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宗教類

    • 總論

    • 佛教

    • 總論

    • 經典

    • 論疏

    • 規律

    • 儀式

    • 佈教

    • 宗派

    • 寺院

    • 佛教史

    • 傳記

    • 道教

    • 基督教

    • 回教

    • 猶太教

    • 其他宗教

    • 中國祠寺

    • 神話

    • 比較宗教學

    • 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洞山指月
洞山指月
  • ISBN13:9789869613705
  • ISBN9:986961370
  • 出版社: 南懷瑾文化
  • 作者:南懷瑾講述
  • 裝訂/頁數:平裝/496頁
  • 規格:21cm*14.8cm (高/寬)
  • 出版日:2018/03/01
  • 中國圖書分類:佛教宗派
  • 書展優惠:新書特價
  • 定  價:NT$500元
  • 優惠價:79395
  • 可得紅利積點: 11 點
  • 參考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宗教命理 > 宗教類 > 佛教 > 宗派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真實記錄南師領讀禪宗典籍《指月錄》的課堂講授,引導習者一條明快之道。
    ◎詳盡闡述禪宗的發展與修持悟道的法門,並回歸禪宗的原始修法。
    ◎從《指月錄》語錄與公案,藉由課堂問答方式,激發大眾廣泛思維、深入討論。

    回歸禪宗清淨自性、單刀直入的原本法門,才是圓明究竟之道。

    《指月錄》為禪宗著名典籍,記錄諸多禪宗公案與祖師語錄。
    南懷瑾大師於復建洞山祖庭後,帶領大眾讀《指月錄》,對有關曹洞宗的特點、學術,以及修持和傳承等重點,加以較深入地研究討論。本書即是當時的記錄。
    南師除了對禪宗的發展、演變講得極為詳盡外,更罕見的是,南師對修持和悟道,表達了其獨到的看法。暮鼓晨鐘的警語,諄諄告誡的言辭,對真心修行的人,實金玉之珍貴,肺腑之良言。

    雖然禪宗祖師們的努力和成就,使禪的精華融入並豐富了我們的文化,燦爛了我們的歷史,但禪宗的演變,對於圓明清淨自性的佛法,禪宗所用單刀直入的法門,已被破壞了,修法之路,南師認為必須要走復古修持的方法,才會成功,而《指月錄》便是必讀的經典。


  • 南懷瑾 先生
    一九一八年生於浙江省樂清縣,幼承庭訓,少習諸子百家。
    一生行跡奇特,常情莫測;四處奔波,化育無數。
    出版有儒、釋、道等各家五十多種著述,以其獨到的方式,引領新世代的人們直入文化的核心智慧,讓讀者更樂於瞭解歷史人文的博大精深。
    先生二○一二年辭世,享年九十五歲。
  • 出版說明
    (一)
    二○○六年二月初,春節過後不久,位於江西宜豐的禪宗祖庭,傳說有整修為觀光旅遊之地的計劃。南師懷瑾先生聞訊後,當即囑古道師前往探訪了解,並修書兩封,致當地政府領導,盼能保持祖庭原貌,以維護禪文化的歷史遺跡。
    三月三十一日起,古道師即出發前往江西,在十七天的時間裡,探訪了馬祖、百丈、黃檗、臨濟、曹洞、仰山等祖庭,向南師所作報告,集結成冊出版,名為《禪之旅》。
    (二)
    在古道師江西探訪之行後,南師即不斷與有關各方聯繫溝通,對一切情況作更進一步的了解。迨至二○○九年,才決定對洞山祖庭進行復建。
    南師首先囑咐登琨艷製作設計規劃圖,隨即宣佈洞山祖庭的復建,需籌募資金。那天晚餐時,同學們聽到消息,即踴躍贊助,當晚李慈雄、呂松濤、陳金霞各捐兩千萬元,另有一人捐一千萬元。數日後李慈雄再加增兩千萬元,在施工的末期,陳萍也捐助一千萬元。其餘小額捐款也不少。
    (三)
    諸事已定,南師開始帶領同學們再讀《指月錄》,並對有關曹洞宗的特點、學術,以及修持和傳承等重點,加以較深入地研究討論。所以自二○○九年下半年開始,每日晚餐後,大眾共同唸誦《指月錄》的篇章,先由古道師用白話講說一遍,再由同學們自由發言,或提問,或表達看法。而南師則隨時或加解說,或導正,或糾錯,偶而亦有禪機靈光一現,只不過大家多半接不住罷了。
    由於同學們事先多有用功準備,故而討論熱烈,此起彼落,一時之間,室內氣氛儼然古之書院再現,激發思維,引人入勝。
    這本書就是當時討論的記錄。
    (四)
    在本書中,除了南師對禪宗的發展、演變講得極為詳盡外,更罕見的是,南師對修持和悟道,表達了特別看法。
    舉例來說,南師認為:
    1.有關禪宗所謂的大徹大悟,有些修行人的境界,並非大徹大悟,依照唯識的學理,「這不過是第六意識的分別不起,還不是究竟。」(第廿三講 P.447)
    2.「曹洞宗以〈參同契〉配合《易經》來講修持、工夫與見地,抽出離卦來講,我認為沒有必要,而且把佛法的修持反而搞亂了……五宗宗派都有問題,把佛法搞亂了,也搞亂了修定。」(第廿六講 P.484)
    3.禪宗本是不立文字的,各宗派越想說明修持的方法,反而越來越遠。
    所以,「臨濟宗也好,曹洞宗也好,五宗宗派必然會衰落。」(第廿五講 P.468)
    4.看到達摩以來,禪宗的演變,對於圓明清淨自性的佛法,禪宗所用單刀直入的法門,已被破壞了。南師認為「現代要真修行,連禪宗這些都沒有用,還是要靠《楞伽經》《楞嚴經》《解深密經》《勝鬘夫人經》《華嚴經》《中論》,再配合修禪定的十六特勝,甚至六妙門,走佛法復古的路線。」(第廿四講 P.456)
    禪宗祖師們的努力和成就,使禪的精華融入並豐富了我們的文化,燦爛了我們的歷史,現在祖庭修復了,但是修法之路,南師認為必須要走復古修持的方法,才會成功。
    (五)
    經過劇變的社會,精神上求解脫者甚眾,學佛打禪七之類的活動,風起雲湧,芸芸大師們,各領風騷,歎為觀止。但南師暮鼓晨鐘的警語,諄諄告誡的言辭,對真心修行的人,實金玉之珍貴,肺腑之良言。
    本書的出版,首先要感謝恆南書院的王濤學友,因為書中的錄音記錄,除小部分為張振熔所作外,其餘大部分及文字整理,包括書名和小標題等,皆為其獨自擔綱完成,十分辛勞。宏忍師則校對全文,重聽不清晰的部分錄音。另文中有關《易經》部分,彭敬特別核對《易經雜說》,加以修正。
    現值南師百年誕辰之際,竭力完成本書出版,公諸於世,與讀者共饗。
    劉雨虹記
    二○一七年丁酉 冬月
  • 出版說明 
    第一講 藥山惟儼禪師 一(《指月錄》卷九) 
    緣起   奇言妙語 參禪    石頭希遷
    澧州藥山 侍奉三年 師乃辭祖  石頭垂語
    第二講 藥山惟儼禪師 二 
    住藥山後 坐次   院主報   謂雲巖曰
    園頭栽菜 平田淺草 看經次   師看經次
    師與道吾 師晚參云 師問龐居士 師因僧問
    問飯頭  問僧   朗州刺史  李初嚮師 
    李又問  師一夜  韓文公   文公又一日
    第三講 藥山惟儼禪師 三 
    師坐次   問己事未明 師令供養主 師久不陞座
    學人擬歸鄉 師與雲巖  上堂    時有僧問
    汝見律師  太和八年
    第四講 雲巖曇晟禪師(《指月錄》卷十二) 
    潭州雲巖  他日侍立次 山又問   一日山問
    後到溈山  師煎茶次  師問石霜  住後僧問
    上堂示眾  問僧    道吾問   掃地次
    問僧甚處來 師作草鞋次 僧問    院主遊石室
    裴大夫問  會昌元年
    第五講 洞山良价禪師 一(《指月錄》卷十六) 
    四點提示  瑞州洞山  次參溈山  師曰
    師問雲巖  師辭雲巖
    第六講 洞山良价禪師 二 
    妙喜未見  師初行腳 在泐潭  他日
    雲巖諱日  師自唐  師作五位 上堂
    第七講 洞山良价禪師 三 
    佛法禪宗化 洞山悟道 向奉共功
    第八講 洞山良价禪師 四 
    興衰由人  參話頭  五位君臣頌 子午流注
    偏中正
    第九講 洞山良价禪師 五 
    文學變遷  十二時頌 正中來   兼中至
    兼中到
    第十講 洞山良价禪師 六 
    文字般若  白居易的禪 唯時史觀 《易經》八卦
    乾卦變化
    第十一講 洞山良价禪師 七 
    欲見和尚  師與泰首座 蛇吞蝦蟆  問雪峰
    雪峰上問訊 雪峰搬柴次 時時勤拂拭
    師尋常   問僧名
    第十二講 洞山良价禪師 八 
    有僧不安  因夜參   問僧甚處來 僧問茱萸
    洗鉢次   三身之中  問僧作甚麼 陳尚書問師
    僧問如何  師與雲居  上堂有一人 官人問
    上堂還有  師有時曰  師不安   將圓寂
    僧問和尚  師示頌曰  乃命剃髮
    第十三講 曹山本寂禪師 一(《指月錄》卷十八) 
    撫州曹山  示眾曰凡情 僧問學人  問沙門
    問眉與目  師示眾云  雲門問   問家貧
    師問德上座 鏡清問   問教中道
    第十四講 曹山本寂禪師 二 
    問具何知解 問僧作甚麼 問親何道伴
    問一牛飲水 紙衣道者  師示頌曰  問強上座
    僧舉藥山問 僧問香嚴  師讀杜順  師作四禁偈
    第十五講 曹山本寂禪師 三 
    示眾曰僧家 我常見叢林 今時莫作 不見彌勒
    雖然沒用處 天復辛酉
    第十六講 五位君臣 一(《指月錄》卷十六) 
    機鋒轉語 僧問曹山寂 僧問如何 山又曰
    復作五相 又僧問
    第十七講 五位君臣 二 
    陸亘大夫 投子青 丹霞淳
    第十八講
     五位君臣 三 
    禪宗變遷 曹洞法脈 芙蓉楷上堂
    長蘆歇上堂
    第十九講
     五位君臣 四 
    僧問雪竇宗 湧泉景欣 天童覺四借頌
    第二十講
     五位君臣 五 
    古德分 圜悟禪師提唱 浮山遠錄公
    第二十一講 五位君臣 六 
    有者道 曹山慧霞 吉祥元實
    第二十二講 寶鏡三昧
    一(《指月錄》卷十六) 
    大密宗 歷史學術轉變 禪宗影響道家
    師因曹山辭 夜半正明
    第二十三講 寶鏡三昧 二 
    再論夜半正明 傳統曆法 雖非有為
    重離六爻
    第二十四講 寶鏡三昧 三 
    後天卦變 錯綜複雜
    第二十五講 寶鏡三昧 四 
    乾卦變化 常愍法師
    第二十六講 寶鏡三昧 五 
    依經不依論 易之門戶
  • 第三講 藥山惟儼禪師 三
    二○○九年十二月四日

    師坐次。僧問:兀兀地思量甚麼?師曰。思量個不思量底。曰:不思量底如何思量。師曰:非思量。
    南師:這是打坐的道理,但是要自己體會,你不要以為文字懂了。
    問:己事未明,乞和尚指示。師良久,曰:吾今為汝道一句亦不難,祇宜汝於言下便見去,猶較些子,若更入思量,卻成吾罪過,不如且各合口,免相累及。
    古道師:有人問藥山禪師:自己修行的事沒有明白,請師父給我指示。
    藥山禪師緘默了良久,然後說:我今天給你講一句明白的話倒是不難,只要你在這一句中能夠當下承當去,這樣還有點意義;但如果你又去思量研究,那就成了我的罪過了,不如咱們各自閉口,都別講了,你也別問,我也不給你說,免得互相牽累。
    師令供養主抄化。甘贄行者問:甚處來?曰:藥山來。甘曰:作麼?曰:教化。甘曰:將得藥來麼?曰:行者有甚麼病?甘便捨銀兩錠,意山中有人必不受此。主歸納疏。師問曰:子歸何速?主舉前話。
    師曰:速送還他,子著賊了也。主遂送還。甘曰:由來有人。益金以施。
    古道師:供養主去化緣,碰到一個甘贄居士,問:你從哪裡來的?供養主就回答:從藥山來的。甘贄又問:來幹什麼?供養主說:我是來化緣的。
    甘贄問:那你帶什麼藥來沒有?供養主就反問他:你有什麼病嗎?甘贄就不講話了,拿出兩錠銀子給他,心想藥山那裡肯定不會收這個銀子。化緣的供養主回來,把錢交上去了,藥山禪師就問: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供養主把這一段對話說了,藥山就說:你趕快拿去還給他,你著了賊了。供養主就趕快把銀子還回去了。
    A同學:甘贄之前想著山上如果有人懂得,一定會把錢送回來的,果然現在供養主又送回來了,就說山上真有高人啊,就又多供養一些。
    古道師:這是什麼道理呢?為什麼說他著賊了?是不是嫌錢少?
    南師:藥山是何等人啊?那時候他們都是在參究見道沒有?開悟沒有?
    這個甘贄當然知道藥山禪師,他要看看這個化緣主有沒有見地,哪裡來的?藥山來的?那你帶什麼藥來?這個化緣主並不是沒有工夫見地,也有一套的。
    D同學:甘贄是南泉普願的徒弟,還接引了雪峰義存呢。
    南師:這些人都是在家參究開悟的,今天碰到對手了。
    古道師:為什麼說他今天著了賊呢?
    D同學:遇到對手了,碰到作家了。
    南師:甘贄讚歎山上果然有高人,又加了些供養。
    古道師:這個藥山和尚,嫌這二兩銀子還是少了點。
    南師:不是銀子多少的問題。
    古道師:供養主就是叢林裡負責化緣的和尚,化緣回來供養大眾,也叫緣頭。
    D同學:他出去化緣,碰到甘贄,甘贄與他機鋒對答,他也是機鋒對答,反問甘贄:你有什麼病啊?甘贄也沒有回答,就拿了兩錠銀子給他,可見甘贄懂嘛。供養主拿了銀子回去,藥山當然責怪他了,那個居士可不是一般的施主,就還給他吧。
    南師:也不是真還給他,都是機鋒,就是表示你的意思我們也知道。所以你將來住洞山,派人出去化緣碰到D同學,D同學說:哪裡來的啊?古道那裡來的。噢,古道?就給二十塊錢算了。不過你回去,恐怕山裡有人不接受。
    古道師:D同學問那個人,古道還有力氣吃飯沒有?
    師久不陞座。一日,院主白云:大眾久思和尚示誨。曰:打鐘著。
    時大眾才集定,便下座歸方丈。院主隨後問云:和尚許為大眾說話,為甚麼一言不措?師曰:經有經師,律有律師,爭怪得老僧?
    古道師:藥山和尚很久沒有上堂說法了,有一天當家的和尚就跟藥山禪師說:大家都很盼望你開示。藥山說:那你去敲鐘吧。鐘一敲,大家剛剛集合到一起來,結果老和尚就下座回方丈去了。當家和尚隨後跟著去問:你為什麼一句不講就回來了呢?藥山禪師說:有專門講經的法師,也有專門講戒律的律師,你怪我作什麼?老和尚偷懶,他博通經律,裝作不懂。
    南師:禪堂不是講經說法的地方,大家真修持的見地是什麼?等於我已經講過了,無言可說,那個才是佛法,戒律都在內。言語道斷,心行處滅,結果哪有那麼多文章思想?有什麼話可講?揚眉瞬目,天天都在開示啊,這就是禪宗。
    古道師:與藥山禪師比起來,我們的老師是辛苦多了,一講好幾個小時。關鍵我們都不是藥山的這些徒弟,要是碰到藥山的那些徒弟,老師也是不用講了。
    D同學:經師、律師都不肯上堂,所以老師就全講了。
    問:學人擬歸鄉時如何?師曰:汝父母徧身紅爛,臥在荊棘林中,汝歸何所?曰:恁麼則不歸去也。師曰:汝卻須歸去。汝若歸鄉,示汝個休糧方子。曰:便請。師曰:二時上堂,不得齩破一粒米。
    古道師:有個人問他,學生準備回家去。
    南師:你注意,他這樣講不是要回俗家去。萬緣放下,一念不生,回這個家去。藥山禪師說:你家裡的父母徧身都爛掉了,你雜念那麼多,還能回家穩坐嗎?那個和尚說:這樣我就不回家了。
    古道師:藥山禪師回答:但是你應該回去。你如果回去,我告訴你一個斷糧的方法,就是辟穀的方法。他說:請師父告訴我。藥山禪師說:早上中午二時上堂吃飯,不要咬破一粒米。
    南師:你看看天天吃飯,不咬破一粒米,你做得到嗎?
    D同學:就是說二六時中,都不散亂。
    南師:這是禪宗,一涉思量,就統統不是了。
    古道師:如果登先生就可以回答:我本來就不吃,咬破什麼米?然後轉身就回去了,老和尚一看沒有辦法。
    南師:趙州和尚說:老僧二六時中,除二時粥飯,無別用心處。勉強可以解釋,講實際工夫,隨時隨地都在定慧中。
    師與雲巖遊山,腰間刀響。巖問:甚麼物作聲?師抽刀驀口作斫勢。
    南師:唐宋時和尚都有戒刀。我們在八九十年前,當兵身上掛一把短劍,叫軍人劍,戰場上如果真打不下去,自己抽劍自殺。為什麼有三武一宗之難?有些壞和尚拿戒刀來搶劫殺人,後來就把戒刀收了,衣服上只留個帶子。
    古道師:藥山、雲巖師徒二人吃了飯遊山經行,走路時戒刀發出聲音,雲巖就問藥山禪師:什麼東西在響?
    南師:他們倆個都知道是戒刀在響,明知故問:這是什麼聲音啊?
    古道師:結果師父把刀抽出來,迎面做一個砍人的姿勢。
    南師:兩個人好像開一個玩笑,就是要斷了妄念。
    上堂。祖師祇教保護,若貪嗔起來,切須防禦,莫教掁觸。是你欲知,枯木石頭,卻須擔荷,實無枝葉可得。雖然如此,更宜自看,不得絕卻言語。我今為汝說這個語,顯無語底,他那個本來,無耳目等貌。
    古道師:藥山禪師上堂開示,祖師們只是讓我們好好保護自己的念頭,貪嗔癡這些念頭不是不起,但是要防護好,不要被這個貪嗔動搖了,是要防護,但是不要糾纏在一起。
    南師:你想做到貪嗔癡慢都不起,心思死了,像一個枯木石頭,那是枯禪。你要做到一念不生,隨時任何善惡念都不起了,不但貪嗔癡慢,任何微細雜念都沒有,雖然如此,如果工夫做到這樣,這個裡頭還要看清楚,不要認為這個是悟道;你要會講話,會動作,此心一點都沒有亂過,定慧雙修。我現在跟你講這些話,那個無言語可說,無文字可談。
    古道師:今天講這些言語,讓你明白的那個是沒有相貌的,非耳目之所到。
    南師:他講到這裡,有個和尚就出來問了。
    時有僧問:云何有六趣?師曰:我此要輪,雖在其中,元來不染。
    問:不了身中煩惱時,如何?師曰:煩惱作何相狀?我且要你考看。更有一般底,只向紙背上記持言語,多被經論惑,我不曾看經論策子。汝只為迷事走失,自家不定,所以便有生死心。未學得一言半句,一經一論,便說甚麼菩提涅槃,世攝不攝,若如是解,即是生死。若不被此得失繫縛,便無生死。
    南師:六道輪迴,我雖然在這個輪迴裡滾來滾去,但不會受染污,並不是斷除六道輪迴,就在這裡面滾,要你認得這個。這一段講得多好,多重要啊。多少修持的道理,統統講透了。
    D同學:身體覺受、心中的煩惱了不了,怎麼辦?空不了,斷不了。藥山禪師就說,你的煩惱什麼樣子,拿來我看。現在一般學佛修道的人,就是拿一本書,背一點奇言妙語,被經論迷惑了。你應該超越這些,不要被迷惑,我不會整天尋經摘句,考據論證,玩弄思想。你自己搞不清楚,迷惑了,所以心地不定,因此就有生死輪迴了。還沒有學得怎麼樣,就像古道師碰到一些人,剛學一兩個月,或者三五年,就開始討論菩提涅槃,沒有好好用功,基礎很淺,好高騖遠,腳不點地。如果是這樣,還是困在生死輪迴中;如果超越了這些,不被得失是非困住,那就有點希望,可以超越生死。汝見律師,說甚麼尼薩耆突吉羅,最是生死本,雖然恁麼,窮生死且不可得。上至諸佛,下至螻蟻,盡有此長短、好惡、大小不同,若也不從外來,何處有閒漢掘地獄待你。你欲識地獄道,只今鑊湯煎煮者是。欲識餓鬼道,即今多虛少實、不令人信者是。欲識畜生道,見今不識仁義、不辨親疎者是。豈須披毛戴角,斬割倒懸。欲識人天,即今清淨威儀,持瓶挈鉢者是。保任免隨諸趣,第一不得棄這個,這個不是易得。須向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此處行不易,方有少相應。如今出頭來,盡是多事人,覓個癡鈍人不可得。莫只記策子中言語,以為自己見知,見他不解者便生輕慢,此輩盡是闡提外道。此心直不中,切須審悉,恁麼道,猶是三界邊事。莫在衲衣下空過,到這裏更微細在,莫將謂等閒,須知珍重。
    南師:你看藥山禪師批評了那麼多,現在更為嚴重,古今一樣,他講得很清楚,不是隨便罵人。
    A同學:一般講戒律的人,動不動就說這樣犯了重罪了,藥山禪師說這就是生死的根本。
    南師:一天到晚計較人我是非善惡,就困在戒律裡了。
    A同學:雖然戒律守得好,想了脫生死,像這樣下去是不可能的。
    南師:雖然把是非善惡分得很清楚,規規矩矩作人,但你想要了生死,是不可能的。
    A同學:從諸佛到一切蠢動含靈,有長有短,有好有不好,有善有惡,有大有小,假如我們能從一念上,明白自心的這一念不離佛性,明了佛性不是從外面得來的,不著外面的現象。那這個地獄是誰挖的呢?哪有一個人那麼無聊去挖一個地獄等著你?天堂地獄都是自己造的。你想了解地獄道是什麼樣?我們有時候一念嗔心,或是害人的心,像在燒油鍋中翻滾,這一念已經是地獄了。餓鬼道,就是作人愛吹牛,不踏實,多虛少實。畜生道,是作人不管仁義,不管自己的父母師長,像這樣的人,哪裡需要等到來生,現在這些行為就已經表現出來了。
    南師:拿現在的話,起心動念,人的獸性發作,這就是現成的畜生道了。
    A同學:「欲識人天」,就是外現威儀,內心清淨。「保任免隨諸趣,第一不得棄這個。」你要認得心就是佛,當下這一念心,時時清淨,能夠隨時保持這樣,「須向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
    南師:「高高山頂立」,一念不生,忘我忘人。「深深海底行」,極高明而道中庸,行為處處要小心,事無大小都是戒律。
    A同學:必須這樣戒慎恐懼,如履薄冰,如臨深淵,這樣才有少許相應。現在投胎出世的人,都是多事之人,讓他閒著都閒不了,都是玩聰明,想要找一個踏踏實實、老實修行的人都很難。不要拿佛講的道理,當作自己的知見,以為自己懂了,生起傲慢心,背得一句兩句,以為自己已經做到了,看到別人不了解這些道理,就看不起人家,「此輩盡是闡提外道」,這些都是善根不具的外道中人。
    直心是道場,念念在空靈中,必須要仔細省察自己,這樣還沒有跳出三界。穿著出家衣服,不要空過時光,到了這種境界,更要仔細用功。
    南師:最後藥山很客氣,不要馬馬虎虎聽過去啊,大家保重。
    太和八年十一月六日。臨示寂,叫曰:法堂倒,法堂倒。眾皆持柱撐之。師舉手曰:子不會我意。乃告寂。弟子奉全身,塔於院東隅。
    古道師:藥山要走了,大叫:法堂倒了,法堂倒了!結果大家都拿著木頭去撐法堂,藥山說你們不明白我的意思,算了,走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