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的邀請:畫說人間菩薩
千年的邀請:畫說人間菩薩
  • 定  價:NT$390元
  • 優惠價:9351
  •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超越二十年作品精粹
    一次收錄典藏

    包袱太重,
    就放下吧!
    想回家時,
    一個千年不變的邀請:來抱佛腳啊!


    「畫畫是記錄生活也是提升智慧的一種練習」──王卉娟

    王卉娟老師,長年旅居澳洲,對許多移居海外的人而言,無論居住再久,終歸不是如根芽般鞏固的「家鄉」,終歸是一位「旅居」者。

    而這些不可避免的思鄉之情,從老師畫作內濃厚的中國風可以窺見。無論是佛教菩薩像、八仙過海、國劇臉譜……等,看似如同以往的傳統主題,卻又可見老師卓越不同的靈慧巧思。

    掛著手提包、推拿行李箱的菩薩,端莊典雅,面上嫻靜的笑容讓人嚮往。每位菩薩看似圖中顯影,自有一方淨土,但其實你我都似一尊尊莊嚴的菩薩,菩薩置於掌中的,不正是我們一個個的「包袱」嗎?每件依依不捨的包袱,就如同我們難以捨棄的執著念想,端著、提著,小心翼翼的呵護著,變成每個人心中千年不變的包袱。

    浮現在雲端手機的菩薩更是一絕。

    佛經常云:「隨順眾生」,而身處科技現代的眾生是如何與人溝通的呢?無非是雲端手機。王卉娟老師總總奇思妙想,激盪出讓人眼睛一亮的作品,不僅讓人印象深刻,老師童心真摯的作品解說,更令人回味思索,深入字理層面,深含禪心妙意。

    從一幅幅畫作中,不免逐漸顯漏老師的思「鄉」,竟是這般境意。
    回「家」何嘗不是每個人衷心所望?時至今日,你、我究竟回「家」了嗎?

    ◎中、英文雙語對照,全彩圖文,完整收藏。

  • 王卉娟(王品)
    1963年生 臺灣臺中人
    1999年起旅居澳洲
    澳洲墨爾本大學建築博士

    國畫個展/
    2018-2019美國、中國、臺灣巡迴展
    2014-2017臺灣、紐西蘭、馬來西亞、澳洲、法國巡迴展
    2013 澳洲 墨爾本Bundoora Homestead Art Gallery
    2004 澳洲 巡迴展
    1998 臺灣 中壢藝術館

    著作/
    《菩薩在哪裡──王卉娟創作展》、《元代永乐宫纯阳殿建筑壁画线描──楼阁建筑的绘制方法》

     

  • 創意與美的心靈饗宴/如常法師(佛光緣美術館總館長)
    2014年,畫家王卉娟於佛光山佛陀紀念館展出「菩薩在哪裡」,廣受參觀者的好評與喜愛。歲月如梭,卉娟又將巡迴展出,並出版《千年的邀請──畫說人間菩薩》。

    《千年的邀請──畫說人間菩薩》開卷《蝴蝶夢?夢蝴蝶?──緣起》,如佛經般從「如是我聞」開始,接下來六卷則是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其題材看似傳統,內容卻不離現代,如其中一幅《童子拜觀音》,此題材一般常見是據《華嚴經‧入法界品》記載繪製,經中觀世音菩薩住光明山,善財童子到此,「見其西面巖谷之中,泉流縈映,樹林蓊欝,香草柔軟,右旋布地。觀自在菩薩於金剛寶石上結跏趺坐……。」此畫不見泉流縈映、樹林蓊欝,卉娟將結跏趺坐於金剛寶石上的觀音菩薩,坐進手機裡,這讓我想起星雲大師大師一再主張傳統佛教與人間佛教要融和,闡述佛法應該要與時俱進,給人懂、給人受用。

    本書除了題材特殊,將傳統美感融入現代生活,圖文並茂又是另一特色。當初拿到初稿,我「乖乖」地看標題,再賞圖,接著讀文,是卉娟的豐富的想像力感染了我,漸漸地我或只看標題,或只觀圖,又或只讀文,隨後掩卷想像作者將出什麼奇招……答案甚是有趣。

    此外,本書的呈現方式亦深具特色,如書中第一幅畫《如是我聞──畫面中的四人》,當看到標題,想當然畫面必定有四個人,再看圖,只見兩位羅漢,哪來的四個人?我努力尋找,發現圖中還有兩枚印章,心想莫非……,再讀文,讓人不禁會心一笑,雖然我的答案和作者不盡相同,卻是讀此書的一大樂趣也。

    作者的創意,如作者在文中所引的《華嚴經‧入法界品》:「善男子!我住此大悲行門,常在一切諸如來所,普現一切眾生之前。或以布施,攝取眾生;或以愛語,或以利行,或以同事,攝取眾生……。」祈願此書帶給讀者的不僅是美的饗宴,更是一場心靈的饗宴。

    心如工畫師/釋寛謙(覺風佛教藝術學院院長)
    《千年的邀請─畫説人間菩薩》全書以六波羅蜜──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為章節,充分展現出以畫分享佛法的心意。

    人間菩薩,以各式各樣不同的樣貌遊走人間,而菩薩的本懷除了拔除眾生之苦和給與眾生安樂,最重要還是要以般若為前提,方可成就菩薩的方便萬行。

    畫家卉娟在她的畫作,透過設問自答的方式,描述出畫的意涵,同時也反問讀者,讓觀賞者也能有豐富的想像空間。每一幅作品是心的投射,與佛法相應。

    我們總是在與生死無關的問題在摸索,在現象上做點滴的分別執取,孰不知諸現象是因緣的生滅。

    《雲端對話》系列──畫家創作的題材與目前3C產品充斥我們的生活相融合,「有空常來聊噢」便描繪出手機介面,但不同的是手機外有唐俑與胡人牽駱駝圖像虛實交錯。現實中人們不也這樣嗎?藉由網路、雲端,時空自在穿梭游移。

    《童子拜觀音》──觀音在手機的待機畫面上、童子在手機外的空間參拜,看來不同的時空,卻有著某種程度的連結。雲端上的菩薩,可以從空中下來接受朝拜,也能從網路雲端中虛擬現身。完全不必擔心是FB、Skype、Line、還是WeChat才能與菩薩連線,菩薩一直都在線呢,完全不受限!

    「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畫家卉娟以描繪出生活中各種體驗佛法的「如是我聞」,喜歡繪畫的、歡喜佛法的,一定可以濡沐於此。

    文字、繪畫、佛法三妙/鄭振煌(中華維鬘學會名譽理事)
    這本書文字、繪畫、佛法三妙,融文學、藝術、哲思於一爐。不論您要不要修行,都可從中獲得莫大利益。

    文中有畫,畫中有文;文中有佛,佛中有文;畫中有佛,佛中有畫。文、畫、佛構成有機的建築,一三三一,可以縱可以橫,也可以不縱不橫。

    涵詠者不知如何吐出胸中的塊壘,該是不可言說的諸法實相吧!如是文,是文如,文如是;如是畫,是畫如,畫如是;如是佛,是佛如,佛如是。文是現代的白話文和英文,卻述說著古老的佛語;畫是現代的畫材和畫法,卻描繪出永恆的法報化;佛是現代的威儀和場景,卻直指不老荒的心性。圓融法界,無盡緣起,一切盡在不言中!

    圓滿佛道的六波羅蜜,從畫中呼之欲出;三所成慧的聞思修,由文字表露無遺;世出世間的三明六通,藉沉澱的心靈宣洩。

    佛菩薩、祖師大德的智慧與慈悲,透過不斷創新的變文、變相、梵唄,滋潤著苦海中的眾生。這本畫冊當之無愧!

    發願、誦經、讀經、解經、行經、轉經、回向的過程,須要內寂其心、觀察實相、反省、對話、弘化。作者辦到了,縝密的思辨,細膩的筆觸,柔美的構圖,獨到的悟證,善說法者亦如斯而已!

    2017年12月15日於中華維鬘學會

    盡在不言中/趙曉寧(資深媒體人)
    很少看到像卉娟這樣的妙人;她的妙,在於畫作,更在於無盡的巧思。

    明明只是畫魚,別的水墨畫家要不規規矩矩地畫幾隻魚、幾許水草,要不就點綴一些花,可卉娟偏偏要畫一隻與所有同類背道而游且逍遙法外的「漏網之魚」!

    壁畫上的飛天,個個優雅高貴,卉娟的筆下卻擔心這些著古裝的飛天若是生在現代,那樣的慢動作,肯定會競爭不過一般人,還可能失業!

    即便是人人景仰的菩薩,到了她的畫中也別有一番狀況;那些原本在一般人心目中高高在上的「非人」,卉娟讓祂們有的與太空人聊天,有的「懶散怕梳妝,正在修竹子」,有的甚至還似乎不太樂意端坐在佛桌上。

    不過,可別以為卉娟只會把菩薩如此人性化,她的人性化裡面,其實不僅饒有禪意,更大有佛法在。

    就像她畫藥師佛,就不單純是畫佛,而是問眾生生的是什麼病?藥師佛那許許多多的藥罐子中,裝的又是什麼藥?而一位伸著一隻腳的佛菩薩,畫上寫的則是「臨時抱佛腳」,幾乎是一語道盡了眾生相。

    畫佛、畫菩薩之外,卉娟也畫了許多有趣的東西;像是一幅大大小小的傘,不是讓人撐來遮陽、遮雨,而是讓許多小人兒拿來當船在水上飄。再一看,這幅畫的標題赫然是「有佛法就有辦法」,不禁讓人大樂。

    說了半天,若有人以為卉娟的畫只以巧思取勝可又不然;她的畫,不僅構圖嚴謹,筆觸也十分流暢,尤其中間不少一筆筆勾勒的線條,沒有良好的定力與功夫,絕對畫不出,畫家個人的佛學修養,更是盡在不言中。

    許多大師的畫,可以讓人駐足,讓人景仰,卉娟的作品卻讓人有時莞爾,有時忍俊不已,更有不少教人細細思量、慢慢品味。她的畫值得欣賞,她的文字同樣值得玩味。

     

  • 畫畫是記錄生活 也是提升智慧的一種練習
    「畫畫是記錄生活也是提升智慧的一種練習」,這句話通常是我畫展演講的開場白,也是此書最重要的分享。

    繪畫早期,我畫會笑的菩薩,畫面裡的微笑,是當時讓自己有勇氣再站起來的力量。我讚歎!爲什麽菩薩可以擁有那份「永遠」的微笑?為什麽菩薩可以像「不倒翁」一樣,倒了又起?接受了一些學術研究的薰陶以後,除了菩薩的笑容,畫畫更接近於一種研究與學習,看看東方的和西方的文化、了解現代的科技與古代的智慧。更重要的,是希望能在繪製的過程中,將所學到的營養與日常生活作結合。近幾年的作品,較多是與現代有關的元素與議題,例如:〈變形金剛〉、〈雲端對話〉、〈我的這杯茶〉(My cup of tea,意思同時下年輕人說的:這是我的菜)、〈你在地球做什麽〉、〈向左走 向右走〉、〈唯我獨尊與世界大同〉之類。當然〈八仙過海〉、〈天女散花〉、〈魚籃觀音〉等沿用多年的佛畫題材也被重新審視,並賦予新的生命。也就是說,這些作品是以一個現代人的角度,對這些新、舊題材的理解與活用。例如:意識到自己的情緒起伏,透過〈兩隻螞蟻在吵架〉這個題目,探討什麽是可以讓自己看清事情真相的「高度」;而〈智慧如海〉講的則是「深度」。在繪製〈勿為閒事長無明〉時,面對畫面上的錯字,我究竟該撕掉重畫、畫其它東西遮蓋,還是要勇敢地面對這個錯誤?當博物館裡第6和第7世紀的思維菩薩,以及近代羅丹的雕塑沉思者三者聚在一起思維時,他們想些什麼呢?當然畫面還要加上21世紀號稱擁有著高度現代科技的我們,我們想些什麼呢?

    如果您覺得我畫作的題材有趣,在面對〈千年不捨的包袱〉時,以古人智慧作爲正面能量的來源,帶給我的是另一種生命的趣味。如果在展場,這些畫面、繪畫過程説明,以及先人智慧可以讓人爲之動容,以書籍的方式呈現,希望可以讓這份感動持續,進而滋潤我們的心靈。

    我在原有《菩薩在哪裡》畫冊的圖面基礎上,加入作畫過程説明,以及近三年的新作品。希望《千年的邀請──畫說人間菩薩》一書圖文並重的呈現,能夠讓自認為「不會畫畫」的讀者覺得繪畫其實滿有意趣,也能夠讓對流傳千年的智慧,以及提升生活品質有興趣的讀者,提供文字之外的解讀方式。

    墨爾本2017年10月

     

  • 推薦序 
    創意與美的心靈饗宴/如常法師
    心如工畫師/寬謙法師
    文字、繪畫、佛法三妙/鄭振煌
    盡在不言中/趙曉寧
    自序 
    畫畫是記錄生活也是提升智慧的一種練習
    致讀者

    │卷壹│蝴蝶夢?夢蝴蝶?──緣起
    如是我聞1──畫面中的四人
    誰觀自在菩薩?
    蝴蝶夢?夢蝴蝶?
    雲端對話──陶俑的現場演出1
    雲端對話──陶俑的現場演出2
    變形金剛
    皮影戲
    我的小舟

    │卷貳│有一種愛叫作放手──布施
    千年不捨的包袱
    拾起與放下
    我的這杯茶1──如果太重了就放下吧!
    分享
    天女散花──情緒的散播
    如是因 如是果
    隨順衆生1──童子拜觀音
    魚籃觀音──微笑的魚
    魚籃觀音──有一種愛叫作放手
    老菩薩
    菩薩長什麼樣子

    │卷参│心如工畫師──持戒
    沉思者的問題
    何處仙子未歸天上去
    心如工畫師
    自淨其意
    心的作用
    向左走 向右走
    文殊菩薩和她的獅子1
    文殊菩薩和她的獅子2
    我的這杯茶2
    淨土蓮花生VS娑婆世界生
    菩薩好累
    菩提樹下

    │卷肆│不倒翁──忍辱
    菩薩哭了?
    麗姬哭嫁──對不起,請把井上那片天還給我
    四位菩薩──不倒翁
    兩隻螞蟻在吵架
    隨順衆生2──玫瑰花和笛子
    唯我獨尊與世界大同
    萬丈紅塵菩提心
    萬緣放下只低頭
    我要回家
    祈禱
    浮雲
    請跟我來
    有佛法就有辦法

    │卷伍│我就是要開花──精進
    來抱佛腳啊!
    有人在嗎?
    你在地球做什麼?
    甜蜜的負擔
    淨土一號
    八仙過海 各顯神通
    懶散怕梳妝 正在修竹子
    隨緣盡分
    奈何橋
    行動派的菩薩
    逍遙法外
    我就是要開花

    │卷陸│萬法本閒人自鬧──禪定
    仁者心動
    佛桌上的菩薩
    萬法本閒人自鬧
    我看見了!
    菩薩的喜怒哀樂
    藥師如來佛的藥罐子
    老實念佛
    滑板VS雲遊
    滑板VS飛天
    舉頭三尺有神明與絕諸戲
    皆因繩未斷
    紫竹林的天空下

    │卷柒│煩惱即菩提──智慧
    歡喜自在
    應作如是觀
    池塘一段榮枯事
    呆頭鵝聽雷
    流轉人生
    心的感覺──煩惱即菩提
    菩提本無樹
    一個身軀能幾日 勿為閒事長無明
    智慧如海
    逍遙遊
    無憂無慮
    如是我聞2──太陽花 

    │圖錄│
    出版緣起與感謝

     

  • 變形金剛
    我們在忙碌的生活中,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每一天,似乎都是那麽的真實與深刻,但當我們把時間拉長,視野放遠,某些深刻開始動搖。所謂的真實,又何嘗不是瞬息即變?我們如何在傳統與現代之間取得平衡?我們又如何在這個世界中定位自己?

    畫面上繪有好多不同角色的人,可是,這些人的頭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一個像問號一樣的衣架,用來代表我們所在意的身分、所堅持的立場;然而,這些並非長久不變,僅是我們每一次「粉墨登場」必須穿戴著的不同戲服而已。其實,我們也是不斷轉變著的「變形金鋼」。

    畫面左下方那位尚未穿上衣服的小朋友,正好奇地看著這一場又一場賣力地演出。

    The Transformer

    Those delightful/unpleasant feelings we had a few years back, once so vivid, no longer exist. It is the same with our perspective and even our role; they change in different stages of our life. In fact, we are a “Transformer”. If we all agree this is “The Fact”, why is it that we are deeply troubled when we find that after all something is not "A Fact"?


    千年不捨的包袱
    看著一千多年前莫高窟壁畫中的菩薩,想著我們千年來捨不得放下的包袱。

    這張畫的靈感來自西夏敦煌的壁畫,原畫中菩薩各自拿著蓮花,看著她們手中的蓮花,我問了一下自己:這一千多年來我手上拿的是什麽?

    包包!對了,我們總有一些無法割捨的包袱。於是,我上網Google了一些適合菩薩手勢的包包圖片。至於它們的價錢和牌子,並不是我在意的重點──因爲我不懂!這張畫在2014年臺北的畫展中首次亮相,朋友告訴我:「你的菩薩很有品味呀,拿的都是名牌包!」我只好開玩笑地回答:「如果是五元的包,掉了也就算了,就是因爲很貴重,所以才放不下來呀!」

    壁畫畫好一千多年了,那些看到的、懂得的,而且放下的人,早都回去了。還在這裡的,就剩下我們這些還拿著一個個千年不捨的包袱。花呢?都丟地上了!

    The Burdens We Hold for Over A Thousand Years

    Look at these Bodhisattvas depicted in the Dunhuang caves over a thousand years ago. Ponder the weight of those burdens we hold onto tirelessly.

    天女散花──情緒的散播
    常常聽到「天女散花」,因爲要畫這樣的一幅畫,我開始蒐集花的資料。不解的是:天女究竟散下什麽樣的花呢?玫瑰花、蓮花、喇叭花……?後來看到《維摩詰經》裡提到了「曼陀羅花」,本以爲有解,Google的結果卻是一種有毒的花。

    幾經思考,我決定以一幅Cute版天女散花來呈現。你我都是天女,我們每天都在散花,不管是什麽樣的花,只要掉到水面上,都各自變成一朵漣漪。重要的是,漣漪會擴散,它們互相抵消或是合併成為另一朵不同的漣漪,就像我們一個正面的或是負面的情緒,很快地就在團體中散開來。這種情緒又被每一個人帶回到家裡,影響了家裡的人,如果套上職場中的250定律,就是一個情緒可能會影響250人!

    哇!既然每一朵花都這麼重要,今天,身為天女,我們該用那一種情緒來面對這個世界呢?

    Deities Offering Flowers

    Celestial beings use flowers as offerings. In this painting, flowers transform into drops of water. When the water is offered, due to circumstances, although the ripples may not form perfect circles, yet they grow and interact or intertwine with other ripples. It is the same with our emotions. With this understanding, Wow! What flowers should I offer to others from now on?

    向左走 向右走
    當所有的人都向右走時,您有沒有勇氣和別人走不同的方向?

    畫面上不是兩個人向左走,因爲周遭可能不會有另一個人和您一模一樣。也不是一個人向左走,因爲您不會是那個世界上的唯一。現在沒有,以前或是以後可能有;這個環境沒有,另外一個環境可能會有。

    向左,向右,都取決於自己。重點是,既然是自己決定的,就高興地走吧!

    Left Turn, Right Turn

    There are one and a half people walking in a different direction in the painting. We will not (or not yet) find a clone of our self nor are we the only one on earth doing or thinking in this way. Left or right? It's our own choice.  Once we have made our decision, face it happily!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