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古埃及象形文字
圖說古埃及象形文字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 9315
  • 庫存: 缺貨無法訂購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美國、日本亞馬遜讀者四顆半星好評!
    義大利研究古埃及文字權威──瑪莉亞‧卡美拉‧貝特羅 經典解讀
    德、英、法、日等多國爭相翻譯……
    給自己一堂失傳的古埃及文字課!

    本書完整呈現了尼羅河谷地的古埃及象形文字,使我們得以更加清楚瞭解古埃及的神明、人民、以及他們的日常生活。
    埃及古文平易寫實,卻也抒情如詩,它描繪了一度盛行於五千年前的自然生態、藝術、社會、宗教信仰、以及文化和哲思,活生生重現了一個遙遠的文明。這本迷人的巨著將為讀者詳細解讀將近六百個應用於埃及宗教時期的符號,考查每個符號背後的淵源、意義、及其定型的過程。

    作者瑪莉亞論述了這套古文的奧秘,以此揭開本書的序幕,一覽埃及象形文字的發展過程和構造特性;相較於英文抽象的字母,這套古文則更顯得神聖、神秘、散發著召喚的力量,而且語意直接、清晰且豐富。書末更附上完整的特殊詞彙解釋、參考書目以及索引,無論是偶然邂逅本書的讀者、還是有這方面興趣的學生或專家,本書絕對都是一座不會讓人空手而回的寶山。

    本書特色

    ◎ 字數最多:收錄高達516則古埃及象形文字,範圍從人類、神祗、自然界生物,到各種工藝、技法相關詞。
    ◎ 詳細解說:各種符號的起源、本身的意義、與代表物品之間的關聯,以及該符號於文化中的意涵。
    ◎ 語言專業:分辨符號在這套系統中是屬於表意、表音,又或是限定詞用法,是研究上古語言的最佳材料!
    ◎ 補充知識:呈現符號在時代變遷中所產生的新變體,以及由原始符號演變而來的草書體。

  • 瑪莉亞‧卡美拉‧貝特羅 Marilina Carmela Betrò

    於義大利比薩大學任職埃及古物學教授,以及比薩大學在盧克索(埃及)的考古代表團主任。主要研究方向:底比斯城考古與歷史學、希臘羅馬與埃及歷史、宗教與埃及宗教文本、埃及學史、埃及學領域中的計算機應用。目前著有超過150項出版品,包括各種與埃及古文物相關的研究論文集,與冒險旅遊故事等書,並翻譯成多國語言。
  • 名人推薦

    本書對於埃及古文精彩有趣的解析,也將鼓舞大家試著去瞭解、去欣賞古埃及人如何透過複雜卻也傳統保守的書寫,傳達他們的思想。他們不僅記錄下了政治、法律、行政、宗教、文化的每一個面向,同時也留下了一部文學、一部盈滿了各種意念、情感、思維、以及人類永恒不滅的渴望的文學。儘管這部文學距離我們幾個世紀的遙遠,但透過譯介,現代世界的讀者仍可一窺其中的精華奧妙。
    ──艾達.布列西尼(Edda Bresciani)比薩大學埃及學教授

    如果你對於象形文字的符號、背景與歷史有興趣,這會是一本很有意思的書。坊間一般的讀物只能大略地從文物推敲埃及的家族制度與類型等概念,無法呈現其個別的象徵意義,但本書從古埃及文字和語言著手,帶領讀者一窺象形文字背後的社會意涵。如果你渴望更深入研究古埃及,看這本書就對了!
    ──美國亞馬遜網站

  • 石刻中的小世界 9
    起源 11
    古象形文書寫的規則 17
    古埃及象形文範例 18
    重點提示 29

    人類 31
    神祗 65
    動物 89
    樹與植物 131
    天空、大地、水 147
    房屋 165
    城市、宮殿、神廟 187
    工藝與商業 215
    特殊詞彙解釋 245

    參考書目 246
    索引

  • 古埃及象形文:國王與神明的書寫方式

    雖然說行政需求是古象形文發展的關鍵,但他們並不只是為了因應這樣的需求,才去使用這麼一種效力強大的新工具,很可能在這之前,早已有人開始使用。
    除了刻有圖紋的花瓶、最古老的標籤、以及印上了貨棧老闆封印、用泥漿簡陋地封住酒瓶的蓋子,在上埃及眾多的墓城和遺址中,也出現了其他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同時期物品。這些東西主要是裝飾有各種皇室畫面的許願調色板,畫面的主題大多都是戰爭、征服,最早的古埃及象形文便是出現在這種石板上。這種圖象式書寫不但美麗,而且就算沒有上下文來補充語意,也同樣能清楚表達出符號所要傳達的意義。這樣的特質,使得這種書寫方式特別適合給法老用來號令天下,再加上石材富麗堂皇、宛若能留存歷史永垂不朽的特質,更使得這種文字儼然成了美達尼斯汝(meduneceru),這是埃及人給予古象形文的名稱――「神的話語」,與後來希臘人所翻譯的「神聖的雕刻」 (ierogluphikà),可說是不謀而合。

    此外,埃及這個王國並不只是一個行政的官僚體系,從一開始,這個王國就認定自己是奉神命而建立,而古象形文既然是王國溝通交流的工具,很自然地,它當然也就成了「神聖的」圖文。在最初,只有少部份具有法力、所謂神的選民的人能夠使用。由於這些生動的符號具有一種感染力,以致於人們認為它們擁有生命的特質,簡直就是活生生的東西;也因此,不論是在金字塔內或石棺上,亦或古王國時期(Old Kingdom)墓室牆上的碑文,書記官們總費盡心思,絕不讓符號帶有任何傷害性。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當他們描繪對於死者有害的動物或人,他們通常會故意把它們畫得缺手斷腳,要不便是故意不畫。到後來,像是鱷魚或毒蛇這種危險的動物,他們甚至會畫上一支長矛,刺入這些危險動物的脊柱。又,反過來說,描繪了人類心願的古象形符號,如:長壽、富貴、神佑,則常常被做成珍貴的護身符,廣為人們使用。

    書寫即藝術
    古象形文本身就如同一幅圖,這樣的關聯解釋了古象形文和埃及藝術之間,關係深切且密不可分。每一個古象形符號,都可能是一幅藝術作品,就如同留在歷史遺跡上的書寫。相反地,每一件古埃及藝術品,也都可以被解讀為古象形文的組成要素,不同的只是兩者呈現的規模、重點。
    古象形文依循的規則,和古埃及習慣以象徵方式來表現事物的原則一樣。各種組合成文獻的小圖案,如人類、動物、物品,全都以不同角度呈現,時而正面、時而側面、時而四分之三側面,一個個輪流出現。究竟該說這些文獻是神廟和墓地這些宏偉的景觀縮小了的模樣呢?還是說,也許這些景觀,其實正是根據古埃及象形符號的放大版?這實在很難有個定論。本書附註的圖例,全都取自埃及的藝術品,這一點,其實已清楚地告訴我們,古埃及象形文的構成系統,與以同樣法則形成的藝術表現,的的確確有著密切的關聯。

    書寫和圖象經常會彼此貫穿,你成了我、我成了你,像這樣的狀況在古王國時期尤其常見。如:墓室牆上某貴族的肖像,並不只是圖,它同時也是一個專有限定詞,用來指稱寫在一旁這位貴族的名號;同樣的作法也用在雕像,雕像成了立體的限定詞,用來指稱寫在底座上的名號。有些雕刻品本身就是立體的古象形符號、巨石做成的畫謎。就連古象形符號的排列方式也有裝飾作用,一如現代設計圖書的美工人員,會在書名標題或其他部份下功夫。古埃及的書記也會在字的大小、空間配置、符號的方位上做變化,以達到藝術的美感。

    **********

    古象形文書寫的規則

    長久以來,歐洲人的想像,為謎一般(表情豐富、真真假假)的古埃及象形文,憑添了奇詭的註解。他們見識到一個多面向的世界,有時出現不安的動物、有時是神職人員的肖象、有時是用途不明的物品。問題是,通往這個世界的鎖鑰,卻早在西元後391年消失無蹤,因為皇帝狄奧多西(Theodosius)下令關閉了埃及境內所有古老的異教神廟。
    然而,儘管他頒佈了這道法令,仍有少數祭司繼續研究著神秘難解的古老經文。隨著時光的推移、以及羅馬帝國統治埃及的行政需求,埃及固有傳統日漸消蝕,而這些為數不多的祭司,就成了這固有傳統僅存的守護者。也就從這時候開始,西方世界對於古埃及象形文便出現了兩極化的態度――有的人認定埃及古文是全天下神聖超凡的智慧寶庫,另外則有人認為,那些古文根本只是些可笑可憎的玩意兒。

    若有人試圖以理性的方法來研究這些符號,勢必會遇到一個兩難的形況:若把這些符號視為字母,那麼這個字母表裡的字母數量顯然太過龐大,然而若把這些符號視為代表某種概念的單字,這些數量的符號又顯然不敷使用。
    那麼該如何解決這個難題呢?終於,在發現了羅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之後,這條解謎之路不再艱辛如故,一如尚博良巧妙的解讀,這套系統其實是個大合體,也就是說,這些符號有時是表意符號,有時則是表音符號,標示的發音與符號所代表的意義之間並無關聯。
    表音符號當中有些代表字母(共有二十四個),有些則視同多字母子音(最常見的大約有八十個雙字母子音再加上少數幾個三字母子音),另外還有一組表意符號(不含發音),它們主要是加添在內文之中,給予字詞明確的界定,以免文意模稜兩可。

    一個符號究竟屬於哪一種類別,並沒有嚴格的標準。一個古象形符號有可能是表意符號(許多學者偏好使用「語標」(logogram)這個詞,我個人則使用「表意符號」這個較為一般化的傳統用詞)、有可能是表音符號(和圖象所代表的意義沒有明顯關聯)、也有可能是限定詞。
    但是,請注意,埃及人向來習慣用單一符號或表意符號來表達根源相同的字詞。選出一個適合的圖象來代表一整個群組的字詞,這種作法有可能淵源於古埃及象形文開始出現的遠古時代。或許,它指陳出了那個時期最普遍的、也或許是最具有代表性、又或只是最容易一眼就能辨識出來的物品。約翰.雷(John Ray)於一九八六年提出他的看法,他認為這種以根源來分類的作法,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正可以解釋何以書寫系統中總是沒有母音。這正是古埃及象形文(還有阿拉伯語和希伯來語)的特色。

    **********

    人類 Mankind

    在古埃及象形文「人類」這一組中,可說是各種各樣的年紀、性別和社會地位,都找得到相對應的符號。它囊括了不同姿勢、不同職業的男人;也有女人、孩童和老人;有權貴人士、有祭司、有工人;就連種族上、文化上的差異都有代表的符號:有亞洲人(亦即那個表示外國人的著名符號)、有行李少到不能再少、總把家當包在手巾裡懸在棍棒上的遊牧民族、還有那些處於社會底層的邊緣人、囚犯或敵人,各種典型的「另類」人士,存心不善的、負面消極的、總而言之就是些名譽掃地的人。至於負責將西元前四千年各種人類樣貌以及社會實況轉化成古象形符號的人,想當然爾全都是男人,難怪大多符號都充滿了男性的陽剛。若有女人現身在這一類組,那可不是用來代表女性這個族群,它們通常只用來代表母親和餵哺的人。

    男人 Man
    表意符號:s,「男人」。
    限定詞:與男人及男人職業有關的字詞。
    也可在書寫第一人稱單數代名詞時,當表意符號或限定詞使用。

    當埃及人想以一幅圖象代表所有男人、或是說想以某個字詞代表人類或男性這個範疇,他們通常會畫一個坐在地上的男人,而這個男人的姿勢,就和自古流傳下來許多畫作和浮雕中所顯示的那樣:一腿屈膝、另一腿跪在臀下、足部平貼在地、身體的重量全落在腳跟上。其他更多諸如這般靜止不動、完全看不出在做什麼的姿勢,看在埃及人眼中,就是表達「男人」這個概念的精髓和本質。其他應該也還是有一些圖象,較不在乎共通性、恒久性,但著重動感、短暫、偶然的姿態。根據埃及繪畫傳統,畫人一向都畫側面,但上半身畫的卻是正面。這種姿勢能讓人一眼就得到最具體的訊息,是很基本、精準的人體寫照。也因此,為了讓側臉的眼睛表現得更清楚,他們通常會以正面的角度來畫眼睛。其他許多也代表人體動作、狀態的合體字,也都是由這個古象形符號衍生而出。大致上來說,手臂的姿勢就是用來區分眾多類似符號的基本要素。

    女人 Women
    限定詞:與女人及女性事務有關的字詞。
    從新王國時期開始,也用來表示陰性,取代了原先第一人稱單數的字尾,ỉ。

    這個坐著的女人緊裹在衣裙、也或許是斗篷裡,長長的衣裙蓋住了足部。在古埃及象形文中,男人坐像和女人坐像正好是一陽一陰的對等字。
    類似古象形文中「男人」的用法,這個「女人」的符號也意指和女人相關的範疇,並且只用於女性的名字。符號中的女人戴著長長的假髮,假髮垂在背後和胸前,有時會讓人聯想到女人的胸部。這個安寧含蓄的姿態,塑造了女人聖潔、端莊的形象,但在雕像和畫作裡,女人的形象卻不盡然如此;自古以來在藝術作品中,她們的衣服總是緊貼身軀,露的部份經常比穿的部份還多,後來到了新王國時期,她們的布料更加精緻――束腰長罩衫都用淺色透明的白色亞麻,毫無顧忌地透露出衣衫底下婀娜的側影。在埃及古文明的每一個時期,這種形象都是完美女人的典型。不論在藝術、文學、法律、亦或經濟的檔案文件裡,再再可看到女人擁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和文化地位,這種在古時候絕無僅有的情況,在古埃及文物研究中經常可見。

    話雖如此,且看看這個雙手無奈地縮藏在衣服裡的古象形符號,其實不正告訴我們,古埃及女人的境況,另有深藏其中、不為人知的真相,她們被要求要順從、要包容,她們始終受到完美典型的束縛。比照「女人」的陽性對等字,顯然「女人」這個符號的姿勢,肢體比較放不開,這正是在告訴我們,如果古埃及的女人有話想說,她們必須透過男性的親人――如丈夫、父親、兒子等。無論墳墓如何尊榮,她們終歸是墓裡的客人、是男性守護人所安排的墓室壁畫中的女主角。即便哈謝普蘇(Hatshepsut)女王篡奪了一向由男性繼承的王位,但她在自己的神廟裡,卻採用了男性形象的肖像,否定了自己女性的身份。藝術作品和著述處處可見到以男性為主的精英,使得男人能呈現出多樣化的完美形象,而不僅止於好爭好鬥的男人本色。由古象形文符號,我們看到了男人從事的行業五花八門,然而女人卻非如此,她們主要的活動就只有一種,那便是:扮演母親的角色。

    **********

    神祗 Gods

    在古埃及象形文中,大多數神祗的名號都不是以單一個象徵的符號、亦即含括多種特質的表意符號來書寫。自遠古以來,眾神大多與神化的動物、象徵、又或是崇拜聖物密切相關。此外,埃及人大多傾向以表音符號(字母式或是多字母子音)加上指稱「神祗」的限定詞,來表達神祗的名號。這種寫法最常使用草書體,亦即聖書體與通俗體。古埃及神祗的特性,一般含有繁複多重的面向,而且抽象深奧,因此要以單一的符號來表達並不容易。用來表達神祗抽象特質的古象形符號,似是都是源自對遠古國王的追思與崇拜。在圖象形成之後的這個階段,埃及人又連續發展出許多具有個別特色、表示神祗的古象形符號;他們通常先建構出神人同形的神祗,然後再賦予面具、動物的頭、星辰的象徵、又或代表該神祗特色的標誌。

    神祗坐像 Seated God
    限定詞:用來指稱神祗。
    表意符號:若主詞是神祗或國王,當第一人稱單數代名詞使用。

    埃及人用來表達神這個概念的圖象,這並不是最古老的一個。這個圖象大約出現於第五王朝、西元前兩千四百年,但在比這更早之前――大約西元前四千年前末期,有兩個符號已先一步出現:一是聖旗(表意符號:nṯr,「神祗」),另一則是豎立在雕像托台上的獵鷹。就早期的符號來看,神祗坐像似乎較以擬人化的觀點來表達神的概念。有些人則試圖從這三個符號,解讀古埃及神祗概念演變的過程――從最原始的聖物崇拜(聖物nṯr)、到動物崇拜(座台上的獵鷹)、到後來膜拜形似人身的神明。事實上,這樣的解釋頗有爭議,因為這三個音素字母和演化的直線發展並不相符。古代的聖物崇拜本身就是一個難解的問題,而古埃及對動物的崇拜,也並不只存在於某個特定的歷史時期和文化傳統。其實,倒不如直接就這個古象形符號來分析,或許會更有趣:由圖可見得一個坐在地上的男人,他雙膝屈起、貼靠胸前,整個人連同雙手全包裹在法衣裡,引人注目的還有他的長鬍子,那是只屬於國王和神明的特權。

    觀察到這些特點之後,再想想看,當這個符號出現在「金字塔文」(Pyramid Texts)時,總是會提到奧塞利斯(最早出現的圖象是用來指稱神祗的限定詞)以及奧塞利斯與已故國王之間的關聯性,這麼一來,這個坐姿以及包裹在法衣裡的身形就有了不同的意義。我們於是可以這麼推測,這個古象形符號,原先應該是和已故國王的神性有關,只是到了後來,字義卻被延伸成了神祗。

    法老 Pharaoh
    限定詞:國王。
    表意符號:記錄國王談話時的第一人稱單數。

    這個符號是根據早期指稱「神格」的限定詞改造而來,大致上沒太大更動,就只為了強化國王的特性,又再添加了一些元素:基本上,前額的聖蛇是一定要的,再來最重要的,是在新王國時期以後的變體裡所出現的盔形短假髮、以及根據原先神祗坐像中微翹的鬍子所改成的筆直的鬍子。從十八王朝開始,它還取代了神祗坐像的限定詞用法,成為第一人稱代名詞,用於主詞是國王的句子。

    也許把這個符號和代表神祗的符號混為一談並不合宜。很早的時候――當然,是在這個音素字母已然形成的早期――法老的神性與住在大神廟裡神祗的神性,對埃及人而言並不一樣。但他們後來又覺得有必要從代表神的古象形符號,創造出另一個獨特的意指國王的圖象,由此便可知,何以這兩者會被相提並論。不過他們之所以會採這種作法也很自然,因為法老的王位本來就是來自於神,而且自古以來,法老一直如神祗般地受人崇拜。由於好大喜功而來到埃及的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和凱撒大帝(Caesar)也曾被視為神祗般崇拜,在他們之前,還有赫赫有名的阿門諾菲斯三世以及拉美西斯二世(Ramses II)也在此列,而且他們沒什麼耐心等到來世,直接在現世就已讓自己被尊為神祗。

    **********

    阿努比斯 Anubis
    表意符號或限定詞:ỉnpw,用來指稱神祗阿努比斯。
    表意符號:ḥry sšt3,意指其特有的稱號:「主掌一切秘密」。

    阿努比斯和阿斯尤特(Assiut)的神祗維普瓦維特、以及阿比多斯的赫恩塔門提,都屬於犬神;而犬神中的這個「犬」,埃及人一般都歸類於集合名詞s3b之下,該名詞一般譯為「豺狼」,所以這指的到底是何種動物,並不容易判定;總之,這種動物結合了許多神祗,都屬於犬神。一般所描繪的阿努比斯都是採臥姿,一如古象形符號中所見,衪挺直地臥在一只箱子上,而這只神秘的箱子,便衍生出了衪的稱號:「保守秘密的人」,不過某些祭司也同樣有這個稱號。阿努比斯會令人聯想到在屍身上塗抹香料,所以衪身下的箱子,則和石棺或卡諾皮克瓶(canopicvases)有關。卡諾皮克瓶是用來存放已完成防腐處理的臟器。豺狼和狗都是常出沒於城郊的動物,因此一看到牠們,很自然便會想到墳墓和亡者。由於牠們總在墓地之間遊走,因此牠們便成了「亡者的守護者」。很自然地,這便和塗抹香料產生了關聯,於是阿努比斯成了木乃伊的守護神,負責監督喪葬儀式的進行。如同埃及許多化身為神的動物,令人聯想到黑色喪葬之神阿努比斯的狗和豺狼,也位列神廟聖獸之列。這些神廟朝拜牠們,飼養牠們,並在牠們死後將牠們做成木乃伊,而支付這筆費用的人,由於誠心所致,據說死後將能得到另一個世界的嘉獎。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