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2 (一) 03:00 AM~06:00 AM 三民網路書店系統維護,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感謝您對三民網路書局的支持與愛護。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遙遙一生晚(簡體書)
遙遙一生晚(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4.8元
  • 定  價:NT$209元
  • 優惠價: 75157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人氣作者歲惟 再續 “遙遙”系列

    毒舌男主編 VS認慫小助理

    貓糧和狗糧都分不清的祁先生要買狗籠了!

    導購小姐: “請問您寵物的尺寸是多少?”

    祁敘嚴肅地指向傅薇: “和她差不多。”

    傅薇: “……”

    你是我想共度餘生的另一半,是我關於 “家”的所有想像。

     他是性格孤僻且具有強迫症的高嶺之花,

    她是神經大條且比較自我的都市女白領,

    傅薇自小暫住祁敘家,後祁敘父母過世兩人相依為命,

    雖是青梅竹馬卻在長大後紛爭不斷、漸行漸遠。

    明明我比誰都喜歡你,

    那這一生陪著你的為什麼不能是我?

    本文為“遙遙”系列文。講述了超具有傲嬌體質的男神主編祁敘與助手傅薇之間的故事。他是性格孤僻且具有強迫症的高嶺之花,她是神經大條且比較自我的都市白領,她自小暫住祁敘家,後祁敘父母過世兩人相依為命,有著青梅竹馬的情分卻再長大後漸行漸遠,兩人紛爭不斷,他卻在爭吵中逐漸開始正視自己的內心,終於敞開心扉。

     

  • 歲惟

    北大學霸!擁有超級扎實的寫作功底和文字表述能力,自寫文以來便深受讀者的喜愛,《遙遙相望矣》兩部曲自上市後便不斷收到讀者的追捧。

  • 「 Chapter 01你好,偏執狂」

    「 Chapter 02獨裁患者」

    「 Chapter 03聖誕病菌」

    「 Chapter 04倖存者」

    「 Chapter 05冬雪困境」

    「 Chapter 06墓園」

    「 Chapter 07第一順位」

    「 Chapter 08玫瑰攻勢」

    「 Chapter 09飛來橫禍」

    「 Chapter 10如果一定要投降」

    「 Chapter 11失而復得的你」

    「 Chapter 12神秘來信」

    「後記」

  • 「Chapter 01 你好,偏執狂」

     

    十二月入冬,鴨蛋青的天空暈開稀薄的天光,灑在緩速帶旁帶霜的松針上,清冷又寡淡。國道上走走停停的車輛尾氣凝結成白霧,縈繞在瀝青路面上。

    計程車從S 市的城郊出發,駛入市區後被堵住了。傅薇觀察著前面車輛冒起白霧又偃旗息鼓、涼卻又重新熱起來的排氣管,終於沒有耐心地抬腕看了看表,問司機: “還有多久可以到?”

    現在是早上八點二十三分。

    和付其譽約定的時間是早上九點。

    付其譽居住的公寓位於S市最繁榮的商業區,林立的寫字樓裡藏了一座四十層的住宅樓,鬧中取靜。白領們化著精緻的妝容,踩著十厘米的高跟鞋出入公司大樓,複印機與電梯的運作聲響隱匿在高聳的玻璃森林裡,沒有車鳴,沒有喧鬧的人群。

    傅薇翻開膝上的一沓打印紙,封面上有付其譽的一張演出照片,是從谷歌搜索到的資料,分辨率不高,但依稀能看到畫面上男人健美的身體和柔韌的姿態。旁邊附了詳細的簡介:付其譽, 1983年生,被譽為亞洲最好的芭蕾舞男演員,曾是英國皇家舞蹈團的首席舞者,現已退役。還有許多網絡百科式的星座、興趣、愛好及生平簡介。

    網絡上的論斷半真半假,還得見了真人才知道。傅薇匆匆掃過幾頁紙的 “性格與生平”,沒發現有什麼特別讓人印象深刻的。與此同時,計程車已經擺脫了堵車大流,駛入了暢通無阻的寫字樓區。傅薇看了眼路旁的綠化環境,用一支嶄新的銀夾鋼筆在紙上畫了兩畫,在付其譽的性格旁邊寫上“很懂享受”。

    一捺還沒有寫完,手機屏幕亮起,進來一條短信: “打印紙在哪裡?”

    傅薇回想了一下,回复: “被我用光了。”放下手機,她付錢下車,早上八點五十五分,看來從城郊到這裡需要一個小時。傅薇攏緊了隨意搭在肩上的大衣,呵出一口白氣。

    如果真的答應了這份工作,每天的上下班時間很成問題,而且還是零下三攝氏度的冬天,今後會更冷。傅薇粗略想了一想,把手裡的資料扔進大樓門口的垃圾箱。

    給她開門的是一個穿著灰色薄毛衣的男人,開領的設計讓人看得出他肌肉勻稱的身材,面容卻有些憔悴,令整個人顯得消瘦而蒼白。

    傅薇試著喊了聲: “付先生?我是傅薇。”她禮貌地向他一笑。

    男人笑容溫和,把她引進玄關,找話題與她聊起來: “你很準時,傅小姐。”

    傅薇瞥了一眼手錶,早上九點整,誤打誤撞,幸好沒有遲到。付其譽的親和讓她好感倍增,放鬆下來開了個玩笑: “我還以為應門的會是用人。”

    付其譽低頭一笑: “我一個人住。”

    付其譽的家陳設簡單,巴洛克風格的地板簡潔乾淨,柚木和橡木的材質溫和而有質感,客廳盡頭的落地窗佈簾被挽起,清晨的一束暖陽透進屋子裡,讓位於二十一層的公寓有種接地氣的踏實感,除此之外,整潔得纖塵不染。

    付其譽給傅薇倒了杯咖啡,在純白的沙發上坐下,見她的目光還停留在他的家居裝飾上,友好地發問: “覺得太簡單了?”

    傅薇意識到自己的冒昧,謝了一聲,略帶歉意地一笑: “家裡住著一個一模一樣的偏執狂,來到這里賓至如歸。”

    淡淡的咖啡香瀰漫在客廳裡,付其譽正取過茶几上準備好的合同不經心地翻著,聽到她的措辭微微一怔,偏執狂。

    才第一次見面,傅薇毫不拘謹。付其譽跟她閒聊了幾句,慢慢意識到他面前坐著一位自來熟的女士。

    “付先生為什麼會找我當你的自傳作者?”從寒暄中繞出來,傅薇直入主題,開宗明義,“我只是個財經記者,沒有接觸過傳記文學。”

    她的表情有些嚴肅。付其譽理了理手中的打印紙,沒有拐彎抹角: “我看過你的一篇戰地報導,2009 ,中東。 ”

    這回輪到傅薇短暫地一愣,她大學畢業後曾經去中東戰場當過兩個月的戰地記者,後來因為家人不同意而不得不轉行,做經濟類報導。兩個月的時間裡,所寫的稿件數量有限,且多是通訊稿,她並不認為會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她不知該怎麼接話,付其譽耐心地等著她的回复,氣氛一時有些尷尬。

    茶几上的手機不合時宜地一震,又一條短信出現在屏幕上: “膠帶或者不粘膠?”

    傅薇有些煩躁,迅速地給他回了一句: “自己找。”

    一直安靜的付其譽注意到她微妙的表情變化,指了指她的手機: “另一個偏執狂?”

    傅薇沒料到他會這麼八卦,尷尬地點了點頭: “嗯。”

    “你丈夫?”付其譽看起來很有興致。

    傅薇局促地抿了抿唇,手指刮了刮咖啡杯的杯壁,深吸一口氣,答: “……我老闆。”

    付其譽點到為止,沒再深究,開始聊他從發現她的報導,到了解到一些她的文學作品,再到決定邀請她作為他自傳主筆作者的過程。

    傅薇打斷他: “文學作品?你是指我大學時代發表在傳統刊物上的散文詩?”

    付其譽點頭肯定。

    傅薇簡直要崩潰,那都是滿滿的黑歷史!跳芭蕾的男人審美水平異於常人?傅薇不可置信: “我不認為這些文字能證明我的傳記寫作能力,並且我本人對這項委託並沒有信心。很感謝您對我的賞識,我想我也許無法勝任這份工作。”

    付其譽年近三十,即使保養得不錯,笑起來仍有細微的笑紋漾在眼角: “傅小姐是認為自己沒有能力,還是不願意出任?”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