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撩你心弦(簡體書)
撩你心弦(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28.8元
  • 定  價:NT$173元
  • 優惠價:87151
  • 可得紅利積點: 4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成熟作家四木的又一必看之作,萬字番外!

     

    第1次過招。

    李銘遠輸了……

    沙小弦:擇日再戰,我先走了。

    李銘遠:來人!告她打人——隨便什麼罪名!

     

    第1次接吻。

    沙小弦吐了……

    沙小弦:不好意思,我有潔癖。

    李銘遠:你!老子這是初吻呢!

     

    淡定腹黑女痞子X傲嬌不羈大少爺

    有情有義有情趣、沒羞沒臊的幸福故事。

    李銘遠呼風喚雨活了25年,突然有一天,遇到了沙小弦——一個長得比自己帥的女人,打架還比自己厲害!她撩他,說喜歡他,卻不肯讓他親,據說是有潔癖……男主表示好生氣!必須親到你!
    沙小弦的智商衝破天際,不過沒味覺,情商低到塵埃,好不容易決定撩個男人,主動說喜歡他,還和他親親,可是,他居然是個不婚主義?女主表示好生氣!必須嫁給你!
    這怎麼看都不是天作之合,而是陰差陽錯啊!然而,就這樣他們還能“有情人終成父母”,結局還有婚後生活、寶貝女兒的獨家番外?
    那也是厲害了我的男女主……

  • 四木
    帥氣的人氣女作家。文風受武俠作品影響較大,一本正經中透出小情趣,瀟灑清朗,自成一格。擅長刻畫一向強勢成熟的成年人,在陷入愛情時手足無措的反差萌。
    已出版《關門,放BOSS》《無方少年游》《十年塵淵》等多本實體書,擁有固定的粉絲群體,其中《無方少年游》已售出影視,正在啟動中。
  • 第一章    初次交鋒

    第二章    你是女人

    第三章    我仰慕您

    第四章    搞定助攻

    第五章    她嫌你髒耶

    第六章    不婚主義

    第七章   “拜見”家長

    第八章    沙寶回國

    第九章    李銘遠來了

    第十章    別叫我銘少爺

    第十一章  沙寶跟銘少爺走啦

    第十二章  逃婚

    第十三章  她走以後

    第十四章  沙寶繼續撩

    第十五章  我算什麼

    第十六章  終成眷屬

    番外一    楊散:被包容的幸福

    番外二    延續的幸福

     

  • 第一章  初次交鋒

     

    維加賭場是星洲島的頂級娛樂場所之一,上下十層是VIP服務區,外圍是普通賭客池,內帶隱性豪華消費。每晚八點,全場一百張賭台和一千台老虎機前座無虛席,喧鬧的聲音能傳出兩裡遠。

     

    今天前廳裡只坐了一半的顧客。四十歲的范經理站在二樓的旋梯上,不斷地朝大門口張望。“銘少爺還沒來嗎?”他用手帕擦著額頭的汗,反復詢問身邊站著的賭場職員。

     

    那名監場稍稍壓低聲音道:“樂都今天新來了兩個漂亮妞,是剛從藝校畢業的清純小妹妹,場子裡請銘少爺過去玩玩。范經理你也知道規矩,不讓銘少爺玩得盡興,樂都那邊不敢放人……”

     

    范經理又低頭看看眾人圍聚在一起的大桌子,心急如焚地道:“那我們這邊怎麼辦?12號桌再賭下去,賭場就會損失二百萬。”

     

    正說著,光華璀璨的大廳門口突然傳來刹車聲。一輛車身鋥亮的賓利雅致肆無忌憚地沖過外圍線,直接開到了門堂內。很快有兩名監場跑過去,打開了車門。

     

    “銘少爺來了。”門口的人鞠躬請進李銘遠。

     

    范經理放下手帕,總算松了一口氣。

     

     

     

    李銘遠帶著五個保鏢走進維加賭場,在眾人的襯托下十分搶眼。走進來時,他目不斜視,嘴角還噙著笑,邁著張弛有度的步子,一枚嬌豔欲滴的口紅印也冒出了立領,在明光下微微張揚。

     

    范經理見他笑著,又擦了擦汗,身邊本來站著一個穿著清涼裝的小美女,一看到李銘遠走上樓梯,馬上嬌滴滴地撲了上去:“銘少爺。”

     

    李銘遠笑著扶住美女的身子,左手攬著她的腰,緊掐著那點薄薄的衣料,低下頭讓她擦去口紅印。范經理站在一邊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李銘遠的手在美女的腰上輕輕地摩挲了幾下,又笑道:“去吧。”

     

    小美人踮起腳親了他一口,便踩著高跟鞋緩緩離開。

     

    李銘遠繼續朝裡走去,一直走到圓頂監控室都沒說一句話。范經理就連忙招招手,帶著那名監場趕了過去。

     

    監控室裡的攝影儀嗡嗡運轉,各組攝像頭掃視著一樓大廳的各個角落。李銘遠站著看了一會兒,摸出一根煙銜在嘴角,身後的隨從馬上上前一步,打開火柴匣給他點燃。

     

    12號桌?”他吐出一口煙,淡淡地問。

     

    范經理站在他身後鞠躬:“是的,銘少爺。”

     

    “賭了幾天?”他又問。

     

    他始終不回頭,讓人看不到臉上的神色,於是范經理變得更加緊張,結結巴巴地說:“這對男女在這賭了三天,每天賭到二十一點,贏得多,已經贏走了六百萬。我動用了全場的人和設備,都找不出他們的破綻……”

     

    李銘遠背著光站著,挺拔的身軀讓人很有壓迫感:“知道規矩不?”

     

    范經理結結巴巴道:“知……知道……”

     

    李銘遠走到沙發邊坐下,伸出雙腿,擱在茶几上。他的臉迎著光,一臉笑容:“說了泡妞的時候不准找我,你還敢叫我兩次,嗯?”

     

    范經理不敢說話,只是拼命點頭。

     

    李銘遠踢開茶几,然後對范經理擺了擺手。

     

    范經理松了口氣,用手帕擦了擦臉,道:“銘少爺,你看——這場子?”他問得格外小心。

     

    李銘遠雙手抱著後腦勺,舒舒服服地坐在沙發上,笑著說:“把鏡頭調到12號桌左邊的位置。”

     

    賭場員工調出了圖像,一個穿著紅色晚禮服的高貴美女正在玩牌。李銘遠雙眼盯著屏幕,慢慢地說:“那兩個人是幌子,這女的才是正主。她手上的鐲子能變色,只要拿到了好牌,她就會動下左手,牌面不同、角度不同,鐲子就變出不同的顏色,對面的兩個人自然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范經理如釋重負地吐出一口氣。他擺了擺手,對剛跟進來的監場說:“去,把他們三個人抓上來……”

     

    李銘遠忙加了一句:“你不用管,讓範疆去。”

     

    身材魁梧的範疆從沙發後面走了出來,黑色西服也遮不住他健碩的肌肉。他向李銘遠點了點頭,就走出去了。

     

    范經理看著那魁梧的身子消失在了門後,就露出了輕鬆的笑容:“謝謝銘少爺。”

     

    李銘遠靠著不動,側頭盯著屏幕。

     

    鏡頭裡,有幾名監場先清空了周圍的觀眾,讓出了去12號桌的道路。範疆走過去,一隻手一個,提起那兩名賭托的後衣領,將他們拖離了座位。

     

    旁邊的人嚇得尖叫,那個穿紅色晚禮服的女人臉色有點兒不好看。幾名賭客為了避開兇神惡煞的範疆,一直朝邊上的老虎機後退。

     

    突然有一個人吸引了李銘遠的注意力。實際上,要人不注意到他也很難。

     

    這麼喧鬧的場子裡,唯獨他坐著不動,俊秀的側臉看起來甚至還有些冷漠。他的左手插在深藍衛衣兜裡,右手拿著籌碼,正皺著眉對遊戲機下注。

     

    範疆提起那兩個賭托朝前一扔,接著又去抓穿紅色晚禮服的女人,四周看熱鬧的賭客受到了波及,紛紛倒向那個男人所在的方向。李銘遠看到他將椅子一滑,躲開了撞擊,又伸手在旁邊機子的角上輕輕一按,借力滑回了原處,繼續押注。

     

    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抬頭,沒有受影響。

     

    李銘遠站起身子,走到監控錄像前,敲了敲屏幕:“這小白臉是誰?”

     

    范經理連忙抬頭,仔細地辨認他說的小白臉。看了好一會兒,他才恍然大悟地說:“這是五天前來的賭客,不玩別的,只玩老虎機。每天早上八點來,晚上八點走,而且只坐在那台機子上。”

     

    李銘遠雙手插進褲子口袋裡,懶洋洋地問:“中間不動嗎?”

     

    “不動,也不吃飯。”

     

    李銘遠看了那人兩眼,負手朝門外走去,拐出身子後,道:“豬,他那個位子剛好對著監控室,他要我們能看得到他。”

     

     

     

    監控室外面就是半月形的小陽臺。

     

    李銘遠長腿倚著木梯,身子靠著扶手看著底下的騷亂。兩分鐘過去了,他的身軀依然挺拔。

     

    范經理半天沒看到他有動作,突然“哎呀”一聲拍了一下腦門,馬上叫人抬來一張真皮沙發。

     

    李銘遠果然走了回來,在沙發上坐下。他的臉在迷離變幻的燈影下,顯出一絲清淡之色。幾名衣裝筆挺的下屬站在沙發兩側,更好地襯托出了他的氣勢。

     

    “去跟範疆說,把人朝小白臉那個方向打。”他輕聲吩咐手下,眉清目朗的臉上沒什麼變化。

     

    可是結局遠超出他的意料——範疆一巴掌把那賭托打到小白臉的腳邊,哐啷一下撞到了他的身子,小白臉卻身子一斜,手快地按下三枚籌碼,單腳一蹬滑開了椅子,沒做其他事。

     

    比如扶起那名賭托或者上前幫忙。

     

    看臺上的李銘遠迎上范經理疑惑的目光,笑道:“這證明他們不是一夥的。”

     

    范經理躬身請示道:“銘少爺,光打下去嗎?不問話?”沒得到指示,他又躊躇地動動腳,有些急道,“還有六百萬的賭款被他們吞了啊。”

     

     “往死裡打,打得那個女人心裡怕,自然就會吐出來了。”李銘遠彈了彈煙灰,冷淡地說完,再轉頭看了看小白臉,結果發現他也動了。

     

    只見小白臉三兩步躥回來,隔著地上賭托的身體,趁老虎機讀秒光亮完全消失前,突然探下身,砰地一拳砸在紅色按鈕上。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