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曾經多想變成你(簡體書)
曾經多想變成你(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8元
  • 定  價:NT$197元
  • 優惠價:7514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畢夏是一個真實且精緻的人,他的作品也一樣。

    ——原城(代表作《良辰多喜歡》)

    這是畢夏首部故事集,書中講述了性格不同的年輕人在面對愛情時的迷茫、無助以及堅定。
    就像書名傳遞的那樣,曾經想要變成喜歡的人那樣優秀,於是朝著喜歡的人的方向努力

    有一天,喜歡的人已經離去,已經沒有當初那麼喜歡了。這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變成了當初喜歡過的那一類人。

    有一天,喜歡的人已經離去,已經沒有當初那麼喜歡了。
    這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變成了當初喜歡過的那一類人,發現自己已經變得像過去嚮往的那樣優秀。

    傳遞正能量的愛情故事,也許男女主人公沒有圓滿的結局,但即便分開,彼此也會變成更加優秀的人。

  • 畢夏

    《花火》雜誌主打作者。
    曾在《花火》等雜誌開設專欄,並連載長篇小說。文筆真摯,深受年輕讀者喜愛。目前已出版《如果可以戒掉堅強》、《如果可以戒掉堅強2》
  • 序  我不喜歡夏天,卻喜歡你

    原城

    廣州最近奇熱無比,走在路上隨時都覺得自己快融化了,一丁點兒想看書或者寫東西的欲望都沒有,可我還是要擠一擠自己的腦袋瓜來給畢夏寫個序。

    很多人覺得長篇難寫,動輒十幾二十萬,由於網絡小說的發展,一兩百萬字的小說也成了稀鬆平常,他們認為一個故事要寫那麼多字太難編了,而自始至終我都覺得短篇之難難於上青天。

    百萬字的故事,我們可以拿大把字數去渲染去鋪墊,而短短一萬字裡,要交代清楚人物與事件並且要將它寫得動人,十分耗心血。

    由於我本人不愛看書,導致畢夏的小說我也沒看多少,但三五篇還是仔細品過的,是好看。最愛的是他把年少的情感寫得真實而生動,他很擅長把握人性的美好與瑕疵,所以他的短篇看起來總是很飽滿。

    飽滿的故事才好看,這毋庸置疑。

    一個人的文字或多或少都會映射一點點作者本人的影子,讀畢夏的文字與故事,會讀出真實與精緻,他正是這樣的人。

    前幾天恰逢我們一個共同的朋友失戀,在我看來失戀的痛苦是別人安慰不了也分擔不了的,心裡的坎只有自己能過去,所以我不太過問這些事。私下裡他卻和我說:“你看他還好嗎?我很擔心他的情緒,他會不會很難挨。”

    在這個每一個人都很擅長表現自己友好善良的虛偽時代裡,他是一個難得的友好與善良的人。

    至少我一直覺得那些在私下裡會擔心朋友的人,都是真正值得交往的人。

    我略矯情,但凡我覺得人品不咋地的作者的作品,我不會關注,封面都不會願意看一眼。雖然這很片面,我們不能因為一個人的人品去否認一個人的作品,但好的作品太多了,我更願意把我的精力和金錢送給那些值得我去品味的人和書,比如我和你們共同喜歡的畢夏。

    既然你我品味如此相同,那我們也就是朋友了。既然是朋友,客氣的話就不多說,幹了這杯冰激淩的夏天,讀完這本西瓜味的棉花糖,你就會覺得手裡捧到了四季,擁有了熱與清涼,看懂了愛與彷徨。

    願好運與好書伴你們常在,願畢夏有美好的你們常伴。

  • 序  我不喜歡夏天,卻喜歡你

    冥王星的眼淚

    告別天堂

    未完局

    當時光跨過溫柔的河

    孔雀東南飛

    烏雲背後的幸福線

    在日落的黃昏最想你

    喜歡你是生長在相片裡的花

    我和勞拉

    那個遲來的夏天的盛放

    你是世界裡唯一的光

    騙子

    我在你遙遠的身旁

    不愛了我就送你遠航吧

    最後的晚餐

    後記  和青春認真地告個別

  • 冥王星的眼淚

     

      ——你做過的堅持最久的事情是什麼呢?

    ——愛一個人。從2006—2015年,9年,整整3285天。

     

    “我叫湯博,就和發現九大行星之一冥王星的那個湯博一個名。”

    要不是被愛好天文的顧啟明威逼利誘拉著去豆瓣天文愛好小組的同城活動,我大概這輩子都不會遇到你。遲到的我們來到聚會地點甫一坐下,剛好輪到你上臺做自我介紹。說話的時候你揚著頭,語氣裡是滿滿的得意。

    可是你的話剛落下,就有人潑了你一盆冷水:“冥王星不是剛被九大行星除名嗎?”

    “那怎麼了,在我心裡它永遠屬�九大行星。” 我看到有慌亂從你的眼裡一閃而過,但你仍繼續堅持自己的觀點。

    聽到你這麼說,台下的人都笑了,看到這個場景的你一下子就紅了臉。

    那一刻,有一種莫名的情愫在我心裡浮動。我用力打了下身邊笑得格外激動的顧啟明,連忙站起來走到臺上,你見勢立馬下了台。

    “大家好,我叫尹歌,很開心認識大家。”說到這裡我望著台下頓了頓,“今年1月9日,在肯尼亞航天中心,‘新視野號’探測器已經發射升空前去探測冥王星,我相信它一定會為冥王星正名,讓冥王星重新回到九大行星之列中來。”

    在說到後半句話的時候,我看到下臺後一直低著頭的你突然抬起頭來望向我。不知道是你的眼睛太過明亮還是對於剛剛說的話沒有底氣,那一刻我心如擂鼓。在台下的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我佯裝瀟灑實則倉皇地下了台。

    聚會結束後一夥人去了一家提供自助餐的KTV,顧啟明起先還陪在我的身邊鞍前馬後,但很快我就被人來瘋的他拋到了一邊。正當我一個人坐在角落無所事事時,同樣被人冷落的你沉默著走到我的身邊坐下。

    “尹歌,下午謝謝你。”說著你向我舉起酒杯。

    包廂裡音樂聲嘈雜,但你的聲音還是一字不差地落入我耳裡。我的臉不知怎麼就突然變得滾燙,我舉起杯子想和你碰杯,卻被你一把攔下。

    “小孩子不能喝酒。”你微笑著望著我,眼睛深邃澄澈如夏季黑夜的天幕。

    湯博,這是2006年9月,我們第一次見面。

    那一天,我在你的眼裡看到了紅著臉慌亂無措的自己。

     

     

    我沒想到會這麼快再遇到你。

    那天,我在晚自修去老師辦公室問問題耽誤了時間,為了在熄燈之前趕回寢室,我選擇了小樹林抄近路。白天的小樹林漂亮又涼快,晚上的小樹林燈光昏暗樹影婆娑,整一個陰森森的感覺。膽子極小的我一邊埋怨著顧啟明不等我一邊低著頭快步向前走,走到一半的時候我突然就撞到了兩個人。

    在我閉著眼睛大聲尖叫的時候,我聽到你的聲音:“尹歌?”

    聽到有人叫我,我睜開眼睛來,暗淡昏黃的燈光下你看著我一臉的疑惑,你的身邊還站著一個面色緋紅的女生。一下子就猜到了大概的我轉身要走,你卻像遇到救星般拽住了我。

    “桑陌,你看我沒有騙你吧,我說的有事就是在這裡等尹歌然後送她回寢室。現在她來了,那我先走了。”

    “這誰啊,我以前沒聽說過啊。”你拉著我奮力往前跑,桑陌軟糯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獵獵的風吹亂我的頭髮,我側過頭看到路燈下你英俊的側臉在路燈下一明一暗,像一尊完美的雕塑。

    很多年後我都會想,如果那一晚我沒有走小竹林,我們之間的命運是不是就會不一樣。

    那一晚之後,你時不時來找我吃飯找我玩。然後,我知道你是我們學校高二的學生,知道桑陌是你們年級裡數一數二的美女,而你,則是她熱烈追求的對象。當然,我也知道了每一次見到你時胸腔裡飛速跳動的小火苗是什麼。

    你在學校裡很受歡迎。你是學校天文社的社長,下面有包括桑陌在內的近80號的社員。為了有很多的機會見到你,對天文知識一點都不感興趣的我也加入了天文社。天文社每一個月都會舉辦一次活動,有時候是天文知識講座,有時候會外出觀測。我入會後,每次活動你都讓我給你打下手,這讓我覺得開心不已。

    年少的愛都帶著毫無保留的付出,每個星期天晚上晚自習的時候我都會把從家裡帶的好吃的分給你。每次去你班裡找你的時候大家都會起哄,而你都會紅著臉笑著說我是你妹妹。

    有一天晚上我去你班裡找你撲了空,桑陌走出來把我拉到了一邊。

    桑陌很瘦很漂亮,白皙的皮膚像剝了殼的水煮蛋,一雙眼睛像兩汪清泉。她看著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了?”我問她。

    “你以後不要來找湯博了,其實你每次來教室找他大家起哄的時候他都很尷尬,他都不好意思告訴你。還有,他很少吃零食,你給的東西他每次都分給大家了。”

    聽了桑陌的話後我失魂落魄地回到教室,顧啟明看到我這個樣子問我是不是被你欺負了。我說了句“沒有”低下頭,眼淚頓時就落了下來。

    那之後,我很久沒有找你,而你不知道是因為學習忙還是怎樣,也很默契地沒有找我。

    大概過了一個月還是多久,你突然找到了我。你告訴我已經升入高三的你學業很忙,最近家裡事情也很多,所以一直都沒有找我。

    我的鼻子在見到你的第一秒就陣陣發酸,聽到你說了這麼多,我的淚腺溫熱無比。我問你是不是每次我來找你都給你造成了困擾,我問你是不是每次都把我送你的零食分給了別人。

    你沒有說話,但是我從你的眼裡看到了一閃而過的緊張和慌亂。下一秒,我不知從哪裡借來了勇氣,仰著頭看著比我高出一頭的你說:“我喜歡你。”

    你顯然沒有想到我會突然這麼說,你紅著臉連連倒退了好幾步,你手足無措的慌亂樣盡收我的眼底。

    “我……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一些。高考後我才會考慮這一些……”

    還沒等你說話,我就打斷了你的話。一個人想去做一件事的時候只有一個理由,一個人不想做一件事情的時候總有無數個理由。

    “好的,那我不會打擾你了。”說完這句話我轉身,任憑你在後面怎麼喊都沒有回頭。

    湯博,這是2007年。你高三,我高二,我們認識1年多。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