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初初喜歡(全二冊)(簡體書)
初初喜歡(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65元
  • 定  價:NT$390元
  • 優惠價:75293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戀愛就像是鑽石一樣,如果沒有打磨就沒有光澤。”

    她是鑽石切割師,低調且技術宅;他是珠寶商巨富,害羞且帝王冷。
    一起鑽石掉包案,拉開了外資珠寶公司的爭權之戰。

    他是傳說中的高冷帝,卻因年少時匆匆一瞥暗戀十年。
    傾其所有也要護她周全,從情竇初開到高甜虐狗。

    當愛情也有工匠之心,一生就只愛一個人。

    在安特衛普你不得不承認,這是女人的天堂,而這里只有兩種女人。一種是買到鑽石的女人,一種是沒有買到鑽石的女人今天,你可能認識第三種女人。那個女孩,是這座古城里唯一被總理授予證書的亞裔切割師。


  • 羅小葶

    飛魔幻主編。圖書策劃人,短篇小說作者。
    曾出版:《Hey,我真的好想你》。
    已簽約出版作品:《柏林,也許不相逢》《最佳天后》等
    常年寫雜誌短篇,其中《匠心》《柏林,也許不相逢》《常以年年春草綠》《溫暖的文藝青年》已賣出影視版權。
    於國內外雜誌報刊寫短篇故事,常見《愛格》《花火》《小說繪》等。
  • 目錄(上):

    第一章 光之山心

    第二章 仙希之心

    第三章 非洲之星

    第四章 希望之心

    第五章 戴比爾斯世紀之心

    第六章 斯坦梅茲之心

    第七章 維特爾斯巴赫之心

    第八章 永恒之心


    目錄(下):

    第一章 永恒的音樂

    第二章 永遠的光環

    第三章 初心

    第四章 芭蕾舞者

    第五章 一生只愛一人

    第六章 愛如生命

    第七章 蒂芙尼早餐

    第八章 赫本的婚禮


  • 楔子:躲在門縫里愛你

    座落于斯德爾德河畔的古城安特衛普,有一條鉆石街。

    那條街上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居然就是切割大師。


    第一章 光之山心


    1

    初一想了一夜也沒想通自己到底怎么得罪高木的。

    將入公司后近半年來大大小小的事情從頭到尾梳理了一遍,明明和高木接觸的機會甚少,怎么不幸的事情就落在了自己的頭上?可從人事部傳來的可靠小道消息稱,是高木在人事經理那兒提了意見,然后她才被調職的。

    找工作是為了生存,找到自己熱愛又賺錢的職業才叫生活。初一剛剛邁進生活的小光環,卻遭到了致命的打擊。俗話說,不打勤的,不打懶的,專打不長眼的。

    第二天一大早,初一照例第一個到辦公室,清理了凌亂的廢紙,又整理了工作室里擺放不齊的顯微鏡、套架、劃線筆等。估摸著時間,她給部門老大馬丁沏了一壺大紅袍后才打開最角落的電腦,那是她的位子,是馬丁專門弄來讓她瀏覽、咨詢、做記錄用的。

    馬丁是一位來自意大利的專業工藝師,是初一在思比嘉珠寶公司的直屬上司。半年前,初一成功進入思比嘉,懷揣著對珠寶的熱忱以及深厚的專業知識加入了馬丁帶領的技術部。

    馬丁對中國文化相當熱衷,大紅袍是他最熱愛的茶葉之一。

    過了五分鐘左右,馬丁一如既往穿著隨意的衣衫出現在工作室。看見初一的時候,他驚奇地“咦”了一聲,又瞄了一眼辦公桌上冒著熱氣的茶杯,沒像往常那樣一頭鉆進辦公室,而是笑瞇瞇地問初一:“你不是應該去店里上任嗎?”

    不提還好,一提這事兒初一心里那股委屈勁兒就上來了。她眼眶頓時紅了一圈,吸吸鼻子,像小孩子鬧別扭一樣,說:“我不去,憑什么調我走?就算我得罪了高木,也不該這樣假公濟私呀。”還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

    馬丁見初一這副要哭不哭的樣子,沒心沒肺地“哈哈”笑了起來,用蹩腳的中文安慰她:“也沒說不讓你回工作室,只是讓你去一兩個月,你就當作是去玩,玩膩了再回來就是。”

    沒想到這次連老大都不幫她,初一更委屈了,噘著嘴巴不說話。

    馬丁依然笑呵呵的,也不說什么安慰的話了。很快工作室內其他同事陸陸續續地來了,大家見到初一,也都好奇地問她為什么還不去店里報到。嘴巴最貧的一個男同事似乎覺得逗弄初一好玩,還賤兮兮地說,一定會幫初一好好地保存她電腦里的‘營養鈣片’,絕對不讓其流出去。

    初一翻白眼,越發覺得這群家伙純屬養不熟的白眼狼,也不看看這技術部里一個女人都沒有,平時都是誰幫他們打掃衛生,跑腿當小廝,跟伺候祖宗似的伺候他們。

    既然如此,此處不留爺,爺就瀟灑而去吧!初一狠心別過頭,開始整理自己的私人物品。

    她慢吞吞地收拾完,見大家不搭理自己,便連一句“再見”也不想說,掉頭就要走人。

    馬丁突然從自己的辦公室門口探出個腦袋,神秘兮兮地喊她:“Girl,come on!”

    難道老大改變主意了?!初一大喜,趕緊竄進了馬丁的辦公室。

    然后馬丁磨嘰半天,才從抽屜里摸出一個精致絲絨盒子遞給她,特爺們兒地說:“來,送給你的。”

    初一大喜過望,趕緊接了過來,絲絨盒里安靜地躺著一條閃閃發亮的三爪鑲的鉆石項鏈。

    不可能!平時沒見馬丁這么大方過。果然,她把項鏈拿到手里時就覺得不對了,雖然項鏈上的這枚鋯石的切割面廣,切工、拋光度都是上等,但拿到手里仔細一看,依然能看到棱部的重影。

    做領導的也不能這么忽悠人吧,當她是瞎子?初一原本一臉驚喜馬上轉變為嫌棄,儼然一副財迷相。

    馬丁可不樂意了,不滿地數落起初一:“總部剛在泰國開采的寶石級鋯石,你居然嫌棄!”

    初一也不是非要給馬丁臉色看,她一個技術部門的打雜工也實在沒什么存在感。只是她原本想安安分分地做一個圍觀的吃瓜群眾,趁機多學點兒東西,可眼下就因為高木的出現使得計劃落空,任誰也不會樂意吧?

    “老大,現在是鋯石鉆石的事兒嗎?高木調我走,總要有個原因,我以后還回不回工作室,總得讓我先知道個結果,我也好做下一步準備嘛。”

    “你要做什么準備?”

    初一被馬丁問倒了。她千辛萬難地擠進思比嘉,并沒有什么雄心壯志,只想安安穩穩地待在工作室里,度過一段平穩的日子。

    見初一回答不出來,馬丁臉上還是笑瞇瞇的。他說:“你怎么得罪高木了,我還真不知道,不過我知道高木親自去人事部走了一趟。這事兒啊,我看懸。你還是乖乖地聽話吧。”

    初一不說話了,心里委屈得要死。

    馬丁一點兒也不理會她的不滿,道:“這石頭雖然不是鉆石,可好歹做工精細,你個財迷竟然不要?白養了你大半年,豬腦子。”

    初一想想也是,于是手里捏著鋯石項鏈,心想:白撿的沒不要的理由啊!

    “最近有一批顧客反應買到的公司的新品是假鉆石,貨是從總店里賣出去的,你去店里看看也好。”

    馬丁總算說起了正經事。初一一聽,覺得不得了了:莫非得罪高木是一個幌子,公司實際上是想讓她去做臥底?

    不過……初一眉頭緊皺,說:“新品選稿會不是上個月月底才開的嗎?這才幾天啊,這么快就有仿制品了?”

    馬丁眉毛一挑,腦袋一晃一晃的,顯然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問這么多做什么?”說完,馬丁就開始趕人了。

    見馬丁一副不想談的樣子,初一也就沒有再問下去了。新品閃電般被模仿,高木作為設計部的主力,這事兒必然跟他有所牽連。

    只是這跟她一個技術部的小小的助理有什么關系?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