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照護Aoi Care:小規模多機能+自立支援,讓人信賴的社區型新照護模式
葵照護Aoi Care:小規模多機能+自立支援,讓人信賴的社區型新照護模式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9288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加藤忠相二十五歲創辦了葵照護,現在四十多歲。
    葵照護代表著:以小規模多機能居家照顧、團體家屋為主軸,
    強化社區營造的同時,提供長者自力支援的服務。
    二〇一二年榮獲「第一屆神奈川福祉服務大賞」最高榮譽。
    葵照護所推動的照護風格廣受各大媒體雜誌報導。
    其中包括NHK「早安日本」、NHK節目《專業工作的風格》、
    富士電視台「獨家報導!」、神奈川新聞、讀賣新聞、產經新聞等。
    他的影響力也延展到今日台灣的居家照護、長照政策走向了。

    ★我們正面對著人類前所未有的高齡化社會。這是一個既無前例,亦無正解的險峻世界,「你」才是銀髮醫療照護的決策者。這本書不只是為照護者與照護單位而寫,任何關心長照政策、夢想在自己社區、居家快樂地終老者,都需要認識什麼是「葵照護Aoi Care」,一起成為高齡化社會社區營造行列的一員。
    ★「葵照護」這種小規模多機能的據點,若能遍布各縣市,身體機能衰退的長者,特別是失智老人,就可以在居家+機構+醫院三者之間,因時制宜地運用,尊重長者意願回歸居家生活,在家屬與照護人員陪伴下終老。
    ★ 本書輕鬆易懂,以類似研習會上課的場景,由森田洋之醫生邀請加藤忠相來照護中心上課,兩位虛擬學員角色十分逗趣,還配上漫畫,常常30秒就讓你恍然大悟葵照護跟傳統照護的區別是什麼。

    本書精采重點

    ◆終極目標在於信賴關係
    傳統的照護世界,讓人覺得一旦住進醫院或機構,就很難回歸居家生活。在居家、醫院/機構之間那個充滿未知、令人畏懼的鴻溝,在葵照護中變成:在具備傳統人際關係的社區裡,發展「小規模」的機構,長者依舊晚上回到家裡;若是長者生病,由相同的機構、相同的工作人員,提供居家照顧與寄宿之間沒有明顯區隔的「多機能」服務。站在長者的立場,這是最信賴又有歸屬感的關係;對照護員來說,心態上他們不是照顧病患,而是照護像家人一樣的長者。

    ◆光靠操作手冊無法實現自立支援
    什麼是自立支援?就是讓長者做他們能做的事情,從療養照護──「使人失去自由與陷入依存的作法」,走向自立支援──「由個人主動追求自信與平等,從旁提供支援的作法」。也就是協助長者聚焦在「自己做得到的事情」,讓長者對自己更有自信、更加自立。本書分享多個葵照護服務過的案例,包括住在垃圾屋內讓鄰居困擾的老人。
    回到第一個重點,要降低「自立支援」第一線的照護風險,首先必須與當事人和家屬建立良好的信賴關係。這才是規避風險的最佳選項。
    他們並非只是為了符合政令的操作手冊來應付工作,達到收費與評鑑標準即可,而是將心比心,以追求讓長者安心快樂為標準最高準則。所以書中提到他們不鎖門、不規定長者固定的作息、依個案的時間和需求,以靈機應變的方式實現高自由度的自立支援。書中也有多位照服員分享個案,包括陪伴臨終前的長者去泡湯圓夢的故事。

    ◆強化社區參與
    「小規模多機能」或是「團體家屋」是社區型照護服務,也是在地老化的配套措施之一。為了讓長者能與社區有更多的互動,同時不遭社區孤立,就需要很多創意,葵照護認為即便照護的是失智症,依然希望當事人能夠善用自己的所長,積極地站出來與社會互動,同時也希望社區的居民與孩童願意支持長者。這個理想怎樣落實呢?葵照護的爺爺奶奶柑仔店、菜園、咖啡館、公共空間就是好例子。
  • 森田洋之
    一九七一年出生於橫濱,一橋大學經濟學系畢業後,進入宮崎醫科大學醫學院。曾任北海道夕張市立診所所長,目前主要在鹿兒島縣從事研究、寫作、看診等工作。二〇一一年參加東京大學研究所H-PAC千葉暨夕張研究小組,研究夕張市的醫療環境變化。在二〇一四年參與的TEDxKagoshima活動中,演說「醫療崩壞的進程」而受到矚目。同年發表研究論文「夕張市高齡人口人均醫療費用支出減少的原因分析」(社會保險旬報)。二〇一五年出版「源自破產的奇蹟―向當今夕張市市民學習。」他目前是日本內科學會認證內科醫師。南日本Health Research Lab (健康研究實驗室)負責人、鹿兒島醫療照護學習營,社區營造部長。

    加藤忠相
    現任株式會社葵照護代表取締役社長。
    一九七四年出生於神奈川縣藤澤市。東北福祉大學社會教育學系畢業。大學畢業後任職於橫濱市的養護機構。在第一線照護工作的現況衝擊下,三年後離開職場,二十五歲創辦青流照護(株)。以小規模多機能居家照顧、團體家屋為主軸,強化社區營造的同時,提供長者自力支援的服務。二〇一二年榮獲「第一屆神奈川福祉服務大賞」最高榮譽。葵照護所推動的照護風格廣受各大媒體雜誌報導。其中包括NHK「早安日本」、NHK節目《專業工作的風格》、富士電視台「獨家報導!」、神奈川新聞、讀賣新聞、產經新聞等。


    譯者簡介
    陳湘媮
    全職自由譯者,具10數年的口、筆譯經驗。長年專職從事長照、保健、藥證、生技、太陽光電等領域的口、筆譯工作。擔任社團法人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台灣在宅醫療學會特約口譯。譯有《不用再收!隨意丟 不會亂的定位丟丟收納法》、《50歲起,為了過得更好的斷捨離練習》。
  • 按姓氏筆畫順序
    余尚儒/台灣在宅醫療學會理事長
    林玉琴/嘉義基督教醫院社區服務部副部主任
    林金立/台灣自立支援照顧專業發展協會理事長
    紀金山/「好好園館」「有本生活坊」創辦人
    涂心寧/社團法人愛福家協會 總幹事
    陳正芬/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系教授
    陳良娟/臺東聖母醫院院長
    陳靜敏/國立成功大學護理系-老年學研究所教授
    黃淑德/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理事
    簡月娥/臺北市天母失智症老人團體家屋主任

    推薦序

    【操作手冊無法實現的照護終極目標】
    推薦人:陳靜敏
    ▲國立成功大學護理系/老年學研究所 教授
    ▲台灣護理學會 副理事長
    ▲台灣長照護理學會 常務理事

    104年長照服務法公布,首次出現「小規模多機能」這類型的社區長照服務機構,我也受聘成為該服務推動的輔導委員。說實話,一開始委員們皆不全然了解其服務內涵,「憨膽」地接受這委託是期待能讓如此人性化的照護理念在台灣落地生根,長出適合我國人的「小規機」。至今,截至106年4月統計,全國已有19縣市,共40個單位開始提供服務。但,我們的小規機是不是有符合「在具備傳統人際關係的社區裡發展小規模的機構」及「由相同的機構、工作人員、提供居家照顧與寄宿之間沒有區隔的多機能服務」的兩大元素? 據我所知,是沒有明列在我輔導任務中要發展出來的「操作手冊」中的。
    本書介紹「葵照護」的日常,除了說明其服務規模(29人內)、服務內容(日間照護結合多樣化居家服務,進而視需要提供住宿機能)、給付理念(包裹式給付),更提供數個Day Service+ Home Service+ Short Stay案例的介紹。透過故事的導引與工作人員的分享,服務的規畫不再是設置標準或操作手冊所述硬梆梆的文字,也不會是我們在向政府申請補助打造一個菜園的冷冰冰的企畫書,或是擔心家屬投訴而以「認同但不切實際」為藉口的不作為。「葵照護」的服務讓照顧機構是為照顧長者生活而設立,給長者的服務是因長者的需要而「多機能」;不是為職員存在而由日間照護「併設」居家服務與短期住宿。所以,個人雖然已完成給輔導機構的操作手冊,看完本書後,我要不負責任的大聲疾呼:操作手冊是無法實現照護的終極目標的,我們「放手做就對了!」

    【翻轉照護觀念,建立人際與信賴關係】
    推薦人:余尚儒
    ▲台灣在宅醫療學會理事長 都蘭診所所長

    兩年前我們在森田洋之醫師引介下,第一次走訪葵照護(Aoi care),當時便大為震撼。
    我們在日本參訪的時候,時常刻意帶著「孩子」同行,其實是有特別目的。帶小孩去參訪所謂「很厲害、很有名」的老人照顧機構,試驗看看,到底有多少能耐應付小孩呢?
    開始聽加藤先生說故事沒多久,葵照護的老人們(九成以上失智)開始和我家孩子一起踢球。坐在老人家旁邊,肚子大大慵懶的美女,好像老人家的孫女,其實就是工作人員(椎名女士)。葵照護刻意打掉圍牆,成為孩子們上下學的「通道」。下課的小學生,擠滿二樓書法教室,這件事我親眼見證。
    葵照護沒有時間表(操作手冊),分不清楚誰是工作人員、家屬或長輩。可以在這邊接受臨終照顧。亂中有序,是我對葵照護最大的印象。
    本書透過虛擬課堂方式,讓我們了解照護的終極目標是建立「人際關係與信賴關係」。透過許多經典的案例,講解「自立支援」的實務操作。如何營造自己,成為貼近社區的照顧空間。營造人與人,人與社區,社區與生命,產生有機的連結。對我來說,加藤先生創造出一種有機的照顧(Organic care)。
    葵照護和在宅醫療一樣,有共同的核心價值,那就是支持在「家」生活到最後。最大的價值,是照顧觀念的翻轉。翻轉「慣行」的療養照護,創造「有機」的自立支援。
    希望葵照護是日本的現在進行式,台灣的未來式。
    誠摯向台灣社會推薦本書。

    【信賴關係,是最好的品質!】
    推薦人:林金立
    ▲長泰老學堂健康照顧體系執行長
    ▲台灣自立支援照顧專業發展協會理事長
    ▲朝陽科技大學銀髮產業管理系學門講座教授

    2013年去日本學習自立支援時,機構的社長問了我一句話:「您們的品質是什麼?」我很認真的解釋台灣有評鑑,專家學者三年來一次,依好幾百個指標與標準,評分優、甲、乙、丙……他很認真的聽完後說:「所以你們的品質是由別人來決定的?那你自己覺得你們的品質是什麼?」當下我愣住了,反問他們怎麼界定品質?他說他們會問職員,願不願意讓母親入住進來,如果願意,那就是好品質。
    這句話讓我把過去20年的經驗一瞬間歸零!
    這幾年常被問到:「鼓勵長輩走路,跌倒了誰負責?」「不約束起來,長輩拔管還要再插回去,很不人道耶」「人力增加多少?離職率是不是大增?」「怎麼與家屬溝通?」台灣長照界一直努力想提升,但陷入在人力不足、成本提高、糾紛頻傳的囚徒困境中勉強維持,而照顧關係裡的三個人,工作者、長者與家屬都痛苦不堪,我們要怎麼走出這惡行循環呢?
    日本長照界也面臨相同的問題,經過近20年的發展,他們越來越確定,一個能讓長者自主選擇想要的生活的服務場域,能夠降低糾紛,讓照顧關係裡的人都重新有笑容與成就感,進一步降低整體的照顧負擔, 2018年日本介護革新重要政策,推動「自立支援」就是重要策略。
    葵照護(Aoi care),是日本自立支援照顧的典範模型,這本書,讓我們更能理解自立支援、能力回復與復建的不同,更知道如何在生活中,實踐照顧的理想與價值。

     

  • 【前言 】
    【漫畫 】小規模多機能
    【課程一】照護的終極目標在於「建立人際關係與信賴關係」
    【專欄】加藤忠相
    【專訪】小池魅由希(葵照護員工)
    【課程二】光靠操作手冊無法實現「自立支援」
    【專訪】下河原忠道/銀髮專用服務住宅―銀木犀
    【專訪】椎名萌(葵照護員工)
    【課程三】強化社區參與!
    【專欄】佐佐木真由美(葵照護員工)
    【後記 】森田洋之
    ※專訪單元的「銀木犀」,是一個得到社區居民壓倒性支持的銀髮住宅,更連續兩年獲得日本入住率第一的殊榮。他由衷肯定加藤忠相對他的影響,兩人有深厚的交往。本文由森田洋一醫生訪談經營者下河原忠道,是本書精彩單元之一。
  • 【加藤忠相與葵照護的故事】

    第一線的照護印象與現實之間的落差
    當我以體驗志工的身分踏入養護機構的那一瞬間,眼前的景象對我造成的衝擊,直到現在仍記憶猶新。當時的景象徹底顛覆了自己過去對老人之家的那種「跟爺爺奶奶喝茶的溫馨印象」。或許當年我所任職的養護機構,比一般的機構更極端也不一定,但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眼前的光景盡是一些讓我質疑,機構到底是為了照護老人而設立的呢?還是為了某些人而設立的呢?
    倘若問一般人,設立老人照護機構的目的何在?相信多數人都會回答「為了照顧長者的生活」。或許有些人會更直接了當的回答,為了家屬。然而我個人的印象卻是「為了職員而存在的職場」。工作就只是按照上司給的幾張操作手冊執行任務。發茶點、換寢具、引導長者上廁所、換尿布、準備餐點、協助長者用餐……明明是長者的生活空間,卻以業務工作或機構運作的方便性為優先考量。沐浴方面,每週排兩天洗澡日;餐飲方面,只給長者一個小時用餐,超過時間就將餐點收掉。最令人啞口無言的是,竟還規定了協助如廁的時間。長者明明可以到廁所去如廁,卻為了配合規定的如廁時間,而必須包尿布。難道所謂的工作,只要冠上福利或照護的名義,就什麼事情都可以做了嗎?當時的我心裡一直有這樣的疑問。從事照護工作期間,常有人會對我說「你真了不起」,或「你好辛苦」,我心想領人薪水,哪有不辛苦的呢?總之對於第一次的照護體驗,殘存在個人心中的那些不協調感實在太強烈了。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生性懦弱的我,在中小學時,是個備受欺凌的孩子。儘管在高中時,經歷過社團活動的磨練,但即使是現在,在面對人際關係的處理,或陷入對自己不利的情況時,還是會比較敏感。「自己無法接受的待遇,理當不該以同樣的方式待人」,這是從小祖父母和爸媽對我的教誨。相信這應該就是成語中提到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了吧!許多人選擇從事照護工作的理由是「想幫助別人」或是「喜歡和長者相處」。然而這些人投入職場後,卻「因為老人家外出會有危險」而將門鎖上,「因為老人家會玩弄排泄物」而讓長者穿連身衣,「因為老人家會胡言亂語或出現幻覺症狀」而讓長者服用精神藥物……如果是一個對照護工作有好感的人,在職場上卻必須把支配管理長者的行為視為是自己份內的工作,相信這個人應該很難持續在這種環境下工作吧!

    年輕氣盛下創業,毫無計畫性可言
    儘管我在養護機構已經工作了三年多,然而我與機構理事長及工作夥伴之間的摩擦,依舊讓我感到身心疲憊。當時我在書局看到一本書,名為《團體家屋的基礎知識》(山井和則著)。略讀了一會,我立刻覺得「就是它,就是這樣的照護!」在書裡提到的照護模式下,即使得了失智症,依然可以和少數人共同生活,而且是過自己想要過的生活。於是在「我想實現這種照護!」的衝動下,我立刻與作者山井先生取得聯繫。山井先生是一位活躍的現任國會議員,相對地我只是一個懂得養護機構第一線作業,卻沒有照顧服務員技術士資格的年輕小夥子。說穿了我不過就是一個仗著自己年輕的傻小子(笑)。
    就像文章一開始提到了「二十五歲獨立創業的年輕老板」的這個痛,當年的我沒有資金、不具國考資格、沒有人脈、什麼都不懂……全憑一身的年輕和勇氣。當時我認為,要自由自在的落實自己心中所想要的照護工作,就必須當老板,而這的確就是正確答案。只不過自由的代價似乎遠遠超出我的想像。我和我在養護機構任職期間結識的女友,兩人辭掉正職,一邊打工,一邊準備成立公司。當年的我甚至不知道有向銀行借貸的這種管道。大學時代使用文字處理機的我,也不懂如何使用電腦的WORD或EXCEL。在備妥提交給銀行的文件之前,也不懂什麼是會計處理。現在想想真的是魯莽得可笑。一邊在住友電工打工,一邊準備,儘管慌亂的情形接二連三,所幸公司的設立還是順利完成了。老實說當時的我心裡真的覺得「天啊!為什麼一天不是三十個小時呢!」。我們順利在二〇〇〇年一月創辦了「葵照護」(Aoi Care),並於兩天後完成結婚登記。同年年底開辦「團體家屋結緣」(Group Home MUSUBI),緊接著隔年一月開始經營「日照中心話家常」(Day Service IDOBATA)。
    絲毫沒有經營機構等相關經驗的我們,草創期過得極為艱辛。四處拜託人介紹有日照需求的長者給我們之後,在正式營業時,終於有兩位長者來到了我們的日照中心。和這兩位長者相處的時光對我來說,是一段永難忘懷的回憶。只不過說難聽一點,這兩位長者其實是被其他機構認定為不好應付的「問題老人」。老人家不僅不斷揮舞著棒子,還一心想要橫越農夫剛犁好的田,以致於我們不得不隨侍在側……雖然只有照顧兩位長者,但當時的情形真的是一刻都不得閒。然而這樣的經驗卻也讓我體認到,過去在關起心門「假裝看不到」的機構裡工作時,自己並沒有用心面對長者的需求。從照顧這兩位長者的經驗中,我們反而學會傾聽長者心中的「煩惱」,了解他們不想待在屋子裡的心情,懂得應該透過充分的溝通來照顧長者,而不是將日照中心的玄關上鎖……(待續)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