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你的一切,我都喜歡 (簡體書)
你的一切,我都喜歡 (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5元
  • 定  價:NT$210元
  • 優惠價:87183
  • 可得紅利積點: 5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你的一切,我都喜歡》故事超燃、超好看!

    文中有美妝商戰、強搶豪奪、霸道總裁愛上我、先婚後愛、囚禁女主、偽兄妹戀等各種勁爆又經典的梗,情節跌宕起伏。

     

    這個總裁很霸道:對她一見鍾情,牢牢地將她圈養。

    這個總裁很忠犬:玩起花式虐狗,給予她萬千寵愛。

     

    他:這輩子你都別想逃了。

    她:就逃!

    他:逃到哪裡?

    她:你的心裡。

    時光它知道,我有多愛你!

     

    在玫瑰花田,文洛伊見到晨露的那一刹就愛上了她。她乾淨美好,站在山野間,像最美的一枝大馬士革玫瑰。她的眼睛那麼亮,她的微笑那麼美,令他怦然心動,為之窒息。
    他們再見面,是在玫瑰之城的別墅裏,她穿一襲土耳其紅色緞袍站在花叢中,低眉順目地向他問好。她的美使他忘了時間。但當他突然得知他父親的死是她養父一手造成時,就悄然開始了他的復仇大計。
    他對她強取豪奪,將她禁錮在他的身邊。他明明是個冷酷無情的人,卻唯獨給了她萬千寵愛與憐惜。
    多少個寒冷的夜,是他給了她溫暖;當世人詆毀她時,是他第一個出來保護她。
    原來,愛可以抵盡一切仇恨。
    當誤會消除,她終於在玫瑰之城等到了他。
    她:“你喜歡我什麼?”
    他:“你的一切,我都喜歡。”
  • 綠橋喬,愛看懷舊電影,生性疏懶,閒時看書,關注時尚,養有一隻小短腿,十隻龜。愛寫悲歡離合的愛情故事,固執地守候在言情的世界裏,享受編織故事的過程。
    已出版作品:懸疑言情小說三部《詭鐲》《古董新娘》《青花咒》,古代言情《驚鴻•戀姬無雙》等。
  • 楔子

    汪柏答應過汪晨露,為她建造一個專屬於她的秘密的玫瑰花園。

    汪晨露愛玫瑰,她最鍾愛的便是大馬士革玫瑰,也愛著世上所有的玫瑰。所以,汪柏不畏艱辛,從全球收集不同品種的玫瑰,種植在他親手打造的花園裡。那個花園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就叫“時光的秘密”。他從十歲開始,替她培育第一批玫瑰,一直堅持了十多年,他一直保存著這個秘密,不告訴她,他要等到她嫁給他的那一天,他才親自帶她到“時光的秘密”花園裡來。

    他用辛勤的汗水,無限的愛意,於花園裡,種下屬于他的時光裡的那些愛的秘密。

    只是當他與她的義父汪海辰病逝,兩人皆被三伯帕沙僑禁錮在了帕沙莊園裡,為了病重的汪晨露能及時得到救治,他答應三伯交出了帕沙的股權,並離開這裡。

    那一天,離開的那一天,仍在病中的汪晨露跌跌撞撞地來到了別墅大門前,可大門已緩緩關上,他所有的愛與恨,所有的不舍、希望、絕望,都被關在了那道大門後面。

    他放逐了自己,在埃及的沙漠裡流浪。

    在那片黃沙漠漠的大地上,汪柏發現了一種生命力極頑強的沙漠玫瑰,他小心地將它保存下來,將來移植進他與她的花園裡。他在沙漠裡,曾瀕臨死亡,是對她的愛,使他堅持了下去。他還救了一位老者,他從來沒有想到,那是花容集團鼎鼎大名的N先生。

    N先生說,在諾曼第的懸崖峭壁之上,有一種玫瑰,能開出這世上最美麗的花,它不畏嚴寒,不畏風吹雨打,最狂暴的海風,最洶湧的波濤也無法令它折服。它依舊開在懸崖峭壁之巔,或在狂烈海風之中,綻放出最極致美麗的、柔嫩嬌美的白色花朵;它的花瓣潔白無瑕,飽滿欲滴,晶瑩剔透,如最上等的絲綢錦緞;只要見過它的人,都會為之著迷。

    汪柏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得到那一株在狂烈海風中,在懸崖峭壁之上的那一朵格蘭維爾玫瑰。他要將它,送給心中最愛的女孩。

    那極美的白色玫瑰,是在夜裡開放的。汪柏站在月夜下的山崖頂上,腳下是咆哮的浪濤,海風猛烈,吹得人搖搖欲墜,而他忽然看見了那一朵絕美的白色玫瑰。

    當烏雲散盡,第一縷月光照下來,落在了懸崖絕壁上那一朵安靜綻放的花朵上,他便知道,他一定要得到那一朵玫瑰。

    他小心翼翼地往下攀爬,手磨破了也絲毫不在意。猛烈的海風如一把把尖銳的刀,在他臉上、眼睛上、身上刮過,他都不覺得痛。當手終於握住那一株嬌美的玫瑰,他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這個故事,便是從這裡開始的,一個關於玫瑰與愛情的故事……

    汪柏並沒有等來他的心上人。等他再次踏上帕沙的土地去接她時,汪晨露不見了,她消失於茫茫人海之中。

    帕沙家中,有的人說,她結婚了,有的人說,她曾在巴黎出現過……

    於是,他帶著那一株白玫瑰來到了巴黎。

    在巴黎,在伊斯帕塔,在雲南,都有他建造的“時光的秘密”花園,他與她的秘密花園。在巴黎的花園裡,他移植並艱苦培育成功的格蘭維爾玫瑰生長得很好。

    他發現了隱藏于格蘭維爾玫瑰與沙漠玫瑰裡的神奇秘密,這些都是可以成為極品護膚品的花。他需要一個研究實驗室。

    於是,他救過的N先生為他出資,建立了一個小型實驗室,並給了他一個研發團隊。條件是,他的成果,必須屬於花容集團。他研究出了格蘭維爾玫瑰具有極強的抗衰老成分,而沙漠玫瑰具有強大的補水鎖水功能,他成功地提取出了各種玫瑰精粹,更成功地研發出一瓶集數十種玫瑰精華的護膚聖品,取名為“For She”的玫瑰精華露。

    此款兼具多重功效的護膚品剛一面世,便受到熱烈追捧,多次賣斷貨,成為歐洲化妝品市場上的暢銷單品,汪柏更因此獲得花容集團許多股份,成為董事會常任股東之一。他依舊在追尋汪晨露的消息,只是茫茫人海,要找一個人談何容易?

    他依舊是落拓的,只穿著灰撲撲的衣服,泯滅于人群之中,他在巴黎搜尋她的身影。後來,他認識了白明珠,一個為了電影而生的女孩。

    認識她,始於偶然。他在巴黎的街頭流浪,而她在寒冷的街頭拍一幕戲。後來,等戲上映了,白明珠一炮而紅,成為國際一線的華裔女演員,那時的她,不過十七歲,只比汪晨露小了一些。而讓她一夜成名的那部片子,叫《藍舞裙》,說的是一對中法戀人之間的愛情故事,也是一部中法合拍的文藝片。白明珠飾演法國伯爵的一位東方情人,而伯爵送予她一襲象徵了愛情、欲望、權力與控制的藍舞裙,是一部很考驗演技的好電影。

    他站在一旁觀看,她身穿一襲絳藍色的小禮服裙,裙子長及腳踝,是吊帶的,但在肩膀與胸前縫製了荷花瓣一樣的花邊,襯著雪白肌膚的她,十分美麗。明明是十二月的寒冷冬季,她只穿了一條單薄的舞裙,和一雙短幫的深棕色小羊皮靴。她的臉凍紅了,已經有過敏的跡象,可她依舊美麗,那對眼睛如黑曜石一般,比星光還要璀璨,她看向穿著駝色修身大衣向她走來的法國男演員時,眼睛熠熠生輝。

    他們演的是一對戀人于冬日的噴泉邊上擁吻的情節。她看向那法國男演員時,那種深情,使人震撼,仿佛彼此真的是一對深深相愛的情侶。

    那一刻,汪柏便明白,這是一個為電影而生的女孩。

    女孩是亞洲人。

    等戲拍完了,汪柏走上前去,用英語問道:“美麗的小姐,您好,請問您是中國人嗎?”

    白明珠微微一笑道:“是的,我是中國人。”說的是字正腔圓的漢語。

    汪柏也笑了,用了漢語與她聊天:“我見你臉上的皮膚過敏了,這裡有一瓶玫瑰精華露,你可以試試。”他將那美麗的神奇小瓶子給了她。

    是歐洲每隔一個小時就會賣斷貨的“For She”,她自然是識貨的。一瓶要賣到五百歐元,是一個貴婦品牌了。而他只是隨意地送出,又並不像是她的粉絲。

    她很好奇,帶了一點笑,接過,道:“For She?其實,你真正想給的,一定是個特別的女子。”

    “可是,我已經找不到她了。”異國他鄉,碰見一個國人也不容易,汪柏很輕易地打開了心房,“有人說,她在巴黎出現過。我走遍了巴黎,始終見不到她。她的名字叫汪晨露,如果你遇見她,請一定要告訴我,好嗎?”

    她不忍心打斷他的癡迷,他的癲狂,只能點了點頭,答:“好的。”

    他笑著,取過錢包,打開來給她看:“你看,這就是她,她很美,就如最嬌豔的那一朵玫瑰花。如果你遇見了她,請轉告她,她的阿柏,一直在找她。”

    “我在哪兒能找到你?”白明珠很聰慧,料到他不是一個平凡人,他擁有一對讓人過目難忘的眼睛,眼睛裡深藏了智慧與執著。這是一個註定不會平凡的人。

    他“哦”了一聲,依舊是茫然的,像個夢遊的人:“找到花容的N先生,便能找到我。”

    白明珠心頭一震,N先生是時尚界裡唯一一個能與老佛爺比肩的人,勢力十分龐大。

    似是笑了聲,汪柏道:“晨露過得很苦,如果你見到她,請幫一幫她。”他自衣袋裡,取出一朵白色的玫瑰,送給了她。他只說了那樣絕望的一段話,“這是格蘭維爾玫瑰,象徵最堅固的愛情。我無緣守望住那樣的愛,希望你能遇見……”然後他就走了,消失在了白明珠的視線裡……

    因為汪柏,命運裡便有了那麼一根線,牽引著白明珠,後來,她終於是見到了汪晨露,兩人更成為了好友。只是,這是後話了。而她握著那株珍貴的白玫瑰,讀懂了它的花語,堅固的、不凡的愛情。

     

    白明珠也愛玫瑰,她曾聽人說過,為什麼歐洲人將玫瑰奉為愛情之花。

    因為紅玫瑰的形狀,像女性的子宮。那一個地方,象徵著孕育生命,與極致的快樂。那個地方,連通陰道,所以它可以賦予一個女人很多很多。而紅玫瑰因此得了愛情之花這一象徵。

    她一笑,自己在無意之中,見證了一個陌生男人的愛情。而自己呢?是否能遇上這樣的一段曠世之戀……

     

  • 第一章 訂婚發佈會

    第二章 美麗陷阱

    第三章 你可不可以放過我

    第四章 生石花

    第五章 不如,我們結婚吧

    第六章 開在時光裡最美的花

    第七章 那時多美好

    第八章 沒關係,我會等

    第九章 時光的秘密

    第十章 似水年華

    第十一章 我想得到你

    第十二章 他是一棵樹

    第十三章 你在就夠了

    第十四章不顧一切奔向他

    番外 終於等到你

  • 第一章訂婚發佈會

     

    三年前。

    汪晨露坐在飛機裡,一顆心一直往下墜。方才她做噩夢了,夢見阿柏為了給她摘下一朵舉世罕見的白玫瑰而掉下了懸崖。她看時間,只睡著了十分鐘。可只是十分鐘,便已耗盡了她一生的力氣。義父汪海辰去世不過一年,她身邊就發生了那麼多的事,她被三伯帕沙僑禁錮,她失去了心愛的阿柏,她被三伯作為聯姻的棋子,送給了那個男人。

    那一晚,她被送給他的那一個晚上……念及此,汪晨露打了一個寒顫。

    蔚藍明媚的天空下,一架大型客機在澄藍的天幕下劃出一道氣流的波痕,明明極淡,卻似一種抹不掉的印記,一如那個男人留給汪晨露的。

    不能再想,汪晨露拋下了那些念頭。回到上海,還有一場硬仗要等著她去打。是時光的繼承權官司,她要從莉莉手上,將阿塔(土耳其語,爸爸)汪海辰一手創立的時光集團搶回來。自莉莉接手後,時光的銷售業績一直下滑。她煩惱地蹙起了眉,碰巧午餐時間到了,空姐問她要些什麼。

    “給我一杯咖啡就好。”汪晨露沒有抬眸,注意力依舊在檔上,所以接杯子時,將咖啡灑在了檔上。

    其實她的衣服也濕透了,白色的絲質襯衣連蕾絲的內衣都顯露了出來。可汪晨露只顧著搶救那些檔。幾頁檔已經掉到了地上,眼看著幾頁檔飄落到了後邊的走道,她連自己身上滴落的咖啡與此時的春光乍泄也管不了,只想去搶救那幾頁文件。

    此時,伸過來一雙手,將她的檔遞給了她。

    她連忙道謝,可一抬眸,卻怔住了。

    竟然是那個魔鬼一般的男人!他的目光鋒利異常,就像蟄伏中的鷹隼,可在對上她的目光時,只一瞬,又變回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汪晨露不自覺地顫了顫。她接過他遞來的檔,就要去衛生間整理自己。誰料他已站了起來,擋住了她的去路。

    遇上氣流顛簸,她趔趄了一下,他抱穩了她。他身上極熟悉又陌生的氣息襲來,令她慌亂不已。

    他笑了笑,貼近她耳邊,低低地說:“你知不知道,女人有一雙麋鹿一般驚慌失措的眼睛,會勾起男人的獸性。”

    果然,下一秒,他看見她蒼白的臉。他將西服脫下,披在了她身上:“如此春光乍泄,讓旁人瞧了,我會妒忌的。”

    汪晨露只能披著那件滿是他氣息的衣服,跑去衛生間躲起來。她沒想到,他居然也在飛機上!

    無論躲到哪裡,他的氣息依舊鋪天蓋地地襲來,衣服上有他慣用的海水氣息的冷冽香水味。她想甩開它,無奈胸前的一切根本無法遮攔。她閉了閉眼,那一件事,也僅僅只是隔了一個月而已!那一晚,她以為,只要答應了那個男人,她就可以逃離三伯的掌控,她就可以得到自由。可原來,那個男人竟沒有放過她,跟她上了同一架飛機!

    有敲門聲,她只好出去。是他站在了那裡等她。他也沒說什麼,只遞給她一條白色的裙子,她臉上更是慘白,竟是那一晚她留在他家裡的那一條裙子!

    “怎麼?不把乾淨衣服換上?”他看了看她,依舊是熟稔的玩笑口吻。

    她一咬牙,拿過了連衣裙,重新進了衛生間換上。出來時,她將西服扔回給他。

    剛十九歲的汪晨露,如何是他的對手!

    下了飛機,她飛一般逃出了機場。幸而,亞洲區CEO陳誠已經到了機場等她。

    不遠處,停著一輛黑色豪車,車窗玻璃貼了黑色的膜,與坐在後座的那個男人的眼睛一樣,漆黑如夜。

    他正看著窗外那輛絕塵而去的車子,嘴邊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可眼神冰冷。他將手擱在車窗上,下巴墊著,狀似慵懶,目光如炬,似是在思考什麼,許久才對司機道:“開車。”

    另一輛車子上,陳誠問她:“公司的最新資料,看了嗎?”

    飛機上的那十多個小時,她都是用在看檔上了。汪晨露十分疲倦,答:“看了。”

    “現在公司亂得很,許多資產已經被莉莉轉移了,只怕你即使能成功接手,也是個爛攤子而已。”陳誠不無擔憂。

    汪晨露一歎:“那是阿塔的心血,我不能眼睜睜看它毀在我手裡。”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只要她肯去求那個魔鬼。她笑了笑,難道還要再出賣自己一次?

    陳誠知道她累,便直接送了她回家。

    回到家,她馬上把電視按到了美容新天地那個頻道,同時將螢幕的一半切到了另一個台,那是本地的財經新聞台。

    忽然,財經頻道的主播不鹹不淡的聲音響起:“曾經開發出‘時光的秘密’與‘時光之鑰’等高端護膚品牌的時光集團最近全面陷入了財政危機,生產線老舊,董事長主席汪海辰病故,股票持續下跌,繼承人遺產案糾紛不清,使得時光集團遭受重創。昔日曾風光無限的化妝品帝國,面臨前所未有危機……”

    汪晨露心情煩躁,把電視關了。

    手機響了,她接起,居然是他:“有沒有時間出來喝一杯?”

    她本能地要拒絕,他就笑了:“看了本地的財經新聞了吧?”他知道她的死穴在哪裡。

    汪晨露到底還是去赴了他的約。

    是一家地下酒吧,環境不錯,不是想像中的朋克,只是淡淡的慢搖,間或有人上臺唱爵士歌曲。臺上唱歌的,是一個年輕的女人,聲音低啞,歌聲靡靡,模樣是冶豔的,帶著那種頹廢的美。

    汪晨露走進去時,正看到他與臺上女子眉目傳情。

    見她到了,文洛伊起身迎接,迎了她進一早定好的包廂。當只剩下他們二人時,她有說不出的煩躁不安。

    “怎麼?怕我?”他與她調情。

    “你約我出來,到底想說什麼?”汪晨露開門見山。

    他靠她近了些,已經聞到她身上特有的玫瑰體香。他俯下身,臉貼著她的頸項,那姿態說不出地蠱惑人心,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而她早已僵硬了身體。

    他笑:“放鬆一些。”並沒有什麼進一步的動作,只是將一杯紅酒遞到了她面前,“你們是家族經營的模式,已然陳舊,如果想翻身,必須得聘請職業經理人。”

    他一來,便為她指明了道路。

    果然,他又說:“你跟在汪海辰身邊,學的一直是化工,不過是個技術型人才,於企業管理,你一竅不通,你不懂得如何打理整個時光集團。”

    一針見血。可她又能如何?!

    他笑了笑:“等你想好了,再來找我。”說著,他竟然先行離去。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跟上去,可看到的是他與那唱歌的女子一同離開了酒吧。他身邊姹紫嫣紅開遍,而她只是最不起眼的那一個。

    他不過是在等她求他!

     

    不過短短數日,汪晨露居然給他打了電話,連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他約她在天元商廈見面。好吧,反正是公眾場合,她又有什麼可怕的呢?!等到了天元商廈二十層時,他已經在等著了。

    他走上前,一手扶住了她的腰,她掙了掙,他一笑,便放開了,十足的紳士風度。他在前領路,見她纖眉微挑,他開口解釋道:“這裡只是第一家!”

    也算是汪晨露記憶好,知道這裡有一家時光集團的分店,他竟是要去巡鋪?文洛伊看向她時,目光灼灼,見她避開,他便道:“要想知道時光的最新情況,沒有比巡鋪更直接的了。”

    店裡的員工並不認得文洛伊,見到他時,竟不曉得如何稱呼。

    “怎麼?我都來了,不給我一個名分?”文洛伊依舊似笑非笑的,與她明明沒有身體接觸,可汪晨露感覺自己好像一直被他的氣息所籠罩。汪晨露臉上一紅,只隨意胡謅:“這是歐洲區的CEO,文洛伊。”

    於是,員工們畢恭畢敬地叫他:“文先生好。”

    正碰上兩位元貴婦在選購產品,是高端系列的“時光的秘密”,她們一買就是整個系列。價值過萬的產品,刷卡時眼睛都不眨。汪晨露心道:看來還是老牌子深得民心。

    那兩名貴婦走過汪晨露身邊時,忽然停住了腳步,問她:“請問這位小姐,你用的是什麼香水?”

    汪晨露有些窘迫,其實她沒有用任何香水,但文洛伊接過了話:“這款是時光的‘露珠’系列香水。可在這邊試香。”他做了個請的手勢,再向高級BA(產品經理)使了個眼色。高級BA笑著迎了兩位貴婦到櫃檯試香。

    汪晨露驚訝于他對時光產品的熟悉。現在所有的人都以為他真的就是歐洲區的CEO了。她頗有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見她一臉不情願,文洛伊攬過了她的腰,耳語道:“放心,‘露珠’主體是玫瑰香,以大馬士革玫瑰純露提煉芳香精華,與你的體香的確有六成相似。能騙過她們,也替你兜攬了生意。”

    他自己開車來的,又載著她去下一個分櫃,一連去了十多家門店,時光集團的產品並非無人問津。在莉莉的打理下,會銷售量下降,必然還存在一個重要的問題。

    汪晨露得了他的點撥,已漸漸清晰,只覺得那個重要問題處理不好,可能會是致命的。

    可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時光已經在半年內連續撤走上百個專櫃了。”文洛伊一語道破其中癥結所在,“而方才我們逛的幾個精品商廈都是紀元集團旗下的商廈,也是時光的高端門面,你應該好好想想怎麼才能不被撤櫃。”

    汪晨露倒吸一口冷氣,連忙撥打了陳誠的電話,問他為什麼沒有把如此重要的資料告訴她。

    陳誠沉默了一會兒,道:“我原跟在汪董事身邊,一直是他的親信,自從莉莉小姐出任亞太區總經理,我已經被架空,許多內幕都無從知曉。如此大規模的撤櫃,證明是行銷方面出了重大問題。”

    從陳誠給她的檔來看,時光集團的生產線已經足夠混亂,如今行銷方案失當,產品滯留嚴重,只怕過期產品還在市場流通,許多問題迫在眉睫。汪晨露覺得眼皮跳得厲害,只怕有事要發生。

    Relax(放輕鬆)。”文洛伊的呼吸噴在她耳邊,她嚇得退後了兩步。

    換他歎氣了:“我以為,你打電話給我,是想和我約會的。”

    她咬緊了唇,不出聲。

    他忽然伸出手來,撫摸她的唇,她一怔,反應慢了半拍,他細細撫摸,只是道:“你為什麼怕我?”

    她擋開了他的手,身體止不住地顫抖,又想起了那個晚上。

    他輕笑了聲:“你既然給我打了電話,怎麼也得請我吃頓飯吧?”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