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甘地自傳:信仰的自由(簡體書)
甘地自傳:信仰的自由(簡體書)
  • ISBN13:9787212048006
  • 出版社:安徽人民出版社
  • 作者:(印)甘地
  • 裝訂/頁數:平裝/370頁
  • 規格:26cm*19cm (高/寬)
  • 出版日:2012/06/01
  • 人民幣定價:36.8元
  • 定  價:NT$221元
  • 優惠價: 87192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10大傳記系列2:甘地自傳?信仰的自由》為甘地親筆撰寫的精神自傳,生動再現了他飽經憂患,歷盡坎坷,追求真理的一生。把自身體驗真理的經歷以一種平和、謙遜的態度寫了出來,將其禁欲、非暴力、獨身生活等行為原則展示給讀者。
  • 甘地,印度民族解放運動的領導人和印度國家大會黨領袖,20世紀非暴力主義倡導者,被世人尊稱為“聖雄”。甘地是現代印度的國父,是印度最偉大的政治領袖,也是現代民族資產階級政治學說——甘地主義的創始人。他的精神思想帶領印度邁向獨立,脫離英國的殖民統治。他的“非暴力”(ahimsa)哲學思想,影響了全世界的民族主義者和爭取能以和平變革的國際運動。
  • 《10大傳記系列2:甘地自傳?信仰的自由》:影響世界格局的風云人物,抗拒專制、拯救民權的印度聖雄,喚醒三億人反抗精神的“非暴力之父”暢銷自傳作品。再現甘地飽經憂患,歷盡坎坷,追求真理的一生。
  • 在四五年前,我的幾個最親近的同事建議我寫一部自傳,我答應了,并已經著手進行寫作,可第一頁還沒寫完,就發生了孟買暴動,這項工作也不得不停下來。隨後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使得我被關進了耶羅弗達獄。當時捷朗達斯先生恰與我同獄,他希望我放下別的事,繼續寫完這本自傳。我告訴他,我已定好了一個學習計劃,若不完成計劃,我不打算再做其他事情。倘若在獄中服滿刑期,其實我真的可以寫完這部自傳,況且出獄後還有一年的時間可以完成它。史華密?阿南德現在再次希望我寫自傳,而我也已經寫完了《南非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史》,于是我便準備在《新生活》上連載我的自傳。史華密要我單獨寫成一本書出版,可是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只能一周一章這樣寫,反正我每周總得給《新生活》寫專欄,那么就寫自傳吧。史華密同意了,我也就硬著頭皮干了起來。
    然而在我沉默的這段日子里,有一個敬畏神靈的朋友向我質疑,他說:“您怎么如此莽撞?寫自傳是西洋人的習慣,只有那些受了西洋人影響的東方人才寫自傳。而且您想寫些什么呢?假如明天您否定了今天的原則,假如明天您改變了今天的計劃,那些依據您的指示行事的人們不是要出錯嗎?難道您不覺得至少現在不寫自傳,會更好嗎?”
    我受過這種說法的影響。不過寫一部自傳并不是我真正的目的。我只是想用自傳的形式講述自己體驗真理的無數經歷,我平生只有這種體驗,沒有別的。只要把它們都說出來,采取什么形式倒無所謂。我相信,并且也為自己的信念而自得。我覺得我寫的所有這些體驗對讀者是有好處的。如今我在政治方面的體驗,不但印度人民都知道,包括“文明的世界”的人民也了解一些了。這些體驗對我價值不大,因此憑它們而獲得的“聖雄”這一尊榮的價值就更小了。這個稱號常使我深感痛苦,從未曾給我帶來快樂。當然我更愿意分享我在精神方面的體驗,這些只我一人才有的體驗給予了我在政治活動中的力量。它們只會增加我的謙虛,它們是真正屬于精神層面上的,沒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越是回望過去,我就越分明地察覺到自己的不足。三十年來我想要的、我爭取的,就是自我實現,和神靈面對面,達到“莫克薩”(Moksha)[意即脫離生與死的自由,最接近“解脫”之意。]。所有我說的、我寫的、我在政治方面的冒險,都是為此,我為此而生,為此而行,而且鍥而不舍地去實現它。我一直相信,我可以做到的事情,其他人也可能做到。所以我的實驗是一直公開的,沒有私下進行;而我并不認為這個事實的精神價值會因此而降低。當然有些事情只可意會不能言傳,只有他一個人和他的神靈才知道。但我的體驗不屬于這一類,它們不僅是精神上的,更是道德上的,而道德就是宗教的本質。
    這個故事只包括大人孩子都能理解的屬于宗教的事情。只要我能夠把這種體驗以一種平和謙虛的方式講述出來,眾多體驗者都可從中得到啟發。科學工作者從不敢宣稱他的實驗就是最後的結論,他們始終謙遜,盡管實驗極其準確、有遠見、細致。同樣,我也不敢說我的體驗盡善盡美。我深刻地反省過,一再對每種心理狀態進行探尋、檢查和分析,但遠不敢宣稱我的結論就是最終的、正確的。我敢于宣稱的只有一樣——目前對我而言,我對真理的體驗是最終的,也是絕對正確的。倘若不然,我就不能把它們作為采取行動的依據,而對行動的步驟加以增減。我必須堅決依據我原有的結論行事,從而使我的理性和良心得到滿足。
    我寫自傳不是為了討論一些古板的原理,而是要說明它們在各種實踐上的運用。因而我準備給這些篇章起一個共同的名字:我體驗真理的故事,它包括“非暴力”、單身生活以及其他有別于真理的行為原則。然而對我而言,真理是最崇高的,包括無數其他的原則,它不僅指言論的真實,也指思想的真實,不只是相對真理,更是絕對真理——永恒的原理,即神靈。無數個關于神靈的定義有多面的表現,這使我感到驚奇和敬畏,有時還會惶恐。然而我只把神靈當成真理來崇拜。我還沒有找到它,還在繼續追尋。為了找到真理,我寧愿犧牲最珍貴的東西,即使是生命,我也愿意貢獻。然而只要這個絕對真理還不能實現,就得繼續堅持我的相對真理。這個相對真理必須庇護著我,雖然尋找真理的道路像刀刃般徑直、狹窄、銳利,我卻覺得它是最便捷、最容易的。在我眼里,我犯過的喜馬拉雅山般大的錯誤也已渺小,我遵道而行,不再悲傷。在前行的路上,我常隱約看到絕對真理的光輝,即神靈的光輝,只有這種光輝是真實的,每天在我心中閃亮。我想讓那些愿意看到的人也看到,想和他們分享我的實驗,分享我的信念。這些信念在進一步地成長:凡是我可以做到的事情,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小孩子也可以做到。追求真理的工具是簡單的,但難得。一個天真的兒童完全可能擁有它,而自高自大的成人似乎完全不可能。追求真理的人應比塵土謙虛。世界可以把塵土都踏在腳下,但是追求真理的人必須低低的,謙虛到可以被塵土踐踏。只有這樣,也唯有那時,他才能夠看到真理。至富(Vasishtha)和妙友(Vishvamitra)[至富和妙友是印度史詩《羅摩衍那》中化敵為友的兩位聖人。至富屬婆羅門,妙友屬剎帝利。有一次妙友想偷至富的神牛,于是引起激戰,最後妙友伏罪,并承認至富的種姓是高于自己的種姓的,今後不再有所逾越。]的對話非常清楚地表明了這一點。基督教與伊斯蘭教也極其充分地說明了這個問題。
    如果讀者在這幾頁里的內容中讀出驕傲的情緒,那么他就應當知道我瞥見的是海市蜃樓,一定有什么錯誤。把像我這樣的人毀滅吧,但讓真理盛行。千萬不要讓我這種因毫厘之差而判斷失誤的人去降低真理的標準。
    我希望人們也懇求人們不要把以下幾章的內容奉為圭臬。此處所談的一些體驗,你們可以把它當做一種圖解,可以參照它來進行實驗,要依據自己的喜好和能力來操作。我相信如果僅限于這個范圍,這些圖解會發揮作用的;因為那些丑事,我既不會掩飾也不會少說。我希望讀者了解我全部的錯誤。我不是要說我的為人有多好,而是想說我在非暴力不合作運動中的體驗。我將盡可能使我自己的判斷嚴格而又真切,因為我希望你們也如此。依據這樣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我必須同首陀羅一起高喊:
    哪里會有一個壞人,
    像我這樣邪惡而令人生厭?
    我已拋棄我的神,
    我是一個沒有信仰的人。
    我感到極度痛苦,我還離神靈那么遙遠。我完全懂得,他統治著我的生命,而我是他的後代。我明白之所以離他那么遙遠,是由于我還不能完全擺脫不良的情感。
    不過我要停筆了,我會在下一章寫一個真正的故事。
    莫?卡?甘地
    1925年11月26日于沙巴瑪第學院
  • 譯者序
    自序
    第一部家世與求學
    1、我的家世
    2、童年歲月
    3、童婚印象
    4、新婚體驗
    5、中學生活
    6、一個悲劇(上)
    7、一個悲劇(下)
    8、偷盜和贖罪
    9、父親離世
    10、開始感知宗教
    11、準備赴英留學
    12、種姓身份被除
    13、抵達倫敦
    14、成為素食主義者
    15、學做英國紳士
    16、節儉的生活
    17、飲食的新實驗
    18、我的羞澀性格
    19、吐露結婚的事實
    20、接觸各種宗教
    21、神靈給弱者以力量
    22、納拉揚?亨昌德羅
    23、參觀大博覽會
    24、取得律師資格
    25、我的不安與無助
    第二部由孟買到南非
    26、賴昌德巴伊
    27、開始新的生活
    28、第一宗案子
    29、頭一次打擊
    30、準備赴南非
    31、抵達納塔耳
    32、頭巾的問題
    33、赴比勒托里亞途中
    34、遭遇不公正對待
    35、抵達比勒托里亞
    36、與基督教徒往來
    37、設法與印度人聯系
    38、印度僑民的悲慘
    39、準備打官司
    40、對基督教的見解
    41、決定留在南非
    42、定居納塔耳
    43、納塔耳印度人大會
    44、反對種族歧視
    45、巴拉宋達朗
    46、3英鎊人頭稅
    47、比較研究各種宗教
    48、輕信同伴的後果
    49、回到印度
    50、在印度的見聞
    51、我的兩種秉性
    52、參與孟買的集會
    53、浦那和馬德拉斯
    54、爭取輿論的支持
    第三部體驗真理的故事
    第四部非暴力不合作運動
    第五部謀求印度自治
    ……
  •   在四五年前,我的幾個最親近的同事建議我寫一部自傳,我答應了,并已經著手進行寫作,可第一頁還沒寫完,就發生了孟買暴動,這項工作也不得不停下來。隨后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使得我被關進了耶羅弗達獄。當時捷朗達斯先生恰與我同獄,他希望我放下別的事,繼續寫完這本自傳。我告訴他,我已定好了一個學習計劃,若不完成計劃,我不打算再做其他事情。倘若在獄中服滿刑期,其實我真的可以寫完這部自傳,況且出獄后還有一年的時間可以完成它。史華密·阿南德現在再次希望我寫自傳,而我也已經寫完了《南非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史》,于是我便準備在《新生活》上連載我的自傳。史華密要我單獨寫成一本書出版,可是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只能一周一章這樣寫,反正我每周總得給《新生活》寫專欄,那么就寫自傳吧。史華密同意了,我也就硬著頭皮干了起來。   然而在我沉默的這段日子里,有一個敬畏神靈的朋友向我質疑,他說:“您怎么如此莽撞?寫自傳是西洋人的習慣,只有那些受了西洋人影響的東方人才寫自傳。而且您想寫些什么呢?假如明天您否定了今天的原則,假如明天您改變了今天的計劃,那些依據您的指示行事的人們不是要出錯嗎?難道您不覺得至少現在不寫自傳,會更好嗎?”   我受過這種說法的影響。不過寫一部自傳并不是我真正的目的。我只是想用自傳的形式講述自己體驗真理的無數經歷,我平生只有這種體驗,沒有別的。只要把它們都說出來,采取什么形式倒無所謂。我相信,并且也為自己的信念而自得。我覺得我寫的所有這些體驗對讀者是有好處的。如今我在政治方面的體驗,不但印度人民都知道,包括“文明的世界”的人民也了解一些了。這些體驗對我價值不大,因此憑它們而獲得的“圣雄”這一尊榮的價值就更小了。這個稱號常使我深感痛苦,從未曾給我帶來快樂。當然我更愿意分享我在精神方面的體驗,這些只我一人才有的體驗給予了我在政治活動中的力量。它們只會增加我的謙虛,它們是真正屬于精神層面上的,沒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越是回望過去,我就越分明地察覺到自己的不足。三十年來我想要的、我爭取的,就是自我實現,和神靈面對面,達到“莫克薩”(Moksha)[意即脫離生與死的自由,最接近“解脫”之意。]。所有我說的、我寫的、我在政治方面的冒險,都是為此,我為此而生,為此而行,而且鍥而不舍地去實現它。我一直相信,我可以做到的事情,其他人也可能做到。所以我的實驗是一直公開的,沒有私下進行;而我并不認為這個事實的精神價值會因此而降低。當然有些事情只可意會不能言傳,只有他一個人和他的神靈才知道。但我的體驗不屬于這一類,它們不僅是精神上的,更是道德上的,而道德就是宗教的本質。   這個故事只包括大人孩子都能理解的屬于宗教的事情。只要我能夠把這種體驗以一種平和謙虛的方式講述出來,眾多體驗者都可從中得到啟發。科學工作者從不敢宣稱他的實驗就是最后的結論,他們始終謙遜,盡管實驗極其準確、有遠見、細致。同樣,我也不敢說我的體驗盡善盡美。我深刻地反省過,一再對每種心理狀態進行探尋、檢查和分析,但遠不敢宣稱我的結論就是最終的、正確的。我敢于宣稱的只有一樣——目前對我而言,我對真理的體驗是最終的,也是絕對正確的。倘若不然,我就不能把它們作為采取行動的依據,而對行動的步驟加以增減。我必須堅決依據我原有的結論行事,從而使我的理性和良心得到滿足。   我寫自傳不是為了討論一些古板的原理,而是要說明它們在各種實踐上的運用。因而我準備給這些篇章起一個共同的名字:我體驗真理的故事,它包括“非暴力”、單身生活以及其他有別于真理的行為原則。然而對我而言,真理是最崇高的,包括無數其他的原則,它不僅指言論的真實,也指思想的真實,不只是相對真理,更是絕對真理——永恒的原理,即神靈。無數個關于神靈的定義有多面的表現,這使我感到驚奇和敬畏,有時還會惶恐。然而我只把神靈當成真理來崇拜。我還沒有找到它,還在繼續追尋。為了找到真理,我寧愿犧牲最珍貴的東西,即使是生命,我也愿意貢獻。然而只要這個絕對真理還不能實現,就得繼續堅持我的相對真理。這個相對真理必須庇護著我,雖然尋找真理的道路像刀刃般徑直、狹窄、銳利,我卻覺得它是最便捷、最容易的。在我眼里,我犯過的喜馬拉雅山般大的錯誤也已渺小,我遵道而行,不再悲傷。在前行的路上,我常隱約看到絕對真理的光輝,即神靈的光輝,只有這種光輝是真實的,每天在我心中閃亮。我想讓那些愿意看到的人也看到,想和他們分享我的實驗,分享我的信念。這些信念在進一步地成長:凡是我可以做到的事情,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小孩子也可以做到。追求真理的工具是簡單的,但難得。一個天真的兒童完全可能擁有它,而自高自大的成人似乎完全不可能。追求真理的人應比塵土謙虛。世界可以把塵土都踏在腳下,但是追求真理的人必須低低的,謙虛到可以被塵土踐踏。只有這樣,也唯有那時,他才能夠看到真理。至富(Vasishtha)和妙友(Vishvamitra)[至富和妙友是印度史詩《羅摩衍那》中化敵為友的兩位圣人。至富屬婆羅門,妙友屬剎帝利。有一次妙友想偷至富的神牛,于是引起激戰,最后妙友伏罪,并承認至富的種姓是高于自己的種姓的,今后不再有所逾越。]的對話非常清楚地表明了這一點。基督教與伊斯蘭教也極其充分地說明了這個問題。   如果讀者在這幾頁里的內容中讀出驕傲的情緒,那么他就應當知道我瞥見的是海市蜃樓,一定有什么錯誤。把像我這樣的人毀滅吧,但讓真理盛行。千萬不要讓我這種因毫厘之差而判斷失誤的人去降低真理的標準。   我希望人們也懇求人們不要把以下幾章的內容奉為圭臬。此處所談的一些體驗,你們可以把它當做一種圖解,可以參照它來進行實驗,要依據自己的喜好和能力來操作。我相信如果僅限于這個范圍,這些圖解會發揮作用的;因為那些丑事,我既不會掩飾也不會少說。我希望讀者了解我全部的錯誤。我不是要說我的為人有多好,而是想說我在非暴力不合作運動中的體驗。我將盡可能使我自己的判斷嚴格而又真切,因為我希望你們也如此。依據這樣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我必須同首陀羅一起高喊:   哪里會有一個壞人,   像我這樣邪惡而令人生厭?   我已拋棄我的神,   我是一個沒有信仰的人。   我感到極度痛苦,我還離神靈那么遙遠。我完全懂得,他統治著我的生命,而我是他的后代。我明白之所以離他那么遙遠,是由于我還不能完全擺脫不良的情感。   不過我要停筆了,我會在下一章寫一個真正的故事。   莫·卡·甘地   1925年11月26日于沙巴瑪第學院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