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喜歡你,是我唯一會做的事2(簡體書)
喜歡你,是我唯一會做的事2(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4.8元
  • 定  價:NT$209元
  • 優惠價:75157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容光 X老陳

    從 “喜歡你”到“嫁給你”

    心動了太久

    是時候把餘生都承諾給你

     

    老陳初到印尼時,我們視頻聊天,

    我問:有沒有需要的東西,打包給你寄過去。

    他回答:除了你什麼都不要。

     

    在北京度過一整個春天,我去了很多地方。

    室友和同學陪著我,郊遊踏春,逛街遊玩,吃吃喝喝,彷彿要把所有的失望傷心都留在那個寒冬。

    煙花三月下江南,我們坐烏篷船在春光明媚裡游盪。

    溫暖五月去上海,把未泯的童心都揮霍在迪士尼。

    我拍了很多照片,將瘋狂的、慵懶的、舒暢的、歡快的瞬間都定格在相機裡,發給老陳。

    他話不多,只在看完照片後寥寥數語點評一下。

    “胖了。”“景不錯。”“P得好。”

    我發過去無數憤怒的表情,他才慢悠悠地笑著發來語音: “看你笑這麼開心,我就放心了。”

     

    五月二十日那天,收到快遞小哥打來的電話。

    我熬夜寫稿一宿,正在床上睡大頭覺,莫名其妙被叫下樓。

    頂著雞窩頭,拉扯著隨手套上的衣服,我睡眼惺忪地走出宿舍樓,從快遞小哥手裡接過兩隻黑色大盒子。盒子很精緻,把手上還鑲刻著繁複的花紋,大小差不多剛好能裝下兩把小提琴。

    室友都在寢室裡,見我拎了盒子回來,問我: “又網購了什麼玩意兒?”

    我一頭霧水,拆開來看。嗬,滿滿兩大盒紅玫瑰!

    我蹲在那發呆,片刻後拿過手機,問老陳: “多少錢一束?”

    他發來一串點點點。下一句: “你真是很不解風情,開口就問價格。”

    我不死心,看了看卡片上的品牌,淘寶一下,瞬間被價格驚呆,痛心疾首地撥通他的電話: “下次不要買花了,行行好,把錢打給我,成嗎?

    啪的一聲,某人掛斷了我的電話。

     

    那兩束花在北京提前到來的高溫裡,沒能撐過兩天就凋謝了。

    我對著一桌子散落的花瓣很傷感,兩千塊錢就這麼沒了,這狗東西真是會糟蹋錢啊 ……

    晚上沒忍住,又對他碎碎念了一頓。

    他連名帶姓地叫我的名字,忍無可忍地說: “你以為我跑這麼大老遠的來賺錢是為了什麼?”

    “為了什麼?”

    “為了讓你沒有負擔地風花雪月、吃吃喝喝,為了讓你忘了當初為姑姑賺醫藥費時的捉襟見肘、省吃儉用。為了讓你收到你曾經羨慕過別人能收到的那些禮物,再貴也不要緊,只要你高興。”

    他一口氣說了很多,而我沒出息地擦了擦眼睛,小聲說: “可我捨不得花你的錢。”

    他說: “沒什麼捨不得的,那些都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

    “錢還不重要?還什麼重要?”

    “你。”

    “……”

    “只有你。”

    二〇一七年夏天,我們又一次度過分隔兩地的七夕。

    他送我的禮物依然是他偏愛的 Rose only,一條項鍊,造型很別緻,珍珠與貝母相互依偎著。但我總覺得珍珠老氣,是上了年紀的人戴的。

    他問我: “好看嗎?”

    我說: “一般般。”

    怕他灰心,又加一句: “不過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歡。”

    他笑了笑,才說: “那兩隻小東西依偎在一起,代表從父母的掌上明珠,到我生命裡的珍寶,從今以後換我來保護你。”

    我一時語塞。

    再看項鍊,莫名覺得順眼起來。

     

    七夕過去的那個午夜,我們分別躺在四川和印尼的床上,聊了將近一個小時。

    直到奶奶打開房門念我: “都十二點半啦,還不睡覺哦?”

    我趕緊掛了電話,偷偷摸摸潛入房間,和他發微信消息接著聊。

    他平日里忙,而我總是晝出夜伏,消息總是斷斷續續,難得與他一口氣聊這麼長時間。而我鑽進被窩時,屏幕上的消息忽然間畫風一變,變成了英語。

    他說: When I come back, wish you can take my name, and we will be one.

    (等我回來,你願意嫁給我嗎?)

    我一怔,手抖起來。

    半天才回了一個詞: When

    (什麼時候?)

    他: This year or next year when I come back. Will you wait for me?

    (今年或明年,你願意等我嗎?)

    我臉上發燙,慢慢地打字過去: Whenever you propose to me, I will say yes. Always yes.

    (你知道的,不管你什麼時候求婚,答案都只有一個。)

    他說: But I still wish you can tell me in your own way.

    (可我想听你親口告訴我。)

    我縮在被窩裡,黑暗中的屏幕格外刺眼,幾乎把眼淚逼出來。

    我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敲過去: Yes. A thousand yes. When you stand in front me, ask me again.

    當你回到我身邊時,請再問我一次。

    嫁給你,是我期待已久的事。

     

  • 容光

    《花火》雜誌力推作者,已出版上市《時光隔山海》《時光隔山海2》《喜歡你,是我唯一會做的事2》等經典暢銷作品,更有專欄持續坐鎮。新書即將在《花火》雜誌連載!
  • Chapter 01 我和我的東西南北

    Chapter 02 來不及說我愛你

    Chapter 03 除了你我什麼都不要

    Chapter 04 命運贈我一顆糖

    Chapter 05 夜空中最亮的星

    Chapter 06 雙雙與我長相伴

    Chapter 07 命運慷慨,贈我伯牙

    Chapter 08 世界很大,謝謝你們容我發光

    Chapter 09 這世界上最可愛

    Chapter 10 與你共赴白髮蒼蒼

    後記

     

  • Chapter 01 我和我的東西南北
    He was my North, my South, my East and West,

    My working week and my Sunday rest,

    My noon, my midnight, my talk, my song.

    他是我的東,我的西,我的南,我的北,

    我的工作天,我的休息日,

    我的正午,我的夜半,我的話語,我的歌吟。

    ——WH 奧登

     

    1.

    2017年的冬天過得太快,送走姑姑,也沒能在家陪奶奶久一點,轉眼就要離開四川,回到北京繼續唸書。

    離家前,去老陳家中待了幾日,和叔叔阿姨道別。

    我們一個飛往北京,一個要飛去印尼,一別大概就要一年半載。

    去機場那天,他起了個大清早,開車送我。早餐是元宵,他說這樣夠圓滿。不讓我坐副駕駛,讓我在後座打個盹補覺。半路上我醒過來,側臥在後座抬頭看,才發現他頻頻從後視鏡裡看我。

    目光交彙的那一刻,他笑得很溫柔。

    “再睡會兒,還沒到。”他在清晨的日光裡對我說。

    我彎唇笑,懶洋洋地望著他。

    一動不動望著他。

     

    2.

    機場里人來人往,他把我送到安檢口。

    我正要往前走,他卻忽然一把將我拉了回去,我正茫然抬頭,就被他抱住。

    “……”

    大概是性格使然,但凡在公眾場合稍微親密一點,我都會不好意思。

    所以我有點窘。

    他彷彿知道我的情緒,仍舊抱著我,嘴上卻說: “都老夫老妻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我嘀咕: “我臉皮薄,不像你,厚得像城牆。”

    他笑起來,身體的顫動也傳染了我,我也不自覺地跟他一起笑起來。

    他這才微微鬆手,低下頭看我,彈了彈我的腦門。

    “到了那邊也要這麼笑。”

    “這麼笑?怎麼笑?”

    “傻笑,沒心沒肺地笑,好像天塌下來也可以一直笑。”

    “神經病,天塌下來了我跑都來不及,還笑個屁哦! ”

    他意味深長地看我一眼:“你這麼矮,天塌下來也有北方大高個兒給你頂著,壓不著你。 ”

    “……”

     

    3.

    嘲笑我的身高?

    我翻白眼,轉身要走,又被他捉住了手。

    他說: “還有我。”

    “?”

    “有什麼事,第一時間告訴我,我來幫你頂住。”

    雖然很感動,但現實卻是——

    “大哥,你在印尼欸,我有什麼事情,隔著大老遠的,你怎麼幫我頂住? ”

    他眨眼:“人沒回來,心在你這。遇事想一想我,你就有主心骨了。”

    呸,真自戀!

     

    4.

    和他揮別後,我站在長長的隊伍裡,一邊低頭玩手機一邊往前挪。

    幾分鐘後,我忽然有種預感,轉頭朝大廳望去。

    果不其然,那個老早就說走了的人並沒有離開,仍舊一動不動地站在人潮裡看著我。我朝他揮手,用嘴型說: “快回去補個覺吧!”

    他逆著光,說了什麼我看不清。

    幾秒鐘後,手機震了一下,我低頭看,是他發來的信息。

    他說: “再站一會兒,再多看兩眼。”

    我扑哧一聲笑出來,眼圈都紅了。

    送別什麼的,真的是相識以來最讓人討厭的事情,沒有之一。

     

    5.

    上飛機後,我發信息給他: “馬上要關機了。”

    他回复: “好的,一路平安,到了告訴我。”

    我: “好。”

    長按關機鍵,準備收起手機。

    就在屏幕黑掉的前一秒,對話框裡多出一行字:我愛你。

    我也愛你。我在心裡默默說。

     

    6.

    二月末的北京,朔風凜冽。

    我拉著行李,坐大巴回到學校附近,一個人走在路上,忽然覺得孤零零的。

    我一邊走,一邊打電話告訴他我快到了。

    想了想,我問: “這兩個月假期,你最開心的是什麼時候?”

    他頓了頓,笑了:“春節在你家的那幾天,每天晚上都很開心。”

    “陪奶奶看無聊的電視節目很開心?”

    “不是。”那頭的人笑意漸濃,“是你無聊地躺在沙發上玩手機,讓我給你按摩頭的時候,很開心。 ”

    “……看不出來哦,你這麼喜歡幫人按頭?”

    “嗯。”他答得乾脆利落,末了才說,“如果是你,很開心。”

    我拿著電話,邊走邊笑,腳步都輕快起來。

    我忽然間記起一首歌,你是我夢裡陌生熟悉與眾不同,你是我夢裡幻想現實不滅星空。眼睛彩色是你,黑白是你。耳朵沉默是你,呼嘯也是你。

    在這蕭瑟北風裡,很應景。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