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2 (一) 03:00 AM~06:00 AM 三民網路書店系統維護,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感謝您對三民網路書局的支持與愛護。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捕風捉影(簡體書)
捕風捉影(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5元
  • 定  價:NT$210元
  • 優惠價: 7515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提刑司副使”聯手“毛躁狩獵女”
    破宗宗燒腦懸案,解離奇身世之謎

    白狐自皇室珍藏神秘畫像中出走,
    京中聞生古怪命案,血洞、獸爪、淩亂的腳印,
    眾人紛紛猜測,兇手是——狐妖!

    京中聞生古怪命案,血洞、獸爪、凌亂的腳印,眾人紛紛猜測,兇手是 ……狐妖!
    副史大人還沒來得及拍驚堂木,竟有 “狐仙”自動送上門!
    不為自首為 ……幫忙破案?萌捕查案,一不小心抓回個蠢萌“狐狸精”!
    她一心學探案,每天跟著團團轉,他一心找玉枕,時不時的就來撩下妹:

    “等等,我看到你眼睛裡有……”
    “什麼?”
    “哦……有我。”

    餵!這麼撩妹犯規的啊!
    自那日酒後誤吐真言,被欺壓已久終於覺得能翻身了的姑娘開始扳手指數: “從現在開始,你只許對我一個人好,要寵我,不能騙我,不許騙我、罵我,要關心我……”
    忍無可忍的副史終於打斷: “閣下何不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什麼意思?”
    “你咋不上天呢?”

    當身世成謎,殺機四伏,她為給他一線生機,不惜以身犯險,親引殺手,他卻在危急時刻及時趕到,替她擋去致命一刀。

    “這一刀你打算怎麼還?”他溫柔撩妹。
    “……你想讓我怎麼還?”她小鹿亂撞。
    “以……三厘的利息,按月還銀子吧。”

    喂!以身相許才是正確的展開方式好嗎!

  • 麥小冬
    紅袖添香風尚閣簽約作者,代表作品:《就是要吃窩邊草》、《好想喜歡你》、《緣來就是你》、《悔婚陣線聯盟》等,《好想喜歡你》曾獲2015北京市優秀作品獎、2016互聯網出版物獎勵扶持,《緣來就是你》入選第二屆網路文學雙年獎。已出版作品:《就是要吃窩邊草》、《好想喜歡你》、《捕風捉影》等。
  • 第一章 ·白狐凌波

    第二章 ·案中之案

    第三章 ·婦人之心

    第四章 ·紅白喜事

    第五章 ·孺子可教

    第六章 ·故人遺骸

    第七章 ·愛故生憂

    第八章 ·身世之謎

    第九章 ·請君入甕

    第十章 ·幽州台歌

    第十一章 ·綠袖其人

    第十二章 ·亡命之徒

    第十三章 ·誰家新婦

    第十四章 ·美人宜修

    第十五章 ·杜婆問案

    第十六章 ·互訴衷腸

    第十七章 ·誰是細作

    第十八章 ·送他登天

    第十九章 ·奎子之死

    第二十章 ·君君臣臣

    第二十一章 ·棋局收官

     

  • 第一章 ·白狐凌波

     

     

    冬日里的第一場大雪過後,城中出了樁蹊蹺的命案,一時間流言四起。

    案發現場除了血洞、獸爪、凌亂的腳印外,一無所有。

    雪又下了起來,萬寒旌一邊往提刑司走,一邊將身上的積雪撣落,他幾乎可以想像到,明日傳言會有多麼離譜。

    自數月前聖上命人四處找尋古畫上那隻離奇消失的狐仙始,各地便開始發生離奇的命案,傳言死者生前都曾言語上對狐仙大為不敬,因此狐仙才從畫中走出,親自給這些人教訓。

    誰知還沒走到提刑司,已有人尋過來,見著萬寒旌時臉上的驚駭之色還未消: “禀……禀告副使,狐仙抓到了!”

    聖上那幅古畫一直懸掛在他的寢宮之中,除了貼身太監,連一般妃嬪都不曾見過,萬寒旌自然也不可能見過,但數月前畫上的所謂狐仙離奇消失之後,各地都收到了狐仙出走後那幅畫的拓本,當時張聰還特意叫萬寒旌一同看過,可畫上只剩下雪地和枝頭的蠟梅,如同一幅還未畫完的殘卷,怎能從中虧得所謂的天機?

    沒想到命案剛出,就有百姓自發抓來了一名女子,雖說是抓,但所有人對她倒還頗為禮遇,連 “狐妖”都不曾喚一聲,人人稱之為“狐仙” 。

    提刑司正史張聰將畫卷拓本遞給萬寒旌,示意他再看一次。這樣的殘卷無論再看多少次,都不會有什麼新的發現,但萬寒旌還是接過來瞟了一眼,便望向堂中佇立的女子。只見那女子渾身白毛緊裹,頭上還戴著頂灰棕色毛帽,面容清秀,倒也說不上艷麗,眉宇間並未有纏綿魅惑之意,反倒有幾分英氣,一雙明亮清澈的眼睛就這樣坦然迎視著他的注視,居然是萬寒旌先收回了目光。

    事情尚未定論,其實不好將人扣押在此,更何況若她真是所謂的狐仙,困也困不住,張聰看了一眼萬寒旌,示意他問話。

    但這話該怎麼問?萬寒旌尚在斟酌,倒是那女子主動開口了: “不知民女所犯何事,竟勞動臬司大人親自審問?”

    她聲音清脆爽朗,並無絲毫扭捏。萬寒旌微笑起來: “你是何人?為何被人送至我提刑司?這些你都不曾交代,反倒問起臬台大人來,本官竟不知還有這等道理。”

    聽完這話,女子也笑起來: “不知大人以為民女為何人?”

    頭一次遇到被審問還能如此從容之人,偏還是個女子,萬寒旌放鬆了身子靠在椅背上,瞇起眼睛看著她,若不是他從不信鬼神之說,倒真會以為她是那所謂的狐仙了,否則一般女子遇見這種事,早被嚇破了膽,哪還能如此淡然。

    張聰顯然有些猶豫,幾次三番看向萬寒旌,萬寒旌只得傾身過去附在他耳邊輕聲說了一句: “還需斟酌。”

    這不是廢話嗎,張聰白了他一眼,萬寒旌攤手錶示您身為正史都沒法子,我區區一介副使又能有什麼辦法?

    許是他們眼神交流的時間過長,堂中那亭亭而立的女子居然不耐煩起來,英氣的眉頭一皺,問道: “你們打算從何處著手偵查此案?”

    萬寒旌一愣,再望過去頓時覺得這女子 ……好像不似起初看到的那樣英姿姿颯爽,而顯現出一種稚氣未脫卻強裝英華內斂的樣子。

    “死者側喉處的兩個血洞,難道你們以為是凶器留下的傷口?難道不覺得像是獸齒印? ”那女子一副恨其不爭的模樣,“兇案現場都有那麼明顯的獸爪痕跡,為何不見你們封山?”

    這 ……連張聰都覺得費解,提刑司尚且還未有所定論,身為嫌犯,她反倒著急起來,也不像是著急給自己洗清嫌疑的樣子,怎麼看起來還有點……興奮?

    萬寒旌已經徹底了然,忍著笑意問道: “你究竟是何人?”

    終於問了啊 ……女子一副“其實不想告訴你”的模樣,萬般不情願地自報家門道:“顧凌波。”

    回答得還真簡潔啊,萬寒旌搖了搖頭。那顧凌波還在追問: “你們打算從何處開始查起?再這樣拖延下去,雪地上的痕跡會被新雪遮蓋住,還怎麼取證?”

    萬寒旌再次搖了搖頭。張聰已經聽不下去了,留下一句 “你全權處理”便起身離去。

    顧凌波愣住: “這……這就審完了?”

    “未曾,”萬寒旌溫和地問她,“姑娘還有什麼想審的,不妨一次說出來,小民也好一一禀告。”

    他如此一說,顧凌波鬧了個大紅臉,終於意識到自己的話似乎不太妥當。萬寒旌不再理她,叫來人吩咐道: “把人帶下去,傳那幾個將她擒來之人。”

    此話一出,顧凌波立刻發作起來,她三兩下甩開奉命前去將她帶走的幾名粗壯大漢,眼看就要朝萬寒旌撲過來,然後 ……

    被撂倒在地上。

    她仰倒在地上,雙眸中盡是難以置信。萬寒旌將捉住顧凌波右手手腕的手遞出去,立刻有人上前來接應,可顧凌波哪肯輕易就範,掙扎著想脫身,但她明顯低估了眼前這位說話溫和,總一副笑模樣的副使。

    萬寒旌幾乎毫不費力地就將人遞送過去,嘴角還噙著笑感嘆道: “姑娘這方向感不太好啊,怎麼總往本官懷裡鑽?弄得本官都要不好意思了。”

    嘴裡說著不好意思,做的事卻好意思得很,顧凌波還要說話,他直接上手在她啞穴上一戳 ……

    ……

    人終於被帶下去了,這時一直站在他身側的衙頭施人仰上前來準備把兇案現場的發現同他說一遍,然而此刻萬寒旌卻並沒有聽他說話的打算。

    他正托著下巴瞇起眼睛望著方才顧凌波被帶下去的方向,十分滿足的樣子。

    施人仰一肚子話頓時被堵在喉頭,半天才憋出一句: “副使年輕有為,其實早該娶親了。”

    但萬寒旌似乎並沒聽進去他的話,只是被他忽然出聲打斷了思緒,喚人過來淡淡地吩咐了一句: “守夜的人手再減幾個,放她走,記住,小心點,別被她發現了。”

    來人領命而去,施人仰道: “副使的意思是……”

    萬寒旌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

     

    事情得從六日前說起。

    臘月裡第一場雪,悄悄地落了一夜,積了寸餘厚,白花花的耀眼睛。

    就在這雪夜,城中竟然出了樁命案。

    豆腐舖的老張鰥居多年,前陣子總算攢夠老婆本,打算再次娶親了,誰知就在娶親前幾日出了事。

    即將過門的老張媳婦這日來鋪子裡幫忙,小攤小舖開攤兒早,老張媳婦映著雪色就過來了,她來時連六姑娘都還沒開攤兒,整條東街就只有老張豆腐這一家開了門。許是起得太早,老張趴在桌上小憩,老張媳婦心疼男人,並沒有吵醒他,悄悄把活都乾完了,等到天徹底大亮,東街所有的鋪子都開門了,老張還趴在桌上,豆腐攤也開始忙活起來,老張媳婦一個人忙不過來,就去叫醒老張,結果手剛推過去,老張就側著倒下去了。

    老張那位即將過門的媳婦兒哭得差點抽過去,好歹被人勸住,回屋子裡歇息去了。老張的屍身還躺在倒下去的地方,仵作正在忙活,萬寒旌走近時他頭也沒抬,直接開口道: “妙哉,妙哉!”

    仵作邱奎子真是個妙人,素日無事時,他總一個人蔫在角落,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但一出命案就比誰都精神,提刑司裡沒一個人和他要好,說起來 ……萬寒旌算是他唯一一個願意打交道的活人。

    這種另眼相看好像也不是那麼讓人感到愉悅。

    底下人已經在朝萬寒旌使眼色了。

    這群沒大沒小的傢伙 ……

    萬寒旌先看了老張媳婦的口供,說是兩人原本定在今日成親,誰知皇曆上今日不宜嫁娶,只得延期,但黃道吉日還沒挑好,老張豆腐鋪又忙,於是她也顧不上還沒成親,便經常過來幫忙。

    口供一看就有問題,挑日子前最先看的就是皇曆,既然皇曆上說今日不宜嫁娶,又怎會原本定在今日成親?

    但人都已經哭暈過去了,身為一個憐香惜玉的副使,萬寒旌決定先去看看老張的屍身。

    “除了側頸這兩處明顯的血洞外,並無其他外傷,全身血已被放乾,周圍雪地卻毫無血漬,”說完邱奎子興奮地抬起頭,看向萬寒旌問, “妙不妙?”

    果真是 ……妙。

    萬寒旌蹲下身去查看,雪地裡非但沒有血漬,屍身周圍除了右側明顯的女人腳印之外,連異常腳印都沒有。

    邱奎子順著他的目光看向那些反复凌亂的腳印,很快補充道: “和老張媳婦的繡花鞋比對過,一樣。”

    他只說 “一樣”,並沒說“是她”,萬寒旌點點頭,目光再次落在老張側頸那兩處突兀的血洞上。

    “還有一處,”邱奎子抬手指了指老張原本趴著的那張桌子,“來看看,十分有趣。”

    桌上居然有雪水融化的痕跡,看形狀 ……獸爪?

    還真是十分有趣。

    萬寒旌站起來,習慣性地伸出食指點了點眉心,身後忽然傳來熟悉的笑聲,他循聲回頭,果然見施人仰踏雪而來。

    “請副使安。”施人仰懶洋洋地行了個禮。

    萬寒旌瞇起眼睛道: “你日子過得比本副使還逍遙啊。”

    施人仰謙虛道: “哪裡,哪裡。”

    萬寒旌已經一腳踢過去,剛好落在他的大腿處: “這裡。”然後腿放鬆下來,又一腳踢在他小腿處,“還有這裡。”

    施人仰連忙作揖: “息怒,息怒。”

    邱奎子已經驗完屍,就像完全沒聽見他們鬧出的動靜一樣,收拾好箱子準備離開。萬寒旌見邱奎子準備離開,就上前拍了拍他的肩,他什麼反應都沒有,徑直走了。

    施人仰素來和邱奎子不對付,裝作什麼都沒看見,待他走後才問萬寒旌: “聽說張臬台一早就來了?親自過問這個案子?”

    “看看。”萬寒旌將老張媳婦的口供遞給他。

    東街除了老張豆腐,其他店鋪都已經陸續打烊了,這裡出了命案,生意自然好不到哪裡去,六姑娘看門庭冷落,也早早就收了攤。老張的屍體被邱奎子帶走,現場其實沒什麼可看的了,但萬寒旌照例是要在兇案現場再待會兒的。

    雪還在下,飄飄揚揚落在之前踩出的腳印上,不多久便將腳印都覆蓋了。施人仰看口供看得很慢,越看眉頭鎖得越深,在他看口供的這當口,萬寒旌只覺得腹中餓得難受,可惜六姑娘已經收攤了,他只得站在原地搓了搓手: “現在可知道,為何張臬台會親自過問這個案子了?”

    施人仰放下口供,嘆了口氣道: “看來上頭給臬台大人很大壓力。”

    萬寒旌幽幽道: “所以你要抓緊時間。”

    “我?”施人仰訝異道,“關我何事?”

    “食君之祿,擔君之憂,應該的,”萬寒旌拍拍他的肩,“你有什麼沒想明白的地方大可留在這再仔細看看,我還有事先走了。 ”

    施人仰: “……”

     

    之後,施人仰又去了一次東街,回來萬寒旌便問他: “現場有何發現?”

    問的是有何被刻意掩藏,卻難逃他眼的新發現。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