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2 (一) 03:00 AM~06:00 AM 三民網路書店系統維護,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感謝您對三民網路書局的支持與愛護。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二部神殿的見習巫女II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二部神殿的見習巫女II
  • 定  價:NT$299元
  • 優惠價: 79236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第一本手工書終於完成了!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18年度單行本No.1!

    隨書附贈:「騎士團的請求」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番外篇〈青衣見習巫女的侍從〉、〈神殿的廚師學徒〉!

    商品除瑕疵品外,恕不接受退換貨
    因拍攝略有色差,圖片僅供參考,顏色請以實際收到商品為準



    成為青衣見習巫女的梅茵十分忙碌,不僅要整理圖書室、幫神官長處理公務,還要不時查看孤兒院和梅茵工坊的狀況。就在她忙得焦頭爛額之際,得知了母親懷孕的大好消息!
    為了迎接即將出生的小寶寶,梅茵決定製作一本繪本當作禮物,於是她特別招攬畫師葳瑪擔任侍從。在眾人的協助下,梅茵一步步從製作紙張、墨水,到畫圖、雕版,最後穿線裝訂,終於大功告成!梅茵不但做出了給孩子看的繪本,更做出了兒童版聖典,漫長的製書之路也往前邁進了一大步……

     

  •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正在《大家的圖書館》雜誌上隔月連載散文。
    為這一集寫後記的時候,
    《小書痴的下剋上》漫畫版也開始連載了。
    看到表情那麼豐富多變的梅茵,
    大家不覺得很可愛嗎?

    繪者介紹︰
    椎名優


    本集的「奇幻度」偏高。

    譯者介紹︰
    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離別前,再說一次再見》、《官僚之夏》、《雨樹之國》、《機械狂人》、《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Story Seller故事販賣者》等作品。

  • 序章

    唰唰唰地洗著碗盤,伊娃一直聽著卡蘿拉說話。看卡蘿拉又變得多話,臉頰也恢復了圓潤,就知道前幾天離家出走的路茲回到家後,讓她整個人都安下心來。路茲離家出走的時候,卡蘿拉話少得簡直像變了一個人。
    「而且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那個人說了那麼多話,真是嚇了我一跳。」
    卡蘿拉沒有提到他們被叫去了神殿,告訴伊娃平常不擅言詞又沉默寡言的狄多,原來有多麼為兒子著想。再加上看到了路茲在商業公會裡的表現,似乎也不得不承認兒子的努力。
    「雖然他說過和梅茵一起在練習寫字,但沒想到現在連那種有困難用語的文件也看得懂了呢。」
    卡蘿拉用促狹的語氣說完,笑了起來,但一定很高興可以見到兒子的成長吧。內容完全變成是在炫耀路茲了。那時候聽到梅茵說:「神官長傳喚了路茲的父母過去,想問他們事情。」伊娃就回想起了他們自己被叫去神殿時的情景,嚇得臉色發白,向來找她商量的卡蘿拉也提供了不少建議,但幸好一切圓滿地解決了。
    「對了,伊娃,那妳現在情況怎麼樣了?看妳最近常常臉色都不太好看,但這陣子應該穩定點了吧?」
    「我正打算要告訴孩子們了呢。」
    伊娃露出輕笑,摸著肚子。前陣子害喜還很嚴重,最近總算穩定一些了,也勉強度過了最擔心會流產的時期。伊娃開心地很快收好洗乾淨的盤子。
    「啊,伊娃,這次多虧了梅茵的幫忙,替我向她說聲謝謝吧。」
    伊娃點點頭,回到家裡。多半是聽到了腳步聲,一進門就看見梅茵在等著自己。然後說著:「我來放盤子吧。」踩上椅子,幫忙把洗好的碗盤一一放回架子上。梅茵因為無法從水井汲水,也無法幫忙洗碗盤。伊娃知道梅茵因為很多事都辦不到,才很努力想幫忙,但梅茵每次努力過了頭就會昏倒,真希望她懂得適可而止。
    「媽媽,妳沒事吧?身體還沒有恢復嗎?」
    確定梅茵已經把所有碗盤都放回原位,伊娃才開口說:
    「梅茵,媽媽是肚子裡有小寶寶了唷。梅茵要當姊姊了。」
    「咦?咦咦?!」
    伊娃抱住吃驚得險些從椅子上掉下來的梅茵,輕笑起來。先等到梅茵把盤子放好再說,果然是正確的。梅茵走下椅子後,一臉神奇地看著肚子。但是,肚子還沒有大到一眼便能看出來。還以為梅茵是無法相信,下一秒她卻突然抱住頭,大喊著讓人聽不懂的話。
    「不────因為和自己完全沒有關係,那些和『懷孕』有關的書我都看得超隨便!吸吸吐!總之『孕吐』的時候要安靜休息、攝取營養,還要適度做運動對吧?!是這樣沒錯吧?!」
    ……又開始講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了。
    梅茵抱著腦袋,看起來非常苦惱。也許要有弟弟或妹妹了,讓她很不安吧。伊娃煩惱著不知道該對梅茵說些什麼,正準備要出門工作的多莉則發出了開心的歡呼聲,衝進廚房。
    「真的嗎?!嗚哇!那我要為即將出生的小寶寶縫衣服和尿布!」
    聽到多莉馬上就想著要為小寶寶做些什麼,伊娃投去微笑,梅茵也不服輸地開始思考:「那、那我也……呃、呃……」不過,感覺梅茵並沒有可以幫上忙的事情,只要很歡迎弟弟妹妹的到來就足夠了。但是,梅茵似乎並不認為這樣就足夠,思索了一會兒後,想到什麼似地抬起頭來。
    「那我要為即將出生的小寶寶做『繪本』!」
    「……『繪本』?那是什麼?」
    伊娃和多莉面面相覷,歪著臉龐。
    「就是有圖畫的書!我要做給小孩子看的書!」
    「啊哈哈哈哈,真像梅茵會做的事。」
    聽完梅茵的說明,多莉先瞪大眼睛後,爆出了大笑聲。不愧是滿腦子都只想著書的梅茵,但看這樣子,並不是討厭即將有弟弟或妹妹,伊娃鬆了口氣。
    「會為小寶寶這麼努力,看來梅茵也可以成為好姊姊喔。」
    「我一定會非常疼愛小寶寶的!既然多莉要用在工作上學到的裁縫技巧做衣服,我也要努力為小寶寶製作『智育玩具』!我會加油的!我一定要成為好姊姊!」
    ……這下糟了,明顯興奮過頭了。
    梅茵的精神狀態轉眼間就變得讓人無法只是微笑看待。根據以往的經驗,伊娃可以預見接下來一定會演變成不得了的失控場面。多莉大概也有同感。
    「梅茵,妳努力過頭就會發燒,稍微冷靜下來吧。」
    「對啊。媽媽會很辛苦的,梅茵要懂得自己管理好自己的身體狀況才行。」
    「我知道,我會努力。」
    ……嘴上那樣說,看表情就知道她絕對沒聽進去。肯定整個小腦袋瓜,都在想著「繪本」的事情吧。


    請給我葳瑪

     

    「唔呵呵~呵呵呵~路茲,早安啊!今天要先去商會再去神殿喔!」
    我哼著歌,開門迎接前來接我的路茲。路茲像看到了什麼令人發毛的東西,往後退了一步,朝母親投去希望有人可以說明一下的視線。
    「梅茵,媽媽再向路茲說明,妳快去拿東西吧。」
    母親按著太陽穴說,我便走向臥室。適合小寶寶看的書有哪些呢?記得長據暢銷排行榜的繪本中,有本繪本是玩不見了不見了的躲貓貓遊戲,一頁是把臉藏起來,下一頁再把臉露出來。
    ……可是,「不見了不見了」用這裡的語言要怎麼說呢?
    我想這裡應該也有把臉遮住再露出來,逗小嬰兒開心的動作,但不知道對小嬰兒說話時是怎麼說的。而且關於逗弄聲,該去問誰、又該怎麼問才能明白呢?
    ……還是把媽媽告訴我的其中一個故事畫成繪本吧。就這麼辦!
    「路茲,真不好意思。梅茵知道自己要當姊姊了,大概是太高興了,有些興奮過度,今天可能別讓她出門比較好……」
    「反正在出生之前都會這樣子啦……因為梅茵跟昆特叔叔很像。」
    「是啊,興奮的樣子簡直是一模一樣。」
    母親傷腦筋地垂下眉尾,但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
    「路茲,讓你久等了。媽媽,那我出門囉。身體不舒服的時候,絕對不能硬撐喔。為了讓媽媽可以過得輕鬆一點,我會努力賺錢回來的!」
    「梅茵,那是爸爸今天早上說過的話喔。」
    我在母親的苦笑目送下離開家門。首先,要前往奇爾博塔商會。先向班諾報告我要當姊姊了,再為孤兒院用的歌牌下訂單。
    一路上,我滔滔不絕地向路茲講解關於繪本的計畫。
    「多莉說她要縫衣服和尿布,所以我決定要做『繪本』。」
    「那是什麼?」
    「就是加了插圖,小孩子也容易看懂的書喔。」
    我「呵呵」地挺胸說明,路茲嘆口大氣後,輕輕搖頭。
    「梅茵,剛出生的小嬰兒又看不懂字。」
    「唸給他聽也是很重要的喔!我要唸很多很多繪本給小寶寶聽。如果想做繪本,首先需要比較厚的紙張吧?聽說小嬰兒什麼東西都會放進嘴巴裡面,比起紙,薄薄的板子比較好嗎?還是要做布繪本?啊,可是,我好像沒在這裡看過『不織布』。而且要是做布繪本,根本沒有我出場的餘地吧?路茲,怎麼辦?」
    我仰起頭,路茲一臉不知所措地眼神飄移。
    「呃,就算妳問我……」
    「做繪本的時候要是自己完全派不上用場,太讓人傷心了吧?可是,紙做的繪本可能會被撕破,甚至用嘴巴去咬,一想到小寶寶嘴裡吃進了墨水……啊啊啊啊!太危險了!」
    一想像到小嬰兒咬了繪本後,滿嘴都是墨水,我不由得抱頭哀號。路茲傻眼地嘆氣,輕拍我的肩膀。
    「梅茵,妳冷靜一點,小寶寶明年春天才會出生吧?時間還很久。」
    「可是,我想先做出試作品,再不斷改良,送出最完美的禮物啊!」
    「妳每次一衝過頭就沒什麼好結果,還會不支倒地。還是冷靜下來,聽聽別人的意見吧。」
    正當路茲苦口婆心地告誡我時,我們也來到了奇爾博塔商會。一如往常在店裡看見了馬克,正幹練俐落地工作著。
    「馬克先生,班諾先生在嗎?我想向之前去過的奇庫哥哥所屬的木工工坊,再訂一次歌牌用的木板。」
    「這件事就交給我吧。梅茵,妳看起來心情很好喔。」
    馬克邊說邊拿出寫訂單用的木板。瞬間,連我也感覺得到自己內心的興奮程度直線上升。
    「唔呵呵~馬克先生,你聽我說。我要當姊姊了喔!所以接下來為了幫小寶寶做書、做歌牌、做積木,會變得非常忙碌!」
    「哦?為小寶寶做書嗎?難得來了,也向老爺報告這項消息吧。」
    馬克笑容可掬,讓我們走進裡頭的辦公室後,我衝向班諾。
    「班諾先生,早安!我明年春天就要當姊姊了喔!所以接下來要做給小寶寶的『繪本』!」
    「啊啊?那是什麼?」
    「就是給小孩子看的書!」
    「給小孩子看書?他們看不懂吧?」
    班諾也說了和路茲一樣的話。明明繪本非常適合用來增進親子交流,光看圖畫就是一種樂趣,也能提前熟悉文字,卻沒人能懂這些優點。
    「唸給小孩子聽也是很重要的喔。可以讓他們從小就習慣接觸文字。」
    「哦……那應該也適合送給珂琳娜當作賀禮吧。那麼,圖要由誰來畫?」
    「當然是由滿懷了愛意的我來畫喔。」
    這是要送給我第一個弟弟或妹妹的禮物,當然要全部自己做。
    「不行,用上一次的畫師吧。妳會毀掉小孩子的審美觀。」
    「過分!」
    「不過分,這是有用的忠告。」
    班諾逼我答應一定要請葳瑪擔任畫師後,我覺得心裡那份姊姊的愛意像遭到了別人否定,有些氣憤地前往神殿。
    「梅茵,如果妳以後都要做繪本,是不是應該先把畫師招攬過來啊?妳不會只做一本吧?」
    「確實是不會只做一本呢。」
    如果要做好幾本繪本,每次都要請葳瑪幫忙,那最好還是正式提出請求,讓葳瑪成為我的侍從吧。

    「法藍,早安!跟你說喔,我要當姊……」
    「梅茵,注意妳的用字。還有,我先報告,妳的事等一下再說。」
    路茲打斷了我,並指正我的遣詞用字,然後開始向法藍說明我為什麼這麼興奮,還提醒法藍我現在的興奮狀態,很可能隨時會暈倒。
    「我覺得她可能要發過一次燒,才有辦法冷靜下來。所以你小心看著她就好,可以不用管她。」
    「我明白了,我會小心地看著梅茵大人。但是,梅茵大人,關於有了孩子這件事,請您小心別對戴莉雅提起。雖然目前神殿長都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但確實一直在蒐集您的消息。梅茵大人越是期待,孕婦和孩子恐怕越會成為極大的弱點。」
    聽了法藍的提醒,我全身的血液都結凍了。要是現在的母親和即將出生的嬰兒發生了什麼意外,我想我絕對克制不了自己的魔力。
    「另外在梅茵工坊,談論新商品雖然無妨,但也請您盡量不要提起將有弟弟或妹妹這件事。因為在神殿,有身孕並不是一件大家都高興聽到的事情。」
    想起了那些捧花和懷有身孕的灰衣巫女的下場,興奮的心情消氣般開始委靡。貼心的法藍大概是想讓我恢復好心情,改變了話題。
    「梅茵大人接下來想做的繪本需要很多圖吧?一樣要拜託葳瑪嗎?」
    「是啊。所以我想收葳瑪當侍從……」
    法藍尋思了一會兒後,說:「那麼先向神官長報告,取得許可吧。」

    寫好了信表示自己想拜託神官長事情,再請法藍轉交,向神官長預約面談的時間。宣示工作結束的第四鐘響,神官長看完法藍遞去的信後看向我。
    「梅茵,妳想拜託什麼事情?很快結束的話就現在說吧。」
    「神官長,請把葳瑪給我吧!」
    我盡可能簡潔有力地提出請求,卻見神官長按著太陽穴。
    「……完全無法理解妳在說什麼。說明清楚。」
    「就是請給我很會畫畫、又很會照顧人、笑容還像聖女一樣可愛的葳瑪!」
    我盡己所能地說明葳瑪的優點,神官長卻露出了更是無法理解的表情,看向法藍。多半是光憑視線便明白了神官長的意思,法藍立即開始說明:
    「梅茵大人想請神官長答應她收葳瑪為侍從。葳瑪曾是克莉絲汀妮大人的侍從,是相當善於畫畫的灰衣巫女。」
    「那個愛好藝術的青衣見習巫女嗎……那麼比起繪畫,找個精通樂器的見習巫女,應該更有助於提升妳的教養。記得有個巫女擅長彈奏樂器吧?收她做為侍從吧。」
    「擅長樂器的巫女是指羅吉娜吧?」
    我安靜地聽著,結果不知不覺間變成了討論要收羅吉娜為侍從,而不是葳瑪。我慌忙插進法藍和神官長之間。
    「神官長,我需要的人是葳瑪,不是羅吉娜。靠音樂做不出『繪本』吧?」
    「『繪本』是什麼?」
    光今天一天,這個問題究竟聽到多少遍了呢?本以為如果是生活周遭有書的貴族,應該會有提供給兒童閱讀的繪本,神官長卻神情凝重,用力皺眉。
    「就是給小孩子看的、有很多圖畫的書。貴族家裡應該有吧?」
    「書的價格本就高昂,怎麼可能再做書提供給不知道會怎麼對待書的小孩子。學習用的書籍,也只要有系統地記載知識就夠了。」
    看來這裡並沒有專門給小孩子看的書籍。紙很昂貴,內容又必須用手抄寫,因此字都寫得密密麻麻,撇開學習所需的圖形和地圖不說,並沒有以圖畫為中心的書籍。我明白了這裡為什麼沒有繪本後,神官長也心領神會似地點點頭。
    「原來妳是想要製作有圖畫的書籍,才想招納畫師。但是,妳現在需要的是提升教養。不只葳瑪,也把羅吉娜收為侍從吧。」
    「咦?我沒辦法那麼花錢,把兩個人都收為侍從。而且就算把羅吉娜收為侍從,我既沒有樂器,也沒有可以表演的機會啊。最主要我並沒有錢可以購買昂貴的樂器,如果舉辦儀式上並不需要,我也不覺得需要培養這方面的教養。」
    「原來如此。若沒有樂器,確實也無法練習。」
    眼見神官長暫且表示認同地點頭,我也跟著點頭,但其實是我對音樂沒有太大興趣。我不討厭欣賞音樂,但並不想自己演奏。雖然覺得可以彈奏樂器很厲害,但寧願把練習的時間拿來看書。
    強調自己需要畫師後,神官長也答應了我可以收葳瑪為侍從,談話便結束了。我心滿意足地離開神官長室。
    「法藍,那下午去孤兒院,問問葳瑪的意願吧。」
    「葳瑪的意願嗎?不是要指定葳瑪成為自己的侍從?」
    我說完,法藍訝異地眨眼睛。
    「……因為她有可能並不想服侍身分為平民的我啊。」
    現在我的侍從都是受人之命決定的,法藍、吉魯和戴莉雅,沒有一個人是從一開始就自願當我的侍從。吉魯還曾經當面向我抗議:「居然要服侍平民!」這些還是不久前發生的事情而已。
    難得現在一切都相安無事,要是讓對方懷著不滿工作,負面的心情也會影響到身邊的人。如果葳瑪不願意成為我的侍從,雖然會成天擔心她不知何時被人指名帶走,但只要和之前一樣,委託她畫畫就好了。

    「梅茵大人,您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平常葳瑪總是面帶和煦的笑容,告訴我孤兒們最近的情況和孤兒院裡缺少哪些東西,現在看著我和法藍,露出了不安的表情。
    「葳瑪,妳願意成為我的侍從嗎?這不是命令,我想得到妳本人的同意,所以拒絕也沒關係。」
    葳瑪聽了,慌張無措地張望四周後,才嘆著氣垂下目光。
    「……非常感謝梅茵大人的青睞,但比起我,請您提拔羅吉娜為侍從吧。」
    葳瑪瞥了法藍一眼,為難地別開視線。然後非常難以啟齒地皺著眉,語氣沉重地開口:
    「……其實,我以前曾經遭到青衣神官的欺騙,被帶出去成為捧花。幸虧主人克莉絲汀妮大人發現我不見了,趕來救我,最後我才平安無事,但是自那之後,我就很害怕與男士接觸。倘若這是命令,我會遵從,但若您要詢問我的意願,那麼我只想繼續留在孤兒院的女舍裡生活。因為在這裡,只有孩子們和女性。」
    在貴族區域,異性侍從所在的房間會與主人的房間徹底隔離開來,但孤兒院長室只依一樓和二樓把男女隔開,離開院長室也必須經過一樓。而且像路茲和班諾這些客人,以及法藍他們這些灰衣神官,平常也都會進出二樓。所以,並不是能避免與男性接觸的環境。我明白了葳瑪的主張,但還是不太能理解。
    「但如果在孤兒院生活,不是會成為捧花的對象嗎?」
    「像我這樣不起眼的人,不會有青衣神官看上我的。」
    葳瑪的頭髮盤得一絲不苟,本人自認為很努力保持低調,但接近橘色的金髮其實非常醒目。穿著打扮雖然樸素,但面對孩子們時露出的溫暖療癒笑容,反而讓她看起來更是楚楚動人。我想不會所有青衣神官都看不上她。
    「葳瑪,那如果我拜託神官長,可以讓妳不用離開孤兒院,只是身分上成為我的侍從,那妳願意答應嗎?我以後打算為小孩子做書,裡面要畫很多插圖,所以需要擅長畫圖的葳瑪來幫忙。」
    「既然如此,直接命令我是最簡單的呀……」
    「我不希望葳瑪是在不情願的心情下為我做事。」
    我自己就不喜歡別人對我下命令,侍從們又要住在主人的房間裡工作,生活上所有事情都算是工作。要是一直都心懷不滿,哪天一定會出問題。
    「倘若不需要離開孤兒院,我當然很樂意為梅茵大人效勞。」
    葳瑪帶著靦腆的笑容這麼回答。為了保護這樣的笑容,我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說服神官長!但比起神官長,法藍率先厲聲說了:
    「梅茵大人,侍從都必須搬到主人的房間,不能繼續留在孤兒院。您打算如何說服神官長呢?」
    我輪流看向葳瑪、孤兒院,和一段距離外一臉不安的孩子們。
    「現在沒有灰衣巫女可以照顧年幼的孩子們,孩子們又常常會在半夜突然發燒,所以身為孤兒院長的我,希望能讓侍從去照顧他們。這樣的說法如何呢?」
    「……原來並不是毫無想法,那麼我就稍微放心了。」
    想不到法藍竟然說出這麼失禮的話!但看來他也不是完全反對我這麼做。
    「法藍覺得我真的能讓葳瑪留在孤兒院,還把她收為我的侍從嗎?」
    「雖會打破慣例,但考慮到孤兒們的現狀,再考慮到葳瑪的個人因素,只要和神官長好好商量,並非沒有成功的可能吧。」
    法藍也贊成後,我向神官長送去了要求會面的信函,於是收到這樣的回覆:「關於葳瑪一事,我還想聽聽法藍的意見,所以去妳那裡再詳談吧。」

    在神官長指定的五天後第五鐘之前,我精神抖擻地做了許多工作。拜託吉魯,在梅茵工坊製作繪本所需的較厚紙張,並說好要透過路茲買下來。同一時間,在孤兒院朗讀母親告訴我的故事,觀察大家的反應,看哪些故事適合做成繪本、哪些故事受到孩子們的歡迎。然而,孩子們聽完故事以後,只是一直針對裡頭出現的單字提問:「那是什麼?」根本無法體會到故事的樂趣。葳瑪也因為不了解城裡的生活,向我表示她無法畫成圖畫。常識與生活的差距,比我預想的還要巨大。
    再加上在神殿也沒有把動物擬人化的概念,就算告訴他們七隻小羊和桃太郎的故事,結果卻反問我:「該怎麼做才能和動物交談呢?」這樣一來,想把我知道的童話故事畫成繪本也很困難。雖然班諾對我千叮嚀萬囑咐,但要送給弟弟妹妹的第一本繪本,還是由我自己來畫比較好吧。
    此外,因為雨果和艾拉已經學會了大部分的食譜,便雇用了新的廚師進來。新廚師是名年紀和雨果差不多的男性,一邊努力學習,一邊不時發出「咦?」「慢著?!」等慌張又無法理解的叫聲。擔任助手的艾拉總是對他說:「別擔心,過不久就會習慣的。」臉上的表情像在回顧自己一路走來的歷程。

    然後,到了會面當天。因為下午有約,我無法去圖書室,只好留在院長室裡,和法藍一起複習接待神官長的禮節和他喜歡的茶品。不久之後,明明離約定時間還很早,門外卻響起了有人來訪的鈴音。
    「是神官長派來的使者吧。」
    法藍說著站起來,走下一樓。雖然我分辨不出來,但鈴音和響鈴的方式好像有區別。畢竟神官長事務繁忙,有可能是要更改會面時間嗎?
    「這是神官長贈送的禮物,請問該搬到哪裡呢?」
    「請搬上二樓主人的房間。」
    聽到樓下傳來阿爾諾和戴莉雅的聲音,我急忙換上貴族千金的笑臉。
    「梅茵大人,打擾了。」
    由阿爾諾領頭,灰衣神官們在戴莉雅和法藍的指示下,一一把偌大的包裹搬運進來。期間,阿爾諾顯得懷念地瞇起雙眼,環顧了一圈我的房間。
    「……梅茵大人直接原樣不動地使用這個房間呢。」
    「咦?」
    「不,請您別放在心上。總計三個大箱子和兩個小箱子,已經如數送到。」
    「請向神官長轉達,非常感謝他贈送的禮物。」
    阿爾諾說完,我帶著笑臉回應。神官長派來的使者以阿爾諾為首,迅速排成一列後離開。法藍目送他們離去後,關上大門,快步走上二樓。
    「馬上把禮物拆開吧。快到神官長來訪的時間了。戴莉雅,麻煩妳去工坊叫吉魯回來。」
    「是。討厭啦!為什麼非要在拜訪前送禮物過來呢!」
    戴莉雅起腳衝出去,法藍匆匆忙忙地開始拆封。戴莉雅和吉魯很快趕了回來,從旁協助法藍。木箱裡又用布包起來的物品,分別有一套寢具,以及大人和小孩用的樂器各一個。另外還有保養樂器用的諸多工具。看來神官長無論如何都想讓我擁有音樂方面的涵養。
    ……哇噢!用沒有樂器這個理由拒絕以後,就送來了樂器啦。
    「法藍,關於這麼多禮物,神官長有對你說過什麼嗎?」
    看著這麼多禮物,我內心的困惑更大於感謝。尤其是我從來沒從別人那裡收到過寢具這種禮物。法藍好像也是困惑居多,表情十分嚴肅。
    「上次您在反省室暈倒以後,神官長曾憤慨地表示過,即使不在這裡生活,但明明時常因為身體虛弱而病倒,怎麼能夠一套齊全的寢具也沒有。但沒想到竟然因此送了您一套寢具……」
    因為在神殿裡暈倒過好幾次,我也在想需要準備棉被,結果現在卻由神官長送給我,真是太出乎意料了。吉魯和戴莉雅將寢具放上床舖,整理好後,我走上前,伸出手確認觸感。神官長挑選的寢具,不是我在家裡用的那種稻草被,而是芙麗妲家客房裡備有的那種高級棉被。床單的觸感非常光滑,被套還是加了大量刺繡的高級品。光布料和刺繡,想必就是驚人的天價。想到一整套寢具不知道花了多少錢,我的腦袋就一陣暈眩。
    「法藍,貴族之間送這種禮物是正常的嗎?還是神官長只是預先幫我支付,事後會要求我付款?可是如果要我付錢,那我付不出來怎麼辦……」
    「可能是因為把梅茵大人關進反省室,害得您暈倒,神官長想藉此向您表達歉意,我想只要表達謝意就夠了。」
    「表達謝意……這次我又要向哪位神祇表達感謝呢?」
    為了表達謝意,又要記住其他神祇的名字了嗎?我感到了無生趣,有氣無力地問。法藍像在強忍笑意地捂著嘴角。
    「這一次不必向神祇,請向神官長表達感謝吧。」

    寢具都放上床舖,也決定好了樂器和保養工具的放置場所後,禮物的整頓總算告一段落,布和木箱則按照常規,賞賜給侍從他們。一切都結束時,第五鐘也響了。
    神官長很快帶著阿爾諾前來。我照著法藍教我的,說著寒暄迎接神官長。「感覺還有些生疏,但看起來大概都記住了吧。」神官長給出了應該算是及格的評語,表示我也稍微有點貴族千金的樣子了吧。
    「神官長,衷心感謝你送來了那般舒適的棉被。」
    走上二樓,看到床舖,我開口道謝,神官長卻是扶額。
    「咦?我說錯話了嗎?我只是表達謝意而已吧?」
    「妳的確只是表達謝意而已,但不需要把對方送妳的東西也說出來。以後道謝時,只要概括地表示『感謝你的厚禮』,或者『你的禮物正好合乎我的心意』就好了。」
    不需要特地把送禮的內容說出來──我在心裡頭反覆背誦,只見神官長板著陰沉的撲克臉,壓低音量又補充說:
    「還有,我送了妳寢具這件事千萬別告訴他人。原本寢具這種東西,都是為家人、未婚妻……和愛人所準備的,會招來旁人極不必要的誤解。」
    「咦咦?!那、那神官長為什麼要做這種容易招來誤解的事情?!」
    神官長又不是我,應該不會這麼粗心大意吧。搞不懂神官長為什麼明知道有可能招來誤解,還特地送我寢具。
    「這是妳的不對。明明身體虛弱到在神殿裡暈倒了好幾次,居然沒有準備半樣寢具。妳暈倒後,看到法藍讓妳躺在連條棉被也沒有的木板上時,我簡直不敢相信。」
    要是繼續置之不理,我看妳永遠也不會準備好寢具──在神官長的瞪視下,事情一過就徹底忘了的我,大腦裡連要訂購棉被的念頭也沒有,默默把視線別開。
    「……啊嗚,真是非常抱歉。」
    神官長刻意地假咳一聲,用眼神示意桌子的方向。想起自己還沒邀請神官長坐下,我請他就座。
    今天因為訪客是神官長,所以由法藍泡茶,而不是戴莉雅。明明用了一樣的水和茶葉,法藍所泡的茶,味道卻完全不一樣。動作更是如流水般優美,沒有半點多餘,戴莉雅入迷地緊盯著法藍瞧。
    「嗯,好久沒喝到法藍泡的茶了……香氣還是一樣這麼出色。」
    看到神官長放鬆了表情,滿意地喝茶,法藍也微微一笑。戴莉雅接過吉魯端上樓的盤子,輕輕放在桌上。
    「神官長,要不要吃塊餅乾配茶呢?這是專為男士減低了甜味的餅乾。」
    神官長拿起一塊餅乾放進嘴裡,然後有些瞪大眼睛。才吃完一塊,神官長馬上又拿了第二塊,所以我想評價應該還不錯。
    「……梅茵,這是哪裡的餅乾?」
    「目前只有我的廚房在製作。這款餅乾我打算在義大利餐廳裡當作是飯後茶點提供,還會裝在小袋子裡販售,讓人可以買回去當禮物。」
    神官長隨即按著太陽穴,像在試圖理解我在說什麼。
    「妳不只紙張和絲髮精,連料理領域也涉獵了嗎?」
    「是啊。開幕前我們還預計舉辦試吃會,如果神官長有時間,請你務必要過來參加。我們打算開一間販賣貴族料理的餐廳喔。雖然法藍已經保證過口味沒有問題,但我還是希望能有機會品嘗到真正的貴族菜餚呢。」
    我卯足全力用眼神訴說「快約我、快約我」,擅長察言觀色的神官長像是拗不過我,垂下目光答應了:「近日內會邀請妳來吃午餐。」萬歲!我在桌子底下握拳。這下子解決了班諾出的其中一道作業。和神官長吃午餐的時候,我要好好觀察菜色內容、味道和服務流程。
    品嘗了茶和餅乾後,神官長切入正題。
    「那麼,妳是因為葳瑪,有事想和我商量吧?」
    「把葳瑪納為侍從以後,我想讓她繼續留在孤兒院裡生活,能請神官長准許嗎?」
    神官長不解地皺眉,「為何?」侍從顧名思義,就是要跟在主人身邊服侍他,一般侍從也都希望可以離開孤兒院,沒人想留下來。
    「因為現在沒有人可以照顧那些尚未受洗的孩子們,我想利用孤兒院長的權限,讓葳瑪留在孤兒院裡照顧孩子。這也是葳瑪本人的希望。」
    「神官長,法藍也在此向您懇求。現在孩子們還很容易生病,偶爾還會半夜突然發燒。葳瑪和梅茵大人都非常擔心孩子他們。」
    法藍也出言請求後,神官長發出沉吟聲,摸著下巴。
    「……如果要讓葳瑪留在孤兒院,那妳更應該收羅吉娜為侍從。樂器我也為妳準備好了,這樣就沒有問題了吧?」
    神官長瞪著我說,但我還是無法理解。
    「為什麼我非學樂器不可呢?神殿的儀式並不需要演奏樂器吧?」
    「在神殿確實完全沒有必要。青衣神官中,也有人沒有音樂方面的愛好吧。」
    神官長說著,往桌面「叩」地放下小型魔導具。是防止他人竊聽的魔導具。看著熟悉的魔導具,我和神官長分別握在掌心中。
    「妳將來必定會和貴族有所牽連。」
    「……可是,我並不打算和家人分開啊?」
    所以我才會進入神殿以後,還是繼續住在家裡。但是,因為曾在面對神殿長時魔力失控,所以神官長大致了解我和家人間的關係,現在卻聽到他斬釘截鐵說「必定」,讓我內心隱隱升起不安。
    「這件事妳可能不知道,但如果想要有孩子,男女雙方必須擁有對等的魔力。妳的魔力強大到即便奉獻十顆小魔石,依然能夠面不改色,還足以進入我的秘密房間。換句話說,妳只有和貴族才能生下孩子,不可能在平民區與人結婚。」
    這麼說來,戴莉雅也說過魔力量若相差太多,就無法懷上孩子。當時我只對青衣神官的殘忍感到憤怒,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件事,但這個法則當然也能套用在我身上。可是,現在的我只覺得:「這又怎麼樣?」
    「我從一開始就不覺得自己可以結婚,所以就算結不了婚,我也無所謂喔。」
    「慢著,這是為什麼?」
    「神官長也知道,因為我的身體太虛弱了。我老是三天兩頭發燒,又做不了什麼工作,沒有男士會想迎娶我這樣的對象。我只會成為包袱而已。」
    在我們居住的貧民區,好老婆的先決條件便是身體健康又強健。再來是性格溫順,工作勤快。另外再加上裁縫手藝和懂得維持家計這些美人的條件,但我早在先決條件上,就已經從新娘人選中被剔除了。原本我在麗乃那時候便過著與戀愛、結婚無緣的人生,所以並不感到失望。只要能做書、看書,我就心滿意足了。
    「平民和貴族的情況不一樣。出生孩子的魔力量,更容易受到母親的影響。以突然間出生的身蝕來說,妳的魔力量大到常人難以想像的地步。如今貴族人數驟減,一旦等妳到了適婚年齡,勢必會有許多魔力量與妳相當的貴族蜂擁而至。現在只是因為沒有財力可以收養妳,妳又虛弱得隨時有可能死亡,才沒有人對妳採取任何行動。但是,妳不可能躲得了所有青衣神官老家那邊派來的人。」
    從沒想過會有人從這種角度來審視我。現在青衣神官的人數約有十名,若父母雙方老家都派人過來,究竟會出現多少貴族?我不可能全都拒絕得了。我嚇得打了個冷顫。我從來沒有想過這麼以後的事情。因為班諾說過,大約五年後貴族的人數會再增加,我大概會被神殿掃地出門,所以我也覺得到時再離開神殿就好了。我還打算逃出去後,利用塔烏果實延長壽命,萬萬也想不到我居然會成為條件絕佳的母體,成了貴族們的目標。
    「下級貴族的魔力量與妳並不對等,所以恐怕會把妳當成是能與上級貴族攀上關係的工具。屆時,妳會被當成只是生孩子的工具,還是因為能表現得像個貴族而獲得身分地位,情況將會截然不同。為了保護自己,妳必須培養教養。」
    「……我明白了。我會把羅吉娜也收為侍從,盡量提升教養。」
    「很好。」神官長將魔導具放回桌上,表示談話結束。我也放下魔導具,輕推回去的同時,笑吟吟地看著神官長說:
    「那請神官長為我示範一下吧。我想知道貴族要求的愛好要到哪種程度。」
    請彈奏樂器給我看吧──我指向樂器。神官長收起魔導具後,嘆著氣呼喚法藍。
    「把飛蘇平琴拿過來。」
    原來房間角落的一大一小樂器,名字叫做飛蘇平琴。大的是成人用的,小的是孩童用的吧。看起來像是魯特琴與琴類的綜合體,外表和烏克蘭民族樂器的班多拉琴很像。琴身的形狀像是剖半的西洋梨,背面有些弧度。表面板上有著類似於吉他響孔的圓孔,但增添了華麗的裝飾,成人用樂器上有著幾何學的圖案,孩童用樂器則是藤蔓植物。乍看下琴身上就有五十到六十根的琴弦,捲著琴弦的弦釘似乎是象牙那類的材質,為木頭樂器增添了色彩。琴頭部分刻成了馬的形狀,讓我一瞬間很想要吐槽:「原來是馬頭琴嘛!」但這裡的人大概不懂,所以我克制住了。
    神官長稍微調整椅子的位置後,併攏膝蓋坐下,把飛蘇平琴置於大腿之間,輕輕夾住。他用左手扶著琴頸,中指撥弄琴弦。琴聲「砰」地振動空氣,發出了很像吉他的琴音。右手則像在彈奏豎琴和撥弦樂器那樣,以五指撥弦,傳出了「鐙」的清脆高音,慢慢地融進空氣裡。
    琴好像已經調好了音,神官長拿著飛蘇平琴,稍微垂下視線,右手彈奏主旋律,左手彈出貝斯般加深層次的低音。指節分明的修長手指流暢地在琴弦上移動,彈奏出了我從未聽過的曲子。雖然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樂器,第一次聽到這首曲子,但我還是馬上就能聽出神官長的琴藝非常出色。
    ……好厲害,在東門附近徘徊的吟遊詩人根本比不上。
    順便說,我很怕聽吟遊詩人唱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還不習慣,我根本聽不懂他們在唱什麼。感覺就像是第一次聽到琵琶法師1唱的平家物語。
    「青青天際……」
    神官長配合著樂曲開始唱歌。聽著歌詞,眼前便浮現出了夏季生命閃耀著光輝的情景,草木往上生長,是感謝太陽恩惠的歌曲。我之前就覺得神官長的聲音低沉又悅耳,但唱起歌來,聲色感覺又不一樣,簡直是驚人的天籟。明明是從沒聽過的歌曲,聆聽時卻沒有感受到任何阻礙,讓人聽得痴醉沉迷。砰……我沉浸在最後一個琴音的餘韻裡,感嘆得吐出大氣,神官長把飛蘇平琴交給法藍。
    「嗯,大概就是這樣吧。梅茵,如何?」
    「我覺得神官長要是開口唱了情歌,女孩子一定手到擒來。」
    「妳在胡說什麼?」
    神官長兇惡地瞪著我,我才驚覺自己不小心脫口說出了真心話。我急忙摀住多嘴的嘴巴,用保守的形容詞把真心話包裝起來。
    「我是說音色真美麗,讓我聽得非常陶醉……可是,對我來說好像有點太難了。」
    「教養不是一時半刻就能習得的東西,必須從平常開始練習。妳試試看吧。」
    神官長對教育充滿熱忱,我自然逃離不了他的手掌心,音樂課就這麼開始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