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總論

    • 文藝批評

    • 寫作/翻譯/演講

    • 中國文學

    • 總論

    • 中國文學史

    • 國學

    • 詩詞曲賦

    • 散文/雜注

    • 古典小說

    • 文學作品

    • 民間文學

    • 其他

    • 東方文學

    • 西洋文學

    • 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尋找消失的女孩
尋找消失的女孩
  • 定  價:NT$480元
  • 優惠價:79379
  • 可得紅利積點: 11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中國文學 > 文學作品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關鍵特色
    ★網路讀者警告:「如果你是膽小鬼,千萬別看她的書!」
    以重創的記憶為著墨,深度刻劃角色,令讀者大呼過癮!
    ★「若記憶可以交換,可以格式化重來,你想試試嗎?」細膩又驚悚,絕對「真實得令人顫慄」。
    ★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榜第一名的美國著名犯罪小說家,堪稱為嘉德納「劇情轉折最無法預料之作」!
    ★擅長高明的推理寫作策略的麗莎‧嘉德納,小心梳理繁雜故事線,又能以簡馭繁,精彩敘述讓讀者尖聲著迷,愛不釋手!

    「在這個領域的地位,沒有人比得上麗莎‧嘉德納。」
    ──李‧察德(Lee Child)


    媒體、作家推薦
    冬 陽(推理評論人)
    余小芳(推理評論人)
    杜鵑窩人(台灣推理作家常務理事)
    既 晴(推理作家)
    陳心怡(紀錄片導演、作家)
    陳國偉(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所副教授)
    彌勒熊(影評人)
    聯合真心推薦 (依姓名筆畫序)

    麗莎.嘉德納是個擅長煽動情緒的能手,而且是那種讓人心生好惡、極具感染力的書寫,使得情節與人物充分呈現懸疑緊張感。誰的記憶不可信?是誰想用謊言掩蓋並操控一切?那些不動聲色的舉止背後,隱藏著耐人尋味的思緒……
    ──冬陽(推理評論人)

    雖然D.D華倫只是在這本書中客串演出讓人有些失望;但麗莎.嘉德納還是能夠透過李歐妮調查員給了讀者一個扣人心弦,且會讓人愛不釋手,一口氣閱讀完的精采故事。記憶其實是人類最不可測的神經感覺,有時候它清晰無比,鉅細靡遺,好像就在眼前;有時候卻是模糊不清,顛倒不實,甚至是記憶會自我欺騙,記黑為白,還自我暗示,以假亂真。
    當身為執法人員的韋特和調查員泰莎‧李歐妮面對一個近似幻覺的疑似酒醉者的胡言亂語,本來置之不理是最佳選擇,但是若幻覺為真,又於心何忍呢?最近書市中有關記憶或失憶的推理小說很多,本書無疑是其中之佼佼者。
    ──杜鵑窩人(台灣推理作家常務理事)

    「懸疑作家中的莫札特。」──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

    「迷人、令人屏息的懸疑作品。」──艾莉絲‧強納生(Iris Johansen)

    「震撼神經的懸疑作品」──黛咪‧豪格(Tami Hoag)

    「麗莎‧嘉德納的作品令人膽寒興奮,也擁有引人入勝的核心。」──桑德拉‧布朗(Sandra Brown)

    「真實得令人恐懼。」──《時人雜誌》(People)

    「麗莎‧嘉德納總是推出讓人心跳停止的懸疑作品。」
    ──哈蘭‧柯本(Harlan Coben)

    「麗莎‧嘉德納是迷人的作者。」──卡琳‧斯勞特(Karin Slaughter)

    「真實的情緒描寫,讓人心痛不已,無法放下這本書。」
    ──麗莎‧史考特萊恩(Lisa Scottoline)

    「充滿轉折與變化。」──《哈芬登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

    「業界最傑出的心理懸疑作家之一。」
    ──《美聯社》(The Associated Press)

    「嘉德納讓人不斷猜測……也讓人不斷處於崩潰邊緣。」
    ──《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

    「揪心……不由得一頁頁翻下去。」──《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嘉德納再次突破其他作家不敢觸碰的領域。」──《普羅維登斯日報》(The Providence Journal)

    「麗莎‧嘉德納是今日最厲害的懸疑作家之一。」──史蒂夫‧貝利(Steve Berry)

    「幾乎每頁都有著迷宮一般的轉折與驚奇,嘉德納打造出懸疑小說的傑作。」──《紐約書訊》(New York Journal of Books)

    「本書讓人愛不釋手,真實感十足,絕對可以滿足嘉德納的忠實書迷。」──《書單》(Booklist)

    「在新作中,麗莎‧嘉德納帶來另一個讓人胃痛的心理懸疑故事,這是她目前為止,劇情轉折最無法預料的作品。」
    ──《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
    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排名第一的美國推理小說家,受封為「心理懸疑大師」之作!探索記憶邊界的殘縫與真相,宛如一場解謎之旅,推理迷必讀傑作。


    一場解謎遊戲即將展開------
    「這一次,記憶也能殺人!」
    經歷多次腦部重創以後,努力挖掘的是破碎的記憶粉末,
    還是一場虛構又真實的幻覺?
    以記憶的破碎與錯置為素材的顛峰之作,
    細膩又驚悚。

    •「知道自己不是誰,是否等於知道自己是誰?」
    無論你是否熱愛推理小說,麗莎‧嘉德納這本新作,有讓你無法預料的轉折與驚艷,看見重創者幻境中的求生意志與渴望。
    •繼女警李歐妮系列:《失控的謊言》之後,作者新作上市!
    •深受書迷喜愛的波士頓女警探D.D.華倫在本書中客串演出。

    「突然間,我想起來了。我什麼都想起來了。強光、恐懼、憤怒一同炸開。劇痛不只穿過我的腦袋,還刺穿我的心。一瞬間,我想起自己的身分。那個來自床底下的惡魔。」

    妮可‧法蘭克能在一場嚴重車禍中倖存,令眾人意外,遑論她還爬上陡峭的溪谷。支持她克服萬難求助的信念是──她一定要救薇蘿,一個小女孩。如果這個女孩真的存在,她又是誰?韋特‧佛斯特警長抵達車禍現場,加入搜尋失蹤兒童的行動,以為有新線索,卻發現妮可的腦部受創,導致幻覺。根據她丈夫的說詞,他們從來都沒有小孩,但妮可仍舊堅決表示她一定要救薇蘿。
    在韋特和調查員泰莎‧李歐妮眼中,與這個案子有關的一切都如此複雜無比。他們發現妮可最近不只一次遇險,接二連三的意外更不斷重創腦部。這一切真的如同她丈夫的說法,都是她的幻覺,還是她知道的比自己以為的還更多?她是否能在記憶的重組中,走向修復之路……

    延伸閱讀
    麗莎‧嘉德納作品
    《失控的謊言》,麗莎‧嘉德納,郭寶蓮 譯。
    《人皮盜獵者》,麗莎‧嘉德納,楊佳蓉 譯。
    《活著告訴你》,麗莎‧嘉德納,賴婷婷 譯。

    嚴選其它推理
    《完美女孩》,吉莉‧麥克米倫,呂玉嬋 譯。
  • 作者簡介:

    麗莎‧嘉德納(Lisa Gardner)

    成長於奧勒岡州(Oregon)的美國著名犯罪推理小說家,作品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榜第一名。她早期曾從事餐飲服務業,但頭髮著火無數次後,發現是老天爺暗示她該考慮轉行,決心專注於寫作,曾用筆名艾莉西亞‧史考特(Alicia Scott)寫過羅曼史小說。她形容自己是研究中毒者,將自己對警方辦案程序與最新鑑識學的熱愛,投注在十多部全美暢銷作品中,包括「女警探華倫系列」、「FBI心理分析員系列」、「女警探李歐妮系列」等,版權售出英、法、德、日本、瑞典、挪威、波蘭、荷蘭、捷克、葡、俄等十餘國,擁有世界各地廣大的讀者。受封為最傑出的心理懸疑作家之列,更有「懸疑作家中的莫札特」之稱。

    作者現與親愛的家人、兩隻被寵壞的狗、一隻三腳貓居住在新英格蘭地區。慣例在一年一度的「殺死或重傷好朋友大獎」活動中,會抽出一名幸運的讀者,讓他提名的親友陣亡在她下一本新書中。

    麗莎‧嘉德納作品:
    「女警探華倫系列」:
    《活著告訴你》(Live to Tell)
    《鄰人》(The Neighbor)
    《藏身處》(Hide)
    《孤身一人》(Alone)
    《亡命抉擇》(Love You More)
    《關鍵96小時》(Catch Me)
    《人皮盜獵者》(Fear Nothing)

    「FBI心理分析員系列」:
    《完美殺機》(The Perfect Husband)
    《槍擊現場》(The Third Victim)
    《下一個意外》(The Next Accident)
    《殺戮時刻》(The Killing Hour)
    《迷蹤》(Gone)
    《蜘蛛男孩》(Say Goodbye)

    「女警探李歐妮系列」:
    《亡命抉擇》(Love you more)
    《失控的謊言》(Touch & Go)
    《尋找消失的女孩》(Crash & Burn)
  • 記憶,令人珍惜也難以承受   /陳心怡(紀錄片導演、作家)

        記憶,如此奇妙。當你不想記得,它可能會自動隱形,而另一種例外,就如同《尋找消失的女孩》主角妮可,卻是不斷因意外與外傷而損及大腦,進而失憶。但是記憶看似消失,卻也不曾真正消失,因為事件真真切切地發生過。透過記憶,事件可以被扭曲、切割、變形,但事件帶來的感受卻騙不了自己,一如小說女主角妮可對童年曾共處一室女孩的滿心愧疚。感受,如鬼魅般揮之不去。
        這位享譽國際、暢銷全美的《紐約時報》暢銷榜著名的犯罪小說家麗莎.嘉德納,在她近期的作品中對於腦震盪似乎特別有興趣,《失控的謊言》裡稍稍觸及腦震盪的場景,而新作《尋找消失的女孩》則直接以數度受到嚴重腦震盪傷害的女主角為本,故事便在混亂一片的破碎記憶、意識並夾雜著自我過度膨漲的情緒裡逐步拼湊開展;也因此,當我們隨著妮可的獨白進入她的世界時,那些不斷重複播放的火焰、慘叫、煙霧、土壤濕氣等畫面,讓人覺得驚恐,但更多時候也會有著她的丈夫湯瑪士的不耐情緒:「妳,又來了!」
        一切看似女主角無意義的反覆呢喃,這也正是麗莎.嘉德納大膽嘗試走入腦傷者的記憶混亂狀態。這是冒險的,如同毀損的硬碟,記憶可能得以恢復,但也可能從此掛點;當然,小說家自不會讓記憶就此滅失,因此妮可這一趟喚回記憶的旅程,也成了整本小說為敘事解謎的過程。
        出於防衛本能,人本想透由遺忘掩蓋曾有的恐懼,沒想到僅剩的片段所帶來的迷霧更叫人不安;直到妮可準備好面對,憑著片段印象,慢慢拼出輪廓、還原事件後,塵封多年的記憶一切並未如當時所擔心的那樣,反而讓人有了撥雲見日之感,層層防衛終於可以卸下。人生最真珍貴的,是記憶;而最讓人無力承擔的,也是記憶,如同小說裡不堪回首的過往。若記憶可以交換,可以格式化重來,你想試試嗎?

  • 我死過一次。
    和其他事物一樣,現在我記起那份痛楚,灼熱而尖銳,緊接在後的是排山倒海的深刻疲憊。我想躺下;我記得清清楚楚;我必須屈服於它。但我沒有。我與痛楚,與疲憊,與他媽的白光奮戰。我一路爬回人世間。
    因為薇蘿。她需要我。
    妳做了什麼?
    現在我輕飄飄的。朦朧中發現這種感覺一點都不妙。車子不該毫無重量。豪華休旅車絕無飛行的功能,我還聞到刺鼻的氣味。那是酒精,說得更準確一些,是威士忌。格蘭利威。我總是以享受好酒為傲。
    妳做了什麼?
    我想大叫。既然我在半空中飄流,即將死第二次,我至少能叫出聲來吧。但我的喉嚨中擠不出半點聲響。
    我只是凝視刺進車內的擋風玻璃,望向漆黑夜色,下雨了,這是我的第一個發現。
    正如那一夜。就在……
    妳做了什麼?
    飛起來的感覺不壞,挺舒服的,甚至頗為愉快。地心引力的限制受到挑戰,束縛在地面上的壓力拋在腦後。我應該要舉起雙臂,大大展開,擁抱聳立在我面前的第二次死亡。
    薇蘿。
    美麗的小薇蘿。
    接著……
    地心引力的復仇來了。我的車子不再毫無重量,狠狠地重擊大地。震撼全身的撞擊,巨響不斷迴盪,原本飛在半空中的身軀像個破爛布偶般在方向盤、儀表板、排檔之間彈跳。玻璃碎裂的聲音,我的臉碎了。
    痛楚,灼熱而尖銳,緊接在後的是排山倒海的深刻疲憊。我想躺下。我必須屈服於它。
    薇蘿,我想。
    然後是:天啊,我做了什麼?
    我臉上溼溼的。一舔嘴唇,嚐到水、鹽、血。我緩緩抬頭,只換來劇痛欲裂的太陽穴。我縮了一下,反射性地將下巴貼向胸口,疼痛的額頭貼上堅硬的塑膠。我發覺方向盤緊貼著我的胸口,一條腿扭成匪夷所思的角度,膝蓋卡在擠成一團的儀表板下。我想我這回摔得真重,實在是爬不起來了。
    我聽見聲音,那是笑聲。或許是我神經過敏,但那聲音真怪,尖銳、連續不斷,一點都不正常。
    聲音來自我的嘴巴。
    還有更多水氣。雨水找到入侵我車子的門路,或者是我找到通往車外的路徑,我不確定。威士忌的酒味好濃,害我好想吐。我發現衣服已經溼透。雙眼還在掙扎著觀察四周,瞄到玻璃碎片散在身旁,還有酒瓶的殘骸。
    我應該要移動,走出去。打電話求助,做些什麼。
    頭痛的要命,我沒看見天鵝絨般的黑色天幕,白色電光在我的視野中炸開。
    薇蘿。
    這兩個字浮上我心頭,讓我腳踏實地,給予我指引,催促我向前。薇蘿、薇蘿、薇蘿。
    我移動身軀,艱辛地努力掙脫駕駛座,刺耳的笑聲被扭曲靈魂的慘叫取代。看來我的車是前頭著地,擋風玻璃幾乎砸在我身上。我沒有坐直,而是往前傾斜,正如這輛撞爛車頭的奧迪一樣無法恢復平衡。也就是說,我得要加倍努力,才能脫離座椅與方向盤與癱倒的擋風玻璃間擠成一團的空間。
    安全氣囊那團亂七八糟的破布纏上我的手臂,卡住我的雙掌,我開口咒罵,繼續尖叫、掙扎、大聲胡言亂語,然而瘋狂怒氣激發了腎上腺素,至少讓人崩潰的疲憊消失了,現在只剩痛楚,無邊無際的龐大痛楚,我很清楚自己沒空停下來思考,終於往旁邊擠出座椅與擋風玻璃的夾擊。我癱在中控台上,重重喘氣。腳動得了,手臂也能動。
    腦袋燒起來了。
    薇蘿。
    煙味。我是不是聞到煙味?突如其來的恐慌襲上心頭。煙霧,尖叫,火焰。煙霧,尖叫,火焰。
    薇蘿、薇蘿、薇蘿。
    快跑!
    不對。我又恢復冷靜,沒有煙味。那是第一次的事情。一個女人能死幾次?我不確定。從潮濕土壤的氣味到火焰的熱氣,感官在我腦中糊成一團。獨立又融合。我要死了,我死了。不對,我是差點死了。不對,等等,我已經死了。第一次、第二次,還是第三次?
    我分不清楚了。
    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件,一直都是如此。薇蘿。我必須救薇蘿。
    後座。我往後扭身,先是撞到左膝,接著是右膝,我再次慘叫。操他媽的,別去想。後座。我要到後座去。
    我在黑暗中摸索,舔到雨水和泥巴,其他的感官知覺開始回籠。擋風玻璃碎了,既然雨能打進車內,天窗的命運也是一樣。我那部外觀亮麗、稱得上新潮豪華的奧迪Q5跨界休旅車,至少縮短了一兩呎,車頭承受最多衝擊,兩扇前門變形敞開,不過後門相對來說沒受到多少損傷。
    「薇蘿、薇蘿、薇蘿。」
    我第一次發現自己戴著手套,或者是原本就戴著手套。碎玻璃把它們割成一條條染血的布塊,絆住我的動作。我先是扯掉一隻,接著是另一隻,自覺地塞進褲子口袋。不能丟在車內,這樣是亂丟垃圾,我總是很愛惜自己的車子。曾經很愛惜自己的車子?
    頭痛到不行。我想要縮成一顆球,大睡三百回合。
    但我沒有睡,也不能睡。薇蘿。
    我逼著自己再次移動,往左右摸索,手指在黑暗中探尋。可是一無所獲,沒有半個人。我找了又找,從後座顫抖著找向車子地板,依舊沒看到小小的身軀奇蹟似地出現。
    要是……她可能被拋出車外。這輛車試著飛起來,或許薇蘿也是如此。
    媽咪,妳看,我是飛機。
    我做了什麼、我做了什麼、我做了什麼?
    我一定要離開這輛車,什麼都不在乎了。車外,黑暗中有什麼東西,雨水,泥巴。薇蘿。我一定要救她。
    我用手肘拖著身軀,從稀巴爛的車頭移到後座,轉向後門。可是門打不開。我拉扯染血的門把。我猛撞門板,又哭又求,毫無反應,門就是不動。被撞壞了,孩童安全鎖。媽的!
    另一個出口,是後車廂的門。我又動了起來,速度慢得驚人,腦中的痛楚移到胃裡翻攪,我知道我快吐了,可是我才管不了這麼多。我要離開這輛車。我要去找薇蘿。
    我吐了,吐出稀薄的液體,問起來像是昂貴的單一麥芽威士忌,以及漫長夜晚的後悔。
    我拖著身子爬過那灘噁心的液體,繼續往後移動。今天的第一件好事來了:撞擊使得後車廂的扣鎖彈開了。
    我爬到門邊,匍匐害我瘀青——還是斷了?——的肋骨疼痛難耐,於是我用手臂和腹部撐地滾到車外。柔軟冒泡的泥巴成了緩衝。我翻了半圈,痛楚、衝擊、無助的狀況讓我喘個不停。
    別再下了,雨啊,請你改天再來。
    媽咪,妳看,我是飛機。
    我又累了,排山倒海的深刻疲憊。我只能躺在這裡,等待有人來幫忙,如果有人看見車禍,聽見撞擊聲。路過的駕駛。或者說不定有人想念我、在乎我。
    男人的面容跳上心頭,在我來得及捕捉前又離開了。
    「薇蘿。」我低語。對著傾瀉的雨水,對著冒泡的泥巴,對著沒有星星的夜空。
    煙味,我懶洋洋地想著。火焰的熱氣。不對,那是第一次。專心,該死。專心!
    我翻過身,展開冒險。
    看來路面比我的頭頂還高,與我相隔的是泥巴、草地、參差的灌木叢、尖銳的岩石。遠方傳來聲響,車子呼嘯而過,有如唱著異國曲調的鳥兒。當我一吋一吋往前爬時,我發現那些車輛離得太遠。他們在高處;我在低處。他們永遠不會看到我,也永遠不會停下來幫我找薇蘿。
    再一吋、兩吋、三吋、四吋。撞到了岩石,倒抽一口氣。被灌木叢纏住,滿口髒話。顫抖的手指往前伸展,尋找、尋找、尋找。腦袋痛得尖叫,我只能不時停下來,吐出可悲的一口口膽汁。
    薇蘿。
    接著是:喔,妮姬,妳做了什麼?
    我再次聽見刺耳的雜音,但我沒有停下來。我不想意識到發出那些聲音的痛苦動物,其實就是我。
    不知道在滑溜的泥地裡掙扎了多久。等到我爬上矮丘,我知道自己從頭到腳都塗滿黑泥,這件事沒讓我沮喪,反而把我逗樂了。真是合適,我想。這就是我應有的模樣。
    宛如從墳墓裡爬出來的女人。
    有光線射入。兩顆小光點朝我接近。我用雙手和膝蓋撐起身體。一定要這麼做,否則路過的駕駛看不到我。沒關係,我的肋骨已經不痛了。身體已經麻痺,腦海中的尖叫使得所有的迴路過載,留下好笑的空白。
    說不定我已經死了。說不定死人就是這副模樣。我豎起一隻腳,想以緩慢而確實的動作起身。
    刺耳的煞車聲。開來的車輛甩了下車尾,因為駕駛在溼滑的路面上踩煞車踩得太用力了。車子奇蹟似地在我舉起的手掌、蒼白潮濕的臉龐前停住。
    「搞什麼——」一名顯然受到驚嚇的年長男性打開駕駛座的車門,車內的小燈在瞬間照亮他的臉。他猶豫地跨出車外,站了起來。「女士,妳還好嗎?」
    我什麼都沒說。
    「車禍嗎?妳的車在哪裡?女士,要我打一一九嗎?」
    我什麼都沒說。
    我只是想著:薇蘿。
    突然間,我想起來了。我什麼都想起來了。強光、恐懼、憤怒一同炸開。劇痛不只穿過我的腦袋,還刺穿我的心。一瞬間,我想起自己的身分,那個來自床底下的惡魔。
    在我面前的老人彷彿是感應到我的思緒,往後退了一小步。
    「呃……女士,妳待在這裡別動……我來,呃,我來打電話求救。」
    老人消失在光線微弱的車內。我什麼都沒說。我站在雨中,身體搖搖晃晃。
    我最後一次想道:薇蘿。
    接著,這個瞬間消逝,記憶遠去。
    我誰都不是,只是個死而復生兩次的女人。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