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人浮於愛
人浮於愛
  • 系列名:侯文詠作品
  • ISBN13:9789573333180
  • ISBN9:957333318
  • 出版社: 皇冠
  • 作者:侯文詠
  • 裝訂/頁數:平裝/368頁
  • 版次:1
  • 規格:21cm*14.8cm*1.8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7/08/07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 書展優惠:優惠商品
  • 定  價:NT$380元
  • 優惠價:79300
  • 可得紅利積點: 9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長篇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痛苦,往往源自於我們對快樂的追求……

    暌違6年半!侯文詠第一部長篇愛情小說!

    愛得深,就是幸福嗎?
    那些彼此爭吵、傷害的人,難道愛得不深嗎?

    從什麼時候開始,感情不再只靠愛便能維持?
    心彤曾經深信,相愛的人必定能夠長相廝守。為了毅夫,她將自己裹上層層謊言,好與毅夫「董事兒子」的身分相襯。學歷是騙人的、工作是捏造的,這樣的愛,還算不算得上是真的?

    從什麼時候開始,再多的物質也換不到一段感情?
    在認識顧醫師之前,小琪沒有想要卻買不起的東西。在認識顧醫師之後,她才發現,有些東西並非買不起,而是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標價……

    是什麼讓「愛」如此具有吸引力,煽動著心彤、小琪,以及無數的戀人們,不惜冒著溺斃的危險,前仆後繼,只為跳進湍急的河水裡,談一場載浮載沉的愛情?
  • 臺灣嘉義縣人,臺大醫學博士,目前專職寫作。
  • 8:32 P.M.
    當舞臺上的幻燈片回顧時間出現去年六月新娘穿著碩士服和新郎的合照時,坐在賓客席的心彤突然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怒氣。
    她發現自己不但被背叛了,而且還不止一次。
    照片的背景是學校體育館,新娘小涵依偎在新郎趙強身旁,笑得比夏天的陽光還要燦爛。照片中那束鮮花還是心彤起了個大早跑到市場去買的。經過兩年的努力,小涵終於成功地擺脫王副總的糾纏,完成了碩士學位,心彤由衷地為她感到驕傲。
    拍照那天,她和小涵早約好,等畢業證書到手,兩個人就殺到法國餐廳去大肆慶祝。沒想到畢業典禮結束之後心彤在體育館門口等了二十分鐘,體育館的人潮都散了,小涵才突然冒出來,心緒不寧地對心彤說臨時來了一群親友她得過去應酬。小涵讓心彤先回家,兩人改約晚上另行慶祝。心彤當時不疑有他,一點也沒想到,等著她去應酬的那群親友竟然就是心彤當時的男友──趙強。
    心彤認識趙強遠早於小涵。心彤母親在她十八歲那年生病過世了。過世前她成立了一個信託,交給趙律師保管。喪禮之後,心彤便每個月到律師事務所報到,聽趙律師嘮叨理財、做人處事的長篇大論,然後領走四萬元的生活費。
    幾年後趙律師過世了,事務所改由兒子趙強主持。才拿到律師執照兩年的趙強小心彤一歲,談理財觀念、談做人處事的道理都還嫌太嫩。形勢逆轉,領錢時換成心彤說他聽。六個月之後,趙強約心彤出去吃飯,兩個人開始交往。
    交往兩年多,小涵進公司成為心彤的同事,一年不到,就與心彤直屬上司王副總發展出婚外情,陷入痛苦的深淵。當時心彤不但勸她擺脫王副總,辭掉公司職務去唸研究所,擔心她缺錢,還介紹她去趙強的律師事務所兼差打工。心彤真心把小涵當成自家姐妹對待,不想竟落到如此下場。
    心彤記得很清楚,畢業典禮前一天還問趙強要不要一起去給小涵慶祝,當時趙強還推說有事。現在想想,如果不是兩個人早就暗通款曲,去年六月時根本犯不著在她面前鬼鬼祟祟。
    又被蒙在鼓裡將近一年,直到今年三月,心彤才在趙強手機裡發現兩個人下流鹹溼的簡訊。
    她火冒三丈,去找小涵攤牌。「你們從什麼時候開始瞞著我偷偷交往的?」
    小涵吞吞吐吐地說:「元旦之後沒多久吧,下班時他約我出去。」
    「妳明明知道趙強是我的男朋友的,不是嗎?」
    「我知道。可是他說你們吵架了,心情不好……對不起,我只是想幫忙。」
    「幫忙怎麼會幫成這樣呢?」
    「我覺得他用情很深又很可憐,所以每次都不忍心拒絕。元宵節那次,他又打電話來,說妳要和他分手,他很痛苦,所以我就跟他出去了……那天我們都喝了一點酒……」
    「趙強這個人渣,」心彤忿忿地說:「元宵節那天本來我們約了要去看燈會,他臨時說要出差,我們才吵架的……」
    「對不起,我不知道事情是這樣,如果知道的話,我不會──」
    「小涵。妳聽我說,趙強騙了我,也騙了妳。」
    小涵一臉受驚害怕的表情,「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是這樣……」說著啜泣了起來。
    「這種人跟王副總沒有什麼兩樣。越快離開他對妳越好,明白嗎?」
    小涵低下頭,只是哭。
    心彤溫柔地說:「我們都離開他,好嗎?」
    一整個晚上,心彤把趙強罵個狗血淋頭。她主觀認定,既然是趙強主動勾引小涵,趙強理所當然該承擔起劈腿的一切罪責。
    隔天心彤主動宣布和趙強斷絕關係。她覺得有責任身先士卒作為表率。對付這種不負責任的男人,就是應該讓他得到教訓。
    沒多久,當心彤意外發現小涵還跟趙強約會時,她不但沒有任何警覺,反倒還責備小涵:「這種爛人,妳還跟他在一起?」
    小涵沒接腔,只是失聲痛哭。
    「怎麼了?」心彤問。
    哭了半天,她才哽咽地說:「我那個沒來……我跟趙強說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沒來?」心彤豪邁地說:「妳先別哭,我會挺妳到底的。」
    「他……跟我求婚了。」
    「求婚?」
    「我不討厭他,而且,我也不想把孩子拿掉……所以……我答應他了。」小涵一臉憂慮的表情,「妳不會不高興吧?我真的很在乎妳的感覺。」
    能說什麼呢?心彤內心在淌血,可是她決定展現胸襟。「我知道妳有妳的苦衷。」她說。
    心彤試圖說服自己,趙強其實是不值得她愛的。可是越這樣想,他的種種好處就越是無端浮現。她瘋狂買了許多療癒音樂,還參加各種心靈成長課程,儘管每次都有些似有若無的領悟,但到頭來還是不敵不知埋伏在哪裡的悲傷不時的突擊。
    收到喜帖之後,心彤開始反反覆覆。心情好的時候,她覺得自己該雍容大度地參加他們的婚禮,不好時,又被這個想法弄得心浮氣躁。
    讓心彤下定決心的是《愛與背叛》──那是一個叫顧厚澤的精神科醫師寫的書。書中的許多句子,心彤讀來都感動莫名。像是:

    只有用更好的未來對待自己才是對過去的不幸最好的回報。

    或是,

    跟世界和解、跟他人和解──跟自己和解。

    心彤覺得這本書簡直為她而寫。她用螢光筆把書畫得滿滿都是重點,還抄寫經典名句,貼得冰箱、妝臺、牆壁到處都是。
    她決心要去參加婚禮。對她來說,那應當是一種近乎療癒的儀式,只有透過這樣的儀式,她才能告別過去,用更好的未來來彌補自己。
    要不是畢業典禮那張幻燈片,這整個療癒的儀式差不多就要完成了。措手不及的感覺,簡直像是好端端走著,不知哪裡冒出來的汽車突然就撞了上來──什麼和解、什麼更好的未來根本就是自我欺騙,說穿了,都是小涵用盡心機、處心積慮地從她手上搶走了趙強。
    弘發貿易董事長詹謙仁──心彤的大老闆過來敬酒時,幻燈片回顧已經結束了。臺上進行著婚禮遊戲。
    「心彤今天身邊怎麼沒有男朋友?」詹董問。
    心彤一肚子憋屈,只能尷尬地笑。
    「這麼漂亮的女生怎麼可能沒男朋友?一定是曝光太少了。」
    聽見舞臺上主持人正在徵求志願上臺玩「愛的小手」遊戲的未婚女賓客,詹董興致地抓著心彤的手往上舉。心彤心裡有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但拗不過詹董起鬨,只好在眾人鼓譟下硬著頭皮站上舞臺。
    「我們給新郎蒙上眼睛,」主持人解釋遊戲規則:「請他撫摸臺上四位美女的小手。看看新郎能不能從中找到真正的新娘。」
    憤怒、懊惱、害羞、不自在的感覺在心彤心中翻攪。她試圖讓自己心平氣和,可是小涵虎視眈眈的目光,又讓她心中的情緒越發波濤洶湧。
    主持人給新郎蒙上眼睛,又重新調整眾美女的位置,牽著新郎走到女賓客面前。
    「現在,」主持人宣布:「遊戲開始。」
    從三月分週期沒來到現在,胎兒少說三個多月了。盯著小涵緊身禮服底下平坦的小腹,心彤感到胸中一陣無名火不斷竄升上來。
    「你確定這是新娘?」她聽見主持人問。
    來賓有人高聲說:「不是、不是。」也有人故意提高聲音說:「是、是。」
    從背著自己和趙強偷偷交往、畢業典禮藉故打發心彤,到故意隱瞞交往時間、謊稱月經週期沒來……哪一件心彤不是一心一意地相信小涵的說辭,甚至還設法站在她的立場,為她找理由開脫,她卻利用自己的善意,一而再、再而三地占盡便宜。
    怎麼會有這麼不知羞恥、慚愧的人?
    當年,甘冒不韙走進副總辦公室當面數落王副總,替小涵打抱不平的就是心彤。被王副總調職下放到全公司最爆肝的營運部擔任資深專員的也是她。熬夜陪小涵哭到天亮也是她。而小涵是怎麼回報她的?
    此時此刻,趙強已經摸上了心彤的小手。他拉起了心彤的手,摸了一下,放下,走了幾步,有點難分難解,又回頭抓起了心彤的手。
    「是、是、是──」
    「不是、不是、不是──」
    來賓鼓譟的情緒簡直到了最高點。
    猶豫了幾秒鐘,趙強終於下定決心,扯下了眼罩。在看見自己的那一剎那,心彤注意到,新郎整張臉脹紅了起來。
    在眾人的爆笑聲中,小涵挨過來,以一種看似不經意的優雅撥開心彤,拉起新郎的手──儘管動作輕微,那種宣誓主權的力道,心彤卻千軍萬馬地感受到了。
    正是那個輕微的動作,讓心彤體悟到:背叛了她的人與其要說是趙強,還不如說是小涵。是小涵透過種種欺詐的手段,強奪了本來應該是屬於她的男人。
    積壓在最深層的憤怒如同火山爆發,無可抑遏。
    「妳根本沒懷孕,對不對?」心彤對小涵嚷著。
    「關妳什麼事?」
    失控的憤怒驅使心彤上前推開小涵,抱住了新郎。還來不及細想,她發現自己已經對著新郎的嘴唇舌吻了。
    「噢──」賓客發出了驚訝的喟嘆。
    新郎顯然受到了驚嚇,露出一臉像是被擄獲獵物的表情。
    被推開的小涵有點愣住了,不過很快恢復。她轉過身來拉扯心彤。「走開──」
    主持人機警地過來幫忙小涵。好不容易,總算把心彤從新郎身上拉開。心彤還不甘心,站在新郎面前蠢蠢欲動。
    小涵一個箭步擋到新郎面前,母雞保護小雞似地張開雙手。她推了心彤一把,嚷著:「不要臉!」
    「妳才是不要臉的小三。」
    主持人招呼服務生,一起攔住心彤,半拉半扯地把她往臺下拖。心彤掙扎著說:「小三。妳這個不要臉的小三,走到哪裡勾引男人到哪裡的小三。」
    賓客對心彤發出接二連三的噓聲。
    心彤被拖著往前走,還不甘心地回頭叫囂:「我看妳得意到什麼時候?」

    -----

    所有曾經相信的最終都會離開,這句話心彤比誰都還明白。面對父親、男友、摯友,她付出的相信和愛,總是收不回來。坦承是愛,欺瞞也是愛,當置身漫漫愛河中,心彤最終會選擇沉淪還是離開?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