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總論

    • 文藝批評

    • 寫作/翻譯/演講

    • 中國文學

    • 東方文學

    • 西洋文學

    • 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故事的秘密:寫在劇本之前的關鍵練習
故事的秘密:寫在劇本之前的關鍵練習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 6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文藝批評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寫故事之前,要先懂得閱讀人性!循著人性的線索,更能增加閱讀電影的深度!
    ◎解構人性的衝突與習性,引領讀者閱讀這些元素如何推動故事的發生。
    ◎內容簡潔精要,點出編劇的罩門,和撰寫故事/劇本的重要法則。

    好評推薦
    坊間的編劇書都不忘傳授技法與心法,卻很少提醒讀者,最重要的是去開發自己的感官,蕭菊貞從「五官∕五感」切入的起手式,就有醍醐灌頂之勢。――藍祖蔚(資深影評)

    這是一本真正的編劇書,作者很誠摯的從人性和情感出發,一步步教會你「說好一個故事」的本質。─―李志薔(導演)

    《故事的秘密》捨棄鑽牛角尖的艱深編劇理論,和一般編劇書補習班講義解題密笈不同,更接近說人生故事的大方向。――易智言(導演)

    作為一個專業編劇,如何面對不同題材,不同類型……依然能編寫出人物、故事動人的劇本。且看作者以一部部電影為例,深入淺出的引領入勝,一窺編劇這門專業的堂奧。─―林正盛(導演)

    我們也都好希望自己能擁有「好會說故事」的魔法。讓《故事的秘密》來告訴你,怎麼說好一個故事。─―李烈(電影製片)

    導演∕王小棣     電影製片∕李烈      導演∕李志薔    導演∕易智言   導演∕林正盛   
    金馬剪接師∕陳博文     資深影評∕藍祖蔚    插畫家∕江長芳  

    成就一個好故事不能光靠想像!
    寫故事之前,要先懂得閱讀人性,
    循著人性的線索,更能增加閱讀電影的深度。

    全球影視產業的興盛,讓「編劇」這工作以及尋求「好劇本」的需求不斷提高,包括相關的編劇書,和各式編劇工作坊都跟著多了起來。但學會寫劇本的技巧,學會基本公式,就能寫出好故事嗎?其實不然,成就一個好故事還有一個重要關鍵,就是對人性的觀察與體現。

    這個法則在許多經典電影中得到印證,只靠卡司、只靠場面、只靠大量特效是不足以支撐一部好作品的,讓我們深刻雋永難忘的故事中,真正感動我們的是情感的共鳴,是對人性的剖析,以及對社會的觀察反思,這全都是一部好電影中的靈魂部分,畢竟電影是真實人生的鏡像,觀眾透過自我投射的觀影經驗完成了這密室裡的對話。

    在《故事的秘密》書中,蕭菊貞將以六個章節解構36式人性的衝突與習性,引領讀者閱讀這些元素如何推動一個故事的發生,並且在電影中擔任重要任務成就經典。

    曾有不少年輕學生問她:「老師,我寫的故事都沒人味怎麼辦?」
    她要學生一定要接地氣,好故事不能只靠想像。所以請先關掉手機,打開六感,把心擦亮,不必多花錢上課,就從關上電腦,走出房間,坐上捷運看人,聽人,感受人,練習從細節中發現他們的故事開始吧……
    故事開始吧……

  • 蕭菊貞

    資深紀錄片導演。曾任記者、專欄作家、戲劇監製、編劇、導演。
     現為清華大學通識中心副教授。
    喜歡說故事,在大學四年級時發現影像的迷人力量,於是開始拍攝紀錄片,曾獲得三座金穗獎肯定。1999年的《紅葉傳奇》和2000年的《銀簪子》連續兩年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台北電影獎、紀錄片雙年展台灣獎,並入圍阿姆斯特丹紀錄片影展國際競賽,以及山形影展等重要國際影展,對於台灣的紀錄片風潮起了帶動作用。監製電視戲劇作品亦多次獲得金鐘獎及亞洲電視獎肯定。
    著有《銀簪子-終究,我得回頭看見自己》、《大毛&Coffee:一個紀錄片導演與流浪狗的故事》、《蔬果密碼:中醫師與營養師的健康對談》、《導演的人生筆記》、《我們這樣拍電影》。

     

  • 【自序】這世界不缺真實的故事,卻仍需要說故事的人
    能說出一個好故事,是相當誘人的成就感;能聽到/看到一個好故事,是相當迷人的心靈饗宴。
    我們總是鼓勵大家,說故事不難,把感動你的寫下來,不管你是不是中文系或電影系,亦或你是一個社會大學的肄業生,每個人都有這能力。但同時又會說,說故事很難,不是你自己寫得爽就好,看的人也要有共鳴才及格。

    寫故事難不難?坦白說真的不容易。可是一旦你抓到方法,就會發現周遭環境不斷提供你好素材,從自身的坎坷考驗,到每天新聞出現的稀奇古怪大小事,只要你練好你的故事鼻,它肯定每天都會有反應的。我曾經摘了一則新聞,是一名高科技公司的工程師回到家發現妻子帶著孩子自殺了,家人都說不可能啊!他們收入好、剛買新車新房,夫妻感情好,孩子又乖……,這個「不可能」,中間就充滿了故事的可能,問題出在哪裡?那週在課堂上,就圍繞著這則新聞,讓同學發想了好多的切入點與衝突點,站在理所當然的對面,許多故事的細節就會一一浮現了。
    寫故事的人一定要當個好奇寶寶,在人性中勇於提問,勤於挖掘。

    李安導演有一次回台灣擔任評審,他語重心長的提出建言:「台灣的創作環境自由,人才優秀,但是思想怠惰。台灣電影格局不夠,缺乏主題經營,結構不扎實,對話不營養,感染力不足。」這段話很有重量,提醒了所有創作人,但仔細思量,最根本的問題其實就是出在「故事」上。思想、主題、結構、對話、感染力,都是一個好劇本好故事必備的元素,缺一都會跛腳了,更何況還缺了好幾項。

    創作故事除了要習得寫故事的技巧外,好故事還要接地氣、好故事還要做田野、好故事還要反映對當代社會的觀察。因此要寫這本書和大家分享的觀念,是希望提供一些思考給想寫故事,想創作劇本的朋友們,不要心急於寫一個多麼酷炫的故事,或是急著想把自己的想法攤出來,創作故事是一個相當有趣、相當豐富又曖昧的過程,寫故事的人,在筆下創造了一個世界,讓看故事的人們相信它的存在,並且願意跟隨,共鳴共感。

    因此寫故事的人必須在下筆前,清楚你的故事、故事中的人物,人物間的關係,關係中的衝突,衝突之下的意義和關聯等等,這不是接字遊戲,卻是比接字遊戲更細密的設計,我稱之為「故事的秘密」。書中提出的思考和解析,都是在創作故事前,撰寫者不能逃避的關鍵習題,不論你要以三幕式劇本作為結構藍圖,或是走入個人藝術的殿堂,這些支撐故事的拼圖和支柱,都是不能忽略的重點。

    這世界不缺真實故事,卻仍舊需要說故事的人,為我們說出一個個經典雋永的好故事,讓我們心靈得以寄託,痛苦得以抒發,情志得以暢懷高鳴。與大家共勉努力之。

    【內文試閱】
    第一章  走進生命劇場

    很多關於好萊塢電影經驗的書一本本翻譯,說的盡是故事發想、編劇技巧、導演功課、電影製作,其中編劇書總是賣得最好。而拯救台灣電影的會議總是開不完,也沒有人會否定一部好電影的前提是要有好故事、好劇本,因為這才是最重要的基礎。
    但是,想創作的學生還是會不斷地追問:怎麼才能寫出好故事?

    心中有滿滿感動的作者,經常理不出頭緒,明明好想寫呀!

    戲劇製作會議上,大家也不斷重複著同樣的問題:感情不夠!人物太扁平!主題模糊!……

    上編劇課時,更直接的人則會提問:該看的書、該知道的技巧,關於英雄與貓咪的概念我都會背了,怎麼還是寫不出好故事?

    要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或要說一個動人的故事,有個非常重要的秘訣,很關鍵,但卻經常被忽略,就是寫故事之前,要先讓自己走進生活現場,在生活中閱讀人性,成為一個人性的觀察者和捕捉者。

    一般的編劇技巧和寫作原則,雖然彙整了許多成功的經驗,甚至理出了幾種潛規則和公式,例如,最廣為熟知的好萊塢三幕式劇本概念,但許多人就算是熟背了這些武功招式,到了下筆時還是經常會卡住!常出現的問題有:人物性格無法建立,行動缺乏動機,對白無法深入,衝突太表面等等。更糟的是,原本想發展的故事早已不知不覺偏離了主題。

    探究這些故事觸礁的關鍵因素,缺少的未必是創意,問題多半在於寫故事的人抓到了一個點子或概念後,只想心急著趕快完成故事,反而較少花功夫去觀察和探究故事的角色與背景,因此許多作品雖然有一個好的概念,人物的刻畫卻總是隔靴搔癢,不但引不起共鳴,故事甚至常常不了了之,亦或出現主題、點子不錯,但過程卻像是空拋拋的棉花糖,最後嘎然而止,唐突地結束,留下一臉錯愕的觀眾。

    無論是劇情電影、紀錄片、電視劇,或是近年來流行的微電影,大製作、大卡司、大主題,未必是成功的保證,至為關鍵的重點之一,在於故事與角色能不能引發觀眾的情感共鳴。而這個共鳴點,依賴的不是劇本公式,不是特效動畫,而是人性,人性之所仰望,人性之所匱乏。人性的同理與共鳴,超越時空、國界,也超越種族、宗教、年齡,一如愛情經典劇中莎翁的《羅密歐與茱麗葉》(Romeo and Juliet)、黃梅調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或是李奧納多主演的《鐵達尼號》(Titanic)。多少觀眾都為這些愛情故事心碎落淚,雖非劇中人,卻能同理那分悲傷與悵然。全因相愛不能長相廝守的痛徹心扉,不只在戲劇裡讓人痛苦,在現實世界裡也折磨著成千上萬的戀人。

    說故事的人能夠體察到這幽微的哀傷、細如髮絲的情愫是如何在人身上洩露了痕跡嗎?兩性關係中的拉扯,哪一味兒最讓人心疼、心痛呢?

    近幾年許多偶像劇當道,甚至到了一窩蜂的地步,擔任亞洲電視獎評審時,看了好多中國的電視劇,幾乎都是俊男美女的故事,相愛總是會遇到許多波折,不出貧富階級差距、小三小王亂竄、家庭長輩阻礙、一連串的意外、誤會等等,都套上了常見的愛情故事戲碼(讓我想起台灣七○年代的愛情電影),該有的衝突應有盡有,為何仍顯得貧乏蒼白?再如前陣子東南亞國家流行警匪片,好多場面動作製作的都不含糊,在高速公路上競逐,在工廠裡群鬥,在槍林彈雨中肉搏……但這些都是背景,場面可以嚇人可以震撼,但它就只是背景,烘托出了危機的存在,可以加分但卻不是故事動人的核心。

    故事的核心價值是人在故事背景(困境)前的行為、選擇與思想所建構出的生命價值。如真愛、勇氣、正義等等的普世價值,如何幫助主角從困境中解脫、成長,當然也有可能是殞落或犧牲。

    近年一些引起全球矚目的優秀電影作品,我們試著解剖它的故事,先別管卡司和結局,想想你為何而感動?

    例如好萊塢大片《星際效應》(Interstellar),表面看來是地球即將毀滅,一段想要移民太空的冒險故事,有愛因斯坦、霍金的學說背景,也有常聽到卻根本搞不懂的黑洞、蟲洞理論,有很厲害的電影特效和動畫,還有大卡司大導演。但是裡面哪些元素讓你感動呢?

    如果沒了男主角對家人(兒女)的愛;沒有女太空人對愛人的追尋與信任;沒有博士為了私心隱瞞了最重要的秘密;沒有前一位太空人為了求生存而設下的騙局;沒有冰冷的機器人對人類的效忠與付出,還要不時的耍點小幽默。想想,如果抽掉這些人性情感上的鋪陳和衝突,這上億美金的大製作,到底還剩下什麼?是特效、動畫、愛因斯坦、霍金、地球毀滅論讓你感動嗎?不是吧!

    應是愛讓人感動,是父親拚了命要回來地球,想盡辦法傳遞訊息密碼救人,是女太空人相信愛人還在等她;是自私無情讓你生氣,是謊言背叛讓你錯愕緊張,是無私犧牲讓你難過…… 而這些就是故事的關鍵。

    再試著切開賣座電影《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簡單說,就是一段不折不扣的冒險除魔旅程。

    先停格一下!

    暫且把壞人、怪獸、壞巫師搬一邊,先來看看這一枚不起眼的戒指,和一群各懷心事的除魔團隊:遊俠、哈比人、精靈、矮人……各路英雄們,想想是什麼讓你被這故事所吸引?

    《魔戒》是人性慾望的象徵和投射,而每一位角色,從精靈、哈比人……到咕嚕,作者又在他們身上各自貼上了哪些人性上的符號和特色?不能重複,要各自在故事上建功。每一段生死歷劫的過程、醜陋的怪物,通常都只是幌子,像是懸吊起一幅熱鬧的舞台畫板,而真正要上戲的,其實是角色們內心對生死的恐懼、對權力慾望的嚮往和抗拒,以及對於友情、愛情、親情的犧牲與付出!於是到了故事最後,就算沒有怪物來阻礙了,哈比人佛羅多自己站在火山口時,所要面對的最大敵人,依然是自己的慾望!

    如果這部電影抽掉了這些人性上的矛盾糾葛和慾望的拉鋸,光是靠著一路冒險打怪物,那大概只能成為低階的電玩遊戲,不是嗎?!

    近年在上故事課時,要同學們延伸出更多的人物細節反應時,通常需要花更多時間去引導和想像。

    其實一個故事的好壞,關鍵的成敗因素之一,經常就落在作者對筆下角色的塑造刻劃上。多數寫故事的人,尤其是新手,特別急於在形式上炫技,而老手則容易流於固定模式的套招,不自覺充斥著想當然爾的對話和行為模式,反而限制了故事發展和動人之處。

    沒有細節、缺少特色、主軸模糊、人物扁平、結構鬆散,幾乎成為說明一則失敗故事的基本評論了。

    角色的塑造刻畫,應該是對人類情感、行為特質的歸納和觀察。這功課很難是繳學費上幾堂課就能學到的經驗內容,但說難也沒有想像的難,其實最粗淺的練習,在我們每天的日常生活中都可以隨時啟動,例如搭乘捷運、公車時,或是在餐廳等人,哪怕是糟糕的塞車狀況,都有窗外的人可以看,眼前一個個「角色」,都是你可以觀察練習的對象。不妨試著讓自己練習寫下福爾摩斯式的人物觀察筆記。


    第六章  寫一個劇本故事

    不管是為了什麼目的而寫故事劇本,總是要踏出第一步,完成它。

    若只停留在有個不錯的點子,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有一個很酷的畫面……,都還不能成為完整的故事,更不是劇本,也就沒什麼懷才不遇之說了。第一個故事,或完成第一稿劇本,通常還會經過眾人的千錘百鍊才會定稿,不管是拍電影還是電視劇大致如此(除了ON檔的連續劇邊寫邊拍外),畢竟故事要能成為影視劇本,最終目的還是希望被拍攝製作出來,而不單只是滿足於文字的書寫或出版。

    劇本故事最終是要以畫面和聲音呈現出來的。所以寫故事時要善用影像和聲音的特色來為故事加分。

    既然被拍攝製作出來是最終的目的,那所有想要寫劇本的人都應該有個重要的認知,也就是劇本關鍵特色之一:強化「影像敘事」。

    這樣的創作思考必然不同於純文學創作,或是口頭演說。因此要成為一個好編劇,一定要培養對於畫面和聲音的感受能力,同樣一個情節有很多種呈現方式,很多的情緒和危機,甚至是角色的背景交代,都能透過現場場景(畫面),或道具(暗示),或演員動作(內在心境反應),或現場聲音/音樂(烘托)來表現出來,而避免只是依靠演員「說」出來,若故事背景、內心感受都得要靠演員說話來把故事說白,那這說故事的手法也就打折了。

    例如,要塑造一個恐怖懸疑的故事情節,很多時候就必須善用細節來放線索,讓觀眾看見或聽見,甚至早於劇中主角先發現危機,然後跟著窮緊張瞎擔心,若真說穿了,其實也沒想像中的可怕,真正讓你冒冷汗的,未必是最終的怪物或鬼魅,而是緊張的氛圍和各種恐怖的暗示。類似這樣的劇情,編劇就要懂得善用道具和場景(就是影像畫面)來當重要配角,好好雕琢它;當然也別忘了聲音,在最緊張的時刻,一根髮夾掉落地都足以讓你尖叫,更何況來自不祥之兆的聲音暗示……

    又或者要寫一個愛情告白戲,毫無鋪陳醞釀的直接把「我愛你∕跟我結婚吧!」的結果說出來是最下下策。如何堆疊出充滿愛的氛圍,或烘托出離別的傷感,有時反而更讓人揪心感動,這部分不能只依賴演員的表演,也包含了編劇的想像。因此,編劇寫故事時,若也能抓住影像感善用之,絕對能幫故事加分。

    但要提醒一點,這裡說的影像感呈現,包括了場景的設計,演員的行為、表演,或特殊視覺道具的運用等等。可不是代替導演來做分鏡的功課,或標註特定鏡頭,這樣可是會被劇組討厭的,也逾越了工作範圍。雖說不要太雞婆來幫導演分鏡(千萬不要標註遠景、中景、特寫,鏡頭橫移……),且編劇還是要懂得善用鏡頭語言,例如特寫鏡頭可以讓你凸顯重要細節,只要設計出細節的重要性,不需叮嚀導演拍特寫,若劇情需要,導演自然也非拍不可。還有環境氛圍的營造很重要,編劇需要寫的不是:海邊大遠景,而是描繪出這是一片有著什麼特色的海景,若這特色是需要大遠景才能表現(例如人生的蒼茫感,或是波光粼粼的日出海面……),劇組為了拍出這場戲的感覺,自然會用遠景來呈現,一定要記住,編劇要寫的是──故事。

     

  • 自序/這世界不缺真實的故事,卻仍需要說故事的人 

    第一章   走進生命劇場 
    探索人性,是所有寫故事的人不能逃避的功課 
    善用五感捕捉生活的細節,立體化人物的性格 

    第二章   誰是主角? 
    主角不完美 
    主角背負著難題,或承受突來的考驗 
    主角必須有一個明確的慾望/目標 
    主角的性格會影響他的命運 
    主角歷經成長與蛻變並重新找到新的平衡 

    第三章   戲劇性就是衝突 
    我要活下去!安身立命的衝突 
    期待落空與心理預期的衝突 
    世俗(道德/價值觀)的衝突 
    難以預料的意外衝突 
    文化差異的衝突 
    內在價值/信仰的衝突 

    第四章   人際關係的鎖鏈 
    父子之間:權力、傳承 
    母子之間:母愛,親情,佔有
    愛人之間:愛情,慾望,佔有,永恆,背叛,放棄 
    夫妻之間:奉獻,責任,控制,背叛,體貼,抱怨,逃避 
    手足之間:親情,嫉妒,不公平的愛,爭產,血濃於水的守護 
    婆媳之間:佔有,權力,嫉妒 
    朋友之間:友情、義氣,團結、信任,背叛,競爭 
    師徒/師生之間:傳承,解惑,提攜,成長,服從,超越,背叛
    從屬之間:權力,階級,壓迫,服從,利益,性別 
    敵我之間:利益,權力,輸贏 

    第五章   相對論 
    善與惡 
    美與醜 
    富有與貧窮 
    平等與歧視 
    合法與非法 
    愛與恨 

    第六章   寫一個劇本故事 
    場景設計本身就是一場對話 
    內心衝突能演出來,就不要依賴嘴巴說出來 
    善用道具、象徵性物件來強化故事張力 
    寫劇本要重視故事的結構:首要引君入甕,
      再要過五關斬六將,還要製造感動點和轉折點 
    找出能引發共鳴的好故事 
    好故事要接地氣 
    好故事刻劃角色要細膩、深入,田野功課一定要做! 
    好故事會反應當代社會的矛盾與衝突 

     

  • 【自序】這世界不缺真實的故事,卻仍需要說故事的人
    能說出一個好故事,是相當誘人的成就感;能聽到/看到一個好故事,是相當迷人的心靈饗宴。
    我們總是鼓勵大家,說故事不難,把感動你的寫下來,不管你是不是中文系或電影系,亦或你是一個社會大學的肄業生,每個人都有這能力。但同時又會說,說故事很難,不是你自己寫得爽就好,看的人也要有共鳴才及格。

    寫故事難不難?坦白說真的不容易。可是一旦你抓到方法,就會發現周遭環境不斷提供你好素材,從自身的坎坷考驗,到每天新聞出現的稀奇古怪大小事,只要你練好你的故事鼻,它肯定每天都會有反應的。我曾經摘了一則新聞,是一名高科技公司的工程師回到家發現妻子帶著孩子自殺了,家人都說不可能啊!他們收入好、剛買新車新房,夫妻感情好,孩子又乖……,這個「不可能」,中間就充滿了故事的可能,問題出在哪裡?那週在課堂上,就圍繞著這則新聞,讓同學發想了好多的切入點與衝突點,站在理所當然的對面,許多故事的細節就會一一浮現了。
    寫故事的人一定要當個好奇寶寶,在人性中勇於提問,勤於挖掘。

    李安導演有一次回台灣擔任評審,他語重心長的提出建言:「台灣的創作環境自由,人才優秀,但是思想怠惰。台灣電影格局不夠,缺乏主題經營,結構不扎實,對話不營養,感染力不足。」這段話很有重量,提醒了所有創作人,但仔細思量,最根本的問題其實就是出在「故事」上。思想、主題、結構、對話、感染力,都是一個好劇本好故事必備的元素,缺一都會跛腳了,更何況還缺了好幾項。

    創作故事除了要習得寫故事的技巧外,好故事還要接地氣、好故事還要做田野、好故事還要反映對當代社會的觀察。因此要寫這本書和大家分享的觀念,是希望提供一些思考給想寫故事,想創作劇本的朋友們,不要心急於寫一個多麼酷炫的故事,或是急著想把自己的想法攤出來,創作故事是一個相當有趣、相當豐富又曖昧的過程,寫故事的人,在筆下創造了一個世界,讓看故事的人們相信它的存在,並且願意跟隨,共鳴共感。

    因此寫故事的人必須在下筆前,清楚你的故事、故事中的人物,人物間的關係,關係中的衝突,衝突之下的意義和關聯等等,這不是接字遊戲,卻是比接字遊戲更細密的設計,我稱之為「故事的秘密」。書中提出的思考和解析,都是在創作故事前,撰寫者不能逃避的關鍵習題,不論你要以三幕式劇本作為結構藍圖,或是走入個人藝術的殿堂,這些支撐故事的拼圖和支柱,都是不能忽略的重點。

    這世界不缺真實故事,卻仍舊需要說故事的人,為我們說出一個個經典雋永的好故事,讓我們心靈得以寄託,痛苦得以抒發,情志得以暢懷高鳴。與大家共勉努力之。

    【內文試閱】
    第一章 走進生命劇場

    很多關於好萊塢電影經驗的書一本本翻譯,說的盡是故事發想、編劇技巧、導演功課、電影製作,其中編劇書總是賣得最好。而拯救台灣電影的會議總是開不完,也沒有人會否定一部好電影的前提是要有好故事、好劇本,因為這才是最重要的基礎。
    但是,想創作的學生還是會不斷地追問:怎麼才能寫出好故事?

    心中有滿滿感動的作者,經常理不出頭緒,明明好想寫呀!

    戲劇製作會議上,大家也不斷重複著同樣的問題:感情不夠!人物太扁平!主題模糊!……

    上編劇課時,更直接的人則會提問:該看的書、該知道的技巧,關於英雄與貓咪的概念我都會背了,怎麼還是寫不出好故事?

    要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或要說一個動人的故事,有個非常重要的秘訣,很關鍵,但卻經常被忽略,就是寫故事之前,要先讓自己走進生活現場,在生活中閱讀人性,成為一個人性的觀察者和捕捉者。

    一般的編劇技巧和寫作原則,雖然彙整了許多成功的經驗,甚至理出了幾種潛規則和公式,例如,最廣為熟知的好萊塢三幕式劇本概念,但許多人就算是熟背了這些武功招式,到了下筆時還是經常會卡住!常出現的問題有:人物性格無法建立,行動缺乏動機,對白無法深入,衝突太表面等等。更糟的是,原本想發展的故事早已不知不覺偏離了主題。

    探究這些故事觸礁的關鍵因素,缺少的未必是創意,問題多半在於寫故事的人抓到了一個點子或概念後,只想心急著趕快完成故事,反而較少花功夫去觀察和探究故事的角色與背景,因此許多作品雖然有一個好的概念,人物的刻畫卻總是隔靴搔癢,不但引不起共鳴,故事甚至常常不了了之,亦或出現主題、點子不錯,但過程卻像是空拋拋的棉花糖,最後嘎然而止,唐突地結束,留下一臉錯愕的觀眾。

    無論是劇情電影、紀錄片、電視劇,或是近年來流行的微電影,大製作、大卡司、大主題,未必是成功的保證,至為關鍵的重點之一,在於故事與角色能不能引發觀眾的情感共鳴。而這個共鳴點,依賴的不是劇本公式,不是特效動畫,而是人性,人性之所仰望,人性之所匱乏。人性的同理與共鳴,超越時空、國界,也超越種族、宗教、年齡,一如愛情經典劇中莎翁的《羅密歐與茱麗葉》(Romeo and Juliet)、黃梅調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或是李奧納多主演的《鐵達尼號》(Titanic)。多少觀眾都為這些愛情故事心碎落淚,雖非劇中人,卻能同理那分悲傷與悵然。全因相愛不能長相廝守的痛徹心扉,不只在戲劇裡讓人痛苦,在現實世界裡也折磨著成千上萬的戀人。

    說故事的人能夠體察到這幽微的哀傷、細如髮絲的情愫是如何在人身上洩露了痕跡嗎?兩性關係中的拉扯,哪一味兒最讓人心疼、心痛呢?

    近幾年許多偶像劇當道,甚至到了一窩蜂的地步,擔任亞洲電視獎評審時,看了好多中國的電視劇,幾乎都是俊男美女的故事,相愛總是會遇到許多波折,不出貧富階級差距、小三小王亂竄、家庭長輩阻礙、一連串的意外、誤會等等,都套上了常見的愛情故事戲碼(讓我想起台灣七○年代的愛情電影),該有的衝突應有盡有,為何仍顯得貧乏蒼白?再如前陣子東南亞國家流行警匪片,好多場面動作製作的都不含糊,在高速公路上競逐,在工廠裡群鬥,在槍林彈雨中肉搏……但這些都是背景,場面可以嚇人可以震撼,但它就只是背景,烘托出了危機的存在,可以加分但卻不是故事動人的核心。

    故事的核心價值是人在故事背景(困境)前的行為、選擇與思想所建構出的生命價值。如真愛、勇氣、正義等等的普世價值,如何幫助主角從困境中解脫、成長,當然也有可能是殞落或犧牲。

    近年一些引起全球矚目的優秀電影作品,我們試著解剖它的故事,先別管卡司和結局,想想你為何而感動?

    例如好萊塢大片《星際效應》(Interstellar),表面看來是地球即將毀滅,一段想要移民太空的冒險故事,有愛因斯坦、霍金的學說背景,也有常聽到卻根本搞不懂的黑洞、蟲洞理論,有很厲害的電影特效和動畫,還有大卡司大導演。但是裡面哪些元素讓你感動呢?

    如果沒了男主角對家人(兒女)的愛;沒有女太空人對愛人的追尋與信任;沒有博士為了私心隱瞞了最重要的秘密;沒有前一位太空人為了求生存而設下的騙局;沒有冰冷的機器人對人類的效忠與付出,還要不時的耍點小幽默。想想,如果抽掉這些人性情感上的鋪陳和衝突,這上億美金的大製作,到底還剩下什麼?是特效、動畫、愛因斯坦、霍金、地球毀滅論讓你感動嗎?不是吧!

    應是愛讓人感動,是父親拚了命要回來地球,想盡辦法傳遞訊息密碼救人,是女太空人相信愛人還在等她;是自私無情讓你生氣,是謊言背叛讓你錯愕緊張,是無私犧牲讓你難過…… 而這些就是故事的關鍵。

    再試著切開賣座電影《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簡單說,就是一段不折不扣的冒險除魔旅程。

    先停格一下!

    暫且把壞人、怪獸、壞巫師搬一邊,先來看看這一枚不起眼的戒指,和一群各懷心事的除魔團隊:遊俠、哈比人、精靈、矮人……各路英雄們,想想是什麼讓你被這故事所吸引?

    《魔戒》是人性慾望的象徵和投射,而每一位角色,從精靈、哈比人……到咕嚕,作者又在他們身上各自貼上了哪些人性上的符號和特色?不能重複,要各自在故事上建功。每一段生死歷劫的過程、醜陋的怪物,通常都只是幌子,像是懸吊起一幅熱鬧的舞台畫板,而真正要上戲的,其實是角色們內心對生死的恐懼、對權力慾望的嚮往和抗拒,以及對於友情、愛情、親情的犧牲與付出!於是到了故事最後,就算沒有怪物來阻礙了,哈比人佛羅多自己站在火山口時,所要面對的最大敵人,依然是自己的慾望!

    如果這部電影抽掉了這些人性上的矛盾糾葛和慾望的拉鋸,光是靠著一路冒險打怪物,那大概只能成為低階的電玩遊戲,不是嗎?!

    近年在上故事課時,要同學們延伸出更多的人物細節反應時,通常需要花更多時間去引導和想像。

    其實一個故事的好壞,關鍵的成敗因素之一,經常就落在作者對筆下角色的塑造刻劃上。多數寫故事的人,尤其是新手,特別急於在形式上炫技,而老手則容易流於固定模式的套招,不自覺充斥著想當然爾的對話和行為模式,反而限制了故事發展和動人之處。

    沒有細節、缺少特色、主軸模糊、人物扁平、結構鬆散,幾乎成為說明一則失敗故事的基本評論了。

    角色的塑造刻畫,應該是對人類情感、行為特質的歸納和觀察。這功課很難是繳學費上幾堂課就能學到的經驗內容,但說難也沒有想像的難,其實最粗淺的練習,在我們每天的日常生活中都可以隨時啟動,例如搭乘捷運、公車時,或是在餐廳等人,哪怕是糟糕的塞車狀況,都有窗外的人可以看,眼前一個個「角色」,都是你可以觀察練習的對象。不妨試著讓自己練習寫下福爾摩斯式的人物觀察筆記。


    第六章 寫一個劇本故事

    不管是為了什麼目的而寫故事劇本,總是要踏出第一步,完成它。

    若只停留在有個不錯的點子,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有一個很酷的畫面……,都還不能成為完整的故事,更不是劇本,也就沒什麼懷才不遇之說了。第一個故事,或完成第一稿劇本,通常還會經過眾人的千錘百鍊才會定稿,不管是拍電影還是電視劇大致如此(除了ON檔的連續劇邊寫邊拍外),畢竟故事要能成為影視劇本,最終目的還是希望被拍攝製作出來,而不單只是滿足於文字的書寫或出版。

    劇本故事最終是要以畫面和聲音呈現出來的。所以寫故事時要善用影像和聲音的特色來為故事加分。

    既然被拍攝製作出來是最終的目的,那所有想要寫劇本的人都應該有個重要的認知,也就是劇本關鍵特色之一:強化「影像敘事」。

    這樣的創作思考必然不同於純文學創作,或是口頭演說。因此要成為一個好編劇,一定要培養對於畫面和聲音的感受能力,同樣一個情節有很多種呈現方式,很多的情緒和危機,甚至是角色的背景交代,都能透過現場場景(畫面),或道具(暗示),或演員動作(內在心境反應),或現場聲音/音樂(烘托)來表現出來,而避免只是依靠演員「說」出來,若故事背景、內心感受都得要靠演員說話來把故事說白,那這說故事的手法也就打折了。

    例如,要塑造一個恐怖懸疑的故事情節,很多時候就必須善用細節來放線索,讓觀眾看見或聽見,甚至早於劇中主角先發現危機,然後跟著窮緊張瞎擔心,若真說穿了,其實也沒想像中的可怕,真正讓你冒冷汗的,未必是最終的怪物或鬼魅,而是緊張的氛圍和各種恐怖的暗示。類似這樣的劇情,編劇就要懂得善用道具和場景(就是影像畫面)來當重要配角,好好雕琢它;當然也別忘了聲音,在最緊張的時刻,一根髮夾掉落地都足以讓你尖叫,更何況來自不祥之兆的聲音暗示……

    又或者要寫一個愛情告白戲,毫無鋪陳醞釀的直接把「我愛你∕跟我結婚吧!」的結果說出來是最下下策。如何堆疊出充滿愛的氛圍,或烘托出離別的傷感,有時反而更讓人揪心感動,這部分不能只依賴演員的表演,也包含了編劇的想像。因此,編劇寫故事時,若也能抓住影像感善用之,絕對能幫故事加分。

    但要提醒一點,這裡說的影像感呈現,包括了場景的設計,演員的行為、表演,或特殊視覺道具的運用等等。可不是代替導演來做分鏡的功課,或標註特定鏡頭,這樣可是會被劇組討厭的,也逾越了工作範圍。雖說不要太雞婆來幫導演分鏡(千萬不要標註遠景、中景、特寫,鏡頭橫移……),且編劇還是要懂得善用鏡頭語言,例如特寫鏡頭可以讓你凸顯重要細節,只要設計出細節的重要性,不需叮嚀導演拍特寫,若劇情需要,導演自然也非拍不可。還有環境氛圍的營造很重要,編劇需要寫的不是:海邊大遠景,而是描繪出這是一片有著什麼特色的海景,若這特色是需要大遠景才能表現(例如人生的蒼茫感,或是波光粼粼的日出海面……),劇組為了拍出這場戲的感覺,自然會用遠景來呈現,一定要記住,編劇要寫的是──故事。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