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小情劫(簡體書)
小情劫(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8元
  • 定  價:NT$197元
  • 優惠價:87171
  • 可得紅利積點: 5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少女俞綿綿,跟狗打了一架後,桃花陡然盛放!

    撩了七年的冰山學長,突然轉守為攻了:我吻你的原因很簡單 ——心癢難耐。
    心亂如絲之際,再遭傲嬌小公子強勢告白:不要幫我物色女人,但如果是你 ——勉強可以。

    建築天才學長 &傲嬌貴公子!
    三個人,注定只能有一場愛情!

    焦慮少女俞綿綿一發病就暴飲暴食、刷光銀行卡,甚至跟狗打架。
    傲嬌小公子秦唐,跨越大半個城市趕來為她善後,偏偏此刻,撩了七年的冰山學長周薄暮從天而降,“俞綿綿,你談戀愛了?”
    俞綿綿:“學長你吃醋了!你喜歡上我了?”
    周薄暮:“如果我沒記錯,是你喜歡我。”
    俞綿綿離幸福越來越近,可是,她的秘密、她的焦慮症、以及遠渡重洋回來的那個人……都蓄勢待發地想要破壞這場愛戀!
    這樣混亂的時候,秦唐居然向她告白了!
    一個是暗戀七年的腹黑學長!一個是青梅竹馬的傲嬌小公子!
    三個人,到底誰能得到她的心?

  • 紀十年,飛言情坐班編輯
    2013年開始創作小說,作品常見於《飛言情》《花火》等國內知名文學雜誌,在《飛言情》雜誌AB版皆有專欄。迄今為止已創作數十萬字言情作品。風格多變,擅長寫作青春言情文。
  • 第一章 ——原來你喜歡我呀
    【俞綿綿的笑容很燦爛: “學長,你該不會……喜歡上我了吧?”
    週薄暮也笑了,眼底漾著清淺的光,緩緩道: “如果我沒記錯,是你喜歡我。”】
     
    第二章 ——神經病少女的犯病日常
    【俞綿綿犯病了,額上滲出冷汗: “開門啊,不然我真把你吃了。”
    “哦?”秦唐挑眉,緩緩地解開襯衫第二顆鈕扣,“你想從哪裡吃起?”】
     
    第三章 ——糟糕,被誘惑了
    【他意味深長地盯著她。
    這傢伙眉毛很濃,眼睛很亮 ……忽然,他揚起一個淺笑,客客氣氣地提醒她,對峙失敗。】
     
    第四章 ——翻牆奇遇記
    【她很少見到秦唐一臉嚴肅的神情,除了剛剛,她從圍牆上掉下來。
    俞綿綿煩躁地甩了甩頭。秦唐幽幽道: “你是摔了腿,還是腦袋?”
    俞綿綿朝他齜牙咧嘴,秦唐扯了扯嘴角: “看樣子是腦袋。】
     
    第五章 ——遙不可及的夢與戀人
    【 “我為什麼要選你?”
    “因為全場五百人,只有我,最了解你。”
    這七年,他是她漫長青春里,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這個世界上,有誰會不了解自己的夢呢?】
     
    第六章 ——滾蛋吧,男神
    【 “昨天秦小唐什麼時候來的?”
    “不是秦唐。”李小瘋沉吟道。
    俞綿綿猛然想到,昨晚她撥了一個電話,喊的第一句話是: “週薄暮,你給我滾過來!”】
     
    第七章 ——來呀,表白呀
    【 “各位觀眾朋友,接下來,由我——俞綿綿來表演:情書朗誦。”
    一言既出,滿場嘩然。
    週薄暮眼眸瞇了瞇,單手插兜,疑似微笑了。】
     
    第八章 ——澳園之謎
    【冷汗從毛孔裡冒了出來,俞綿綿執著地看向秦唐家的窗口。
    就這樣吧。自生自滅,說不定,也不錯。
    她臉色蒼白,軟綿綿地倒下,卻在落地之際,被一雙手穩穩托住。】
     
    第九章 ——我才不是禁慾系
    【 “你怎麼回學校?”
    “我有打車軟件呀!”
    俞綿綿剛摸出手機就被周薄暮扯入懷裡: “這麼晚了,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回去的。”】
     
    第十章 ——二壘過半
    【週薄暮鬆開衣領,毫不廢話地吻了上去。
    有時候,男人制住女人的辦法無須多言,唇舌相糾足矣。
    試驗之後,週薄暮深以為然。】
     
    第十一章 ——夜會小公子
    【 “氣我一聲不吭就離開?”
    俞綿綿冷冰冰道: “你離不離開,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這樣……”秦唐嘴角掠過一抹邪肆笑意,“我會以為你離不開我。”】
     
    第十二章 ——他是我的秘密
    【面前的人眉眼深邃,笑意淺淡的表情中,帶著一抹詭譎的色彩。
    不是謝臨!
    俞綿綿呼吸一怔,拽住她手腕的男人,不是謝臨!】
     
    第十三章 ——直升機與你
    【 “你說我什麼時候才能這麼有錢?每天坐飛機上學,媽呀,嚇死一片同學。”
    “也不是沒辦法。”秦唐粲然一笑,“你可以選擇,嫁給一個這麼有錢的人。”】
     
    第十四章 ——一朵桃花開
    【 “聽說洛城要下雪了,我擔心你冷。”
    俞綿綿愣住,秦唐接過她的手機,撥了撥汽車裡的暖風口,慢悠悠地說 ?:“不冷,卡宴裡的暖氣可足啦。”】
     
    第十五章 ——都是溫泉惹的禍
    【週薄暮的掌心從她衣擺下探了上去,再也控制不住力道 ……
    “有……”俞綿綿咬唇,“有監控呀!”
    “我幫你擋住了,”週薄暮啞聲道,“其他部分,明天讓他們刪掉。”】
     
    第十六章 ——你不相信的愛情
    【 “我原本好奇,你這個瀕死的可憐蟲,是怎麼活過來的?後來,我見到了周薄暮……有人告訴我,是因為愛?”他嘲諷地笑,“世界上怎麼會有愛這種東西?”】
     
    第十七章 ——所有的美好裡,我最喜歡你
    【 “你心裡怎麼想的,只有你一個人知道。”秦唐的目光落在遠處的白色小樓上,聲音很低,“俞綿綿,選擇吧。”】
  • 第一章 ——原來你喜歡我呀
    【俞綿綿的笑容很燦爛: “學長,你該不會……喜歡上我了吧?”
    週薄暮也笑了,眼底漾著清淺的光,緩緩道: “如果我沒記錯,是你喜歡我。”】
     
    俞綿綿望著天花板出神,才十幾秒的工夫,她覺得眼睛有點疼,但是她不想挪開眼,更不想從失神的狀態裡回歸現實。
    疼就疼吧,疼死,總比丟臉而死要好。
    回想起不久前的 “惡戰”,俞綿綿嘆了口氣,雙手摳著被單上“協光醫院”的Logo,心臟似乎也跟著抽了抽。她剛剛都做了什麼,她是不是快瘋了啊?
    俞綿綿陷在自己的情緒裡,絲毫沒發現,靜謐的病房裡還站著另一個人。
    秦唐懶洋洋地靠在牆邊,哂笑著開口: “我說……”
    俞綿綿嚇了一跳,一翻身卻被空調被纏得身子一歪,筆直地從病床上栽了下去。
    秦唐愣了一瞬,幾步走過去,居高臨下地望著倒掛的人,豎起大拇指,發自肺腑地感嘆: “小綿綿,你真是讓少爺我……刮目相看啊,嘖嘖。”
    俞綿綿瞪了他一眼,想要他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開口卻發不出聲音,這才發現自個兒嘴巴被紗布纏住了。
    秦唐蹲下身,暢快地笑了一聲: “少爺我長這麼大,見過狗咬人,卻真沒見過人咬狗,這可真夠新鮮的。”他毫不留情地戳了戳她的鼻尖,語氣裡飽含嘲諷,“長進了喲。”
    於是,百貨樓裡的一幕幕便跟放電影似的,在俞綿綿腦海裡滾動播放:她又控制不住自己了,在初夏的洛城,頂著明晃晃的太陽,一頭扎進了購物中心,把銀行卡往死裡刷 ……如果不是和陌生女人搶一雙鞋,如果不是跟她的狗打了一架,如果不是把那隻狗咬到急救、自己中暑昏倒被送進協光醫院……這大概又是她人生中毫不特殊的一次病發?
    可是,士可殺不可辱啊!
    俞綿綿躲開他搗蛋的手,想要扯掉嘴上的紗布,剛揭起膠帶邊兒,秦唐便拍了拍她的腦袋: “不能拆掉哦。”
    晚了,她已經全揪下來了!
    秦唐目光一黯,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你咬的那隻狗……有一些問題。”
    俞綿綿呼吸一頓,聽他嚴肅地接著說: “你嘴角有個小傷口,剛才醫生交代要連續消毒,斷了消毒液傷口很容易感染的,恐怕會有生命危險。”
    俞綿綿倒吸一口氣,胸腔跟吞了一口冰塊一般發涼。
    什麼叫作 “生命危險”?她這麼年輕,就要死了?
    她還沒來得及跟周薄暮表白,還沒牽過他修長好看的手,還沒有在狂風驟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將他壁咚,就這麼完蛋了?
    而且,還是以一個如此接地氣的方式 Game over?
    週薄暮知道了會怎麼想?一個看起來挺機靈的小學妹,腦子被門擠了去跟狗打架?關鍵是,不僅打輸了,還身患狂犬病抑鬱而亡?
     
    俞綿綿覺得天空都暗了,心如死灰地揪著秦唐簇新的襯衫,她很想哭。
    可是,秦唐卻笑了,笑得那叫一個燦爛。
    他的眼眸漆黑髮亮,手指在她的臉蛋上毫不留情地捏了兩把: “我騙你的。”
    俞綿綿喉嚨一堵: “秦小唐,你是不是在找揍?”聲音裡已經明顯帶著哭腔了。
    她恨恨地去揪秦唐的褲腿,卻被他閃身躲開。她哀號了一聲,剛要拂開擋住視線的長發,就听到門口傳來一聲尖叫。
    俞綿綿抬頭,站在門口的小護士摸著心口: “哎喲,小姑娘Cos-play裝貞子呢?我看還真的挺像。”
    俞綿綿忍無可忍,翻了個白眼。
    秦唐將她的表情收入眼底,抱著肩膀笑了笑,在小護士面前裝起了大尾巴狼,從天氣到下午茶,從排班表到科室八卦,兩人聊得不亦樂乎。他倒是不時地偷瞥俞綿綿一眼,見她一副百般不耐煩的樣子,心情愈加舒暢。
    俞綿綿卻很鬱悶。秦唐是濟林醫藥的矜貴小公子,也是協光醫院最年輕的心理學教授,這些年憑著銅臭味和好皮囊,不知道糊弄了多少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他身邊的桃花俞綿綿沒少見,只是,這小護士一口一句秦醫生,叫得酥軟又甜蜜,把她身上的雞皮疙瘩都叫了出來,這就太過分了。
    俞綿綿四仰八叉地臥倒: “你們不用在乎我的感受,沒關係,我真的不需要打針上藥,我不疼,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乾淚不要怕……”吐槽到最後,她唱了出聲。
    秦唐笑了笑,宋護士這才回過神來,臉蛋一紅,抓著注射器就要動手。
    俞綿綿下意識地往床沿邊靠去,這二十一年來能找准她血管的護士屈指可數,被這花痴小姑娘幾針戳下去,她的手準得變篩子。
    這可不成!
    俞綿綿可憐巴巴地望著秦唐,示意他救場。
    秦唐微笑著,露出一口白牙: “你求我?”
    幼稚!
    無敵幼稚!
    俞綿綿好想一巴掌拍他臉上。小時候她被鎖在屋子裡,好不容易把撒歡踢球的秦唐給引了過來,想騙他把自己弄出去。那時這傢伙就是這副德行,踩在磚塊上一本正經地開口: “好吧,那你求求我。”
    後來,他從醫學院畢業,扎針無比精準。俞綿綿每每有個頭疼腦熱要紮針,只得好聲好氣地求著他。
    從一米二長到一米八,這傢伙怎麼一點兒都沒長進?
    俞綿綿別開臉,縮了縮正被擦碘酒的手臂,剛一動就被秦唐按住: “你也會怕,嗯?”
    嗯你個大頭鬼啊!小護士舉起針筒準備動手。俞綿綿掙脫不成,朝他齜牙咧嘴道: “秦小唐,你見死不救!”
    他彎腰湊近她,笑得人畜無害: “我倒是想,可惜,捨不得啊。”
    俞綿綿還沒來得及反應,針頭就被他接了去,扎針、注射、松血管,他完成得十分流暢。就連小護士都看得一愣,狐疑地掃了眼床尾的病歷 ——那是秦唐火急火燎地從辦公室拿來的,資料欄的字俊秀飄逸,是他的筆跡,寫著:C大,俞綿綿。
    大學生?小護士的目光在兩人之間掃了一圈:洛城最負盛名的心理學教授,在假期橫過大半座城市,就為了給個女學生扎針?一個是世家公子哥,一個怎麼看怎麼草根,這兩人居然關係匪淺?
    秦唐注意到她打量的眼神,不輕不重地咳了一聲。
    在協光醫院待久了,人人都是人精。只是一聲咳嗽,小護士宋敏立即知道自己沒戲了,一秒鐘都沒多待,端著藥盤畢恭畢敬地走了。
    病房門被輕輕地帶上,俞綿綿這才有機會仔細打量這間 “臨時病房”,她遺憾地嘆了口氣:“不行,太不行了,我這輩子頭一次暈倒,居然就這等待遇?”
    秦唐理了理袖口,俞綿綿手機裡的緊急聯繫人是他,接到醫院的電話時,他還在城東老爺子家裡吃飯,一刻也不敢耽擱地往醫院趕,好在俞綿綿沒事兒。秦唐鬆了一口氣,瞥她一眼: “那你想要怎樣?”
    “秦小唐,你都不看電視劇的嗎?”
    “不看。”
    俞綿綿的手指在空中點了點: “這裡,至少應該是個豪華套間啊,光客廳就有八十平,那邊,弄個豪華落地窗,另一邊是聲控投影儀,能放3D高清電影的那種,最好是搭配一整套羊皮按摩小沙發,我一醒來就能歪在上頭看最新的電影……”
    秦唐舉了個枕頭砸過去: “行啊,我把你打暈,再給你弄VIP室去,自帶八百平客廳都行。”
    俞綿綿悶哼一聲,窩在床上,半天也沒有接話。
    颱風過境,天際一片墨色,摩天大樓高聳入雲。
    烏雲之下的世界,愈加顯得沉重壓抑。俞綿綿呼吸很輕,望著窗外的滂沱大雨,心跳如這場雨一般,慌亂又落寞。
    “秦小唐,”她轉頭望著他,眼裡漾著星星點點的失落,“我的問題又嚴重了,是嗎?”
    秦唐嘴角的笑意有一瞬的凝滯,轉眼又恢復如常。
    他掐了掐她的臉蛋,聲音低得像是囈語: “沒有,不要亂想。”
    俞綿綿垂下腦袋,撇了撇嘴巴,聲音裡透著委屈: “有,明明就有……”
    秦唐笑了一聲,神色忽然認真起來: “小綿綿,沒有人是十全十美的……”
    虐待充氣枕頭的手停了下來,俞綿綿的眼底有復雜的神色一閃而過。
    沒有人是完美的,繁華都市裡,人們的生活節奏迅速如風,區區一點心理小疙瘩算得了什麼 ——這是秦唐口中最常說的“勸慰”語,一字一句都透著他一貫囂張的姿態。
    俞綿綿心想:焦慮症作祟,化身購物狂、動不動就 “刷爆”生活費這麼傲嬌的病,該誰誰得呀!憑什麼是她?一個窮得叮噹響的吃土少女,不合適,太不合適了。
    秦唐眼眸微瞇,一寸寸靠近她瑩潤的臉頰,在離她鼻尖只差毫釐的地方停了下來。
    俞綿綿心事重重,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來不及反應,他便已經拉開距離,大大咧咧地將她的長發揉得一團糟,揚唇輕笑: “除了我。”
    沒有人是十全十美的,除了我。
    俞綿綿的嘴角抽了抽,面前這傢伙,真的是洛城赫赫有名的心理專家嗎?要是換作重症的心理疾病患者坐這兒,也許會上火硌硬到跳樓吧?
    俞綿綿不想跳樓,她打心眼裡覺得自己還可以再搶救一下,所以,她才會將與秦唐青梅竹馬的小友誼,發展成為現在有點微妙的醫患關係。
    微妙之處在於:秦唐從不拿她當病人,他的治療手法不是下館子吃飯,就是釣魚、看電影,跟電視劇裡嚴肅的心理諮詢一點都不沾邊。
    俞綿綿拍掉他的手, “騰”地一下站起來:“你說得沒錯!”
    她的腦迴路毫無邏輯,秦唐顯然已經習慣了, “嗯”了一聲,尾音輕輕上揚,表示疑問。
    “我想通了!”俞綿綿擺了擺手,“行走天下,放眼望去全是神經病。”
    秦唐瞠目結舌: “我沒這樣說。”
    “你有!”她瞪他一眼,“在百貨樓跟我吵架的那女人和狗在哪兒?”
    她現在從頭髮絲到腳指頭都充滿熱血: “為今之計,當然是去搶回沒買到的鞋,再把那隻哈士奇……”她頓了頓,磨牙道,“烤了吃。 ”
    她完全回血了,深刻地認識到購物發洩時被人搶走最後一件戰利品,還被狗追得上躥下跳,眾目睽睽之下,跟狗乾架這事 ——太不雅觀了,簡直有傷全人類的自尊。
    哪兒跌倒就得在哪兒爬起來,俞綿綿覺得很有道理。烤狗不至於,但是,跟隻狗一決雌雄 ……啊不,一決高下很有必要,否則她會因為沒發揮好,彆扭到一個月吃不下睡不著。
    俞綿綿抬頭挺胸,大步前行。剛到走廊,她就被秦唐給拉住了: “你給我回來!”
    “我不!”
    “你敢!”
    俞綿綿反折過秦小唐的手腕,趁他愣神之際拔腿就跑。
    我是神經病我怕誰?自認為這是一場賭上全人類尊嚴的人狗大戰,俞綿綿有些小激動,剛把袖子捲起來,腰上忽然一緊,秦唐已然將她攔腰截住。
    俞綿綿一口咬在他手上,只聽見他悶哼一聲,腰上的力道卻纏得愈加緊了,她別說是逃脫了,連呼吸都不順暢了。
    “小綿綿,”秦唐將她按在門上,氣呼呼地磨牙,“你給我老實點兒。”
    俞綿綿被困在門板與他的手臂之間,整個人動彈不得,剛要發作,後背的支撐忽然間鬆了下來。誰也沒料到這扇門一直是虛掩著的,被他蠻橫的力道一推,嘎吱一聲,打開了。
    俞綿綿 “砰”地一下栽倒在地板上。
    哼,童話裡都是騙人的,女主角要摔倒的時候,並沒有英俊的王子來墊背,只有一個秦唐,一米八幾的大高個兒,毫不留情地壓在她身上,怎一個轟轟烈烈了得!
    “秦、小、唐!”
    他皺眉,手肘撐起一部分重量,將嘴唇移到她耳邊,惡狠狠地威脅道: “小樣兒,你再跑試試,看少爺我怎麼收拾你!”
    俞綿綿認輸,從小到大,不管是捉迷藏、賽跑、唸書,還是打架,她都鬥不過他。
    “秦小唐……”她哽著嗓子叫他。
    “嗯?”
    “我屁股疼……”疼是真的,眼底的淚花也是真的,小媳婦似的腔調就是摸准了他會心軟,畢竟廝混了二十多年,她知道他的弱點在哪兒。
    秦唐揚眉笑了: “知道錯了嗎?求饒嗎,嗯?”尾音千迴百轉,很能蠱惑人心。
    俞綿綿耳朵發癢,渾身抖了抖,還沒開口, “刺啦”一聲響,留觀室裡的隔簾被猛地拉開,然後她聽到一個冷漠到沒有溫度的聲音,一字一句地問:“二位,聊完了嗎?”
    秦唐慢悠悠地站起來,好整以暇地看著軟簾邊的身影,薄唇緊抿,目光如刀鋒。
    俞綿綿也想爬起來,但是她身體發軟,腦袋裡迴盪著剛剛那道低沉的男聲,一直難以回神。所以,她只能手腳筆直地躺在地上裝死,任那人一步步走近,黑色的陰影一如晴空中閃現的烏雲,囂張又凌厲地覆蓋在她身上。
    “俞……綿綿,”沒有疑問,也沒有溫度,他看著她,冷淡地開口,“好久不見。”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