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有間湯藥鋪(簡體書)
有間湯藥鋪(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元
  • 定  價:NT$192元
  • 優惠價:87167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今天開始喜歡你》《你這樣很容易失去我》新晉人氣作者 紀出矣 全新力作

    不同的靈魂在阻止愛情這件事上不起作用

    “可是我真有病。”
    “我真有藥。”

    在夜和黎明
    有夢境的魘浮現
    在找自己的過往
    ——論兩個活了萬八千年的老怪物的現代日常

    古老的宅院合著香暖的風,一股腦兒的撲進半敞的窗櫺中,
    窗簾輕輕輕輕的卷,青絲慢慢慢慢的纏。
    誰先笑出聲的,不記得了。
    誰先吻了誰的唇,也不記得了。
    只知道花紅柳綠,春日正好。唇齒交融,豔色無邊。
    還有比這更撩人的嗎?

  • 紀出矣

    新銳暖萌怪才,文風柔軟與詼諧俱在,玻璃渣與糖並存。
    代表作:《今天開始喜歡你》《你這樣很容易失去我》 
  • 楔子

    在鹿城,墓梳巷是個很有意思的地方。巷子前窄後寬像副棺材,胡同是死的,丈寬的過道房舍頂上都種著療愁花,每逢旦桂兩月都能嗅進一鼻子的清香。有人說,這氣味,可以使人忘憂。

    墓梳巷不起眼兒,房舍雖不及秦磚漢瓦華貴,到底帶著青石磚板留下的古意。清朝初年,這裡還開著一水兒的棺材鋪,神燭店,據說胡同最裡面還有處廟宇。廟不大,香火倒是旺盛的緊,裡頭供的是陰司的孟婆。結果趕上雍正爺駕崩那會兒,有傳是誤食丹藥所致,朝廷四處打壓道教,守廟的道士都脫了道袍,空下來的廟宇也就跟著賣了,改成了湯藥舖。

    買鋪子的可巧也是位姓孟的,個頭兒不高,眉目清秀,筆直站在巷口的模樣端得十分氣質。雖不知來頭,也能看出跟這巷子裡的小門小戶是不同的。

    這是位肚子裡很有筆墨的女掌櫃,話不多,也不愛示人,眾人看不出她的年紀,便常以孟掌櫃的為稱。

    孟掌櫃的在 “ 死人” 巷子裡掙活人的錢,治得好的就看病抓藥,治不好的就順手一指街頭巷尾,讓人隨便找家鋪子備棺材。

    後來,洋車代替了兩條腿,蹬腳拉活兒的也都改了營生。一時星辰交替,時代變遷。買賣香燭的自然也跟著做不下去了,唯剩下幾個做死人生意的手藝人,還在周而復始的跟一卷一卷的木頭屑子過活。

    他們仍舊交代後世子孫堅守著過去的那點舊氣,那份講究,仍舊在舍頂種著療愁花。

    療愁花又名忘憂草,是孟婆娘娘的本尊花。但是總有新時代的不肖孫兒唱反調的告訴他們,忘憂草現在都改叫黃花菜了。

    摘下來,曬乾了,可以用來涮鍋和燉肉,湯底鮮鹹醇香。

    這可真要了老命了。

    再到後來,墓梳巷的店鋪賣了個七七八八,只餘下幽深裡的那處無名無匾的湯藥舖子,還在風過歲沉的古巷裡,熬著一鍋藥花混雜的陳年老湯。

  • 第一章:住得都是些什麼玩應?

    第二章:沒有爸媽出來打死她

    第三章:落架的神仙不如妖

    第四章:我去!和 誒我去!

    第五章:背點東西也不容易

    第六章:過氣 '鬼見愁'

    第七章:對不起我有大舌頭

    第八章:死鬼的愛情

    第九章:日子難過

    第十章:老師說要家訪

    第十一章:千瘡百孔深深深藍

    第十二章:何處是吾鄉

    第十三章:醬油,陳醋,二兩米

    第十四章:奈何一夢,一夢奈何

    第十五章:你真的有病,我真的有藥

    番外:孟奈何的奈何喬

     

  • 第一章  住得都是些什麼玩意兒?

     

    【摘要】

    “你甭琢磨著糊弄我了,要是再不出去,我就跟你兒子說,房子住的不安穩是你媽回來看你了,讓他把墳遷回老家,我就不信你還敢坐高鐵回來。 ”

     

     

    查電錶的小姑娘唐池又矗在巷子口不敢進去了。

    按理說,這種例行公事的檢查是很正常的,進了屋,開了表,抄個字兒,就可以再到下一家去了。

    讓唐池犯難的是,這次要查的這家,實在有點邁不開腿。

    位於鹿城中央街墓梳巷最裡面的孟家,時至今日還在門口掛著兩盞白面美人的燈籠。兩層樓高的大宅收著一處小院兒,白天看上去還有點古意,放到晚上就顯得鬼氣森森了。

    唐池第一次來的時候就是晚上,仗著膽子大,不信邪,風風火火地衝進去以後,抬眼就跟一個梳著雲鬢穿著紫袍的女人打了個照面兒。

    女人的面皮很白,頭髮很黑,兩隻手揣在袖子裡,正認認真真地盯著一口深斗大鍋發呆。鍋子裡還熬著不知名的東西,說不出來什麼味兒,反正不好聞。

    那一天的孤燈古院,和迎面吹進鼻子裡的舊木滋味,透著一股老掉牙的瘆人陰氣。

    唐池連電本都跑丟了。

    今天她特意挑了個艷陽高照的午後。

    上個月的電錶是孟宅的管家秦叔幫忙抄給她的, “管家”,這戶破宅子好像就喜歡用這種老派的稱呼。老到好像大清還沒亡,慈禧還在世,端水遞茶的都該是丫鬟小廝,不知道今夕何年一樣。

    真他媽邪了門了。

    唐池不知道這次還能不能看到秦叔,冒著汗的手心捲起又鬆開,鼓了好幾次勇氣,也只夠戰戰兢兢地登上門前的三塊兒石階。

    孟家的大門剛好就在這個時候打開了。

    開門的人對她說: “喬爺看你站了好一會兒了,讓進去坐坐呢。”

    唐池一聽腿就軟了,一句: “你們宅子裡住得都是些什麼玩應?門都沒開,檻都沒邁,他怎麼知道外面有人?”

    想問,又沒來得及問出口。

    她很快就在敞開的大門中,看到了用人口中的喬爺。

    熙光廊下,身姿筆挺的男人正在點煙,修長的手指在嘴邊抬起又放下。大概是聽到了她進來的腳步聲,微側了頭,奉獻了一點兒視線。

    “我是這家的賬房,喬衍。 ”

    喬衍的髮色是染出來的棕栗,髮絲清爽,劉海兒也不遮眼,腕上的 OMEGA 表是今年的新款。但是他身上穿的卻是件青袍雲紋的大褂兒,料子精細又考究。

    唐池又是一愣,自從進來這間見了鬼的宅子,她常常都是這副弱智一樣的表情。

    住在這裡的人太喜歡用一種隨意的狀態活在舊時光裡,以至於她都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活錯了年代。

    喬衍應該是習慣了 “外面人”進來以後的反應,在唐池的工作牌上掃了一眼後,無甚波瀾的說:“唐小姐嗎?電錶在屋裡,是你自己去查,還是找個人陪你去?”

    音色好聽,但是,懶。掛在嘴角的笑容,溫和又敷衍。

    唐池模糊記得自己好像是答了一句: “讓秦叔跟我一起吧。”直到機械的抄回電錶,腦子裡還是渾渾噩噩的一團。

    唐池出來的時候他還坐在那裡,煙已經抽完了,玻璃煙灰缸的旁邊擺著一盞香茗,茶香混著煙氣。就放了一杯,明顯不是用來待客的,就是自己喝。

    他也沒有要跟她攀談的意思,也不逐客,眉宇舒展,彷彿很愛這份悠閒。

    唐池的腳底板再次在門口踟躕了起來,這次不是不敢進,而是不想出了。

    她還是鬼使神差的問出了那句。

    “剛才……你是怎麼知道,我在外面的?”

    她是真的好奇住在這間屋子裡的人到底都是些什麼奇人異士。當然,她敢問出這句話,也是仗著這會兒是白天,仗著面前這個看上去漂亮溫和的男人,有影子。

    喬衍的回答卻出乎意料的隨意。

    “看的。”

    “看的?”唐池大吃一驚:“怎麼看的?!”

    他們不會真跟老話說的住在古宅里的道士術士一樣,能開天眼會通靈異吧?

    喬賬房很有幾分興味的將身體側向一邊,示意她去看正廳。

    “用眼睛看的。”

    廳內一張曲尺櫃檯上,正對著沙發擺著一台顯示器,一個頁面六個視頻框清晰的轉投著孟宅幾個角落的情況,其中就有一個是正對著大門的。

    “你,你們家怎麼裝了這麼多攝像頭?!”

    “開店做生意的多安幾台監控有什麼奇怪嗎?”

    是店,肯定就有外客上門。外客,就難免有手腳不干淨的。只是孟家大宅常年無名無匾,讓人總是不記起,這其實是家中藥店了。

    唐池也知道喬衍這話說的沒毛病,又隱約覺著,還是哪裡不對,嘴裡冒出的疑問更多了。

    “那你們店裡的人……為什麼都做古人打扮?還有上次那個女人……”

    “那是我們掌櫃的。”

    “掌櫃的。”唐池跟著念了一遍,這稱呼也夠古的。“今天怎麼沒看見她出來呢?”

    “我看你們裡面擺的還是曲尺櫃檯,那些櫃子都有些年頭了吧?世代傳承的?”

    “你們家電錶走的字兒也不多,平時不會還在點蠟燭吧?”

    “你這身兒衣服倒是挺好看的。是你們掌櫃的逼你穿的還是自己願意的?”

    喬爺的耐性用完了,嘴角一彎一笑,只回了一句: “ 管得著嗎? ”就回身進了屋。

    唐池還是每隔一個月就要查一次電錶,幾次過來都沒再見過那個奇怪的女掌櫃。

    她多半是秦叔招待的,偶爾是喬賬房。

    喬賬房並不如他的長相那麼好相處,甚至有些怪。天氣晴好時,她才能看到他搬著把太師椅在廊下吞雲吐霧。紅盒子的萬寶路被他放在左手邊一抬就能觸到的小几上,高興時,會跟她說幾句不親不近的話,聊幾句不咸不淡的天。

    你在煙光薄霧裡看他,也猜不出多大年紀,一時像二十幾歲,一時又像是活在另一個歲月中很久很久的人。

    唐池聽裡面住著的老人說,孟家的門面百十來年都是女掌櫃的當家,開始的時候挺熱鬧,賣過幾次之後就冷清了。現在的孟家掌櫃不管外場的事兒,鋪子裡的大事小情都是喬賬房出面打理。

    喬賬房跟女掌櫃的關係卻一點都不好,他們經常聽見她跟喬衍吵架,說話的聲調不高,溫溫吞吞的,喬爺脾氣上來時也連名帶姓地叫過她孟奈何。

    孟掌櫃的不愛言語,人卻是蔫蔫的有主意。

    喬衍看著不溫不火,生起氣來不達的目是誰也別想好過。

    有一回,孟奈何把他從法國奧比昂酒莊帶回來的干白給砸了,被喬爺拎著衣領子扣到車上,扔到了高速公路上。

    她也不是省油的燈,說話就把車窗砸個稀爛。

    說到底,這兩個東西都有點渾不吝,要不是有秦叔兩邊周旋著,指不定得打成什麼樣兒。

    不過喬衍,也實在不像個缺錢的主兒。就看他身上穿的、用的,這得花多大的錢才能請到這麼一尊佛?

    外面的人還說,孟家湯藥舖是有點兒說不清道不明的地方。因為他們總見不到有客人上門,他們的店還能長久不衰的擺在那裡。

    有 ……幾百年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