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天黑莫回頭01:厲鬼陰宅
天黑莫回頭01:厲鬼陰宅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9216
  • 單次購買 10 本以上 8折
  • 可得紅利積點: 6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長篇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官方認證No.1鬼故事之王!網友不分人鬼好評推爆!
    從50年代驚慄到22世紀 一旦惹上,糾纏終生!

    香港靈異新傳奇!
    陰森經歷跨越世代,陰謀謎團互相糾纏!

    「見鬼並不是什麼好玩的事,
    只要跟它們一扯上了關係,就注定一輩子跟它們打交道,
    因為『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無窮無盡。」
    老爸語重心長地對「我」說。

    自從在家中被鬼壓床後,
    各式各樣的靈體就沒少在「我」身邊出現。
    而老爸那畢生與鬼魂打交道的宿命,
    也似乎由倒楣的「我」繼承了。

    猛鬼古宅遇上鬼打牆、殭屍大鬧農村義莊、
    收伏找替死鬼的凶靈、直到隱居破廟的高人出山⋯⋯
    種種一切都由老爸偶然發現的浮屍揭開序幕⋯⋯

    一旦走上陰陽交織之路,就沒有回頭的選擇!

  • 沙士被壓

    香港網絡鬼故事之王,最長壽鬼故事連載紀錄保持者。不喜歡工作,但熱愛寫小說,總希望自己有一日能寫出一點跟別人不一樣的故事。

  • 為什麼天黑了就莫回頭呢?  其實這是有典故的,傳說鬼怪們專門挑一些在夜深的道路上獨自行走的人來下手,不過它們並非見到人就能馬上下手去害的,因為人的身上有三把火,分別分佈在兩肩和額頭之上。而這三把三昧真火還在燃燒著的時候,人就相當於掛了面免死金牌,任何鬼怪都動不了人一根寒毛。  很快鬼怪就發現了人只要做出回頭這一動作時,肩上的火焰就會短暫地熄滅,於是它們開始會對天黑時在路上走動的人做一些小動作,譬如跟著他們,讓他們產生一種背後有人的錯覺,或者是直接發出聲音吸引他們的注意,人只要一回頭兩肩上的火焰就會熄滅,而那些鬼怪們就有機會害人。  當你在夜闌人靜的路上想起這段文字,也不妨閉上眼睛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背後,說不定還真能感受到那些一直對你虎視眈眈的鬼怪的目光。  不過……謹記莫回頭就是了,嘿嘿嘿。 漂流的浮屍   小時候別的父母都會用講故事的方式來哄小孩子睡覺,而講的通常都會是經典的童話故事,比如格林童話、安徒生童話之類的。 但我爸不知道是腦袋抽風還是怎麼的,他每天給我講的睡前故事居然全都是鬼故事!媽的……而且講的時候還繪聲繪影,完全無視瞪大眼睛、驚恐地看著他的我。 每天講完後,他還陰陰森森地笑著補上一句:「小心別看床鋪底下喔!」然後就幫我關燈關門。年幼的我躺在床上恐懼地凝望著昏暗的天花板,心裡總擔心床底下會有鬼怪趁我不注意時出來捉著我的腳然後把我拖下去吃掉。 記得當時我已經是五、六歲,可我到十歲為止都不敢在半夜起來上廁所!直到現在都二十多歲人了,要我在半夜起來上廁所我都覺得是一種考驗。 到了後來,老爸的工作逐漸變得忙碌,每天總是要很晚才下班回家,講鬼故事這環節好不容易才因此中止。不知道是好奇心作祟,還是冥冥中自有主宰,最近我又開始對鬼故事產生了強烈的興趣,前段時間我纏著老爸給我講鬼故事,然而他卻推說年紀大了好些故事都記不清楚,不肯給我講。 但他這個失憶的小毛病在我買了兩瓶白酒和幾道小菜回家後就馬上被治好了。 幾杯下肚後,面紅耳赤的老爸就滔滔不絕地開始講起自己當年在鄉下的往事…… 這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你爸我當年也只是個十歲左右的小屁孩,那時候我還待在鄉下沒來香港,你爺爺以前是一個造船工人,由於他覺得自己已經不可能有什麼出息,於是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我身上,指望我他日能夠光宗耀祖,將來下去的時候自己才對得起列祖列宗。 於是我就被取了一個響噹噹的名字—佐耀祖。 由於你奶奶早死,你爺爺身兼兩職,既當爹又當娘的,不但照顧我起居飲食還得打工賺錢,無暇顧及我學業的他採用了最簡單粗暴的管教方式,那就是除了上學以外其他時間就關在家裡讀書,從來都不想讓我去跟村裡的小伙伴一起玩,他就只會每天叫我讀書、讀書、讀書。 我是無所謂,畢竟對於學習我還是有相當濃厚的興趣以及天賦,只不過你想想……一個十來歲的小孩有可能乖乖的讓你整天給關著嗎? 更何況當年我在村裡是出了名的頑童,偷雞摸狗什麼調皮搗蛋的事通通都沒少幹過,村裡人一聽到你爸我的大名後,無一不皺眉嘆氣的,不過我做了什麼壞事以後有機會再講,今天要跟你說的是往後一切的起源,要是當年我沒有碰上那件事,或許我有著另一個相當不同的人生。 果然……萬事還是起頭難,一旦開了頭,有一就必然有二,有些東西能不招惹就盡量別去招惹,這可是我吃盡苦頭換來的經驗,你這臭小子可給我記好了。 我還記得很清楚,那天是一個雨後的晴天,你爺爺如常把我關在家裡後就自個兒出門上班去了。在房間裡豎起了耳朵的我待你爺爺的腳步聲一走遠立馬就把藏在床底下的繩子給翻了出來。 那時我是被關在三樓的書房裡,當年的房子沒有什麼水管煤氣管而且樓底又高,想要偷溜出去就必須用到繩子,不然從將近十米的高度摔下來可不是開玩笑的,我在又沉又重的書櫃腳上綁好了繩子,然後就像現在的飛虎隊那樣攀繩而下,怎麼樣?厲害吧? (被爺爺抓到,你就死定了……) 在我安全落到地面後,躲在旁邊的小伙伴就馬上出來迎接我了,當年在孩子群中就數你老爸我的膽子最大,壞事什麼說幹就幹,所以他們一直都是以我馬首是瞻。 那時是個夏天,雖然早上才剛下完傾盆大雨但天氣仍然熱得要命,同伙裡其中一個叫狗蛋的男孩就提議大家到村外的一條小河去游泳消暑。 舊社會的人大多迷信,生怕自己的小孩養不大,特別是獨生子,全家都指望他將來繼承香火,要是孩子養不大而妻子又再也生不出男丁的,那家族無疑就是等於斷了火,絕了後。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短短八個字充分反映了當時人對香火的重視程度。 所以他們都習慣給小孩取一些很「賤」的名字,甚至給男丁取女性的名字,像狗蛋這樣的名字放在今天當然會很奇怪,但在當年其實普遍得很。至於為什麼要給小孩取一些聽起來很「賤」的名字呢?主要的說法是怕給孩子取了太好的名字,這孩子的「命」承受不起,導致容易夭折。 話說回頭,那天的確很熱,被關在房子裡的我早已像在三溫暖烤箱般給悶出一身汗來,所以我對這個提議想也不想就拍手稱好了。那時候沒有冷氣機,更別提有免費冷氣提供的大型商場了,那是牆上掛簾子—沒門兒!在河裡游泳可說是當時最好的消暑方法了。 只不過由於剛下完雨,河水比平時來得要高和急,游泳的話不多不少是有危險,但小孩都不怕死,抱著只要小心一點就行了的心理就脫光光跳進了河裡。 泳褲?沒那玩意!大家都是光著屁股跳下來的,沒人會尷尬,也沒人會不好意思。 透心涼的河水沖擦著我們的身體,在炎炎夏日裡別提有多舒服了,簡直就是把體內所有的暑氣全都逼出了體外般。一直在河裡嬉戲的我們雖然有人差點被急流沖走,但在我敏捷的身手下才不致出事。 一切都看似跟平日一樣相安無事,直到…… 「欸?那是啥?」一個小孩滿臉疑惑的指著上游道。 我翹首一望,發現一件灰黑色的物體正沿著河水流下,體型龐大的「它」如彈珠般在河中碰碰撞撞地漂流著,最後就被卡了在岸邊的兩塊大青石中間。 一開始大家都沒意識那是什麼東西,還以為是枯木之類的玩意,沒想到走近一看,我靠!居然是一具浮屍!從屍身被泡得浮腫以及面目全非這一點來看,恐怕已經死了有一段時間了,它的肚子還異常地如孕婦般腫脹起來。眼睛呈半張開的狀態,我還因不小心跟它對上一眼而大喊晦氣,有些怕事的小孩已經哭了起來,有些更吵著要去找大人來。 「找什麼大人!誰也不許去!」我立馬大喝一聲阻止了那群白痴的行動。 (欸?為什麼要阻止啊?去找大人來處理不是很合理的做法嗎?) 沒錯,對於小孩來說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然後我從家裡偷溜出來那檔事兒也會順理成章地被人發現。他們對平常作惡多端的我沒什麼好感,肯定會給我爸也就是你爺爺打小報告,等他回家後我難免要捱上一頓揍。所以……不能讓他們去通報大人,至少我仍在河邊時就不可以,當時我的心裡是這樣想的。 現在回想起來,我還真後悔沒讓他們去找大人……因為比起我接下來人生當中遇到的事,被你爺爺暴打一頓根本算不了什麼。 「屁大點事兒!不就水漂子嗎!嚷嚷個什麼勁兒都不知道!木子、狗蛋隨我上來!」 當年青澀的我沒那麼做,我對想要報告的小孩稍作安撫後就捎上兩個膽子大的孩子去檢查屍體,其他又怕又想看的小孩就光著屁股小心翼翼地跟在我們背後。 腐爛味從大老遠就撲鼻而來,我噁心得差點沒當眾吐了起來。我沒有處理屍體的經驗,加上我也不敢碰那死屍,所以稍作觀察後就打算把它晾在那兒,反正它只要一日被卡在那,被村民發現也只不過是遲早的事,而我也何必多此一舉,徒然增加自己敗露的風險呢? 就在我帶著另外一人準備撤時,也跟了上來看屍體的狗蛋不知道哪來的狗膽,居然用尖樹枝去捅屍體鼓起的腹部,不捅還好,一捅就不得了,屍體的肚子經他這麼一弄後竟整個炸了開來!惡臭無比的污黑內臟隨著爆炸四處飛散!我想也不想就闔上眼睛,摀住口鼻。 誰也不希望那些腐肉飛到自己的嘴巴裡吧? 可由於狗蛋距離屍體最近,「氣爆」波及得最嚴重,腐爛的屍肉炸了他一臉。只見張嘴瞠目的他整個人像是丟了魂似的,其他小孩已經哭鬧著四散,唯獨他還拿著樹枝如木雞般呆站在原地。我看他樣子不對勁,於是就忍著惡臭強行將他拽到上游把身上腐肉洗去。 結果在洗完後,狗蛋就突然像失心瘋般發狂尖叫著把我推開,褲子也不要的朝村子逃了回去,抓也抓不住。 「你們在幹嘛吶?」 在狗蛋逃去沒多久後,不遠處就有一個人影出現,看來是被我們的哭鬧聲吸引了過來,我一見心中就暗道不妙,一把抓起褲子就自個兒逃命去了。赤腳的我顧不得腳下疼痛,一路不停地直朝村子狂奔,最後竟沒頭沒腦地闖進了一間空置已久的小屋內。 我關上門伏在窗邊往外偷瞄,此時屍體已被人發現,有很多人正朝著小河那邊湊熱鬧。由於怕偷跑一事被人發現,我一直躲在房子裡不敢出去,直到大人們把屍體撈起並散去為止。長舒一口氣的我想趁你爺爺還沒下班趕緊溜回家,沒想到走到門邊時不管怎麼用力,眼前的門竟像長了根似地紋絲兒不動。 心慌的我此時環顧四周才發現原來自己在不知不覺間走進了一個不得了的地方…… 村裡曾經有著一名叫林三的小商人,他前些年因為生意失敗而欠下巨債,結果全家人一起上吊死光光,而他們上吊的地點就是…… 這裡。 望著頭上那曾經懸掛過數具屍體的橫樑,室內突然刮起了陣陣寒風害我不禁打了個哆嗦,一想到闖進凶宅後肯定沒好事的我使出吃奶的力氣用身體去撞門,然而門卻還是動也不動。 媽的,我明明記得村裡的人為了不讓人,特別是小孩進來,特意在門口貼了封條作警告的……為什麼我進來的時候大門上卻什麼都沒有?如果有看到封條的話我鐵定不會跑進這鬼地方……可惡! 這天殺的門如今不管是用推還是拉都沒法打開,為了早點出去我開始在房子裡尋找別的地方出去,剛才偷看的窗口也像門一樣被堵死,沒法打開。於是我就琢磨上二樓看看能不能爬出去,待到達二樓的樓梯時,我卻發現在樓梯底之下有著一個模模糊糊的人影…… 這出過幾條人命的鬼地方莫非還會有人敢住不成?我可不認為有人膽子會那麼大,至少,至少這村子裡沒有。 如果不是人的話……那就是……咳咳!正所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本來我是打算吹起口哨,當作什麼也沒看到的,就在我一隻腳踏在階梯上時,那黑色的人影突然尖叫著從樓梯底下撲了出來! 這回還真是活見鬼了!!!沒想到在大白天也會有這麼猛的厲鬼! 被嚇得兩腳發軟的我癱坐在地上,兩腿就是想走也走不動,那人影直接把我給撲倒了!差點尿褲子的我本以為自己才十歲就要完蛋,可沒想到仔細一看卻發現人影的真身居然是剛才逃掉的狗蛋! 以會傷喉嚨的嘶吼聲怪叫著的他用手大力地掐住我的脖子,幸好我年紀比他大,力氣也比他來得足,我兩三下就從他的手中掙脫出來。狗蛋像失心瘋似的尖叫著,然後又躲進了樓梯底下。 門口的封條大概是被先一步進來的狗蛋給弄掉了,不過當時我並沒有多想,跑上二樓就從陽台上往下跳,屁滾尿流的逃了回家,棄狗蛋於不顧。 明知道他像被鬼迷住了,為什麼我不嘗試一下把他從這間鬼屋裡拉出來呢? 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有點後悔,因為當時就是我最後一次見到活著的狗蛋了…… 兩天後,狗蛋被人發現成了水漂子,淹死在河裡,但他的死法並不尋常,他是以站立在河底的姿態死去的,兩隻腳深深地陷入了河床的污泥裡。別人都說……他看來就像是被什麼東西拽往了腿直往底下拖似的。 要是我當時有把狗蛋帶走的話,也許……他就不會死。 (老爸內疚地一聲長嘆……) 而從上游漂來的水漂子以及狗蛋的屍體是怎麼處理則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