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六爻(貳):上下求索(簡體書)
六爻(貳):上下求索(簡體書)
  • ISBN13:9787569922226
  • 出版社:北京時代華文書局
  • 作者:Priest
  • 裝訂/頁數:精裝/264頁
  • 規格:19.2cm*13.6cm*2.2cm (高/寬/厚)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18/09/01
  • 人民幣定價:55元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 87287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六爻》全五冊之第二部,重磅上市!

    ★Priest,超人氣作家,代表作:《默讀》《有匪》《大哥》備獲好評,掀起一片評論熱潮!
    ★作者文風瀟灑暢達,題材類型包羅萬象,極擅以幽默語言諷刺現實,引人深思!
    ★懵懂的少年,痛苦的成長,探討生與死哲理意義上的扛鼎之作!
    ★《六爻》已簽約同名影視!Priest親自修訂,編輯部兩年打磨


    故事講述了一個江湖上破敗不堪的沒落門派“扶搖派”是如何在幾個同門師兄弟手裡重振繁榮的故事。不像其他小說中人物趨於完美的設定,這幾個師兄弟中有愛臭美的,有搗蛋精,有刻薄鬼,還有出生便歷經坎坷幸而有師兄們照顧守護的小雜毛。個性和性格的不同導致了他們走上的道路不同,但同門情誼融入血脈,為了“扶搖派”幾人內心均是有所堅持,因而《六爻》本身便避免了流於表面的故事講述。
    雖然作者行文戲謔善用幽默,但引人入勝的故事發展下暗藏的情感卻不容忽視,並且作者極其善於營造氣氛,故事更是高潮迭起,懸念層生。看畢掩卷,你會發現,這個故事並不是《六爻》,它是少年們破繭成蝶的成長,是腳踏實地汲取經驗的殘酷磨練,是每個少年人心中堅定生長的堅持,是經過萬千後破土而出的新生。

  • Priest

    原創熱銷作家,代表作《山河表裡》《大哥》《默讀》《鎮魂》《有匪》等,已影視化作品:《鎮魂》,即將影視化作品:《默讀》《有匪》《六爻》等。
    作者文風精練,寫作以來,熱銷至今。作品多正劇向,語言詼諧幽默,行文流暢,風格大氣,善於構建各種各樣的世界觀,能夠把對於人生哲理的探究和情節較和諧地融為一體。
  • 第一章掌門印
    第二章青龍島
    第三章小成
    第四章青龍島主
    第五章不得好死
    第六章靈玉
    第七章永訣
  • 天光漸次透過雲影,山谷中長煙蕩然一空。
    程潛不知在原地跪了多久,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爬起來,也不知道起來又該去哪。他腦子裡一會是大雨夜裡師父為他遮雨,一會是扶搖山上師父搖頭晃腦念經,一會滿腦子的扶搖木劍自顧自地聯繫在一起,不管他想看不想看,只是在那來回演示……最後,都落在一片莽莽蒼蒼的世道上,茫然失怙令他措手不及。
    程潛就像一隻剛剛提心吊膽地試飛了一圈的雛鳥,滿心歡喜地想要回來討個稱讚,卻發現自己的窩已經沒了,而從今往後,他就算能通天徹地、翻雲覆雨,也再討不到他想要的那份欣慰的稱讚了。
    程潛不想承認自己害怕,他認為自己只是孤獨。
    這時他才發現,他太需要一個仇人了,只要有了那麼一個仇人,他就能在未來十年、二十年乃至一生的時間,為自己豎立一個清晰而強大的方向,他可以從仇恨中汲取無邊的力量,靠著這種力量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可是……沒有。
    師父似乎已經看透了他,預料到他在最無助的時候會本能地選擇什麼,因此防備得滴水不漏——木椿真人與蔣鵬,那不知名的北冥君師祖,與什麼四聖五聖的恩怨,他沒有透露一個字,所有的故事都被他塞進一個銅錢,埋進了土裡,連一點可供仇恨生長的渣都沒有給程潛留下。用心良苦地逼著他丟掉所有的拐棍,哭完自己爬起來。
    同時,木椿真人還給他留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尾巴,一隻嚎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水坑。
    以水坑目前的智力,還不大能理解發生了什麼事,她餓得前心貼後背,她不明白師父去哪了,遍尋不到,身邊只有一個破師兄,師兄還不肯理她。就算她天生皮實,沒什麼小性子,也終於不堪忍受了。水坑發覺自己哭了半天也沒人管,便只好自力更生,淚流滿面地抱起師父變出來的木劍,上嘴啃了起來。
    等程潛想起她的時候,她已經利用僅有的五顆乳牙,將木劍一側啃出了好幾個坑。天妖一口乳牙也生得這樣剛烈,果然不同凡響。程潛連忙撐著酸麻的膝蓋,踉蹌了一下方才爬起來,掰開水坑的嘴:“吐出來!”
    水坑發出抗議:“啊啊!”
    然後她被師兄倒提起來,拎到一條河邊,按著腦袋強行漱了口,水坑有生以來第一次直面三師兄“無理取鬧”的一面,頓時不干了。
    程潛瞪了她一眼:“不許哭。”
    水坑尖叫:“啊啊啊!”
    程潛鐵石心腸,任她叫喚,眼皮也沒掀。水坑抹了一會眼淚,很快發現哭也是白哭,師父無影無踪,這裡只有她和三師兄兩個人,連告狀的地方都沒有,於是她也很想得開,當即止住抽噎,安靜下來,期待著師兄能良心發現,給她找點食吃。
    哪怕捉條肉蟲子也可以啊。
    程潛將被水坑啃掉了一個邊的木劍搶救下來,在水里洗刷乾淨,他沒心情哄小孩,只是順手將她放在河邊,嚴肅地警告道:“在這坐著,別亂動。”
    說完,他挽起褲腿下了水,笨手笨腳地試著抓魚。
    水坑別的優點沒有,唯有“識時務”一條堪稱道,她立刻從他的行動中判斷出自己這頓飯有著落了,於是老老實實一聲不吭地在河邊坐等,好像一條訓練有素的小狗。但是魚不是那麼好抓的,程潛從小沒幹過上房揭瓦、下水摸魚的事,到了門派裡更是不可能,對這些事毫無心得,那些滿身鱗片的東西幾次三番從他手裡溜過,偶爾還有故意用力擺尾的,堅硬的鱗片幾次劃破了他的手。
    天色漸黑,水坑等不下去了,又渴又餓地蜷縮在岸邊睡了過去,一根手指還不由自主地含在嘴裡。程潛赤腳蹚在冰冷的河水里,看了看她,一無所獲地直起彎得酸疼的腰,低下頭舔了舔手上的傷口。
    師父說,他有一天能騰天潛淵,師父可能是錯了。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