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電腦書

中國圖書分類
世界史聞不出的藥水味:那些外國名人的生老病死
世界史聞不出的藥水味:那些外國名人的生老病死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79261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一般分類醫療保健 > 總論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疾病也許是名人最見不得人的事情之一,隱瞞則似乎是他們的傳統。

    希特勒無法自主控制的顫抖、席維斯史特龍的面無表情、史達林清晨起床卻走不出臥室、晚年的莫內再也畫不出繽紛色彩……

    這些名人到底怎麼了?

    善於為古人看診把脈的譚健鍬醫師將再次發揮抽絲剝繭的深厚功力,帶領我們穿越時空,回到獨裁政治家、藝術家、文學家們的醫療現場!

    透過細膩寫實的現場還原,描述病況、分析病因、講解病理,你將親眼目睹病痛如何改變這些名人的生活、扭轉他們的人生,疾病又如何影響了醫療史與世界歷史的發展。

    從小羅斯福總統的高血壓到腦出血,你會發現人類對高血壓的認知不斷完善;從維多利亞女王的無痛分娩到產鉗助產的是是非非,你將重新認識麻醉學和產科學走過的坎坷之路;從艾森豪將軍的冠心病與新技術失之交臂,你將看到勇敢的先行者用神農嘗百草的精神,開啟了征服病魔的新紀元。

    杜斯妥也夫斯基、莫內、席勒、巴頓將軍、阿諾史瓦辛格、老羅斯福、葉赫森、邱吉爾、辛姆勒、艾薇塔、戴高樂、納爾遜將軍……讓我們一起打開他們的心扉,解剖他們的靈魂,還原他們的病兆,嗅出世界史裡的「藥水味」!

    作者其它著作
    1VY0030 歷史課本沒寫出的隱情、歷史課聽不到的奇聞、病榻上的龍〔暢銷三書〕
    050041 疫警時空:那些糾纏名人的傳染病
    VLK0025 史料未及的奪命內幕
    VLK0033 世界史聞不出的藥水味:那些外國名人的生老病死
    VLK1004 病榻上的龍──現代醫學破解千年歷史疑案,從晉景公到清嘉慶25位帝王病歷首度揭密
    VLK1006 歷史課本沒寫出的隱情:那些帝王將相才子的苦痛
    VLK1012 歷史課聽不到的奇聞:那些你不知道的醫療外史

     

  • 譚健鍬

    廣州中山大學醫療系畢業
    廣州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心血管內科碩士
    香港家庭醫學學院家庭醫學文憑
    現任澳門鏡湖醫院心臟內科醫師,專擅心血管疾病診療

    澳門作家協會會員
    澳門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常務理事
    《澳門日報》專欄作者

    愛好歷史與文學,醫療工作之餘投身寫作,多次獲得文學創作獎項。
    著有《史料未及的奪命內幕》、《歷史課聽不到的奇聞》、《歷史課本沒寫出的隱情》、《病榻上的龍》等。

     

  • 自序:醫療史的光明與黑暗

    迷案:歷史的濃霧
     鋼鐵慈父之死 -- 史達林
     將軍,倒在勝利之後 -- 巴頓將軍
     元首的顫抖 -- 希特勒
     後發制人的榮譽 -- 葉赫森
     冒名頂替的骷髏 -- 席勒

    涅槃:仁術的進化
     心有餘悸的冷酷終結者 -- 阿諾史瓦辛格
     一把鉗子的是是非非 -- 席維斯史特龍
     無心插柳的印象派大師 -- 莫內
     傷透了「心」的將軍總統 -- 艾森豪將軍
     女王的明智抉擇  -- 維多利亞女王

    吞噬:毒食的煎熬
     摻了「水」的戰鬥力 -- 海因里希
     英倫巨人,老態龍鍾 -- 邱吉爾
     閃電惡魔的閃電死亡 -- 辛姆勒
     罐頭,噩夢還是美夢? -- 老羅斯福
     巴爾札克與咖啡的恩恩怨怨  -- 巴爾札克

    悲愴:命運的狂瀾
     阿根廷為她哭泣 -- 艾薇塔
     鐵血柔情 -- 戴高樂與智障女兒
     羅斯福,生不逢時 -- 小羅斯福
     癲癇,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罪與罰
     大英雄的酒精木乃伊 -- 納爾遜將軍

     

  • 元首的顫抖

    拿不起手槍的黑手
      一九四五年四月三十日,注定是歷史上一個不平凡的日子。
      在四面合圍的柏林,巨大的地下碉堡內,躲避者依然可以清晰聽到蘇聯人的隆隆炮聲。尼可拉斯‧馮‧貝洛(Nicolaus von Below),希特勒的副官,被叫到地堡的最核心區域當見證人。
      今晚這裡將舉行一場神祕的婚禮。新郎是德國總理、德意志第三帝國元首希特勒(Adolf Hitler),新娘是他相識已久的情婦伊娃‧布朗(Eva Anna Paula Braun)。
      希特勒曾宣稱為了德國而暫時不結婚,甚至說他的婚姻伴侶只有德國,這當然是政治謊言或噱頭罷了。此時此刻,德國敗局已定,希特勒決定讓自己的人生更完美一些,這倒是印證了此人本質上仍是個凡夫俗子。
      在那簡陋而俗不可耐的儀式完成之後,希特勒親吻了伊娃,接著拿出一支黃金PPK手槍,囑咐副官貝洛:「我和妻子將在數分鐘後離開這個世界,你聽到槍聲後,立刻進來收拾我們的屍體,挖一個坑,徹底焚毀!千萬不能落到蘇聯人手裡,懂嗎?」
      貝洛雖然早有預感元首的末日即將到來,卻沒料到他會用這樣殘酷的方式與世界告別,一時間懵住了。然而,軍人的嚴格素養立刻讓貝洛意識到,無條件地服從命令,才是對元首、對第三帝國最崇高的敬意。他兩腿一打直,背脊一挺,舉起右手,行了一個爽脆的標準納粹禮,立即允諾:「是!明白!希特勒萬歲!」
      貝洛靜靜關上門,讓元首跟新婚妻子在裡面自生自滅。他心頭有一股莫名的感傷、無奈,甚至解脫感,百感交集,就等著聽那一聲關乎世界的槍響。
      不過,等來等去,槍聲居然沒有出現。貝洛試著偷偷從門縫偷窺,一探究竟。
      只見希特勒右手舉起手槍,不知道是緊張過度還是別的原因,顫抖個不停,無法對準自己的太陽穴,一連幾次都失敗了,簡直瞎忙。只見他滿頭大汗,愈緊張愈不慌,最後連槍都握不住,居然把槍掉在地上。一旁的伊娃見丈夫如此不濟也呆住了。
        貝洛連忙推門而入,心領神會地找到兩顆含有氰化物劇毒成分的藥物,分給這對夫婦。
      希特勒大喜過望,一口咬碎藥物,然後不知從哪裡來的堅韌勁頭,他緊握手槍,趁著手還沒開始顫抖,果斷地朝太陽穴叩響了扳機。
      頓時,隨著一聲悶響,極度骯髒的鮮血噴到了貝洛的制服上,他親愛的元首身子一歪,倒在伊娃身上,不再哼聲,不再顫抖,從此讓歷史的喧囂聲安靜了許多。他的女人也很快地用同樣的方式自我了斷。
      貝洛帶領手下按照希特勒遺言處理屍體,不過據說焚燒得並不徹底,而且他們很快就被蘇聯人逮捕了。一經審訊,眾人只得和盤托出。蘇聯人隨後宣稱找到了希特勒的屍體殘骸。
      這位可憐的副官並沒有為元首殉葬,而是活了下來,若干年被釋放後還寫了一本回憶錄。這就是世人對希特勒最後時刻的主流印象。
      希特勒怕死嗎?在最後一刻怯懦了嗎?很難說。照道理講,他的心理素質不該如此,可事實上,他的死亡前奏實在不堪。會不會除了心理因素,他還有別的「難言之隱」?

    不堪的顫抖
      阿道夫.希特勒,納粹德國元首,他的魔掌搧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烈焰,他的屠刀讓無數無辜生命化為灰燼,他的野心讓整個歐洲乃至世界為之哭泣和顫抖。戰爭狂魔,家喻戶曉。
      做為二十世紀的風雲人物,這位大獨裁者從竊取德國最高權力,玩弄陰謀、摩拳擦掌,到血洗歐陸,「黑手高懸霸主鞭」,再到躲在柏林的暗堡中兵敗自殺,前後不過短短十一年,應了中國的老話:「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不可否認,早期的希特勒在政治舞臺上不乏魄力和狡詐,二戰初期也顯示出不俗的戰略眼光。可是到了戰爭中後期,竟然變得昏聵固執,昏招百出,加速了納粹的敗亡,令人匪夷所思。
      在普通人的印象中,希特勒總是口若懸河、衣著筆挺,一副傲視群雄、頤指氣使,甚至咄咄逼人的模樣。他刻意把自己打扮成偉岸而高貴的領袖,但生命最後幾年的影像資料卻使他形象掃地,這個不可一世的魔王雄風不再,不僅目光呆滯、蒼老頹唐,而且身體總是莫名其妙地顫抖。為什麼?
      根據希特勒的私人醫師回憶,他常抱怨左側胳膊顫抖。一九四一年時,人們在影視資料中已注意到他的手開始輕微顫抖,休息時尤其明顯。此後幾年,左手和左腿顫抖愈加明顯,以至於在公眾場合,自尊心極強的他不得不常用右手緊握左手,或者乾脆把左手插在褲子口袋裡,試圖掩人耳目。他還變得彎腰駝背,舉步維艱,坐下和站立都需要人扶持,甚至出現說話困難,字跡變小。晚年的希特勒,形象已非常不堪,手顫得連標準的納粹舉手禮都行不了。一位高級幕僚回憶道:「他皺縮乾枯,四肢顫抖,走路?跚,拖曳著步履。甚至聲音也震顫,喪失了以前的威嚴。說話時語調含混支吾,完全沒有力量……他的制服本來都小心翼翼保持整潔,在他生命的最後階段卻經常忽略了,而且衣服上常有食物的汙斑,因為吃東西時手會抖……」
      這樣一位統治德國的獨裁人物莫非早已身患重病?在戰爭的緊急關頭,曾經所向披靡的納粹德軍卻迅速傾頹,與希特勒的病狀有無關係?
      戰爭的白熱化階段,曾經「英明」的納粹元首不但偏執頑固,還思維遲鈍、反應緩慢、出現睡眠障礙。德軍在他的統帥下焉能不敗?種種跡象表明,希特勒罹患了一種慢性病,而且很可能是神經系統方面的疾病。
      希特勒活著時,納粹德國的格里尼斯(Max de Crinis)醫師就從新聞鏡頭中推測他得了帕金森氏症。早期的影片資料裡,希特勒在大型演說時雙手活動自如,唾沫橫飛,揮灑豪邁,完全就是傑出的政治家、演說家造型。可是好景不常,他的巔峰期來得早,去得也很快,左側肢體的活動開始減少,有時不自覺地出現左手顫抖,曾經虎虎生威的眼神也逐漸變得迷離、麻木和痴妄。
      「御醫」們不是不想治療,但當時沒有成熟的醫學方案,而希特勒及其追隨者更擔心真相會嚴重打擊他那「偉大」形象,於是他們對疾病採取消極態度,得過且過,並沒有像研製高精銳武器那樣費心鑽研,直到這位戰爭狂人化為一抔灰土。 
      帕金森氏症是一種慢性的中樞神經系統退化性疾病,它會損害病患的動作技能、語言能力和其他功能。病因至今不明,推測和大腦基地核、黑質腦細胞的快速退化,無法製造足夠的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有關。腦內需要多巴胺來指揮肌肉的活動,缺乏足夠的多巴胺,病患就會產生各種活動障礙的症狀,如:靜止時顫抖,單邊或雙邊的手臂會不由自主抖動,開始時多為一側,隨後蔓延到另一側;雙腿、雙腳或下巴也會有抖動的現象,有人還伴有手部搓藥丸的動作;有的人會身體僵直,呈現持續性肌肉緊張,甚至可能導致身體無法伸直;除了運動障礙或動作遲緩,有些患者出現面部表情呆滯,足部蜷縮、動作起始困難。此外,典型病患還會出現前傾姿勢、步伐細碎、加速步行等狀態,字也愈寫愈小。
      到了晚期,帕金森氏症患者的性格、智力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嚴重者人格退縮、憂鬱焦慮、固執偏激、認知變差,甚至感覺異常,社會功能逐漸喪失,智能也毫無挽回地走往下坡。
      這到底是一種怎麼樣的疾病?為什麼病名如此之怪?

    帕金森的前世今生
      在西方和東方的古代醫書中,醫學家不約而同地記載過類似的震顫症狀,極可能就是帕金森氏症。中國古代有關此類的症狀描述最早出現在《黃帝內經》,如「諸風掉眩,諸痙項強」等,但是古人沒有發明能明顯改善症狀的辦法。
      距今正好兩百年前(一八一七年),一位不算敬業的英國醫師,把目光鎖定在了那些在靜止時手抖得很嚴重的老人身上。
      這位醫師叫詹姆斯•帕金森(James Parkinson),他接過父親的衣缽成為內科醫師,但沒有修煉成為一名神經專科醫師,甚至也沒有把看病當成一生唯一的選擇。他不甘寂寞,興趣廣泛,廣交名流,四十歲後居然成了當地稍有名氣的社會活動家。
      六十二歲時,帕金森寫了本小冊子,書名是《震顫麻痹短論》,但對上述這種症狀的描述僅限於「伴隨肌肉力量減弱的不隨意震顫」。在此之前,還未有一種病症被如此定義,因此「震顫麻痹症」被收編入當時的醫學年報,帕金森因此成名,「大器晚成」了一回。
      過了半個世紀,現代神經學的奠基者──法國人夏柯(Jean Martin Charcot)對「震顫麻痹症」進行了更深入細緻的觀察,發現更多相關症狀,包括肌僵直、小寫症、流口水等,再加上這種病其實談不上有麻痹或癱瘓的症狀,覺得「震顫麻痹症」此稱謂名不正言不順,於是公正提議將此病以「帕金森」來命名。從此以後,帕金森氏症就被後人沿用至今。夏柯還有另一大貢獻,就是培養出了一位傑出的學生──著名心理學家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與希特勒同時代的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也有類似的毛病,那時的醫師並非在疾病面前完全束手無策。醫學家很早就發現,當時歐洲有一種藥名為「Belladonna」的植物顛茄(學名Atropa belladonna)製劑,它可以治療多汗、流涎。其名稱來由帶有幾分浪漫色彩。據說,Belladonna是希臘女神Daphne的化名,在拉丁文中,「Bella donna」是美麗女士的意思。那時在歐洲,一些女士喜歡吃這款藥,吃後瞳孔會放大,眼珠會顯得更黑,更有魅力。這樣黑瞳的美女,男士們自然容易想入非非。對風月桃色頗有興趣的飲食男女們,自然對此物津津樂道。但是,那些服藥的女子經常抱怨感到口渴異常。
      世紀之交的醫師們展開豐富的想像力,舉一反三,既然帕金森氏症患者有部分會出現流涎症狀,那麼Belladonna能否派上用場?
      結果,他們如願以償。此藥不僅能抑制流口水,還能改善震顫的症狀。深入研究後終於發現,原來帕金森氏症患者因為大腦黑質病變,多巴胺合成減少,使得紋狀體內多巴胺含量降低,造成黑質-紋狀體通路的多巴胺能神經功能減弱,造成膽鹼能神經功能相對占優勢,因而促進了病患的肌肉張力增高、流涎等症狀。
      第一代帕金森氏症藥物的顛茄類製品,如Belladonna,含有和今天心跳慢的搶救藥物阿托品相類似的化學結構,做為膽鹼受體阻斷藥,可阻斷中樞膽鹼受體,減弱紋狀體中乙酰膽鹼的作用。當然,副作用就是心悸、口乾、散瞳、尿潴留、便祕等。
      佛朗哥和希特勒這對難兄難弟,都不同程度地使用過類似療法,不過此藥的副作用明顯,療效有時未如理想,他們終究沒有堅持服用。
      自從上世紀中葉,人們發明合成的左旋多巴,能直接補充大腦黑質缺失的多巴胺後,帕金森氏症的治療終於往前步入新臺階,顛茄類製品隨即退居二線,畢竟它們「技不如人」。

    殺人魔王的報應
      回顧希特勒的病史,醫師很自然會把他和「帕金森氏症」聯想在一起。今天,人們對「帕金森氏症」並不陌生,殊不知醫學上還有「帕金森綜合症」一說。那麽,希特勒罹患的究竟是帕金森氏症、還是帕金森氏綜合症呢?
      單純從症狀來說,兩者很難分辨。
      帕金森綜合症的症狀與帕金森氏症大致相同,但不能與帕金森氏症畫上等號,它是更廣義的概念,包括了帕金森氏症,還有一系列繼發於神經系統的其他疾病,如腦血管病、腦外傷、顱內炎症、腦腫瘤,還有由毒物、藥物引起的臨床表現,這些疾病又被稱為「繼發性帕金森氏症」,可發生在任何年齡,不像帕金森氏症患者多在五十歲以上發病。
      追溯病史,細心的人們發現早在一九三四年,希特勒就已露出早期帕金森綜合症的症狀。有一段紀錄片顯示,他在一次重大會議上動作異常遲緩,活動能力不足,左側肢體尤為明顯。這是帕金森綜合症最早的症狀!此時的希特勒年方四十五歲,正是政治家的黃金年齡。由此可見,他發病的年齡較輕,可能繼發於某些神經系統疾病,如藥物影響或腦炎後遺症。其實,希特勒早就有失眠等多種複雜的病症,坊間甚至傳聞他的性功能也有問題。不少檔案顯示這位元首非常依賴各種藥物的治療,這些藥物種類繁雜,劑量偏大,以今天的西醫眼光審視,不乏副作用大而療效不佳的方案,僅管在那個醫學科技不很發達的年代,希特勒的待遇已是最高等級的了。長期服用這些會互相反應的藥物,的確有可能損傷中樞神經系統。在沒有更多病史證據參考的前提下,判斷希特勒罹患的是「帕金森綜合症」更妥貼些。
      原本,帕金森綜合症帶給病患及家屬的煩惱、痛苦可謂無窮無盡。不過,歷史的奧妙在於,在某個拐點上,它能歪打正著。正是這類可怕的神經系統疾病,讓一代梟雄在給全世界製造災難時,身心飽嘗折磨,苦不堪言、狼狽不堪,直至思維混亂,戰略指揮一錯再錯,無意中加速了他和納粹德國的滅亡。
      在東線戰場上對蘇軍作戰時,希特勒呈現出一種超乎尋常的固執;對於西線盟軍即將登陸的地點,希特勒也做出完全錯誤的判斷,並始終盲目自信,剛愎自用,這些恐怕都帶有神經系統疾病的影子。
      反過來試想一下,一個思維敏捷、身體健康的希特勒,同樣懷有瘋狂野心和納粹主義,極可能帶給這個世界一場更大的災難。
      對希特勒本人而言,殘暴不仁、歇斯底里、變態偏執、思想極端、痴迷權力……用這些貶義詞形容他並不為過。假如他泉下有知,想必也會在正義的審判前顫慄不已。然而,從現代醫學的角度剖析,我們也不得不承認,此人身上的頑疾很可能是其性格扭曲的誘因之一,這些因素也許早已超出了政治層面。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