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嫡嫁千金(全二冊)(簡體書)
嫡嫁千金(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9.8元
  • 定  價:NT$359元
  • 優惠價: 87312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全書由女主的命運、身份變化為主線,
    講述了一段關於愛情、陰謀、天下局勢的恢弘故事,尤為吸引人。

    以天下局勢為大背景,集皇權故事與愛情於一身,
    驚心動魄中不乏細膩的情感穿插,讀來讓人欲罷不能。


    才貌雙絕的小吏女兒薛芳菲被薄幸夫君和當朝公主聯手陷害,家門敗落。
    曾經柔軟心腸,如今厲如刀鋒!
    她發誓,再也不要任人踐踏。
    為洗清父親冤屈,還自己清白,她改換身份,成為首輔千金,伺機接近仇人。
    彼時,她卻無意間捲入北燕皇室陰謀,並結識了喜怒無常的肅國公……

    他是北燕最年輕的國公爺,桀驁美豔,喜怒無常,愛好在府中收集世間奇花。
    人人都說首輔千金姜家二小姐清靈可愛,品性高潔,純潔良善如白蓮花。
    他笑盈盈地反問:
    “白蓮花?分明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食人花。”
    “國公小心折了手。”
    “這麼兇猛的食人花,當然是搶回府中鎮宅了。” ……

  • 千山茶客

    瀟湘書院簽約作者,其文筆大氣中不乏細膩,文中塑造的人物形象深受讀者喜愛。

    已出版:《盛世王妃》《盛世王妃(終結篇)》《將門嫡女之定乾坤》《嫡嫁千金》。
  • 上冊
    第一章千金
    第二章燕京
    第三章賭約
    第四章風流
    第五章回鄉

    下冊
    第六章生意
    第七章冤屈
    第八章父女
    第九章鳴冤
    第十章庶姐
  • 姜梨一進門,就見到了姬蘅和上次在金滿堂堂會上看到的青衫文士。
    “真巧,”姬蘅開口,“在這裡遇到姜二小姐。”
    姜梨心中不置可否,笑道:“我也很意外,會在這裡遇到國公爺。”她疑惑地問,“不知國公爺來襄陽,所為何事呢?”
    姬蘅笑盈盈地看著她,半晌後吐出兩個字:“公事。”
    姜梨的一顆心放了下來。
    “葉家好像有麻煩。”姬蘅看向窗外不遠處的麗正堂,“如果不是因為你,麗正堂就化為廢墟了。”
    他說歸說,語氣裡還帶了一點遺憾的態度。姜梨一個沒忍住,脫口而出:“怎麼國公爺好似很希望麗正堂變成廢墟?”
    “沒辦法,”姬蘅很傷腦筋地回答,“我愛看戲。”
    這話真是讓人沒辦法不生氣,姜梨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國公爺真是好興致,什麼都能當出戲。”
    “但是像二小姐這樣精彩的就鳳毛麟角了。”姬蘅道。
    “我與國公爺一樣,”姜梨笑得切齒,“不做戲子。”
    “那真可惜。”姬蘅惋惜,“我還想著這次在襄陽遇見你,又有好戲可看。”
    “什麼?”姜梨看向他。
    他漂亮的眸子裡光華流動,仿佛旋渦一般誘得人跌倒沉迷,似笑非笑道:“有一種預感,姜二小姐在襄陽,會唱不少好戲。”
    “國公爺來這裡不是所為公事嗎?”姜梨笑對,“怎能玩物喪志?”
    “戲太精彩,捨不得錯過。”他盯著姜梨,眼睛眨也不眨地道,唇齒之間充滿挑逗的味道。
    姜梨心中大罵姬蘅不要臉,姬蘅如今二十來歲,可姜二小姐只是個青澀的小姑娘,他居然也能毫不在意地以美色誘人。當初薛芳菲出事,燕京人人罵薛芳菲恃美放蕩,可怎麼就無一人斥責姬蘅恃美行兇!
    姜梨盯了姬蘅一會兒,突然道:“國公爺聽到了吧,我剛剛在麗正堂門口罵了佟知陽。”
    “聽到。”姬蘅點頭。
    “國公爺以為,我罵得可對?”姜梨想套出姬蘅的態度,眼下姜梨猜測佟知陽是受了李家的指使,姬蘅認識李濂,姜梨想知道,姬蘅是不是知道此事和李家有關,他過來襄陽,會不會插手此事。如果姬蘅插手,事情就難辦多了。
    “姜二小姐叫我觀戲不語,”姬蘅含笑道,“我不知道。”
    這人,軟硬不吃,滴水不漏,真叫人洩氣。
    姜梨道:“國公爺如果一直觀戲不語就好了。”
    姬蘅但笑不語。
    姜梨便自顧說開:“佟知陽有個鐘官令的妹夫,鐘官令是右相小兒子李濂的人,說起來,這位佟知陽還是右相的人,還真是不敢小瞧呢。”
    姬蘅握著扇子的手微微一頓,看向姜梨的目光裡帶了幾分深思。
    陸璣卻嚇了一跳,姜梨連這個都知道?
    姬蘅:“看來二小姐對這些了如指掌。”
    “因為我爹是首輔啊。”姜梨輕聲道,“咱們姜家,樹敵不少,一個不小心就著了別人的道。右相李家和我爹可是死對頭,死對頭的兵馬有什麼人,可得記好了,否則不明不白被小卒算計,可算兜頭禍事。”
    姬蘅笑了:“有姜二小姐在,我看姜家不會被算計,還會綿延百年。”
    “國公爺說笑。”姜梨道,“右相背後的勢力可不小,我們哪裡敢雞蛋碰石頭。”
    她的眉目間帶了些靈動的狡黠,語氣雖然溫和有禮,卻步步都是試探。
    “哦?”姬蘅挑眉,“剛才你在門口斥責佟知陽的時候,一點不害怕?”
    姜梨嫣然一笑:“那是為了百姓啊,為了百姓,別說是佟知陽,就算是右相李仲南來了,我也不怕。”
    陸璣差點拍案叫絕!
    這小姑娘一套一套,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臉不紅心不跳,坦蕩磊落的樣子竟讓人無言以對。
    姬蘅也無言以對。
    不知過了多久,他嗤地一笑,道:“二小姐令人佩服。”
    “不過此番多少都會被右相遷怒了。”姜梨歎息一聲,“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右相不會遷怒你的。”姬蘅笑了,“為了百姓。”
    “那最好了。”她站起身,對姬蘅道,“方才看到國公爺在此,才特意上來打聲招呼。現在招呼已經打完了,表姐、表哥還在忙,我得去幫忙,就不陪國公爺閒話。”她客客氣氣地沖姬蘅福了一福,“告辭。”
    姬蘅沒有送她的意思,淡笑回答:“姜二小姐走好。”
    姜梨微微一笑,從容地從茶室裡出去。雖然仍然警惕,她應對姬蘅,已經一次比一次從容。
    出了茶室,姜梨往樓下走,心跳得很快。
    方才那句話,她說“此番多少都會被右相遷怒了”是試探,而試探的結果是,佟知陽針對葉家的事,果然和右相有關。因為姬蘅說“右相不會遷怒你的”,卻是默認了李仲南的存在。
    姜梨垂眸,李仲南摻和進來,難怪佟知陽膽子如此之大。不過那又如何?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將事情鬧大,拉著姜家的大旗,徹底隔絕右相和姜家微妙的平衡,也絕了成王想要拉攏姜元柏的可能。
    就讓成王與姜家成為勢不兩立的敵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這樣一來,姜元柏才能破釜沉舟,才能毫不猶豫正大光明地、理直氣壯地對成王發起進攻。
    這就是她的目的。
    屋裡,陸璣望著樓下姜梨漸行漸遠的背影,深深地歎了口氣,道:“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後生可畏啊。”
    “上當了。”姬蘅突然開口。
    “什麼?”陸璣一愣。
    “原來剛剛是在套我的話。”姬蘅想到了什麼,突然笑起來,“佟知陽不是她的對手。小姑娘挺精明。”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