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江湖任我飄(簡體書)
江湖任我飄(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8元
  • 定  價:NT$197元
  • 優惠價:7514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江湖喬幫主,人慫身手好
    武林蘇盟主,人賤套路多

    廢材幫主喬染為求振興幫派,踏上爭奪武林盟主之路
    卻被橫空而出的蘇運辰截了胡

    那一截,她就被截了一輩子!

    朽木幫廢材幫主喬染為求振興幫派,踏上爭奪武林盟主之路,卻被橫空而出的蘇家堡少主蘇運辰截了和。不但暴露出自己能與武器溝通的能力,還惹了一身麻煩。可無論她對蘇運辰的殺機有多濃,只要蘇運辰對她撒嬌賣萌,她便腿軟到不行。

    一切的相遇,都並非只是一個 “緣”字。陰謀重重,算計層層。忘記的,記起的,想忘的,難忘的……誰又知,是誰愛了誰?是誰負了誰`?

  • 婆娑果

    《飛•魔幻》雜誌簽約作者。在雜誌上發表過《卿非良嫁》、《許卿一袖清歡》等多部短篇。文風清新,筆下故事逗趣幽默,妙趣橫生。
  • 第一章 被綁架的喬幫主

    第二章 復仇不成反被騙

    第三章 說好的殺人滅口

    第四章 盟主仇家有點多

    第五章 女主編是舊情人

    第六章 喬幫主的那幾天

    第七章 進擊的魔教教主

    第八章 追妻套路八百式

    第九章 土豪的新婚夫婿

    第十章 葉美人救蘇狗熊

    第十一章 婚禮逃跑的新郎

    第十二章 蘇堡主的風流債

    第十三章 最思念的喬老頭

    第十四章 不得不念的回憶

    第十五章 醉酒才會吐真言

    第十六章 蘇王爺與葉王妃

    第十七章 願以餘生護卿安

    第十八章 緣來曾經便相識

    第十九章 缺失的你的回憶

    第二十章 阿染的癡情皇帝

  • 喬染睜開眼,覺得腦仁有點疼。

    周圍漆黑一片,還能聞到一股牛糞似的氣味,她剛想爬起身,竟發現自己的手腳被綁起來了,動彈不得。

    眼前很黑,身下很涼。她動了動自己那許久未曾動過的腦子,半晌,才意識到自己被人綁架了。

    身為堂堂朽木幫幫主,喬染自負天資聰穎,聰明絕頂,可幫中軍師葉桓多次嫌棄她的智商,甚至為了給她多補補腦子,特命廚娘連著給她做了一個月的豬腦子。一個月後,葉桓抱著喬染,哭得泣不成聲: “幫主,葉桓對不起你,沒想到這一個月的豬腦子,竟當真把你補成了豬腦子。”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喬染現在是豬腦子還是雞腦子,她都能想到將自己綁到這鬼地方的人是蘇運辰。

    說起蘇運辰,喬染覺得很是紮心。

    十日前,武林盟主林智廣發英雄帖,揚言要金盆洗手,退隱江湖。

    大夏武林盟初成立時,武林盟主之位還是能者上,但最近幾年,武林盟主竟被默認成了世襲制。換句話說,近三百年內,武林盟主都姓林。誰料本屆武林盟主因為年輕時放浪不羈,導致兒子太多。七個兒子為了能得到老爹的位置,日日打得不可開交,以每年死兩個的速度,逐年遞減到只剩下一人。

    林智只得把這武林盟主的位置留給唯一活下來的兒子。誰料他這兒子太沒出息,為了慶祝此事,竟在酒樓大宴三天,喝到酒精中毒,而後一命嗚呼。

    一個白髮人送了七個黑髮人的林智很是傷心,只得擺出相當大度的姿態,準備舉辦第十六屆武林大會,把武林盟主的位置讓出去。武林大會的請柬送到朽木幫時,身為幫主的喬染仔仔細細地讀了一番,可惜文化水平太低,沒看明白。

    身為一幫之主卻沒文化,委實不是什麼光鮮事。於是,她與幫中眾人道: “這是江湖上最近比較流行的一種詐騙手段,大家不必理會。”

    三日後,朽木幫內唯一有文化的葉桓歸來,在掃地時無意間發現了這張請柬,他對喬染解釋道: “這封請柬的意思就是讓你去和人打架,打贏了,武林盟主的位置就是你的。”

    喬染點了點頭,沒什麼興趣。

    葉桓又道: “如果你能贏,大夏的廚子任你挑,洛城的美食你隨便吃。就算是你想要吃嶺南的荔枝,也有人快馬幫你運回來。”

    喬染當即打包行李,叫了一個識路的車夫,欲前往武林大會的舉辦地點—— 洛城。臨行前,她對葉桓信誓旦旦,表明了自己要讓 “江湖第一廢材幫派”的朽木幫成為“江湖第一大幫派”的決心。葉桓點了點頭,很是欣慰,說道:“洛城岔路口太多,你別亂跑。洛城黑心商販太多,你千萬別亂吃東西。洛城是大夏的都城,規矩比官兵還多,你小心一些……”將所有他能想到的事情都交代一番後,葉桓嘆了口氣,“算了,我還是陪你去吧。”

    於是,喬染便將朽木幫交到了幫中大小姐喬麥的手中,帶著葉桓上路了。

    確切地說,是葉桓帶著她上路了。

    喬染此人,貌美心善,花痴路痴,樣樣全佔。她每次出門時,身上都要帶幾個信號彈,若是迷路了,就放一個,葉桓自會派人去接她。

    當然,這也不是什麼萬無一失的方法 ……

    曾有一次她在自家後山拉響了信號彈,幫中眾人只當她是將信號彈當煙花玩了,卻不料她是真的迷路了 ……後山與朽木幫,不過三百米的路程,喬染生生丟了三天。

    自那以後,無論喬染要做什麼,葉桓都陪著,逛街吃飯、喝酒賞花,他默默跟在喬染身後,笑意溫婉,一言不發。

    葉桓生得極美,魅惑妖冶,傾國傾城,微微一笑,便令人心馳神往。帶著這樣的美人出門實在搶眼,沿途圍過來的女孩兒將道路堵得水洩不通,嗅著她們身上的脂粉香氣,喬染很是頭疼。於是,她強迫葉桓再陪自己出門時,要穿女裝,誰料路又被男人圍了個水洩不通。

    喬染明白了一個道理: “佛要金裝人要衣裝”這句話只是針對醜人來講的,似葉桓這般模樣,便是做了乞丐,那也會美得讓人心疼。

    前往洛城的路上,馬車走的都是羊腸小道,道路崎嶇,顛簸得喬染下車吐了兩三次,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可每每回到車上時,她便會重新抱起那個裝滿糕點的食盒,就像捧起了自己的命。葉桓嘆了口氣,伸手搶過了她的食盒: “下車再吃。”

    “再給我吃一口……”

    話還沒說完,拉車的馬突然狂躁起來。葉桓眉心緊皺,不著痕跡地將喬染護在身後。

    那匹馬從發狂到被制服,用了不過一盞茶的時間,就在這一盞茶的風起雲湧間,喬染​​雲淡風輕地吃完了所有的糕點。

    “砰砰砰”,有人瘋狂地敲著車窗。

    她將車窗打開,敲窗的是個年紀不大的少年,模樣雖不似葉桓那般傾國傾城,美得雌雄難辨,但美得單純,美得良善,當真是美得出淤泥而不染。喬染在心中感嘆:好一朵小白蓮。如今,這小白蓮滿臉是血,渾身是傷,顯然是遭人欺負,受了重傷。為此,喬染很是心疼。她溫柔親切地問道: “公子,可是受傷了?”

    少年長長喘著氣,病比西子嬌三分。喬染看得愈加心疼,乾脆下了車,誰知少年突然舉起食指,對著喬染 “你你你……”地喊了半天。

    “我在那邊睡覺,你的馬車衝著我就跑來了,如果不是我跑得快,只怕已經被你的馬踩死了。”

    不知是少年說得不夠清楚,還是她的理解能力著實可憐。總而言之,她思考了好久,才終於聽明白他的意思——弄傷他的不是別人,正是她喬染。

    在馬路中間睡覺,喬染斷定他一定是個碰瓷的。長得這麼好看,還要碰瓷,喬染覺得他家裡一定很缺錢。老天竟給一個美少年這樣坎坷的命運,喬染頓時愛心氾濫,決定就算是被碰瓷也沒關係,於是說道: “你要多少銀子,我給你便是。”

    少年冷笑一聲: “你看小爺像是缺銀子的人嗎?”

    衣衫襤褸,灰頭土臉,哪裡都像。

    “公子。”馬車內的葉桓掀起簾幔,笑得端莊,“我瞧你這一身傷,與其說是被馬車撞的,倒不如說更像是劍傷。”

    少年愣怔地看著葉桓,而後小臉一紅,羞答答地問喬染道: “車上這位,可是你姐姐?”

    喬染聽聞此言,忍不住一聲冷笑,轉身回到車上,對車夫命令道: “阿三,我們走。”

    那少年未料她翻臉竟如此之快,趕緊出手拼了命地把喬染拖下了馬車: “你不能走,你把我撞成這樣,你得對我負責。”

    他淚光閃閃的雙眼如小鹿一般清澈,再配上這一身的傷 ……可再一想到他敢打葉桓的主意,喬染便意志堅定地甩開他的手,指著葉桓道:“睜大你的眼睛,給我好好看清楚他的喉結!”

    少年這才知道面前這位傾國傾城的 “美人兒”原來竟是個男兒身。他手腳並用地爬上馬車,彬彬有禮地對葉桓說道:“怪在下眼拙,不過,不管你們去哪兒,可否捎我一程?”

    葉桓點了點頭: “洛城,倚劍山莊,武林大會……我想我們應該是順路的。”

    “我們的確順路。”少年笑了笑,露出梨渦淺淺,“在下蘇運辰,公子名喚葉桓?”

    “是。”葉桓淡淡一笑,“還請蘇少堡主好好休息。”

    喬染湊到葉桓身邊,壓低聲音問道: “你怎麼知道他也要去武林大會?”

    “隨便猜一猜罷了。”

    “為什麼要讓他上車?”

    “為了你。”葉桓挑起眉梢,鳳眸閃過淡淡的笑意,“阿染你不是最喜歡這種眉眼乾淨生有梨渦的少年嗎?看你這般不情願,可是最近換了口味,喜歡了我?”他湊近她,壓低聲音,輕輕耳語,“若你喜歡,我們現在就可以成親的。”

    喬染怔了怔,覺得自己腦子裡炸開了一鍋爆米花。

    葉桓挑起嘴角,喬染瞬間反應過來自己又被耍了。他轉而看向蘇運辰: “蘇家堡堡主蘇昊雖一貫自詡江湖人,可這些年一直致力於發展商業,今日怎捨得讓少堡主去參加武林大會?”

    “家父最近在做刀劍生意,可苦於沒有打開市場。我此行的目的,主要是為了推銷蘇家堡打造的兵器。”他看著喬染,神情很是不屑,“我對和這種女人爭奪什麼武林盟主的位置,沒什麼興趣。”

    被叫作 “這種女人”,喬染很是生氣,正待她想要既還口又還手時,被葉桓攔住了。他問蘇運辰:“你怎知要參加武林大會的人是她,而不是我?”

    “看長相。”

    葉桓點了點頭,覺得此言有理。

     

    洛城是大夏的都城,代表著大夏的繁榮。

    五十年前,涼王親訪洛城,被此間繁榮震驚。歸國以後,他日日都拿洛城與自家平都進行對比:人家是高屋建瓴,他那是山野陋巷;人家的宮殿金碧輝煌,他那帳篷每逢下雨便有長蘑菇的奇特景象;人家的美人面若桃花、眸若秋水,他大涼的女人在草場上個個都是英姿颯爽,脫去棉衣露出的腰身各個都壯如水缸。

    涼王內心很是悲涼。

    只是這樣倒也罷了,問題是大夏皇帝還處處挑釁。逢年過節,便會差人送來賀禮,什麼西海的美玉東海的明瑯。這些東西,涼王見都沒見過,可為了面子,他卻不得不裝出一副什麼都見過的樣子。

    “這些東西在我大涼,只配裝在馬桶上。”

    事後,大涼的工匠將這些東西裝在了涼王的飯碗與臉盆上——這是藝術與奢靡相結合,極具有民族風情,得到了當朝臣子的一致好評。

    涼王為了面子,裝得很不容易。他的妃子卻不爭氣,為了爭奪一塊和田玉而大打出手。不過一周的時間,這事便經由大夏傳遍了大江南北,害得涼王徹底沒了面子。

    為了找回面子的涼王率兵攻​​入大夏。一路過關斬將,連下三城,誰料涼軍在打入谷陽城時突然水土不服,集體壞了肚子,只得撤軍。不但未帶回去一磚一瓦,還被夏軍追的丟盔卸甲,險些被人抄了家。

    所以,戰爭的結果便是洛城還是大夏的都城,一片繁華。

    喬染一眾到達倚劍山莊時,已是夕陽西下,山莊門前排了好長的隊,大抵都是趕來參加武林大會的江湖人士。有門童過來收了喬染的請柬,客客氣氣地說: “請喬幫主再等一下。”而後,他接過蘇運辰的請柬,眸中瞬間溢滿欣喜與崇敬,他對蘇運辰深施一禮,畢恭畢敬道:“蘇少堡主,請隨我來。盟主吩咐,您可先行挑選客房。”

    面對如此泯滅人性的差別待遇,喬染很有幫主風範的保持著微笑。誰料蘇運辰突然回頭看了她一眼,原本清澈的雙眸滿是高傲與不屑,像極了草原上奔跑著的 ……白眼狼。

    為了配合蘇運辰的這個眼神,喬染很有幫主威儀地翻了個白眼。

    “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葉桓鳳眸微挑: “你在罵誰?”

    “這倚劍山莊的莊主,即將不是武林盟主的武林盟主——林智。”

    “咱們朽木幫被稱為'江湖第一廢材幫派',他還記得給你寫請柬,倒也算是武林盟的文官們心細如發盡職盡責。”葉桓打開折扇,輕輕搖著,“其實,被這般對待你也沒什麼不滿的。我記得你師父還是幫主時,似乎連倚劍山莊的門都沒進來過。”

    喬染懶懶地打了個哈欠: “老頭兒告訴我,他和那個什麼靈芝是好朋友。”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剛剛那個門童為什麼要對蘇運辰那麼客氣?”

    葉桓懶懶地笑道: “蘇家堡雖成立不足十年,卻是個財大氣粗的典範。堡主蘇昊為人仗義,從不吝惜錢財,因此在江湖上聲望甚高。他的兒子頂著蘇家堡的名字而來,江湖中人自然要賣他幾分薄面。”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