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總論

    • 文藝批評

    • 寫作/翻譯/演講

    • 中國文學

    • 總論

    • 中國文學史

    • 國學

    • 詩詞曲賦

    • 散文/雜注

    • 古典小說

    • 文學作品

    • 民間文學

    • 其他

    • 東方文學

    • 西洋文學

    • 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給孩子的古詩詞(講誦版)
給孩子的古詩詞(講誦版)
  • 定  價:NT$550元
  • 優惠價:79435
  • 可得紅利積點: 13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中國文學 > 詩詞曲賦 >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古典詩詞大家葉嘉瑩親自選編、吟誦,逐首講解,適合聆賞共讀。
    ◎72位詩人,16位詞人,218首中國古典詩詞都是歷代經典之作。
    ◎彩色精印,搭配饒富意境的名家畫作,詩情畫意,躍然紙上。
    ◎附贈講誦版QRcode,聆聽葉嘉瑩吟誦、講解全書詩詞。

    葉嘉瑩生長在北京西城的察院胡同,老家宅院裡充滿古典詩詞的氛圍,她承襲家學,從小就喜歡讀詩、背詩、寫詩。大學畢業後,一直在講台上從事古典詩詞的教學和研究工作,迄今已經七十年了,葉先生的足跡遍及全球各地,所教過的學生有幼稚園的小朋友,也有大學生、研究生和博士生,從青年到老年,可以說是有教無類。

    葉嘉瑩總是熱情而優雅的站立在講台上,傳遞詩詞的美好與高潔。雖然曾經歷大時代的憂患和人世間的坎坷,卻一直保持樂觀而平靜的生活態度,這其實和她所熱愛的古典詩詞有很大的關係。因為長期浸淫、辛勤地耕耘,葉嘉瑩體悟到詩歌中自有一種生命,透過講解詩人的作品,詩人的心靈、智慧、品格和修養,能使講者與聽者、作者與讀者,都得到一種生生不已的力量。

    本書由葉嘉瑩親自挑選適合孩子閱讀與興趣的古詩詞,一共收錄歷代名家作品218首,包含不同風格的177首詩和41首詞,書中還搭配了饒富意境的畫作。透過她深入淺出、融會貫通的獨到見解,將詩詞中蘊涵的美具體而微地呈現。中國傳統有「詩教」之說,因為對於詩詞的熱情,使她的講誦極富感染力。透過葉嘉瑩的選編、吟誦和講解,引領大家進入古典詩詞的世界。
  • 葉嘉瑩 編著
    中國古典詩詞專家、詩人。
    1924年生於北京書香世家。1945年畢業於輔仁大學國文系,師從詩詞名家顧隨。1948年畢業後曾在北京的幾所中學任教,後隨丈夫工作赴臺灣,曾在彰化女中及臺北二女中任教,1954年起任教於臺灣大學、淡江大學、輔仁大學。1966年應邀赴美國哈佛大學、密西根州立大學任客座教授。1969年定居加拿大,任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終身教授,1989年當選加拿大皇家學會院士,是加拿大皇家學會有史以來唯一的中國古典文學院士。並曾先後被美國、馬來西亞、日本、新加坡、香港等地多所大學以及大陸數十所大學聘為客座教授及訪問教授。此外,還受聘為中國社科院文學所名譽研究員及中華詩詞學會顧問,並獲得香港嶺南大學榮譽博士、臺灣輔仁大學傑出校友獎與斐陶斐傑出成就獎。2012年被中國中央文史館聘為終身館員。
    1993年葉嘉瑩教授在南開大學創辦了「中華古典文化研究所」,專心致力於中國古典文學的普及和研究。中英文著作有:Studies in Chinese Poetry、《王國維及其文學批評》、《中國詞學的現代觀》、《葉嘉瑩作品集》等多種著作。
  • 導言

    詩經·秦風·蒹葭
    古詩十九首·迢迢牽牛星
    陶淵明 飲酒二十首【其四】
    飲酒二十首 其五】
    敕勒歌
    陸 凱 贈範曄
    王 勃 山中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宋之問 渡漢江
    賀知章 回鄉偶書【其一】
    陳子昂 登幽州台歌
    張 旭 山中留客
    張九齡 感遇
    望月懷遠
    王之渙 涼州詞
    登鸛雀樓
    孟浩然 春曉
    宿建德江
    過故人莊
    王 翰 涼州詞 其一】
    王昌齡 出塞【其一】
    從軍行【其四】
    芙蓉樓送辛漸
    王 維 山中送別
    雜詩三首 其二】
    鳥鳴澗
    竹裡館
    送元二使安西
    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
    使至塞上
    裴 迪 華子岡
    李 白 靜夜思
    獨坐敬亭山
    夜宿山寺
    聞王昌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
    望廬山瀑布
    春夜洛城聞笛
    贈汪倫
    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早發白帝城
    望天門山
    峨眉山月歌
    黃鶴樓聞笛
    山中問答
    送友人
    關山月
    月下獨酌
    長干行二首【其一】
    崔 顥 長干行【其一】
    黃鶴樓
    高 適 別董大 其一】
    杜 甫 絕句二首【其一】
    絕句二首 其二】
    絕句四首【其一】
    江畔獨步尋花【其六】
    江南逢李龜年
    贈花卿
    望嶽
    房兵曹胡馬
    春日憶李白
    除架
    春夜喜雨
    春望
    月夜
    旅夜書懷
    月夜憶舍弟
    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縛雞行
    繆氏子 賦新月
    岑 參 逢入京使
    韓 翃 寒食
    張 繼 楓橋夜泊
    劉長卿 送靈澈上人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彈琴
    司空曙 江村即事
    劉方平 夜月
    戎 昱 移家別湖上亭
    張 籍 秋思
    王 建 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
    戴叔倫 過三閭大夫廟
    韋應物 秋夜寄邱員外
    滁州西澗
    早春對雪,寄前殿中元侍禦
    盧 綸 塞下曲
    李 益 喜見外弟又言別
    孟 郊 遊子吟
    楊巨源 城東早春
    韓 愈 早春呈水部張十八員外
    晚春
    春雪
    崔 護 題都城南莊
    劉禹錫 秋詞
    烏衣巷
    李 紳 憫農二首 【其二】
    白居易 問劉十九
    觀遊魚
    暮江吟
    大林寺桃花
    賦得古原草送別
    錢塘湖春行
    柳宗元 零陵早春
    江雪
    漁翁
    賈 島 尋隱者不遇
    劉 皂 渡桑干
    杜 牧 秋夕
    山行
    清明
    江南春
    登樂游原
    泊秦淮

    陳 陶 隴西行四首【其二】
    李商隱 夜雨寄北
    嫦娥
    霜月
    登樂游原
    無題
    高 駢 山亭夏日
    韋 莊 台城
    王 駕 雨晴
    鄭 穀 淮上與友人別
    無名氏 雜詩
    錢 珝 江行無題
    范仲淹 江上漁者
    歐陽修 畫眉鳥
    王安石 題何氏宅園亭
    南蕩
    封舒國公三首【其二】
    北陂杏花
    北山
    書湖陰先生壁二首【其一】
    贈外孫
    江上
    游鐘山
    松江
    泊船瓜洲
    蘇 軾 飲湖上初晴後雨二首【其二】
    惠崇《春江晚景》【其一】
    題西林壁
    望湖樓晚景
    李清照 夏日絕句
    陸 遊 秋思三首【其一】
    示兒
    范成大 四時田園雜興
    楊萬里 春日六絕句
    二月十一日夜夢作東都早春絕句
    道旁竹
    宿新市徐公店【其一】
    雨後田間雜紀【其二】
    舟過安仁【其三】
    南溪弄水回望山園梅花
    曉出淨慈寺送林子方
    小池
    小雨
    閒居初夏午睡起二絕句【其一】
    閒居初夏午睡起二絕句【其二】
    入常山界二首【其二】
    春暖郡圃散策三首【其三】
    二月一日曉渡太和江【其一】
    萬安道中書事【其二】
    桂源鋪
    朱 熹 春日
    觀書有感【其一】
    林 升 題臨安邸
    葉紹翁 遊園不值
    翁 卷 鄉村四月
    戴復古 江村晚眺
    趙師秀 約客
    文天祥 過零丁洋
    王 冕 墨梅
    張 羽 詠蘭花
    袁 枚 十二月十五夜
    鄭 燮 竹石
    龔自珍 己亥雜詩【其五】
    己亥雜詩【其二百二十】
    高 鼎 村居


    導言
    白居易 憶江南
    張志和 漁歌子
    溫庭筠 望江南
    李 煜 相見歡
    相見歡
    浪淘沙令
    虞美人
    晏 殊 浣溪沙
    浣溪沙
    歐陽修 玉樓春
    浪淘沙令
    採桑子十首【其二】
    採桑子十首【其四】
    採桑子十首【其五】
    採桑子十首【其六】
    採桑子十首【其七】
    蘇 軾 定風波
    水調歌頭
    秦 觀 浣溪沙
    周邦彥 浣溪沙
    李清照 如夢令
    如夢令
    南歌子
    岳 飛 滿江紅
    陸 游 蔔運算元·詠梅
    訴衷情
    辛棄疾 鷓鴣天
    西江月
    鷓鴣天·博山寺作
    清平樂·村居
    西江月·遣興
    西江月(示兒曹,以家事付之)
    醜奴兒
    生查子
    南歌子(新開池,戲作)
    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
    清平樂(獨宿博山王氏庵)
    菩薩蠻(金陵賞心亭為葉丞相賦)
    蔣 捷 霜天曉角
    楊 慎 臨江仙
    納蘭性德 長相思
  • 【序】
    我是一位九十多歲的老人,從小就喜歡讀詩、背詩,從事古典詩詞的教學工作也已經七十年了。這本不是出於追求學問知識的用心,而是出於古典詩詞中所蘊含的一種感發生命對我的感動和召喚。在這一份感發生命中,蓄積了古代偉大之詩人的所有心靈、智慧、品格、襟抱和修養。所以中國傳統一直有「詩教」之說。
    其實我的一生經歷了很多苦難和不幸,但是在外人看來,我卻一直保持著樂觀、平靜的態度,這與我熱愛古典詩詞實在有很大的關係。現在有一些青年人竟因為被一時短淺的功利和物欲所蒙蔽,而不再能認識詩詞可以提升人之心靈品質的功能,這自然是一件極為遺憾的事。如何將這遺憾的事加以彌補,這原是我多年來的一大願望,也是我決意回國教書,而且在講授詩詞時特別重視詩歌中感發之作用的一個主要的原因。
    這本《給孩子的古詩詞》,共收錄作品二一八首,其中包括一七七首詩和四十一首詞,唯一的編選原則就是要適合孩子閱讀的興趣和能力。對於只以刻畫工巧取勝者不予選錄,超出孩子認知水準者亦不選錄,所選諸詩對時代、作家、體裁等數量之比例也沒有限制。我因為年老事忙往往精力不濟,感謝張靜,她為此書傾注了大量的心力。
    曾有人問我:中國古典詩詞會滅亡嗎?我以為不會。中國古人作詩,是帶著身世經歷、生活體驗,融入自己的理想志意而寫的;他們把自己內心的感動寫了出來,千百年後再讀其作品,我們依然能夠體會到同樣的感動,這就是中國古典詩詞的生命。所以說,中國古典詩詞絕對不會滅亡。因為,只要是有感覺、有感情、有修養的人,就一定能夠讀出詩詞中所蘊含的真誠的、充滿興發感動之力的生命,這種生命是生生不已的。


    【導言】
    ¬¬當前我們的國語有四個聲調:一聲、二聲、三聲、四聲。比如我們說ㄏㄠ這個聲音,第一聲念「蒿」,第二聲念「豪」,第三聲念「好」,第四聲念「耗」。大家注意到這四個聲調在念讀時有什麼不同了嗎?原來第一和第二兩個聲調,讀起來都比較平緩,可以拖長;第三聲的聲調讀起來好像中間拐了個彎,有一個轉折,不大容易拖長;而第四聲的聲調讀起來則好像是一直向下沉下去的感覺,也不大容易拖長。於是我們聰明的祖先就將這四個聲調分成了兩組:一聲、二聲為「平聲」,三聲、四聲為「仄聲」。
    在中國悠久的歷史中,很多古代的讀音,跟現在所讀的聲音已經不完全一樣了。
    中國古代有些字是入聲字,也屬於仄聲。入聲字是指在字尾有p、t̚ 、k̚的收尾,現在的國語已沒有這個發音,有時就把入聲字改讀成平聲了。我們在讀誦或吟詠時,就會有不合聲調的情形。因此當我們誦讀或吟詠古詩時,若遇到了被國語讀為平聲的入聲字時,一定要特別注意,不要把它們讀為平聲,而要把它們儘量讀作仄聲,這樣才合乎我們古詩的聲調。
    「平上去入」四聲包括很多個韻。每個韻都有一個標目,比如一東、二冬、三江、四支……其中,東韻指的是「東」、「紅」、「中」等字,都在一個韻,這一部韻裡的第一個字是「東」。一首詩所押的韻如果是平聲,就稱之為平聲韻。
    中國地理面積廣大,每一個省市常常都有本地的方言,而在過去的科舉考試制度中,考中了的士子都要到北京做官,各地方的人南腔北調,不易溝通,因此形成了一種方便人們交流的普通話(Mandarin),即官話。
    但是,古代的詩人發現,我們如果把一句詩的每個字都寫成相同的一個聲調,像「西溪雞齊啼」、「後牖有朽柳」,這樣讀起來既不順口又不好聽。於是他們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要把平聲和仄聲間隔著來配合運用,那樣才會好聽。所以中國的古詩在聲音上是有格律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如果用現在的國語發音來讀,有些格律便不對了。不按照古人的聲律讀,就破壞了整首詩美感的特質,而且用國語讀,讀來讀去依然是不會作詩的,一定要按照詩歌的格律來背誦、吟唱,才能夠真正掌握詩歌的情意,伴隨的聲音,結合出來的那一份感動。所以要是讀中國的舊詩,就不能平板地讀,而是要按照舊詩的平仄讀,而且要學會吟誦,當吟誦得很多很熟的時候,出口就是合乎平仄的句子,很容易就學會了作詩。這些都是讀古代詩詞時需要注意的。


    【內文試閱】
    古詩十九首
    迢迢牽牛星

    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
    纖纖擢素手,札札弄機杼。
    終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
    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古詩十九首》為南朝蕭統從傳世無名氏《古詩》中選錄十九首編入《昭明文選》而成。

    《古詩十九首》的創作年代在漢朝,這時,詩句從四個字變成五個字了。這是因為,如果總是以四個字為一句,節奏就成了二二二二,比較死板,於是,中國詩歌的體裁就從二二的節奏發展成了二三的節奏,中間有了一個小小的變化。《古詩十九首》流傳下來,作者是誰一直眾說紛紜,《昭明文選》中就沒有寫作者的名字,只知道是創作於東漢末年並流傳眾口的十九首五言詩。

    陶淵明
    飲酒二十首【其四】

    棲棲失群鳥,日暮猶獨飛。
    徘徊無定止,夜夜聲轉悲。
    厲響思清遠,去來何依依。
    因值孤生松,斂翮遙來歸。
    勁風無榮木,此蔭獨不衰。
    托身已得所,千載不相違。

    陶淵明(三五二或三六四─四二七),字元亮,又名潛,私諡「靖節」,自號五柳先生,晉、宋間詩人、散文家。

    陶淵明寫的《飲酒》詩一共有二十首,這是其中第四首。陶淵明生在東晉那樣一個危亂的時代,他的內心有很多悲哀和感慨,不能夠明白地說出來,於是寫了二十首飲酒詩。詩的題目叫「飲酒」,但詩裡所寫並不是飲酒的事,而是他在飲酒的時候,心裡的一些思想、一些感情。

    王勃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城闕輔三秦,
    風煙望五津。
    與君離別意,
    同是宦遊人。
    海內存知己,
    天涯若比鄰。
    無為在歧路,
    兒女共沾巾。

    這首詩是八句五言的律詩。五言律詩中,第三句跟第四句是應該對句的,第五句跟第六句也是應該對句的,也就是說,五言律詩除了有平仄的聲調的講求,另外還有對偶的講求,這是我們中國語言文字的特色,只有我們中國的語言文字有對偶,別的國族的語言文字是沒有對偶的。因為在中文裡,「天」是一個字,「地」是一個字;「花」是一個字,「草」也是一個字─都是獨體、單音才可以對。換作英文,flowers(花)的音節很長,而moon(月亮)卻只有很短的一個音節,所以不能對起來。

    對偶是中國語言的特色,也成為了中國詩歌的特色,因此律詩中才有對句。這首五言律詩,甚至從開頭兩句就有對偶:「三秦」對「五津」。

    李煜
    相見歡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李煜(九三七─九七八),初名從嘉,字重光,號鍾隱、蓮峰居士,世稱南唐後主、李後主,南唐詞人。

    某一種文體的興起與時代有著很密切的關係。杜甫之所以寫出那麼了不起的詩,是他以集大成的天才,生在了可以集大成的時代,那時,經過南北分裂,中國迎來了唐朝的大統一,這才有了杜甫詩歌的出現。因此,一種文體出現以後,有沒有一個能夠把這種文體使用得最好的天才出現,是非常重要的。詞本來是配合當時流行的音樂寫的歌詞,敦煌曲子是當時一些商人寫的曲子詞,有很多錯字、別字,非常粗淺。可是,這種本來很通俗的調子,遭遇了一個時代。王國維說「天以百凶成就一詞人」,意思是,上天用一百種不幸的命運,才成就了一個偉大的詞人。尤其是詞這個體式,有著幽微隱曲的特點。詩和詞的一個基本差別在於,詩是語言的節奏,詞是音樂的節奏。詩以文字的節奏為節奏,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而詞是以音樂為節奏,於是本來非常理性化的形式,就增加了很多婉曲的、長短不齊的變化。詞這種體式,從敦煌曲子流行起來以後,緊接著就是晚唐、五代,而這一亂世,便造就了幾個傑出的詞人,包括南唐的中主(李璟)、後主(李煜),以及馮正中(馮延巳),還有西蜀的韋莊。這些詞人以他們的不幸,使這種新的歌曲形式有了極大的發展,其中包容了很多詩中不能包容的情意。王國維說詞「能言詩之所不能言,而不能盡言詩之所能言」,詞裡面沒有像「歌行」這類篇幅非常長的作品,但詞所有的長短不齊的句式,造成了另一種特殊的美感。

    李後主的這首《相見歡》,是他在亡國以後寫的。國破家亡成就了這樣一個詞人。這首詞的聲音跟感情、內容配合得非常好。

    「林花謝了春紅」,詞本是一種俗曲的曲調,不用像《詩經》寫得那麼文雅,可以有口語化的表達。「謝了」兩個字,雖是白話,卻寫得如此悲哀、沉痛,表達了一種很直接的感情。什麼謝了?是春天最美好的季節中,最美麗的紅色的花朵謝了!

    「太匆匆」,才看到花開,就看到花落,真是「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花落了,是因為它剛開放就要經受外面的風吹雨打。無論詩詞還是韻文,凡是「朝」「暮」對舉,都不是單指一方面,不是說早晨只有寒雨,晚上只有風,而是朝朝晚晚,雨雨風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紅色的花朵上有雨點,像女人的胭脂臉上有淚痕,這麼美麗的帶雨的花,像含著眼淚在看你,你怎麼忍心不珍重這一刻的時間,不為它再喝一杯酒呢?今天若不為它喝一杯酒,明天就沒有這花了,而且從此以後宇宙間永遠沒有這花了,因為就算明年花再開,亦不是今年的花朵了。詞的上闋和下闋之間常常有一個停頓,這是音樂的節奏,一闋就是一個音樂的停止。從上闋到下闋,從「春紅」「寒雨」「晚來風」,到「胭脂淚」,一下子從花的生命的短暫,過渡到人生的美好的短暫。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最後接出這句話,而這一個長句不是李後主自由選擇的,是這個詞的調子,這個音樂,到了這裡就該是這麼長的句子。長句的節奏跟感情配合得非常好,由花到人,這麼短暫、美好的生命就消逝了。李後主雖然是亡國的君主,但確實是一個天才的詞人,感情的那種真摯、奔放、自然,真是不假雕飾,脫口而出。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