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詐騙,三民提醒您!來電有「+」號不接,無分期付款、批發商、12筆訂單、購買點數機制,不依電話操作ATM。有疑慮請來電確認或撥打165諮詢。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漫畫

    • 棋藝遊戲

    • 運動/遊戲

    • 武術

    • 觀光旅遊

    • 園藝/寵物

    • 技藝

    • 美容/服飾

    • 居家生活

    • 飲食烹飪

    • 蒐藏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06
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06
  • 定  價:NT$200元
  • 優惠價:79158
  • 可得紅利積點: 4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休閒生活 > 漫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金石堂輕小說首頁焦點新書第4名
    ※知名文學網Top點閱率作家「陌上人如玉」隆重鉅獻!
    ※特邀韓國知名遊戲「劍靈」第一屆時裝設計大賽銅賞繪師,繪製封面!
    ※金石堂熱銷週榜常勝軍、每集推出,即刻攻榜!

    知名網站大手 兔子殿下  ×  學生繪師 正太控小米
    婚可以不結,飯不能不吃!
    規矩多多的古代婚禮竟讓小萌寵冒死生出逃婚念頭?
    少卿慾廚:姑娘,您是要單點還是套餐~本廚保證將妳餵得飽飽飽~❤
    萌寵:主銀,我怎麼聞到了陰謀的味道?

    人物簡介

    女主:茹小囡
    嬌小呆萌小香狸
    身分:香狸貓化身
    年齡:真實年齡23
    嬌憨可愛,生活技能為0,主人一不在身邊就會闖禍的小惹事包。
    最害怕會被人拋棄,所以抱緊主人大腿,賣萌打滾才是上上之策!

    男主:青墨顏
    身分:大理寺少卿,冷豔無雙侯府世子,靠自己爭得上位,讓人摸不清深淺的實力派。
    年齡:24
    表裡不一的傲嬌腹黑男一枚,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捉弄他的「寵物」,但在辦案時卻冷血無情。
    自胎中帶有蠱毒,每十日夜裡發作一次,發作時雙目血紅,心臟位置處暴凸蟲跡,幾乎要破膚而出。

    女配:長恨
    女扮男裝大理寺醫官
    身分:長氏一族遺孤
    年齡:23
    四處追查家族滅亡之謎,醫術高超,小囡一出狀況便會被少卿拉過去充當獸醫,總是被小囡的小爪子吃豆腐。

    女配:潤兒姐
    身段妖嬈魅惑御姐
    身分:紅街千樂坊老闆娘
    年齡:未知之謎
    PS:風流俏嬌娘,手下姐妹混跡江湖,沒有她打探不到的消息。身邊有隻名為「小乖」的毒蛇為寵物,危險程度不可估量。

    男配:玄玉
    神經大條侍衛長
    身分:少卿身邊忠心不二侍衛。
    年齡:22
    PS:身手不凡,卻因提供死老鼠做餐點給小囡被其記恨,在少卿與小囡的種種對決中,風中凌亂狀。每次與史大天說話都很頭痛,時不時生出弄死對方的衝動。

    男配:史大天
    經鑒定,二貨一枚
    身分:小囡跟班
    年齡:未知
    PS:能屈能伸的光棍漢子,危險時隨處贈送膝蓋,號稱上有老下有小,家有八十歲的老母,下有還在吃奶的孩童,全都要靠他來養。最常說的話,「玄玉,你說對吧?」

    男配:于靜祺
    傲氣十足小王爺。
    身分:四皇子長子
    年齡:13
    PS:書院裡小囡同窗,見證了授業恩師險被小囡氣瘋的一幕一幕,學業出眾,但卻險些釀成大錯。

    親力親為的主銀大大,微.笑.娶.妻~
    好不容易見到長源老先生,他竟不要臉的想認本喵當孫女!
    說什麼本事只傳給孫女婿,而少卿大大竟沒有出言阻止?!
    主銀,你這樣出賣自己萌萌的寵物真的口以嗎?!
    不過親親主銀就是狂,居然只用了五天就學會控制蠱王,
    還命牠吃掉本喵此生最大的敵人白貂,喵喵真是得意到不行~
    更重要的是──喵喵就要晉升為人妻啦!
    什麼?成親日新娘子不能吃東西?開什麼玩笑啊!!
    人妻計畫暫緩!喵要逃婚、逃婚──

    下集預告
    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
    養寵為妻大結局❤
    少卿與敵人正面交鋒!蠱王失控!
    如果一定要吃掉一個人,那就吃掉我吧!
    小香狸奮力救主遭蠱王吞食!
    等待茹小囡的是死亡,還是回到原來的世界?
    12月即將上市❤敬請期待❤

    ★最新出書動態請密切注意長鴻原創小說FB、長鴻小說官網★

  • 兔子殿下
    全職作家,寫作不綴,知名文學網作家。
    時常被讀者誤認成男子的、性別不明的女漢子一枚。
    文風多變,擅長多種風格與題材。
    歡樂脫線起來趣味無限,卻又喜歡在文中混雜詭異的情節與懸疑的氣息。
    兔子殿下作品集
    《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01含苞待寵 (長鴻出版)
    《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02天菜羅莉 (長鴻出版)
    《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03吾家有媳 (長鴻出版)
    《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04偷香人蔘 (長鴻出版)
    《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05翻滾吧喵 (長鴻出版)
    《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06萌寵出嫁 (長鴻出版)

  • 第一章 洪其寨劫持明悅郡主
    第二章 半路撿來的老頭子,茹小囡被黑了一道
    第三章 教授控蠱之法,長源的真實身分
    第四章 先在石坊鎮成親,戒指的誓言
    第五章 喵也是有脾氣的!放出蠱王撲殺白貂!
    第六章 長恨要走桃花運啦
    第七章 皇帝尋根問緣,求召陸氏殘魂
    第八章 最後一塊五色石的下落
    第九章 為青墨顏而生的囡囡
    第十章 太子為何身中蠱毒?
  • 屋裡靜悄悄的,窗外時不時響起野貓的嚎叫,有些煞風景。
    青墨顏打開籠門,茹小囡縮成一團,挪動著身體,將背後對著他。
    看見她這個動作,青墨顏心裡頓時火冒三丈,他都已經讓人把她接來了,她卻這個樣子。
    「出來。」他敲了敲籠門。
    裡面的小東西沒理他,身體反而縮得更緊了。
    青墨顏越發惱火,「居然還學會給我臉色看了?」
    茹小囡一動不動。
    青墨顏打開籠門,不容分說將她從籠子裡揪出來。
    他仍像從前一樣提著她的後頸,但手感卻跟以前截然不同。
    皮下鬆鬆垮垮的,一點肉感也沒有,不知不覺間,她已經瘦成這個樣子了嗎?
    這幾天她都在做什麼?難道她什麼也沒有吃?
    青墨顏伸手去摸她的肚子。
    茹小囡「唧唧」叫了兩聲,聲音無精打采的,完全沒了以往的活力。
    「玄玉。」青墨顏抬頭向門外喚了聲。
    房門嘩啦嘩啦地響,就是不見玄玉開門。
    「世子,您有什麼事就吩咐吧,屬下實在是不敢開門啊……野貓太多了……」門外傳來玄玉絕望的聲音,時不時還夾雜著手下人被野貓抓了之後的慘叫,還有野貓被斬殺時的哀嚎。
    院裡想必已經亂成一團了。
    青墨顏嘴角抽了兩下。
    小東西不肯變成人形,又遇到了她的小日子……她再不吃東西可怎麼行?
    他將茹小囡放到被子上,茹小囡艱難地挪動著身子想要離開。
    「還想去哪?」青墨顏低喝了聲。
    茹小囡不敢動了,她縮在那裡可憐兮兮的朝他叫。
    她的聲音又軟又細,因為瘦了許多的緣故,她的貓眼顯得格外大,圓溜溜綠瑩瑩的,即便是鐵石心腸的人看到了也會禁不住心底顫動。
    「給我變回來。」青墨顏命令。
    茹小囡懨懨地低下了腦袋。
    就連她自己都有些搞不清自己了,意識到被青墨顏厭惡,她竟然難過得不得了。
    以往她心心念著的都是變回人,她再也不要像一隻動物般活著,可是自從那日回去後,她就再也不想變回人形了。
    好像只有這樣她才能忘記一切,就連飯食她都沒什麼興趣了。
    茹小囡還讓玄玉找了個籠子來,把自己關了起來,這樣就算小日子來了,那些野貓也進不來,碰不到她。
    她沒日沒夜地蜷縮在那裡昏睡著。
    「囡囡?」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除了祖父那個老神棍外,只有一個人會這麼叫她。
    是青墨顏嗎?怎麼可能,他已經不想看到自己了,她給他惹了那麼多麻煩,還險些害他被傀儡師殺死,他厭惡自己了吧!
    「囡囡醒一醒。」
    有人在她嘴裡塞了什麼東西。
    好甜……不知是什麼點心?入口即化。
    咕嚕……她將嘴裡的東西吞了下去,好幾天沒吃東西,胃裡空蕩蕩的,食物一下肚反而疼起來。
    她轉過頭,避開了某人的手,把腦袋縮了起來。
    青墨顏看著渾身發抖的毛團不知所措,他對著門外喚玄玉去找長恨來。
    門外乒乒乓乓地響了一陣,好不容易打開一道門縫,長恨被人塞了進來。
    「少卿大人,您還是快些勸茹姑娘變回來吧。」
    等青墨顏看清長恨的模樣,也不禁呆住了。
    長恨的袍子上全都是野貓的爪印,好幾處都被扯破了。
    因為茹小囡來了小日子,身上的麝香氣味越發濃郁,整個屋裡盡是香氣,外面那些野貓都快瘋了,牠們不顧一切地想要鑽到房間裡來。
    青墨顏蹙眉道:「妳來看看,她為何不吃東西?」
    長恨不情不願地湊過來,她先是摸了摸茹小囡的肚子,又聽了聽她的心跳。
    「茹姑娘身子沒什麼大礙,就是餓了太多天,胃有些難受罷了,吃些東西也就沒事了。」
    「可是……她為何不肯吃東西?」青墨顏不解地問。
    長恨無聲嘆息,「心結還須心藥醫,這就要看少卿大人自己了。」
    青墨顏面部僵硬。
    看他自己?明明剛開始的時候,覺得傷心的人是自己好不好……怎麼到了最後卻反成了自己的不是?
    長恨看著青墨顏揉著一側的額角,暗暗發笑,「茹姑娘這幾日最好只食些流食,我一會讓人準備些稀軟的米粥之類,只是外面現在這種情形,估計送進來有些難。」
    長恨轉身出去了,臨出門前,她還撩起衣裳將自己的腦袋遮住。
    玄玉將門打開一道縫,嗖地伸手進來揪住長恨的衣裳,硬生生把她拉出去了。
    外門不斷響起長恨的驚呼,以及玄玉喝斥手下的聲音。
    熟悉的氣味包圍著茹小囡,但她卻更加難過。
    青墨顏不是已經厭惡她了嗎?既然嫌棄她這個闖禍精……為何還要對她這麼好?
    長恨讓人煮了稀粥送過來,玄玉等人不得不大開殺界,整個院子裡全都是野貓的屍體,終於將屋門口清理乾淨後,長恨這才將粥送進屋裡。
    青墨顏已經放棄了勸說茹小囡變回來的念頭。
    她既然不想變,那就由著她吧!
    少卿大人完全無視了門外玄玉等人的水深火熱,他將粥吹涼了,開始餵茹小囡吃東西。
    一切彷彿回到了以前,他們初次相識的那段日子。
    她還是隻沒斷奶的香狸,乳牙連塊肉都咬不動,只能吃些稀軟的流食,可是卻饞得要命。每次他吃飯的時候,小東西都眼巴巴地瞅著他,那小眼神尤為惹人憐愛。
    茹小囡被青墨顏餵了一肚子的熱粥,身體暖起來,蜷縮的身子也鬆開了些。
    青墨顏看一眼她趴過的被子,上面還帶著血跡。
    猶豫片刻,他嘆了口氣。
    他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應付來了小日子的香狸。
    髒就髒了吧,不過是換幾套被褥而已,蔡府也不是什麼小門小戶,連這點都承受不起。
    茹小囡吃飽後,連眼皮都沒睜,直接呼呼大睡起來。
    這是連日來她睡得最好的一晚,被熟悉的氣息環繞著,不知不覺間,她往身邊的熱源靠了靠。
    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卻讓青墨顏覺得心情格外鬆快。他伸手將毛茸茸的小東西圈進懷裡,一人一獸睡得安然。
    門外,玄玉對著牆頭上跳下來的一群山狸子欲哭無淚:少卿大人,您真的不打算讓茹姑娘快些變回來嗎?屬下頂不住啦!

    周身暖暖的,茹小囡挪動了一下身體。
    好暖和啊!熟悉的味道就在身邊,莫名的安全感讓她不想睜開眼睛。
    這個味道……青墨顏還睡在她身邊吧!
    哎?不對啊!
    她猛地睜開眼睛,只見青墨顏側著臉就睡在她的身邊。
    他的臉與她近得就連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覺得到。
    茹小囡哆嗦了一下,低頭看向身下。
    糟糕!把被子弄髒了。
    茹小囡悄悄移了移身子,從青墨顏的懷裡挪了出去。
    她仔細打量著青墨顏的臉,他好像還沒有醒,她悄悄鬆了口氣。
    還好還好,他還沒醒,不然他一定又要生氣了。
    茹小囡跳下床,鑽進了床頭櫃上放著的籠子裡。
    青墨顏睫毛微微顫動,其實小東西醒來的時候他就已經醒了。
    他閉著眼睛,想看看她會做些什麼,沒想到她醒來第一件事就是離開他的身邊,重新進了籠子。
    青墨顏的心情瞬間滑落至谷底。
    他無法形容這種感覺,他滿懷欣喜地醒來,結果看到的卻是她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樣。
    茹小囡剛進籠子,就聽到有人在外面叩響房門。
    長恨一臉憔悴地推門進來,她手裡端著裝藥的托盤和吃食。
    「少卿大人?」長恨低喚了聲,接著,她看到籠子裡的茹小囡,瞬間明白了什麼。於是,她將手裡的東西放在桌上,悄然退了出去。
    青墨顏警惕性極高,長恨知道自己進去的時候,他一定早就醒了,但仍然在裝睡。再看看籠子裡的茹小囡,長恨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她暗暗嘆了口氣。
    長恨出去後,見玄玉愁眉苦臉地站在廊下,他的臉上盡是被貓抓過的痕跡。
    「怎麼樣?茹姑娘有沒有……」
    長恨搖頭,她從懷裡拿出兩瓶藥膏,丟給玄玉,「把這個分給下面的兄弟,讓他們把臉上的傷擦一擦。」
    經過一個晚上的奮戰,所有人的臉上、手上全都掛了彩。
    院裡全都是野貓的屍體。直到天亮,這些野貓才漸漸退去。
    玄玉讓人打掃院子,將那些死了的野貓屍體整理到一起。
    長恨站在廊下看著,故意提高聲音說:「今天就讓廚房做山狸子吃好了。」
    玄玉是個老實的人,他竟當了真,問道:「這個真的能吃嗎?」
    「當然能吃了,這可是藥材。」長恨朗聲道,「補中益氣,還能治痔瘡。」
    玄玉差點被口水嗆到。
    長恨正色繼續道:「山狸子骨也別丟了,燉好了送過去給少卿大人,能祛風除濕、滋補活血、強壯筋骨、鎮心安神,最適合他了。」
    屋裡青墨顏聽了眉梢抖了抖。
    要是在平時,長恨絕對不敢這麼肆無忌憚地調侃他。
    但誰讓他連自己養的寵物都搞不定,也難怪長恨會故意激他了。
    青墨顏索性翻了個身,佯裝剛醒過來。
    籠子裡的茹小囡連忙背過身去,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把被子弄髒了,就想這麼躲著?」青墨顏淡淡道。
    茹小囡身子哆嗦了一下,委屈地轉過頭來向他唧唧叫了兩聲。
    又不是她自己跑出來的,能怪她嗎?
    青墨顏坐起身,傷處被牽扯了,疼得他皺起眉頭。
    「唧唧?」茹小囡發出關切的詢問。
    這完全是她下意識的反應,就算是在跟他鬧彆扭,但是她心裡還是擔心著他。
    青墨顏眼底掠過一絲狡黠,他一手按住胸口,蹙眉靠在那裡不動了。
    茹小囡瞪大了眼睛,在籠子裡望著他。
    「唧唧?」怎麼回事?
    青墨顏看向裝藥的托盤,掀了被子,好像準備下床。
    茹小囡倏地一下從籠子裡跳出來,「唧唧!」這個樣子怎麼可以下床走動!
    青墨顏捂著胸口喘息了一陣,轉頭看向她淡淡道:「肚子餓不餓?不然妳自己過去吃。」
    托盤裡還放著他們的早飯。
    茹小囡貓眼水汪汪的,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他對自己這麼溫軟細語。
    青墨顏皺著眉頭閉上眼睛,好像在養神,但他的耳朵卻聽著身邊的動靜。
    雖然聲音很微小,但小東西確實從籠子裡鑽出來,並且悄悄地靠了過來。
    青墨顏一動也不敢動,他保持著虛弱的姿態。
    軟軟的貓爪落在他身上,小東西果然過來了。
    青墨顏心中微動,眉頭卻蹙得更緊。
    貓爪在他身上按了按,青墨顏還是沒動。
    「唧唧?」茹小囡緊張地湊過去打量他。你沒事吧?
    青墨顏壓抑住內心的雀躍,面上卻露出幾分痛苦之色。
    茹小囡慌了神,兩隻小爪子勾住青墨顏的衣裳,「唧唧唧?」要不要我去找長恨來?
    青墨顏對她的叫喚毫無反應。
    茹小囡急了,她催動身體裡的熱流,一下子變回了人形,「青墨顏,我去幫你喊長恨來。」
    青墨顏正在竊喜,忽見光溜溜的丫頭扯過他放在床頭的外衣,披在身上就往地上跳,嚇得他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青墨顏伸手想要拉住她,但是茹小囡的動作太快,青墨顏又傷著,動作不比以前靈活,他只抓住了她的腳踝。
    茹小囡正準備跳下床,突然被扯住,大頭向下跌了下去。
    外面眾人忽聽屋裡傳來一聲巨響:「咕咚!」

    不多時,長恨再次來到青墨顏的屋門外。
    長恨也被折騰了一晚,她剛準備回房間睡一下,就被玄玉拽了起來。
    「少卿大人又怎麼了?」長恨問玄玉。
    玄玉結結巴巴道:「我……我也不知道,好像茹姑娘在哭……」
    長恨眼睛刷地亮了。聽到茹小囡在哭,那就表示她變回了人形,總算不用再擔心外面野貓的侵擾了。
    進了門,長恨看到床上坐著的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時,頓時有一種想要把藥箱丟到他們頭上的衝動。
    青墨顏的傷口裂開了,他的胸前被血潤濕了一大片;茹小囡腦門上腫了個大包,鼓得老高,她的眼睛紅紅的,顯然才哭過。
    長恨氣得直瞪眼睛。
    青墨顏面無表情地保持著鎮靜。不管到了什麼時候,他都能裝得下去,可是茹小囡卻不能,她光著身子,外面只披了一件青墨顏的衣裳,睫毛上還掛著淚珠。
    「先幫她看看。」青墨顏開口道。
    長恨咬牙,但卻不能違命。她上前查看茹小囡的腦門。
    「這是在哪裡撞出來的?」長恨詢問道。
    茹小囡弱弱地縮了縮肩膀,「我從床上掉下去了……」
    「那少卿大人的傷,又是怎麼裂開的?」
    青墨顏沒說話,茹小囡接口道:「為了拉住我才裂開的。」
    「少卿大人是想接住妳?」
    「不是,就因為他拉住我,我才摔下床的。」
    長恨的頭頂好似有天雷滾滾:少卿大人,求您消停些好嗎?這院子裡的人全都一夜沒闔眼呢!您到底想要鬧哪樣!

    茹小囡頭上敷了藥袋,只能老實地躺著,她時不時偷眼去看青墨顏。
    青墨顏已經將他的那份早飯吃掉了,正在喝藥。
    茹小囡抿了抿嘴。
    青墨顏頭也不回道:「想吃就過來吃。」
    她當然想吃東西了,青墨顏不在身邊的時候,她還不覺得餓,但現在餓的感覺反而更加清晰了。
    茹小囡的肚子咕嚕嚕地叫。
    「你不是討厭我了嗎……為什麼還叫我過來……」茹小囡弱弱地咕噥了一句。
    青墨顏當場語噎。
    他該怎麼說?明明感覺被討厭的人是自己好嗎!
    在古墓的時候,可能他的樣子嚇到她了,他想觸碰她的手被她避開了。
    明明感到失落的人是他,怎麼現在卻反過來……
    茹小囡見青墨顏久久沒有回答,於是不安的用手捂著藥袋坐起來,說:「一會我就走,你別生氣……」
    「走?去哪?」青墨顏終於忍不住喝斥,「主人在這裡,妳這做寵物的想一個人跑去逍遙?」
    茹小囡委屈地皺著小臉。
    「過來,吃飯!」青墨顏命令道。
    茹小囡老老實實地挪過去,把她的那份早飯一掃而光。
    「過來。」青墨顏板著臉再次下令,「把衣裳脫了。」
    咦?茹小囡貓眼圓睜。
    「脫了。」青墨顏的語氣不容置喙。
    茹小囡暗暗磨牙,坐在原地一個勁地磨蹭。
    青墨顏瞇了瞇眼睛,「妳到底過不過來?」
    「哦……就來……」茹小囡慢吞吞道。
    「還要多久?」青墨顏隱隱有些不耐煩。
    「三個數。」茹小囡又喝了口水,腦子裡卻快速地轉著,她覺得自己看不懂對方的臉色。
    如果說他真的厭惡了自己,為何還把自己找來?
    青墨顏皺著眉頭,「三個數?已經要數到六了好不好!」
    「沒……沒,就三個數。」茹小囡弱弱道,「一、二……二點一……二點二……二點三……」
    青墨顏:「……」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兔子殿下新書《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06》中!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