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如果你也聽說會相遇(簡體書)
如果你也聽說會相遇(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8元
  • 定  價:NT$197元
  • 優惠價:7514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如果你也聽說會相遇
    任性少爺與偽“綿羊女”的“冤家之旅”

    我以“遊戲”之名與你相遇,願用一顆真心來做賭注。
    不論輸贏,寧愛不悔。

    作為遊戲界的扛把子,
    “真心話大冒險”表示不僅能炒熱氣氛、娛樂身心
    運氣好還能為你開啟一段絕(dou)妙(bi)姻(nie)緣(yuan)!

    她等良人快歸來。
    她等到了。

    這是一個坑與被坑的故事。

    林瑤原本波瀾不驚的人生,在遇見喬以爍的那一刻出了點小小的意外,林瑤一直覺得自己是被坑的那一個,無論是起首的大冒險遊戲,還是假扮對方女朋友見家長,她其實是拒絕的……作為一名接地氣的高富帥,喬以爍表示行走江湖數十年,靠得大多都是臉。

    不管是死纏爛打,還是假戲真做、欲擒故縱,英雄救美才是真絕色。不是冤家不聚頭,從開始的打打鬧鬧,到之後的心猿意馬,最終在危難時刻明白心底的意願,一張五年前的偶遇照片,林瑤才發覺原來自己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經見過喬以爍,一切看似巧合,又如同緣分天定。只是隨著兩人的感情逐漸升溫,周圍接二連三的問題事故慢慢湧現,從喬以爍的身世、到喬家父子間的隔閡……兩人同舟共濟,當一切塵埃落定,執手同行時,如花美眷,莫過於此。

  • 雪茶
    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1995年生於南方魚米之鄉。有一顆經久不衰的少女心,愛好細水長流的美好感情,擅長用暖萌風趣的文字描述出自己內心天馬行空的故事。
  • 第一章
    “我說我愛你啊,我此生非你不娶。”
    第二章
    電話另一端的人突然笑起來,聲線清冽,在林瑤聽起來頗有幾分咬牙切齒的味道:“林小姐終於捨得聯繫我了。”
    第三章
    林瑤也呆了一瞬,耳朵彷彿還殘留著喬以爍輕輕呼出的溫熱氣息,讓她耳根發紅。
    第四章
    林瑤用手指慢慢把屏幕往下拉,一晃眼,三個字映入眼簾。
    “喬以爍。”林瑤把喬以爍的名字在心裡默念了一遍。
    這三個字組合在一起,還蠻不錯的。
    第五章
    “你果然對我存有非分之想。”
    第六章
    林瑤哽住,半天才憋出一句:“喬以爍,你大爺!”
    喬以爍聞言沒有半分不悅,厚顏無恥道:“我大爺在家呢,下次和我回家去看看?”
    第七章
    所有未說出的話都被喬以爍堵在了嘴裡,對方柔軟的唇瓣微涼,觸感真實。若即若離的呼吸包含著男人獨有的氣息,很熟悉,卻又帶著些讓她陌生的感覺。
    第八章
    在喬致興面前冷漠孤傲的喬以爍和印像中幼稚鬼的模樣截然不同,就像隨時都會爆發,歇斯底里的。喬以爍曾經形容她身上帶刺,倒不如說喬以爍是在說他自己。
    第九章
    對方雲淡風輕地說不要了,她付出的真心瞬間變成了笑話。
    第十章
    長時間的沉默,林瑤沒捨得把電話掛斷,將整顆心都放在對方身上,似乎想將每一點細微聲響,哪怕是呼吸也要聽見。
    第十一章
    “不是,”林瑤嘴角上揚出甜蜜的弧度,對上喬以爍深情的眼神,溫柔又堅定地說,“我很久之前就喜歡他了。”
    第十二章
    明明是一樣的面容,卻讓她覺得這樣的喬以爍,比印像中的他更為耀眼。
    目光盈盈,徐徐而立。
    第十三章
    就像一場毫無把握的博弈。
    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回來,也不知道你會不會回來。
    可是愛你,怎麼捨得放棄你?
    第十四章
    她忽然理解了那天喬以爍給自己打電話時的心情。
    他說能回來,就把婚禮給辦了。
    尾聲
    她等良人快歸來。
    她等到了。
  • 霜降,窗外冷風瑟瑟,空氣涼爽而清新,寢室樓前的幾棵銀杏也配合著季節變遷,將綠葉變換了色澤。晶瑩的露珠覆蓋枝頭,一片片枯黃的樹葉如金翅蝴蝶般輕旋飄落。
    一大早,室友蘇靜宜興致頗高地一邊欣賞窗外的秋色,一邊幫林瑤看了運勢,上面說她今日運勢近乎滿分,容易遇貴人。
    林瑤不以為然:“貴人就算了,只要沒有操心事就行了。”她望向蘇靜宜,“就快分道揚鑣實習了,真的不去?”
    “今天還有個面試,不去了。”說著,蘇靜宜看了眼對面的床鋪,一副八卦樣兒,“那妮子是不是真跟著渣男跑路了?”
    林瑤緩了緩情緒,不動聲色地蹙起眉:“蔣彤呢?”
    明白林瑤的顧慮,蘇靜宜聳肩:“她都消失好幾天了,連昨天的畢業酒會都沒參加,估計也不稀罕來今天的聚會。哎,你說她那個人傻錢多的男朋友不會真看上你了吧?”
    林瑤聞言不慌不忙地站起來,直接衝蘇靜宜翻了個白眼,拎起包疾步走出去。

    下午三點整。
    林瑤到達和朋友說好的KTV,裡面一夥人玩得正嗨,見到林瑤後立即興沖衝把她也扯了進去。
    搖骰子,輸了,就“大冒險”。林瑤想起蘇靜宜口中的星運,再一次確定那壓根就是胡說,不然她怎麼一直都沒有贏。
    林瑤放下手裡的骰盅:“我不玩了,你們玩吧。”
    “別啊!”有人不依,“最後一把。”
    架不住對方的軟磨硬泡,林瑤猶豫了一下:“那好吧。”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怕什麼來什麼,結果“大冒險”的對象再一次輪到了她。
    在門外等下一個經過的男人,對他告白。
    俗氣到簡直無力吐槽。

    上一次的懲罰,林瑤向經過的陌生人借了五塊錢,最後闡明原因時好心人死活不答應把錢收回,豪情滿滿地說五塊錢自己還是有的,就當請她喝了瓶飲料交個朋友……
    現在林瑤想起來還有點不好意思,遲疑片刻,告白就告白,只要別讓她再藉錢就好了……
    隨便說幾句,反正都是不認識的人。
    解釋清楚,江湖不見。
    包廂門一打開,原本縈繞在耳邊的喧鬧聲瞬間就小了不少,林瑤倚在門邊,身後是不斷變幻閃爍的五彩燈光。
    不過片刻,有人就在這種情況下大搖大擺地出現了,林瑤第一眼看過去時還怔了好一會兒。
    眼前的年輕男人穿著暗灰色風衣,身材高挑,面容清雋,算是人群中很出眾的相貌,只是在手上夾了一根沒有點燃的香煙,也不知道是不是氣質使然,面前輪廓分明的男人在林瑤眼里莫名多了幾分痞氣。
    林瑤向來對這一型不太感冒,不過此時可不是愣神的時候,所以,她當機立斷就把這個人攔下了:“可以耽誤您一點時間嗎,我有話要對您說。”
    想來這個男人對她的出現也是很莫名其妙的,但終究沒講什麼,只不耐地輕掃一眼身後,示意她有話快說。
    林瑤臉上有幾分為難,訕訕道:“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想說……”
    不經意間,男人又用余光瞥了眼身後,只見一個穿著短款皮草的女人自轉彎處快步走來,十多厘米的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發出“噔噔”響聲,還帶著回音。
    林瑤頓了頓才開口:“我喜歡你。”
    她明顯在英俊男人的臉上看見了錯愕神色。
    話音落下,緊隨其後的女人霎時蹙起了眉頭,她快步走到男人身邊,一雙美目虎視眈眈地盯著林瑤。
    這種情況讓林瑤也傻眼了,難道是這個男人的女朋友來了?
    林瑤訝然:“我……”
    連忙趕來的美女壓根就不給林瑤說話的機會,硬生生地把她的話給打斷:“你是誰啊,找喬以爍有事?”
    林瑤有些不安,若是因為自己讓這對情侶之間有了誤會,那才真是要命。
    與此同時,喬以爍就趁著這個空隙粗略地打量了林瑤幾眼。很簡單的風衣外套,微微敞開看得見裡面的白色襯衫,視線上移,是一張很秀氣的臉,留著柔順的黑長直發,白膚紅唇,不算驚艷,但讓人很舒服,有種別樣的清麗在裡頭。
    沒有任何緣由地,喬以爍突然想起昨晚在廣告裡看見的那隻雪白綿羊。他不由自主地輕笑了下,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但是……
    喬以爍微微一笑,不露痕跡地往林瑤的方向挪了幾步,一臉無奈地對那個女人說:“小妍啊,我之前也說過,我有喜歡的人了… …”
    林瑤愣了一下,不是情侶?
    被喚作小妍的女人一呆,轉而看向喬以爍。
    喬以爍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換了副神情,欲言又止,彷彿真有什麼難為情的事情不好開口。
    “其實,這次也是想好好和你坐下來談談的。”
    “可是……”
    喬以爍嘆息著搖搖頭,對上林瑤的眼:“寶貝,我知道你生我的氣,咱倆有什麼話私底下再說,我會好好跟你解釋的。”男人神色安撫,說得跟真的一樣。
    林瑤一時蒙了:“你說什麼?”
    眼前的陌生男人側了側身子,右手輕輕搭在她的肩膀上,一臉真摯地凝視著她,說:“我說我愛你啊,我此生非你不娶。”
    林瑤:“……”
    她不是來“大冒險”整別人的嗎?這是什麼情況,被反整了?
    林瑤目瞪口呆,半晌才回過神來。
    她急忙往旁邊邁了一步,躲開男人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隻手後,狐疑地瞧著他沒說話。
    喬以爍做痛心狀,喘了一口氣,輕聲說:“我會解釋,親愛的,你不要怪我了好不好?”
    林瑤下意識瞟了瞟對面目光極其不友善的妹子,沉默幾秒,對喬以爍道:“等等,先生,你在說什麼?”
    她話音剛落下,喬以爍忽然就激動起來了,黝黑的雙眸裡隱隱藏著幾分悲痛:“我就知道你還是不肯原諒我!”
    林瑤嚇了一跳。
    呃,不會遇上神經病了吧……


    如果說前一秒林瑤還覺得自己今天運勢不好,等到了這會兒就更是感慨,這哪裡是不好,簡直可以說是倒霉透頂!
    說時遲那時快,喬以爍抓起林瑤的手:“我會以實際行動證明,我愛你,我真的愛你啊,寶貝,我和她沒有任何關係,你要相信我。 ”
    接著,他還特地用手指了一下跟前那個早已是柳眉倒豎的妹子,強調了一遍:“真的,我和她是清白的。”
    喬以爍說話的時候林瑤就一直想方設法地把手往外抽,奈何男人的力道太大,實在掙脫不了,還有慢慢使勁的趨勢。情急之下,林瑤心急火燎地吼出來:“你和她是清白的關我什麼事啊!”
    喬以爍中氣十足:“我愛你啊!”
    林瑤的額角忍不住抽了抽。
    喬以爍這一下除了悲情,聲音還特別大,還有人特意從包廂裡探出個腦袋看外面是怎麼了,紛紛議論著。
    林瑤那些在裡面觀察的同伴也出來了,舌撟不下地瞪大了眼。
    猶豫一番,有人上前走了幾步,視線掠過另兩個陌生人,小心翼翼地問好友:“林瑤,你這是……”遇見熟人了?
    林瑤從來沒有預料到玩個“大冒險”還能發生這種破事,整個人欲哭無淚,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
    喬以爍象徵性地揉了揉眉心,快林瑤一步開口:“給我一個機會好嗎?”
    林瑤的眉頭緊擰著:“帥哥,你認錯人了吧?”
    喬以爍輕哂: “你果然還是不肯原諒我。”
    林瑤額角一抽,這是個中二病少年吧……
    喬以爍深吸了一口氣,把手裡的香煙別在耳朵上:“不過沒關係,我會讓你相信的,我只愛過你一個人。”
    喬以爍的這些話顯然對那妹子的打擊極大,被氣得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只見她二話不說就提著雙C包包憋起眼淚往回急走。林瑤一直沒顧上她,此時聽見清脆的高跟鞋腳步聲才飛速望了眼她的背影。
    喬以爍的臉迅速一變,好像剛才還在鬼叫的男人只是所有人的幻覺。只見他喜笑顏開地瞥了眼林瑤的身後,樂呵呵地問:“這些都是你的朋友?”
    林瑤沒反應過來,眼前的男人一揮手,對他們說:“大家玩得開心啊,今天我請客,想吃什麼、想喝什麼儘管叫。”
    幾個人半信半疑:“真的假的?”
    喬以爍臉不紅心不跳:“我說的話還能有假?”
    林瑤無語凝噎,假得不得了……
    總覺得哪裡不對,林瑤又提醒了一遍:“你真的認錯人了。”
    喬以爍無所謂地擺擺手:“沒認錯。”
    他壓根就不認識她。
    喬以爍說完就低低哼著歌朝走廊的最裡面走去,留下林瑤一個人呆若木雞地站在原地。
    大傢伙立馬圍上來。
    “林瑤,剛才是怎麼回事啊?”
    “那個人是誰?”
    林瑤翻了個白眼:“我不認識他。”
    有人不信:“那剛才是怎麼回事,還叫我們放開了玩,今天他請客。”
    林瑤沉吟了一會兒:“大概是個二傻子吧,別理他。”
    林瑤催著大夥回去,心裡還暗自琢磨著剛才的狀況,她側頭瞅了瞅喬以爍離去的方向,腦袋裡浮現出之前那個淚眼婆娑跑開的漂亮妹子。
    該不會是為了甩掉自己的女朋友吧?
    林瑤還悶頭想著,突然有人輕輕撞了撞她的肩膀:“你和蔣彤怎麼回事?”
    一聽見蔣彤的名字,林瑤的臉立刻就垮下來:“什麼怎麼回事,什麼事都沒有。”
    見林瑤臉色不對,那人連忙閉嘴,幾個人依次回到包廂裡,林瑤去點歌。
    一直埋頭玩手機的女生忽然小心翼翼地瞥了林瑤一眼:“林瑤,蔣彤她……”
    林瑤沉聲問:“她又怎麼了?”
    “她說她來了,已經到門口了。 ”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