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白瑜先生訪問紀錄(簡體書)
白瑜先生訪問紀錄(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0元
  • 定  價:NT$180元
  • 優惠價: 87157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口述歷史系列:白瑜先生訪問紀錄》回顧了白瑜先生的政治經歷,其中涉及湖南省學生運動、驅張運動,蘇俄留學期間國共兩黨的斗爭與合作,國共早期重要政治人物追憶等內容,對蘇俄初期政局與建設、國共兩黨早期政治活動及重要歷史事件都有深入的分析。
      白瑜 (1898-1989), 湖南華容縣人, 1915 年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師范就讀,與蔡和森、蕭瑜、毛澤東先後有同窗之誼。五四運動爆發後,參加湖南學生運動。1920 年加入國民黨,1925 年考取莫斯科中山大學留俄,回國後擔任中央軍校教官并先後兼任吳淞中國公學、國立上海商學院、國立暨南大學、國立中央大學教授。遷臺後,任政治大學教授,晚年移居美國。
  • 弁 言
    前 言
    被訪問者的話
    一、毛澤東的中學時代
    二、湯薌銘捕殺國民黨人士對毛的影響
    三、毛澤東的中學教育
    四、毛澤東到了北京
    五、參加馬克思主義研究會
    六、回長沙辦刊物
    七、毛鼓動罷學
    八、毛澤東做了小學部主任
    九、毛澤東代父領種學田未遂
    一○、非共青年因我們的警惕開始有組織
    一一、黃龐血案工人罷工
    一二、毛澤東梭鏢隊
    一三、毛澤東要學梁山泊的英雄
    一四、龐人銓不是共產黨
    一五、我考上公費留俄
    一六、莫斯科孫文大學
    十七、被留在廣州補習俄文
    十八、我在廣州又遇見了毛澤東
    十九、中山艦事件
    二○、我們到海參崴
    二一、到校卻被派作政治報告
    二二、孫文大學的課程
    二三、在孫文大學國共兩黨學生之斗爭
    二四、共產黨員要斗爭谷正鼎
    二五、學校的生活情形
    二六、校方訓練同學的方法
    二七、我們回國
    二八、我在莫斯科遇見蔡和森
    二九、斯大林到孫文大學演講
    三○、我終于認識了俄國
    三一、在莫斯科陸大宿舍一宵
    三二、胡展堂是反俄共的先覺
    三三、民初湖南青年的革命情緒
    三四、湖南青年痛恨張敬堯--視為禽獸
    三五、毛澤東反洋心理很濃厚
    三六、
    湖南省銀行鈔票停兌與毛澤東家庭的影響
    三七、在廣州的回憶
    三八、顧孟余到廣州
    三九、
    中國第一位剖析馬克思主義的人是顧孟余
    四○、我在孫文大學所認識的共產學生
    四一、毛澤東與蘇俄之關系一向不好
    四二、俄國的工業
    四三、俄國的農場
    四四、俄國的商業
    四五、我不滿意屠殺青年
    四六、我反對蘇俄特務
    四七、總角之交最難忘
    四八、安定亞洲才是世界和平之途
    答 問
    一、請談談留學俄國的動機。
    二、請談談邵力子。
    三、留學生至莫斯科,是否帶給共黨政府任何困難?
    四、請就對蘇俄之認識,談談蘇俄對中國之態度。
    五、在孫文大學,有什么辦法可分辨誰是共產黨?
    六、十月革命後,俄國人民的反應如何?
    七、俄國人民對中國的認識如何?
    八、俄共內部之斗爭如何?
    九、自修大學為何?
    一○、向警予怎樣一個人?
    一一、楊開慧又如何?
    一二、毛澤東的祖墳被掘確否?
    一三、抗戰時期留俄同學如何相處?
    一四、共產黨的前途如何?
    附錄一、湖南第一師范與校長易培基
    附錄二、湖南五四運動、驅張運動
    附錄三、向警予、楊開慧的側面觀
    附錄四、我亦談談鮑羅廷
    附錄五、有關留俄中山大學
    附錄六、出身世家而愛惜羽毛的顧孟余先生
    附錄七、湘軼名人易白沙與匡互生
  • 二、湯薌銘捕殺國民黨人士對毛的影響
      民國二年湯薌銘入湘,捉殺國民黨黨員。第一師范校長孔昭綬(競存)先生是留日同盟會會員,某日湯派人逮捕他。學校的先生學生都勸孔逃走,孔不肯。大家無法,只好拖他入油印室,化裝為油印工人,才躲過了。毛親見這件事,以為有人格、有學問的人猶受軍閥之凌辱。從此種下了他很深的革命意念。
      民國五年春夏秋之交,他同級同學黃強(湘西人)原是革命黨人。湯薌銘派便衣人員偽裝訪客來學校捉他。學校的門禁很嚴,詢找學生須經門房通報。門房很機警,告訴黃強此次來訪的人與以往的不同,勸他不要接見。黃強不以為然。眾人見此,跟隨他出去,一至前廳,來人想將黃強架走,黃因幼時練過武藝,加以眾人從中阻擋,遂得脫身。毛當時也在場,見軍閥如此無法無天,更是覺得非革命不足以推翻軍閥。
      二九、斯大林到孫文大學演講
      十六年五月十三日,斯大林至孫文大學演講,他說:';中國革命的失敗,陳獨秀要負全責。我們以後的方針,仍然是制造兩個政權。一方面恢復地下蘇維埃,一方面繼續參加中國政府。......;如想統治世界,或者保衛蘇聯,中國絕不能與蘇俄分離,然而前途的困難很多,因為帝國主義無時不虎視著中國。尤其是英帝國主義對蘇俄的挑釁與日俱增。譬如,在莫斯科制造的暗殺炸案日日增加,嗾使中國政府查抄北京俄使館,倫敦俄商務代表所被抄,最近駐波蘭大使班可夫的被刺。這全是英帝國主義者想刺激俄國,希望我們先開戰端。我們目前雖然容忍,但是終有一天,要消滅邪惡的帝國主義。英帝國主義最不能忘懷的便是中國與波蘭,因為它要打俄國,不能恃賴海軍,必須使用陸軍,利用波蘭、中國兩陸軍國家,作為侵略根據地,夾攻俄國。......;';斯大林的城府極深,說話時穩重沉著,然內心里極粗獷。列寧生時批評斯大林是好放辣椒的廚子,斯大林曾將煙斗塞入搖籃內他自己的嬰兒口中,嬰兒嗆哭了,他還罵一句';長大不配做布爾什維克';。列寧雖然陰險,尚稍有書生氣質,遠不如斯大林之粗獷。拉狄克與托洛斯基友善,當時尚敢和斯大林激烈地爭奪孫文大學。他亦曾在孫文大學大罵斯大林對中國革命指揮的錯誤。老布爾什維克團更是在列寧格勒黨部連續開會檢討斯大林,大排老資格,斯大林乃以定時炸彈鎮威。
      某次,美國新聞界組織一考察團至俄。曾到孫文大學訪問,拉狄克問他們:';美國有中國留學生多少?';答稱:';約有數千人。';拉狄克說:';中國學生到美國的雖然多,然而你們只能訓練他們回國教書。我們兩年來收有中國留學生六百人,將來至少有三百人是中國政治上的領袖人物!';拉狄克當時已批評蘇共指揮中國革命之錯誤,延誤了中國革命十年。1934年我在倫敦看報,拉狄克改變他原先的看法,說中國革命將延誤了二十年。拉狄克何所據而云然?據我想,拉狄克初以為蔣先生北伐完成之後,日本必出面干涉,將提早中日戰爭。中共即可襲俄國十月革命故技,轉對外戰爭為對內戰爭,奪取政權。但以蔣先生的明智,遲延了中日戰爭,九一八事件及中共之計未逞。到一九三四希特勒已亟欲蠢動,第二次世界大戰不免,故拉狄克以此類推。   附錄一、湖南第一師范與校長易培基
      湖南省立第一師范學校,因校長易培基的創新,學生毛澤東的革命,被稱為新潮學校。我民國四年秋季考入肄業,其時湯薌銘督湘,對國民黨人當天大肆屠殺,又逢日寇迫我國簽訂廿一條之後,少年離家,心情動蕩,報國雪恥之念,油然而生。入學之初,即往北門外甲種農業學校憑吊彭文超烈士紀念亭,彭君亦將及弱冠的中學生,感于廿一條的國恥,憤然抱石投沉湘江,遺書數千言,痛斥倭寇無知野性,破壞東亞和平,喚醒國人誓雪奇恥。其遺書、遺像懸掛紀念亭中,吊者無不心傷。我本生在沒落世家,深惡滿清腐敗,父親為維新派分子,曾教我以立憲改革的大義,此時我傾向革命黨派了。繼而袁世凱稱帝,云南起義。民五暑假返校,參加省垣討袁死難將士追悼大會,大門懸掛';袁逆天誅功歸上帝,湯屠活走罪在我們';對聯。以後張敬堯督湘,更是愚妄。我們在校教員多革命黨人、學生多追隨之。五四運動事起,我即開始參加政治運動。如謂湖南第一師范嚴教嚴管,而又革命氣重,較為允當。
      一、學校概況
      湖南省立第一師范的前身,科舉時代為城南書院,地址長沙南門外書院坪,位于妙高峰下,校園廣闊,風景亦佳。前清廢科舉設學校,改為公立中路師范,有別于設在常德的西路師范與衡陽的南路師范。民國成立,順次改稱省立第一、第二、第三師范,并開辦省立第一、第二、第三女子師范學校。民前三男校保有書院制,即中路師范之附屬小學,亦全部官費,食宿書籍外,另發零用錢,現在臺灣的酆裕坤教授,即出身于該附屬小學。長沙城南書院之上,還有岳麓書院(鼎革後改為優級師范學堂,即今之湖南大學),系全省最高書院,歷史甚早,宋朝張拭、朱熹皆曾講學于此。長沙的城南書院屬于湘江道,常德的德山書院、衡陽的某書院,皆屬于道。各府、各縣皆有書院。以後改為府中學堂與縣立高等小學。例如左舜生、田漢,皆出身于長沙縣立師范,有別于省立師范。民國二年春,國民黨政府創立第四師范一所,招收全省學生,校長陳潤霖先生,旋被湯薌銘解散,學生三班并入第一師范。毛澤東即由此并入。
      第一師范的校舍為舊時的書院建筑,民前長沙饑民之亂毀于火。民國二年始修復落成,改為兩層西式洋房,與臺大文學院同一形態,分辦公樓、圖書館、大禮堂(又稱雨操場)、大飯廳外,有教務處、課室、學生自修室、寢室、盥漱沐浴室、特別教室、手工美術教室。(當年為全省學校最大最新式的建筑,乃至超過幾所高等學校與教會學校。)各種建筑,皆有走廊相連。校內交通雨雪無阻,四周圍墻,後面大操場建于妙高峰上,前面鐵門之外有新式馬路,鐵門內球場花園幾處,亦具規模。所謂自修室,是現在學生沒有見過的,并非利用教室。所有教室,除上課外都空著。自修室每間只坐十二人。自修桌如今之辦公桌,有抽屜,置教科書及練習本者。另外書柜成排,每人一個,置參考書者(略備經史子集)。寢室大樓兩座,每座樓內又分室百余間,每室只睡六人。每人一床,床之兩端有抽屜,置換洗衣機者。其他衣物放儲藏室,每日下午課畢開放一次。睡床上有架,很高,掛舊式蚊帳用者。每間寢室,只對面各置油漆高架床三鋪,無書桌,亦無上下鋪,中間走路,兩端一為門,一為窗,無雜物。寢室僅為就寢用,其余時間,總門上鎖,由專責清潔整理工人掌握,其權頗大。
      我在第一師范時(毛澤東亦在),校風嚴肅、純厚、沉毅,校訓為';公誠勤儉';。學生生活樸素。讀書氣氛甚濃,校規綦緊,起寢均有定時,秩序井然。即用餐非排隊而無法魚貫入大食堂,各自盛飯後,佇立固定席次,必待主餐人(經常是校長)入席,方可坐下舉箸,亦無口令,六七百人始終在鳥雀無聲中進食,氣氛靜美,值得懷念。食堂內有';粒粒皆辛苦';的橫匾,餐餐在望。還有由自修室到教室走廊掛著';學然後知不足,教然後知困';之類的豎屏,以及教務處前高懸的';公誠勤儉';校訓,都是每日起居、操作隨時可見的格言,在在使人警惕。當時教訓合一,教務處設學監數人,由品學兼優而孚眾望的教員專任,生活起居與學生同進退。早起、晚寢點名,學生入寢後十分鐘熄燈,不敢再有言語,違者巡查學監必入紀錄,操行記分,與學課并重。學生一律住校,著制服,膳宿、制服、書籍、課本全部由學校供給,學生可以潛心讀書,教員督責亦嚴,責任心亦重。例如省長老翰林劉人熹先生,每周到校兼任新生修身課兩小時,每講';臨財毋茍得,臨難毋茍免';時,詳加解釋,又帶領全班三復背誦,且掬誠叮嚀學生,將來遇到此種情況時,一念曾有高齡的白發老人如此如此,即得之矣。老師中此類故事,常有傳頌。學生功課,每日八小時。前四年國文(內容包括甚廣,涉獵經史子集),每日有兩小時,每周另加作文兩小時。英文每周四小時,分四年教完。其他如中外史地、物理、化學、博物、倫理(修身純用國學材料倫理及于西洋)、心理、哲學、教育學,每科每周兩小時,各分一年教完。大體說來,那時師范五年訓練,對于文科略具基本知識,如欲進修,不無門徑。正為民初幾位師范畢業生,後來竟成大學者。但以此自大,不勤進修,則誤終身。茍效半部論語治天下者,更大禍國家。
      二、教師陣容
      袁世凱死後,孔昭綬(競存)復任第一師范校長。孔先生是留日學生,同盟會會員,前任校長時,湯薌銘督湘,孔被緝拿,原是坐待被擒赴難,因在校教職員苦勸,學生又擬對緝拿人員暴動,迫得孔氏到講義室更衣,化裝油印工人,得免于難。且有一說,緝拿人員也許有意放過。事後孔氏含淚離校,全校感動,有人放聲哭。孔校長生活嚴肅,理學家氣重,學生皆敬畏之。彼處理校務一切認真,尤其聘請教員,必限于品學兼優、誨人不倦者。凡是名家,必延聘之,或禮待之。例最知名的楊懷中先生,蕭瑜在《我與毛澤東》書中,言之已詳,茲不贅述。相反的,要求來教者,即是名家亦有遭拒絕者,例如知名的經學家葉德輝,曾罵孔為何不請他,孔只云';你自己知道';。有謂漢學與宋學之爭,非也。易培基、易白沙兩先生則受孔禮遇。乃因葉先生研究女色,過分張揚。其他如功名探花、才華甚高、風雅自賞的汪根甲先生,都在校專任,高等師范反系兼任,要皆回應孔氏辦學認真的作風。他們的生活優沃,孔不加要求,自己則生活一向樸素。那些名教員來校授課皆乘私備呢轎,穿著華貴,在教員室里似有比賽風采之態,我們常窺視之。乃至他們的轎夫,亦有比賽神氣,我們常溜到大門前轎廳,和他們胡聊,試坐轎子,抬起來轎杠有彈性、有音響,坐其上,心暢耳悅,有飄飄然之感。
      國文教員為校中教育的主體,除漢學、宋學、詞藻外,有一位專重子書的袁仲謙(吉六)老師,書法亦極佳。我班初入學的第一年(預科)即受他的習字訓練,以永字八法開始,端坐與握筆的姿勢,均極嚴格,尤其不假辭色,巡視坐位之間,稍錯則厲色斥之。袁師籍隸湘南道縣,為船山學派巨子,隨第四師范合并而來毛澤東的恩師,一直教他五年。諸子之學毛最饒興趣,所以毛在北大隨李大釗在馬克思主義學會談各派社會主義時,談得上來,很受重視。我班國文老師變換太大。同班同學在臺者有凌碧如教授。唯英文教員楊宣誠先生(省政府交涉署長),任教時間最長;數學教員李希易先生(旅美巨賈李國欽先生之胞兄)教算術、代數各一年;王正樞先生教幾何、三角各一年;易白沙教本國史一年。這四位老師(坐轎衣著也很考究),授課寫黑板、工楷、美麗而迅速,似有特別功夫,教態嚴肅。有關教育那一套的課程,楊懷中先生回北大任教後,教育部介紹山東王長平博士來教,王先生一派洋化,以國文較遜,講書欠佳,但和學生玩在一起,是新的開創(打球之類)。至不坐轎且愛走行的老師,則只有徐特立一人。這些先生多系同盟會會員,所學、所事,各有千秋,對學生極負責,不僅教之嚴而且誨之切,至今懷念,感佩無已。師道的尊嚴,也是孔校長最重視的。記得抗戰前,他應戴季陶先生之邀請,到南京任考試院參事,我往謁時,已在大學教書,他依然諄諄訓誨,感嘆第一師范校風的不變。我對孔師執禮甚恭,他則攜手送我出大門。
      ......;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