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一見你就生氣(簡體書)
一見你就生氣(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29元
  • 定  價:NT$174元
  • 優惠價:87151
  • 可得紅利積點: 4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第1次見面,兩個人就在水裡打得死去活來。

    冤家路窄,她居然是他的學生。

    她負氣出國,沒想到回國後他搖身一變成了她的上司兼鄰居。

    飛言情工作室重點推薦,一對不搭調情侶的奇妙愛情故事。

    從第一次與許嘉嘉不打不相識開始,邱致遠就有一股不祥的預感,果然,冤家路窄,她居然是他的學生。兩個脾氣暴躁的人碰到一起就是火光四濺吵得不可開交。但是不管怎麼吵,只要許嘉嘉遇到麻煩邱致遠都第一個挺身而出,不禁令許嘉嘉默默地動了心。至此許嘉嘉就走上了一條死纏爛打的追求之路……
    好不容易他也心動了,她卻一個轉身出了國,邱致遠覺得沒有比這更讓人生氣的事了。兩年後許嘉嘉歸國,一步步算計和包圍,邱致遠搖身一變又成了她的上司,同時還是她的新鄰居……
    所以,許嘉嘉你準備好接招了嗎?

  • 緋虹
    1990年生,具有東北女青年、雙魚座、AB型血的所有特質。雖然在古板和規定頗多的政府工作,但生性奔放的心無法掩埋。
  • 第一章 冤家路窄
    前幾天,許嘉嘉剛和他在水裏打上一架,沒想到在高速路上又和他撞車了,她能想到的,只有“冤家路窄”。

    第二章 迎新晚會初心動
    邱致遠坐在燈光的死角處,很不引人注意。但是很奇怪的是,許嘉嘉覺得就算邱致遠這麼隱藏自己,還是很帥很耀眼,她單手支著下巴眯著眼睛極其貪婪地盯著他,目光中帶著她自己都沒留意到的輕柔和愉悅。

    第三章 許嘉嘉,有我在
    “許小花,你記住,只要我做你老師一天,只要你需要我,我就會無條件地站在你身後。所以,無論遇到什麼事,要先回頭,看看你身後的我,知道嗎?”

    第四章 邱致遠,我喜歡你。
    許嘉嘉被戳得額頭火辣辣地疼,眼淚都快被戳出來了,一個猛抽打掉了邱致遠的手:“我能幹什麼!不就是你問我是不是喜歡你然後我嗯了一聲嗎?”

    第五章 “我抱的是高三的你”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哭了?”邱致遠依舊緊緊地抱著許嘉嘉,閉著有點發澀的眼睛開口:“我抱的不是現在的你,而是高三的你,別哭,有我呢啊,乖。”

    第六章 “我準備喜歡你了”
    “你說什麼?”這回換邱致遠向後縮了縮,又上下打量了許嘉嘉一番,眉毛也擰成一個奇怪的形狀:“你不會想聽我說‘我準備喜歡你了’才故意問了這麼個白癡問題吧。”


    第七章 表白的煙火
    向來智商碾壓她的邱致遠又怎麼可能看不出她在畫什麼?雖然那形狀不怎麼美好,但是黑暗中煙花棒劃過的餘韻都在告訴他,此時此刻的許嘉嘉,正在一遍一遍地向他畫著自己的心。

    第八章 見父母嗎?
    “會打麻將嗎?”“會點。”邱致遠吞了一口口水,僵硬地回答“大年初三的時候來我家。”許嘉嘉笑著開玩笑:“見父母嗎?”

    第九章 同學聚會
    許嘉嘉,他們也從沒想過在出了那檔子事之後,許嘉嘉居然還會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來參加同學聚會。

    第十章 不辭而別
    “啊?遠哥啊!你說嘉嘉?她出國了啊!你不知道嗎?”邱致遠的心“咯噔”了一下,問道:“出去玩了嗎?”“不是啊!她學分修夠了,去讀研究生了,芝加哥大學。”

    第十一章 邱總監,請多指教
    她沒想到她回國沒多久就遇到了邱致遠,其實這不算什麼,最讓她鬧心的是,邱致遠是她的上司。

    第十二章 邱致遠,臉紅了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要眼睛能夠看見的地方,從頭到腳,邱致遠完全換了個顏色。她一直覺得臉皮厚比城牆的邱致遠……臉紅了。
     
    第十三章 邱致遠護短
    “我這人最大的缺點就是護短,你公然在我的地盤上教訓我的人,我要是再留你,都對不起這跟我起早貪黑工作的姑娘了。所以齊露,從今天起,你不再是立騫事務所的人了,好走,不送。”

    第十四章 設計同居
    “我房子被收了。讓我住你家唄!”許嘉嘉十分乾脆地摟住邱致遠的脖子瞄準他的唇就親了一下,趁著邱致遠目瞪口呆的時候迅速丟下一句“房租已付,今晚我就搬你家”,隨後便逃之夭夭了。

    第十五章 邱致遠的真面目
    “啊,我自我介紹一下。”邱致遠迅速截住話頭道,“我叫邱致遠,許嘉嘉是我的……嗯……愛人吧……”

    第十六章 相愛相殺的同居生活
    “邱致遠你渾蛋!居然敢打我屁股!你給老娘等著!看我出去之後怎麼收拾你!”走到次臥門口的邱致遠腳下一頓,立刻轉身回到了主臥,隨後又是“啪”的一聲響起。

    第十七章 做我女朋友好嗎?
    許嘉嘉以為他是要讓她淑女點把腿放下來的,結果沒想到邱致遠十分粗暴地將她擠在門上,撩人地低下頭湊近她的唇,卻不吻上,只是聲音嘶啞地開口:“許嘉嘉,做我女朋友好嗎?”

    終章 邱致遠,我們結婚吧!
    “你說吧,說什麼我都答應你。”許嘉嘉認認真真地看著邱致遠說道,“邱致遠,我們結婚吧。”

  • 第一章 冤家路窄

    “咕嚕咕嚕……放手!咕嚕咕嚕……”
    許嘉嘉努力掙扎著從河水裏探出頭不停地呼吸著,雙手胡亂地拍打著身後的人:“給我……咕嚕咕嚕……放手!”
    邱致遠的胳膊死死地摟著許嘉嘉的脖子,陰森森地說:“放手?我讓你放手的時候你放了嗎!”
    許嘉嘉被那條胳膊再一次壓到水裏。
    這回許嘉嘉怒了,抓住邱致遠的胳膊就狠狠地咬了下去,水面上立刻傳出一聲慘叫。許嘉嘉立刻掙扎著遊了出來,深深地做了幾個深呼吸之後,她轉過身兇神惡煞地對著不停搓著胳膊的人撲了過去,接著直接把邱致遠的頭按進水裏,一邊按一邊吼:“我讓你放手你沒聽見嗎!居然敢把我往水下拉!我看你真不想活了!”
    邱致遠在水下掙扎了半天,突然從水裏伸出手握住許嘉嘉的胳膊,又一次把她拉進水裏……許嘉嘉憋足了一口氣,雙腿在水下纏住邱致遠的腰,用力向下一扯……
    約莫過了十幾分鐘,河面上終於歸於平靜,只是,上面靜靜地漂著兩具“浮屍”……
    喘了半天氣,許嘉嘉重新遊起來,呼哧帶喘地說:“和平,和平共處!不打了,一會兒真要淹死了。”
    邱致遠喘了一會兒,點點頭,先向岸邊遊去。
    游了兩米遠,沒聽到身後有跟上來的聲音,邱致遠回過頭,卻發現水面上連個人影都沒有。正詫異著,許嘉嘉突然從水裏鑽出來對著他尖叫:“快快!搭把手,我腿抽筋了……”
    邱致遠:“……”

    很普通的一天,許嘉嘉從沒想到她今天會和別人在水裏打上一架。
    她只是像平常一樣扛著釣竿去河裏釣魚,結果睡了一覺醒來就看到站在水中間的邱致遠。
    ……青天白日的居然要自殺!
    原本她是準備遊過去救他的,結果一下水就發現水實在太涼了,沒辦法,她就不停地對著水裏的邱致遠甩釣竿,企圖把他鉤上來。
    鉤了幾次之後邱致遠終於露出了水面,對著她喊了句“放手!”。
    許嘉嘉急得不行:“不要自殺啊!你還年輕!有大把大把的時間,沒有過不去的坎兒啊!”
    她一邊說一邊向河邊拉。
    然後,邱致遠直接握住許嘉嘉的釣竿,一個用力就將許嘉嘉扯進河裏。
    等許嘉嘉慌慌張張地鑽出水面之後,突然就被身後伸過來的一條胳膊重新壓進河裏……
    然後她就幹乾脆脆地跟對方在水裏打了一架。
    躺在草地上,許嘉嘉哆哆嗦嗦地搓著胳膊,臉凍得發青,口齒不清地質問邱致遠:“我……好心好意……救你……你為什麼……”
    “救我?”邱致遠一聲冷笑,直接脫下濕透的襯衫,轉過身背對著許嘉嘉開口,“有你這麼救人的?”
    許嘉嘉眯著眼睛看向邱致遠的後背——四五道細長的血痕,中間那條血痕最深,靠近脖子的地方正不停地滲著血。
    後知後覺的許嘉嘉意識到那可能是自己魚鉤的傑作。
    所以一開始他喊“放手!”是因為她的魚鉤鉤住了他的肉……她還很用力地將他向岸上扯……
    他想想就很疼。
    許嘉嘉咬著牙坐起身,將身子縮成一團:“我是以為你要自殺,情急之下才甩的魚鉤!”
    邱致遠轉過身就是一聲咆哮:“我有病啊自殺!”
    “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有病!”許嘉嘉反唇相譏,“沒病這大冷的天你跳河?還把我扯下去?”
    “我跳什麼河!”邱致遠從地上撿起一張濕漉漉的紙在許嘉嘉面前抖了抖,“是老子的聘書被風吹河裏了,不得已我才下水去撿的,誰知道遇到你這麼個神經病!”
    “你說我是神經病?!”聽到這句話,許嘉嘉也不覺得冷了,騰地站起身寒著臉就走了過去,“你再說一句試試!”
    邱致遠垂眸偷偷看了她一眼,後退了一步,不耐煩地擺擺手:“我不跟你吵。”
    捏了捏有些刺痛的額頭,許嘉嘉咬咬牙,轉身就走。
    一雙手拉住了她的衣領。
    許嘉嘉的煩躁此時已經上升至頂點——畢竟她是出於好意才用釣竿救人,對方不領情也就算了,竟然還把她拉進水裏,現在還嘲諷她是神經病!
    “你還要幹什麼?用我脫了衣服也讓你刮幾道嗎?”
    邱致遠愣了一下,張了張嘴,深呼一口氣驅趕走心中的鬱悶,擰著眉開口:“你現在從頭濕到腳,怎麼走?”
    一陣冷風吹過,許嘉嘉哆嗦了一下,咬咬牙開口:“坐計程車。”
    邱致遠抬頭看了下草坪上方的路說:“這麼久都沒來一輛計程車,你想等到什麼時候?”
    許嘉嘉沒說話。
    邱致遠哼了哼:“跟我走吧,我開車了。”
    這時候許嘉嘉才注意到河邊的橋底下停了一輛吉普車。
    稍微思考了一下,許嘉嘉同意了,跟著邱致遠上了車。
    上車後,邱致遠立刻發動車子把空調打開調到最高溫度,一邊搓手一邊把掛在駕駛座上的衣服穿在身上。
    透過後視鏡他看到許嘉嘉抱著雙臂一聲不吭地坐在位置上,長長的頭髮還在滴水,纖長的睫毛不停地顫抖著。
    看來她凍得不輕。
    稍微打量了一下許嘉嘉,邱致遠猶豫了一下,把放在副駕駛上的包裝袋丟到她面前:“穿上。”
    許嘉嘉看了一眼那個包裝袋,是個很出名的女裝品牌,裏面放了一件米色的風衣。
    儘管手指都冷得有些僵硬,許嘉嘉還是沒碰那風衣,說道:“我全身都濕了,如果穿了風衣那風衣就完了。”
    邱致遠抿了抿嘴唇,惡毒地說:“讓你穿就穿上,我可不想給你收屍。”
    聽了這話,許嘉嘉氣得臉漲得通紅,洩憤似的從包裝袋裏扯出風衣,十分粗暴地就穿在身上,還掀起風衣下擺擦了擦濕漉漉的頭髮。
    始終通過後視鏡觀察她的邱致遠微微彎了彎嘴唇,像是沒看到許嘉嘉的動作一樣問道:“你家住哪兒?”
    許嘉嘉的表情充滿警惕:“你要幹什麼?”
    “送你回家啊,還能幹什麼。”
    許嘉嘉憋了半天,報了個地址。
    邱致遠聽完長長地呼出一口氣:“幸好離我家挺遠,不然以後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心臟病都犯了……哎哎!我是司機!你別勒我脖子!”

    終於到了目的地。
    憤憤地跳下車,許嘉嘉甩下一句“再也不見”頭也不回地就走了。
    邱致遠沒跟她一般見識,而且他也覺得基本沒有跟許嘉嘉再見面的可能,就直接發動車子準備回家好好洗個熱水澡休息休息。
    把車停進車庫,邱致遠側過頭準備去拿聘書,結果發現副駕駛座上空空如也。
    他整個人一蒙,立刻彎過身子湊了過去上下翻找著——不對啊,記得很清楚上車後就把聘書放到了副駕駛座上……副駕駛座上……
    一個念頭瞬間閃過腦海。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可能順手把聘書塞進了那個包裝袋裏,而許嘉嘉下車的時候,不但穿走了風衣,還順手拎走了那個包裝袋。
    他重重地歎了口氣,看來那句“再也不見”,還真不能說得太早。
    邱致遠撇撇嘴,目光隨意地掃了一眼許嘉嘉剛剛坐的位置——一個錢包靜靜地躺在車座上。
    他伸出手打開錢包,裏面只有幾十塊錢,剩下的就是各種卡。
    先是抽出許嘉嘉的身份證,邱致遠挑眉看了一眼上面的照片,隨後自言自語:“原來她叫許嘉嘉。”
    然後,他又抽出跟身份證放在一個夾層裏的另一張卡。
    是張學生證,上面端端正正地寫著:H大管理學院,2009級人力資源管理專業,許嘉嘉。
    而此時,回到家的許嘉嘉突然注意到她拎回家來的那個包裝袋,裏面放著一張濕漉漉的紙。
    許嘉嘉一眼就認出來那是當初邱致遠手裏拿的那張聘書。
    哈哈!讓他凶她!這回聘書落到她手裏了吧!
    許嘉嘉越想越爽,最後忍不住放聲大笑,在笑聲中緩緩地展開了那張聘書。

    聘書

    茲聘任邱致遠為H大管理學院2009級人力資源管理專業助理教師
    聘期:2011年9月—2013年7月。


    H大
    後面是個碩大的印章。
    身處異地的兩個人,一個手拿學生證,一個手拿聘書,異口同聲道:
    “what?!”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