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一生一世笑蒼穹4:水深火熱(全二冊)(簡體書)
一生一世笑蒼穹4:水深火熱(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9.8元
  • 定  價:NT$359元
  • 優惠價:87312
  • 可得紅利積點: 9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瀟湘書院金牌大神,當代抽風爆笑文第一人

    古風言情經典獎獲得者 君子江山

    巔峰力作•最全版本•精心修訂

     

    網路書名《報告攝政王之太子要納妃》

    無恥、不要臉女主VS威嚴、霸凜男主!

     

    這是一個本該爭權奪勢、陰謀陽謀,可卻讓人一再笑出眼淚的逗樂故事。

    這也是一個男人徹底把自己的女人慣壞的寵妻愛情故事!

    世有千千劫,紅塵難一渡。

     

    “紅塵之劫,如煉獄之火。洛子夜,你怕嗎?”

    “不怕!我有他,是生,是死,都不怕。”

     

    溫馨提示:

    閱讀此文,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笑出神經病,概不負責!

     

    他為她跌落神壇,她還他一世情深。

    相知相許難相惜,後位空懸待一人。

     

    一日,她同美男子們喝酒,並在背後吐槽他。被他活捉,直接綁了回來!

    他的聲音森冷:“還敢出門跟美男子喝酒嗎?”

    她哆嗦了一下:“不……不敢了!”

    他揚眉:“不敢了?”

    “不敢了!”她飛快地搖頭,那小眼神兒,看起來可憐又可嫌,“我真的不敢了,我發誓!我知道自己錯了……”

    他眼睛微眯,緩沉著語調問:“知道自己錯了?錯在哪裡了?”

    “錯在在背後講你壞話……”她眼神四處亂瞟,“還有,錯在未經允許,跟美男子出去很久……但是,做人要寬宏大量……我的意思是你可以適當地原諒我一下!”

    看他不說話,她一屁股坐在地上,順勢一躺,口齒不清地道:“難受,想哭!本來今天高高興興,你為什麼要把我綁起來……”

    難受,想哭?

    他嘴角抽搐了幾下,“起來吧,這次原諒你,但接下來一個月,關禁閉!不准走出王帳一步,否則,你一輩子都不用離開了!洛子夜,你應當知道,孤不是在跟你開玩笑!”

    洛子夜立即點頭,管他呢,先騙到鑰匙把手鬆綁再說,回頭就逃跑。

    她假做為難狀,點點頭:“那……那好吧!鳳無儔,本寶寶告訴你,你已經很過分了,要不是我有錯在先,就憑你把寶寶我綁起來,咱倆就該分手了。你再不交出鑰匙,失去了你的寶寶你可不要後悔!”

    話剛落,鑰匙就到了她手中。

     

     

  • 君子江山,網路筆名:惑亂江山。

    瀟湘書院大神,輕鬆搞笑文代表作家,當代爆笑文第一人,擅長在幽默筆風中,執筆直戳人心軟處,文風令人捧腹而不失細膩,深受讀者喜愛。

    其作品《一生一世笑繁華》、《一生一世笑繁華•終結篇》(原名《卿本兇悍之逃嫁太子妃》)出版上市後熱銷。

    《一生一世笑紅塵》(原名《皇上滾開本宮只劫財》)暢銷多時,連續斷貨!

    《一生一世笑蒼穹》(原名《報告攝政王之太子要納妃》)一經推出引發讀者大規模發評、討論、推薦、點贊!

  • 第一章 祖墳    

    第二章 我要天下為她而哭!   

    第三章 爺是寶寶,爺就是任性! 

    第四章 說點肉麻的話,挽救爺淒慘的愛情 

    第五章 你媳婦兒跟人跑了!   

    第六章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第七章 你今晚是想睡釘板,還是睡帳篷頂?

    第八章 王,王后請美男子們吃飯去了! 

    第九章 你需要吃一瓶我祖傳的腦殘片嗎? 

    第十章 把求婚書寫成了演講稿!  

    第十一章 你變了,你再也不是愛我的那個二狗子了!

    第十二章 你想表演一個身殘志堅的勵志故事?

  • 他這一聲出來,鳳無儔緩緩睜開魔瞳,眼神帶著他慣有的威嚴和霸氣,魔魅渾厚的聲音已經聽不出任何情緒:“孤無事。”

    他盯著從自己掌心滑落的東西,像是看著什麼從胸口,從掌中消逝。痛到麻木之後,便是毫無知覺,可他清楚,那痛苦並不會就此止歇,它們會捲土重來,從每一個角落卷席而上,將人,將人心,徹底摧毀,一點兒不剩。

    “走吧。”他不再多言,起身離開。

    下一瞬,他腳下一晃,思緒一空,驟然倒了下去。

    閩越很快上前扶住他,伸出手為他診脈,臉色瞬間鐵青,揚首怒吼:“趕緊沖出去!趕緊!”

    “是!”

    山谷中殺了起來,很快又波及山谷外。

    外頭的申屠焱見著王騎護衛的人如死神拿著鐮刀收割性命一般飛快地衝殺了出來,而同時,他們身後的千里峰被炸毀,徹底倒塌。

    “王兄,還不出手?”申屠苗回頭看了他一眼。

    申屠焱看著眼前的戰況:“你覺得還需要我們出手嗎?”

    他這話一出,申屠苗登時閉了口,王騎護衛這實力,的確不必他們插手。

    軒蒼瑙鐵青著一張臉詢問:“閩越出來了嗎?”

    “公主,出來了,他扶著鳳無儔……”

    這話一出,軒蒼瑙的容色才緩和了一些:“上山傳消息給陛下,告訴他,王騎護衛的人闖出來了,我們頂不住了。”

    “是!”

     

    山頂帳中。

    洛子夜手心的血止住之後,他將她的手握於掌心,十指交扣,然後垂眸看著她昏睡中的面色和綿軟的唇。

    他忽然想起,那一日在千浪嶼,她沐浴的時候,他闖入……

    沉思間,他低頭攫住了她的唇。舌尖探索之際,她卻緊緊地咬著牙關,抗拒他的觸碰,甚至在已經昏迷的情形下,眉宇中還浮現出幾分厭惡來。

    這表情挑起了他的怒火。他伸出手,鉗住她的下頜,她吃痛,才讓他的舌侵入。他絕非聖人,何況在她眼中,他再卑鄙不過,那麼,他想做什麼便也不必忍,反正她也說過,為了鳳無儔,她什麼都不在乎,也不在乎從此躺在他身下。

    欲念和怒火之中,他伸手扯開她的腰帶。總歸,她醒來之後,看見的第一個人會是他,那麼,眼下就得到她也沒什麼不可以。是得到,也是,摧毀。讓她徹底成為他的,也摧毀她跟鳳無儔的一切可能。

    裹胸布散開,他埋首於她的胸口。

    洛子夜只覺得什麼東西壓在她的胸前,格外難受,便伸手去推拒,可越是抗拒,就越是撩起他的怒火。他咬在她的脖子上,溫雅的聲音如同魔鬼般可怖:“洛子夜,從今日起,我給的,你只能承受!如果前方是地獄,我們就一起下去吧!”

    他話落,她的眼角忽然滑下一滴淚。

    這令他心口一刺,眸中的暴戾氣息更盛。正要扯下她身上最後一處遮蔽物時,她忽然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抽搐了起來,旋即,她的臉色越來越慘白,額角冷汗如瀑。這番情態令他眸中的欲念在一瞬之間退得乾乾淨淨。

    他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洛子夜……”

    “不要……”她忽然哭出來,聲音喑啞,“不要恨我……不要恨我……”她夢見了他,夢見了她心心念念的人,她看見自己離他越來越遠,看見他魔瞳中的恨,看見他眸中的疏離。

    看見……

    她覺得很痛,渾身都在痛,胸口像是被一塊石頭壓住,下一瞬便嘔出血來。這令軒蒼墨塵一驚,而他的手腕也被她反手抓住,她的氣息漸漸微弱起來,像是在說話,也像是自言自語:“老大,妖孽,夜魅,你們都在哪兒?我好難過,好難過。我想回家……”

    話音一落,她便失去了意識,握住他的手一松,恍惚間覺得自己已經從哪裡掙脫,從哪裡飄出去,遊蕩之中,不知歸途,卻又有殘餘的意識留在身體之中,掙扎著不肯離去。

    軒蒼墨塵驚懼中伸出手,但在她的鼻尖沒有探到任何呼吸。

    他扯過被子蓋住她,回眸怒吼:“子淵!”

    墨子淵早就回了營帳,他匆忙趕過來,掀開帳門後,便見軒蒼墨塵在床榻邊上,無措地攥著洛子夜的手。那是他第一次在這個溫潤儒雅的帝王臉上看見這樣的表情,仿佛若真的失去洛子夜,他就會從此失了心,失了魂,變成行屍走肉;仿佛,她要是死了,他也真的活不下去。

    墨子淵匆忙進入帳篷,行到床邊,看著洛子夜緊閉的雙眼,他毫不猶豫地伸出手,掐住洛子夜的人中。他按得很重,沒一會兒就掐出了血,然而,洛子夜還是沒有呼吸。這令墨子淵也急了起來,趕緊掃了一眼身後的人。他身後跟著進來的小廝立即將藥箱打開,拿出銀針遞給他。

    墨子淵很快伸手,紮向她的虎口和頭頂的穴道。

    洛子夜似乎是吃痛,眉梢微微動了動,胸口又開始起伏,慢慢有了呼吸。墨子淵也是驚出了一身冷汗,也不敢直視軒蒼墨塵的臉,低聲道:“性命是保住了……陛下您太……急躁了。她尚有意識殘留,您不宜這樣刺激她。若是真的想……也得等她醒來之後再說。”

    這也是他的失誤,未曾提醒陛下,但他也沒想到,陛下會這麼快……大概是妒火中燒,失去了理智。

    軒蒼墨塵聽著這話,倒沒什麼表情,只是閉上了眼睛。

    十多年前,看見父皇和母后身死的時候,他無能為力;十多年後,他險些親手殺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她。他已經失去了很多很多,他也知道,他承受不住更多的失去了。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