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九歌(簡體書)
九歌(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元
  • 定  價:NT$192元
  • 優惠價:87167
  • 可得紅利積點: 5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首本國風極盡腦洞系列圖書,開啟喚神之旅。

    百變腹黑屈原vs十二位多情神靈

    九重天男神團齊聚,浪漫宣誓:

    路漫漫白首遠兮,吾將情深而不渝。

     

    兩千年前,屈原一闕九歌唱出那個家國動盪時代裡的神人愛恨。兩千年後,十二名寫手聯袂重新定義屈原筆下的諸神愛恨。

     

    白衣勝雪的大祭司帶著喚醒神祗的使命,在汩羅江旁,與那只目若琉璃的神獸相偕上路,當他變換千萬種身份,歷經生關死劫,卻不忘初心,將上古眾神一一覺醒聚齊歸位時,才終於明白——莫悲莫兮生別離,樂莫樂兮兩相知。故事獨到新穎,曲折離奇,引人入勝,講了一個個心懷天下,拯救蒼生的故事。作者用以遠古仙俠為背景,挑選九歌裡的十二男神結合了時下暢銷的熱血、勵志、奇幻、浪漫言情等因素,書寫了一個不一樣的全新世界。教會著讀者應該不忘初心、以天下為己任的積極向上的精神,對定位讀者群也有著積極的引導作用。

     

    民間戰事連連,不再祭祀眾神,遠古眾神紛紛沉沒落成凡人歷劫。有因為沉睡生出反骨的東皇太一,有漸漸變壞性別不明的河神湘夫人,有俠士東君,山鬼,大司命等,而天下動亂,作為最古老的大祭司傳人,一個個去幫助他們歷劫,然後回歸。文中有十二個男神,十二個腦洞奇開結合了時下最暢銷的熱血、勵志、奇幻、浪漫言情的故事。

     

  • 伊安然
    資深言情寫手。全國第一屆超級明星文學選拔賽四強選手,作品涉及青春校園,古風新史,懸疑幻愛。魅麗文化《桃之夭夭》專欄作者,主要長篇作品《淘氣小魔女的戀歌》《王子駕到之完美戀曲》、《這個貝勒有點拽》、《古董雜貨店之碧羅扇》及《逆天神捕》等,《逆天神捕》同名有聲劇連載中。新書《妃常心動》也在魅麗文化《桃之夭夭》火熱連載中,萬千粉絲翹首期待,即將上市。

    王木木

    言情寫手,擅長古風歡脫,現代奇幻,古代懸疑,中華讀書論壇第一屆全國徵文大獎賽第三名,《桃之夭夭》常駐作者,代表作品《孤王有本難念的經》《惹夢上身》《大祭司又在作妖了》等,參與出版合集《百草夜行》,有聲版權簽約中央廣播電視臺,長篇《她很善變》已簽約愛奇藝文學。

  •  

     

        阿九在遇到大祭司之前只是荒山中的一隻小野貓,骨瘦如柴,看起來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她蹲在荒山老窩的大石板上,看著山下那些白白軟軟的小田鼠們圍在一起嘰嘰喳喳嗑瓜子,頓時覺得有些沮喪。

     

        荒山上的田鼠很強勢,個個都成了精似的。阿九自出生以來沒捉到過一隻田鼠不說,反而經常被田鼠們戲弄。到最後,她再遇到成群結隊的小田鼠時,竟然開始畏手畏腳起來,白貓一族的臉面算是被她丟盡了。

     

        阿九有時候也在想,要是能在那些香香軟軟的小團子身上咬上一口,該是什麼樣的美味啊。可惜回答她的只有肚子咕嚕咕嚕的叫聲。

     

        後來的某天夜裡,阿九在睡夢中驚起,發現小小團團的田鼠從她的腳下密密麻麻地溜過去。阿九被小田鼠們左推右擠,沒地方落腳。於是,只好沒脾氣地站立起來。

     

        她這才發現山下原本稀鬆平常的汨羅江金光萬丈,引得荒山上的精怪動物都往山下聚攏。

     

        別看荒山上的精怪平時都張牙舞爪的,對於看熱鬧這種事情來說,基本上都能統一戰線。阿九也不例外。

     

        她跟著小田鼠們一同下了山,蹲在汨羅江畔,瞪大了眼睛。

     

        只見尋常波瀾不驚的汨羅江蒙上了一層金光,那水面上長出千朵萬朵金蓮,一個白衣少年郎踏著金蓮,負手而立,眉目傾城。

     

        微風掀起他寬大的白袍子,看起來一派仙氣。

     

        阿九一時間看得有些癡了,這世間原來有這樣好看的人。

     

        只見他帶著淡淡的笑意看向岸邊,阿九甚至能聽到他輕輕地說:“來,讓我看看選個什麼樣的寵物。”

     

        下一秒,阿九隻覺得自己身子一輕,騰空了起來。她有些害怕地掙扎著,然後漸漸落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白衣男子的手溫柔地撫摸她的皮毛,看著她琉璃一般的眼睛說:“你願意陪我到人間走一遭嗎?”

     

        他的話帶著十足的蠱惑,阿九不自覺地點點頭。

     

        只是等阿九反應過來時,她已經窩在白衣男子的懷裡,騰雲駕霧了八千里。

     

        色令智昏!

     

        阿九腦子裡霎時間冒出了這個詞,似乎有些不甘心。於是支支吾吾問道:“去……去人間做……做什麼?”

     

        少年郎說:“我帶你去完成使命,你就能渡劫成仙了。”

     

        “成仙?”阿九有些迷茫,她記得遠古的神靈因為人間漸漸不再祭祀,早已沒落陷入了沉睡。成仙,山上的精怪們早已沒了熱情。

     

        “什麼使命?”

     

         少年郎這回只簡單地說了兩個字:“喚神。”

     

         後來,她才知道,這個明朗的少年郎是大祭司,也是天界最早醒過來的神靈,肩負著重大的使命和責任。

     

        八千里過後,有一國名喚燕。

     

        大祭司帶著阿九飄然落下,轉瞬間便化成了一個發須皆白的老者。阿九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她也不會去問,只是蜷縮著身子,眯著眼睛,趴在他的肩膀上。

     

        大祭司老態龍鍾,聲音嘶啞:“你本也是天界的神獸啊。”

     

        阿九沒有睜開眼睛,也沒有吱聲,只聽見耳旁似有若無的歎息聲。

  • 引子   

     

    第一章  天問 自此皓月不夜天

     

    第二章  少司命 北國胭脂

     

    第三章  九思 墨夜歸妤

     

    第四章  招魂 飲鴆

     

    第五章  湘夫人 如夢如幻月

     

    第六章  招隱士 暮長歡

     

    第七章  東君 許君長安

     

    第八章  河伯 流珠問江

     

    第九章  東皇太一 佳人入夢來

     

    第十章  山鬼 此間有辛夷

     

    第十一章 大司命 一筆拂衣歌楚些

     

    第十二章  大招 埋玉

  • 第一章  天問·自此皓月不夜天

     

    /許仙仙

     

    遂古之初,誰傳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暗,誰能極之?

     

     

     

    當他看見眼前那個雪白長髮曳地的男子時,老者的眼中甚至有些濕潤。

     

    “千山萬水,歷盡磨難,我終於找到你了。”老者顫聲說。

     

    “找我做什麼呢?”男子雖然髮絲雪白,聲音卻年輕得叫人吃驚。這裡只有他一人,仿佛他是這百里荒野裡唯一一點生息。

     

    這裡密密麻麻全是墓碑。

     

    這裡是大燕國的皇陵。三百年了,它早已如煙塵一般泯滅在人們的記憶裡,卻還有一個人固執地守著它。

     

    “我只想在這裡,用神靈賜予的無盡生命為她守墓。其餘的,便不要求了。”白髮男子跪坐在一方墓碑前,他的額頭輕輕靠在這方小小的花崗岩上。他閉著眼睛,仿佛和一個少女雙手緊握,額心相對。

     

    “失落的眾神之中,已經沒有幾位可以完整記得前塵往事,難得啊,天問。”老者低聲道。

     

    “因為我是半神。”天問輕聲道,“她的存在早已融進了我身為人類的那一半血統裡。人類是健忘的,可若是固執起來,連神都要害怕。”

     

    “歸位吧。”老者歎息,“你是人類與神明連接的橋樑。答應我,我便讓你再見秦炎驪王妃一面。”

     

    天問的身體哆嗦了一下,他回過頭震驚地看著老者。那張帶著神明之血統的臉是那樣完美,完美到老者不自覺地閉上了眼睛,仿佛怕被那尊榮刺傷瞳孔一般。

     

    “好。”沉默了半晌之後,他終於答道,“叫我見她,我答應你一切。”

     

     

     

    【一】

     

    三百年前,大燕的舞雩塔是九州最高的地方,傳說這方高塔上供奉著神明。與其說是供奉,不如說是囚禁,因為神明從不下塔一步,只是默默地向塔下黎民傳遞著神的旨意。

     

    對於這種傳聞姬若華是從不相信的,因為她就是大燕神宮的打雜神侍。神宮中的神官對外一向以高冷示人,主要以占卜天情為工作。然而這些半仙私下什麼樣子,姬若華心裡再清楚不過。年近七旬的大神官每天都喝得醉醺醺,是以第二天早上根本不能早起去探測天情。老爺子就把一條大腿伸出窗外感受一下風向氣溫,然後隨口道:“今日可雨,亦可無雨。可風,亦可無風……”

     

    姬若華看著老者迎風飄搖的腿毛,覺得這樣的神宮遲早要完。

     

    她六歲時便來了這裡,神宮便如她的家。老神官于她好像爺爺一般,他是她遇到天問之前最親近的人。

     

    老人經常叫若華偷偷出去打酒給他喝,喝高了便醉醺醺地給若華講故事,神官仿佛無所不知。一日他照例喝得暈乎乎,若華便拉住他問道:“神官爺爺,那舞雩塔上關著的,真的是神麼?”

     

    “不,與其說是神,不如說是不人不神的怪物。”老神官道,“六十年前我還是個孩子時,大燕長公主來舞雩塔祭拜,她的相貌是九州少有的絕美,故而傾倒了天神,那日天神下塔後,她便懷孕了……八個月的時候,天問撕開公主的肚子出來了……凡人之體哪裡承受得了神明之力呢……”

     

    若華愣怔地聽著,老者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失言,拍了拍若華的腦袋:“去,打酒去,別老問東問西的……”

     

    姬若華並不知道太多東西,她只知道,在漫長的六十年中,天問的容顏並沒有衰老一分,人們在敬仰他的同時,更多的是恐懼。因為他是個異類。

     

    六十年來,天問只傳達過兩次消息,亦是大燕的兩次災劫。

     

    第一次是四十年前,舞雩塔上被扔下一根蓍草葉,葉上只刻著一個字“旱”。於是緊接著大燕便鬧起蝗災,大旱三載。第二次扔下了一個“瘟”字,隨之而來的是殺人無數的疫病。

     

    精准的預測往往伴著災難,於是在大燕人心中,高塔之上的神明,實則與詛咒無異。

     

    所以天問之于大燕,絕非什麼吉兆,而是個伴隨著災難的怪物。

     

    姬若華從沒有去過舞雩塔,她覺得那裡有點陰森,直到有一天,機緣巧合,她在塔中與傳說中的怪物相遇。

     

    那天夜裡,一隻白色的貓突然跳到姬若華腳邊。

     

    姬若華嚇了一跳,她注意到那只白貓,通體白得發亮,無一絲雜色。白貓舔著自己的爪子,彎了彎腦袋,像人一樣注視著姬若華。

     

    姬若華想摸摸它,可它靈敏地一跳,便逃走了。

     

    姬若華提起裙擺去追,白貓竟跑到了舞雩塔下。姬若華震驚地發現今夜塔下一個巡邏的神官都沒有,於是她便跟了上去。

     

    舞雩塔共有九層,似乎要直通天際。白貓每走幾步便要看看姬若華有沒有跟上來,當姬若華登上最後一層高塔時,白貓居然消失了。

     

    巨大的黃銅門鎖應聲掉落,風自四面八方吹進塔裡,吹得她的裙擺宛如飄飛的蝶翼。

     

    她推開塔頂緊閉的大門,只一瞬,大片的白便如風一般湧入姬若華眼底。高塔頂端四面圍著的白紗帳瞬間飄出來,在大作的銅鈴聲中,她瞥見一個人影。

     

    跪坐在地上的銀髮男子緩緩地回頭看向她,姬若華在與他直視的那一秒突然眼底生疼,大顆大顆淚珠湧出來,卻移不開眼睛。

     

    冰冷的手覆蓋在姬若華的眼睛上。對方說出一句不甚連貫的話來。

     

    “這樣看我……你會瞎掉。”

     

     

     

    【二】

     

    這個人便是天問,初見姬若華之時,他連話都說不好。

     

    姬若華適應了良久,天問身上會發出灼目的銀光,那是神明的光華,貿然視之,很可能會終身失明。

     

    姬若華開心地看著天問道:“大家對你都諱莫如深,我以為你是個老妖怪呢,誰知道你這麼漂亮!”

     

    天問呆呆地看著姬若華。

     

    “你有見過一隻貓嗎?”姬若華問道。

     

    天問依舊呆呆地看著姬若華。

     

    “貓!”姬若華比畫著道,“圓滾滾的,白色的,有鬍子!”

     

    天問還是看著姬若華。

     

    “你是傻子嗎?”姬若華挫敗地問道。

     

    天問終於有反應了,他點點頭。

     

    “……”

     

    姬若華根本不知道,自出生以來,眼前這個銀髮男子從未與人正常交流過。他自誕生起便被囚禁於這塔上,六十年不老不死,稚嫩仿若嬰孩。

     

    很多人都說這樣的半神供奉在燕宮裡,早晚都是個災禍。可人們卻又礙于神威不敢對其做什麼,只能將他禁錮在高塔之上。

     

    “你在這裡,有多久了?”姬若華問道。

     

    “多久了?”天問沉吟道,“大約……已經六十載了。”

     

    “六十年啊……不孤獨麼?不想離開這裡看看麼?”

     

    天問垂下眼瞼,末了輕聲道:“自由於我而言,是件奢侈品。”

     

    突然,姬若華看見了高塔之上綿延的星河,她上前兩步,忽地淚流滿面。天問有些吃驚地看著這個姑娘,他不曉得為什麼她看見星空便會淚如雨下,但他卻意外地發現,今夜星空竟比以往明亮了許多。

     

    “我以後還可以來這裡看星星麼?”姬若華抹了一把眼淚道。

     

    天問遲疑了一下,剪下一縷自己的頭髮,系在了姬若華的手腕上。

     

    這一系,便是萬載千年。

     

    有了那一縷頭髮的護佑,姬若華再不怕天問周身的神光。從此舞雩塔便成了姬若華偷懶貪玩躲神官的最佳場所。她教天問說話,天問學習的速度竟然出奇的快,不過兩個月便能連字成句。於是若華欣喜之余常找些書簡給天問看。那天,若華看見天問正靜靜地看一本《神訓諫箴》,便百無聊賴地將天問曳地的長髮編成一條條小辮子。她只聽天問淡淡歎息一聲道:“果然這些書上記載的,都是錯的。”

     

    “怎麼會錯?”若華疑惑道,“這些書都是大神官們編撰的,大神官們是大燕最博學的人了。”

     

    “神官終究是凡人,無法真正通達神的旨意。”天問歎息道,“譬如天圓地方便是錯的,其實大地亦是圓的。”

     

    “怎麼可能?”姬若華睜大眼睛向著天問道,“大地明明是平的呀!”

     

    “那是因為你渺小。”天問歎息,“恰如滄海一粟,天地蜉蝣。”

     

    “怎麼可能?!”姬若華還糾結在“天圓地方”的怪圈裡,她伸出手,歪著腦袋比畫道,“不就是一望無際的平地嘛!”

     

    天問搖搖頭,卻不曉得該如何辯駁,於是握住她的手。但是在指尖相觸的刹那,他愣怔在了原地。

     

    體溫,那是人類的體溫!

     

    當一個孤獨的人觸碰到溫暖時,孤寂便會在比較中被無限放大。

     

    “你怎麼啦?”姬若華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有些冷。”天問沉默良久後,搖了搖頭。

     

    姬若華看了看四周,覺得舞雩塔美則美矣,的確是個四面透風的地方。姬若華轉了轉眼珠,便笑著對天問道:“我教你個法子,保管不冷!”

     

    然後她笑著狠狠搓了搓手,再把已經搓紅了的溫暖的手掌貼在天問臉上。

     

    天問的身體猛地一顫,眼前這個姑娘柔軟的笑臉就這麼印在他古潭般的瞳孔裡,一池封緘的死水突然湧起波瀾。

     

    “冷的時候便狠狠搓一搓手,這樣手暖了,貼在身上便也暖了。”姬若華笑道。

     

    天問別過臉,銀色的髮絲裡隱藏著一絲彆扭的紅暈。

     

    “那麼作為回報,從今以後,你多給我講講這些只有神知道的事情好不好?”姬若華天真地睜大雙眼道,“我好想聽。”

     

    神諭對於凡人來說,本該是禁忌般的存在。天問也知道這些東西對於人類而言多說無益,可是在看見那雙清澈的眼睛時,他卻鬼使神差般地說“好”。

     

    很久以後他才反應過來,其實那時候,縱是姬若華要他死,他大約也會說出一個“好”來。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