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人生是一場雅集(簡體書)
人生是一場雅集(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5元
  • 定  價:NT$210元
  • 優惠價:7515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人生是一場雅集——世間最美古詩詞
    舊詞•新說
    全新解析古詩詞

    歐陽修嗜酒/李白、汪倫贈詩情/白居易愛照鏡子/蘇軾愛吃肉
    一首歌,一闕詞,道破歷代風流文豪的小心事
    藏在字裏行間的小樂趣,每一處都是他們鮮為人知的故事


    著名作家沈嘉柯別出心裁,自由心證,精心遴選出古代詩詞經典佳作,逐一解讀那些古詩詞裡的浩歎和哀愁,無限幽微的心事和美感。腹有詩書氣自華,一冊在手,不只是朗讀,更帶你讀懂古詩詞,得到受用一生的審美感知和文學頓悟。

     

  • 沈嘉柯

    著名文學家、評論家。
    從1999年起,寫作大量的古典詩詞賞析文章,發表於全國各大報紙文學副刊。
    已出版《你值得擁有這世界的美好》《你好,我的粗茶淡飯》《屬於我們最好的時光》等50多本散文集、長篇小說和雜文隨筆集。作品暢銷百萬冊。蟬聯2015年、2016年影響力作家文學貢獻獎。
  • 序:道破心境

     

    人生就是不斷複習的過程。

    中國文字千百年,你心中所有經歷的,盡皆被寫出來過。

    於是你複習冠蓋滿京華,複習斯人獨憔悴,複習花開花落兩由之,複習西出陽關無故人,複習月落烏啼霜滿天,複習碧雲天黃葉地,複習月寒日暖來煎人壽,複習鏡裡形骸春共老,複習最是人間留不住。複習欣喜若狂,也複習悲從中來 ……

    詩詞應該是講意境的。

    我們小時候背詩詞,是為了長大後有了體會感受,在心中重逢對照。有了年紀閱歷之後,再讀古人的那些詩詞歌賦,常常一不小心就潸然淚下。當時只道是尋常,後來怕翻詞與詩。

    詩詞有何用?只不過是幫我們道破心境罷了。

    大部分人看了喜歡的句子感動的故事美麗的風景,想說出那份感動又表達不出來,心裡憋得慌。詩詞恰能準確說出來那些感受,所以我們尊其為才華。

    有的人浮沉飄零一生,涓滴積累,到老方悟;有的人少年天分,剎那洞明。李賀只活了二十六歲,也說出了類似的話, “吾不識青天高,黃地厚;惟見月寒日暖,來煎人壽”。

    讀古詩詞,你會發現那些最美好最厲害的句子,絕大部分是作者們二三十歲的時候寫出來的。多少人虛度光陰年歲,活了一把年紀,也只知道照本宣科,不懂得其中的曲折心竅,又好比牛嚼牡丹,煮鶴焚琴。

    所以,我願以心證心,撇開那些俗套腔,分享一點點私人的新鮮感受,別樣解讀。

    一首詩,一闋詞,千世百世都傳誦,不是因為別的,只是因為令我們心動,令我們頓悟。

     

     

    沈嘉柯

    二零一七年 夏末

     

  • 序:道破心境

     

    第一章

    荷葉生時春恨生

    一生一代一雙人

    周邦彥的心

    請看石上藤蘿月

    我來問道無馀說

    斯世當以同懷視之

    今夜扁舟來訣汝

    誰寫中秋算第一

    ——聊聊《十五夜望月》和《水調歌頭•中秋》

    大詩人的小童心

    彈指三生斷後緣

     

    第二章

    道破心境是李煜

    陶淵明的房子

    獨上高樓

    誰是千載賞花人

    人生在世數蜉蝣

    江南可採蓮

    且聽雷聲

    紅紅翠翠,脈脈依依

    對照記

    海上生明月

    當愛情白髮蒼蒼

    將船買酒白雲邊

     

    第三章

    蓮花燈下蓮花落

    照鏡子的人

    幸有荼?與海棠

    筆頭風月過

    司空曙的白頭吟

    爾從山中來

    相思深不深

    醉醺醺的歐陽修

    願我如星君如月

    若有人知春去處

    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四章

    陸游的剪影

    寫詩的樂趣

    中國人取名字

    紙折扇

    溫故也知心

    松花酒和春水茶是不朽的

    待到山花插滿頭

     

    第五章

    才子之恨

    此功名非彼功名

    平淡是真

    今人多不彈

    枕上詩詞閑處好

    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有情之人

    幸運的柳永

    炎夏白雪

    欲買桂花同載酒

    蔣捷的三段論

     

    後記:先懂人生,後懂詩詞

     

  • 第一章

     

     

    荷葉生時春恨生

     

     

    都說李商隱寫這首《暮秋獨遊曲江》是悼念亡妻的。

    “荷葉生時春恨生,荷葉枯時秋恨成。深知身在情長在,悵望江頭江水聲。”

    李商隱的詩,纏綿悱惻,撲朔迷離,從來都是言語深沉,說不清道不明。讓人惆悵,不知道如何是好。像一個深不見底的謎。

    唯一可以參考的背景是暮秋,一個人,遊曲江。時間是清楚明白的,地點是清楚明白的,人物也是清楚明白的。但是時空交替了。

    千年來曲江有多大的變化,很難釐定,但是我去游過現在的曲江,曲曲折折,蜿蜒流淌,很多石塊矗立在江面。絕對不會有長江那般的楚天開闊的觀感。

    他看見的是秋天荷葉枯萎,心中秋恨最為濃重的時刻。所以他是在倒推,是在憶往昔。秋恨凝結而成之前,那是春恨,是荷葉正在茂盛生長時分。所謂春恨,看似幽怨,實則歡喜,口是心非,用來形容熱烈深厚的愛。

    一瞬間走神恍惚,回憶從前。良久才回到眼前,一片枯枝敗葉,殘破不堪,物是人非,人都不在了,除了看著江頭,任憑一聲聲江水聲沖刷心境,什麼都做不了。

    從前寫小說的時候,我引用過這幾句詩。寫一對男女的別離和悲哀。此時此刻再看這句子,忽然頓悟。

    李商隱這一刻的心情,是接受生死的。

    他已經完全接受了荷葉自然有春生秋枯,他也完全明白人只要開始動情,就必然會有恨。因為一旦擁有,接下來必然是失去。

    他也隱約覺得自己此身將不在了。

    李商隱在公元858年去世,這詩很多人推算是他在公元857年寫的。

    “身在情長在”。

    我馬上想起的是,身不在了呢?情還在嗎?

    等到他自己也不在人世的時候,這深情,不管是悼念妻子,還是悼念自身,也都徹底不在了。李商隱出身貧寒,夾雜在黨爭裡,也沒有超拔的政治成就,一生的不幸太多。

    這樣的人生,這樣的才子,鬱鬱哀婉。他對自己的生命,沒有什麼狂熱野心了。

    我們來人世遊蕩一回,無非是愛我們的人,記得真實的我們。僅此而已。

    如此洞徹世事,又如此孤獨的李商隱,他或許已經有了大限將至的預感,一切盡皆逝去。這真是讓讀到的人,椎心一般難過。

    到了無可言說的境地,剩下的意思,就不必明說了。

    那就慢慢聽著江水聲,直至日暮黃昏徹底天黑,獨自歸去。

     

     

    一生一代一雙人

     

     

    納蘭性德的《畫堂春》說: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納蘭性德這詞裡的故事,並不復雜,是帶著我們重溫了最古老的兩出愛情悲劇。

    李商隱的《嫦娥》寫道: “雲母屏風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沉。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

    西晉張華的《博物誌》裡記錄: “天河與海通,有人居海上,年年八月見浮槎去來,不失期。多齎糧乘槎而往。十餘日至一處,遙見宮中,多織婦,一丈夫牽牛渚次飲之。其人還,至蜀問嚴君平,曰:'某年某月有客星犯牽牛宿。'計年月,正此人到天河時也。”

    一個是嫦娥奔月,一個是牛郎織女。

    這兩個故事最令人黯然神傷的是別離。別離是因為理想與人生的背叛,是因為身份與地位的不匹配。

    嫦娥忍受不了人間的平凡生活,捨棄了后羿。拋棄了伴侶,得到了不死之身,卻後悔了。

    織女動了凡心,來到人間,與清貧的牛郎苦戀,觸犯天條,被罰回到天上,不能跟牛郎相見。鵲橋一年一見,相思太苦。

    一個是主動選擇,一個是被迫分開。但共同的結局都是分離和愛情的哀傷。

    文學是有母題的,所有的故事結構和源泉都來自千年前的傳統,我們只是在漫長的歲月裡,一再想起,一再表達,一再嘆息。

    後世的我們,讀到的時候,忍不住捫心自問:我們來人世間一回,所求為何,什麼才是我們真正想要的?

    唐代的 “七絕聖手”王昌齡寫道“閨中少婦不曾愁,春日凝妝上翠樓”,然後就筆頭一轉,“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

    原來,渴求丈夫飛黃騰達,只不過是虛榮心作祟。男女都一樣,女人也渴望爭榮誇耀,只不過在古代,男尊女卑,限製女人發展,於是乎女人競相曬老公。自己苦守閨中,指望著男人為自己增光添彩。丈夫封侯了,自己就是公侯夫人。

    人性有追逐虛名的一面,也有真情流露寂寞感傷的一面。大好春光,她化好了妝,而心愛的人不在身邊。

    嫦娥也一樣,她以為自己得以長生不老,會開心快樂,但當她於廣寒宮中冷清秋,無人陪伴,寂寞之際,才深感追悔莫及。

    真心水落石出,虛榮自然就被打敗了。閨中少婦後悔了。原來她真正想要的,是她的男人陪她一起,看陌頭的楊柳青青,卿卿我我恩恩愛愛。

    愛情的動人,恰恰在於經歷再多的驚心動魄後,在塵世間迷途,被障眼法矇騙,還是要還原到生活中,體察那些靜默細微的真心。

    納蘭性德寫情之銷魂,最終落腳在家常的語句, “相對忘貧”。

    兩個人在一起,忘掉貧賤夫妻百事哀,也好過各自為生。

    我們的一生中,總希望有一個人來分擔我們的歡喜和憂愁,悲傷和喜悅,一生一代一雙人,即可。

     

     

    周邦彥的心

     

     

    有一些文人,詞句清麗,把生活本身寫成了美學。周邦彥就屬於這一類。我挺喜歡他的這首《滿庭芳 ·夏日溧水無想山作》。

    他寫的,不是大喜大悲,不是國仇家恨,而是風物時光,尋常人都能夠體會的詩意。

    “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地卑山近,衣潤費爐煙。人靜烏鳶自樂,小橋外、新綠濺濺。憑欄久,黃蘆苦竹,疑泛九江船。”

    這是夏天最閒散的時刻,眼前一片好景緻。鶯鶯燕燕生下了雛鳥,新陳代謝,生生不息的生命,幼鳥在風中老去。又是一年,多雨季節,雨水充足,澆肥了梅子。

    樹木也好,午後的光陰也好,樹葉映照的樹蔭也好。人在江南,衣服容易潮濕,又要費爐炭來烤乾。

    這細節,我太有共鳴了。我家所在的城市江城,跟南京挺像。溫暖潮濕,氣候也差不多。

    我居住在長江以南,梅雨季節,尤為煩惱,滿屋子都濕漉漉。雨水太多,植物們茂盛得令人驚嘆,綠得鋪天蓋地。

    再讀下半闋, “年年,如社燕,飄流瀚海,來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長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聽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時眠。”

    我也是一介文人,文人懂文人。

    在別人看來,這時光,這小小的犯愁,其實說明時日都還不賴,過得去了。但是,周邦彥靠著欄杆看過風景,馬上意念就轉移到了嘆息上。

    周邦彥嘆息的是,客居他鄉,異地的屋簷下,燕子年年飄飄蕩盪。而他的人,在這江南之地,滿是揮之不去的煩悶。

    這江南再好,待久了也倦了。酒杯前,宴席上,歌舞看得厭倦。

    倦了也沒奈何,不如先安排好枕席,喝醉了就睡覺。

    其實周邦彥的運氣尚好,年輕時候略為潦倒,後來憑藉才華,做了官。仕途平穩上升,貴族們喜歡他的詞,民間也喜歡他的詞。帝王欣賞他的音樂藝術造詣,青樓女子更是以唱他寫的詞為榮。

    在那個皇帝普遍會享受的北宋年代,周邦彥活著的時候,沒有機會歷經後來的戰亂國恥。

    也只有周邦彥寫得出這樣的《少年遊》, “並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手破新橙。錦幄初溫,獸煙不斷,相對坐調笙。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這畫面太驚艷,被無數人讚頌過。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