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蜀錦人家:浣花卷(簡體書)
蜀錦人家:浣花卷(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8元
  • 定  價:NT$197元
  • 優惠價:7514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年少不惜佳人伴,燈火闌珊空悠悠。古風大神樁樁繼《蔓蔓青蘿》後,又一部橫跨歷史長河的愛恨情仇一段蜀錦世家的興衰榮辱,一份難分難捨的啼笑因緣當【蜀中辣娘子】撞上【風流紈絝】 公子,小女子這廂無禮了。

    楊靜淵是不折不扣的紈絝。出身豪富,人又俊俏。最大的成就不過是打架時,把別人揍趴下,自己還站著。贏得紈絝們的崇拜。可他遇到了季英英,驕傲的心就一點點從空中摔下來。摔得渾身是泥,還要被她不屑地踩上一腳。楊靜淵怒了:他一定要讓季英英仰望自己。然後向她伸手,大方說,爺饒恕你了。蜀中娘子季英英是蜀錦大家之後,自幼對染布一事十分有慧根,人也靈巧聰慧。當蜀中辣娘子遇到大唐紈絝,所有人都不看好這份姻緣,然而事實卻證明,表裏如一的人不一定是好人,表面紈絝的也未見得不夠深情。
    季家在錦商中的位置很高,暗中使壞的人很多。季英英和楊精源一路過關斬將,最終將季家蜀錦做上了巔峰,同時也成就了一份良緣。

  • 桩桩

    四川成都人。因被人誤認為一段木樁而偶然得名。知名網路作家,資深記者,編輯,已出版《蔓蔓青蘿》《微雨紅塵》《永夜》《放棄你下輩子吧》《杏花春雨》《女人現實男人瘋狂》《落雪時節》《皇后出牆記》《天上有棵愛情樹》《不棄》《流年明媚相思謀》等十三部小說。其中《蔓蔓青蘿》《小女花不棄》《蜀錦人家》皆已簽約影視,同名小說前兩部已經開機。

  • 第一章連環計
    第二章季家秘方
    第三章楊家提親
    第四章南詔野心
    第五章少年心事
    第六章朦朧情意
    第七章同病不相憐
    第八章面具下的心
    第九章白王是他
    第十章戲假情真
    第十一章盯梢與吃醋
    第十二章悴亡
    第十三章自盡
    第十四章最後一根稻草
    第十五章板子打掉了親情
    第十六章離別亦甜密
    第十七章楊家變故
    第十八章熱孝成親
    第十九章爭吵
  • 第一章連環計

    一片烏雲在天明時湧來,雨嘩地落了下來,氣溫驟降。
    季家像風雨中飄搖的小船,全家上下籠罩在惶恐不安的氣息中。二十幾個染工,浣絲婢擠在一處。誰都看得出來,季家破了財。主家會因此賣了她們嗎?未知的命運讓她們心裡忐忑不安極了。
    季英英帶著湘兒綾兒,披著油衣。和季嬤嬤一起將熱騰騰的飯菜送了過來。
    “娘子。太太的病可好些了?”膽大的紫兒小心地試探著。
    季嬤嬤看出了她的心思,張嘴就想罵。季英英上前一步攔住了她。她掃視了一眼房裡的僕婦婢女,淡淡說道:“太太無恙,一時氣急攻心才會暈倒。我知道,你們擔心染坊沒了染料。主家的布料需要賠償。染坊開不了工會倒閉,擔心太太把你們賣了。”她提高了聲量,“有哥哥和我在一天,染坊就絕不會垮。等雨停了,將染坊收拾乾淨。”
    一眾僕婦在她冷靜的面容前低下了頭: “是!”
    出了後罩房,季英英抬頭望向天空。灰白的天看不到絲毫陽光。不曉得天大亮後,趙家會不會拿著欠條前來索債。一夜未眠,她疲倦之極,卻不敢回房歇息。季家,該如何應付趙家,渡過難關?
    才到正院,吳嬤嬤匆匆走了過來。她向季英英招了招手。待走到迴廊上,她輕聲禀道:“娘子,有位姓桑的郎君想要見你。大郎君正陪著。”
    想起昨晚桑十四找來牛家的將軍們把趙修緣及時叫走。季英英心裡就充滿了感激。她點了點頭道:“嬤嬤,這些天讓母親好好靜養。無論有什麼事,哥哥忙不過來,就叫我來辦。季貴叔已經去益州城了麼?”
    吳嬤嬤嫁了季富的兄弟,鋪子的掌櫃季貴。郎中開的方子裡有人參,要到益州城的大藥舖買。
    “已經去了。到了益州城正好是開城門的時辰。萬不能誤了太太的藥。娘子放心,我當家的定會將娘子的謝意帶給高升客棧的那位恩人。”
    季英英有點遺憾。如果不是家裡事多,她還想親自去謝謝他。
    她吩咐湘兒留在正院幫忙,帶著凌兒去了前院。
    見到季英英,桑十四郎臉上露出了笑容:“季二娘,昨晚受驚了。”
    季耀庭見兩人的伴當婢女都在,當即站了起身:“妹妹,你與桑郎君敘話,我去鋪子上盤盤貨。”
    等哥哥離開,季英英起身向桑十四郎欠身一福:“昨晚多虧你把趙修緣叫走。我不想母親哥哥擔憂,是以沒對他們說起。”
    桑十四昨晚折回,透過緊鎖的房門看到遺留在地上的繩索,心裡已猜到了幾分。聽到季英英這樣講,勃然變色道:“那個畜生,果然意圖不軌!”見季英英難堪地低下頭,他轉了話題,“平安回家就好。我的伴當告訴我,當晚趙老太爺趙大老爺夫婦和趙二郎又去了一趟藤園。當心趙家不會善罷甘休。”
    趙家。季英英眼中閃爍著仇恨。就為了自己的技藝,趙家暗中收集欠條,火燒染坊。她深吸口氣道:“趙家已失了先機,他們還敢來家抓我不成?我家欠他家的錢,明年四月才到期。不過是把我家逼到絕境,好如他們的意罷了。我不信三四個月的時間,我家籌不齊錢。”
    蒼白疲倦的臉,眸子炯炯有神。散發出異樣迷人的光彩。桑十四郎讚歎地看著她,心裡有些明白楊靜淵為什麼看上她了。有些女子如蒲草般柔弱,有些女子如勁草般挺拔。他點了點頭道:“趙家若敢強逼,隨時遣人來長史府尋我。七娘還在等我,我先告辭了。”
    季英英謝過他。吩咐綾兒送了桑十四出去。她揉了揉眉心,強打著精神去了鋪子。
    同樣一夜未眠,季耀庭眼里布滿了紅絲。鋪子上的貨物不多,兄妹倆盤點清賬,算著能賣出多少銀錢。
    不知不覺,天色已經透亮。季英英輕聲說道:“哥哥,緊著把這些貨低價賣出去,籌得的銀錢先進一批低價白布與染料。咱家要在短時間裡多賺錢,染坊還得儘早開工才行。我晚上進染坊,不讓人瞧見就是。另尋人趕緊往長安送信,催一催姨母。”
    季耀庭點了點頭:“今晨季貴叔進城的時候,我已修書一封,囑他送驛站送往長安。但願姨母能早點把銀錢送來。”
    小間門外突然傳來人聲:“季大郎!季大郎在嗎?”
    季耀庭起身掀了門簾,有點吃驚:“是木掌櫃啊!”
    季英英聽說是木掌櫃,一顆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透過門簾縫隙望了出去。
    木掌櫃望著季耀庭嘆氣又嘆氣:“昨兒有從趙家吃喜宴的人說起,才知道季家染坊失了火。正巧今日我來三道堰送貨。就來瞧瞧。”
    季耀庭感激地拱手道:“多謝您關心。火勢不大,只燒塌了一半庫房。”
    木掌櫃頓時急了:“燒了庫房,滅火時一澆水,豈不是將染料都……”
    季英英聽到這裡,心裡已明白了大半,挑開簾子走了出來:“木掌櫃放心。咱家賒欠的貨款,明年二月定準時還給您。”
    “呵呵,瞧小娘子說的。”木掌櫃臉上笑容不改,伸手拿出了契約一抖,“季大郎,這上面寫得清清楚楚。賒欠的貨款明年二月到期。聚彩閣如有急用,可以免利息提前收錢。我只是個掌櫃。東家前天來店裡盤賬。問及這批鸚哥藍。怪我賒給了你家。您體諒我也是個做下人的。最遲三天,得把貨款收齊。不然,我不好向主家交代。”
    季氏兄妹臉色刷得白了。季耀庭顫聲說道:“木掌櫃,您這是雪上加霜啊!”
    季英英指著木掌櫃冷笑道:“我明白了,聚彩閣和趙家是一伙的!滾!”
    木掌櫃也不分辯,將契約往懷裡一揣,冷冷說道:“三天,季家若還不上銀錢,老朽就不客氣了!”
    他拂袖而去。季耀庭一個不穩,跌坐在地上。
    “都怪我!”季耀庭搖搖晃晃站起身,眼神迷茫沒有了焦點,“是我貪心,才受了木掌櫃蠱惑,賒了那批鸚哥藍。圖那幾成的利,結果全化成了水。呵呵,全化成了水!”
    季英英嚇了一跳,捉住季耀庭的胳膊使勁地搖晃:“哥,你別嚇我。”
    季耀庭猛然推開她,朝著後院跑去。
    “大哥!”季英英叫了聲,趕緊追了過去。
    季耀庭跑進院子,雙膝一軟跪倒在地,朝著後院正房的方向重重磕下頭去,哽咽道:“母親!兒子保不住咱家染坊了!”
    雨水頃刻間將他淋得透濕,季耀庭恍若不知,痛苦地將臉貼在冰冷的石板上。彷彿這樣,才能讓心裡的憋屈與憤怒減輕一點。
    季英英拿起油衣跑過去蓋在了他身上,伸手去拉他:“哥,你起來。這樣會生病的。你起來!”
    季耀庭攀著妹妹的胳膊抬起頭。昨晚酩酊大醉,好不容易醒了,又遇到染坊失火,母親氣病。此時被木掌櫃一激,被冰涼的雨水一澆,臉色已變得青白。他紅著一雙眼睛,慘笑道:“英英哪,哥不爭氣哪。”
    他的身體緩緩軟倒在季英英身上。
    “哥,哥!”季英英一顆心像要蹦了出來,拿油衣罩著季耀庭的,抱著他跪坐在院裡。她望著天空。雨從鉛灰色的天空砸下來,就像一隻看不見的手,摀住了季家的光明。
    “這批貨是特意留給你的。浣花染坊是老主顧,信得過。這樣吧,你把染料都帶走,多出來的算賒我的如何?”
    “趙家擔心季家還不起銀錢,扣下季二娘為質。告到官府,季太太敢讓官衙的師爺盤一盤浣花染坊的賬嗎?”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