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跑這一家
落跑這一家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 9234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得獎作品
  • 週末是歡樂的時刻,但我還有事要做。這件事不能跟其他人提起,只能自己單槍匹馬獨立完成。我挑選的地點會稍微偏僻一些,等著便利商店工讀生姐姐丟兩大袋垃圾出來,我會把垃圾袋裡能吃的麵包、餅乾、飯糰全都塞進夾克裡,立刻拔腿就逃跑,等我喘過氣來,發現這個頭髮灰白的怪婆婆,不記得回家的路,還把我當成她的兒子,只能帶著她回家。這個怪婆婆還把房子打掃乾淨,衣服洗得乾乾淨淨,還煮了我們好久沒吃到熱騰騰的晚餐。
    阿婆突然一聲不響離開了,就跟爸爸、媽媽和寶珠姑姑一樣拋棄我們,為什麼大人都喜歡落跑?就連一項聰明理性的弟弟思齊,竟然在阿婆回來後落跑了,他到底是到哪裡去了?我們要怎麼找到他呢?
  • 陳維鸚

    定居鄉間,終日疏於灑掃庭除,也不善於農事耕作,過著偽鄉下人的生活。專職母親,兼職創作。樂與小孩為伴,目前是兩個男孩的大玩偶。慣與文字共伍,曾獲民生報、台東大學、九歌等兒童文學獎及林榮三文學獎、中國時報文學獎、蘭陽文學獎等小品散文獎;著有《媽媽謎啊》、《變身魔法石》、《天使服務生》、《奇蹟男孩》等書。

    繪者簡介
    李月玲

    一個喜歡看山看水和畫畫的人,目前為全職插畫工作者,從事兒童繪本、圖文書及各類文化出版品插畫設計。
  • 張子樟(臺北教育大學教授):
    有些作者常在作品中提出某個現實社會中的難題,引起讀者的關切。如果問題過於棘手,作者也可能丟給讀者一同思考,看看能否找出最好的解決方法。這篇作品中的阿婆是個短暫失憶者,卻誤打誤撞拉了文中的「我」一把,解救了早已失去雙親之愛的三個孩子。這樣的故事詮釋是否能贏得讀者的認同?
    故事情節有些地方似乎不合常理,但作者還是說得頭頭是道,言之有理,看不出破綻,還是值得一讀。

    黃秋芳(兒童文學名家):
    經濟和階級的優劣差異,不能保證生命幸福。破碎的現實,像「過關遊戲」,一關又一關,總是有各種各樣的難題等在前方,無論老人小孩,無論貧富貴賤,無論我們的態度是掙扎求生、潔身自愛或天真純美……,想要好好過生活,就得具有「無論如何都要面對」的心靈力量,看這些人、那些人,偶然的撞擊,以及豐沛的珍惜與付出。

  • 名家推薦

    1.遇見謎樣怪婆婆
    2.解決不完的難題
    3.一籮筐的難為情
    4.她會不會是通緝犯?
    5.意外還有意外
    6.壟罩烏雲裡
    7.我不想當騙子
    8.對未來感到迷惘
    9.思齊居然說謊
    10.為自己而活
    11.我要我們在一起

  • 01  遇見謎樣怪婆婆
    週末是歡樂的時刻,但我還有事要做。
    這件事不能跟其他人提起,只能自己單槍匹馬獨立完成。
    我會提早半小時先來觀察地形和路線,順便尋找可以隱匿的地方。我喜歡低調、不容易被察覺的位置,譬如公園灌木叢、騎樓柱子、郵筒旁,然後學貓的姿勢蹲靠在影子下,不會有人注意。
    等待的同時,觀察來往人群,總是會發現一些新鮮事,尤其是週末夜晚,霓虹耀眼閃爍,轟轟車聲躁動,熱鬧氣氛渲染下,人心浮動,平常難得一見的舉止異常地多。

    喝醉了的人偏偏想唱歌,沙啞聲音明明聽來像吼叫,最後還在人行道上跳起舞來;一秒鐘前如膠似漆的情侶,進了便利商店後,為了要喝不同的飲料爭吵,但下一秒站在斑馬線前又情不自禁親起嘴來;結伴出遊的正妹突然多了起來,有時還會瞄到眼熟的臉孔,但偏偏和記憶中的模樣截然不同。
    越是熱鬧的街道越是精采,但那不是我的目標,我挑選的地點會稍微偏僻一些,最好是在公園旁,或是位在老舊社區,陰暗角落、巷弄多,人車少,就像現在這個地方,商店少,巷子狹小,長長一條街道陰陰暗暗,僅剩零星招牌發出微弱的光,除了我所關注的——便利商店。
    標榜二十四小時不打烊的便利商店燈火通明,斜對角正是社區公園,我窩在商店對街的騎樓,無聊地注視著圍牆上的白貓,看牠跳下來,躡著腳,鑽進公園裡。
    有個人影靜靜坐在公園灌木叢旁的長椅,動也不動,白貓輕巧躡足接近,聞了聞他的鞋邊和旁邊的背袋,又悄然離去。路燈光線微弱,看不清人影的模樣,一陣風吹來枝葉晃動,沙沙作響,聽起來有些寂涼,這種時間還在外面停留的人,若不是玩樂,應該就跟我一樣,有個難以啟齒的原因吧,不知道那人是為了什麼呢?
    唉,算了,那不關我的事,再怎麼猜想也不會有答案。
    我轉身繼續留意便利商店後門的動靜,這才是我到這裡來的目的,照以前慣例,後門五分鐘前就該打開了,今天的工讀生是太忙還是打瞌睡去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肚子餓的關係,全身覺得有些冷,我只好以手掌用力搓雙臂,猛吞口水,後來索性站起來跳一跳,熱熱身,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聽見好大一聲「碰」,商店後門被用力推開狠狠地撞上牆壁又反彈回去,隨即聽見激烈爭吵的聲音。

    穿著便利商店制服的工讀生姐姐,臭臉提著兩大袋垃圾出來,用力往地下扔,然後又氣呼呼地往回走。
    總算等到後門開了,我深吸口氣,急忙跑去,迅速打開垃圾袋的死結,然後拚命往下挖,只要是看見能吃的麵包、餅乾、飯糰全都塞進夾克裡。今天運氣似乎不錯,過期食品一大堆,不一會兒的工夫,我的腹部高高隆起像座小山。
    我既興奮又緊張,完全沒有留意從門內走出來的工讀生姐姐,她一看見我,隨即高八度尖叫。
    「你做什麼!」
    我立刻拔腿就跑。
    跑步可是我的強項,馬尾紮有Hello Kitty髮飾、瀏海也夾了個粉紅Kitty的嬌柔工讀生姐姐根本不是對手,我三兩下衝過對街,一溜煙鑽進公園裡。
    沒有聽見追來的腳步聲,我躲在杜鵑花叢旁回頭望,發現她並沒有跟來,而是站在垃圾袋前破口大罵;唉,我覺得很抱歉,真的不是故意來搗亂,若時間能寬裕一點,我通常會在離開前,把垃圾袋整理好。
    摸了摸凸起的腹部,心臟還撲通撲通跳著,但應該可以鬆口氣了吧,家裡還有人等著,我得趕快回去。一轉身準備離去,卻發現身旁不知何時冒出了個人影,是剛剛坐在長椅上的那個人嗎?我慢慢抬頭偷瞄,發現是個頭髮灰白的婆婆,她溫柔地看著我:「阿凱,你來了呀,等你很久了。」

    阿凱?是在叫我嗎?
    怪婆婆對我笑,彎腰靠近,毫無防備的我嚇到了,她一伸出手,我下意識直覺跳開,由於太過慌張,重心不穩,屁股重重跌坐在地。
    「怎麼了?有沒有受傷?」
    她焦急地問著,探頭查看,並細心地爲我拍去身上灰塵,由於不習慣這樣的舉動,我連忙推開她的手,趕緊站起身來。
    「沒事,沒事。」
    「阿凱呀,媽媽跟你說過,走路要小心點,不要像個猴子活潑亂跳,腿上很容易有瘀青,我看了會心疼。」
    聽見「媽媽」兩個字,心底顫動了一下,原來她把我誤認成兒子。怪婆婆臉上皺紋深刻,兩側臉頰骨都是黑斑,怎麼看都是我阿嬤輩的老人,她兒子的年紀應該都可以當我爸爸了吧,怎麼會認錯呢?我覺得有些不對勁,她怎麼了?。
    「走吧,阿凱,我們回家了。」
    怪婆婆一把拉住我的手,抓得緊緊的,彷彿擔心我下一秒就會消失,我想掙脫,但她溫熱的掌心,給我一種奇妙的感覺。從沒被人如此緊緊牽住,我總是那個拉著弟弟妹妹的兄長,牽著他們走過一條街又一條街。如今,角色變換,被人緊抓著,我竟有些不知所措,遲疑著該抗拒還是跟著走?
    她要去哪裡啊?
    我實在不忍心推開,只好學當小狗模樣,任婆婆牽著走出公園,可是她卻站在路口,先是左顧右盼,經過對街,又停了下來,再度左看右看。原本只是想就當陪她走一段路好了,等她平安到達再離開也不遲,但很顯然婆婆對回家的路十分陌生。
    「阿凱,我們該右轉還是左轉?」她問。
    這時我才注意到婆婆神情恍惚,她該不會是在夢遊吧?還是精神錯亂產生幻覺呢?總之,無論是哪種情況,在這個節骨眼上,我沒辦法放手。

    。。。

    於是,我帶婆婆回家。
    起初是想帶她到附近的警察局,但一想到我夾克裡還有麵包和飯糰,說什麼也不能自投羅網,何況弟弟和妹妹都餓著肚子等我,所以只能帶她回家,我想就這麼一晚,不過是一個晚上,應該不會怎樣,等明天上學前再帶她去警察局也不遲。
    我們走了很遠很遠的路,婆婆不斷問著「你確定是這裡嗎?」、「還要走多久?」時間越久她越慌張,尤其是回到舊公寓,爬上樓,她緊拉我的手臂,而當我把鑰匙插進大門,她不安地抓住我的肩膀。
    「阿凱,你不會又偷偷溜走吧?不要丟下我一個人,你阿爸不可靠,他一張嘴最會唬爛,不能聽你阿爸的,媽媽不能沒有你。」她恐慌地說。
    我倒抽一口氣,頭皮發麻,我太熟悉那種害怕絕望的感覺了,活著很孤單但又不想去死的心情,雖然不知道婆婆的故事,但那句「你阿爸不可靠」,簡直刺中我的要害。
    是啊,我阿爸離開家的那一晚,我也曾經這麼哀求他。
    唉,天涯同是淪落人。不知哪來的勇氣,我大概暈了頭,一時衝動反握她的手,說了根本無法兌現的承諾。
    「我不會離開妳的。」我一字一字地說。
    婆婆眼眶居然慢慢浮現出淚光,那一刻,我愣住了,完全沒有料到自己的話有這樣大的威力,她緊張的神情漸漸鬆懈,像是被打了一針安定劑,面容變得安詳。
    鑰匙還在我手上,聽見門外聲響的阿齡搶先將門推開。
    「哥哥,麵包、麵包……」
    顧不得那些眼淚,我只能先安撫阿齡。
    「等等,等等,輕一點,都變形了……」
    拉下外套拉鍊,被壓得有些變形的麵包、飯糰嘩啦嘩啦落下,阿齡一點也不在意,反而因為比預期還多而手足舞蹈,她兩手拿著最愛的菠蘿麵包,開心地邊唱歌邊扭起屁股來。

    「哇哈哈,我愛吃麵包,哇哈哈,麵包愛我吃,哈哈哈……」
    但一看見我身旁的婆婆,阿齡的笑臉立刻僵住,皺眉迷惑看著我。
    還沒能出聲解釋,婆婆一個大步穿過我身旁,一進門,便望著客廳搖頭嘆氣說:「唉呀,怎麼都亂糟糟的,月妙,妳也要幫忙收拾啊!」
    咦,月妙?她是說阿齡嗎?
    婆婆邊說邊開始整理起腳邊的東西,好像收到指令的機器人,動作俐落迅速,程序完美無缺。阿齡好奇想繼續追問,我做了個手勢要她別說話。原本躲在房間裡的思齊,打開房門偷偷探頭,他一臉狐疑地看著我,又看看婆婆,隨即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為避免節外生枝,我趕緊推阿齡帶著麵包進去房間,輕聲地在她耳旁說:「等會兒再跟你們解釋。」
    但阿齡不想,硬是站在門前抵擋不從,她兩個眼睛機靈轉著:「她是誰?為什麼叫我月妙?」
    「就說等一下再解釋了。」
    「我要你現在告訴我。」
    我們倆相互推來推去,我越是著急她越是得意,平常和我鬧著玩慣了,個性活潑的阿齡不停咯咯笑著,她的嬉鬧聲引起婆婆的注意。婆婆停下手邊動作,突然抬頭以命令的口吻對我們說:「現在已經很晚了,明天可是要上學啊,還不快去睡覺,萬一遲到會被老師罵。」

    啊,那不是我的台詞嗎,一向都是我在催促阿齡上床睡覺,現在居然被婆婆搶走了,被人這麼當頭一喝,我竟然語塞。阿齡幸災樂禍地邊戳我手臂邊對婆婆說:「我們老師很溫柔,遲到不會罵人啦!」
    婆婆大手一揮:「叫妳去睡就快去睡!不管老師會不會罵人,睡覺時間到了就該睡覺,這樣才會長高、長大,變成大人。乖,快去睡吧!」
    她一直碎碎念,甚至有些嘮叨,就像媽媽一樣。
    「是,遵命!」阿齡不但沒生氣,反而賣乖,佯裝聽話拉著我進房裡。
    回房後,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思齊和阿齡,他們倆的反應完全天壤之別,一個是對我翻白眼,說我是笨蛋,另一個則欣喜若狂,興奮地直說要把婆婆留下來,請她當我們的阿媽。
    我笑阿齡太天真,她卻一臉無辜問:「為什麼不可以呢?只要她同意,我們也願意,講好就行了呀!」
    說真的,不能跟一個小學二年級的女生講什麼大道理,就好像當她問你芭比娃娃為什麼叫芭比的時候,最好只要回答她,那是電腦隨機選出來的,如果想更一步搞懂電腦是怎麼選的,最好先想辦法把數學考好。這招拿來對付阿齡一直很有效,數學是她的弱點,如果想讓喋喋不休的她閉上嘴巴,只要跟她提有關數字加減之類的話題,保證她馬上乖巧安靜。
    可是我並沒有那樣做,我沒有反駁她也沒有繼續潑她冷水,就讓阿齡嘰哩呱啦說了一堆不著邊際的夢想,譬如阿爸突然挖到金礦發財回家,把我們接到他新買的豪宅裡,有游泳池、大草坪、涼亭、假山,更棒的是我們擁有自己的房間、床舖,不用再搶棉被了;或是中了彩券的阿爸帶我們移民到夏威夷,躺在海灘上的長椅翹腳看藍天,冰箱裡有永遠都吃不完的飲料和冰淇淋。
    阿齡一直說一直說,說到窗外惱人的引擎聲、喧鬧聲都消失,隔壁鄰居狗吠聲也平息,最後只聽見她呼嚕呼嚕的氣息和肚子裡的咕嚕咕嚕聲,我才敢放心睡去。

    。。。

    醒來的時候,房門已被打開,窸窸窣窣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踏出房門,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見的景象,我是在作夢嗎?
    許久未打掃的客廳,之前凌亂不堪,處處可見垃圾、污穢衣物、廢紙、發霉物品,櫥櫃裡塞滿了雜物,空氣中瀰漫著腐爛、發酸的氣味,然而如今,地板潔淨,磁磚明亮,窗明几淨,整個變得明亮起來,像是神仙過境施展了仙術,要不怎麼可能一夜之間從垃圾堆變成了天堂?
    阿齡也醒了,她邊揉著惺忪的眼睛,邊拉扯我的衣袖:「天哪,哥,發生什麼事情了?……是媽媽回來了嗎?」
    「怎麼可能!」我輕輕拍了下阿齡的後腦勺:「清醒一點!」
    媽媽已經離開兩年,她埋在很遠很遠的山頭上,但也難怪阿齡會這麼想,眼前這種光景也只有媽媽在世時才看過,阿爸和寶珠姑姑是不可能而且也沒有能力把家裡打掃得如此整潔。
    思齊穿著拖鞋啪搭啪搭從廚房走來,早先起床的他雖然不若妹妹激動,但滿臉疑惑,半响才擠出一句話:「誰搞的鬼?」
    正當大家一頭霧水,突然響起了打呼聲,我們很快就發現窩在沙發上熟睡的婆婆,隨即想起昨晚的事。
    「原來不是一場夢啊,是她弄的吧?」阿齡指了指婆婆:「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她是大好人,是來解救我們的!」
    思齊眼角瞄了一眼,表情平靜,他打了個哈欠說:「好了,知道不是被鬼捉弄就好,上學快遲到了吧,我要先用廁所。」
    「等等,我先!」阿齡連忙大叫。
    兩人爭先恐後搶廁所,婆婆並沒有被吵醒,她翻了個身,又沉沉睡去,繼續傳來規律的打鼾聲。

    我們各忙各的,直到準備出門,阿齡才又問我:「婆婆怎麼辦?」
    注視著婆婆熟睡的臉龐,我心想她昨晚一定整理了很久,鐵定累壞了。原本計畫一早要送婆婆去警察局,請警察送她回家,但此刻我真的不忍心叫醒她,眼看上學時間就要逼近,怎麼辦呢?
    「快點叫醒她吧!」思齊說。
    「不要啦,讓她繼續睡,她一定是出來流浪的,要不就是被家人拋棄,很可憐耶,反正阿爸不在,也有多出的房間。」阿齡雙手合掌:「拜託啦,就讓她留下來!」
    思齊非常不以為然:「妳是連續劇看太多喔,什麼流浪、拋棄的,我們天天都快吃不飽了,多一個人就多一張嘴吃飯,要拿什麼給她吃?」
    「哥…..總是會有辦法的……」阿齡繼續哀求說。
    不是我無動於衷,現實情形是我們根本沒有選擇餘地,多一個人就多一份負擔,思齊說的對,我們三個人都快吃不飽了,再說婆婆一點也不像流浪街民,她的衣服乾乾淨淨,整整齊齊,她一定有自己的家庭和家人,說不定他們正到處焦急找她。
    我摸摸阿齡的頭,知道她的善良,雖然不忍心,但還是得跟她實話實說。
    「讓我們先上學去吧,晚餐我會想辦法,就這麼一天,等晚上,我就帶婆婆去警察局。」我堅定地說。

  • ★ 第二十一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榮譽獎作品
    ★ 少兒文學名家張子樟、黃秋芳聯合推薦
    相關商品

      • 小豆子的大冒險
      • 優惠價:224元
      • 我的小小禪樂-我的小小探索音樂書
      • 優惠價:247元
      • 海上的潘妮(Penélope en el mar)
      • 優惠價:247元
      • 勿忘我
      • 優惠價:224元
      • 容得下你 容得下我
      • 優惠價:224元

    本週66折

      • 團扇
      • 優惠價:132元
      • 楚狂人投資致富SOP2
      • 優惠價:310元
      • 石頭裡的巨人:米開蘭基羅傳奇(二版)
      • 優惠價:139元
      • 話筒裡的台灣:從摩斯電報到智慧型手機
      • 優惠價:284元
      • 紅學六十年-三民叢刊15
      • 優惠價:117元
      • 我的缺點是缺你(簡體書)
      • 優惠價:139元
      • 樹媽媽
      • 優惠價:185元
      • 現代實用日本語文法
      • 優惠價:205元
      • 保證成交的客戶心理操控術
      • 優惠價:211元
      • 馬上就能動手做!Cosplay道具實作攻略:從劍、槍等武器~王冠,靠自己做出低成本、外型精良的Cosplay道具!
      • 優惠價:211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