望風亭傳奇
      • 優惠價:238元
      • 人間小小說
      • 優惠價:196元
      • 給愛兒的二十封信-Letters to My Son(三版)
      • 優惠價:166元
      • 東方欲曉
      • 優惠價:225元
      • 小強海外行醫記:一個中國醫學畢業生的赴美旅程
      • 優惠價:361元

    本週66折

      • 義大利,這玩藝!:視覺藝術&建築
      • 優惠價:211元
      • 李嘉誠縱橫商場.致富商道
      • 優惠價:211元
      • 5小時清醒力:日本醫師教你晨型人的大腦深度休息法
      • 優惠價:185元
      • 鳳凰錯3:諸神之戰震洪荒(全二冊)(簡體書)
      • 優惠價:257元
      • 京都大步帖
      • 優惠價:165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