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詐騙,三民提醒您!來電有「+」號不接,無分期付款、批發商、12筆訂單、購買點數機制,不依電話操作ATM。有疑慮請來電確認或撥打165諮詢。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遇到你是我的小確幸(簡體書)
遇到你是我的小確幸(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5元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87287
  • 可得紅利積點: 8 點
  • 參考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葉慕慘遭未婚夫悔婚,一時情急竟嫁了個“窮三代”!殊不知自己嫁進了第一豪門!從此,葉慕的人生來了場大逆襲。演藝生涯順風順水,先生把她放在掌心寵著。
    被冠上無數光環的她,笑言:“嫁給他,才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而那個本就站在金字塔尖的他說:“能娶了她,是我所有決定中最有價值的。”
    葉慕記憶裏和莫深的第一次見面是在餐廳,她因失戀醉得一塌糊塗,他遞了一個號碼告訴她,如果需要幫助可以打電話給他。第二次見面,這個陌生男人竟成了她的丈夫。
    莫深第一次和葉慕見面,是在多年以前。他狼狽至極,她一語點醒夢中人。第二次見面,她在餐廳醉得一塌糊塗。她長大了,變得很有意思。他想,和她一起生活應該是讓人非常期待的事。第三次見面,他們結婚了。
    後來,莫深說:“我永遠多見你一面,就像我永遠多愛你一些。”
  • 萬豆薇
    雲起書院作家,甜寵系人氣作者。其作品文筆細膩,筆下人物鮮明立體,劇情甜蜜、寵溺又不失精彩,令人印象深刻。
  • 第1章  情深已是往事  1
    第2章  莫深不是簡單男人  16
    第3章  我們好像在哪兒見過  28
    第4章  莫深介意她拍吻戲  39
    第5章  你還有我  53
    第6章  不是住所,是家  67
    第7章  來自前任的嫉妒  82
    第8章  究竟是誰背叛了誰  91
    第9章  好想就這麼一直吻你  107
    第10章  我想要的你給不起了  122
    第11章  像是熱戀的小情侶  138
    第12章  愛她的那個人太好了  158
    第13章  最狼狽的婚禮  164
    第14章 我就是你的財富  174
    第15章  她叫我小叔叔  184
    第16章 六年前的他們  195
    第17章  我們要個孩子吧  204
    第18章 來自婆婆的欣慰  217
    第19章 想要再次追回她  231
    第20章 人生中第一個獎  243
    第21章 這輩子註定了  253
    第22章 還有一份遺囑  262
    第23章  因為愛  275
    第24章 改變只是取悅自己  289
    第25章 答應你的都會做到  305
    第26章 我帶你回家  321
    第27章 她懷孕了  331
    第28章 好久不見  350
    第29章 童話故事  365
    第30章 令人意外的結果  374
    第31章 他們現在是一家四口  391
    第32章  幸福模式  406
    第33章 他一個人的公主  416
    第34章 能不能晚點找到我  429
    第35章 我願意  442
    第36章 我希望再有個小公主  454
    第37章 恭喜你,小影後  466
    第38章 你在我心裏是唯一  477
    第39章 家裏多了兩個小妹控  490
    第40章 幸福的模樣  498

  • 第1章 情深已是往事
    臨市的頂級餐廳,金碧輝煌的大廳內,處處都是穿著西裝禮服的男男女女,商務范兒十足。
    高檔的餐桌分佈於兩旁,中央的小高臺上,從國外請來的樂隊正在優雅地演奏著只有有錢人能聽懂的曲子。
    在這樣的場合,葉慕最為顯眼。她身上穿著簡單的、一看便知是廉價貨的休閒裝,渾身上下毫無裝飾。她這樣走進餐廳時,餐廳服務員一度懷疑她付不起錢。不過葉慕一進來,便點了最貴的酒水和餐點,十分豪氣地將一遝厚厚的現金拍在了桌子上:“這些錢夠不夠?”
    “夠了夠了。”服務員見到那一遝厚厚的鈔票,忙收起臉上的鄙夷,換上一副殷勤的神色,很快給葉慕上了酒水和餐點。
    葉慕低頭看著那一遝快速被收走的鈔票,苦澀一笑:“原來,有錢這麼好,能這麼讓人刮目相看……”
    今天,她算是認清了這個現實。可如果讓她選,她寧願自己沒有這麼豪氣的機會。
    喝著所謂的高檔酒,葉慕的笑意變得越發苦澀。耳邊全都是那個叫作顧亦銘的男人的喧囂聲。
    就在幾個鐘頭前,這個剛回國的男人對她說:“葉慕,我要結婚了。”
    “我知道,你回來不就是和我完婚的嗎?”葉慕微愣。她等了他幾年,不就是為了等他回來和自己結婚。
    顧亦銘微微抬首,面色上是他慣有的冷淡:“我愛的從來不是你,要娶的人也不是你。”
    他這句話對葉慕來說簡直如晴天霹靂,葉慕整個人僵硬得有些呆愣:“不是我?那……你,你要和誰結婚?那你當初為什麼要答應我父親和我訂婚?亦銘,今天不是愚人節,不要開這種玩笑……”
    顧亦銘沒有半分動容,冷淡的眸子直視著葉慕,殘忍至極:“當初答應你父親臨終前的遺願只是想讓他瞑目,這一點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
    為了讓她父親瞑目?那他以她未婚夫的身份出任她父親公司的董事,也是為了讓她父親瞑目?
    “這是我能給你的最後一點補償,以後,我們就毫無瓜葛了。”葉慕慌神之際,顧亦銘已經抬手將一張卡推給了她。
    此時,想到顧亦銘所說的每一句話,葉慕心尖顫抖得連酒精都麻痹不了自己。她沒吃什麼東西,但是一瓶酒卻已所剩無幾。
    “補償?顧亦銘,你以為給點錢就叫補償嗎?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嗎?你知道為了你我犧牲了什麼?你個大傻瓜,你什麼都不知道!”此時的葉慕聲嘶力竭地喊叫著,全然沒有平日裏鄰家女孩的模樣。
    悠揚的曲子遮蓋住了她一半的喊叫聲,她聽著那熟悉的旋律,神志已經不清醒了,歪歪扭扭朝著樂隊的方向走去。
    “莫總,我們利達甘願降低百分之二十的利潤,您賞個面子,看在我和令尊的交情上,就把這個小案子給我們利達吧。”餐廳最好的位置上,一個男人低聲下氣和對面的男人說著話。
    可對面的男人沒有看他的意思,一雙幽深的眸子一直盯著樂隊裏的小提琴手。修長的指尖輕撫著自己的下頜,光是一個側臉,就足以吸引許多女性的目光。這種渾身都是貴胄氣息的男人,一旦露出認真的神色,身上便自帶上了致命的吸引力。
    剛剛說話的男人張了張嘴巴,欲言又止。誰不知道坐在他對面的男人是臨市有名的青年才俊莫深,一個人就足以撐起“大豪門”這個稱呼。
    樂隊正演奏著,葉慕忽然搖搖晃晃地闖了進來。她一身酒氣地指著小提琴手:“你……會拉《流浪者之歌》嗎?來,給我來一首!我要聽。”
    音樂戛然而止,眾人將目光投過來,經理嚇了一跳,忙拉住欲上前的葉慕:“小姐,麻煩你回到位子上,不要打擾樂隊演奏和其他人用餐。”
    葉慕執拗地站在那兒,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小提琴。
    “《流浪者之歌》?”莫深修長的指尖撫著自己的薄唇,滿是磁性的嗓音低低重複了一句。這首曲子,曾經也有人送給他過。
    “莫總,你說什麼?”坐在莫深對面的男人聽到他說話了,面露喜色,匆匆開口詢問。
    莫深的眼睛從葉慕身上移到那個男人身上,薄唇冷淡地張合:“抱歉,你說的提議,莫氏沒興趣考慮,請回。”
    “莫總,您再好好想一想,再怎麼說,我和您父親也是多年的朋友啊……”
    莫深的目光陡然一變,起身系上了自己的西裝衣扣,朝那個男人冷冷看了一眼,對身旁的助理吩咐道:“劉總就交給你招待,失陪。”
    “好的,Boss。”特助洪立忙應著。
    莫深長步朝著餐廳門口走去,葉慕也跌跌撞撞地朝著門口走。她沒看見走過來的莫深,猛地側身撞到了他。
    “對不起啊。”葉慕垂著頭,直接道歉。
    莫深的大手壓在她的肩頭才穩住她沒讓她摔倒,嗓音溫潤:“沒事?”
    葉慕緩緩抬頭,扶著她的男人長得很帥,她不由得多看了兩眼,竟有片刻清醒地搖頭:“沒事。”
    莫深臉上的笑意越發溫潤了起來:“幾年不見,還認識我嗎?”
    “你……是誰?”葉慕一愣,在她的記憶裏,好像並沒有這個人。
    “《流浪者之歌》。”莫深淡薄地吐出幾個字,見葉慕神色仍然恍惚,又提醒了一句,“攝影的小叔叔。”
    葉慕的眼睛朝上翻了翻,努力回想著,可自己的腦子裏怎麼也搜索不到他所說的人物,試探性地開口:“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葉慕。”莫深淡淡地說出她的名字,“你叫葉慕,不是嗎?”
    不過是六年前的一面之緣,他也不指望葉慕能記住自己不忘。只是葉慕肯定不知道當初她只是無心之舉,卻將他帶出了沼澤。
    葉慕眼睛瞪得大大地看著莫深,吃驚他知道她的名字。
    莫深揚眉看了她一眼,從一旁的鋼琴架上取了一支筆,隨手寫了一串號碼在手帕上,遞給葉慕:“暫時想不起來沒關係,想起來了,有需要我幫忙的,可以打這個電話。”
    “呵呵……”葉慕幹幹地笑了兩聲。她覺得,眼前的男人一定是和自己一樣喝醉了。
    她應付性地將手帕塞進了口袋,朝莫深揮了揮手往外走去。
    莫深揚著剛扶她的手看了一眼,隨後隨意地把手插進口袋裏,笑意裏的溫暖很濃郁:“幾年不見,長大了不少。”
    洪立坐在位子上看到莫深臉上的笑意,有些吃驚。他還從未見老闆露出過這樣的笑意。
    快步離開的葉慕,無處可去,在公園裏坐了一夜。

    天亮後,一個人悵然若失地走在街頭,走到臨市最繁華的街口時,她的眼睛被對面大廈上那一方螢幕裏播放的新聞吸引了。
    “據悉,青春偶像葉綺奕小姐今早宣佈已與亨歐大少顧亦銘領證,婚禮將於今年年底舉辦。葉綺奕粉絲得知消息,反應強烈。而業界對於葉顧兩家的強強聯手很是看好,已……”
    葉慕仰著臉看著那碩大的螢幕,那個女主播後面說了什麼,她全部沒聽到。只有那一句“葉綺奕與顧亦銘領證”的消息在耳朵裏嗡嗡作響。
    自己等了三年的未婚夫,說要娶別人的未婚夫,竟然娶的是自己的堂姐!
    明明在此之前就已經有風聲放出來,是她選擇不相信,她一直無條件地相信顧亦銘,可這就是她相信顧亦銘的結果……
    “顧亦銘,你騙我……”葉慕咬著紅唇,一垂首便嘗到了自己眼淚的味道。
    她的父親去世時,他親口答應,永遠都不會讓她落淚,可現在讓她哭得最傷心的那個人,是他。
    秋季微涼,葉慕茫然地走在街道上。傍晚回到葉家時,一雙眼睛紅得厲害。
    葉家的大廳很是熱鬧,葉綺夢正鬧著要看葉綺奕的戒指:“大姐,大姐夫送你的八克拉鑽戒呢?快讓我看看!”
    “綺夢,別鬧你姐姐,你姐姐忙了一天,快讓她上去休息。”姚如君唇邊帶著笑意看著葉綺夢,又將桌子上的茶水遞給葉綺奕:“喝點茶水潤潤喉。”
    “謝謝媽。”葉綺奕淺淺一笑,一臉溫柔露出兩個梨窩,漂亮得讓人移不開眼睛。
    葉綺夢不滿地看著自己的母親:“媽,你偏心,我回來到現在也沒見你讓我喝茶,大姐一回來你就這樣,哼。”
    “好了,讓張媽給你也泡一杯。”面對爭寵的小女兒,姚如君笑著應付。
    今天葉家有喜事,一個個臉上都帶著欣喜。坐在一旁看報紙的葉善虎也將目光移了過來,一臉都是滿意:“綺奕啊,從今天起,你代表的不只是葉家,也是顧家。以後可得多注意自己的言行。”
    葉綺奕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模樣點了點頭:“爸,你放心,我會的。”
    葉慕站在玄關處看著一家其樂融融的場景,腳下似乎長出了荊棘,頓時覺得自己多餘得很,轉身要退出去。
    “小慕,你站在那兒做什麼?快進來。”從樓上下來的葉綺雯看到轉身要走的葉慕,忙叫住了她。
    這時候,眾人才發現葉慕回來了。氣氛陡然間變得有些奇怪,一向對葉慕和善的葉善虎有些不自然地笑了兩聲:“小慕回來了。”
    葉慕沉默許久,抬頭看向葉善虎:“我來收拾行李。”
    在這個葉家,只有葉綺雯待自己真心地好。葉善虎是人如其名的笑面虎,當初葉善龍去世,他藉口葉慕未成年,接手了葉善龍的公司HN,這兩年,早已將HN的所有股份都轉移到了自己名下。而葉家其他三母女,自葉家變天後,對葉慕極盡苛責,無利可圖後,冷嘲熱諷不在少數。
    這些,葉慕都可以接受。HN交給葉善虎,只要他不辜負父親的經營,她願意雙手奉上。在葉家這五年,她什麼都不在乎,等著顧亦銘回來完成婚約,只要顧亦銘待自己不變,她什麼都不在乎。
    顧亦銘現在回來了,只一天便娶了葉綺奕。她不說,但是心裏明白,這個葉家,她是待不下去了。
    聽到葉慕的話,姚如君不由得冷哼了一聲:“去年我讓你搬出去你都不搬,現在家裏剛有點喜事,你就要搬出去,甩臉子給誰看?”
    “如君!”葉善虎冷斥了姚如君一聲,緩了緩臉色看向葉慕:“看來這幾年你並沒有把這裏當家啊,小慕啊,你想搬出去伯父沒意見,我會給你找好一點的公寓。”
    葉慕看著葉善虎,淡淡地開口:“不用了,伯父把爸留給我的華景那套房子給我就好。”

    華景,整個臨市出名的富人區。
    葉慕的話這麼一出口,姚如君和葉綺夢都炸鍋了。
    姚如君忙沖出幾步,厲聲道:“你這是獅子大開口!華景的房子憑什麼給你?!”
    “就是,那套房子可是爸打算送給大姐做婚房的。”葉綺夢火上澆油地看著葉慕。
    葉慕既然開口了,就勢必要把房子要回去。她不看這對母女,而是看向葉善虎:“伯父,我父親去世之前有說過,那套房子是留給我的。”
    葉善虎一張灰褐色的臉上維持著笑意,可眉頭卻微微皺了一下:“小慕,那房子是你的,自然會給你。不過,當初你爸說,那套房子是要留給你做婚房的,你這沒結婚……”
    葉善虎怎麼也沒想到,當年只有十六歲的葉慕會記住葉善龍隨口的一句話。
    “那伯父現在是什麼意思?房子要留給大姐做婚房?”葉慕看著葉善虎的目光極為波瀾不驚,父親留給她的房子,她怎麼也不會讓葉綺奕和顧亦銘兩個人入住。
    “你這丫頭!這幾年吃我們家的,喝我們家的,要你一套房子怎麼了?”姚如君指著葉慕,一臉的厭惡,那目光似乎在看一隻白眼狼。
    葉慕從未反駁過姚如君任何一句話,可這次她冷靜地看著姚如君反問:“究竟是誰吃誰的?”
    “你說什麼?你敢頂撞我!沒大沒小的東西!”姚如君眼睛瞪大不敢相信地朝著葉慕揚起自己的手掌。
    “好了!還不嫌丟人嗎?”葉善虎怒斥住欲給葉慕一巴掌的姚如君,姚如君憤憤地放下自己的手。葉善虎轉身緩和臉色看向葉慕:“房子伯父當然給你,不過我已經和顧家那邊說好,一個星期就搬過去,先讓你大姐在裏面結婚,等婚後再慢慢說。當初,你父親親口交代,這房子要你結婚才能給你,你剛剛畢業,結婚還早著呢,現在我也不好和顧家張口,我暫時給你找個公寓,先讓你大姐……”
    “謝謝您。”葉慕直接打斷了葉善虎的話,垂著的眼睛不由得抬起,分外清明,“我要結婚了,伯父是不是就把它給我?”
    葉善虎微愣,確切地頷首:“那是自然,不過一個星期後……”
    “好。”葉慕喘了一口氣,看著葉善虎,“我會在一個星期內結婚,到時候還請伯父言而有信。”
    葉慕抬頭看著葉善虎,直到葉善虎對自己點了點頭,她的手緊緊攥著自己的包,才邁出葉家。
    “小慕……”葉綺雯抬腳要跟出去。
    姚如君忙拉住她:“做什麼?你親姐妹還在這兒,你追她做什麼?”
    “爸,你真的要把房子給葉慕?”一直未說話的葉綺奕秀眉微皺,那套房子,她喜歡好久了。
    葉善虎看了自己最寵愛的大女兒一眼,沉了一口氣:“放心吧,一個星期,她和誰結婚?”
    不過,這個小丫頭,葉善虎之前倒是沒發現她這麼執拗。
    葉慕想儘快拿到華景的房子,父親留給她的房子,她不能讓別的女人和顧亦銘住了。
    可結婚,哪里是這麼容易的事?一個星期內,她找了所有關係好的男性朋友,沒有一個人願意和她結婚。剛走出表演系校門的學生,早早結婚以後還有什麼被捧的價值?何況,在臨市,誰不知道,葉家得罪不起。

    還有一天。如果她拿不到結婚證,葉綺奕就要入住華景了,一想到那個場景,她忍不住咬了咬嘴唇。
    可是,該找的人,她都找了?她還能找誰?
    葉慕在車站站定,看著站牌上貼著葉綺奕最新代言的化妝品海報,眼睛漸漸泛起酸意。如果爸爸還在,是不是一切都會不一樣?
    葉慕將手插進大衣的口袋裏,眉頭微皺,手從口袋裏再抽出來的時候,手裏多了一塊寫著一串號碼的手帕。這手帕不是她的,她隱隱記得,醉酒那天,她似乎遇到了要幫助自己的熱心人。
    看著那串數字,走投無路的葉慕,鬼使神差地撥通了號碼。
    很快,手機那一側便傳過來一個男人磁性滿分的嗓音:“喂。”
    “那個,我是你上次留號碼的葉慕,你說有事都可以找你……”葉慕支支吾吾地出聲。
    莫深發出一聲輕應著的鼻音回答道:“我知道。”
    葉慕咬著自己的紅唇,也不管莫深是怎麼知道是她的,硬著頭皮張口:“我現在有必須要結婚的理由,你能不能幫我?”
    她說完,電話那頭沉默了。葉慕等著,以為自己嚇到了他。如果不是被逼急了,她也不會隨便打電話給一個陌生人說這些。她手機裏的聯繫人都找遍了,只有手帕上的號碼沒有試過。可現在看來,這個人也是不願意的。
    久久沒有得到電話那頭的答案,她垂著失望的臉剛要出口婉謝:“你拒絕也沒有關係……”
    “你在哪兒?”莫深出聲打斷了她的話。
    葉慕微微詫異著,一時沒反應過來。莫深又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問題:“在哪兒?”
    “32路城區站。”葉慕微愣著,脫口告訴了他地址。
    “嗯。”莫深應了一聲。然後,葉慕就聽到手機啪地被掛掉了。
    葉慕看著手機怔怔發呆,他這是答應了?
    沒有十分鐘,莫深的車子在葉慕所說的那個車站前停了下來,搖下車窗看著還在發呆的葉慕:“上車。”
    葉慕認真看了幾眼想確認他是不是自己那天見到的男人,這麼出色的長相不是人人都有的,看了一眼她便確定了。之後,她打開車門上了車。
    莫深收回眼,抬手替她系上了安全帶,發動車子沒有再說話。
    葉慕看著開出去的車子,咬了咬唇,忍不住低聲問了一句:“去哪兒?”
    “民政局。”莫深專心地看著前方,風輕雲淡。
    “去……去民政局做什麼?”
    莫深深邃的雙眸瞟了她一眼:“你不是缺一個配偶?”
    葉慕剛剛只是脫口而出,下一刻便咬了自己的舌頭,她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小……小叔叔,你為什麼幫我?”她記得,這個男人說他是什麼小叔叔。
    “不是幫你。”莫深的眼睛在她身上游走了一圈,收回,定定地看著前方,“葉慕,是我要娶你。”
    要娶她?葉慕茫然至極:“你為什麼要娶我?”
    莫深放在方向盤上的手微微一緊,極好看的側顏對著葉慕:“我到了結婚年齡,你缺少一個照顧你的人,不是正好?”
    葉慕垂了臉,莫深認識她,可她怎麼也想不起莫深,就這麼倉促結婚了,葉慕總覺得哪里有些怪異。

    車子到了民政局,葉慕仰頭看了看,在車裏坐了好一會兒。
    她想,她現在需要一個人結婚,她和顧亦銘已是不可能的事。嫁給莫深,她不知道她會怎麼樣;但是不嫁,父親留給她的東西,連最後一點點殘渣她都拿不到。或許,就這麼結婚,是最好的結果。
    “好。”良久,她抬頭看他,一雙純粹的眼睛裏似乎下定了決心。
    兩個人,就這麼草率地領了證,葉慕甚至從未想過對方可能是個騙子。等到兩本紅本本放到葉慕的手心裏,葉慕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只是短短半個小時,她已經從一個剛畢業的表演系學生變成了已婚婦女。
    莫深看著葉慕手裏的結婚證,心裏竟覺得有些輕鬆。
    “小叔叔,你現在有沒有住處?”吐了一口氣,葉慕抬頭看著莫深詢問,“我記得你那天好像說你是攝影師?”
    不是有句話嗎,叫“攝影窮三代”。
    莫深看著她有些恍神,葉慕見他沒有回頭,心裏大概有數了,振振有詞道:“放心吧,明天我們就有房子住了。”
    聽著她的話,莫深嘴角緩緩勾起了一抹笑意。看來,她到現在還沒有搞清楚狀況。
    莫深沒有拆穿她,點了點頭:“好。”
    上了車,葉慕幽幽歎了一口氣,打量著車裏的陳設:“還是快點把車子還給人家吧,剮花了得賠錢的。”
    她沒錢,他也沒錢,借來的車子壞了得賠不少錢。
    “這是我的車。”莫深發動了車子,淡淡補充了一句,“不值錢。”
    一輛上千萬的車,他說不值錢!他這麼說,對車子沒什麼瞭解的葉慕竟然信了!
    “能不能先送我去個地方?”葉慕沒有多想,現在心心念念的,全部都是父親的房子。
    莫深答應了,她報了地址,他直接開了過去。
    葉慕拿著結婚證,下車前對莫深說道:“你在這兒等我一會兒,我進去一下就出來。”
    她結婚了,這次葉善虎再也沒有藉口占著葉家的房子不放。

    正是晚飯點兒,葉家餐廳裏氣氛很熱鬧。今天是顧亦銘這個女婿第一次登門,葉家人自然熱情招待。
    一家人正吃著飯,李姐走了過來,躊躇著喊了一聲:“夫人……”
    “亦銘,你多吃點。”姚如君臉上都是客氣,笑意盈盈地看著顧亦銘,聽到李姐的聲音,不由得偏了頭:“什麼事?”
    李姐支支吾吾地看著姚如君,不知道該不該說。
    “到底什麼事?”姚如君看著李姐不由得皺了眉頭。
    就在這時,葉慕推開餐廳門走了進來,目光毫無預兆地撞上了顧亦銘,兩人皆是一怔。
    葉慕的目光很快便從顧亦銘身上離開,偏向葉善虎:“伯父,我結婚了。”
    她這一言一放出來,一堂皆是一驚。
    沉穩老練的葉善虎渾濁的眼睛也藏不住驚訝,挪動著身子,臉上的笑意在葉慕的眼裏看著有些假:“小慕,你可不能拿自己的婚姻大事開玩笑。”
    “是伯父說,只要我結婚了就把我父親的房子還給我。現在,伯父是不想遵守約定?”葉慕並沒有要給葉善虎留面子的打算,一雙明亮的眼睛直直地看著葉善虎詢問。
    葉善虎頓時有些下不來台,笑意裏帶著幾分尷尬:“你想多了。”
    自葉慕進來後,葉綺奕的目光就時不時地看向顧亦銘。見顧亦銘神色無異,她臉上掛著溫婉的笑意看著葉慕:“小慕,在我們幾個姐妹中,爸是最疼你的,他不是在乎那一套房子,而是怕你因為衝動做了錯事。”
    “疼我?”一向乖巧的葉慕出奇地露出幾分譏諷,反問道,“疼我會侵佔我父親留給我的一切?疼我會讓我的未婚夫和他的女兒訂婚?”
    這些算是疼愛的話,那葉善虎的確夠疼她!
    聽到葉慕的話,姚如君坐不住了,拍桌而起指著葉慕罵道:“你個白眼狼!你這些年吃我們家、用我們家的,我沒向你要錢,你還敢伸手要東西!你算什麼東西?”
    “如君!”葉善虎冷喝一聲,瞥了葉慕一眼,沉沉地再次對姚如君開口,“去把華景的房產證拿來!給她!”
    “老葉,你瘋了!華景的房子值多少錢?那是留給綺奕和亦銘做婚房的,怎麼能給她?”姚如君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震驚不已。
    “就是!給她了,大姐的婚房怎麼辦?”葉綺夢不滿地嘟囔。
    一直插不上嘴的葉綺雯咬了咬嘴唇,終是忍不住替葉慕說了句:“媽,你就給小慕吧,那房子本來就是二叔留給小慕的,爸只是暫代保管。”
    姚如君怒目轉過來,指著葉綺雯:“你個死丫頭,你幫誰呢?!胳膊肘往外拐,你別說話!”
    葉慕像是局外人般看著除了葉綺雯以外一張張醜陋的面孔,果然,提到錢,葉家平時維繫的假面就裝不下去了。
    大廳裏僵持著,爭吵幾句後忽然安靜了下來,葉善虎張口欲說什麼:“小慕……”
    “伯父,”顧亦銘忽然看向葉善虎,打斷了僵局,冷漠的棱唇淡然張合,“把華景的房子給葉慕吧。”
    葉家人一怔,葉綺奕看向顧亦銘,藏住自己的不甘,順著顧亦銘的話:“爸,既然小慕想要,沒關係,我可以讓給她。”
    讓?
    葉慕冷笑,本就是她的東西,何來“讓”這個詞?
    葉善虎臉上神色不明,他從桌子上拿起雪茄,冷聲道:“如君,把房產證給小慕。”
    “老葉……”姚如君怒瞪了自己女兒一眼,還欲強留。
    “我讓你給她!”葉善虎忽然就發怒了。
    姚如君不甘心地咽了咽唾沫,去樓上取了房產證遞給葉慕。葉慕剛欲接,姚如君猛地將房產證摔在葉慕身上,咬牙切齒道:“拿著東西滾吧,從今以後,我們葉家和你沒有一點關係!”
    葉慕緩緩收緊自己掌心,此刻有多難堪,她知道。可她還是彎腰撿了房產證,之後穩步出了葉家。
    她剛出去,葉家的大門就被快速關了起來。葉慕轉身看著葉家大宅,清澈的眼睛湧入傷感,喃喃自語:“爸,如果以後還有機會,我會拿回你的東西……”
    “走吧,去華景。”葉慕上了車,沖莫深擠出一絲笑意,幹幹說道。
    她的眼睛透著紅意,莫深沒問,發動了車子。

    華景的房子裏除了樓上臥室裏有一張大床,其他什麼都沒有,房子雖大,但卻空空蕩蕩。
    葉慕將房子簡單收拾了一下,可晚上睡覺時尷尬了,看著那張碩大的床。莫深掀開被子就躺了下去,挑眉看她:“不睡?”
    葉慕快速地搖了搖頭,幹幹地說道:“我……我還不困,你先睡吧。”
    “明天不是有畢業大戲彩排,確定不睡?”莫深抬腕看了一眼手錶,幽深如水的眸子裏看不出是什麼情緒。
    葉慕一驚:“你怎麼知道我明天有畢業大戲的彩排?”
    “路上你有說。”莫深手掌握拳,不自然地放在唇邊輕咳了幾聲。
    葉慕面露疑惑,她有告訴他這件事嗎?
    葉慕還沒來得及多想這些事,目光接收到莫深直視她的視線,她的心臟猛然漏跳了幾拍,臉色微紅,低下頭,說話都變得支支吾吾:“我……我……我出去透透氣。”
    莫深看著她倉促而逃的背影,不由得挑了挑眉,嘴角隱隱牽出幾分笑意。
    出了臥室的葉慕坐在客廳的一塊小地毯上,眼睛不時朝臥室的門瞥去,一切顯得有些不真實。她……真的嫁人了?並且嫁給一個她並不認識的陌生人……
    葉慕伏在自己的膝蓋上,看著臥室,帶著亂糟糟的心情在眼皮的沉重中睡去了。
    莫深推開臥室便看到葉慕抱著自己膝蓋睡覺的場景,他走了過去,抬手撫了撫她的發絲,溫柔地抱起她回了臥室。
    “好夢。”將她放到床上,莫深的手輕輕碰觸她的臉頰,一張帥氣的臉上都是溫潤的笑意。
    華景的早晨格外安靜,葉慕躺在床上,舒適地伸了個懶腰。迷迷糊糊睜開眼睛時,她卻猛地一驚。
    她昨晚明明是睡在客廳裏的,怎麼會在臥室?
    正想著,臥室房門被推開,莫深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口:“早。”
    “早。”葉慕抬頭看著他的目光愣愣的,原來,她不是在做夢,她真的結婚了!而眼前這個帥得讓人移不開眼睛的男人便是她的丈夫!
    莫深薄唇微勾,慣常冷漠的臉上夾雜著溫和,迷人至極:“起床吃飯。”
    小迷茫的葉慕點了點頭,待莫深退出後,她簡單地梳洗了一番後下了樓。
    小廚房的桌子上放著簡單的西式早餐,煎蛋很漂亮,脆黃的外表讓人看著就很有食欲。
    “這些都是你做的?”葉慕拉開座位坐下時,有些小小的吃驚。
    莫深扯掉圍裙,坐在她的對面,淡笑道:“只會這些,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得慣。”
    葉慕忙擺了擺手,又點了點頭,覺得有些麻煩他了:“已經很好了,我都做不出來……”
    最後一句,葉慕小聲地嘟囔著。她只會煮泡面,其他什麼都不會。
    莫深臉上帶著溫和給她倒了牛奶,詢問:“彩排是幾點?”
    “十點。”葉慕吃著煎蛋,滿足得很。
    “我送你過去。”莫深看著她,替她解決了出行問題。
    葉慕沒有拒絕,安靜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吃著早餐。
    華景這附近她還不熟悉,莫深開車送她去學校,這一路是怎麼過來的,她已經繞糊塗了,還好有他。
    在學校門口,葉慕匆匆解開安全帶下了車:“謝謝你。”
    “夫妻之間需要這麼客氣?”莫深一隻手搭在方向盤上,挑了挑眉頭。
    葉慕咬了咬嘴唇,她一時又忘了自己已婚婦女的身份。莫深看著她略覺歉意的模樣,吐了一口氣,轉移了話題:“晚上我過來接你。”
    “不用了……”
    “不接你,你找得到回去的路?”莫深嘴角勾上了笑意,她的迷糊,他今早算是領會了。
    葉慕有些窘迫,不好意思地紅了臉。
    莫深抬手看了看手錶,不忘提醒她:“現在已經九點五十了,你還有十分鐘。”
    “十分鐘……”葉慕聽到他的話,眼睛猛地睜大,顧不得多想,匆匆和他揮手,“那我先進去了。”
    說完,葉慕朝著門口跑去。
    莫深看著她急急忙忙跑遠了的背影,薄唇的笑意加大。她的身上,還是有當年小迷糊的影子。


    畢業大戲裏,葉慕演了一個大家都不願意演的老太太角色。她的服裝和妝容不是那麼煩瑣,所以和眾人擠在一個更衣室。

    葉慕畫好妝剛出房間,表演老師便叫住了她:“葉慕,你過來一下。”
    “王老師,您有事?”葉慕走了過去,理順自己的心情。
    王老師是電影學院的系主任,也是葉慕的表演老師,他對葉慕一直很看重,把葉慕叫過來專門講戲:“葉慕,等會兒彩排的時候,別忘記加上這兩句臺詞。”
    說著,王老師將手中的臺詞本遞給她:“你演的角色雖然戲份兒不多,不過卻是重中之重!當時想來想去,我們班也只有你的演技能駕馭這個角色,你可不能讓老師失望,爆發戲一定要抓好。”
    “我會的,老師。”葉慕認真地看著那兩句臺詞點了點頭。
    王老師看著葉慕垂首認真的模樣,不由得歎了兩口氣:“哎,如果不是你沒興趣進演藝圈,憑你的天分和悟性,這個圈子肯定能有你的一席之地。”
    王老師的話讓葉慕微僵,握著臺詞本的手不由得緊了緊。她是愛演戲的,可顧亦銘的媽媽思想保守,不希望自己的兒媳婦抛頭露面,更不喜歡顧亦銘找演員做妻子。當初為了不讓顧亦銘為難,葉慕說過,她從電影學院畢業後絕對不進演藝圈。可現在,顧亦銘和她沒有任何關係了,她的夢想,她再也不會放棄。確定自己的心意後,她漸漸意識到,愛情和夢想不等同於麵包和愛情,它們沒有衝突,一直都可以兼得。
    “老師,您放心吧,我會努力做好,不會給您丟臉。”葉慕抬頭沖王老師笑了笑,說得很確定。
    王老師微愣,還以為葉慕在說這次畢業大戲的事:“好,努力就好。”
    今天的彩排結束後,葉慕的老年妝卸了好久才卸完。準備要出去時,莫深的電話便打來了。
    “喂。”葉慕接莫深的電話還顯得有些不自然。
    莫深穩穩帶有磁性的嗓音從手機裏傳過來:“結束了嗎?”
    葉慕收拾好自己的包,一邊向外走,一邊說道:“嗯,我現在就出去。”
    掛了電話,葉慕低著頭將手機往包裏塞。一直愛找葉慕茬的嚴順兒撥弄著頭髮從洗手間出來,見了葉慕,眼神微動,側身假裝無意撞了葉慕一下。
    葉慕還未做反應,嚴順兒猛地推了葉慕一下,自己退後了幾步,怒聲:“你找死啊!”
    剛剛一直低著頭的葉慕還以為真的是自己不小心撞到了她,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歉:“對不起。”
    “有些事,可不是道歉就有用的。”嚴順兒見葉慕要走,腳步一挪,擋住了她的去路。
    葉慕動了動眉頭,算是知道嚴順兒是故意找碴兒了:“那你想我怎麼做?”
    嚴順兒雙手抱臂,漫不經心地揚著自己的指甲玩弄著:“我們表演系那一套你又不是不懂?”
    葉慕並不明白她說的是什麼:“什麼?”
    嚴順兒揚起化著濃重眼線的臉,朝後退了幾步,眼睛朝洗手間瞥去,豔紅的嘴唇微張:“你們出來。”
    說著,從洗手間裏走出來另外兩個和嚴順兒玩得較好的女生,許小甄和李青青。
    在電影學院誰都知道,這三個人喝酒抽煙,經常欺負大一新入學的漂亮學妹。要說這三個人的專業成績,只有嚴順兒出彩一些。嚴順兒是童星出身,早早簽了公司,其他兩個人,不過是圍著她轉罷了。
    “今天我要讓這葉家千金小姐給我磕個頭。”嚴順兒指了指葉慕,看向旁邊另外兩個人,自己率先邁了兩步。
    葉慕欲轉身,結果另外兩人從後面堵了上來,三個人將葉慕團團圍住。
    “葉大小姐,來吧,讓我知道你的膝蓋有多廉價。”許小甄壓著葉慕的手臂將她朝下按,話說得頗為譏諷。
    李青青活動著手腕,嘴裏嚼著口香糖,抬起葉慕的下巴:“喲,一向人人豔羨的葉家大小姐也有今天?你的顧大少呢,怎麼不來救你?哦……我忘了,他好像娶了大明星吧?”
    葉慕被迫仰頭看著嚴順兒和李青青,咬牙道:“你們今天動我試試!”
    “你還以為你是葉家千金呢!還把自己當顧少的未婚妻?我告訴你,現在就算我打斷你一隻手,也不會有人替你出頭!”嚴順兒冷哼了一聲,踩著高跟鞋朝著葉慕靠近。
    “你就不怕學校處理這件事?”
    “我都要畢業了,我怕什麼?葉慕,我看你不爽好久了。”嚴順兒惡狠狠地盯著葉慕,抬了抬手示意自己兩個同夥。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