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花藝之旅:尋訪世界頂級花藝大師(簡體書)
花藝之旅:尋訪世界頂級花藝大師(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65元
  • 定  價:NT$390元
  • 優惠價: 75293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本書是國內首部專注花藝大師的作品,尋訪了九位世界頂尖花藝大師。

    如曾任瑞典諾貝爾晚宴的花藝設計師帕爾·本傑明(Per Benjamin)、戴安娜王妃和卡地亞的花藝設計師約翰·卡特(John Carter)、愛馬仕長達15年的花藝設計師巴蒂斯特·彼圖(Baptiste Pitou)、包攬迪奧每年花藝設計的艾瑞克·肖萬(Eric Chauvin)、富春山居、馬雲的御用花藝師凌宗湧(Alfie Lin)和比利時殿堂級花藝設計師丹尼爾·奧斯特(Daniel Ost)等。

    花藝大師眼中的花朵與詩意,作家眼中的遊歷與哲思;東方式的美學思索,西方人的藝術觀念;花朵在光陰中的稍縱即逝,生命在追求中的永恆曠達——都在這本書裡得以碰撞、融合、激發、揮灑,一一呈現出令人動容的瞬間。

  • 余若 Zoe
    生長於南方。IT公司創始人,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訪問學者。6歲時隨父親開啟人生第一次旅行,至今已遊歷60個國家和地區。
    熱愛插花、繪畫、收藏,熱衷於探尋藝術之於生命的美好與哲思,曾以花藝作家身份受邀赴戛納電影節。
  • 我想他們能從一朵花中識得生命,證得自己。他們內心湧動著力量,與任何一位藝術家一樣。藝術家都在追尋這種內在的力量以求拓展生命的邊界,這種力量能幫助我們進入屬於自己的真正自由的世界。

    ——音樂人朱哲琴
    我們生活在一個需要為自己尋找意義的年代,本書作者余若是一位愛花之人,她遍訪世界各地的*花藝大師,既是與人對話,也是與花對話,更是與美好對話,在自己的愛好中自證了意義。                                 

    ——財經作家吳曉波
    說到看花,我喜歡書裡說的:花和葉要一起看。就像你看到的我,毛病和可愛交織在一起,這個完整的我才是真實的。我,願意為你綻放全部的真實。我們,彼此看到真實。你怎麼看?                                   

    ——漫畫家慕容引刀

  • 第一輯野放的相遇

     

    帕爾·本傑明Per Benjamin:被風吹過的夏日繽紛野地/5

    “像鮮花一樣,待在溫度低點的地方才能保持新鮮。所以就應該住在瑞典,這裡常年低溫,你們就能與我一樣保持年輕。”

     

    約翰·卡特John Carter:我只想從頭到尾矢志如一,只做我的小生意/33

    離自然越來越遠,造成了我們的迫不及待。而如果還是同自然生活在一處,就可以觸摸到自然的節奏,認同它,節奏就可以慢下來。

     

    約瑟夫·馬西Joseph Massie:年輕的靈魂裡搖滾著驚世駭俗/57

    “29歲,我還有很多時間,還有很多空間,很多可能性在等著我,我還可以做很多,這令我非常期待。”

     

    第二輯這裡有另一種時間

     

    巴蒂斯特·彼圖Baptiste Pitou:來自盧瓦爾河谷的時間捕捉/83

    許多人評價巴蒂斯特的花藝時總是用“充滿詩性”這樣的詞句。他的作品正如他喜歡的蘋果花和苔蘚一樣,剔除外在的繁雜,用一種直覺的形式表達,是來自盧瓦爾河谷的普魯斯特式的“細膩又復雜”。

     

    皮姆·艾克Pim van den Akker:確實從一切皆有可能的世界來/104

    皮姆不相信完美,也不相信花藝裡有對和錯,有的只是方式不同。關鍵在於,你要去發現最適合你的方式,給自己更多的動力,並傳達給更多的觀眾。

     

     

    第三輯看見自然之靈

    楊亞森Jan Aartsen:生活在自然裡,想著花,這就是我的生活/128

    花藝師本質上總會剪掉所有的花莖,而當花藝師剪掉花莖,故事也就結束了,但他總想,我們應該運用各種知識、經驗和手法,讓它們不要在兩天內死去,而是過兩個禮拜再死,並且在這兩個禮拜裡創造出更美的故事。這也許是一個熱愛自然熱愛花的人,對於自然平衡的一種堅持和信念吧。

     

    艾瑞克· 肖萬Eric Chauvin:花是有生命有脾性的/149

    最後他將那束包好的花送給我,他深邃而明亮的眼睛望著我,用動聽的法語說:“謝謝你來看我,我已經很久沒有包花了,剛才覺得很安靜和幸福。”

     

    第四輯回到東方看花

    凌宗湧Alfie Lin:看花,是葉與花一起看/174

    看花,要和葉一起看。正如他覺得他是24小時都可以跟大家在一起的,不用在準備好的情況下才可以跟人接觸。

     

    丹尼爾·奧斯特Daniel Ost:我只是一個束花人/200

    中國真應該回溯歷史……你們可以回到過去,因為你們一直都可以做到。……你們有義務,也別無選擇,因為你們是中國人。

     

  • 自序:因為有花,我們都是永遠的兒童,不會老去

    後來我也看了很多花,雖說不見得都是最美的。

    如果關於花的記憶是一條單獨的時間軸,六歲大概是我的起點。

    幼時在爺爺鄉下安寧的小院裡,有棵杏樹,總是春天裡最早開花。我喜歡像梯子一樣傾斜,調皮地把臉探進它的枝丫裡,置身於流瀉的陽光中。杏花是很平凡普通的花,在江南小鎮上隨處可見,我本就生於四月,那年紀也會背“杏花春雨江南”,爺爺說我要像這時節裡的杏花,愛鬧愛俏的才好。春分過後那株杏樹就早早萌出了花芽,慢慢生髮成粉粉的嬌嫩的花蕊,到了五月就結出了小個頭的青杏子。對當時還是個孩子的我來說,能不能吃才著實最要緊,終於等到它長成了成熟的明黃色圓杏,已經是六月下旬了,咬一口甜甜的。從粉色到青色再到明黃,由花生粒再結果的變化在幼小的我心裡留下的那份驚奇,我想,大概就是我對於花最初的記憶。

    多年以後,我在遠離舊地萬里之遙的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館,邂逅了梵高的《盛開的杏花》。這幅畫是梵高1890年春在聖雷米畫的,他最心愛的弟弟提奧有了一個兒子,取名文森特·威廉(Vincent Willem)。他知道以後非常開心,當即畫了這幅杏花,作為賀禮送給自己的侄兒。他在信中說:“今天是一個真正的春日:嫩綠的麥田,遠處是紫色的山丘,如此美麗,而杏花已經恣意地開放了。”然而那時的他已經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療,生命和精神都處在很脆弱的階段,這一次的作品沒有劇烈的漩渦,沒有耀目的色彩,沒有狂放和熾熱,但細看畫上含苞待放的花蕾,或三三兩兩,或四五六個,或一朵獨占枝頭,都生意盎然,明淨如珠,爛漫天真得令人動容。可能是那份掙扎的生命力帶來了悲傷中的喜悅,可能是因為淚花遮住了雙眼,我看了很久,猶如故人久別重逢。

    後來我也看了很多花,熱烈的,孤寂的,還有美得驚心動魄的,但總是會想起南方小城院子裡的杏花春雨和文森特最後一幅平靜的藍。

    這一路的探訪,因為與花有關,不論晴雨,總給人以美和生命的遐想與觸動。花藝世界裡叱吒風雲的大師們,早已見慣最美的花,創造了數不清的令人讚嘆的花藝作品。可如果他們關於花的記憶也都是單獨成軸,我想,在某個起點上,他們一定也都擁有屬於自己的“杏花記憶”,所以很高興能在2017年的五月到九月和他們一起,聽他們娓娓道來。

    在喧囂的世界裡因為有花,我們都是永遠的兒童,不會老去。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