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和她的王冠
莉莉和她的王冠
  • 定  價:NT$360元
  • 優惠價:75270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感人的故事,令人耳目一新……讓人痛哭流涕的好故事。」──賈斯‧史坦
    在台暢銷十萬冊《我在雨中等你》作者感動推薦

    本書根據作者真實經歷,紀念已在天國的愛犬
    一部好好向愛告別,努力把心打開的故事。
    全美四百家獨立書店聯合推薦,榮登全國年度暢銷小說

    ★暢銷冠軍作家群力背書

    《我在雨中等你》作者_賈斯‧史坦
    《大象的眼淚》作者_莎拉‧格魯恩
    《蘿西計畫》作者_格蘭‧辛溥生
    《孤兒列車》作者_克莉絲汀娜‧貝克‧克蘭
    《怪物來敲門》作者_派崔克‧奈斯


    愛就是拼命的勇氣。

    這本小說是關於某個特別的她:你信任她,不能沒有她。
    對泰德‧佛雷斯克而言,這個特別的她是他的老伴,莉莉,一隻陪伴他好多年,已經變老阿嬤的臘腸狗。

    《莉莉和她的王冠》喚起我們曾經愛得好瘋狂的感受,不得不放手的痛苦,以及為所愛奮鬥的偉大。穩定單身的作家泰德有天發現──自己再也無法相信愛情了。

    他生命中唯一的朋友向來是他的愛犬──莉莉。過去的生活一直有莉莉相伴,如今她上了年紀,依賴更是有增無減。就在這時候,莉莉的腦袋上長了一顆腫瘤,泰德遭受莫大的打擊……

    「牠們付出一生陪你一段。你怎能躲回去一個人孤單呢?」

    這是一本讓人笑中帶淚的書,寵物的陪伴總能帶給我們安慰;這也是一場刻骨銘心的閱讀體驗,能看見一個人的內心世界有多深。當我們以為主角再也無法承受孤獨的時候,這本寫作風格有點古怪、幽默,獨一無二的書,讓我們看到:生命中無可避免的傷痛,竟能引導我們愛人與被愛的能力。原來,面對傷痛的時候,我們其實很勇敢。學會愛,學會告別,然後好好地生活。

  • 史蒂芬‧羅利

    自由作家、專欄作家及劇作家。出身美國緬因州波特蘭市,畢業於愛默生學院(Emerson College)。現與男友及愛犬居住在洛杉磯。《莉莉和她的王冠》是他的第一部小說。



    譯者簡介
    胡訢諄

    中正大學哲學系學士、碩士,英國愛丁堡大學翻譯研究碩士。愛狗人士。家有老犬迪迪,每日陪伴讀寫。專事翻譯,譯有《香吉士一家人》、《漫遊歐洲一千年》、《今夜,我們在陽光下擁抱》、《心碎史》、《下一個家在何方?驅離,臥底社會學家的居住直擊報告》等。譯作指教:hsinchun.hu@gmail.com

  • 「閱讀這本讓人心碎但結尾驚奇的小說,是一場非常深刻的體驗。如同莉莉會說的:『你!一定要!讀!這本!書!』」──《華盛頓郵報》

    「史蒂芬‧羅利的小說不只是另一本『男人與狗』的故事。書中深刻描寫失去的感受,拼了命想找出原因,願意為愛犧牲自己。閱讀《莉莉和她的王冠》這本充滿奇幻、希望的小說,我們將學會重新活著──以及重新去愛。」
    ──《我在雨中等你》作者賈斯.史坦

    「魅力令人無法招架的小說。《莉莉和她的王冠》聰明、風趣,探討有限的生命中關於愛的課題。這隻嬌小勇敢的臘腸犬會擄獲你的心,她不好相處、心腸卻軟,原來捨不得她的主人也一樣。」
    ──《大象的眼淚》作者莎拉•格魯恩(Sara Gruen)

    「文筆巧妙,觀察細膩,意外地感人,不忍釋手的好書。」
    ──《蘿西計畫》作者格蘭‧辛溥生

    「率真、創新、充滿趣味,教我們什麼是愛與原諒。」
    ──《孤兒列車》作者克莉絲汀娜‧貝克‧克蘭

    「超好笑、超催淚,你一定會大哭一場,然後愛上這本小說。」
    ──《怪物來敲門》作者派崔克‧奈斯

  • 脊椎

    我的手機透露惡兆,來電鈴聲音調扁平,接起來前已有不祥預感。我手忙腳亂從口袋掏出電話,差一點就轉入語音信箱。現在可沒時間出任何差錯,我們明天早上就要出門去梅莉迪斯的婚禮。

    是傑佛瑞。「莉莉不對勁。你快回家。」

    我看了手錶。剛過下午三點,我也差不多要回家了。我剛離開超市,最後一個待辦事項是去乾洗店拿我們婚禮要穿的西裝。

    「可以再等三十分鐘嗎?」

    我心裡想了莉莉可能的問題。嘔吐、拉肚子。都不好,但都不是世界末日。聖誕節的襪子放了太多零食嗎?跛腳?以前她的腳掌曾經卡了一根荊棘,當時必須輕輕壓著她好幾次,才能讓她乖乖坐著,取出那個尖銳的東西。流血?流血簡單,只要加壓就行。傑佛瑞可能太大驚小怪。不管是什麼問題,應該都可以等一會兒。

    「她不能走路。你現在快回家。」

    我衝進家門,看見莉莉在她客廳的床上,傑佛瑞坐在她旁邊的地板。莉莉看見我的時候,臉上既灰心又難過,而且她沒起來,也沒搖尾巴。從聖誕節的襪子拿出來的新紅球靜靜晾在一旁。她無法像以往一樣歡迎我,這件事就足以讓我的胃糾結。

    「發生什麼事?你們兩個?」我不太想知道答案,距離搭機時間不到十八個小時。

    「你看。」傑佛瑞說。

    他小心翼翼地把莉莉從她的床上抱起來,謹慎而專注的模樣就像我們剛開始交往的時候。當時他和莉莉還沒建立感情,不確定怎麼做才對。他把她的腳掌放在前後左右四角,她的後半身立刻癱軟,後腿成八字形滑向兩旁,完全無法使力。

    突然間,我的心沉到谷底,思考呼吸變得困難。

    我跪在他們旁邊,一隻手伸到莉莉結實的胸膛底下,另一隻手伸到柔軟的肚子底下。我再度扶她起來,雙手撐著她,幾乎不敢放手。

    「請妳站著。」我的口氣像在命令被催眠的人。當我鬆開肚子底下的手,她的腿再度往兩邊劈開,趾甲在木質地板上刮出痕跡。「拜託。」這次我用求情的口氣。「請妳站著。」

    我再次鬆手,又是趾甲刮地板的尖銳聲和無力的雙腿。我趕在她跌倒前抓住她。

    「發生什麼事?」

    「沒什麼事。」傑佛瑞回答。

    「一定有事。」我提高音量,又加了一句:「你做了什麼?」

    「我做了什麼?」傑佛瑞震驚。

    我們認識以前莉莉就和我在一起了。之後她才變成他的狗,我們交往這段時間,他們之間的感情和我與莉莉不同。他並不像我那麼關心莉莉(老實說是放任),而且當他對她的行為有所不滿時,他老像個繼父一樣撇開責任,雙手一攤,說她是「你的狗」。雖然這件事不一定是傑佛瑞的錯,但我不管。

    「你是在怪我嗎?」

    我瞪著傑佛瑞。我在責怪他嗎?就連這個時候,我也忍不住想,我的指控是關於莉莉,還是那通簡訊。我不知道。但我可以感覺莉莉在我的手上發抖,我馬上清醒過來,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不,不是,當然不是。」

    「希望不是。」

    「不是。」我一邊安撫他,一邊把莉莉放回床上,至少她可以靠在床墊上。「先看著她,我打電話給獸醫。」

    獸醫的電話轉進語音信箱,我忽然想到現在是紐約時間除夕凌晨四點。我立刻翻開獸醫名錄,撥打第一個電話,雖然那個地點在城西。我說明情況,他們要我立刻帶她過去。莉莉需要立刻治療,而且時間所剩不多。

    我掛上電話,抓起一條舊毛毯,把我的寶貝包起來。我小心抱著她,對傑佛瑞點點頭。「我們走。」

    在車裡,我們遇上一個紅燈,我知道那個紅燈很長,於是我忍不住開始啜泣。我現在的選擇,就我看來,不是在她的後腿上裝輪子,或者,很有可能,要讓她安息。毫無預警,毫無蹲、站或任何動作,莉莉在我腿上的毛毯大便。我的啜泣瞬間失控。她就要死了,我的寶貝,在我的大腿上。

    綠燈了,我對著心不在焉的傑佛瑞大吼「走!」。他腳踩油門,混亂之中,我在外套口袋找到一個遛狗的垃圾袋。我的每一件外套口袋都有遛狗的垃圾袋──我很怕被人發現我沒帶垃圾袋。我盡可能把毛毯清乾淨,然後把綁好的垃圾袋放在腳邊。我知道傑佛瑞不喜歡,但他什麼也沒說,而且說真的,我有其他選擇嗎?我們各自打開窗戶,呼吸空氣。

    傑佛瑞開到城市另一邊的時間還算合理。我一看到動物醫院的招牌,立刻叫他停車,不管那個地方和我抄寫在超市收據背後的街名根本不一樣。一定是我慌亂之中抄錯了。

    醫院的候診區很小、又熱、又亂,我擔心恐慌會發作。護士給我們一個夾板,要我們填寫上面的資料。我把夾板推回去,對她說:「沒時間寫這些。」傑佛瑞為我的態度道歉,我看了很不高興。他接過夾板和筆。只有一個座位,他坐下來填寫資料。我靠在門口的牆上,抱著莉莉,像襁褓中的嬰兒。我們很快就進入診間,我向醫生說明情況,她告訴我們,我們要去的應該是對面兩條街外的外科醫院。滴答、滴答。寶貴的時間都浪費了。

    我們轉身離開之際,有個女人,長得像電視劇《雙峰》裡的木頭女(雖然我才是那個抱著一隻癱瘓的臘腸犬呆若木頭的人),她一把抓住我的手,對我說:「不管他們說什麼,不要殺了你的狗。」我想叫她滾開,但我的思緒混亂,說不出話,眼淚滿溢。「如果你留下她,她還是可以活得很快樂。」瞬間這個女人變成我的救星。

    我點點頭,淚水奪眶而出,但莉莉並沒有上前親吻我的眼淚,而且一部份的大腦告訴我,我不能繼續浪費任何一秒鐘呆站在這兒,我衝了出去。

    傑佛瑞直闖外科醫院的停車場,在我的催促下切過好幾台車。醫院的人在等我們,最後一個醫生也在等我們。一位技師從我手上抱走莉莉,火速把她帶到搖擺門的另一邊。我來不及抗議,她就被帶走了。沒人要求填寫資料,沒人招呼我們坐下。沒有人叫我不要殺了我的狗。無事可做的我們,站在空盪又空曠的房間,充滿焦慮和恐懼,眼睛不知該看哪裡,只能低頭盯著腳。有免費的咖啡,但八成很難喝。何況我知道全世界都正在喝著祝賀新年快樂的金色香檳,我怎麼喝得下黑色的咖啡。

    短暫但恐怖的等待後,我們被帶到隱密的診間。莉莉不在那裡。那裡有兩把椅子,所以我們坐下,內心焦躁不已,直到獸醫進來。她頂著一頭金髮,表情和善,看起來很隨和,不像外科醫生,但姿態有點強勢,我不禁懷疑她待過軍隊。從莉莉的神經症狀來看,她懷疑是椎間盤突出,需要進一步做脊椎顯影,確認突出的位置。

    我不知道脊椎顯影是什麼,而且我知道當下沒時間教育自己,那是一種檢查脊柱病變的方法。

    「所以呢?」

    「所以,脊椎顯影結果出來之前,莉莉想要恢復行動,最好的辦法是手術。」

    「手術。」我盡可能聽清楚醫生在說什麼。

    「越快越好。」

    顯然沒有時間考慮。「所以,應該是做完脊椎顯影之後才知道能不能動手術吧?」

    「老實說,我現在就會決定。做脊椎顯影需要麻醉,如果確實是椎間盤突出,最好直接進行手術。」

    「所以妳要我現在做決定。」

    醫生看了手錶。「對。」

    決定。最近這真不是我的強項。我想起近來令自己一籌莫展的種種事情。我該辭掉工作當一個全職作家嗎?我該和傑佛瑞談談我對這段關係的疑慮嗎?那通奇怪的簡訊?莉莉和我能夠重新出發嗎?

    「一隻狗的脊椎手術要多少錢,如果很可能是脊椎問題的話?」醫生在我面前蹲下,笑容尷尬。她不需要告訴我我已經知道的事情:這個品種是脊椎疾病的高危險群。純種的狗都有健康問題,因為他們都是為了展示而刻意配種的。

    「全部,包括麻醉、脊椎顯影、手術、恢復──我們的收費是六千美元。」

    現在換我不能動了。六千美元。我看著傑佛瑞。我想著縮水的存款,想著才剛付清的信用卡帳單,想著不能去度假,想著沒有增加的退休帳戶,想著全職作家的夢想得延到明年。

    「你要決定。」傑佛瑞說。「我不能決定。她是你的狗。」你的狗。

    我想揍他。我想揍每一個人,除了可能可以救她一命的醫生。

    「我先出去,你們討論一下。」醫生站起來。等我會意過來之前,已經抓著她的白袍了。

    「她有一顆球。紅色的,紅色的球。她很愛。她會玩上好幾個小時──丟球、追球、藏球、找球。她會玩得上氣不接下氣,就算這樣,她也會帶到床上,躺在球上面睡覺。她玩球的時候精力充沛。如果她……」

    我甚至無法說完。我的眼淚再度潰堤,傑佛瑞把手放在我肩膀上。

    「如果她以後不能……玩那顆球,我不知道她活下來有什麼意義。」

    醫生轉向我。她並非不感動,但她也見過許多人在這個節骨眼上天人交戰,我並不特別。

    我大口呼吸空氣,繼續說:「我不想讓妳覺得我很糟糕,覺得我竟然在考慮錢。只是我不知道如果她不能玩那顆球,她活著有什麼意義。」

    我的眼神懇求她。幫她!救她!我只需要她點頭,而她看著我,點點頭。她聽見我說的話,她試著回應。「我就在外面。」

    她甚至沒有必要出去。「是妳來動手術嗎?」

    「是。」她又點頭。她在告訴我莉莉會再度走動。她在告訴我她確定,但法律規定不能這麼說,唯恐牽扯到醫療過失保險那一類荒謬的理由。所以她無聲地告訴我,就像人質在錄影帶裡會偷偷眨眼,以免被歹徒察覺。

    我看著傑佛瑞,他又說了一次:「我不能決定。」至少這次他加了一句:「但我會陪著你。」

    我轉向醫生,我的心跳如雷震耳。房間很熱,瀰漫著藥味。日光燈焦躁地閃爍,要人來換新的。我的腦袋天旋地轉,但那是因為腎上腺素,不是因為思緒混亂。現在由我來決定,是我的時刻。

    我站直,雙手垂下,現在我成了那個姿態強勢的人。

    「動手術!」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