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鳳凰錯5:逆命陰陽華發生(全二冊)(簡體書)
鳳凰錯5:逆命陰陽華發生(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65元
  • 定  價:NT$390元
  • 優惠價: 79308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當紅原創文學人氣作家
    史詩般盪氣迴腸的愛情小說作品
    同名電視劇正在拍攝之中……


    光明神殿與黑暗神殿明爭暗鬥數萬年,
    終將相愛之人化為仇敵,
    命運殊途的他們能否掌握自己的命運,再次攜手天地間?


    光明神殿與黑暗神殿鬥了數萬年,東方寧心與雪天傲兩人,
    一人為黑暗神王,一人為光明神王,
    兩人註定此生為死敵,不死不休……

    雪天傲遭光明神王算計,遺情忘愛,無法再愛東方寧心,
    在光明神王的要求下,與光明聖女執夙成婚,
    東方寧心抱著孩子大鬧婚禮,流下血淚,
    亦無法喚回曾經的雪天傲……

    為了掌控自己的命運,不做任人擺佈的棋子,
    東方寧心在眾多好友的幫助下,設局殺光明神王,
    滅天地規則,重新奪回命運的主權。
    然,上天降罰,東方寧心一夕之間滿頭華髮,
    盡顯老態,不得不遠走他鄉……

  • 阿彩

    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委員,江西省作協會員,新銳文學頂級大神作家,中國移動“咪咕閱讀”明星名家,2015年中國移動“咪咕閱讀”徵文大賽導師之一。
    擅長愛情小說寫作,迄今已創作完成十餘部作品。她筆下的愛情千回百轉,盪氣迴腸,深受讀者喜愛。每部作品發佈都會引起讀者熱議,微信粉絲關注超十四萬。

  • 江山與美人,歷來是二難選擇。主人公不僅失去了江山,美人也是有殘缺的,並且被惡意賜予。阻撓一場轟轟烈烈愛情的所有負面因素,都強大得無以復加。最後的結局十分圓滿。宮廷愛情故事,被作者講得曲折有致,一部好看的小說。

    阿彩作品系列推薦:
    《鳳凰錯1寧棄天下換卿心》
    《鳳凰錯2四族中州掀風雨》
    《鳳凰錯3諸神之戰震洪荒》
    《鳳凰錯4愛恨別離分骨肉》
    《鳳凰錯5逆命陰陽華發生》
    《帝醫風華1妙手乾坤傾天下》
    《帝醫風華2神女塔案藏諜影》
    《帝醫風華3長生秘方現元兇》
    《帝醫風華4鳳凰展翅涅槃生》

  • 上冊
    第一章 以生命為賭注
    第二章  他來了
    第三章 日後歸隱雲中
    第四章 許你百世無憂
    第五章 傷在兒身痛在娘心
    第六章  青山處處埋忠骨
    第七章 神令不可違
    第八章 五界風雲起
    第九章 與你同歸於盡
    第十章  中州的雪少
    第十一章 滅天弩的詛咒
    第十二章 史上第一呆神獸
    第十三章  鐵漢柔情雪天傲
    第十四章  神獸的驕傲
    第十五章 命運的力量
    第十六章 熟悉的陌生人
    第十七章 故人相見不相識
    第十八章 只為你而來
    第十九章  戰鬥由此拉開序幕
    第二十章 六月十六光明神殿

    下冊
    第二十一章 婚禮上的鬧劇
    第二十二章 我是你的誰
    第二十三章 懷疑的種子
    第二十四章  世人皆棋子
    第二十五章  聖光神劍
    第二十六章 這天不由你左右
    第二十七章  再相見
    第二十八章 女人真是麻煩
    第二十九章 從此不相欠
    第三十章 願一切回到重前
    第三十一章  驕傲又愛面子
    第三十二章 無論多久我都等你
    第三十三章 諸殺創始之神
    第三十四章  天下最無情
    第三十五章 冰言千葉總相依
    第三十六章  為美人棄江山
    第三十七章 逆命陰陽華發生
    第三十八章 沒有你的日子
    第三十九章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第四十章 留下來的我們
    番外  我命由我不由天

  • 第一章  以生命為賭注

    昭華山脈,凶獸雲集,從來不曾有神獸踏足,但今日的神聖巨龍在此地成聖,黑鳳凰在此地重生,要說昭華山脈沒有特殊之處,都無人相信。
    東方寧心與雪天傲可以肯定,很快各路高手就會湧向昭華山脈。為了安全起見,他們必須儘快離開此地。
    按事先談好的條件,黑鳳凰的蛋殼歸東方寧心與雪天傲所有。李漠遠還未走,東方寧心就毫不客氣地將碎成一塊一塊的蛋殼拾了起來。
    只是輕輕地握在手中,東方寧心就感受到了蛋殼散發出來的強大能量。黑鳳凰沒能把蛋殼吃了,損失不小。
    “甯心……”李漠遠忍不住開口,不等他說話,東方寧心就打斷了他的話:“蛋殼不會給你,你死心吧。還有,三秒內,你不離開我就動手。”
    “好吧。”李漠遠歎息了一聲,看了一眼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雪天傲,又看了一眼虎視眈眈的君無量、傾似也和淩子楚,最終放棄了。
    “甯心,我們洪荒見。”蛋殼搶不到,也問不出東方寧心與雪天傲來昭華山的真正目的,李漠遠不再勉強,轉身離去。
    東方寧心頭也不回,默默地將蛋殼拾起。火紅的鐵盒裡裝滿了黑亮的蛋殼,每一片都亮得晃眼。當最後一塊蛋殼被東方寧心拾起,通紅的火漿消失了,露出底下焦黑的枯土。
    這片土地上雖有黑鳳凰的靈氣,但全部被蛋殼吸收了,千百年內這裡將寸草不生。
    東方寧心將蛋殼收好,便走到雪天傲身邊。天地規則那一擊,給雪天傲帶來的傷害,肉眼難以看出。東方寧心沒有上前,而是站在雪天傲面前,開啟精神領域。
    她的精神領域已形成,如同海洋一般寬闊無比。東方寧心發現她可以進入自己的精神領域,現在她的精神力不是遊絲,而是一個縮小的她。
    東方寧心放出精神力,探查雪天傲身上的傷,這一看不由得皺起眉頭。雪天傲全身骨頭斷裂,五臟六腑碎了,真氣不知被什麼封住,無法運轉。
    “天地規則果然可怕。”雪天傲只剩一口氣了,天地規則沒有殺他,卻險些把他給廢了,要是不能治好,他的實力至少會下降三成。
    想到剛剛從李漠遠那里弄來的九轉龍骨丹,東方寧心無聲地苦笑。果然,天地規則不想讓一個神魔醒來,他就有辦法斷了他們所有的路。
    沒有任何猶豫,東方寧心將九轉龍骨丹喂給了雪天傲。在九轉龍骨丹的滋補下,雪天傲身上的傷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雪天傲在服下九轉龍骨丹的第二天醒來了,醒來後他沉默了許久,就在東方寧心想要開口安慰他之際,雪天傲說道:“淩子楚,你說你是為了北靈草和血靈草而來的,對嗎?”
    “是。”淩子楚不知雪天傲有何用意,不解地點了點頭。
    “光明神殿的葉飛揚也是為了這兩株靈草而來的?兩殿大長老的傷,都需要用它,對嗎?”雪天傲又問。
    淩子楚再次點頭。
    “北靈草和血靈草在哪裡?”能讓兩殿派出准神王,能醫好光明神殿與黑暗神殿大長老的傷,這兩種靈草必是不凡。
    也許,它們對神魔有用。
    “啊?”淩子楚一愣,不解地看向雪天傲,“我不知道北靈草和血靈草的下落,這兩種靈草並不好尋,而且我們要尋它做什麼?”
    淩子楚並不知曉神魔的事,神魔的情況只有雪天傲、東方寧心幾個人知曉。
    “你的契約獸饕餮是昭華山的王,它在昭華山近千年,這裡還有它不知道的地方嗎?這一整天,你就沒有和它交流過?”雪天傲不認為自己需要給淩子楚解釋,他只需要答案。
    淩子楚忙把饕餮召喚出來。饕餮沒有多尊重淩子楚,但在東方寧心和雪天傲面前,卻乖巧得如同小狗。
    淩子楚看著自己的契約獸一出來,就狗腿地去抱東方寧心與雪天傲的大腿,就算冷漠如他,也忍不住生氣了。
    饕餮毫不理會淩子楚的怒氣,卻對東方寧心與雪天傲露出討好的笑容。
    雪天傲很快就問出了北靈草與血靈草的下落,甚至連天火火源在哪裡,饕餮都知道。只是饕餮在提到天火火源時支支吾吾,眼裡閃著懼意,一副很害怕的樣子。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東方寧心與雪天傲也不為難饕餮,揮了揮手,示意它可以走了。
    饕餮狗腿地繞著東方寧心轉了兩圈,屁顛屁顛地回到契約空間,對於淩子楚的叫喚充耳不聞。
    雪天傲與東方甯心一行人按饕餮所指,朝昭華山東南方向走去……
    據饕餮所言,那個地方是一片沼澤,北靈草和血靈草就生長在沼澤之下。那片沼澤吞骨無數,沒有人能夠活著走出來,除了饕餮這個地頭蛇,沒有人知道那個地方。
    一路朝東南方向走去,風從耳邊吹過,樹木在兩旁倒退,沿途不見半個人或獸的影子。
    來到沼澤之地,東方寧心與雪天傲沒發現北靈草的下落,卻看到了掉進沼澤的葉飛揚。也不知葉飛揚遇到了什麼,腰部以下全部陷在沼澤之中,上半身也滿是污穢。
    “雪……天傲神王。”葉飛揚早就看到了來人,當東方寧心與雪天傲一行人走近時,率先叫出聲來。
    奇怪的是,葉飛揚的神情平和到讓人驚訝。
    “咦,這不是葉少主嗎,你這是在歡迎天傲神王嗎?”傾似也在最初的錯愕之後,大笑起來,隨手抓起兩塊石頭丟入沼澤中。
    污泥濺起的淤泥糊在葉飛揚臉上,葉飛揚伸手去擦,卻越擦越髒,根本擦不乾淨。
    但葉飛揚卻沒有半分氣惱,甚至笑了笑,看上去很是詭異。
    立在沼澤之中,葉飛揚不呼救,也不擔心東方寧心與雪天傲會對他出手,淡定得好像是個看戲的路人,讓眾人很是不安。
    “我去看看,這沼澤裡有什麼。”東方寧心小心地上前,甩出柳雲藤。
    柳雲藤卻不聽話了,死死地纏在東方寧心的手上,怎麼也不肯鬆開:“不要,不要,我不要!”
    神器對危險都特別敏感,這片沼澤雖然不會讓它喪命,但絕對不安全。
    “別鬧。”東方寧心再次一甩,柳雲藤飛了出去,卻纏在他們身後的巨樹上。
    “柳雲藤!”東方寧心聲音一沉,已經是命令的語氣。她極少對自己的神器如此不善,只是這柳雲藤太嬌氣了,做這個嫌,做那個又不願意,作為一把兵器實在不稱職。
    “主人……”柳雲藤也怕了,可憐兮兮地叫著,一頭纏在樹上捨不得鬆開。
    “下去探。”東方甯心不給柳雲藤拒絕的機會,命令道。
    “嗚嗚嗚……”柳雲藤低聲哭著,雖然萬般不願意,但在東方甯心的強勢下,卻一點一點地鬆開,那可憐兮兮的樣子讓東方寧心也歎了口氣。
    “算了,我先用別的東西下去看看。”東方寧心使出巧勁,柳雲藤纏著的那棵樹直接被拔了出來。
    轟隆一聲,十余米高的巨樹,直接落在沼澤之中。
    需要三個大漢才能抱住的巨樹,一落入沼澤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東方寧心眼睛瞬間瞪大,再看向葉飛揚,見他沒有半點兒驚奇,好像早就知道了。
    難怪柳雲藤怎麼也不肯下去,沼澤居然可以將一切都化為淤泥?
    “樹呢?”傾似也驚叫。
    “爛在沼澤裡了。”
    “那麼葉飛揚呢?”傾似也指著葉飛揚不解地問道。如果事情如他們看到的這樣,那麼葉飛揚怎麼沒事?
    所有人都看向沼澤之中的葉飛揚,視線齊刷刷地落在葉飛揚被埋在沼澤中的下半身,眼中閃過一抹同情,隨即又是不解。
    如果這沼澤可以腐蝕一切,葉飛揚的臉上和身上也有淤泥,怎麼就一點問題也沒有呢?
    君無量和傾似也默默地看向東方寧心,詢問東方寧心要不要把葉飛揚拉出來看看。
    看著東方甯心一行人的懷疑與同情,葉飛揚只是笑了笑,眼神落到雪天傲的身上,葉飛揚已經沒有半點兒憤怒了,不帶任何感情,昔日那雙神采飛揚的眸子裡此時只剩死寂。
    東方寧心與雪天傲相視一眼,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懷疑與不解,葉飛揚這是真的還是裝的?
    創始之神呢?他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葉飛揚落到這個地步?
    如果下半身沒了,葉飛揚還是以前那個葉飛揚嗎?
    東方寧心與雪天傲沉默了,他們不相信創始之神不知道葉飛揚的處境。創始之神不出手,是放棄了葉飛揚,還是在等他們呢?
    “是出手,還是直接殺了他?”東方寧心以眼神詢問雪天傲。
    “先把人拉出來。”確定葉飛揚是不是真的廢了再說。
    事實擺在面前,葉飛揚廢了,真正地、徹底地、完全地廢了。下半身別說肉了,連白骨都沒有留下半截,完全沒有了,只留下半個身子在上面,切口處被一坨淤泥堵住了,血暫時沒有流出來,這應該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東方寧心拉他出來時,他整個人還是那副樣子,沒有半絲生氣,也沒有半絲脾氣,像個樁子似的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只用一雙眼定定地看著雪天傲,眼中是晦暗不明的光芒。
    看著這樣的葉飛揚,東方寧心與雪天傲都不知道要說什麼。
    “殺了算了,免得活著受罪。”傾似也不帶感情地說道。他師父就死在光明神殿的人手中,他恨光明神殿的每一個人,但看到這樣的葉飛揚,他也沒有興趣落井下石。
    “殺?他死了,誰給我們找血靈草與北靈草?淤泥之中誰敢下去?”東方寧心晃了晃柳雲藤,提醒眾人,連神器都不敢去的地方,他們普通人更是不行。
    “把他踢下去有用嗎?”傾似也很認真地思考著這個問題,萬一葉飛揚落下去後,全部化成淤泥了呢?
    “沒用。”東方寧心回答得很乾脆。
    “那留著他幹嗎?看著礙眼呀?”傾似也上前,一腳就準備將葉飛揚踢入沼澤之中。
    葉飛揚從始至終都沒有說話,空洞的視線落在雪天傲身上,又似透過雪天傲,看向不知名的遠方,就好像眾人討論的不是他一般。
    “等一等。”東方寧心連忙阻止傾似也。
    傾似也一愣:“甯心,你不會聖母地想放過他吧?他現在雖然很可憐,可是你知道他殺了多少人嗎?我師父還有宗派那麼多高手,全部死在他的手上,異界那些半獸人雖然不是死在他的手上,但卻是他下的命令,你真要放過他?”
    傾似也一臉失望地說了一大通,急得雙眼通紅。
    當傾似也看到自己師父的屍體被葉飛揚置於大殿上時,他就發誓,總有一天他一定要殺了葉飛揚為師父報仇。
    看到殘廢的葉飛揚,他可以同情,可以可憐,但絕對不會手軟。這麼好的機會就在眼前,他怎麼能放過?他沒有將葉飛揚淩遲處死,就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就已經是善心大發了。
    師父對他來說,比父母更親!
    今天,誰也阻止不了,他非殺葉飛揚不可。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