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2 (一) 03:00 AM~06:00 AM 三民網路書店系統維護,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感謝您對三民網路書局的支持與愛護。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蜀錦人家:新錦卷(簡體書)
蜀錦人家:新錦卷(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8元
  • 定  價:NT$197元
  • 優惠價: 7514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5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金絲繪流彩,素手繡千山
    若我願做一條安分的絲,你可願將我一併繡在心頭
    《蜀錦人家》終卷,繡得不僅是家國天下,更是一段不朽傳承

    硝煙散盡,千絲歸塵,經歷了無數劫難的楊靜淵季英英二人,終於成親了。
    她在你眼中看到了桃花盡開,你在她心中種下了棲息樹,這就是愛情吧。

    “我帶你走!”楊靜淵急暈了頭,彎腰抱起她就往跑。
    腳下的鐵鍊叮噹響著,季英英掙扎著大罵:“你傻啊,我走得了麼?”
    楊靜淵呆了呆,抱著她坐了下來:“沒關係。我陪著你。是生是死,我都陪著你。”
    “準要你陪著。我死不了。這屋子高大寬敞,燒到現在後屋都沒半點火。一會兒火就滅了。三郎,你走!”季英英掙扎著,吸進一口煙,嗆得咳嗽起來。
    楊靜淵摸著濕漉漉的裙子,掩住了她的口鼻:“我心安。”
    “傻子!”季英英悶聲罵了他一聲,心突然靜了。是生是死,她和他一起便是了。她攬著他的腰,流著淚看著前頭屋頂被燒得劈啪作響。
    楊靜淵笑了:“靠前次在竹林寺你抱錯了我。我就在想,如果嫡母讓我娶妻,我何不娶個像你這樣的小娘子。”
    他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總算如願以償。

  • 樁樁

    四川成都人。因被人誤認為一段木樁而偶然得名。知名網路作家,資深記者,編輯,已出版《蔓蔓青蘿》《微雨紅塵》《永夜》《放棄你下輩子吧》《杏花春雨》《女人現實男人瘋狂》《落雪時節》《皇后出牆記》《天上有棵愛情樹》《不棄》《流年明媚相思謀》等十三部小說。其中《蔓蔓青蘿》《小女花不棄》《蜀錦人家》皆已簽約影視,同名小說前兩部已經開機。
  • 第一章 誤會冰融
    第二章 家賊入甕
    第三章 浣花新錦
    第四章 織坊異常
    第五章 千金墜樓
    第六章 戰亂
    第七章 家破人亡
    第八章 寧為南臣不做唐賈
    第九章 被擄南遷
    第十章 女人心計
    第十一章 從此身後是故鄉
    第十二章 相逢於囚中
    第十三章 正視你的心
    第十四章 追隨而來
    第十五章 愛讓人迷茫
    第十六章 重陷囫圇
    第十七章 情敵
    第十八章 為愛放手

    番外一:你我相約永不再見
    番外二:眼中桃花開
    番外三:等到白頭

  • 第一章誤會冰融

    馬車停在了季家門口。
    季耀庭接到報信,早早等在了門外。
    見到孤零零一輛馬車,沒有夫婿陪伴。季耀庭心裡又是一陣難過。他快步下了台階,正要去掀車簾親手扶妹妹下車。驟如急雨的蹄聲響起,他下意識地抬起了頭。
    此時,湘兒已經跳下了車,挑起了車簾。
    季英英彎腰出了車廂,一抬頭,嚇得尖叫了聲,差點跌坐在馬車上。
    真是見鬼了!他什麼時候冒出來的?季英英瞪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楊靜淵,心還嚇得噗噗亂跳。
    楊靜淵面無表情,彎腰將她抱下了馬車。
    “進去再說,別讓母親等久了。”季耀庭詫異之餘,更多的是欣慰。楊靜淵突然出現,總算沒有讓妹妹孤身一人回門。
    楊家的護衛們也很吃驚,紛紛向楊靜淵行禮。
    香油熱淚盈眶,恨不得撲上去抱著楊靜淵的大腿痛哭一場。
    昨晚上冷嘲熱諷的,現在跑來扮好女婿?還是氣頭上發作完,和桑十四聊了一宿,知道自己錯了?季英英回過神,悄悄瞟著楊靜淵。昨晚光線不好,沒看清楚。這會兒陽光明媚,他的眉眼清晰,俊朗如畫。她的三郎就是好看,穿一身葛麻衣裳還是好看。聽他叫季耀庭大哥,季英英的嘴角忍不住高高翹了起來。他還是捨不得自己嘛。
    跟在季耀庭身後往二門走,楊靜淵低下了頭,聲如蚊蚋:“別高興得太早。你回了楊家就不是我媳婦。”
    哎喲,她好怕啊!以為她還會一哭二鬧三上吊求他留下來?季英英笑靨如花,毫不示弱:“我夫君是楊家的三郎君。你不是嗎?”
    不承認你跑來做什麼?
    楊靜淵閉上嘴不吭聲了。他冷笑著想,鬥嘴有什麼意思?回程的時候,他擄了她走就是了。
    意外看到楊靜淵,季氏幾乎喜極而泣。對她來說,這無疑是最好的情形。
    行禮的時候,季英英很好奇地盯著楊靜淵。他彆扭地要分出兩個楊三郎,他會怎麼稱呼自己的母親呢?還叫季太太?
    “岳母安好。”楊靜淵行的是大禮,一揖到底。
    聽到他喊岳母,季氏笑容直滲進了眼底。
    季英英低著頭忍笑,心情突然就明快起來。從楊靜淵的角度望過去,螓首低垂,青色的敞領襯著脂玉般白皙的細頸,美麗無比。他突然很想伸手摸摸她的脖子,當時應該弄疼她了。誰叫她胡鬧呢?好的不學,說什麼要吊死在姨娘懸樑自盡的地方。人都要被她嚇死了,回去一看,她踩在凳子上吐舌頭裝……心酸與疼痛的感覺又湧了出來,楊靜淵沉默地坐著,讓這種難受的感覺慢慢淡去。
    瞧在季家人眼中,都以為他心裡不痛快。季氏朝季耀庭使了個眼色,讓他請楊靜淵去前廳喫茶。
    楊靜淵巴不得離開,如蒙大釋般行了禮,隨季耀庭出去了。張四娘有孕在身,也想留時間給季氏母子,道了聲乏也走了。
    廳堂裡剩下母女二人,季氏眼圈微微紅了起來:“英英,楊家待你可好?”
    “好。”季英英簡單地答了一個字。
    楊大太太有求於她,能不好嗎?季英英很想問母親,是不是除了擔心趙修緣,更多的是為了保護哥哥和嫂子。看到嫂嫂小心護著肚子的模樣,季英英又不想問了。
    母親守寡辛苦養大一雙兒女。哥哥是獨生兒子,母親素來以季家的香火承繼為重。她就算有那樣的想法,也很正常。
    “住的吃的可還習慣?”
    季英英很用力地點頭:“住的地方叫明月居,五間上房。早飯和太太一起用的。她特意吩咐廚房給我烤了愛吃的紅糖鍋盔。 ”
    季氏欣慰極了。
    如果不是孝期出嫁,她還能問問女兒閨中之事。如今嫁過去就守孝,季氏心裡有點難過,輕握著季英英的手道:“楊三郎……他一定會回到你身邊的。”
    如果他不會回來呢?季英英無可避免地想到了這個問題。就想起了楊石氏的話。一個人在大宅子裡想方設法讓自己過得好,過得精神,才能消磨掉無盡的寂寞時光。母親,就不曾想過嗎?
    不知不覺間,母女倆像是拉開了距離。季英英不想將心裡塞滿的問題拋出來,乖巧地點頭:“他這不是趕回來陪著我回門了麼?”
    “那就好。”季氏鬆了口氣。
    母親輕易地就信了。
    每個人對這門親事都有自己的要求。母親,楊大太太,楊靜淵。唯獨沒有想過她有多麼委屈。
    季英英抽出了手道:“出城太晚,時辰不早了,擺飯吧。”
    用過飯,季氏有心和楊靜淵說話,尋了個藉口支走了季英英:“英英,你去廚房看看。田嬤嬤做了些醬菜,你去挑你喜歡的帶走。”
    等季英英走遠,季氏對楊靜淵說道:“三郎,是我逼英英出嫁的。你別責怪她。”
    楊靜淵轉過頭,看季氏的目光極為冷淡:“岳母,你很想念長安的生活?季家經歷過這麼多事情。讓你無助,讓你想起了長安徐家的貴女生活。你覺得讓英英嫁進楊家,過富足安樂的生活,就盡到了一個母親的責任。嫂嫂有了身孕,只要生個兒子,季家有後,你就可以瞑目了。所以你逼著她百天熱孝內出嫁。你憑什麼這樣做?你倚仗著我對她一往情深,算計著讓我為了她回楊家去。因為你骨子裡根本瞧不起我。覺得我闖不出什麼名堂。除非回頭做楊家的兒子,否則一事無成。”
    他的眼神像根針,扎進了季氏的內心深處。季氏臉色發白:“你現在有什麼本事能給她幸福?你要英英跟著你過顛沛流離的生活嗎?你護不住她!我之所以要逼英英盡快出嫁,是我太清楚,趙老太爺絕對不會讓英英毀了今年趙家的錦王!只有她成了楊家的媳婦,趙家才無從下手。”
    趙家?那他帶了季英英走不是更安全?楊靜淵的目光更冷,起身向她行禮:“告辭。”
    季氏摀住了臉,淚水從指縫中涔涔淌落:“你怨我沒有關係,只要你不怨英英就行。”
    他怨自己沒有早早闖出一片天地。所以生氣她孤單出嫁,所以遷怒於她。楊靜淵頭也不回地大步離開。
    季英英早知道母親是故意支開自己。醬菜早就準備好了,搬馬車上就行了。她等在垂花門,見楊靜淵出來,她咬了咬唇,笑著迎了過去:“三郎,母親和你說什麼了?”
    楊靜淵沒有回答,大步往外走。
    真是彆扭!季英英腹誹著,趕緊跟了上去,皮厚地纏著他:“你請了幾天假啊?太太一直沒有問過我你在什麼地方,我娘肯定給她說了……”
    楊靜淵突然停住了腳步,讓季英英一頭撞進了他懷裡。看著她小心翼翼討好對自己笑,楊靜淵無名火起。他握住了她的手腕,拉著她往門外走。
    走出大門,季耀庭笑著回頭說道:“醬菜都裝車上了。”
    季英英正要說話,楊靜淵將她抱到了馬上,他翻身上了馬,對季耀庭說道:“多謝大哥。”楊靜淵轉過頭吩咐香油道,“我們先走,你們自行回府。”
    三郎君要回家?香油高興得合不攏嘴,笑瞇瞇地望著兩人策馬離開。
    馬速太快,風吹得她睜不開眼睛。季英英轉過頭窩在楊靜淵懷裡,輕聲說道:“三郎,我昨晚說的話都是真的,太太心裡一直念著你呢。”
    楊靜淵又想鐵板子打斷長凳打碎青石的一幕。他冷笑道:“因為大哥養著病,二哥獨木難支。二房三房要奪家產。就想讓我回府助拳罷了。在她心裡,楊家的產業才是最重要的。”
    “不是這樣的。”季英英想起楊石氏的孤獨,有心替她說話。
    “不管是不是,我都不會回去。你也不許回去。”
    聽到這裡季英英急了:“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兒?”
    楊靜淵冷冷說道:“嫁雞隨雞,我在哪兒你就在哪兒。”
    怪不得他跑到家裡來,原來是因為自己不肯離開,他乾脆擄她走!季英英怒了:“誰說我嫁給你了?我明明嫁的是楊家的三郎君!”
    楊靜淵氣得勒住了馬:“季英英,你被灌了迷糊湯了是吧?”
    楊靜淵磨牙霍霍,馬上就要一口咬死她似的。是誰說那樣的話傷她心的?這會兒像沒說過似的。耍賴的人還敢兇她?季英英瞪了他一會,眼神漸漸變得柔和,望著他一言不發。
    楊靜淵徹底惱了:“季英英,你裝什麼傻?說話!”
    懷裡一暖,季英英摟住他的腰,整個人柔若無骨地偎進了他懷裡,聲音暖如春風:“三郎,你生氣都這麼好看哪。你姨娘一定很美很美……”
    怕他生氣不要她了?外強中乾的紙老虎。楊靜淵一口怒氣頃刻間散了個乾淨。他抖動韁繩,策馬緩緩前行。低頭望著像隻小狗乖乖偎在懷裡的季英英,他得意地翹起了嘴角:“我還沒見過比姨娘更美的女人。”
    算了,和誰比,都不和他親娘比。吃誰的醋,都吃不了他親娘的醋。楊靜淵,你一點都不好看!你有張臭嘴巴!
    貓炸毛豎尾巴的時候,就別逗了,免得一爪子抓個滿臉花。季英英心裡腹誹著,繼續“以柔克剛”:“柳姨娘那麼美,老爺一定很疼愛她是吧?”
    “姨娘……性情溫柔。我爹說什麼,她從不違背。天底下漂亮的女人那麼多,能都喜歡嗎?男人哪,喜歡的還是能依靠自己的溫柔女人。”楊靜淵靈機一動,順勢開始教育季英英,“我姨娘從來就不是一棵樹,她頂多就是一株夕顏草,只能攀在我爹這棵大樹上綻放。我爹和我姨娘在一起,覺得自己特別有男人的成就感。能不疼她嗎?爹媽都會心疼自家最弱的孩子,男人對女人也一樣。”
    所以,我說什麼就什麼。我才是一家之主。你的男人。明白嗎?楊靜淵垂下眼簾直樂,這一刻靠著他的季英英明顯可愛多了嘛。
    季英英不動聲色地挖了一個坑,撒嬌的聲音又軟又糯:“那你以後遇到一個比我美,比我溫柔的,是不是就會更疼她勝過我?”
    八字沒一撇的事就醋上了?楊靜淵說不出的得意:“你乖乖聽我的話,我怎麼會去疼別人?”
    一聲輕嘆後,季英英挖土把楊靜淵給埋了:“意思是我不聽你的話,你就會去疼愛別的女人?”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