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天下無雙之冷爺熱妃(全二冊)(簡體書)
天下無雙之冷爺熱妃(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9.8元
  • 定  價:NT$359元
  • 優惠價:87312
  • 可得紅利積點: 9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慘遭陷害,一覺醒來,她變成了“通緝犯”。
    逃亡途中,偶遇恩公,無奈之下,她許下承諾……
    只不過,清白有了,奸惡除了,楚家回了,榮華富貴也有了,
    她突然發現——為啥自由就沒了?
    瀟湘書院人氣作家雨涼傾心打造一生一世一雙人愛情傳奇……

    當朝大將軍前腳帶兵出征,身為大將軍之女的她後腳就慘遭陷害,成為“通緝犯”。無奈之下,她只能一路逃亡。途中巧遇恩公,為保命她許下承諾——願意當牛做馬,報答公子恩情。
    某公子冷眼看了她一眼,倒也答應得乾脆:“好。”
    自此,楚家回了,奸惡除了,榮華富貴也有了,她卻突然發現——自由沒有了!
  • 雨涼
    瀟湘書院人氣作家,擅寫言情寵文,其文筆細膩,行文輕鬆歡脫,文中甜蜜溫馨的愛情一直飽受讀者喜愛。
  • 上冊
    第一章 劫難
    第二章 抉擇
    第三章 懲罰
    第四章 離京
    第五章 重逢
    第六章 出軌
    第七章 驚變
    第八章 恐嚇
    第九章 新婚
    第十章 掌權
    下冊
    第十一章 監視
    第十二章 中毒
    第十三章 真相
    第十四章 吃醋
    第十五章 尋醫
    第十六章 醫穀
    第十七章 深情
    第十八章 和好
    第十九章 回朝
    第二十章 身世
  • 第一章   劫難

      漆黑的房間裏,女人逐漸蘇醒,嗅著空氣中的惡臭,忍不住皺緊了眉頭:哪來的臭味?熏得她想吐。
      抬手準備將床頭的壁燈打開,摸到的卻不是熟悉的開關,而是觸感陌生的東西,她猛地坐了起來,黑暗之中的陌生氣息讓她驚駭——這是哪里?
        砰的一響,房門被撞開,火光照亮了整個房間。四五個人從門外沖了進來,把小房間擠得滿滿的,其中一個女人還大叫起來:“啊!殺人啦!”  
      楚雨涼揉了揉雙眼,待適應光亮之後,才眯著眼四處打量。這一看不要緊,嚇得臉瞬間白了。她是睡在床上,但不是自己的床,更不是自己的房間——陌生而陳舊的小屋,簡陋而古樸的傢俱,最恐怖的是,床上居然放著一具被肢解的屍體,而且還一絲不掛!
    “噦……”來不及多想,她翻下床,俯在地上嘔吐起來。
      “殺人了!大小姐殺人了!”又有一人高呼。
      “快把她抓住,別讓她跑了!”最先尖叫的女子高聲命令起來。
      楚雨涼抬頭看著屋子裏的人,眼中充滿了震驚和恐懼。
      為首的女子珠簪高髻、身穿綾羅長裙、手捏絲絹,旁邊的四個男人則是長袍大褂、束發高綰……
      古人?腦袋突然漲痛,一幕幕陌生的記憶如潮水般在她的腦海中翻騰。眼看著有人靠近,她來不及整理這些亂七八糟的片段,朝著來人喝道:“我看誰敢動我!”
      “楚雨涼!”為首的女子冷聲訓道,“你爹剛離京,你就犯下這等不要臉的事。與人私通不說,還把人給殺了,現在被我們抓了個現行,你還想抵賴不成?”
      楚雨涼朝她看去,有些茫然。天殺的,她這是做的什麼噩夢?分解的屍體、陌生的古人,還有那些不屬於她的記憶……
      不等她反駁,女子就朝兩名壯碩的男子命令起來:“還不趕緊將她拿下!”
      “是!”兩名男子上前就將楚雨涼一左一右地架住了。
      “把她關起來,等官府來人後,交由官府處置!”女子厲聲命令完,捂著鼻子冷漠地走了。
      柴房裏,手腳被綁的楚雨涼安靜地坐在地上。已經被關在這裏好一會兒了,她總算接受自己的靈魂已經到異世的事實。而她現在這具身體,是楚家的大小姐,生母早亡,父親乃晏國大將軍。剛才見過的那個女人叫韓嬌,是她的繼母。這些都是腦海中的記憶告訴她的。
      不過,關於屋子裏的屍塊和韓嬌說的通姦,她卻一點印象都沒有。這具身體有沒有跟人通姦她不知道,但她能肯定的是,人不是她殺的!那具殘屍臭得能把人熏死,顯然已經死了好多天了。原身昨晚睡覺的時候還在自己的房裏,大半夜的被人發現在小屋中,這足以證明她不是殺人兇手,更不是通姦犯,而是被人陷害的!
      她想不通,自己明明睡在新買的床上,怎麼就發生了如此玄乎的事?
    柴房的門突然被推開。
        “楚雨涼!”韓嬌的聲音打斷了楚雨涼煩躁又惱怒的思緒。
      楚雨涼抬頭看去,此刻韓嬌正提著燈籠站在面前,美豔動人,端莊高貴,臉上毫不掩飾對她的厭惡和輕蔑。
      眼前的女人,三十出頭的年紀,十五歲時被原身的爹娶進楚家做續弦。嫁到楚家近十七年,這個女人給她生了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原身的爹常年征戰,極少在家,楚家的事幾乎都是這個女人在打點。
      這個女人,在楚家人眼中溫婉賢淑、美麗大方;只有她知道,這女人心計重、自私又虛偽。嫁禍她同殘屍通姦,就足以證明其心腸不是一般毒辣。
      “你來做什麼?”微仰下頜,她毫不示弱地問道。雖說她不是真正的楚家大小姐,但不代表她會丟了楚家大小姐的氣勢。
      女子豔麗的紅唇上掛著一絲冷笑,展現著她的得意:“楚雨涼,沒想到你也有今日。”
      楚雨涼也學著她冷笑:“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對付我,二娘還真是用心良苦。不過你也別高興得太早,我爹早晚會回來的。”
      “呵呵……”韓嬌掩嘴,笑聲更加得意,“等你爹回來?等你爹回來,你都不知道死多久了。”
      楚雨涼瞪著她那惡毒的嘴臉,一言不發。
      韓嬌繼續笑著,溫柔的笑容像是淬了毒一般,滲著一股陰冷、毒辣:“你啊,別等你爹了,等著殺頭吧。你與人通姦、殺人滅口,這可是許多人親眼目睹的,你就好自為之吧,呵呵……”韓嬌說罷,提著燈籠高傲地轉身離開了柴房。
      楚雨涼恨不得撲上去撕爛她那噁心的嘴臉。腦海中的記憶讓她知道,這個後娘一直視原身為眼中釘,這次之所以對這個繼女起殺心,竟是為了皇上御賜的一紙婚約。
      兩個月前,原身的爹楚雲洲得勝還朝,皇上龍顏大悅,不僅重賞了楚雲洲,還將楚家的長女賜給三皇子為正妃。沒想到這事竟招來韓嬌的嫉妒,韓嬌私下威脅過楚雨涼,讓她和楚雲洲說她不想嫁給三皇子,求皇上把長女改為次女。
      靠在柴堆上,楚雨涼心煩意亂。韓嬌在楚家一手遮天,她如何才能洗刷冤屈?韓嬌既然敢用死了許久的屍體嫁禍於她,肯定已經買通了官府。
      看著窗外,天空已經泛起魚肚白,她沉默了許久,最後一咬牙,將手腕上的繩索震斷,然後迅速解開腳上的繩子。韓嬌或許還不知道,自己的繼女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她保住小命,再回來好好收拾這些惡人!  
      打開門,看到守在門外的僕從,她嘴角一勾,朝一人沖了過去,踩著對方的肩頭騰身一躍,攀上了附近的一棵大樹。就在幾名僕從傻眼之時,她已迅速爬上了高牆。
    “來人啊,大小姐畏罪潛逃了!”高牆之內響起了僕從的驚呼聲……

      黃昏將至,在茂密的竹林小道上,走著兩名男子。
      “爺,天黑之前應該能到京城,您連著趕了幾天路,要不歇歇吧?”在後面牽著兩匹馬的男子開口說道。
      前面的男子腳步未停,對周圍靜雅秀美的景致似乎不感興趣。牽馬的男子撇了撇嘴,一副拿人沒法的樣子。他就沒想明白,王爺這麼急著回京做什麼?皇上給王爺挑的這樁婚事極好,楚家是開國功臣,楚雲洲是勇冠三軍的大將軍,王爺要是娶了楚大小姐為妃,可以說好處多多。
      可偏偏王爺的反應太讓人琢磨不透了。離婚期還有一段時日,他可不認為王爺回京是準備成親的。搞不好,王爺就是特意去退親的!
      見他不理自己,牽馬的程維剛要開口,一團物體突然從天而降。
    “啊——閃開——”隨著一聲尖叫,有重物砰的一聲落地,隨即傳來女人的呻吟,“哎喲……”
      程維嚇了一跳,趕緊丟開韁繩上前查看,只見一個女人從他家爺的兩腿之間爬了出來,頭髮淩亂,滿面灰垢,一臉痛苦的表情。
      “嗚嗚,痛死了!”楚雨涼捂著胸口齜牙咧嘴地喊著。
      “姑娘……”程維忍不住出聲,頭上黑線直掉,“莊重點兒可好?”
      一聽有人說話,楚雨涼這才抬頭,不解地朝他看去:“你啥意思?”
      “咳咳……”程維咳了咳,“姑娘,你別想勾引我們爺,我們爺不吃你這套。”
      楚雨涼睜大眼,這才發現自己身前還站著個男人,而且是個臉色極不好看的男人,忍不住扭頭朝程維噴去:“我呸!誰勾引你們了!”
      程維嘴角抽了抽,指了指她還在揉胸的動作,鄙夷道:“你又是鑽我們爺的褲襠,又是當面這樣,還不是意圖勾引我們爺?”
      楚雨涼聞言,吐血的心都有了。她不過是不小心栽了下來,受慣性影響沒刹住腳,這才倒在了人家的褲襠下,何來勾引之說?況且,她摔疼了,還揉不得嗎?
      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她一腔的鬱悶全憋回了肚子裏。她現在已經是全京城通緝的殺人犯了,京城大街小巷都貼了告示要捉拿她歸案,眼前的兩人很明顯是從外面回來的,估計還不知道她的身份,她不敢隨意得罪人。
      看看面前這男人,一身行頭看起來就不似普通人,她要不要求救?其實她不需要別人幫她申冤,她只想有個容身之地,讓她能在京城安全落腳,這樣才方便她親自去調查被韓嬌陷害的事。她也想過遠走他鄉,可她要是不把真相公之于眾,不論走到哪里都是通緝犯。
      想到這裏,她也不揉胸了,突然捂住臉嚶嚶地哭起來:“兩位好心的公子,請幫幫小女子吧,小女子現在走投無路了,還請兩位公子賞口飯吃……”
      “爺?”她突來的轉變讓程維有些適應不了,只好轉頭請示主子,這才發現自家主子跟竹子一樣佇立著,一動不動。
      見此情形,楚雨涼又撲到男人的腳邊,拽住他的袍角哭求道:“這位公子行行好,救救小女子吧。只要公子能救小女子一命,小女子願終身為奴,做牛做馬報答公子的恩情。”
      “好。”就在程維想動手把女人拉開之際,只聽一道低沉的嗓音從自家主子的薄唇中傳來。
    “爺?”他詫異地看向自家主子,一臉不解,可惜他家主子向來無視他。
      楚雨涼抬起頭,又驚又喜地望向對方。對上男人那雙幽深如潭的眼眸時,突然心裏一咯噔:這男人有點面熟,他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不,應該說這具身子以前是不是和他見過?她低頭尋找著腦海中的記憶,沒發現男人那雙深眸中一閃而過的複雜之色……
      從竹林趕到京城時,天已經黑了。城門口貼滿了通緝犯的畫像,數她的畫像最顯眼。可她跟在兩個男人身後,那些守衛不但沒盤問他們,當那個冷峻不凡的男人將一塊腰牌遞給守城的人時,城門口的侍衛還對他又跪又拜。
      當他們停在一座宏偉的府邸前時,楚雨涼被大門上方那燙金的大字狠狠地刺激到了——
      賢王府!
      “姑娘,趕緊跟上啊!”見她傻愣愣地站在大門外,程維忍不住催促道,以為她是被他們的身份嚇到了。
      楚雨涼的確被嚇到了,而且還嚇得不輕。賢王?是那個男人嗎?若是她沒原身的記憶還好,可以什麼都不知道。可是她擁有所有的記憶,那些不屬於她的記憶清清楚楚地告訴她,這個賢王不是別人,正是不久之後她即將要嫁的男人!
      “姑娘,為何愣著?趕緊進去啊!”見她還不動,程維轉身回來拉了拉她。
    “哦。”楚雨涼這才回過神,低下頭趕緊抬腳往府裏走。
    程維把她帶到管家那裏,由管家給她分配了房間,又帶她去領了兩身丫鬟穿的衣裳,一路上跟她說了一些府中的規矩,隨後就讓她回房休息,說明日再安排她做事。
      洗完澡,填飽肚子之後,她躺在陌生的房間裏,儘管已經安全了,可睡意全無。她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成為過街老鼠。她雖代替了另一個楚雨涼,卻沒享受到半點大將軍之女該享的榮華富貴,反而倒楣地替她背負著殺人、通姦的罪名。
      翌日,賢王府書房中,俊美絕倫的男人正認真翻閱著書冊,突然房門被人叩響,門外傳來程維焦急的聲音:“王爺,屬下有急事稟報!”
      男人頭也沒抬:“進來。”
      程維推門而入,將手中的一卷畫像展開,面向書桌後的主子:“王爺,您看,這不是我們昨日帶回來的那個女子嗎?沒想到她竟然是楚將軍的女兒,而且還是衙門通緝的要犯。據說……據說楚小姐與人通姦,還殺人分屍,現在畏罪潛逃……”
      不怪他震驚,因為這位楚大小姐就是皇上賜婚給他們王爺的妃子,再過幾個月就要成為他們賢王府的女主人了,他如何能不震驚?
      “哦。”晏鴻煊總算抬頭了,神色淡定如常。
      “王爺?”程維皺眉。
      “本王知道了。”
      “王爺,您既然知道了,那我們是不是該把楚小姐送走?”
      “沒這個必要。”晏鴻煊打斷了他後面的話,狹長的鳳眸泛著幽深的光,在他手中的畫像上掃了一眼,“她的身份你知本王知,不可四處宣揚。”
      “王爺,您這是……”程維頓覺一頭霧水,壓根就摸不透他的想法。王爺這是要包庇楚大小姐嗎?那楚大小姐還沒嫁人就與人通姦,這樣不守婦道的女子豈能做他們的王妃?
      “好了,這是本王同她之間的事,本王心中有數,你且退下。”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晏鴻煊有些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放下畫像,程維抓著後腦勺離開了。
      看著書桌上的畫像,儘管粗劣的墨蹟讓畫中人顯得呆板,那秀美的五官卻清晰可辨。晏鴻煊眯了眯眼,腦海中不由自主地閃過一些片段。他之所以答應那女子讓她做奴做婢,也是因為認出了她……

      一連找了幾天,都沒發現楚雨涼的蹤影,楚府裏,韓嬌當著太夫人王氏的面嚴厲地斥責著跪在地上的家丁:“你們是如何做事的?幾天了,竟然還沒找到大小姐,再找不到她,皇上都要責怪下來了!”
      為首的家丁戰戰兢兢地回道:“夫人,小的們已經盡力尋找了,而且官府的人也在搜查大小姐的下落,可是真的不知道大小姐躲在何處。”
      坐在首位的太夫人王氏忍不住訓道:“簡直是一群廢物,就一個人而已,你們這麼多人竟然都找不出來。”
      跪在地上的家丁們全低著頭,沒一個人敢出聲。
      見她老人家生氣了,韓嬌趕緊過去給她順氣:“娘,您且息怒,此事交給兒媳處理就是,您別把自個兒的身子氣壞了。”
      王氏手中的拐杖在地上重重一礅:“我豈能不氣?皇上剛為她指了婚,她就做出這種不知廉恥的事,現在連官府都知道了,皇上還會放過我們楚家嗎?這不要臉的孽畜,做出這種傷風敗俗的事,她就沒有想過會給我們楚家帶來怎樣的災難嗎?”
      “娘,您消消氣吧。”韓嬌一邊替她順氣,一邊自責地說,“都是兒媳的錯,是兒媳沒打理好楚家,才讓楚家發生了如此不堪的事。”
      王氏的火氣稍微小了些:“此事同你無關,你也不必攬責,誰是誰非我心中有數。那小孽畜敢犯下如此大錯,就算皇上會饒了她,我也不會。”
    對她的決定,韓嬌似是很為難,所以沒再說話。只是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她豔麗的紅唇微微勾起,一抹得意之色快速劃過。

      楚雨涼在賢王府住了下來。一連三日過去,幾乎沒人招呼她做事,而她也沒閑著,打著熟悉地方的幌子到處晃。因她是王爺帶回來的人,其他下人也不敢隨便使喚她。  
      這天晚上,夜色正濃。後院的高牆上,一抹黑影以極快的速度飛上牆頭,像蝙蝠一樣攀住牆頭,片刻之後,又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夜色中——
      此時的衙門,大門早已關閉,只有幾名衙役還在值夜。許是太無聊,幾個人坐在院子裏說著閒話。
      “對了,今日二虎怎麼沒來?”一名衙役突然問道。
      “二虎今早請假了。”另一名衙役回道。
      “出了何事?好端端的,請什麼假啊?”
      “還不是那小子膽小,被嚇破膽了。”
      “啊?怎麼回事,快說來聽聽。”
      “前幾天不是從楚家搜出一具死人嘛,放在衙門裏可臭了。昨天夜裏,大老爺差人把死人埋了,這事是二虎辦的,結果那小子嚇得屁滾尿流地回來了,今早都沒敢來衙門,還是讓他老娘來告的假。”
      “呵呵,這小子也太膽小了。”
      “不過話說回來,還真有點嚇人。那死人被人切斷了手腳,腦袋上還有那麼大一個窟窿,要是換成我,我都不敢去看。”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