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耳朵
雨耳朵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 79190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石麒麟會發亮的眼睛、螢火蟲的心願、怕髒的粉圓、感傷的宮燈、變身的陀螺、雨的耳朵、小蘑菇的悲劇、小老鼠的歷險、老神牛的尊嚴、消失的愛搗蛋與混蛋、王老先生蓋不成房子的那塊地、夜光橋的精靈……。好像,在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天,充滿著「愛」與「寬容」的千萬種情意,感受每一個瞬間的溫柔美好,讓我們心想事成,美夢成真。

    現在,繼續找一找,發現神祕耳朵了嗎?再停下來,靜靜聽,噓,聽到浪漫的聲音了吧?

    親切的和平鎮,其實就藏在台灣各個小角落。

    《雨耳朵》能夠用一種等待麵包慢慢揉製、慢慢烘焙出爐再享受的心情,慢慢讀就能慢慢咀嚼出真味。

    本書作者謝鴻文曾獲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亞洲兒童文學大會論文獎暨日本大阪國際兒童文學館研究獎金、香港青年文學獎、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等獎項。

  • 謝鴻文

    1974年兒童節生於桃園,天意注定和兒童有不解之緣。

    現任虎尾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SHOW影劇團藝術總監。

    曾獲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亞洲兒童文學大會論文獎暨日本大阪國際兒童文學館研究獎金、香港青年文學獎、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等獎項。

    著有《失眠的山》、《老樹公在哭泣》、《凝視台灣兒童文學的重鎮》、《花神玩大風吹》、《怪怪作文大驚奇》、《埤塘故鄉》等十餘本書。主編有《騷動──青少年劇本集》、《社區劇場的實踐之道》。

    編寫過《遺失的美好》、導演《下雨了》等兒童劇。

    繪者簡介
    吉娜兒

    相信插畫的世界裡沒有大人小孩的分別,不論是5歲50歲還是5000歲,天真的想像是每一個人與生俱來的魔法。

    覺得人生有許多冒險的機會,只要鼓起勇氣、相信自己,有時候甚至只要打開一本書就能找到啟示,然後發現不同的奇幻人生。

    近期作品:
    《一看就會,吉娜兒教你鋼珠筆彩繪》 《老師丟丟臉》

  • 聽見浪漫的聲音
    黃秋芳(黃秋芳創作坊負責人、兒童文學作家)

    相信嗎?文字真的有靈魂噢!

    當我們對字,多了一點點感覺以後,我們會發現,有一些字、有一些特別的感情,像前世今生的輪迴,曲曲折折,終究會繞回我們的生命裡,和我們相遇。

    想起來就很浪漫吧?鴻文這本精緻的童話集《雨耳朵》,就是這樣一本浪漫的小書。

    和這本書相遇,究竟有多浪漫呢?嗯,慢慢回想起來,要從十六年前、將近六千多個日子算起。那時候的我,喜歡粉彩,喜歡童話,喜歡漫畫,喜歡一切甜甜、淡淡,最好還帶有一點點微酸、微苦的感覺,才叫做有滋有味呢!

    那是在遙遠的一九九五年,我開了間「要你好看漫畫屋」,用一整面牆的瘋狂聲勢,推薦我很喜歡的漫畫家奈知未佐子。她畫出來的每一個故事,短短的、淡淡的,相信萬物有靈,眾生有情,在「愛」與「寬容」中相互成全,不但缺憾得到圓滿,天地間的人事物,也都能心想事成,美夢成真。

    漫畫屋只活了八個月,奈知未佐子卻活了很久很久。到了八年多、三千多個日子以前,為了讓更多大人、更多老師、更多的爸爸媽媽,陪著我們一起看漫畫,我又在2003年靜宜大學的學術研討會裡寫了篇〈從奈知未佐子的童話漫畫談文化傳遞〉,像變魔術一樣,讓看漫畫、讀童話,變成一件「好像很偉大」的事,這是不是非常不可思議呢?

    所有不可思議的事,我都覺得很浪漫。

    好羨慕和奈知未佐子活在同一個國家的孩子,他們看著這些書,從小就有更多機會,長出更多「不一樣的耳朵」,雨耳朵、風耳朵、雲耳朵,甚至是陽光耳朵、蘋果耳朵、石頭耳朵……。一年多以後,我也和奈知未佐子一樣,為我們呼吸的空氣、生活著的日月山川,寫了篇〈床母娘的寶貝〉,讓孩子們可以在故事裡,領略每一天的真實生活,看見相同的顏色,聽見相同的聲音。

    這篇童話,獲得2004年九歌年度童話獎。我在得獎感言裡,裝載著對童話的殷殷盼望,希望我們曾經相信的傳說,曾經依賴的神靈,舊時生活的常模,日常時空的記憶……,以及真實盈溢在生活周遭的全部角色,都能陪著孩子,重新再活一次,在我們的身體裡,印記出更多甜美、心酸,以及一些很難盡說的溫暖。

    這樣,我們就不會把遙遠的王子與公主,當作理想,把從來沒看過的巫婆與巨人,當作唯一的劫難,然後在成長後,把飄飄盪盪的寂寞,都當作「世界公民」必經的失落。

    懷著這樣的真誠信念,又過了將近一千五百個日子。2008年,在數百篇童話作品裡,我發現鴻文寫了篇很美麗的〈讓松鼠回家的路〉。在全台灣都迷戀著桐花季的迷離歲月,在鋪滿飄零桐花的美麗山徑,松鼠捨不得踏碎脆薄剔透的花瓣,這時,牠該怎麼回家呢?這樣的纏綿心事,彷彿千年的願望,透過天地神靈,散放著成長的辛酸和芬芳。

    真的很慶幸,有機會把這個故事,收藏在《九十七年童話選》裡,那是一個又一個童話櫥子,任何時候一打開,都隨著每一則童話故事,走進不同的神奇幻境。

    時間過得這麼快,松鼠回家後,又過了一千多個日子,我才終於明白,原來,牠們都回到寧靜美麗的「和平鎮」去了。

    如果沒有鴻文的努力調查,我們怎麼可能發現,這麼親切的和平鎮,其實就藏在台灣各個小角落,到處都可以找到這些老街老故事。

    這麼多神奇又美麗的祕密,這麼多簡單又深沈的小故事,短短的、淡淡的,像奈知未佐子、像床母娘,就這樣揮灑出萬物有靈、眾生有情的甜蜜世界。

    跟著鴻文,我們看到石麒麟會發亮的眼睛、螢火蟲的心願、怕髒的粉圓、感傷的宮燈、變身的陀螺、雨的耳朵、小蘑菇的悲劇、小老鼠的歷險、老神牛的尊嚴、消失的愛搗蛋與混蛋、王老先生蓋不成房子的那塊地、夜光橋的精靈……。好像,我們也在日常生活著的每一天,捕捉到充滿「愛」與「寬容」的千萬種情意,感受每一個瞬間的溫柔美好,讓我們心想事成,美夢成真。

    現在,繼續找一找,發現神祕耳朵了嗎?再停下來,靜靜聽,噓,聽到浪漫的聲音了吧?

  • 在大溪散步得來的故事
    謝鴻文

    成為作家,是我小時候的志願。成為兒童文學作家,常常我也覺得是天意,因為我是兒童節出生的,天意注定要和兒童有不解之緣。

    當志願與天意相加,我更加篤定寫作是生命最完美的歸宿。我很幸福的繼續用寫作來表達自己的思想與情感、用寫作來記錄生活行跡,還用寫作當作禮物饋贈給我們的孩子,希望每一個孩子都能在文學中濡染喜怒哀懼,體會人生的百種滋味,為自己的心尋找一方沉靜安定。

    2008年,我在第一本童話集《花神玩大風吹》序裡,曾自述追求「文學的美質」,我說:「我的故事世界裡,有意識的在經營『美質』──我認為這種『美質』,不僅要在章法結構、語言意象、文字韻律上講究,更要有純粹感情與思想的匯入;不可否認有些故事讀起來,可能有點迷濛深遠的感覺,彷彿較接近成人文學。」這樣的理念,在《雨耳朵》裡依然可見;那是因為我非常反對只為了追求「淺語」,卻把內容變「膚淺」的兒童文學作品。

    可是,這種理念,在目前的台灣兒童文學來說是很大膽的,因為它違背市場主流,我不得不十二萬分感謝聯經出版公司和黃惠鈴主編的勇敢成全。

    《雨耳朵》裡許多故事乍看之下好像少了童趣,但我寄望大小讀者在讀這本書時,能夠用一種等待麵包慢慢揉製、慢慢烘焙出爐再享受的心情,慢慢讀就能慢慢咀嚼出真味。

    一切都應該緩慢下來,不要讓我們的生活太倉促匆忙,以致錯過細品人生沿途的風景人事。

    眼尖的讀者可能會覺得書裡提到的「和平鎮」,和桃園縣的大溪鎮好像,有大漢溪流過,可以找到老街、中正公園、頭寮大池、陀螺等相符的產物與風景。

    沒錯,我的確是以大溪為藍本,因為大溪離我家近,是我幾乎每個月都會去旅行散步的地方。散步這座古鎮,如果是飄著細雨,我總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個硯台,正在徐徐磨墨,筆輕輕一沾,就能恣意揮毫。每回去走訪,就動念用當地的風景事物編寫故事,於是真實的自然風景、人文事物,俱成為我的寫作材料,從真實生活所見加工,虛構為新的故事;更重要的是,我用「和平鎮」之名,是想擴大到整個台灣來看,看台灣許多小鎮其實都可以找到與「和平鎮」相似之處,也可以這樣說,台灣這片土地一切都是共生一體的,沒有地域性的差別,都值得我們呵護疼惜,所有的故事自然會在這片土地中孕生,然後等待有心人發掘。

    和平,亦是我心裡執著的大願,願獻給這世上每一個人,也獻給這世界。

    吉娜兒(繪圖者創作感想)

    母親的故鄉在中壢龍岡,鄰近本書故事發生的地點—大溪老街,相信母親小時候,應該也常到那裡玩耍吧?這樣看似沒什麼大不了的關係,我卻覺得自己對這本書有了不同的情感。

    就像許多都市長大的人,對於傳統的建築、文化、習俗…我也是感到既熟悉又陌生。因為遇到會覺得理所當然,而感到熟悉;又因為已經很少在生活中遇到,而覺得陌生。跟我相比,現在的都市小孩,和傳統文化的距離應該又更遠了吧?我想這就是聯經出版這本書的目的,希望小朋友可以認識自己的傳統。

    藉由作者的想像力,我看到一個萬物有情的世界,原以為疏離、荒涼的傳統,變得既親切又生動,相信能給小朋友許多寶貴的知識。感謝聯經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可以趁機接近傳統,更重要的是獲得參與傳承的榮幸。

  • 序曲 土地公說故事給你聽
    第一個故事 牌樓上的黃寶石
    第二個故事 在仙草裡游泳
    第三個故事 石宮燈說的故事    
    第四個故事 小陀螺不頭暈了
    第五個故事 雨耳朵
    第六個故事 讓松鼠回家的路
    第七個故事 小蘑菇的偽裝計畫
    第八個故事 兩隻老鼠演電影
    第九個故事 神牛最後一場表演
    第十個故事 愛搗蛋與混蛋
    第十一個故事 王老先生有塊地
    第十二個故事 夜光橋
    尾聲 慶典開始了
  • 序曲土地公說故事給你聽

    開始聽我說故事以前,我得先自我介紹一下:
    大家好,我是住在和平鎮「草店尾」這個地區「福德宮」裡的土地公。我們土地公平時可是很忙的,人民有什麼願望來祈求,我們都要盡力去幫忙實現;

    不過,沒有付出就想有收穫的想法,比方成天遊手好閒不工作,卻來祈求我們讓他中大樂透頭彩,這種人的願望我們就不會幫他實現。

    我自己幾歲了都記不得,但是如果你們想瞭解和平鎮的歷史、地理、文化,大大小小發生過的事,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來問我準沒錯。

    最近我這窄小的「福德宮」,又多了一個新住戶,他就是俗稱「三太子」的哪吒。這小兄弟是一尊被人遺棄的神像,他剛來的時候灰頭土臉的,看起來好落魄可憐!

    我們「福德宮」的管理委員好心收留了他,從此我的任務又多一項:每天為哪吒講一個和平鎮的故事……

    第一個故事  牌樓上的黃寶石

    和平鎮上有一條於1920年代,日本統治台灣的時候建立的老街。

    一棟棟保存完好的巴洛克式建築,洗石子雕塑魚、蝙蝠、花瓶等象徵吉祥的圖案的拱門、樑柱與牌樓。以前凡是走過那一條老街的人,眼光莫不被吸引,久久不能移開,越看越覺得那條街的建築好華麗啊!

    但隨著老街周圍的街道拓寬,現代高樓佇立,像是一個個巨人凌空欺壓老街的老建築。不僅如此,那些時髦炫目的商家,把顧客都吸引過去;老街的店家就像棄兒一樣無人關照,總是冷冷清清,就漸漸沒落了。

    老街上有些住戶,也動念頭想把古老陳舊的巴洛克式建築拆除,改建成現代化的鋼筋水泥屋。

    不過老街上也有堅持不改變,希望古蹟永留存的店家。例如一家歷史超過六十年的中藥舖,紅木製的藥櫃,六十多年來在此地時時飄散草藥的藥香,藥舖主人傳過一代又一代。

    有一個夏天晚上,兩隻螢火蟲小春和小夏不在老街五百公尺外的公園小溪間遊玩,飛到老街上這家中藥舖的牌樓上。牌樓上寫著「順發藥行」,兩隻不認識幾個字又調皮的螢火蟲,在字的上面逗留。

    小春問小夏:「你知道這四個字寫什麼嗎?」

    小夏仔細看一遍後說:「是順便樂行嗎?」

    聽小夏這麼說,小春一臉疑惑的問:「我有聽過銀行、樂器行、文具行、機車行……可是從沒聽過樂行,樂行是做什麼的啊?」

    「我們飛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小夏迫不及待往下飛,飛過牌樓下的拱門,飛到藥舖的門口。小春隨後跟著。他們看見櫃台上有人正在抓藥包藥。

    「唉喲!我們都被騙了,這明明是賣藥的地方嘛!」小夏抱怨說。

    「對呀!這家藥店真奇怪,為什麼取個怪名字叫『順便樂行』?該不會要每個經過的人都順便進來買藥,這不是在詛咒人家生病嗎!」小春也顯得生氣。

    「走吧,我們再到上頭去看看,那裡還有許多奇形怪狀的東西等著我們欣賞呢!」

    兩隻螢火蟲飛回牌樓上面,他們看見牌樓中央還有一朵菊花,刻得很逼真。菊花左右兩邊各有一隻麒麟。

    小春對小夏眨眼,小夏很有默契立刻就猜出小春想做什麼。他們想去戲弄一下兩隻石麒麟。

    小夏在左邊,小春在右邊,繞著石麒麟轉呀轉,黃色燐光一閃一閃的。

    兩隻石麒麟像沉睡了許久被吵醒,同時口氣不悅的說:「是誰在那繞來繞去吵吵鬧鬧的?」

    小夏看清石麒麟的樣子,一點也不像獅子或老虎可怕,膽子更大了,飛過去停在石麒麟的鼻頭上。小春看小夏這麼做,也學他停在右邊石麒麟的鼻頭上。

    兩隻石麒麟惱火了,覺得自己被兩隻螢火蟲羞辱,不約而同的朝他們吼叫一聲,那叫聲宛如狗吠,兩隻淘氣的螢火蟲根本不害怕。

    兩隻石麒麟彷彿孿生兄弟,行動一致的甩頭,想把兩隻螢火蟲甩掉;一會又扭動身體,想把兩隻螢火蟲震跑,可是,任憑他們怎麼努力,小春和小夏依然糾纏在他們身邊,而且這會更直飛到他們的眼睛前,嚇得兩隻石麒麟趕緊閉起眼睛。

    兩隻石麒麟最後只好求饒,拜託兩隻逗留在眼瞼的螢火蟲不要鬧了。

    小春和小夏雖頑皮,但還算明理,便接受石麒麟的請求,改飛到他們的頭頂上。然後他們聊著這條老街的情況,兩隻石麒麟感慨地說:「越來越少人到老街來,沒有人會注意觀賞牌樓上的我們了,害我們待在這挺無聊的,每天就想睡覺。」

    「你們別氣餒嘛!也許再過一段時間,老街就會再變得很熱鬧,會有許多人來看你們威風的樣子。」小春安慰說。

    「是啊!是啊!你們是傳說中的神獸,應該要保持元氣才對。」小夏附和說。

    不忍心看兩隻石麒麟懶洋洋的毫無精神,小春和小夏討論著要如何吸引人到老街來,熱心的程度,好像他們是老街上的住戶。

    「沒有用的啦,就憑你們兩隻小螢火蟲,能做什麼呢!」兩隻石麒麟完全沒信心,潑了小春和小夏一盆冷水。

    「我們一定會想出辦法的,明天我們一定會帶來好消息的。」小春和小夏齊聲向兩隻石麒麟說,然後拍拍翅膀,飛走了。

    兩隻石麒麟看著兩隻螢火蟲飛進夜色包圍的天空裡,光點漸漸消失後,他們的心裡真不知該高興或難過。

    其實就在兩隻螢火蟲停在兩隻石麒麟的眼瞼時,底下正好有一個外地來的遊客,他悄悄拿著相機將那個景象拍下來。

    隔幾天,一大早老街上就鬧哄哄地,所有的住戶與店家,幾乎都看到了報紙上的一整篇報導,標題是:

    牌樓上的黃寶石綻放光芒 寂寞的老街等待新生

    原來那個人是一個報社記者,他偶然拍到兩隻螢火蟲停在兩隻石麒麟眼瞼的照片,給了他靈感下一個頗吸引人的標題。他的文章裡還談到老街沒落的現況,並比較先進國家保護古蹟的作法,最後建議地方政府一定要出面整建老街,讓老街重新變成觀光勝地,並呼籲老街上的住戶一定要盡力維護老建築,不要再拆遷改建了。

    不過,那個記者的文章有一個極大的錯誤,就是──他眼花把牌樓上發光的物體看成真的寶石,而不知道那其實是兩隻螢火蟲。

    那篇文章意外的引發極大的迴響,老街上的牌樓,凡是有動物雕刻的,他們的眼珠全被換上琉璃寶石;沒有動物雕刻牌樓的,也想盡辦法用燈光投射照明,讓他們的牌樓在夜晚更燦爛迷人。一番改造的結果,老街居然回春了,遊客又慢慢回來,老街恢復了往日的熱鬧,尤其入夜的時候,更是許多情侶喜歡一遊的地方。「好浪漫!好美麗喔!」的聲音不絕於耳。

    可惜生命短暫的螢火蟲小春和小夏,沒能再回來看見因為他們倆帶來的改變。一切的真相只有兩隻石麒麟知道,所以他們很珍惜,每天都精神抖擻地屹立在牌樓上,看人們對他們微笑。

    第二個故事 在仙草裡游泳

    走在和平鎮上的老街,穿過紅磚拱廊,來到「如意冰店」。

    說起如意冰店,和平鎮的人都曉得,那是一家已經超過六十年歷史的老店了,從只賣糖水冰、雞蛋枝仔冰的年代,一直到現在有數十種口味,多種樣式的冰品,依然使用古法製作,而且衛生好吃,從沒聽過有人吃了他們的冰腸胃出毛病的;加上莊老闆一家都很親切,因此到如意冰店吃冰鐵定如意,所有的煩惱彷彿都會在冰裡溶化了。

    炎炎夏日是冰店生意最好的時候,老闆一家人,每天清晨天未亮就要趕快起來準備材料。這一天,老闆阿旺一如往常早起,精神抖擻地工作。他先把店裡刷刷洗洗一番後,開始煮粉圓、仙草、愛玉、綠豆、紅豆等配料。

    阿旺每次煮好粉圓後,總會自己先嚐一嚐,試一試粉圓的咬勁,一定要十分Q有彈性才准賣。但今天奇怪的是,新做好的粉園如果加入愛玉、豆花等配料中都沒事,可是一放進仙草裡,那些粉圓就像彈力球咚咚咚彈跳出來。

    起初阿旺以為自己睡眠不夠,沒裝好才會讓粉圓掉出來,於是又重試,結果還是一樣,更慘的是,杓子裡的粉圓根本都還沒放進仙草裡,粉圓就不乖地從杓子中彈跳出來。

    阿旺呆呆地看了一會,不信邪,再舀一杓子粉圓,這次右手很小心的平端著,左手還守護在杓子旁邊,說時遲那時快,粉圓又不聽話的掉在桌上了。

    「今天的粉圓真奇怪!」阿旺自言自語說著。

    他的妻子聽見了,問他:「你在說什麼奇怪不奇怪,還不快把粉圓倒進桶子裡,我們要開始營業了!」

    「妳快來看看,今天的粉圓很奇怪,只要你想裝進仙草,粉圓就會掉出來。」阿旺回答。

    「嘿!你又不是小孩,做事這麼不小心!杓子給我,我裝給你看!」阿旺的妻子接過杓子,再把手在她的圍裙上擦一擦,然後以優雅的姿勢輕輕舀起一匙粉圓,那杓子都還沒傾斜往仙草裡倒,一顆顆粉圓就掉落了。阿旺的妻子傻傻地愣在那兒,嘴巴張得很大,好像可以一口吞掉一個大包子。

    他們夫妻倆並不知道,粉圓正在嘲笑他們。

    「哼!想把我丟進那黑漆漆的仙草裡,門都沒有!」一顆粉圓說說。

    「對呀!仙草看起來髒髒的,簡直像臭水溝的水一樣,怎麼可以把我們這些可愛的粉圓加進去呢!」又一顆粉圓抱怨著。

    「真不曉得以前的粉圓在想什麼,怎麼願意被掺入仙草裡。」第三顆粉圓附和說。

    粉圓的抗議,阿旺他們夫妻倆當然沒聽到。

    「我看今天做的這批粉圓可能有問題,我們今天賣的東西都不要加粉圓好了。」滿頭大汗的阿旺,最後做出了決定。

    聽到阿旺投降的話,桌上未被清理掉的粉圓開心的滾動,沒有人知道它們有多興奮。

    早上如意冰店開始營業後,客人絡繹不絕,當他們得知今天的東西都無法加粉圓,有人雖然很失望,但他們還是體諒冰店的苦衷,不忍責怪。

    可是如意冰店的老顧客──老陳又出現時,卻給了阿旺夫妻一道不知如何解決的大難題。

    老陳一下車就喊著:「阿旺啊!麻煩給我五杯仙草粉圓。」

    阿旺一聽趕緊道歉,拚命解釋原因,老陳一臉失望的站在櫃台前,堅持今天沒買到仙草粉圓就不走。

    「拜託你今天無論如何一定要賣我五杯仙草粉圓,明天我們全家就要搬到美國了,以後恐怕沒機會再吃到你店裡的東西了。」

    「啥!你明天就要搬走喔!上次來才聽你說要移民,怎麼動作那麼快?」

    「我也沒想到事情會這麼順利,所以今天非再貧嚐一次你店裡的仙草粉圓,以後我們會很懷念這好滋味的。」

    「這……」阿旺困擾地搔著頭。

    被暫時冰在冰櫃裡的粉圓,有粉圓突然改變主意,問其他粉圓說:「你們有沒有聽到那個客人說的話……」

    「聽到什麼?」有些粉圓有氣無力地說。

    「剛剛那個客人說的話呀!」

    「喔,那又怎樣?」

    「我覺得我們應該幫他實現願望呀!」

    「你瘋啦!今天大家說好不和仙草那傢伙混在一起的,怎麼可以反悔?」

    「本來我們只說不跟仙草混,誰知道老闆居然連其他東西都不讓我加進去,害我們擱在這桶子裡老半天,好無聊啊!」

    「我好想去跟愛玉玩!」一顆被擠得有點扁的粉圓說。

    所有粉圓七嘴八舌討論起來。而店內老陳和阿旺,也傷透腦筋的討論著怎麼辦。

    「其實,仙草沒有你們想像中骯髒可怕,它只是天生長得黑而已!」粉圓旁邊的愛玉說。

    「你們說什麼,可不可以大聲點。」隔著桶子,粉圓們聽不太清楚。

    「你們快跟仙草和好吧!它今天很孤單,早上到現在都沒人買,一定是因為少了你們的緣故。」

    「真的嗎?」粉圓們的心似乎被軟化了。

    「阿旺,請你試看看這個方法,我們先裝粉圓,再加入仙草。」

    阿旺聽了老陳的方法決定試一試,而且他也覺得今天若能讓老陳一家人吃到仙草粉圓,讓他們帶著美好的回憶到美國去是很有意義的事。

    阿旺重新打開冰櫃,看著一桶圓潤的粉圓,像對小孩說話般說著:「你們就別再調皮了,幫我一個忙,也滿足老陳一家人,他們會帶著喜悅的心離開這片土地,也許再也吃不到你們,可是他們家人會非常非常想念你們的。」

    阿旺謹慎的舉起杓子,舀了一匙粉圓,把它們放入杯中。

    「我們要去仙草裡游泳了!」被舀起的粉圓,受阿旺的話感動,高興地向桶子裡的粉圓道再見。

    這一次,粉圓安安份份地待在杯裡,等待黑色仙草淋下來……

    相關商品

      • 小豆子的大冒險
      • 優惠價:224元
      • 我的小小禪樂-我的小小探索音樂書
      • 優惠價:247元
      • 海上的潘妮
      • 優惠價:247元
      • 勿忘我
      • 優惠價:224元
      • 容得下你 容得下我
      • 優惠價:224元

    本週66折

      • 小姨多鶴
      • 優惠價:231元
      • 人性的弱點(最新精髓版)
      • 優惠價:211元
      • 螢火蟲
      • 優惠價:185元
      • 釋迦牟尼與原始佛教(二版)
      • 優惠價:165元
      • TOEIC新多益考試:金色證書一擊必殺-閱讀全真模擬試題
      • 優惠價:461元
      • 謎漾的魚:曼波魚
      • 優惠價:145元
      • 怪異酷天才:神秘小說之父愛倫坡(二版)
      • 優惠價:231元
      • 我的男友四百歲(簡體書)
      • 優惠價:130元
      • 陪孩子畫唐詩02:用塗鴉培養孩子的詩心
      • 優惠價:185元
      • 你的愛是什麼形狀
      • 優惠價:238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