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江湖有微瀾(簡體書)
江湖有微瀾(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29.8元
  • 定  價:NT$179元
  • 優惠價:87156
  • 可得紅利積點: 4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她是魔教教主,卻被八派聯盟逼得東躲西藏
    他是絕色美男,卻被花癡女們追得走投無路

    第一次相遇,她是他的懲罰
    第二次相遇,她是他的折磨
    第三次相遇……一次次意外累加的結果,最終他成了她的孽緣。

    江湖倒楣二人組,玉微瀾VS秦卿
    你我奔逃在天涯,你是被追求,而我卻是被追殺

    【江湖八卦電視臺】
    新聞主播:歡迎收看江湖八台,日前本台接到千里傳音,在黃河附近均有不少女子相約跳河,具體請看下面報導!
    記者:請問今天是什麼慶典?
    跳河女子金蓉蓉:慶典個P!天下第一美男子秦卿不見了!我和我的寶劍都不要活了!
    記者:啊!那個每年要被擄劫上百次、時時要不見個幾次的美男子秦卿……怎麼會又不見了?(不見不是很正常嗎?)
    跳河女子吾愛琴:你什麼意思!這次是他真的不見了!他被人拐跑了!啊,不行,在跳河之前,老娘要先用五毒教奇毒毒死那個拐跑秦郎的傢伙!
    記者(擦汗):那這位姑娘是真的來跳河的吧?
    跳河女子伊綿綿(發呆):如果能把這辣辣黃的黃河換成清澈乾淨的洞庭湖,然後與秦郎蕩舟湖上,那就好了……嚶嚶嚶……果然還是應該把秦郎追回來!
    記者:那……拐走秦卿美男的女子是哪位女俠呢?
    河邊眾女子咬牙切齒:江湖邪教邀月教教主,玉!微!瀾!
    遠方的玉微瀾突然覺得背後一陣寒冷,打了個噴嚏。

  • 韓易水,吃貨一枚,以吃盡天下美食為己任。閑來喜歡做夢,愛以文字的方式編織世間的美夢。出版書籍有《瞎眼錄》。

  • 第一章 幸運的懲罰

     

    第二章 悲慘的玉微瀾

     

    第三章 他的愛慕者

     

    第四章 武林真絕色

     

    第五章 懲罰再來

     

    第六章 秦卿的諾言

     

    第七章 要你假好心!

     

    第八章 損人不利己

     

    第九章 世界很難懂

     

    第十章 糾結的孽緣

     

    第十一章 救還是不救

     

    第十二章 狂熱的箕帚

     

    第十三章 名字是種咒

     

    第十四章 終於敢看我了?

     

    第十五章 奔放的擁堵

     

    第十六章 李琅軒的真心

     

    第十七章 你是我的阿牛嗎?

     

    第十八章 我輸了

     

    第十九章 秦卿的洞悉

     

    第二十章 邀月教教主

     

    第二十一章 奮不顧身的她

     

    第二十二章 神醫紫慕白

     

    第二十三章 再遇李琅軒

     

    第二十四章 陰魂不散的乞丐

     

    第二十五章 他的名字叫阿牛

     

    第二十六章 你知道是我

     

    第二十七章 好事多磨之夜

     

    第二十八章 異常的李琅玉

     

    第二十九章 一切的真相

     

    第三十章 那一場決戰

     

    尾聲

     

  • 第一章 幸運的懲罰

     

    世界上最幸運和最不幸的事情是什麼?

     

    玉微瀾覺得自己大約在同一時間體驗到了,那就是——被跟一個絕世美男子關在一起,卻無法動彈,甚至看不到他的臉!

     

    她忍著渾身酸痛,抬頭望瞭望只露出一線的慘淡天空,又扭頭向後望去,第一百五十八次試圖望見身旁那人的模樣。

     

    但努力的結果是,他們二人一同悶哼一聲,身上的繩子勒得更緊了。

     

    “你可以不要再折騰了嗎?”終於,那人再也忍不住,出聲了。

     

    好聽!這聲音真是無比好聽!

     

    她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這好聽的感覺,只覺得這聲音可比那半個月才能喝一次的糖水還要甜,比那村邊的溪水還要清澈,比那山上的鳥鳴還要動聽……總之,從她村裡到難得去趕一次集的小鎮上,她都不曾聽到過這樣好聽的聲音。

     

    然後,她更想瞧見身旁人的模樣了。

     

    要知道好奇心是可以害死貓的。

     

    所以,她又努力地扭動了一下,然後兩人第一百五十九次地一同痛呼。

     

    “該死!”

     

    呀……哪怕是咒駡,在身旁人用那好聽的聲音說出來時也是那樣悅耳。

     

    他到底長什麼樣子?

     

    活了十七年,她從未有一刻,像此刻這樣好奇到了百爪撓心的地步。

     

    已經一天一夜了,她卻始終沒辦法看到他的臉。原因無他,他們被綁在了一起,綁得又是那樣緊,她幾乎是在他懷裡,與他交頸而坐。

     

    有時候離得太近和離得太遠效果是差不多的,都會讓人看不清楚。

     

    而身邊這人一天一夜來一直保持著沉默,紋絲不動地坐著。要不是剛才他終於開了口,她幾乎以為身邊這位傳說中的天下第一美男子是個啞巴,或者乾脆只是一截會喘氣的木頭。

     

    是的,現在被同她綁在一起的男子,是傳說中的天下第一美男子——秦卿!那個傳說容顏舉世無雙、風華絕代,令天下無數女子為之傾心恨不能獻身,每每發誓嫁不了他就終身不嫁的天下第一美男子。

     

    為什麼這樣一名天上有地上無的美男子,此刻會跟她這個村姑綁在一塊兒?

     

    那真是說來話長——

     

    就在前天,她同往常一樣洗完衣服就抱著盆子從溪邊往家走,哪知才走到半路上,突然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覺。等再醒過來,她卻赫然發現自己正被人綁在一件綿軟溫暖的物體上,那物體約莫是個人的形狀,而接下來耳邊傳來的那段瘮人的話就更讓她確定了這一點。

     

    “秦卿,你不是被稱作天下第一美男子,令多少女子一見秦郎誤終身嗎?你可曾想到有朝一日會被迫跟一個醜到讓人看見了吃飯都難以下嚥的醜女人一起死同穴?你瞧,這裡是我特意為你準備的墓穴,旁邊又是為你準備的伴侶,我讓你連死都不孤單,也算對你不錯了,哈哈哈……”

     

    說完,那人嘶啞地大笑了幾聲,引起山洞內一陣轟鳴後便揚長而去,而這個幽深隱蔽的洞穴也被從外面密封了起來。

     

    唔……有創意!居然能想出來找個醜到讓人吃不下飯的醜女,綁在仇人身上。對於一個平日美人環擁的天下第一美男子來說,世上還有比這更嚴重的折磨與懲罰嗎?

     

    當時她剛讚歎完,就在下一刻反應過來——自己顯然就是那個被用來折磨美男子的醜女!

     

    所以她驚歎之餘便氣結了起來:沒錯,自己確實是附近十裡八村最醜的一個姑娘,可是長得醜又招誰惹誰了!就算自己的長相醜到讓人看見了連吃飯都難以下嚥,但也不能就這樣被當成刑具吧!

     

    回憶到這裡,她又試探地問了聲:“你真的就是那個天下第一……美男子?”

     

    對方卻沒有回應,似乎真的化為了一截會喘氣的木頭。

     

    難道是自己問得還不夠準確?

     

    她想了想又試探著問:“你就是那個傳說中讓長公主一哭二鬧三上吊也要下嫁,讓傳說中的武林第一美人死乞白賴也要悔去婚約嫁你,讓京城煙花之地第一花魁守身如玉,讓五毒教的聖女各種挖空心思想用蠱用毒下降頭,卻每每下不了手的天下第一男禍水……不,美男子——秦卿?”

     

    雖然改口很快,但她還是感覺到自己靠著的那具身體倏地一僵,可能“禍水”二字,還是戳到了這位美男脆弱的心靈。

     

    能知道以上那些事蹟,真的不是因為她消息靈通,而是關於這位天下第一美男子的每一樁事情,不論大事小事,總會第一時間在全天下的市井食肆乃至書場花樓之中廣為流傳,令各行各業各層次人士為之津津樂道。基於全民如此熱愛天下第一美男子的情況,她雖然只是個身處窮鄉僻壤的村姑,也難免聽到了不少關於此人的奇聞逸事。

     

    不過,她每次聽到某某小姐某某千金為美男子死去活來鬧得天翻地覆的時候,都忍不住感歎:這個叫秦卿的男人還真是個害人不淺的男禍水啊!

     

    唉,想不到剛才一順口就直接把心裡話說出來了。實在是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會被和這麼一個傳說中的男禍水綁在一起,心理建設還不夠。

     

    她逕自在腦中感慨萬千,卻聽到邊上那人冷冷地發出了一聲悠長的鼻音:“哼——”這一聲發出時,那人的氣息吹在她耳邊,她鬢邊髮絲隨之輕輕揚起又落下,耳根不禁有些發癢還有些發燙。

     

    她突然更想看看這位美男子的模樣了,特別是他此刻的表情。

     

    她不禁猛地扭過頭去,試圖看看自己身後的那張臉,然後這個黑漆漆的洞裡頭第一百六十次響起了兩聲痛呼。

     

    這一次由於太激動,她的動作太過劇烈,導致繩子勒得越發緊了。她痛得直皺眉,同時感覺兩人也被迫靠得越發近了。

     

    “夠了!”那人似乎有些咬牙切齒,“你到底想做什麼?”

     

    “看你的臉。”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這時候她才感受到邊上緊貼的這張臉滑膩柔軟,她雖然沒摸過絲綢,但想來應該就是這樣的觸感吧。

     

    她忍不住又來回蹭了幾下旁邊的那張臉,比起自己那張滿是疙瘩粗糙的臉來,他的臉真是像塊光滑的嫩豆腐,讓人好想嘗一口,試試是什麼滋味。

     

    “可以拿開你那半臉的砂皮嗎?”他吸了口氣,似乎努力緩了緩情緒,才一字一句慢慢說道,“我的臉不是瓷器,用不著拋光。”

     

    “哦——”她有些訕訕地將臉移開些,停下吃豆腐的動作,然後猶有些惋惜地道,“這麼說來,把我們關起來那傢伙也實在不夠聰明,既然要用我的醜來折磨你,又怎麼可以讓我們互相看不著?要知道,如果你看不到我的臉,又怎麼能被我的醜折磨到?如果你沒有被我的醜折磨到,又怎麼能達到那傢伙費盡心思逮了我來折磨你的目的呢……”

     

    “喂——”秦卿打斷了她繞口令般的話,語氣有些怪異,“女子大都注重自己的外表,你這女人一口一個自己醜……難道沒有自尊心嗎?”

     

    “自尊心是什麼,能吃嗎?”她抬頭望著漸漸暗淡下來的那一線天空,停頓了片刻,隨後歎了口氣,“何況我確實長得醜陋,甚至醜到讓人看見了就反胃,那是事實。你瞧,要不是因為我醜到極點,現在也不會輪到我陪你去死了,所以我只是承認事實罷了。”

     

    她從小就因為面貌太過醜陋被人各種歧視和欺負,甚至連自己的爹娘都嫌棄自己。其實這樣的日子,她早就習慣了不是嗎?

     

    可是她現在突然覺得慶倖,慶倖身邊的男子看不到自己醜陋的容貌,這種心情又是為什麼?

     

    “是我連累你了,害你要無故命喪於此,抱歉。”秦卿沉默了片刻,卻突然道起歉。

     

    這反倒讓她不好意思起來,雖然因為貼得太近不方便搖頭,但她還是連忙說道:“別別……反正我是賤命一條,本以為長這麼醜,這輩子註定是要孤身到老死的,沒想到臨到頭卻能跟天下第一的美男子死在一塊兒……想想天下多少女子死乞白賴地求著盼著想要有這樣的歸宿呢……嘿!這死法其實還挺香豔的!”本來沒這麼想的,現在這麼一說,她自己還真有點小興奮了。

     

    “嘿嘿,令天下女子死去活來幾乎要當成神明來供奉的大美男,就要跟我死在一塊兒了,我這輩子倒也真是值回老本了!”她越想越興奮,忍不住又讚歎了一聲。

     

    “你夠了!還真是給你點陽光就燦爛!”如果能看到的話,旁邊那人的臉此刻一定很黑。

     

    算了,不讓說就不說了,本來就只是聊勝於無的自我安慰罷了。她聳聳肩,繼續默默地感受身邊這位美男子渾身溫軟的嫩豆腐般的觸感去了。

     

    其實若是在平常,一對男女被關在一個黑暗的地方,並且被擺了個引人遐想的姿勢,不發生點什麼好像就萬分對不起各種鴛鴦蝴蝶派的話本,奈何如今一來對象不合適,二來這一天一夜的時間裡,他們兩個都被捆著且水米未進。

     

    玉微瀾是打小就習慣了挨餓受凍,現在能撐著也算正常。但是身邊的秦卿則不同,這位冠著美男子名頭的男子,實際上也是出身富貴的世家子弟,向來錦衣玉食、僕婢成群,何曾受過這樣的苦,能一聲不吭撐到現在倒也硬氣得讓人佩服。

     

    看來天下第一美男子,倒也並不是只有外表可以看看的。

     

    另外,玉微瀾也相信秦卿如今雖然越來越虛弱,但依舊鎮定如常,必定是有什麼依恃……想到這裡,她不由心中一動。

     

    “喂,大美男!”玉微瀾輕輕喚了他一聲,“聽說你除了美貌之外,還有滿腹才華,以及一大票來頭不得了的愛慕者……”說到這裡,她在對方的輕哼聲裡咳了一下,繼續說道,“怎麼會落到今日這種地步?你別說你沒有什麼後手。難道你突然失蹤幾天,你那些愛慕者不會急得四處找你?”

     

    秦卿沒有出聲,不知道是反對玉微瀾的這個稱呼,還是沒有回答這個問題的打算。

     

    玉微瀾只能百無聊賴地閉上眼睛,企圖用睡眠來忘記饑渴和渾身的酸痛。

     

    這樣不知又過去了多少時間,就在玉微瀾陷入昏昏沉沉的狀態之中時,秦卿忽然動了一下。

     

    “尋人蜂!”她迷迷糊糊間聽到秦卿微顯興奮的聲音,“想不到竟真能找到這裡來。”

     

    玉微瀾頓時清醒了,費力地睜開眼睛。果然黑暗中隱約有一個熒光小點,看起來慢實則飛快地自遠而近,緩緩繞著他們飛了一圈後,又從上面的那道縫隙飛了出去。

     

    “這就是尋人蜂?”玉微瀾睜大眼睛,望著那熒光小點消失的方向。

     

    也許是看到了希望,秦卿的聲音不再像之前那般虛弱,甚至帶了些笑意輕聲道:“那是五毒教特別訓練出來的尋人蜂。此蜂既然出現,那就說明五毒教中人就在不遠處,很快會追蹤過來。平日裡雖對其避之唯恐不及,但如今我們獲救便指望它了。”說到這裡,他似乎有些唏噓。

     

    “尋人蜂怎麼能找來這裡?”玉微瀾微微挑眉,覺得十分好奇,“難道是通過氣味?”

     

    她不由低頭嗅了嗅。秦卿不愧是第一美男子,就算將近兩天不洗澡,身上也沒什麼異味,只有一種清新的草木香,還……挺好聞的。

     

    用力嗅了幾口,她沒察覺有什麼特殊氣味,反倒感覺身邊的人明顯地僵硬了起來,然後掙扎了一下,似乎想離她遠些。

     

    想當然爾,這個掙扎只換來了大家第一百六十一次痛呼。

     

    “你能安分些嗎?”秦卿似乎有些忍無可忍地低吼了一聲。

     

    哪怕是氣急敗壞時候的低吼,也蠻好聽的。她一邊很無良地想著,一邊很不服氣地嘀咕:“這次明明是你自己不安分地在動彈!讓我聞兩下又不會死……”

     

    對方又不吭聲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覺得跟她計較實在有失他秦大美男的風度。

     

    可惜,獲救這事不是一時半會兒能發生的,期間可能會出現各種各樣不可預測的意外,比如——下雨。

     

    老天爺說下雨,就嘩啦啦地下了起來。

     

    雖然他們頭頂只露出一線天空,但正是這樣漏進來的雨水都彙聚在一起澆下來,反倒更讓人覺得像在被當頭潑冷水,從外到內一片涼颼颼的。

     

    “聽說……”玉微瀾被冰涼的雨水澆得渾身濕透,冷得哆嗦了兩下,蹭著身邊同樣濕透的大美男的身體說道,“那些倚靠氣味的追蹤法,只要過了水就沒用了?你確定那尋人蜂還能準確地把你家五毒教妹子帶來這裡?”

     

    不知是因為自身也又餓又冷,還是根本沒力氣動彈,秦大美男這次在她揩油時沒有掙扎。

     

    “首先,五毒教聖女不是我家的,其次,你一個村姑怎麼知道這些?”他的聲音有些低沉,但語氣裡卻多了幾分警惕。

     

    玉微瀾歎口氣:“拜託,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每天鎮上茶館坊市里那麼多的江湖傳說,連我家隔壁的葉瞎子都知道至少一百種擺脫武林人士追蹤仇殺的方法,更何況區區尋人蜂。”

     

    “還未請教姑娘芳名?”他忽然問。

     

    “芳名?”玉微瀾咧開嘴一笑,“我有許多名兒,不知公子你想曉得哪個?”

     

    “怎麼說?”秦大美男微微皺起眉頭。

     

    玉微瀾轉著眼珠道:“這樣說吧,我爹娘當年都喊我乖女,村裡阿牛哥哥會喊我阿妹,但是這十裡八村的人都會叫我滾刀肉。公子你願意叫我哪個都隨意。”

     

    話音一落,她便感覺到身邊那位不凡的美男子,應該甚是好看的嘴唇罕見地抽搐了下。

     

    然後,秦大美男徹底沉默了,這次不知是因為信了她的話,還是覺得不想再跟她廢話。

     

    不知過了多久,他的體溫在雨中漸漸地降了下來,呼吸也慢慢微弱了起來。

     

    在玉微瀾費力猜想他還能堅持多久的時候,他終於如她所願地暈了過去。

     

    玉微瀾最後一次掙扎其實是為了趁機下藥,只是沒想到過了這麼久藥效才發作,秦大美男的意志力倒是出人意料地堅強。當然也不排除他平時被妹子頻繁下各種不可言說的藥,導致產生了抗藥性這種更為悲慘的可能性。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