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活動專區
一張紙的奇幻旅程
一張紙的奇幻旅程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 9234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史金和爸爸常去的五柳書店,傳出鬧鬼事件,史金決定帶著自己發明的熱鳴器和閃影器夜宿書店,一探究竟。
    原來不是鬼,是「頁子」,從三千歲的神木製成紙張的紙片人。頁子一心想回森林,於是決定用樹語術,找出隱藏在書店裡的其他紙片人,請大家一起想想辦法,頁子像個老祭司,口中唸唸有詞,手勢古怪,手舞足蹈起來,配合嚕嚕嚕的怪聲,向天空發送符號……
    曾在《老鷹》中學過飛行術的紙片人奇奇,又專研《氣功》練習新的提神功法,還有住在《季風》紙片人小槿,提供風向的資訊,再加上史金解說《鷹的盤旋原理》,頁子的飛行技術越來越好了,他決定開始展開旅程……可是才飛行沒多久,竟然犯了「醉機症」該怎麼辦呢?
  • 游乾桂
    「每一個作家都該替孩子寫一本值得一讀的書。」
    游乾桂就是在這句話的感召之下,開啟他替兒童書寫的藍圖,而且不止一本,他關心兩大主題,一是生命教育,二是環保教育,於是從《古拉生命教育故事繪本》開始,接續了《氣泡人》(新手父母版)、《爺爺的神秘閣樓》,以及《一張紙的奇幻旅程》,本本都是神思妙想很有意思。
    游乾桂童書不止是童書,他引用明朝大儒鹿善繼的話說:「讀有字書,要識無字理。」意思是說,字只是一種媒界,義理藏身其中,他的童書全都講述義理的,卻是用有趣的情節來包裝,引人入勝的讓人跟著故事起承轉合。
    游乾桂擅長心理學,主修習臨床心理,曾任818醫院、台灣地區婦幼衛生中心、建國聯合診所心理師,《父母親月刊》總編輯、宜蘭生命線主任等職;目前是鞋子兒童劇團發展顧問、中國健康家庭協會秘書長。他集合作家、心理專家與演說家三種角色於一身,目前已出版著作逾百本,除了童書之外,更是著名的親職教育專家。
    作品質量俱佳,感性與理性兼備,曾榮獲北市新聞處年度好書獎、省新聞處好書獎、新聞局金鼎獎、衛生署健康好書獎、市圖好書大家讀年度好書等等。

  • ★台北市立圖書館好書大家讀第61梯次 故事文學組
    ★台北市101年度兒童深耕閱讀好書推薦
  • 一張紙的反思
    給父母(自序)
    小說一直是我的最愛,尤其喜歡在夜深人靜時,躺臥床上,扭開夜燈,閱覽長河史詩般的故事,我也寫小說,而且愛寫。只是當被定義成專家之後,書寫的形制也跟著被制約成了一種心理學的橋段,即使努力想掙脫專業的包袱,依舊不可得,只能改用散文的筆觸書寫專業小品。

    關於小說的書寫,我從未忘情,我的人生經歷中有太多故事像小說了,未能快意書寫的確可惜;可是時間有限,力不從心,難以舉棋擺譜。

    同一時間,一些想與孩子談的觀念,透過父母皆很難成,原因是根深柢固的偏見,如何直接對孩子成了我思考的問題。故事,或者像小說的故事,正巧浮現,這是我想及少年小說的開端,也是我發心書寫的起點。

    德國小說家強調,故事取自經驗。至少對我個人來說,我喜歡這種論述,而且我的經驗格外豐富,足以強化故事的肌理。從小我就在山野長大,家中有果園,成了我的玩樂處所;暑假工讀,我選擇上山,包括雪山、梨山、武陵、環山等等部落,採桃、摘梨、收成蘋果,當林道工程隊員,讓我有機會長時間與隱於深山的神木相處,累積一些特別的情感。我很難理解高聳入雲。樣貌美麗。吸附煙塵。提供生物棲息的大樹,何以會被貪婪的人類摸黑砍伐,這些疑惑早早藏於心中,反芻沉澱。

    在我成了爸爸之後,晚安故事成了我家的必要。時間一到,兒女們上癮似的,自動上床,等待我的開講,很長一段時間,成為我們家特別的活動。自編的晚安故事,多數是天馬行空,沒有劇本胡謅來的。可是他們卻很捧場,把耳朵拉得老高,聚精會神的聽著我的不合理的光怪陸離情節,並且嘻嘻嘻回應。這是《一張紙的奇幻旅程》的雛型,醞釀期長達十年。
    我的故事慢慢結合一些經驗,被激發開來,愈是無厘頭的結局,打破常態的,孩子愈是喜歡,同時引發了他們的想像力,星空下與我一起馳騁。

    後來我把它寫成了幾千字的文字發表出來,同時出版了一本很受歡迎的圖文小書《假如少了一棵樹》,榮獲當年的最佳環保好書獎。更長的故事被我鎖在電腦D槽之中,重見天日一度遙遙無期,終於在一次出版社的邀約中,我突兀的想及這些可以再發展的故事,一部分奇思寫成了《氣泡人》(新手父母出版),另一部分的妙想寫成了《爺爺的神祕閣樓》(九歌出版),並且保留一些幻夢繼續發酵。至此我大約可以肯定一事,孩子喜歡幻想的故事,我觀察到情節愈是趣味橫生,孩子愈能優遊其中,我也從中得到難以言喻的成就感。用語言與人溝通是我的強項,如果能夠把這項才華化約成為文字,應該也很吸引人。

    同一時間,我閱讀一篇關於黑猩猩媽媽珍.古德女士的專訪,原來的她,只想此生安靜待在森林,與那些靈長類動物共度,有一次她參與國際研討會,目睹其他保育專家拍攝黑猩猩被獵殺的畫面,牠們的棲息地被人為大量砍伐;因而改變初衷,決定離開她最愛的森林,創造保育的新方向,因而促成「根與芽」計畫的誕生,甚至寫成了與黑猩猩完全無關的《用心飲食》(大塊出版)一書,她在其中闡揚對環境與動物的友善。

    全世界已有一百多個國家的民間響應,共有九千多個「根與芽」小組,單單臺灣就占了五百多個。她希望日益暖化的地球,能因森林的復育而得到喘息的機會,間接給黑猩猩更大的生存空間。

    這篇專訪給我極大的撞擊,書寫的方向悄悄起了變化,我開始思考:寫書,抑或書寫有意義的書?《用心飲食》被我歸類為有意義的書,而非無病呻吟的文字,《讀者文摘》早年登過一篇作家紀沃諾書寫的《種樹的男人》(時報出版),這篇文章思考人與土地,人與自然的平衡關係,應該屬於有意義的故事。趁著過年春假得以賦閒休假時,我一口氣把《周三的謊言》(天培出版)一書讀畢,這本很有意義的小說,讓我更進一步理解鹿善繼在《四書說苑》裡所言的道理─讀有字書,要識得沒字理。

    生物學家克勞瑟有篇關於自然天籟的研究,發現自然界的音律就像交響樂團,每一種生物都有其責任與位置,如同樂團中的大號、小號、黑管、鋼琴、大提琴、小提琴等等樂器,各自占有音域,諧和奏出樂音。可是當人為破壞大自然之後,這些聲籟就變調了,有些音域缺的樂團。

    日本小說家井上靖寫著一本膾炙人口的小說《樓蘭》,他把樓蘭的滅亡定調成戰爭,後來的調查指向人為的生態破壞,大量的黃楊木因而致死,一個強大的國家就此走進歷史之中。生態的力量不可小覷,原來沒有了樹,人也不可能活得下去的。

    藏於電腦D槽的一堆無意義文字,此刻毫無預警的重新閃爍飛躍出來,化約成了有意義的活泉,我大約知道這本書該怎麼寫了。我把它取名為《一張紙的奇幻旅程》,它是老少咸宜的書,我站在一張被人伐下變身成紙的立場,反思人與土地的關係。神思妙想是它的基本元素,我利用有趣的情節,神妙的故事,精彩的過程,把我對土地環境關懷的種籽藏於書中。

    這本書書寫的後期,日本發生規模九的強震,震出了人類的傷感,也震出人定勝天的迷失。如果不與海爭地,也許傷亡不會如此慘重;如果不刨山蓋屋,也許不會有土石流;如果不大量砍伐森林,或許不會有世紀病毒。這些已經發生的事件,在在點出環保問題的重要性,它已刻不容緩了,我們即刻需要教導孩子一套新的土地倫理觀。我的書也許不具有這樣偉大的功能,但潛伏這樣的想望。游乾桂 寫於閒閒居之尋夢樓

  • 1
    柳書坊傳得沸沸揚揚的鬧鬼事件,始作俑者就是我。
    每個星期五的黃昏,下班後的祕密約會,一直是我的期待。對象是一個小孩,臉上戴了一副時髦的黑色膠框眼鏡,身高一百四十公分,體重三十七公斤,笑起來有兩個小酒渦,說話帶著花蜜的味道……。哈,我幹嘛講得如此詳細,好像尋人啟事。根本不必這些特徵,我仍然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來,因為他是我的獨生子史金。我們通常先約在時鐘廣場前音樂舞臺下方的石階碰頭,牽手漫步到附設的溫馨咖啡雅座用餐,這個慣例維持了一段很長的時間。

    這一天,鋒面來襲,天空灰濛濛的,綿綿的細雨像髮絲一樣,毛毛的,落了下來,帶著一點涼意。我依約到老地方等他,可是他遲遲沒來,我傳了一封簡訊,告知會先進書坊看書,請他逕自進來與我會合。

    這間書坊採用胡桃木色系設計,高雅出眾,讀者受到尊貴的款待,吸引很多藝文圈的人士。我輕鬆自若進到書店,很熟門熟路的從書架上取出一本書,坐下翻閱。我注意到書的封面是一片墨綠色森林,樹木刻意製作成浮雕形式,摸起來非常立體,顯見出版社的用心。可惜如此精緻的書,乏人問津,外皮早裹著一層厚厚的灰塵,輕輕觸碰,一縷煙塵在透光中迷濛開來。

    我有過敏的毛病,翻動這本年久未有人觸碰的書,灰塵飄了起來,立刻引爆奪命連環不止息的大噴嚏。離我不到一米處,一位穿著百褶裙的女士被我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嚇退好幾步,急忙用手摀住口鼻。我非常不好意思,用餘光偷瞧,她用了忿恨的、狠狠的眼光,白了幾眼。我嘴巴裡囁嚅著,又佯裝若無其事,把目光集中在書上,尷尬帶笑代替賠不是,她似乎沒有領情,轉身走人。我偷偷目送她走出書坊大門,才敢繼續閱讀,進而發現手中的環保書內容的確不錯,很有深度與見地,言之成理,可能是理論艱澀,難以咀嚼,才成了書店中的骨董書,我忍不住替作者抱屈。

    「可惜喲!」
    我嘴脣微微開合,心中嘀嘀咕咕。
    「多可惜啊?」這就是我在書坊第一次撞鬼的情形,我完全可以確定幽冥的聲音,百分之百的存在,從書中的內頁彈跳出來,不偏不倚塞進我的耳朵,根本來不及思考,?嚓一聲,手上的書便順勢掉了下來,差點打中自己的腳,反彈起來,擊中另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士。雖然力道不大,但依舊惹火她了,以為我圖謀不軌,狠狠吐了一句:「登徒子,冒失鬼。」

    我一臉無辜,彎身拾起,拍拍書上沾黏的灰塵,心想這種事一連兩回,真是有夠倒楣。
    就在這一刻,史金滿臉通紅,氣喘噓噓,滿頭大汗找到我,已迫不及待講述半小時前發生的事。形容自己是個很有愛心的人,護送一位步履蹣跚的老爺爺走過斑馬線,甚至好人做到底,乾脆送他回到家。老爺爺的家人留他下來一起吃晚飯,他意思一下用了幾口,就趕過來與我會合了。

    剛剛的尷尬被這件愛心的事稀釋了,我們一起下了樓,點了一客滑蛋牛肉麵,開心吃了起來。
    沐浴更衣之後,我忽而想起書坊的鬼事件,一五一十告訴史金,他反而氣定神閒,雙手托著下巴,聚精會神閱讀他的童話故事書,連頭也不抬,只用眼角的餘光,帶點善意,微微點點頭,輕聲的說:「可能是真的!」

    莫非他也見過鬼?否則怎會沒有大驚小怪?瞧他一點也沒有興致,我倒頭就睡了。隔天,我再度光臨書坊,隨機從書架上取出一本書,我選中《彷彿看見我》,好巧不巧,這是一本我很愛看的小說,張力十足,看似無關的情節,在作者巧妙的布局之下,絲絲入扣。我翻了幾頁,便無法自拔的,一頁頁讀了下去,忘了找鬼才是真正的目的。

    我讀得入神,隨著作者明快的節奏一字一行滑行時,黑白鑲嵌的字竟然有如琴鍵輕快跳動,很有音樂韻律。一雙水汪汪的眸子,出其不意的,從書中拉長出來,眼珠子轉了三回,眨了眨,骨碌骨碌幾圈,對我擠眉弄眼,咻的一聲,躲回書中。雖然我講了這麼久,事實上只有三秒鐘。

    我的靈魂差點嚇得出竅,起初我懷疑自己眼花,畢竟有點歲數了,書中的文字像蚊子一樣跳來躍去,算是很正常的事。
    我問過幾位與我年紀相仿的朋友,他們一口咬定,那叫飛蚊症。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