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2 (一) 03:00 AM~06:00 AM 三民網路書店系統維護,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感謝您對三民網路書局的支持與愛護。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教我如何不想他(簡體書)
教我如何不想他(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元
  • 定  價:NT$192元
  • 優惠價: 75144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工作狂魔美女攝影師與寵妻狂魔投行總裁的蘇炸萬千少女的甜寵婚後日常。

    她最大的願望,就是跟他相守到老;他最大的夢想,就是實現她的願望。

    在蘇揚眼裏,即便是她獲獎的攝影作品,都不及她隨手拍攝的蔣百川的某張照片令她著迷。她沉迷於攝影,更沉迷于這個男人給她帶來的一切極致感官體驗,無論是肉欲還是精神。
    十一年前,她遇見他,也因他,她愛上攝影。
    十一年裏,她收到了他送的129部相機。
    十一年,她一直都在路上。
    在追求夢想的路上,不曾放棄,
    在跟他相愛的路上,不曾後悔。

  • 夢筱二

    晉江人氣甜寵現言作家,現居江蘇,愛吃愛做夢,感情細膩,擅長輕鬆甜寵文,筆下男女主的愛情故事溫馨浪漫。
  • 第一章 微博取關事件

    第二章 年少時的愛情

    第三章 耍大牌

    第四章 居家好男人

    第五章 香港之行

    第六章 狹路相逢

    第七章 夢想之城

    第八章 親暱

    第九章 她的願望,他替她實現

    第十章 德語故事

    第十一章 編曲

    第十二章 一生只為你守候

    第十三章 一言難盡的自戀

    第十四章 父愛如山

    第十五章 海納百川

    第十六章 結婚兩週年快樂

    第十七章 聖誕禮物

    第十八章 無須言語的默契

    第十九章 她不知道的事

    第二十章 愛是一場永無止境的旅途

    第二十一章 在跟他相愛的路上不曾後悔

    第二十二章 蘇揚 “中大獎”

    第二十三章 畫一枚戒指

    第二十四章 花式小驚喜

    第二十五章 最初的夢想

    第二十六章 青春不散場

    番外一 婚紗照

    番外二 小團子和小糖果

    番外三 童年

     

  • 第一章 微博取關事件

    落地窗前,男人長臂一伸將遮光簾拉開,清早的太陽光瞬時鋪進房間。迎著光,他整個人都沐浴在晨光裡,冷峻、成熟、性感,有男人味 ……

    他低頭,慢條斯理地扣襯衫的鈕扣,認真專注。

    蘇揚一時看入神了。

    男人突然抬眸: “哪天有空?去趟民政局。”沒有絲毫的猶豫。

    蘇揚還在神遊。

    男人見她心不在焉,定神看了她幾秒,她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鮮有耐心地重複一遍: “哪天有空?去趟民政局。”

    蘇揚回神,隔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眉心微蹙: “你說什麼?去民政局?”

    “嗯。”

    蘇揚瞅著他: “去民政局幹嗎?”

    “離婚。”男人臉色平靜。

    蘇揚怔住了,半晌後,她吐出兩個字: “理由?”

    離婚的理由。

    就算是離婚,也該由她先提出才對。

    將襯衫鈕扣全部扣好後,男人修長有力的手指撫平袖口,開始佩戴袖扣: “三個月沒夫妻生活,這理由夠不夠?”

    蘇揚: “……”

    她欲回擊兩句,張張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她只覺眼前有些模糊,景色模糊,眼前的男人也開始模糊。

     

    “姑娘,姑娘,醒醒,針管回血了!”

    蘇揚一個激靈,倏地睜開眼,牆壁上的電視機里傳來《午夜新聞》的聲音,她下意識環顧一下四周,滿眼都是吊針瓶。

    意識回籠,她是在醫院的急診輸液室。

    她白天給模特安寧拍雪天外景寫真,在冰天雪地裡待了好幾個小時,晚上回到家後,通身都沒什麼勁,半夜開始發高燒,實在挨不住,就爬起來到醫院打點滴,沒想到睡著了。

    她不僅睡著了,好像還做了個夢。

    她微微蹙眉,對,是夢。

    是夢就對了。

    雖然是夢,但夢裡有一點是不爭的事實,那就是他們的確三個月沒夫妻生活了 ……

    “我給你叫了護士,下回打點滴可要讓家里人陪著,你這要是睡著了,弄不好會出大事。”坐在她對面的阿姨把情況說得嚴重了些。

    蘇揚回神,淺笑: “謝謝阿姨。”

    還有兩瓶藥水要打,扎針的地方因為剛才她睡著了而鼓了起來,只能拔針重新紮。護士給她扎針的時候,她習慣性地想抓身邊人的手,突然意識到,身邊是個空座位。

    這時包里傳來振動聲,手機有信息進來。

    蘇揚點開手機,經紀人丁茜發來一個視頻鏈接,接著又發來一串文字信息。

    ——男色中的極品,難怪有那麼多千金名媛排隊要睡他。後面跟著一排坏笑的表情。

    蘇揚打開視頻鏈接,剛看了個開頭就按了暫停建,問丁茜:這視頻哪兒來的?

    這是紐約時間上午十點鐘在紐交所拍攝的視頻。

    丁茜:一個財經記者剛剛發在自己微博上的,轉發量瞬間過萬。哦,對了,這個記者是蔣百川的死忠粉。

    蘇揚沒再回复,點開視頻繼續看下去。

    沈氏集團旗下的互聯網公司今天在紐交所正式掛牌交易,蔣百川此番出現在紐交所是專程陪沈氏集團高層站台。

    就跟現在的導演有了新戲要上映,宣傳時就會邀請有影響力的親朋好友走紅毯、站台一樣,金融圈貌似也開始盛行這樣的風氣。

    視頻裡,蔣百川正在台上與沈氏集團以及紐交所的高層合影。他站在比較靠邊的位置,但還是吸引了大部分在場媒體的鏡頭。

    他之所以吸引媒體鏡頭不是因為他長得帥,而是因為由他創辦的海納全球投行,在今年的上半年裡,完成了 15個IPO項目、32個私募融資和併購項目,總收益565點,擠進全球頂級投行前五。

    海納的發展史、蔣百川令人矚目的金融業績,蘇揚早已如數家珍。

    視頻還在繼續播放,蔣百川不經意抬頭看向台下,凌厲又漫不經心的眼神令蘇揚心頭一顫。

    她明知這是視頻,他也不是在看她,可還是有瞬間的心跳加速。

    合影結束,今天的主角不是蔣百川,可他還是被圍住了。

    蔣百川比台上的大多數男人都高出一個頭,別人握手交談時,都是微微垂頭,就著對方的身高。

    不知道對方跟他說了什麼,他嘴角難得有絲淺笑。

    生意場上的人都說他殺伐果決、不近人情,但這個時候,蘇揚覺得,他分明又溫潤如玉,比平日里溫和許多。

    蘇揚想起以前有篇財經文章裡這麼形容過他:一個三十多歲的經過了歲月磨礪的男人,散發出的傲氣與霸氣自是渾然天成的。

    他總是把溫和與強勢融合得恰到好處,讓人察覺不出任何的突兀感。

    等她打過點滴走出急診輸液室,已經半夜一點半了。

    蘇揚把羽絨服裹緊,又把羽絨服上的帽子戴上,然後朝停車場走去。

    這個點來醫院就診,不是全家出動,就是有男人陪著,當然,像她這樣孤身一人的,也有,但不多,都是獨立又自強的女人。

    她自嘲地笑了笑。

    她回到家,房間冷冰冰的,晚上下班回家後連暖氣都忘記開了。

    開了暖氣後,蘇揚又去沖了個澡,沖完後已經兩點半了,可她丁點睏意都沒有。

    睡不著,她便去樓下便利店買了一包煙和一個打火機,出了便利店她就撕開煙盒點了一根。

    這個點,小區只有零星人家的燈光還亮著。

     

    翌日。

    蘇揚如期頂了對黑眼圈去上班。

    辦公室裡,丁茜蹺著二郎腿在等她。見她濃妝豔抹,但還是掩蓋不住憔悴蒼白的臉色,丁茜眉頭皺得比太平洋還要深。

    “揚揚,你跟賣粉的好上了是不是?”

    蘇揚把包隨手丟在辦公桌上,倒了杯熱水,才問她: “很明顯嗎?”

    說著,她摸摸臉。她其實自己也感覺今天塗抹的粉底真有點厚。

    “你抹了有三斤粉吧?”丁茜指了指洗手間方向,“趕緊給我卸妝去。”

    蘇揚無精打采地倚在椅背上: “歇會兒,累。”

    她雙手捧著瓷杯喝了幾口熱水,胃裡舒服一些 ——早上起來飯都沒吃,一路上胃疼。

    丁茜這才注意到她手背上的烏青: “你打點滴了?”

    蘇揚有氣無力地點頭。

    丁茜的電話響起,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然後直接按了靜音。

    “怎麼不接?”蘇揚問她。

    丁茜: “是安寧的經紀人,昨晚已經打過電話給我。安寧不滿意你拍的照片,全部打回來,要求全部重修。”

    蘇揚 “嗬”了一聲:“不滿意?哪裡不滿意?”

    丁茜聳聳肩,無奈道: “胸部。”

    蘇揚挑眉: “胸部?她本來就是一馬平川,還指望我給她造出兩座珠峰?”

    丁茜: “……”

    蘇揚放下水杯,登錄郵箱,點開被打回來的照片。

    照片拍完後,她全部仔細修過,不管色彩還是風格,都超過安寧以往任何一次拍的寫真。

    她這是存心找碴。

    丁茜問: “你跟她有過節?”

    蘇揚: “剛出道的一個小模特,昨天我也是頭一回見她本人,你說我跟她能有什麼過節?”

    “也是。”丁茜若有所思,突然又想起什麼,“我昨晚還看到了安寧,在晴蘭會所。”

    “然後呢?”蘇揚漫不經心地問,圈內都在傳安寧傍了方易傳媒集團的老闆陸聿城,但她對安寧的八卦一點興趣都沒有。

    “她跟……名模喬瑾在一起。”丁茜頓了一下,“會不會跟喬瑾有關?”

    蘇揚微怔,特別不願意提起這個名字,笑了笑,沒再搭話,話鋒一轉,問丁茜: “有煙嗎?”

    丁茜摸摸口袋: “沒帶。我現在已經沒什麼煙癮,可抽可不抽。你不是戒了準備要孩子的嗎,怎麼又抽?”

    蘇揚笑了: “生孩子?跟誰生?”她晃晃自己的手指,“跟它嗎?”

    “……”丁茜被噎了一下,“揚揚,我三觀不正,都是被你給帶壞的。”

    蘇揚又端起水杯,喝了幾口,然後說: “得了吧,你本來就是歪脖子樹,看什麼都是歪的,三觀怎麼正?”

    丁茜操起手邊的雜誌就砸過去: “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蘇揚兩手接住雜誌,又跟丁茜嬉鬧了兩句,而後恢復一本正經的語調: “茜兒,你還記不記得前段時間網上轟動一時的請假條?”

    “哪個?”有好幾個呢。

    “就是有個央企的女職工,說是都快忘記老公長什麼樣子,要請假去看看老公。”

    丁茜一愣,隨即點頭: “有印象,咋的了?”

    蘇揚盯著她看,嚴肅認真卻又略帶調侃: “我好像也不記得我老公長什麼樣了。”

    丁茜: “……”

    又聯想到昨天夜裡在輸液室做的那個夢,蘇揚總覺得不是什麼好兆頭,拿出手機就撥了個號碼。

    她盯著手機屏幕,直到第二十八秒,那邊才接聽。

    “餵。”聲音低沉清冽。

    “忙不忙?”蘇揚問。

    “在開會。”

    “還在紐約?”

    “剛到上海分公司。”

    蘇揚 “哦”了一聲。在上海就方便多了,她不喜歡坐飛機,可從北京到上海這樣的短途飛行倒還是可以忍受。

    那邊等了幾秒,沒等到說話聲,問了句: “童童?怎麼了?”

    童童是她的小名。

    蘇揚回: “沒什麼,就是時間長了沒聯繫,差點忘記你是我老公,打個電話確認一下。你不會也差點忘了我是誰吧?”

    “……”

    蘇揚: “開玩笑呢。”她頓了一下,又問道,“我想去看你,這兩天方便嗎?”

    “你不用過來了。”

    嗬,還真不方便。

    蘇揚沉默了。

    自從結婚後,她跟他之間的狀態比陌生人好不了多少。

    蘇揚轉念又想,也可能這麼多年,他們之間一直都是這樣。大概是現在年紀大了,她竟開始在意他對她的態度。

    蔣百川的聲音又從聽筒傳來: “我下午的航班回京,四點多到。”

    原來如此。

    蘇揚: “我去接你?”

    “不用。”沒想到他又說,“我去接你下班。”

    結束通話後,蘇揚愣了幾秒,因為夜裡沒睡好,腦袋到現在還昏昏沉沉的。

    她擱下手機,站起來走到窗邊,用力推開窗戶。

    “怎麼了?”丁茜隨即站起來,“你不會想不開要跳下去吧?!”

    蘇揚沒空回答丁茜這樣弱智的問題,看向窗外。

    天空陰沉沉的,北風凜冽,馬上又要下雪了。

    寒風灌進脖子裡,蘇揚打了個寒噤,大腦瞬間清醒不少。她用力捏捏塗抹了半盒粉的臉頰 ——疼,不是做夢。

    她回頭跟丁茜說: “蔣百川要來接我下班。”

     

    聽到蔣百川要來接蘇揚下班,丁茜沉默片刻,然後特深沉地說了一句: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蘇揚笑道: “我以為你會說他做了虧心事。”

    “這倒不至於,那麼多揚言要睡他的女人,到現在都沒睡成。”挺認真的語氣。

    她沉思了半秒,又說: “我一直都在琢磨,蔣百川會不會出軌,要是出軌,會出軌什麼樣的女人。”

    每天都面對各色美女的誘惑,至今沒有外心,這得有多大定力!

    反正她要是蔣百川,估計少不了十個八個情人。

    蘇揚眨了眨眼: “我也想知道。”

    丁茜: “……”

    她無語地望著蘇揚。

    丁茜的手機有信息進來,看完後,她嘴角抽動了一下,抬頭跟蘇揚說: “安寧經紀人發來信息,說三個小時後要收到成片。”

    “三個小時後?”蘇揚冷嗤一聲,“這麼急?她拿著修好的照片是要急著給安寧換金主?”

    “……”丁茜已經習慣了蘇揚嘴巴損、舌頭毒,也知道蘇揚肯定會重新修照片,因為安寧現在跟陸聿城在一起,而陸聿城和蘇揚之間的是是非非一言難盡,蘇揚不想生出一些麻煩事。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